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穿越时空的微笑---- 五月.忆起吴哥之美

题记

吴哥城像一部佛经,
经文都在日出、日落、月圆、月缺、
花开、花谢、生死起灭间诵读传唱,
等待个人领悟。

----蒋勋

五年前的五月,去了吴哥旅行。五天的时间,穿行在那些残旧的庙宇中,阳光透过树影,在残垣断壁间洒下一地斑驳,让人感觉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回到十世纪初的吴哥王朝。

吴哥不仅仅是一群建筑,它更是一段历史。了解吴哥的故事之后,再看她,她就像一首诗,在光阴里浅吟低唱,回味无穷;她也像一幅画,在光影里容颜千变,让人迷醉。

旅行,在出发之前,是机票、酒店,是行程、攻略,是向往和期待;在回来之后,旅行就成为了心里的感受和感悟,记录下来的见闻和心情,是照片上的色彩和面孔。所以,关于游记,我更喜欢记录看到的风景,分享听到的故事,告诉你们我一路走来或快乐或忧伤的心情。至于出行的攻略,就作为游记的附件,放在最后吧。

吴哥的历史 The Stroy

荒芜崩密列Beng Mealea

崩密列位于吴哥窟东北方向五十公里的一处丛林里,是距离景区最远的古建筑群。它甚至都还不能称之为一个已经开发了的景点,因为到处都是倒塌的石块,杂草丛生,堪称一座废墟。然而,真正想要了解吴哥古迹的人,却是一定要来这里的,崩密列正是吴哥窟在被发现之前,隐匿在丛林里的原始模样。

车子从暹粒的酒店出发,大概开了一个多小时,到达一片视野相对开阔的地方后,司机说到了,让我们下车沿着土路往里走,可以在这里大概游览2-3个小时,这里没有任何服务设施,没有商店、也没有餐厅。他就在这里等候我们,游览之后带我们去其它地方吃饭。

走过一条不算很宽的河沟,这是崩密列的护城河,里面长满了荷叶,覆盖在河面上,几乎已经看不到水面。

在吴哥,每一座寺庙城堡的外围都是护城河,崩密列的护城河里长满了莲叶和荷花。 这个护城河的作用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防御,而是千年以前的水利工程。因为吴哥地处热带,每年只分5-10月的雨季和11月 到次年4月的旱季。每当雨季来临,大湄公河与其 相连的洞里萨湖 都是洪水泛滥,淹没许多的农田和村庄、甚至是城池。于是古人就在每个城池的周围先挖好数十米宽的护城河沟,建城的时候又建有2-3米高的基座,这样在洪水泛滥的季节,先是有河沟阻挡,再有基座高出平面,人们就不再担心水淹之苦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水利工程,使得吴哥古城池内有了很多的水景,整个古城具有了说不出的灵性。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巨大的水利灌溉系统,促成了吴哥周围大规模的集约式耕种,从而维持了一个人口众多、高度集权的国家,控制了辽阔的土地,包括现今的越南缅甸在内。

崩密列,是高棉语的音译,意思就是长满荷花的池塘,建造她的就是给世界留下吴哥窟的苏耶跋摩二世。高棉的古人似乎很喜欢蛇,认为它是一种吉祥的神圣,在吴哥的古建筑群中,会经常看到有蛇像的装饰,往往是在建筑的外围。看到蛇的雕像,就差不多接近古寺了。

最先映入眼帘的崩密列,是一堆坍塌的石块和残垣断壁。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震撼到了。崩密列几乎与吴哥窟是同样规模的建筑,历经数百年的荒芜人烟后,热带丛林野蛮生长,慢慢地包裹了寺庙。而这些古建筑,在经历了战争的掠夺之后,再次被植被生长的自然力量而破坏,成为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样子。

五月的吴哥,雨季来临前的炎热让人挥汗如雨,崩密列在丛林的掩映下却时时有清凉的感觉。阳光从树顶穿过,周围一片寂静,古庙的神秘氛围在丛林的深处弥漫开来。

崩密列没有路,也少有人来。整个下午,我们在这个荒废的寺庙建筑群里只碰到了零星的几个游人,更多寂静的时刻,是在光影间四处游弋,深深体会到一种历史的苍凉。人类与自然界的搏斗永远都是那么渺小,这样的巨石堆砌起来的宫殿,在时光的流逝中就这样被树木的顽强的生长粉碎殆尽了。

与我们截然不同,这样偏僻荒芜的废墟,小朋友却深感它是探险的乐园,攀爬、跳跃、奔跑......快乐得像是在外星球上一样。

精致女王宫Banteay Srei

女王宫实际音译为“斑蒂斯雷”,位于吴哥北部三十公里的一处静谧之地,是官拜国师的高僧雅吉那瓦哈拉的清修之所。因为非常的小巧和精致,刚刚被发现的时候误以为是国王的女眷住的地方,所以就命名为女王宫。

女王宫的建筑材料非常的与众不同,是用高棉土建造的,呈红色,高棉土运输起来很方便,加入某些调和剂后可以制出所需要的形状,再根据需要进行雕刻,红土在风干之后又变得坚硬无比。红土的特殊性质让女王宫有了最精彩的石雕,门楣、窗棱、墙体,处处雕刻着神祗的故事。

女王宫被认为是吴哥艺术王冠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她的雕刻是吴哥王朝迄今发现的建筑中最为精美的,每当阳光照射,砂岩竟然还泛出火一般的红色。

女王宫没有高耸的尖塔,没有陡峭的阶梯,十分亲和的院落围和出一个温暖圆润的空间,处处透着谦逊和宁静。然而女王宫的雕刻,却是极尽奢华的,它的浩瀚和精美,就像地毯之于波斯、刺绣之于中国、彩绘玻璃之于欧洲,成为高棉艺术的代表之作。

女王宫的规模真的非常小巧,以至于初见她的人常常会顿感失望。然而当阳光洒在砂岩上,那些红土中隐隐闪耀着金色的光芒,那些精美绝伦的繁复雕刻展现在眼前的时候,没有人不被深深地打动,感叹这些工匠的精巧技艺,感叹信仰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让人可以创造出这么巧夺天工的美。

寺庙的周围,放着一些无法复原的雕像和石块,他们静静地等在那里,守望着这片土地,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他们原来所在的位置。

吴哥的古建筑,仍在逐年的修复中。但是很少象我们在国内,一定要复原成原来比较完整的样子,而是顺其自然,找到多少相符的,就恢复多少,因此历经了这么多年之后,我们能看到的大多数也只是部分面貌,很多的墙面、屋顶都是损毁修复不了的。不过,这又似乎是很完美的缺损,因为有了很独特的光影以及线条,这些不完整又反过来给了我们发挥想象的无限空间。

古老罗洛寺群Roluos Group

罗洛寺群位于吴哥的东南面,曾是因陀罗跋摩一世的首都。这里是古高棉人最早开建的大型庙宇,尽管精美程度不能与其它古迹相提并论,但这里是高棉古典艺术的开端,能让我们了解高棉建筑艺术的历史渊源。

从杂草丛生的破败院落走过,寺塔前铺就的引道也已坎坷不堪。砖塔外层的灰泥大多已经斑驳脱落,露出了内部的红砖。

古时的高棉人,只有祀奉神明的寺庙才能用砖石材料建造,凡人的住宅,无论是帝王还是百姓,都只能以木来造,因此,历经了千百年后,仍然屹立着的基本上都是庙宇建筑了。神牛寺是这片新国都土地上第一个建成的寺庙,在为防洪而抬高的基座上,有六座砖塔,这里供奉着因陀罗跋摩一世的父辈祖先。红砖结构的高塔前,狮子和神牛昂首而立,似乎是寺庙乃至帝国安稳的守护者。

神牛寺的高塔开创了以红砖建寺的先河,锥形的塔尖则象征须弥山。(在佛教的宇宙观里,我们这个小世界的中心不是太阳,而是须弥山,太阳与月亮都围绕在须弥山的半山旋转)。神牛寺也奠定了高棉人对信仰的追求,自此后,一座座敬奉神灵和祖先的寺庙拔地而起,给后人留下了无数辉煌的杰作。

徘徊在这样古老而庄严的庙宇里,时而会有些恍惚,仿佛看见当年那些赤裸的足踝、带着琳琅的镯饰,一步一步走上台阶的场景。只有看到宝贝稚嫩的眼神和调皮的模样后,才又忽然回到现实中来,慨叹着开国的君王会是是怎样地勤政,带领吴哥王朝进入此后长达三四百年的盛世辉煌。

神牛寺建设一年之后,因陀罗跋摩一世又兴建了巴孔寺,这是罗洛寺群里规模最大的建筑,也是吴哥第一座以“山”的形式修建的建筑,不再像神牛寺一样是平面展开的空间。

吴哥的建筑遵循的都是对称的原则,每一座塔寺都是方形或长方形的,最外层是护城河,然后是城墙,然后是基座,基座上的四个方位都会有一样的塑像,往上一层也是对称的四个建筑,主塔位于最高层,它的四周也有对称的四座塔。巴空寺总共有五层平台,逐渐向上缩小,构建起“山”的象征,崇高、庄严,让人可以在精神上仰望和依赖的“山”。

神殿屹立在最高层,站在高高的平台,向下回望,有一种君临天下、芸芸众生的感觉。

作为因陀罗跋摩一世的国寺,巴空寺承载着盛大的精神信仰,寺庙的每层都设有藏经阁,被西方学者称为“图书馆”。

正处在好动和好奇年龄段的宝贝,只要可以爬上爬下,躲猫猫,哪里都可以是他玩耍的乐园。无论吴哥千年的兴衰、还是高棉恐怖的战争,无论雕刻精美的庙宇,还是被苔藓封印的废墟,都似乎和他毫无关联。不知道当他长大以后,再回吴哥,还会不会记得那时的无忧无虑。

辉煌吴哥窟 Angkor Wat

11世纪初,真腊国一次次处于权力斗争和更迭的动荡之中。公元1112年,重新统一起来的真腊国迎来了她历史上最传奇的君主——苏利耶跋摩二世。他给自己和毗湿奴大神献上了整个帝国历史上最精彩的礼物——吴哥窟

吴哥窟又称吴哥寺、小吴哥,建于1113-1150年,是吴哥古迹中最大而且保存得最好的建筑。作为吴哥王朝的国都和国寺,苏利耶跋摩二世在当时举全国之力,花了大约35年建造吴哥窟

宽达190米的护城河,足以令欧洲的皇家城堡汗颜。

长长的引道,宽约10米,长约500米,蛇神为护栏,昭示着帝国前所未有的实力。

吴哥窟的基本布局由祭坛和回廊组成。祭坛由三层长方形有回廊环绕须弥台组成,一层比一层高,象征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在祭坛顶部矗立着按五点梅花式排列的五座宝塔,象征须弥山的五座山峰。而石道旁的七头蛇神(naga)则象征着由人间进入神界的彩虹桥。

中央建筑呈四方形,环绕着800米长的回廊及浮雕。

由于阳光的照射,回廊里经常有这样的光影,明与暗、黑与白就这样交错着,仿佛印度教里的神与魔、善与恶,人世间的是与非、好与坏,都永恒地交织存在着。

长达800米的浮雕,应该是全世界规模最宏大的艺术品。浮雕上刻着印度两大史诗故事、印度教神话传说以及苏利耶跋摩二世的重臣、嫔妃等贵族阶层。

吴哥寺是吴哥古建筑群里唯一坐东朝西的寺庙,不知是否与苏利耶拔摩二世想把它作为自己的陵墓有关。由于朝向西面,黎明时分,每当太阳冉冉升起,吴哥寺的五座尖塔就会在晨光中形成暗黑色的剪影,衬着满天朝霞倒映在寺前的荷花池中,那种美景艳丽夺目,夺人心魄,成就了著名的吴哥窟日出景观。

我们去的时候刚好碰到多云,阳光穿不透云层,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日出。

不过在吴哥,随处都能看到吴哥日出美景的画作和明信片,有一种神秘的、非常东方的美。

比起吴哥绚丽夺目、梦境般的日出,我更喜欢吴哥的黄昏。不再耀眼的阳光斜照在围廊上、石柱上,光与影交织出一片温暖祥和的世界。这样的吴哥给人感觉更真实,不像远观日出时的那种虚幻和飘渺,遥不可及。

在这样的光影间游走,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仿佛每一步都越来越靠近、越来越能感受到信仰的力量。有些恍惚,觉得光阴似乎是静止的,而转瞬间,又觉得光阴似乎是穿越的……

迷人巴扬寺 Bayon

进入通王城的南门,穿过一片遮荫蔽日的高大树林,巴扬寺就出现在眼前。远远看去,巴扬寺好似一堆岩石,然而当你身处期间,会发现这里是最为惊艳的神庙之一。

据说,令人难忘的巴扬寺有216张四面佛的巨型面孔,他们都有着高深莫测的神秘微笑,无论你身在何处,微笑的面容都注视着你。巴扬寺建于12世纪,银发继位的阇耶跋摩七世带领高棉人打败了烧毁和掠夺吴哥寺的越南占婆人后,吴哥王朝的国势达到巅峰。由于印度教的神灵似乎并没有在战争中保佑高棉人,帝王和民众都对信仰陷入了一种茫然。阇耶跋摩七世在战争胜利之后,把国教从印度教为大乘佛教。从此,那些宏伟规划里,也没再出现过孔武有力的毗湿奴大神,取而代之的是观音菩萨慈眉善目的面庞。

据说,这些有着高深莫测的神秘微笑的头像,正是来自于国王阇耶跋摩七世本人。

值得一提的是巴扬寺的石壁浮雕,这些丰富生动的雕刻与众不同的是出现了之前难得一见的普通民众的生活景象。也许,这也是笃信众神的印度教信仰被改变了之后,艺术也不约而同地把内容从神的故事转变到了人类的历史上来了。从古代战争的记述到百姓生活之百态,一幅幅活灵活现的壁画彷佛诉说着一段段遥远的故事,即便在浩瀚壮阔的战争场景里,也能感觉到生活里点滴的的美好情趣。

打败占婆人

斗鸡

打鸟

偷东西

拼图巴芳寺

巴芳寺建于1050-1066年,比巴扬寺要早了一百三十多年,是由1002年武装篡位夺权的苏利耶跋摩一世和他儿子乌迭蒂耶跋摩二世建造的。虽是夺位篡位,之后的50年,苏利耶跋摩一世与他的儿子乌迭蒂耶跋摩二世带着精兵强将南征北战,立下无数赫赫战功,真腊王国几乎完全占领了泰国老挝,成为东南亚一大霸主,红极一时,两代帝王也算成就了一番霸业。

历代吴哥王朝,都是君权与神权统一的。吴哥的几百座寺庙,就是国家统治高度神权化的表现。每一位国王继位,都修建自己的国庙,作为自己的陵寝,既供奉天神,也祭拜自己。

现在的巴芳寺已然是一片废墟,只剩下一条长长的引道。

据说在20世纪60年代,法国准备帮助柬埔寨修复这座寺院。当时将寺院的很多石块编号、登记、拆散了准备重建、组合,可是殖民结束,国家独立内战爆发,数百万人被屠杀,包括当时协助法国人的本国技术人员。在战乱时期,所有的资料也被毁了,巴芳寺的休整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的时候,重建工作就像大海捞针真,完全找不到头绪了。所以,有人说,巴芳寺现在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拼图,不知需要多少人的智慧,才能恢复它的样貌。

通王城里,巴芳寺往北,还有旧皇宫、战象平台和癫王坛。长达350米的象台应该是庆典和阅兵的观礼台,这样宏伟的雕刻建筑,可以很容易领会到吴哥王朝鼎盛时期气吞万里的豪迈景象。从平面上看,象台似乎是皇宫的窗口,兼具防卫功能。象台的后方是皇宫,早年石砌的台基上木造的宫殿,已经大多无存了,只剩下一座三层金字塔造型的天宫,传说这座陡峭的高塔非常神秘,只有国王自己可以上去。

熙攘巴肯山

公园907年,耶轮跋摩一世离开罗洛地区,向巴肯山这片未知的土地开拔,他选择这里作为国都,谁能想到,在此后的两百多年里,吴哥王朝在这片土地上织出一片锦绣。

巴肯山不高仅约70多米,耶轮跋摩一世却建了一个极为讲究的寺庙群,寺庙共建七个层面,底层建44座塔,往上五层再各建12座,镇在中央神殿的东西南北四方。七层塔意味着印度教的七重天,108座塔,是印度教里宇宙秩序的总和。

登上巴肯山,可以俯瞰到山脚下吴哥王朝最美的那些建筑。

现在的巴肯山,是游客们等待观看落日的首选地点,可以俯瞰到余晖笼罩下的吴哥窟。每到傍晚,这里都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五岁的宝贝非要扛着我的佳能单反去拍照,没想到国际友人们还都十分的配合,给他拍到了一组很开心的笑脸回来。

治水东梅奔

迁都巴肯山的耶轮跋摩一世去世后,真腊国皇族再次陷入混乱,一时间兄弟相争,争权夺利不断,公元944年,罗真陀罗跋摩二世夺取王位,带领武装军队重回旧都,重新统一国政。罗真陀罗跋摩二世修葺了巴肯山东部的东梅奔水库,又在水库中央建造了东梅奔寺。水库终于缓解了雨季大湄公河洪水泛滥的情况,这样的水利工程,为高棉王国的延续和壮大发展奠定了有利的基础。

现今,在旱季,吴哥王朝的水库大都干涸了,看不到水,只能看见水库中央供奉湿婆的东北奔寺。东梅奔下面有三层平台,第一和第二层平台四个角上都有大象形状的动物雕塑,传说中,大象是印度教湿婆神坐骑,也有说是源自于印度四只大象支撑宇宙的神话。最高的平台上则有五个塔,其中四个在角上围绕着中心那个更大的主塔。东梅奔寺是由砖土累砌的,再在表层抹灰进行雕刻,只有基座和门框是用石材。经过千年的风吹日晒,表层的灰刻早已风化不见了,所以整座寺庙看起来颇为古朴。东梅奔的奇特之处在于塔身上有许多小洞,据说小洞都是镶嵌珠宝用的,可见当时王朝的富庶和奢华。

变身比粒塔

在东梅奔东南1.5公里的地方,罗真陀罗跋摩二世还为自己修建了一座规模更大的寺庙--比粒寺,作为自己百年过后、火化升、天人神合一的地界,并同时供奉着湿婆大神。比粒寺也由土砖砌成,泛着暖暖的棕黄色。整座寺庙共建有五层塔基,向上的台阶非常地陡峭,常常需要手脚并用地攀爬。

比粒寺的南面视野空旷,站在五层塔基上位置也比较高,所以,在这里看日落也是的不错选择。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6337个文字,1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2016-06-22 16:26

11月-5月是旱季,6-10月是雨季。旱季比较凉爽,有太阳,光线好,拍照比较美

2016-06-22 18: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6-27 09:59

引用 红色小魔女 发表于 2016-06-27 09:59:25 的回复: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回复红色小魔女:

2016-06-28 00: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