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那遥远的塔斯马尼亚,我骑着摩托车吹了一辈子的海风

10
余小腾 (南京) LV.2
2016-06-24 00:54 187/2

故事该从什么时候讲起呢?
罢了,故事还是不要从头讲起的好。
我马上要记录这一段我在塔斯马尼亚骑摩托车环岛的游记,就从坐上开往塔斯马尼亚的船的前夜开始讲起。
2016.02.08 周一 天气晴 墨尔本
    不知觉我真的在墨尔本呆了三个月,2015年11.3号下午我坐上越南航空从上海飞往墨尔本的航班,那时我22岁,大学刚刚毕业,背着一个凯乐石65升的背包,就这样到遥远的南半球独自开始一年的间隔年,打工、旅行、独自生活。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夏日版的春节,也是第一个不在家的年。前夜大年三十,住在一起的室友来自香港台湾法国,大家一起煮了火锅,喝酒,开心了吼几句,这年就算是过了。晚上,我在客厅我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这是我这趟旅行带的东西,也几乎是我所有东西。
    

2016.02.09
    我和同伴一一拥抱告别,法国室友valentin帮我把行李绑在摩托车上,陪我去我常去的那家寿司店买了一盒寿司,和我拥抱告别。我至今只会一句法文,就是valentin教我的一句“ni ke ta mei ya”,意思是“干你娘 ”,所以之后的旅行我遇到法国人,稍稍熟悉之后我都会对他们说这句法语,他们都纷纷表示发音很标准。

晚上七点,大年初二的傍晚,我独自登上从墨尔本开往塔斯马尼亚的船,未知的旅程我没有一点点的计划,只是觉得我会到对岸,一切未知都会很奇妙。

之前订船票的时候特意选择了傍晚出发的这一班,墨尔本晚上九点才开始落日,所以可以在海上看落日。

客轮傍晚7:30从墨尔本出港,第二天清早06:00到塔斯的德文港,在睡梦中来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几乎没有亚洲人的面孔。
塔斯马尼亚是澳洲最南面的一个岛,独自为澳大利亚8个州的一个,其面积大约有两个台湾岛大,但人口几乎是台湾的50分之一,整个塔州,总人口大约只有50多万,相当于中国东部随便一个小县城的人口。塔斯马尼亚是世界上国家公园覆盖率最高的地方,它拥有世界上仅存的温带雨林地貌,其动植物的多样性因为人口密度低而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西部大部分的地区是驱车无法到达的。
最早发现这个岛的是十七世纪的荷兰人tasman,当时塔斯的原住民已经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几千年。从十八世纪末,西方的殖民者开始陆续迁入这块土地,当时英国的监狱人满为患,于是英国政府就用轮船将大批的犯人押解到这块土地上服役。从西方殖民者开始迁入这块土地时开始,原住民和殖民者的冲突就陆续发生,19世纪初爆发了臭名昭著的"black war",当时的统治者颁发法令规定杀害原住民合法,于是大批的原住民被西方殖民者屠杀,到二十世纪初期,虽然政府做了一些措施保护原住民的活动区域,但是塔斯的原住民还是种族灭绝了,部分死于西方殖民者所带来的传染病。

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段野蛮史,那些历史的英雄、罪人,抑或平民,无论有多少悔恨,人类都明白一个道理:生活还要继续。

2016.02.10
早上06:00,轮船准时靠岸,还没到日出的时间,窗外的天边稍稍有点霞光。我从一夜的颠簸中醒来,走上夹板散步,带着丝丝凉意的海风迎面吹来,我趴在栏杆上望向不远处的德文港,朦朦胧胧中远方的这个塔州第三大城市,devonport,没有密集的房屋,没有高的建筑,甚至几乎没有灯光。
我在夹板上遇见了昨晚登船时认识的Guy,他住在南边的hobart,孙子得了很严重的病送到了墨尔本的儿童医院治疗,他骑着摩托过来看他的孙子,听他说情况不太好。这个六十多的大叔,说她的母亲还在世,已经年过九十了,重点是还在抽烟,而且每日烟量不少。
大约七点的时候,轮到摩托车停放的舱室登录,这是天已经大亮,但是由于多云看不到日出。我用gopro记录下了登录的时刻。
最终,我来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我是一个不善于计划的人,直到我登陆的哪一刻我都还不知道中饭吃什么、今天晚上住哪儿、要先去哪个地方,我只知道我带了所有我需要的东西,我有还算健康的身体和旺盛的精力,一切都不会那么糟。不得不说有时候生活真的是很奇妙,奇妙到你都不敢相信它是真的。
    我登陆之后由于连大致的方向都不知道,就停在路旁休息,看看手机,看看能不能找点儿思路。我把我银色的摩托车停在边上,摘下头盔,拿出昨天买的寿司出来吃,还剩最后一个tuna口味的,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寿司,在墨尔本的时候,我有时会连续一周去china town对面的那家寿司店买这个口味的寿司。所以想象一下那个场景,我一身机车装,站在路旁大口嚼着寿司,四顾苍茫,举目无期,这时忽然有个人从后面喊我的名字:“hey,jacky,how are you?”,我条件反射似地转身,what`s the fuck,我满嘴寿司,唇边还沾着米粒儿,一下子就吓傻在那边了。叫住我的人是christoph,大概半个月之前,我在墨尔本的青旅认识的他,他三十来岁,来自奥地利,之前在国内是一个外科医生,在同一间办公室待了十三年,然后就义无反顾地辞职了,环游世界,在澳洲买了一辆露营车,之前从悉尼开到墨尔本,在墨尔本和我告别时候的计划是再往西开,走寂寞公路去Perth。由于他不用facebook,所以告别之后就没有他的消息,现在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脸上带着和我差不多傻掉的表情看着我。
    我操,圈圈绕绕世界那么小,穿山越海周周转转来偶遇,我操。

我和christoph一起到city的中心吃早饭,我们从七点多吃到了九点多,可是市中心还是几乎没有行人走过,其实也难怪,这个塔州第三大城市的市中心只有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没有高过5层的建筑,第三大的城市,人口只有两万五千人。
之后我们去了当地的一个老灯塔,一起待到了下午一点多。
在老灯塔附近看到一处十字架,细读了十字架前的文字,知道这是一位英勇的当地年轻人,为了救他人跳进海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尤为动人的是墓碑前他的母亲写给他的话,母亲说为他的行为感到骄傲,感谢在她的生命之中能有儿子短暂陪伴,话语坚定坚强,感人至深。

christoph要去hobart见他的一个朋友,我们就在德文港分开了。
相遇的人会再相遇,是的。

告别了christoph我到一个海滩来来回回地走,清澈的海水和温暖的细沙,洗去了舟车劳顿的倦怠。
之后,我来到devonport,找到一家背包客栈住下。在那家客栈,我见到了同样来自大陆的打工度假者,Kathy我在悉尼的时候见过一面,她经历过一年的新西兰打工度假经历,所以经验比较丰富。傍晚时分,我们去海滩吹风。

2016.02.11 第二天 天气晴

今天我继续待在devonport的背包客栈,下午他们几个whver下班回来,我家一起包了很多的牛肉馅饺子,终于把我大年初一的饺子补回来了!

傍晚时分,Kathy开车带我们到一个附近的海边小镇lilyco看企鹅,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

只是图中的企鹅是当地老年志愿者给的标本,真的企鹅哪能让你抱啊。而且企鹅很怕光,拍照不能用闪光灯,但是他们出来活动的时间都已经是九点一刻以后了,天已经黑了,拍不到很好的照片,不过当地的志愿者会用红灯照出企鹅给游客看,因为企鹅的眼睛分辨不出红光,所以红光不会对其造成干扰。

2016.02.12 第三天 天气晴 forth

今天告别了背包客栈的朋友们,骑车往西去一个小镇forth,当地有一个免费的露营点,今天晚上准备在这里度过。
这是我的摩托车和所有的家当:

我带了帐篷、餐具、灶具,所以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可以连续露营。

这是我今天的营地:

营地旁边有一片草场,上面三只马在悠闲地吃草,下面这匹漂亮白马的名字叫phinex,男孩,7岁了,这是他的主人告诉我的。

这匹白马真是太漂亮了,他的主人正好过来看他,看我看得认真,就问我想不想尝试一下骑马,然后我穿着拖鞋就被扶上了马背,就是下面的这个造型:

同样在今天,我见到了最美的一棵树,他孤独地立在我营地前方的山坡,我看了他整整一天。

我对这颗树真像着了迷一般,傍晚时分,我决定去近处看他。我穿戴整齐,骑上摩托车。可是刚出发我就在草地上摔了一跤,我摔坏了摩托车的刹车把手,所以,我没法骑车去看他,摔坏了背包里的相机的镜头卡扣,所以,我没法给他拍照,甚至因为摔疼了右腿的膝盖关节,没有走路去看他。
我没有一点儿沮丧,因为有些事情就是这样。

我在这个营地认识了一对法国双胞胎和一个英国的嬉皮士,我们厮混了三天。度过了大把的好时光。

仅存的这张合照简直是av画质,那晚大风,看我发型~

靠近营地有一个当地的酒吧,说来好笑,这个小镇的人口不到200人,所以可想而知,酒吧里每天的酒客其实都是那几个老面孔,而且只有汉子,根本不会有几个姑娘。晚饭后我一瘸一拐跟着他们仨来这个pub,成为酒吧唯一的亚洲面孔。我自己买了两杯啤酒,一个大叔请我喝了一杯,我和当地小伙打台球又赢了一杯。这样的小pub,真是可爱极了。
凌晨我们仨从pub游荡回营地,四周静悄悄,满天星星可以见到银河。
 
我终于有一种到了远方的感觉。

2016.02.13 第四天 大风 去stanley

今日大风,早起去修摩托车。
昨日我提到摔了摩托车把把手摔坏了,之后我们四人去酒吧,分头行动找当地的人问哪里可以修。
今日一早,英国的这位嬉皮士叫daniel,他开车在前开路,我骑着没有前刹车的摩托车慢慢地跟在他后面,那日周末,很幸运,修理店开到十二点。到了修理店老板扔个我们一本书,上面有上百种刹车把手配件,可是找不到我的那一种,之后用相近的型号去试。我真是幸运至极,找到了一个yamaha的刹车把手,正好符合我的规格,就这样我修好了刹车把手。
之后回营地,我去stanley,他们penguim小镇露营,我骑行120公里到了塔斯西北面的风城:stanley,在路上就已经被吹傻了,到了之后还是大风不断,但天气又异常晴朗,大脑缺氧一般一瘸一拐在海边走。
找到当地的鱼薯店,狂吃,好吃。以后我没到一个滨海小镇都要去吃鱼薯店,好吃。

晚上回到露营点,给英国绅士daniel拍张照:

今天晚上,法国双胞胎做了kusi kusi,一种类似于小米一样的东西,拌上蔬菜沙拉、培根、India curry酱,就非常好吃。
睡觉前Daniel问我在中国的古语里有没有说一个人睡得熟会说,sleeping like a stone,我说是啊,有的时候还会用sleeping like a pig来说一个人睡得好呢,daniel哈哈大笑说那他就放心了。我听了不明所以,什么叫,那他就放心了!直到我钻进帐篷,看到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在我的帐篷里,我才一下子就懂了。尼玛四个人笑成了傻子。
这个joke我给一百分,可是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嘛,嘻嘻。

五 2016.02.14 天气阴 burnie

     我们四个厮混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互称彼此为tramp, 意思是街上晃来晃去的流浪汉。玩笑归玩笑,但某些时候真的很像。就比如今天,早上醒来时天气不太好,露营点没有淋浴没有厕所,所以大家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厕所,用daniel的原话来讲是desperately。如厕之后吃完早饭,大家讨论今日行程的时候都一致同意,去找免费冲淋浴的地方。我们在wikicamp上看到20公里外的burnie有public shower的地方,所以今日的行程安排就是,去洗澡,去钓鱼,然后去露营睡觉,看看这计划,真没一点儿追求和流浪汉有什么差别。
    到了burnie的公共洗浴间,是在一个公共厕所旁,非常干净,有两间洗浴室。我们就真的和流浪汉站在一起排队洗澡了,聊天的时候还称兄道弟的
    之后我们到附近的一处海滩钓鱼。

钓鱼的结果是,没钓到鱼反倒把吊钩卡到了石头缝里赔了吊钩。之后海滩又来了几个人,他们同样是working holiday,在这个小镇打工,休假过来钓鱼,带了一箱啤酒。daniel脱了鞋在石头上蹦蹦跳跳交朋友,喝啤酒。
之后他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拖鞋了,不知道脱在哪一块石头上了,我们都先出发到不远处的停车场等他,他在石头上蹦蹦跳跳找拖鞋。
当他带着沮丧赤着脚走过石子路放弃找鞋后,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发现自己的两只拖鞋静静地躺在方向盘上。。
我就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哈哈
之后我问他喜欢这个joke吗,他连连点头。
那晚我们又回到forth的露营点,吃好之后,法国兄弟搬出一张小桌子,拿出一副纸牌摊开,头上打了一个小手电筒,我开始教他们打“争上游”和“小猫钓鱼”,他们问我游戏的名字翻译成英文怎么说,我说前一个是“who is the fastest one”,第二个是“who is the slowest one”.看我意译的功力简直登峰造极。

六 2016.02.15 天气阴转小雨 大风 forth——beauty point

今日起来,daniel在devonport找了一份工作,双胞胎要去birdport,而我要去beauty point找我的一个朋友,所以大家彼此拥抱道了珍重。
独自上路,天色阴沉偶尔飘小雨,我在devonporrt的city买了一份subway吃掉,几天来终于吃了一次餐厅。今日140公里的路,我骑摩托车在b级公路上巡航的速度在80码这样,这一路还算平坦,但风真的太大,速度稍微快一点儿就不太稳。一路上路旁偶有房屋农舍,更多的是大片的草场和牧场。澳洲的人口虽然少,但几乎所有的土地都有主人,被钢丝网或者木栅栏圈出了界限。
晚上五点半的时候我到了朋友edna工作的小镇beauty point,宿于当地的一个收费的露营点,25刀一晚,有水电点,有淋浴。我在 大风里费力搭好了帐篷。

    edna是我在墨尔本的室友,我们住在一间share house里。11月中旬的时候我从住了两个星期的青旅搬到那间公寓,斯旺斯顿大街115号905,小小的两居室公寓放了四张上下铺的床位,男生间两张,女生间两张。正常的时候这个公寓会住6个人左右,有的时候多的话两个房间都住满,客厅的沙发上也会挤一两个,所以人来人往,我还认识了不少人。这里的房东是台湾人richard,其实他也是打工度假者,一不小心当了二房东,所以这里的房客大多是台湾香港同胞,我待在905的那段时间,多数时间,男生间住着我和两个香港人jacky,andrew,还有一个法国人,住我上铺的valentin。女生间住着三个台湾的女生,wenny,mitta,和edna。wenny28岁,所以像个大姐姐一样照顾所有人,mitta比wenny小两三岁,之前从台湾过来打工度假,续了第二年签证,被雇主赏识,于是转成了工签,继续在这边工作。edna与我同岁,我刚搬过来的时候她超级冷酷,不太和我说话,后来慢慢熟了,什么少女心事都和我说。圣诞那天晚上大家开了party,结束后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陪edna去雅拉河边散步。凉爽的夏风从河面上吹过来,昏黄的河边路灯下,偶尔有狂欢之后的年轻人嬉笑着走过,那天晚上她给我完整地讲了她的情史,少女的纯情和内心隐秘的欲望,那就是青春啊。
1月5号她从墨尔本飞来塔斯,离开了她住了六个月的905,离开了那个她爱的人,来塔斯独自开始新的生活。那天她凌晨的飞机,那个他喜欢的男生起大早去送她,一路无言,只反复说别要再遇到他那样的人。
晚上8点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

未完待续。。。^_^

本篇游记共含6068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6-24 14:28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2016-06-27 12: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