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梅里往事

23
DennisChee (仁川) LV.15
2016-06-22 04:40 1047/8
  • 出发时间/2014-02-05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序章:云南记忆

  2014年1月3日晚,进入深冬的仁川寒风阵阵,我独自一人在操场上气喘吁吁地慢跑。很长一段时间的睡眠饮食不规律并且缺乏运动之后,我的身体状况几乎抵达了人生最低点。而现在跑步也不是意识到了这样下去不行,而只是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赴2月4日攀登梅里雪山的约。想要开始储备体力。
  不过那次之后我就开始习惯了经常运动,开始跑步,开始去健身房,身体状况也慢慢好转,直到现在每周定期去四次健身房。所以很多事情不要想太多,只要迈出第一步,以后的收获会带来惊喜。
  2014年2月4日,大年初五,为了迎合刚哥的日程,年还没过完就奔赴云南
  高考之后,出国之前,我在昆明度过了一年半的时间。那时摆脱了繁重的学业压力,远离工作就业的紧迫,还没到谈婚论嫁结婚生子的年龄,对这个世界保留着好奇和激情,对人与人的交流互动充满了期待未知,那时还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人有多复杂。
  不一样的人生状态带来不一样的心境,不一样的心境会留下不同的生活记忆。在云南的那一年半,独特的人生状态留给我了难忘的并且此生不会再有的一段时光。
  那时已经很久没去过昆明,在昆明机场坐大巴回市区的路上,突然感觉这一段路怎么那么熟悉。
  转头一看,看到了云大附中,看到了师大……原来是记忆中的一二一大街。不禁让我感慨了一下,回想起了在昆明读大学的那一年半。仿佛时光把我往回拽了一下。

  到了机场大巴南疆宾馆终点站,施予已等候多时。看到了也是很久不见的他,顿时感受到了岁月的沧桑,发现他的发际线明显变高了不少。
  当天晚上在施予家过夜,准备第二天早上飞往香格里拉
  我们在施予家休息时,刚哥发来短信,问我们几点到,他已经在机场了……瞬时间一股感动涌到心头,刚哥竟然为了接我们提前一天到机场等候。
  后来得知,刚哥以为我们今天到,搞错时间了……
  当天晚上在施予家吃晚饭时,喝了点他爸装在一个瓶子里的酒,喝到第二口就倒丢掉了。我们怀疑那是酒精,喝着直烧胃,差点酒精中毒死掉。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酒还是酒精。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就打车到了长水机场。
  这段旅程,施予给我的记忆就是不停地在拉肚子,从昆明机场到香格里拉,从香格里拉德钦,从德钦梅里雪山……到处都留下了他的“印记”。
  到了香格里拉机场,取了行李施予又跑去拉肚子。在等他的时候发现了站在接机口的刚哥。那一瞬间的第一感觉,丫怎么又变黑了,黑色旋风。
  从机场出来我们先去了刚哥家,他家住在四楼,在上楼时我明显感到氧气不足,实实在在地察觉到了高原的恶意。其实在去施予家的路上,上坡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一些。
  据说高原反应会头痛欲裂,我还是有些担心,走之前买了罐氧气。

香格里拉开封

第一章:初到德钦

香格里拉德钦的大巴,路程需要四个小时。邻座遇到两个刚哥所任职的中学的学生,已经毕业。在普遍皮肤黝黑的香格里拉,她俩像两道白色闪电,和黑色旋风正好般配。我们本想帮刚哥撮合一下,没想到刚哥爷们儿的外表下有一颗腼腆的心。虽然看不出来,但根据神态来推测,丫脸红了。

2013年8月份,滇藏交界发生了5.7级地震。在去德钦的路上看到了救灾帐篷。

路上小歇

 到了德钦已经下午,我们找了个酒店,叫阿墩子,在彩虹大酒店对面。三人间150元,店老板是施予的昆明老乡。

  安顿好之后,刚哥说他在德钦的一个朋友约我们吃饭,本以为那个地方不远,没想到一走就走了很长时间,虽然是都是下坡路,体力也几乎耗尽。心想明天回昆明喝酒算了……
  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一直在讨论,万一回酒店的时候,他们不开车送我们回去该怎么办?
  刚哥朋友招待我们的高原小屋。

见到了刚哥朋友,一个挺贤惠的姑娘,刚哥在和她说话时,表情一直很羞涩。

 在那里吃饭聊天还喝了两杯自烤酒,喝完后头有些疼,看来在高原不适合喝酒。
  我们还在香格里拉的小超市买了好几瓶二锅头,本想在爬山路上如果累了就停下来喝喝酒,暖暖身。开始爬山发现现实情况与想象中的不一样,爬山需要身体保持良好的状态,酒精只能添乱。而且根本不需要酒精来暖身,爬山已经恨热了。
  回酒店的时候,幸好是他们开车送我们回来。走之前他俩还跟人客气,说,不用送不用送。估计心里想的是,如果不送就当场死给你看。
  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我就被冻醒了,醒来发现电热毯不知道谁半夜偷偷给我拔了。听说过半夜偷偷下毒,没见过半夜偷偷拔人电热毯的。
  后来才知道施予对电热毯感到恐惧,怕我们被电死,半夜把我们的电热毯都给拔了。 Shit,还没开始登山,差点被活活冻死。
  我玩了玩手机,上了趟厕所,回来发现他们也醒了,也是冻成狗。
  我冲了三包感冒冲剂以防感冒,一旦感冒很容易高原反应。
  离出发还有很长时间,喝完感冒冲剂之后,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聊到了王学勇,聊到了李丽莎,聊到了董小林,班长,大苹果,鸡蛋,盛佩佩,周旋,香蕉,越南妹……那一年半发生的几乎所有事,又像电影一样在眼前过了一遍。

  到点后起床洗漱好,在德钦小城的一家杭州小笼包吃了早餐。
  德钦离登山起始点还有一段路,我们叫了辆出租车。路上看到了一处绝景,那里是一处村子,村子旁边就是个大峡谷,峡谷里是翡翠一样绿色的金沙江,对面是巍峨耸立的高山,村子在一块绿油油的平地上,像一个世外桃源
  我们商量说以后有时间可以来这个村子隐居一个月。

第二章:雨崩两日

  到了山下,登山终于开始了。
  从没在高原登过山的我,一开始就显示出了不适应,没一会儿就大口喘气,累到了灵魂深处。

后来发现不能不顾死活地登,要找到节奏。慢慢地找到节奏之后就感觉好多了。

  据下山的那些人说,到雨崩村的登山路上一共有160多根电线杆,我们就一根一根的数着往上爬,到了八十多根电线杆的时候终于到了个能坐下来休息的茶馆,不过茶馆之前有一小段很陡的小路,我的大部分氧气都在那段路用了,体验了一次缺氧到极限的快感。

路上需要红牛和士力架来补充能量。

Follow me!

马上就到了,下面就是雨崩村,刚哥又开始指点江山,这个动作略熟悉。

 下午六点左右,经过了18公里的攀登,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雨崩村。
  雨崩村分为上雨崩和下雨崩,到下雨崩村还有段路,我们实在没力气了,就住在了上雨崩

  在雨崩村能看到梅里雪山,感觉非常近,有种压迫感。施予说,晚上他去厕所时,往雪山方向看了一下,非常恐怖。

  这个旅店很可能是我这辈子住的最简陋的旅店,在飘着雪的冬天,这个由木板搭起来的旅店竟然还露着缝,风呼呼的往里吹。不过还好有电热毯,我提醒施予不要再偷偷半夜拔我电热毯了。
  旅馆墙上写满了驴友们的留言,有一条留言是这样的:这路不是人走的,是骡子走的,一次就够了,以后再也不会来这了。
  晚上在旅店的餐馆里吃饭,菜做得极难吃,完全是黑暗料理,最让我不能忍受的就是西红柿炒鸡蛋竟然不放糖,这简直是对西红柿和鸡蛋的侮辱。
  在等菜的时候碰到了一帮北京驴友,其中一哥们很爱吹牛逼,整个等菜吃饭和烤火的过程就是听他在吹牛逼,一个多小时他说的所有话汇成一句就是,他很牛逼。
  我们回到房间,又听到他在走道大声地语重心长地对一个人说:哥们儿告诉你,一件冲锋衣,一双登山鞋,世界任你畅行!
  那天晚上估计做梦都会梦到上山路上我们一根一根数过来的电线杆,但是在房间里斗地主时,施予突然问了一个很萌的问题,“上次我来这里时还没有电,现在这电是哪来的?”

  第二天,我们嫌那家旅店太简陋了,于是换了一家,到了旁边那家之后,发现也没好多少。
  放下行李,我们踏上了新的旅程。打算先去登山大本营,回来后去神瀑。
  去大本营的路上,先到了一大片空地,周围是群山环绕,前面是一片树林,有种魔戒小队探险的感觉。

刚哥走在前面,我和施予在后面拍照。到了树林前,我们追上刚哥,他说他念了一路‘嘛咪嘛咪哄’之类的。

  树林里的那些树看上去很老,树林间还有条小溪,我们一致认为这里很适合拍电影,不过器材很难运进来。

 过了树林,又要开始爬山。爬过这座山,到了山下的平地,再走一段就会到登山大本营。

 但是没开始爬多久我就知道我今天去不了神瀑了。爬到一半的时候,岂止是去不了神瀑,连大本营我都到不了了。我让他俩先去大本营,然后折回来在山顶碰面。到了山顶后发现下山的路非常陡,而且雪很厚,非常容易打滑,就没有再尝试下山。

   我看了会儿远处的梅里雪山,在山顶碰到了两个重庆人,一男一女,他们也是因为路太滑,不敢下去。那里有四个很大的树桩,我把其中的两个擦干净躺了下去。阳光晒在身上还有些暖和,天上的云在飘,感觉时间似乎慢了下来。
  大概躺了半个小时,刚哥和施予在大本营用尽各种道具,斧头,雪球,墨镜,在镜头前搔首弄姿,拍好照之后折返了回来。

  施予为了这趟旅程还专门买了双登山鞋,借了野外服,我也是全副武装,我俩一人一把登山杖。而刚哥只是穿了双旅游鞋运动衣就出来了。但刚哥确是我们之中爬的最快的。这告诉我们,在野外,装备是靠不住的,关键还得是人自身。
  那两个重庆人穿的是平底鞋,而且不认路。刚哥下山一路给他们护航。

  到了客栈才下午三点多,我们在客栈又打起斗地主,赌注是弹脑门。但他们哪是我的对手,号称金手指的我能把人弹得怀疑人生。没玩一会儿施予就说:走,出去透透气,再弹就晕了。
  我们去下雨崩村转了一圈,回来的路上看到一群当地人在射箭。看来这真的是个半文明社会。

  晚上,那个客栈的其它驴友约我们玩‘谁是卧底’,但我们已经有点疲乏,估计会早点睡,就没和他们一起玩。
  我们三个又是老游戏--斗地主,一边泡脚一边喝完了二锅头,赌注换成倒洗脚水,二十分钟之后,刚哥把我们三个的洗脚水都倒了。。
  回到房间玩了会儿炸金花之后我们就躺下了,但那群人一直玩到很晚,旅店的墙只是一层薄薄的木板,一点都不隔音。我和施予都没睡好。
  不过刚哥倒是刚躺下就睡着了,估计是倒洗脚水倒累了。

第三章:重返德钦

  第二天来了一位女驴友,自己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貌似很猛。她和我们说,同个旅店有一对情侣,男生昨晚想去神瀑看看,于是抛下女朋友独自一人下午五点多出发去了神瀑,到现在还没回来。
  那天旅店来了一对情侣,男的是个中年人,看起来像个村镇小干部,女的挺年轻,也挺漂亮,看起来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两个人的形象气质非常不撘,估计是情人关系,但我们没好意思开口问。估计他俩也自觉这样的组合有点尴尬,没有和旅店里的其他人多交流。那天下山时我们一直跟着他们,想从他们的互动之中揣测出到底是什么关系,跟到山下,看着那个男的开着辆山东牌照的奥迪车载着那个女的扬长而去,我们也没猜出来。
  在旅店还认识了一位上海哥,和北京吹牛哥比起来,说话实在多了,也是去过很多地方。而且体力很好,和刚哥有一拼。刚哥是个自来熟,和上海哥情投意合,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约好以后一起搞基。
  那天下山时和上海哥约着一起走,但我估计赶不上他们的速度。于是花了210RMB雇了一头骡子,看了一路前面骡子大小便,终于到了垭口。发现他们也刚刚到,和骡子一样的速度。

  回德钦的车上在放关于梅里雪山的纪录片。
  梅里雪山是藏族人心中的神山,藏语名字叫卡瓦博格,是一座位于迪庆德钦县西部的绵延150公里的雪山群。目前为止,人类曾经十几次试图登顶,都已失败告终,这是一座人类未能征服的’处女峰‘。
  1991年,中日组成联合登山队,结果遭遇雪崩,17名成员全部遇难。藏族人相信这是因为遭亵渎的神山发怒了。遇难登山队员的家属集体去敬拜神山,之前的卡瓦博格还被乌云笼罩,在敬拜的那一刻突然烟消云散,神山露出了它雄伟威严的容貌。
  一个藏族妇女对着镜头哭诉,她的儿子正是遇难的17名登山队员之一,她说他的的儿子非常听话,什么话都听她的。在儿子登山之前,她有不好的预感,让儿子千万不要去。可就这一次儿子没有听她的话,就长眠于茫茫雪山之中了。

  回德钦的司机也是个牛皮王,功力不输北京哥,和刚哥聊了一路,刚哥也很配合他,下车后刚哥转头对我们说,他太能吹牛了。
  到了德钦,我们去超市采购了大量的食品,包括六瓶木瓜酒,决定在德钦一醉方休。
  那木瓜酒实在太难喝,貌似是我喝过最难喝的酒,如果不包括来香格里拉前一晚在施予家喝的酒的话。

边玩炸金花边喝酒,很快那六瓶木瓜酒就见底了。施予对刚哥说,再去买一箱啤酒,反正两年就这么一次,大不了今晚不睡了!一副抛弃了人生的语气。

  结果刚哥还没回来丫就醉得不省人事,怎么叫都起不来了。。。
  没一会儿,刚哥抱着一箱大理V8就回来了,我俩继续喝了四瓶之后也喝不动了。

  趁着施予成为死尸,我们给他拍了很多不雅照,他已经放弃了反抗。回来后我就把那些不雅照删了,估计刚哥还保存在电脑硬盘里,时不时拿出来看一下。。

最终章:香格里拉

  第二天回香格里拉的路上遇到大雪封山,耽搁了一个小时,刚哥本来要回学校开会也迟到了。
  可能是还在宿醉,施予吐了一路。
  虽然路途不顺,不过还好车上一直在放藏区歌星格桑尼玛的歌,此人号称“藏族施瓦辛格”,狂野的style一下抓住了刚哥的眼球,从此变成脑残粉,尤其是那首‘我在香格里拉等你’成为了他的主打歌。 

 当天晚上,我们在香格里拉找了个饮吧喝了点红酒,酒过三巡,我无意间看到了刚哥的手机通讯录。

  我问,那你有彝族名字吗?认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的彝族名字。
  他说,请叫我刚嘎路易斯费斯。
  看来,我们叫他刚哥没有叫错。
  第二天,施予回了昆明的家,我去了西双版纳
  此次梅里之行宣告结束。

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半,路上的故事就像在昨天,遇到的那些人也许此生再也见不到,但都还栩栩如生。
不知道爱吹牛的北京哥和德钦司机走在路上有没有被打断腿;
不知道上海哥和独行女又去了哪些地方;
不知道山东镇长和小情人有没有终成眷属;
不知道那个晚上在去神瀑的路上走丢的那个人有没有被找到。

-------End--------

本篇游记共含5602个文字,5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DennisChee 的图片:

帅气的挥斧姿势!

2016-06-22 14:17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6-22 16:26

引用 forandy 发表于 2016-06-22 16:26:08 的回复: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回复forandy:Just do it. 人生每段经历都是一笔财富,Write it down.

2016-06-22 17: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爱咳嗽滴冉er 发表于 2016-06-22 14:17:13 的回复:

帅气的挥斧姿势!

回复爱咳嗽滴冉er:估计造型摆了很久😁

2016-06-22 17: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真不错,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2016-06-27 09:59

引用 大不列颠登巴巴 发表于 2016-06-27 09:59:07 的回复:

真不错,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回复大不列颠登巴巴:也期待你的第一篇游记

2016-06-27 12:3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相互支持。

2016-11-02 22:5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上次错过的地方 。

2017-04-26 17:1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