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8-11,内蒙 包头 库布齐沙漠东线穿越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8
First Y LV.4
2016-06-23 10:41 972/3

走过高山,下过大海,登过小岛,爬过冰坡,驾过雪原,……,一则关于库而齐沙漠黄沙漫漫、天际浩渺的图文,一下吊起了我想去走一遭的强烈愿望。
库布齐沙漠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齐”蒙语意为“弓弦”。这里,迤逦东去的茫茫沙漠,宛如一束巨大的金形弓;沙漠浩瀚、沙海苍茫、朝日浑圆,是一派如诗如画的大漠风光。它,美丽如天堂,也是艰苦如地狱。
沙漠徒步,更是放逐灵魂的乌托邦之行。带着向往,研究攻略,决定此行定在端午节假期,从路程上看应该可以不用很赶的走一遭。
确定行程,确定时间,招人,组队,购票……,一系列烦杂的事务,逐一搞定。因为假期出行,所以提前订票省钱;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每次都是抢票灰过去、飞回来。
徒步沙漠,水是最重要的。此次行程,不想走得很虐,自己也不想太操心,想在慢慢行走中领略沙漠的美,所以根据以往经验,抱着偷懒心理,在网上找了当地一个户外群,加群聊了一下想法(向导1名,熟悉水源地。3天走完,出入沙漠车子接送),具体事宜行前再敲定。
一切准备就绪,等待出发。不料,临行前一周,敲定细节时,给的报价在我意料之外的之外。向导1名,带队3天,费用2000。用车:6.8晚上接机500,出入沙漠接送2000。偶是一名小穷驴,爱好户外,但感觉价格有点难以接受。
想偷懒,结果是要么被懒偷了,要么自己从头再做起。于是乎,重新研究攻略,下载轨迹、地图,参考坐标点,标注水源地、营地等一系列细活,从头再来。等到一切标注清楚,放到Google等多个软件对比,确定可用,一颗不安的心,才基本落定。同时又通过强大的度娘,找到了个租车公司,经洽,接机、出入沙漠接送一并,费用1200。同时因为灰机来回,不允许带气罐,所以请师傅帮我在当地代购了户外气罐,在此,感谢张师傅(人称“浩哥”)了。
6.8,按计划出发。因天气原因,航班晚点约二小时。“浩哥”没有多余半句话,按时接到我们,在东河区吃了点宵夜,然后直接前往恩格贝穿沙起点,途中到达613县道时,因地图飘移,指挥有误,左拐成了右拐,然后再折返,此时已近凌晨一点多,“浩哥”没半句怨言,然后再仔细查看地图,调头找到正确的方向。也正是因为这个小失误,途中遇到一户农家乐,尚未息业。因考虑当晚扎营,没有水源,遇此情形,当即叫停了车子,上前交流后,折返车子,用随身携带的10升水袋,在此尚深夜尚开着的农家乐,打了满满的10升,作扎营的生活用水,余下的水,灌水袋,路上喝。
到达轨迹上的穿沙起点,“浩哥”的车在路边停靠等待。我打着手电在黑夜中找了马路边一处沙丘下避风的理想营地。当即手电示意,浩哥把车开到手电光照处的马路边,帮我们把装备搬下车,把随车的几瓶矿泉水一起送给了我们,并关照了在马路边露营需注意的一些事项后才驾车返城。等我们全部安顿好,时间已然是凌晨2:30。
小伙伴们都是第一次徒步沙漠。第二天一早,有同伴像打了鸡血样的兴奋,早早就醒了,然后大伙跟着起身。虽然才6点多,但太阳已经开始发送热量。大伙生火煮粥、煮水,有心情急切的小伙伴,已经爬上营地后面的沙丘,逛荡开去。
等到营地收拾结束,拔营出发,我们已经感觉直射的太阳光辣辣的。接下来是按计划行进,出发后2小时,出现情况了,一队友貌似中暑样,走不动了。沙漠穿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眼忘去,除了沙丘还是沙丘。我们在沙漠里找了一处人工治沙的避阴地,等他们过来汇合。休整间隙,晴朗的天,竟然下起了雨。呵呵,沙漠下雨,这也能让我们遇到,人品。
休息片刻,待小伙伴体力稍加恢复,继续前行。时近12点,太阳很热情,我们中途找了个稍稍能避阴的沙丘,吃了点路粮。休息时,途中遇到一队当地向导带的商业队,对比轨迹,发现他比我们的轨迹线走的舒服,于是跟着走了约一小时多,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洲,美!下午2点,到达了大李湾休息地,在沙漠绿洲中美美的休息了半小时,然后继续前行。等过了河,在走向上,因体力原因,同行有一些不同想法,有想走公路的,而我的观点既然是穿沙,那就全程在沙漠中行走。因已经偏离了轨迹线,所以过河以后,我继续往沙漠深处走,往轨迹线上靠,因为下一点是黑濑河,那儿可补水可休整。如果真走不动的话,那儿也可以扎营。下午4:30,我们到达了黑濑河。与此同时,另一队小伙伴已经转向公路前行,准备在第一天的营地会合。
在黑濑河绿洲简单休整后,补充了一些水,继续赶路。走了一段时间,靠上了轨迹,心里也就不焦急了。途中,几次看到沙漠里人工治沙种值的树上有户外飘带,并有明显新鲜的脚印,观察后发现,那条路线,貌似更合理,直接从大李湾穿河而过,斜插黑濑河绿地。但网上在研究攻略时,从没发现有这条轨迹,可能当地户外或向导的“独门秘术”,这也许也有可能是“意料之外的之外”价格的原因吧。(轨迹没能保存。上述不针对任何方,非喜勿喷。)
下午五点半,对讲机呼叫,竟然呼通了另一队斜穿公路的小伙伴,联络中得知,他们因休息不足,且水已经全光,第一次走沙漠,体力透支明显,准备放弃,已经联系了“浩哥”接回包头。我也跟着轨迹线大致方向,斜向插上沿黄公路。约傍晚六点多,大家在车上重新聚合,小伙伴中有明显体力不支。经短暂商量,我准备继续穿沙,一人跟进。其他小伙伴放弃行程。商议间,我们已经过第一天扎营点,看小伙伴已经走蒙掉,我跳开穿沙第二天轨迹线,顺沿黄公路直接赶往计划中第二天的扎营点——龙头拐。
车从沿黄公路拐进龙头拐。车子是商务面包,不能涉水,到达龙头湾时,继续前行的我俩下车,取包,继续行程,其他小伙伴坐车回包头。一伙人出来,一群人放弃。从继续的那一刻,团队行变成了二人行。
涉水过河以后,看天色尚早,从轨迹上判断离龙头拐营地也不远,于是便在龙头湾那儿“开深”的玩耍起来,沙漠绿洲的流水冲涮着被束缚了一天的双脚,那感觉,一个字:爽,两个字:舒坦。而后边走边玩,在龙头湾平坦的绿洲上,有种说不出的舒服,体会着放逐心灵的内心宁静。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近晚八点(估计约有1.5小时左右的时差,天尚未黑),沿途发现四棵大树,且有泉水不断流出,经上前询问,得知此水为地下深井泉水,24小时不停流,可直饮,附近村牧民、龙头湾景区以及附近的越野车队等都是来挑饮此水。围绕此泉水,正好有两棵大树,形成绿荫,树下还有当地百姓在烧烤、喝啤酒,好一派悠闲自在。好一块营地,好一处水源,于是决定就此扎营。伴着西下的夕阳,听着泉水声,快速支好帐篷。边上烧烤的当地人,非常热情的邀请我俩一起撸串喝啤酒。户外徒步,我不习饮酒,为此婉言拒绝了他们的好意,但却也跟他们开心的聊了好久。
时近晚九点,天渐黑,当地人烧烤结束,离开了营地,驾车返回,我们也开火上炉子煮晚饭。当闻着香喷喷的晚饭时,一天的疲惫感立即抛到了九宵云外。美美享受着晚餐,看着逐渐闪亮的星星,高高挂着的镰刀弯月,尚带一丝蓝色亮光的西侧天空,这静谧的美,让人心旷神怡。涮锅烧水,泡上一杯人参乌龙,在星空下,在静夜里,享受着这种自由自在、无拘无羁、心无旁鹜的赶脚。
第三天一早六点多,太阳已升起,天已经大亮。我就钻出帐篷,抄起相机,在营地周边转悠了一大圈。走回到昨天过河处,看到有当地村民赶着羊群过了河,开始放羊了。沙漠绿洲上新鲜的青草地,为羊群提供美味的早餐。循着水源,羊群不一会经到达了我们帐篷那。虽然那儿有不停歇的水源,更鲜嫩的草地,但朴实的放牧人看到我们的帐篷,为了不给我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舍弃一早水源边的青草地,驱使着羊群往南面湾里的河流处走去。
吃过早饭,休息片刻,灌满了甘甜的深井泉水,并用顺身1L袋装满了备用水。收拾妥当,拔营起程。顺轨迹线方面赶去。不一会就又遇上那个放牧人。又遇河流,刚出发,不想脱鞋过河,想仗着新的GTX鞋和防水速干,想找个水浅的地方,蜻蜓点水“水上飞”过去,但沿流水转悠了好几个处,没找到合适的过河点。放牧人跟我们说,最近水大,要过河必须涉水,我们最终还是脱鞋,光脚涉水过河。那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去年的狼塔线。
在沙漠绿洲中涉水过河,我还是先用登山杖试了下,因用了大泥托,没什么大感觉,但一脚踩进去,立马就不对了,那个看似紧实的窄水道,反而沙子不结实,一只脚立马陷进去,一瞬间陷到膝盖处,裤子也跟着湿掉。立马抽身上来,对面的放牧人提醒我们说,要挑水面大,水浅,地平,结实的地方趟水,比较安全靠谱。这也给我这头远道而来的“驴子”上了很好了一课。
过了河没多大一会,我们就到达原计划徒步第二天的营地龙头拐。这儿有居民,有农家,有穿沙的人群,还有不时穿行在村子里与沙地绿洲处的各式越野车,人声喧闹,车声哄鸣,自感昨天是选择了正确的扎营点,没来这儿凑热闹,美美的度过了一个宁静的夜。
不远处是龙头湾的上游,眼前是沙漠中绿色苍苍,芦苇成片,顺着河流,沿着沙漠边缘,铺将开来,形成沙漠中的湿地。与对面近在咫尺的黄色沙丘,构与一幅自然上不和谐却在感觉上很和谐的画面。水流处,车子趟水玩越野的,人在河里嬉戏的,都在享受着大自然的恩泽,各得其乐。有了刚才过河的经验,挑好落脚点,懒得再脱鞋,直接跳跃式前进,快带穿过了水流地带,进入湿地,朝向目标沙丘,在芦苇中趟出一条自己的路,当到达湿地边缘,踏上沙丘边际,回望自己趟出的路,一种满足感由然而生。
我们顺着已经踩成线的坡路,大方向朝向轨迹线,直接45度角斜向上行冲顶。站在沙丘顶上,立即有了一种一览众“丘”小的感觉,也让人感觉沙漠的浩翰与人类的渺小。随后趁着太阳还不是很辣,我们快速穿过几块大沙丘,到达沿黄公路。穿过公路,进入响沙湾地域。这比我们原计划提前一天,那是因为我们在车上直接过了第二天徒步线(第二天徒步线与沿黄公路平行)。
慢慢的行走在沙漠上,看到前面有团队,在我们彼此选择不同沙漠线路前行中,各自渐行渐远,各走一方。今天的风,也越发吹得紧,但走在沙脊上,虽有细沙扑面而来,但风和沙带走了了身上散热的热量,挺爽。时间接近中午,我们选择一个沙丘顶,背着风,停下来路餐补充体力补充水份。看了下轨迹,今天应该能妥妥地出沙漠,所以不慌不忙脱了鞋,在沙漠里光脚行走嬉戏。风吹起细沙,打在身上,脚踩在细沙,那微烫的感觉,脚像在洗沙浴。戏耍结束,平躺在热沙地上,让人好不舒服。
风一阵阵吹起细沙,吃个饭的时间,身上积起了一层沙。那感觉,犹如龙门客栈中坐在黄土满天飞的客栈顶上的那种苍凉美。吃饭间隙,看到南面沙丘上下来一大队伍,边下边玩耍,开深的很。不一会,从北边传来马达哄鸣声,一个车队四辆越野依次穿行在沙丘中,在视线里忽隐忽现,直接奔向对面远处的那支队伍,想来是接他们出山的。我们喝着水,吃着干粮,观察了车辆来回进出所需时间,大约计算了下我们的午餐点离下一个点,估计约摸半小时脚程。随后当我们到达“银肯塔拉”时,之前的测算被妥妥的印证。
有一种兴奋叫得意忘形,之后我也就没再注意轨迹,看沙漠载人方舟来回穿梭,我们直接沿着路闷头就走。走了一段,想起看看轨迹,才发现我们已经偏离方向,轨迹是直接穿过响沙湾景区而出,幸好走出不远。(后在高处眺望,沙漠载人方舟路线,是个环形线,也能走通。)于是转右再上沙丘,往轨迹上靠。
下午二点多,在踏上无数个类似的沙丘后,发现了一个一直期待的景象,光秃秃的沙漠里,一颗绿树傲然挺立,这是我进沙漠一直想找的景象。这一棵,代表着一种顽强,代表着坚韧,代表着生命,让人在内心深处不经然的由衷感叹于茫茫沙漠中生命的坚强。虽偏离轨迹线很多,但还是决定去那休整一下,吃些干粮,喝口水。树荫下,疾风中细沙阵阵,环境有点恶劣。但有此顽强的生命之树为样,我们还是选择背风而坐休整。小憩后,我在掏出垃圾袋,在树下装了二斤多沙子塞进背包,以此做为走过沙漠最有纪念意义的纪念品。

约下午三点半,我们到达响沙湾景区的铁栅栏处,找了一处可以直接进入的地方,踏进了响沙湾景区,看到出口城墙就在不远处,穿行结束的愉悦已经开始升起。下到景区的西南角,但没走几步,就被一名年长的工作人员叫住。我们说是穿沙徒步的,对方很“客气”给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补票,420元/人,二是哪来回那,而且好心提醒我们,不能从铁栅内景区走,如果被巡逻员发现,罚款1000元/人。好吧,小穷驴的我也是醉了,看着出口就在前面,却不能前行。好汉斗不过地……,我们还是选择了返出景区沿铁栅栏绕行,毕竟当下形势,赚个门票钱,不容易,而1000元/人的罚金,更不容易。
本想着四点走出响沙湾,傍晚到达出口,当晚赶回包头,与大伙会合,结果出景区沿边界走到景区入口处时,已将近傍晚五点,但却也看到了沙漠中的小火车伴着夕阳慢行的动感画面。
当踏上响沙湾景区入口处木栈道的那一刻,感觉一下子从空灵境界又回到了纷繁现实,于是索性在景区的响沙湾快餐店凉棚下坐定,点了一瓶冰可乐,那冰爽的感觉,味蕊如久旱适甘霖。与此同时,跟店员唠了下嗑,打探了下地形及出山后的交通信息。不知不觉,已近傍晚六点,出山也没有车子可回到东河,再到达包头,除非高价雇车,因第二天时间充裕,感觉不划算,当即决定找地方扎营。之前在打探情况中得知,下面有河道,有细流水,但不适合饮用。于是,跟店员商量,能否到他们店打点水,下去找地方扎营。该店人员都比较热心,得知我们要扎营后,说店里有自来水可供给我们。当即我拿出10L的大水袋,与第一天到达恩格贝扎营前一样,打了满满10升,随后店员也锁门下班了。(在此感谢提供咨询并给我们用水的快餐店的众美女们)之后重新装包,背着水往山下走去,途中边观察有什么地方适合扎营,途中在沙山上看到下面卡丁车娱乐场地中有一平整地块,三面有挡,一面有出口,适合扎营。于是加快步伐,就近直接滑步而下。同行的小伙伴这下也调皮了,特意脱了鞋,光脚滑沙重装下坡,嗨玩起来。
当我们到达卡丁车地点,跟他们商量能否在看中的那块扎营,这个项目的工作人员看我们是重装徒步,不象“危害社会”的人群,同意我们扎营,但跟我们说了个情况,我们看中的那个地方,是河床地段,比较潮湿,不建议扎在那儿,于是我们又跟他们商量,能否就扎营在他们卖票处的砖头铺设的地面上,他们说是可以。但随后出来一年长同志,建议我们去问一下这个地区的夜巡人员,同不同意我们扎在那儿。我们老实的去问了下,不问不要紧,太老实不行,结果那景区出入处三个人中,有一个人不同意我扎营在那儿。好吧,看来是扎不成了,我先放下包,往景区走去,寻找合适扎营点,结果走到响沙湾饭店的西侧两排平房中的高大松树下,发现一个绝佳营地,关键是还有水源,有自来水的说,马路边房子那,是个面食店,已经关门,通道里有桌子有椅子,可以借此宝地做饭煮水,是个理想的营地。随后与平房住民沟通后,他们同意我们用他们的水笼头,这样就解决了生活用水,还可以冷水洗涮涮,跟昨天一样,干净入睡。想来那10多斤水,从山上背下来,也是真心白带了。但因当时情况不明,也不后悔背着那些水走了2公里。但带来一个后果是,因包太沉,在卸包出去找营地时,前面的水袋吸管被压脱落漏水,当到达确定的营地后,才发现包里有水,幸亏睡袋套着防水袋,哈哈哈。当即开包,把东西全部凉在营边地的铁丝晒衣绳上。
天色开始渐黑,天空出现漂亮的火烧云,但我得忙着整理进水的家当,也就懒得去拍照了,同行小伙伴这时也不觉得累了,不顾天快黑扎营先,向后山上跑去,来个拍照观景先。
当一切整理就绪,搭好帐篷,先去自来水笼头上美美的洗了把脸。回到营地,看着从山上背下来的水,不用它做饭煮茶可惜了体力。于是,在过道里搬好桌椅,挂上营地灯,摆好炉头、气罐,开始煮水泡茶做饭,美美的吃了顿安闲的晚餐。而后在营地,小火煮水,听着音乐品茶看星星,深夜里无压力的酣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当我们收拾好家当。根据昨天在山上打听的情况,我们要回包头,得先打车到达旗,价格在40元左右,然后再公交或租车到东河。因为不赶时间,我们决定先打车到达旗,然后再公交晃回包头。此时,我们营地上方一位大姐,问我们要不要送,开价50元,但可以直接到营地拉上行李就走,省却了我们再背包上后山到达停车场再找车打车的麻烦,当下说定,拔营时她车子就下来。随后大姐开了个小奥拓,转眼间不知哪儿就转到我们营地处。然后帮我们拿上背包了出发前往达旗。路上闲聊中,我们提及昨天在景区遇到的情况,她说那些人就是唬人,如果我真要从那儿过出景区,他们也没有办法的,如果乱收费乱罚款可以举报。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但也为时已晚,却坚决不后悔,正是有了绕行,才让我找到这个绝好营地,度过穿沙途中美好的又一天,但想把这个情况说道一下。
之后到达旗,没去东河,大巴车转道东胜,美美的吃了个火锅,逛悠了下。下午在的士司机的推荐下,我们搭乘了一辆正好去包头二里半机场接团的双层巴士,车上除了司机和接团的负责人,乘客就我俩,我们称之为包车,豪气!
当傍晚时分到达机场,与先撤退到包头的小伙伴会合后,此次沙漠之行也在不完美中圆满收官。三天线,我们跳过了中间一天,直接走了一头一尾两天,库布齐沙漠东线穿行,就在深浅不一的脚步里、字里行间的累述中,结束。

本篇游记共含6853个文字,3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6-23 11:18

正在考虑出行呢 不知道那边什么季节去最好

2016-06-27 09:53

2016-06-27 15:12
相关目的地:   内蒙古   鄂尔多斯
16082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