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地平线上有光,我愿日夜兼程的赶来。(西域独行记)

  • 出发时间/2016-05-20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500RMB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不那么正儿八经的游记,真实的记录了我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和每一次内心的触动。对于想要在里面找到攻略或详细行程的同学,我很抱歉。顺便说一句,官网真的很详细啦,不过如果还有问题,我很乐意为你们解答啊~
作为一枚穷学生,全程火车,但沿途人烟稀少的村庄,细长的河流,茫茫的戈壁荒漠,一排排泛着光的白杨,还有每一次睁开眼看到苍茫大地上一抹日出的绝美光晕,都让我惊喜万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旅途故事,我希望可以趁我还未将之遗忘的时候,记录下来,待年华垂垂老去之时,有回忆做暖。
很感恩可以在祖国各地单枪匹马的旅行,在我21岁的年纪看到了我最想看的风景和最想认识的人,至少,没有错过那么多的精彩和美好。

正文:
快要毕业了。

早上地铁屏蔽门哗啦啦一声打开,走下来的瞬间,人潮顺着出站方向移行幻影般流动,有两个背着旅行包的外国人谈笑风生莫名牵动我心窝柔软一块棉,我想起我单枪匹马的西域之行,我想起我一路上遇到的各种或温暖或奇葩的事情,很想很想把他们都留下来为回忆做茧,等有一天羽化成蝶。
固执的想去西北往西,或许是她足够遥远神秘,我梦了很久很久,梦里塞外羌笛在夕阳缓缓下沉之时愈发苍凉辽远,一行孤独的沙漠驼队由远而近,穿过日光时洒下一片长长的影子。
大漠孤烟诗酒江湖,我心之向往。

列车穿越暗夜驶过黎明终于抵达乌鲁木齐,出站之时回望了一眼,霎时日光喧泻。
想来时间尚早便踱步去国际大巴扎,当我背着银灰色旅行包走在大街上,看到往来不息的裹着头巾的妇女和戴小花帽的维族大叔时,不知为何莫名欢脱地笑了。一路上的圆塔尖顶清真寺和不同汉地的面孔让我频频有身种处异国之感,妙不可言。
下午去了新疆博物馆,丝绸之路上的千年时光好像被安静的收藏,各个不同的民族风情让我耳目一新,重点是我看到了保存完好的楼兰古尸,僵硬发黑的面孔,脚底蔓延的纹路一圈又一圈,肉体不死,灵魂不灭。

下午坐上去往伊宁的火车,赶上一场日落,刚好十点整。太阳缓缓下沉于山脉间,余霞散成绮,美艳不可方物。
从车窗遥望这片五色天际,一股虚无感陡然而生,若是没有终点,列车好像是路过鸿蒙之始混沌初开,游弋于天地玄黄……思绪渐远脑洞大开,想来是女娲也补不了了。

晚上十二点抵达伊宁,随人潮出站后,空旷辽远,宁静清新,有星星若隐若现,不用等到天亮,我想我已经爱上了这里。
伊宁警察对于出租车的严格监控超出了我的想象,好不容易排队上了车,司机竟然不认识路,幸好这个维族大叔和蔼善良,才消除了我心中的不安,等折腾好久到小时光青旅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刚踏进院子去大厅登记住宿,还没来的及拿出身份证,便有几个人问我明天去哪里,要不要走唐布拉,刚好差一个人,热情和激动整得我一愣一愣的。
等第二天在去唐布拉的路上时,才回过神来,好像我应该去喀拉峻的,不过转念一想,这片未开发的草地应该更俱原始韵味,索性放开了心。同行车上有个奇葩,娘而不腻的素食主义者,信仰自由与爱,一副假模假样的正经脸和时不时翘起的兰花指,一路上各种欢乐拜他所赐,不过正经起来也是蛮爷们,就是对于他新婚的老婆大人,我有些……此处有图( •̀∀•́ )

绵延不绝的森林草地和雪山,碧绿盈目,宛若画中。路过一群羊驼,忽而心生暖意。

司机和我同龄,即将毕业于伊犁师范学院。初次见他时,眼神深邃似一潭幽水,五官轮廓硬朗,体格健硕肌肉横生,而我潜藏于心的花痴本色就这么赤裸裸的被勾引出来,我感到羞耻深深地羞耻⁽⁽٩( ´͈ ᗨ `͈ )۶⁾⁾。

在百里画廊时,一个牧民和群马呼啸而过,哒哒马蹄声渐行渐远,看着那些自由不羁的背影和绝尘而去的潇洒,我心生羡慕,好像也只有远离了现实生活,每一天才不是机械的重复,因为与世隔绝远离尘嚣,才难得片刻的安宁与自由。

下午的时候到了唐布拉草原,一行人难掩兴奋地去爬雪山,如此近距离贴近,它的神秘与触不可及在这一刻云开雾散般的消失了,当双脚真实的踩在草皮之上的雪地时,我厚脸皮的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英雄。有个女生因为之前看过珠峰,所以没和我们一起,但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碰到她和那位维族肌肉男在……骑马!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天中这个梗一言不合就被玩开ꉂ ೭(˵¯̴͒ꇴ¯̴͒˵)౨”

阳西下,所有的所有都被镀上一层金色,明明是初夏始时,却满目暮秋之感。
和武大研究生毕业的一位女生随处走走,她年近三十依然没有结婚,工作了四五年看起来还是个学生样,典型的工科学霸,她说每次同学聚会,看到其他人开公司搞研发各个都小有成就,而自己混成现在这个样子就觉得有些抬不起头,可是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的自由与潇洒,你那么优秀随便一个工作薪资都不会低,你这样随心所欲的过好自己的生活,未必就不如他们,至少在我看来,很佩服你独自生活的勇气和与世界逆行的不羁,还有远在我之上的优秀。

清风拂袖处,夕阳晚归人。余晖碎影,意兴阑珊,真是一段美好的午后时光。

同行有个漫游过七十多个国家的新加坡大叔,无家无室,一年一半时间都在路上的孤独旅人,这种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或许不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但如果大家都活成一个样子,这个世界得多无趣啊。只要你想,没有人可以阻止你活得精彩。成功的定义并非只有金钱和地位,心之所向的地方依然可以获得内心的富足与快乐。
独自坐在这条小溪水旁,安静的看着遥远天际,暮色渐沉莽苍四合,对这种深蓝与暮红碰撞出来的色彩毫无抵抗力。脑袋放空,爱极了此时此刻,只是频频冷意袭来,手脚冰凉。

晚上,大家都回到蒙古包里,吃完喝完开始玩谁是卧底,两轮下来简直要嗨上天,大概十二点的时候九个人排排睡,都以为这种拍出来效果肯定屌炸天,结果看到一个个像是被拐儿童的傻样和满脸制杖感时,又是忍不住一阵狂笑。

清晨,遇见一棵树,想起《怦然心动》里的朱莉,喜欢爬上梧桐树看日出看晚霞看她生活着的小镇。她说,我爬得越高,眼前的风景就越迷人,我感觉可以嗅到微风的芬芳,就像是阳光和野草。然而这是一部小清新的纯爱剧,单纯的爱恋固然值得回味,然而那个有着诗意情怀的小萝莉却更让我着迷。她眺望远方沉醉的眼神和守护大梧桐不被伐掉的勇敢坚定,都给了我莫大的感动。

第二天返回伊宁,路过一大片盛开的小黄花,绚烂到天地失色。

回到小时光后挎着相机奔向伊犁河,又赶上一次日落。沿着大桥漫步时,一个维吾尔族美女静静的凝望着河面,被这一瞬间惊艳到了。
饿了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溜达着去吃饭,西辣蛋拌面,被菜单怪异的名字给逗乐。
凌晨十分,一个人挂着相机走在伊宁大街上,后来想想自己也是胆大过了头。

踏着星光月色回到旅店,洗漱完睡觉,一夜无梦。
伊犁的夏日清晨,有种慵懒的味道。鱼缸里不停转圈地金鱼,温顺的小白猫,街上各色漂亮的小花屋,还有偶然看到一只在树上的小松鼠。

一个有着葡萄树的庭院,我想起了几年前的老家小院子,已经成为记忆里的画面。

早上听说察布查尔县的锡伯族在举行西迁节,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于是临时新组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16世纪之前,锡伯族先民世世代代生活在松嫩平原和呼伦贝尔大草原上。
乾隆年间,清朝政府从盛京等地征调锡伯族官兵连同家属五千余人,他们挥泪告别父老乡亲,踏上了西迁新疆屯垦戍边的漫漫征程,历时一年零五个月。

参加祭祖时,每人一束菊花。

天底下真的是有免费的午餐。
县政府组织乡亲们做了羊肉抓饭,烤鱼小菜和叫不上名字的各种吃的,来者皆是客。

羊肉西施,颜值爆表,在之后的旅行中,我过足了眼瘾,各色维吾尔美女不断刷新我三观,可惜我们拍完了照也没买羊肉串,罪过罪过……

下午看表演,最后一个话剧看得我险些落泪。
为了戍守边疆,总有人要做出牺牲。和亲人的告别,可能就是今生最后一次,压抑着哽咽的每一句话,都是柔肠百结肝肠寸断。

从察县回来后一起去了一家维族餐厅,宫殿般的金碧辉煌,然而剩了一桌子菜,浪费真心可耻。
晚上溜达着回去,经过各种商讨纠结,终于在凌晨两点决定,大部队分为三批,去喀拉峻草原三个,去塞湖一天往返六个,去塞湖住一晚的我们三个。就此分开。

记得那时候初见纳木措,她被念情唐古拉山安静守护的样子,心里忽而漏跳一拍。
而今,大巴车缓缓停靠路边,不同于纳木措巨大而透明的神圣,那群山环绕绿草成茵,赛里木湖像是高原上的一滴泪,静静望着你,又像是一个故人,等待着你某一天如期归来。

草原上的天气变化万千,随着阴云飘来,湖光山色褪去浓妆,浅淡如斯,俨然一幅静谧水墨画。

放下行李吃完饭,沿着湖边草地漫步,山雨欲来风满楼也挡不住我们要去看风景的心情。

迎面撞上山头那片乌云,雨滴渐大,放眼望去毫无可避雨的地方,于是沿着来时的路疯狂往回跑,等跑出头顶的乌云好不容易停下来歇会儿,它又追上来,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到了旅店,快要累趴。生平头一次被一片云追地如此狼狈,我竟然莫名其妙的笑了。

旅店窗户大开,听见有人激动地大喊彩虹出来了。
于是顾不上拿伞,狂奔向湖边。两条彩虹一深一浅,平行着从翡绿色水里延伸到云端,见过不少次彩虹都没有这一刻,令我热泪满盈。
被迎面冷风吹得脸生疼,腿快要僵掉。身体的地狱眼睛的天堂。
我想,再也没有比此句话更合适的了。

以为看不到日落,结果在最后几分钟的时候,西方雪山之上云开雾散,金光乍现。
如此之幸运。

晚上,摸黑又溜到湖边,以为会有满池的星光闪烁,遗憾的是除了湖面泛起的冷光,其他地方黑乎乎一片,还被阵阵冷气虐成狗。所谓“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意淫一下也就罢了。
早上六点起床看日出。比起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倒是被晨曦撒上一片金光的草地雪山湖面,更为惊艳。

大概十点多,在路口拦到车去往霍尔果斯口岸。
最后看了一眼赛里木湖,再见吧。

办好边防证终于可以进去了。当我穿越国门走过边境线的时候,内心的激动和快乐无法抑制,没想到在21岁时候,地图上对我遥不可及的地方,竟然真的有这么一天可以到达。
霍尔果斯历史悠久远在隋唐时,便是古代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重要驿站。
相对于中哈界碑,我更倾向于免税店,老板和店员都是哈萨克斯坦人,里面各种各样的糖果,后来才发现感觉好像全是一个味道,甜腻到炸裂,看着那些中亚面孔白皮肤蓝眼睛时,不知为何心里萌生出一种无法言说的骄傲感。

下午回到伊宁,晚上的火车去往库车,令我抓狂的是必须到乌鲁木齐转车,而从伊宁库车的大巴,在那拉提路上遇到大雪车辆禁行,晚一天才能到,再想想要坐二十四个小时,果断放弃,即使是大巴会翻越天山路过大小龙池和那拉提草原,一路风光无限。
而此时和我同行的两个小伙伴一起前往喀什
从乌市到库车,沿途连绵不断的戈壁沙滩,列车地板桌子上堆积了薄薄一层沙子,下午的时候刮起沙尘暴,黄沙漫漫窗外一片混沌,加上夕阳残辉有种穷途末路之感。
次日晚上十点,终于到了库车,快要下车前和我玩了一路的维族小朋友在我耳边悄悄说,姐姐,可不可以不要走啊,瞬间红了眼眶。我说,呐~你要好好长大,下次,我们再见啊。我知道,再也没有下次了。

在火车站竟然遇到去唐布拉时的小伙伴,兜兜转转又在此重逢,同时还认识一位低调的东北汉子。又是一个新的队伍。
第二日一大早,青旅老板亲自带我们去库车大峡谷玩,半路才发现蠢到忘带身份证,南疆各个要道公路上都有检查站,没身份证是过不去的。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装可怜卖萌各种牛皮糖即视感,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多亏是汉人面孔,报完身份证号后也算是混过去了。
第一次见到库车神秘大峡谷,被扑面而来的压迫感震撼良久,与中原布满翠绿森林和淙淙溪水完全不同,裸露的红褐色巨大岩石一层层直至天穹。峡谷中有一藏宝洞,相传成吉思汗挥师西域时,古龟兹王携带财宝而逃,王氏贵族藏进大峪,并将财宝藏于此洞,且封闭洞口,免遭元兵搜捕。20世纪60年代曾有弟兄二人进谷寻宝,发现了藏宝洞,取走财宝远走他乡,仅留下至今朽在洞口下方一段木质软梯的遗迹。

白衬衫牛仔裤马丁靴外加一幅墨镜背后是巨大的山崖,分分钟狂暴之路即视感,不需要任何特效慢镜头,一秒钟和电影重合,血脉喷张。

库车乃古时西域龟兹国,唐曾设安西大都护府于龟兹。
新疆这么多天,初次真正感受到浓郁的异域风情,满大街几乎没见到汉人,很少人会讲汉语。
接着我们仨瞎逛到一个类似于夜市的地方,到处冒着烧烤的熏烟,各个小摊里差不多都是烤肉酿皮,忍不住买了份酸奶,五块钱一大碗,快酸抽抽了,不过羊肉串很香。
大碗喝酸奶,大口吃羊肉。
感觉自己离糙爷们又近了一步。

很可爱的两位老爷爷。
在电脑前码字的时候,再次看到这么温暖和蔼的面孔,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告诉我,微笑着去面对世界。

拥挤的七路巴士

那一坨坨削去尖儿的圆锥体,我一开始以为是奶酪,后来才知道那是维吾尔族人民生活常用的肥皂。
有一瞬间,记忆里的西域古城在此时有了交汇点,如果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那一排排低矮的土房子,悠闲而过的毛驴车和熙攘的市集,好像是穿越回数千年前。

晚上回去洗完澡后,坐在露天阳台上吹着风,喝酒聊天,聊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被现实压迫着的梦想还有曾做过的傻逼事情。
是谁说的,
大风和烈酒,还有孤独的自由。

无论如何,
今晚也要启程,去心念已久的喀什

又是一晚的硬座,四十块钱走一千二百多公里,乌铁意料之外的便宜。
周围全是维吾尔族青年,热情地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游戏,玩了两次,大致是闭着眼睛抱着头猜是谁打了自己,猜对了就该下一个人,我不是很理解这样一个游戏他们可以玩这么久,但简单知足才快乐。
深夜三点去补卧铺,发现身上没有现金,不管是汉人还是列车员微信转账也没人愿意帮我,我难以忍受的是慢车的红皮座椅坐着及其不舒服,桌子太低椅子又高,根本趴不了,终于熬到有人在阿克苏下车,我立马过去躺下,还好睡了三四个小时。
最煎熬的一夜过去了,中午十二点到达喀什,可能是在熙熙攘攘的库车老城用光了惊喜,又或许是等待得太久,当双脚踏上这片古老的向往已久的土地时,内心却是一片波澜不惊。

刚到喀什,一股热浪袭来,短短几天像是经历了四季。

坐公交去老城,路过香妃墓。
很喜欢帕米尔青旅,可以清楚地看见喀什广场和艾提尕尔清真寺,最重要的是,开阔与自由。

温热的风带着喀什独有的浪漫气息,好像就是这一刻,迟来的欣喜悄无声息的蔓延至心底。

房间里墙上画着高墙民居,下面有两个归家的妇女,不急不缓。
左边下方上圆的雕花窗户,墙角有把冬不拉。

艾提尕尔清真寺外面高高的台阶上,每天都有做完礼拜的人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广场。
我无数次的想起小时候看过的《阿凡提》,虽然阿凡提的家乡是在13世纪的土耳其,但作家艾克拜尔认为阿凡提是确有其人,并出生在中国新疆喀什。等我重新去看这部动画片时,片中土黄色的卡通式平顶民居,各种吆喝着烤包子羊肉串的小贩,还有头顶四五个烤馕的行商,如此绘声绘色,布景更是美到极致,一晃近十年过去了。

做完礼拜的人们在挑西装,感觉就是白黄色的带肩长袍,松松垮垮的样子。

一个蹲在家门口的小朋友,大概是刚被母亲批了一顿,神情落寞。

一家古旧的杂货店,凝固了时间。

刚放学的维族小孩,有点腼腆。

看到家门半开,里面传统的手工艺人正在打制铜器,热情地邀请我们进来参观。
打磨抛光后的工艺品一件件摆在橱柜里,我想起了阿拉丁神灯。

一群鸽子哗啦啦飞过头顶,夕阳的余晖洒在砖墙和古旧红门上,泛着温柔的光。

在古城最高的地方,遇到一群乌兹别克斯坦青年,仅有一面之缘。

巷子里许多小孩子在玩闹,《小鞋子》里哥哥妹妹在某个墙角交换鞋子,一个匆匆奔向学校,另一个则踱步回家的场景忽然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大概是因为有点相似的干燥气候和高台民居建筑,还有同样的信仰伊斯兰教。

当我看到这一群可爱的维族小朋友时,心都要融化了,简直被美哭。
我笑着说你们好啊,可以拍张照吗,然后指了指相机,他们就很开心的你拉我扯的站成一排排,有些羞涩有些高兴的样子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感觉,不同于藏地小孩子拍照就要钱那样,淳朴的让我有些意外。
特别遗憾照片不能送给他们,下次,一定背个拍立得。

晚上在院子里一起喝了点啤酒,黑灯瞎火的等喝差不多了才发现上面写着大乌苏,我一脸黑线,于是摇摇晃晃满脸潮红的去睡觉,一夜无梦。
只是一觉醒来脑子一片空白,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这真是人生一大问题,后来想了半天才回过神。

到达喀什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前往红旗拉普口岸。
进了一家巴基斯丹餐馆,点了蔬菜卷饼,鸡蛋饼还有奶茶,虽然看起来差不多黑焦状,不过味道不错,but还是没吃饱。

路过流沙河,一秒跳戏,八戒大战流沙河 木叉奉法收悟净,还有诗作,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
其实唐僧路过的地儿在焉耆,离这里有一千多公里。
不过同样是因为大自然让河水夹杂著细碎轻巧的浮沙,年年岁岁流动着,沙随水动,水流沙流,所以也叫流沙河
大概酱紫……

终于到了国境线,对面是巴基斯坦中国的巴铁兄弟。
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完全不同,四周皆是巍峨雪山和大片荒地。后面有块蓝底白字的牌子上写着,您已进入中国,请遵守中国法律,很是显眼。
遇到四位骑着摩托车去巴基斯坦的友人,那位身穿一身白袍披着黑色马甲的青年专门脱下自己的羽绒服与我们合影,虽然表情严肃不易近人,但其实特别友好,又是一阵感动。

晚上回到塔县,在青旅里认识两个来中国经商的巴基斯坦人,同行的那位东北哥们和他们交谈甚欢,我好生羡慕,不过这激起了我要学好英语的决心,希望这次不是空穴来风。

十一点多出去觅食,有家餐馆门庭若市好不热闹,于是果断进去,才发现满屋子的大胡子巴基斯坦人和高鼻梁的塔吉克族同胞。
我们和别人拼了一桌,各点了拌面和烤羊肉,五块钱一大串,比喀什便宜。
等餐的时候发现邻座小朋友大眼睛长睫毛,一脸羞涩样。
看照片的时候才发现隔壁桌的大叔眼睛偷偷瞄着镜头,好会抢镜

一位赶牛过河的塔吉克族妇女,依然过着很原始的牧民生活,时间在这里好像静止了,一切现代化被阻挡在帕米尔高原之外。

为了给小伙伴拍照也是拼了,这姿势累觉不爱

有幸看到这一幕,爸爸和两个双胞胎女儿向雪山方向慢慢走去。
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像梦里那样。

回城时,在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前停了下来。
巨大雪白的慕士塔格峰像一位老战士,威严肃穆不容侵犯。
我呆呆的注视良久,觉得人类在它面前显得是何渺小。
想象着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攀登雪山的路上,可以自由的呼吸天地之精华……

刚好赶上六一,晚上回到喀什广场,看到小朋友们身着盛装到处奔跑着玩皮球,我们仨就厚脸皮的加入了。满天飞起的彩色皮球,奔跑着的欢快身影,真的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在离家四千公里的地方,过儿童节。
他们从小就这么运动要不然体格生猛,我玩一会儿简直累成狗,但是很开心很开心。
之后坐在广场一角喝着大碗冰酸奶,来来往往的热闹混杂着浓浓的异域风情,有位老人微笑着看着来往孩童,所谓千帆过尽的豁达,不过如此吧。

第二天早上喀什噶尔老城有个开城门仪式,临近开始的时候,我转身拐进了小巷子。
清晨的老城醒来得很晚,我遇到过抱着皮球哭泣着的孩子,做木工的匠人,酣睡在晨曦中的婴儿,还有蹒跚踱步的老爷爷,一切寻常而平凡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打破原有的宁静。
他们看着我的相机,神情或羞涩或骄傲,快乐地跟我说hello~ hello~ hello~你好啊~
我会回应一个大大的微笑。

擦肩而过时,我们互相顺其自然的点头示意,没有语言没有漠视,好像认识很多年那样。

参观完清真寺后,小马同学比我早两个小时的火车先走一步,东北张同学去送她,我则坐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门口看人来人往,希望最后的最后可以记住这座古城的模样。

在出老城的时候,正值晌午,我背着沉重的旅行包,满身大汗,走着走着看见一个像是富贵人家的门口有石板凳,于是放下手里的杯子相机还有刚买的烤兔肉坐下来喘口气儿,其实当时满脑子的巴依老爷贪财吝啬的样子,然后有个巡警开着摩托车到门口,从里面接上水管开始优哉游哉的洗车,我想了想还是走吧在这儿好碍眼,随手一抓东西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刚走到邻家门口,之前屋子里出来一位老大爷,拉着我指了石凳上的相机,我一拍脑门,天哪差点忘……忘了,连忙拿回相机满口说谢谢谢谢,同时为我的小人之心呸呸呸,要不是老爷爷善意的提醒,等我坐上火车整理行李时才发现相机没了,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相机没有还可以买,可是照片要是丢了,一路那么多的美好记录不复存在,要我以后拿什么来回忆。
那位老爷爷,我会为你祈祷,一直一直心存感激。

不想离开,可是总有归期,即使是流浪,有一天也会抵达终点。
一路沿着边境线,从北走到南。站在丝绸之路中国的终点,遥遥望向远方,前路依旧慢慢,我还能走多远……

又是一夜火车,第二天中午到吐鲁番,一出站滚滚热浪侵入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坐上出租车吐鲁番市区,一路荒凉戈壁,远处红色的裸露山脉上热气浪徐徐蒸腾,窗户上白晃晃的太阳光耀目到刺眼。

司机送我到交河故城,行李就放在车上,我没拿水杯没带伞,就这么走进去了,最后渴到虚脱……
孤身走进这满目疮痍的古城,历史在安静的流淌。
这座世界上保留最完整的生土建筑,这座挖出来的街道房屋和城池,神奇的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有幸得以见证他的伟大。
一步步走过民居,官署区,市井,寺院,佛塔,可以想象当年的繁华街景与烟火气息,我呼吸着时光留下的痕迹,仿佛耳旁响起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城外有两条河流绕着古城交汇而下,三面山崖,确实易守难攻。

至此,旅行已经走向终结。
我踏上返往西安的火车,窗外夕阳摇摇欲坠。
我看到她微弱的光芒蔓延在苍穹大地直至消失。
夜幕降临了。

呐~再见了

我不知道这次旅行是终点还是起点,就像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哪一条轨迹一样。
但值得骄傲的是,在大学里,我利用自己兼职的钱在假期里走完了小半个中国,从精心计划初次走出家门的忐忑不安到大致定方向背个包就走的随意,我越来越发现随心而行的自由。当双脚踏上那片魂牵梦绕的土地,我欢心雀跃想高歌想呐喊,那种实实在在的感受会让人上瘾,当然旅途总是喜忧参半,一路舟车劳顿日夜颠簸风尘仆仆,当然难免会有想回到家回到熟悉生活的念头,这些都不过是人之常情,重要的是我看过山川河流荒漠戈壁,见证了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善意。
我不敢说旅行是净化心灵是遇见自己,旅行就是旅行,它是生活的一部分,你会和大千世界里各个阶层的人接触,他们的故事和人生经验会给你那么一点点的启迪和思考,你会知道诗和远方不过是内心的一个美好愿望,当你抵达之后,又会发现其实生活总在别处。而所谓遇见另一个自己不过是你又多了一些故事和不一样的体验,回去之后你还是你啊╮( ̄▽ ̄")
而大多数次的独自远行,我作为一个匆匆而行的过客去看了别人的生活,会有女研究生30依然没有出嫁,会有在美国读大学满世界玩的学霸,会有70年的新加坡华裔玩转80多个国家现在膝下无子无孙,依旧快乐潇洒的像个孩子,也有当地农民天天无花无酒锄作田,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么多不同的人生轨迹,重要的是让自己开心,随心而行并有能力承担自己所做的选择。这是出去这么多次的一点点心得,放在这里也不知道是否合适。

这样认真回忆写出旅途的点点滴滴,就好像是重新走了一遍,不过这次是作为拥有回忆的旁观者。
再次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清早抬头的时候看见新员工入司培训,红底白字有些刺眼。
我不知道这次开始是否正确,只是一路走下来理所应当的从事这份职业好像是命运安排,任何阻挡和内心的抵触都显得有些蜉蝣憾树。我常常会想,梦想和能力刚好匹敌的人,还有恰到好处的运气是该有多幸运,但我明白,任何看似光鲜华丽的外衣下都拥有着超出常人的努力,你要想拥有,就必须一步步去做,哪怕最后的结果差强人意,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差。
但愿,你和我,我们,可以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本篇游记共含9464个文字,1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6-22 13:25

幸好是没丢,如果拍了最后还没了才更痛苦╮( ̄▽ ̄")╭

2016-06-22 22:5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没有微信神马的,你的线路是怎么安排的,几天?

2016-06-23 20:18

引用 装疯的狮子 发表于 2016-06-23 20:18:47 的回复:

有没有微信神马的,你的线路是怎么安排的,几天?

回复装疯的狮子:北疆去伊犁之后回乌市去南疆的库车再去喀什 大致这样来回用了半个月吧

2016-06-24 09:4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2016-06-27 09:59

引用 jasonzhaoyk__ 发表于 2016-06-27 09:59:03 的回复: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回复jasonzhaoyk__:如果赶上十月份去下喀纳斯啊

2016-06-30 00: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亲~你是自己去还是和朋友去的呀~~~我也好想去~可是一个人会不会危险~~

2016-07-01 12:08

引用 Gaga 发表于 2016-07-01 12:08:11 的回复:

亲~你是自己去还是和朋友去的呀~~~我也好想去~可是一个人会不会危险~~

回复Gaga:一个人去的啊,那边很多维吾尔族人比汉人还要友好,只要多注意些不要很晚回客栈,一个人完全可以,相信我( ´▽` )

2016-07-01 20: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只许亭花与月只 发表于 2016-07-01 20:31:55 的回复:

一个人去的啊,那边很多维吾尔族人比汉人还要友好,只要多注意些不要很晚回客栈,一个人完全可以,相信我( ´▽` )

回复只许亭花与月只:你有没有去南疆

2016-07-02 00:45

引用 Gaga 发表于 2016-07-02 00:45:22 的回复:

你有没有去南疆

回复Gaga:去了啊~北疆的伊犁 南疆的库车和喀什

2016-07-03 02:1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只许亭花与月只 的图片:

101分,多一分让你骄傲。。

2016-08-21 00:06

引用 knave 发表于 2016-08-21 00:06:21 的回复:

101分,多一分让你骄傲。。

回复knave:

2016-08-21 23: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