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0425阿坝甘南游

D1:2015.04.25
无锡东(8:19)—上海虹桥(8:54)—上海浦东机场(13:10)—九寨沟黄龙机场(16:15)MU2227  —川主寺阿坝贵元商务酒店(0837-7232520)

       4月25日从无锡出发,浦东机场上飞机,下午4点半左右到达九寨沟黄龙机场。这个机场位于海拔3448米的高山上,机场较小,设施较老旧,最叫人印象深刻的是移动信号若有若无,作为5A级景区的配套机场,竟然不能随心所欲打电话,不免令人诧异。


       一下飞机,立即感到寒意袭来,在无锡时候温度接近20摄氏度,到了这里温度接近零度,当我们到达时候,似乎是迎接我们的到来,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当川主寺阿坝贵元商务酒店老板驾车接到我们的时候地面已经起了积雪,一路下行大约20多分钟到了酒店,随着海拔的下降,温度逐渐上升,大雪变成了大雨,虽然酒店的海拔只有3000米出头,但是当我们上楼的时候,明显感到气喘,这是还没有适应高海拔所致。这里的所有房门的外侧都挂着一张布帘,初时觉得奇怪,但是后来看见到处都有,就见怪不怪了,大概是藏族的风格吧。贵元酒店位于阿坝州松藩县川主寺镇的一条大街上,这条大街颇有特色,中间是一条流动的小溪,两侧是石板路,小溪上时不时还有一个装有转经筒的亭子伫立在上面,汽车在石板路上行驶。后来得知,川主寺镇是一个重要的虫草交易场所,镇上有两个景点,一是红军长征纪念碑,另一是川主寺寺庙。因雨太大,加之已经较晚,未参观上述两个景点。晚饭就在贵元酒店旁的德荘火锅店解决,四个人点了马马虎虎的几个菜,以及两瓶啤酒,一瓶15元,共花了355元,总体感觉较贵,有宰外地游客的嫌疑。

D2:04.26

川主寺——黄龙——九寨沟 宿九寨沟九通阳光大酒店(含早)

       次日8点起床,在当地算是早起了,一行四人到对面的一个小吃店点了两碗粥两碗面,吃粥的时候顺便点了一份牦牛肉,结果在结账的时候才发现这份重约100克的牦牛肉价格竟然为50元,挨宰了,奉劝再有去的朋友点菜之前一定要问清价格。吃完早饭后包九旅的出租车黄龙景区。川主寺到黄龙路程40多公里,主要是2车道的盘山公路,路况较好,听说是08年地震后的援建项目,沿路看到有几个地方正在钻隧道,司机说等隧道造好可以大幅减少行车里程。在到达黄龙的过程中要翻越几座山峰,这些山都属于岷山山脉,其中路过的最高点是一个叫做“雪宝顶”的地方,海拔高度5588米,这里的海拔比川主寺高了2000多米,相应的温度也低了十几度,昨夜山下大雨,这里却是大雪。很多人在这里留影,我们也不免俗,既然到此一游,总得留照几张。

       继续向黄龙景区行进,海拔减低,温度又起,到达黄龙时已是初春景象,松树上的积雪正在消融,在阳光的照耀下蒸腾着雾气。黄龙景区是5A级景区,门票价格200元一张,索道上山的话外加45元一人,如果徒步上山到达山顶大约需要2个小时,我们四人中一人选择了索道,剩下三人徒步上山。

    一路行一路景,黄龙是一个以奇幻美丽的钙化池闻名于世的景区,景区内众多的钙化池池水清澈见底。游览黄龙最佳的时间是在夏秋季,此时处于湖泊的丰水期池水面积较大景色丰美,冬季和初春水量较小,很多钙化池都没有水,显然这个时候不是最值得来的时候,但风景依然不错。行行摄摄,花了两个小时到达山顶,终于发现景点最美丽的所在:五彩池。但见绿池蓝天、雪山倒影,美不胜收。

        在五彩池旁几个男人补给了一些食物,拿出吃的东西才发现,密封包装的东西因为气压低的缘故都已经涨成了一个小枕头。下山比较快,只花了一个小时。

        司机载着我们四人顺原路向九寨方向进发。山高路远,司机聊兴正佳,不停地向我们介绍他杯子中的虫草,最后经不住忽悠,在途经川主寺时候,消费了几千块钱的虫草,我们买的价格是210元/克,一克大约8条的那种,后来回家淘宝一查,明显买贵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车程,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九寨沟的阳光大酒店,这个酒店靠近长途汽车站,步行到九寨沟门口约15分钟,去哪儿网站5折预定,双人房只要100元一天,除了稍显老旧以外,其他还可以。安置好行李,顺着大众点评的指引,来到臧家小菜餐馆,上了几道比较特别的菜:扬子尖、孜然牛肉、烤羊排、核桃花、藏香猪皮,加上还算良心价的几瓶啤酒,总共花费300多元。

回到到酒店的路上,看见从九寨沟流下的水和从商业区流经的水的交汇处,不禁想起“泾渭分明”这个成语。

D3:04.27

九寨沟一日游 门票220 观光车90   宿九寨沟九通阳光大酒店(含早)

        今天的行程是九寨沟景区一日游,旅游后回到家里回想一下,其实这一天的行程在全程中是最没有特色的,在这次行程规划的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因为我们这次的行程的目的是去小众的地方,看大众没有看过的世界,而九寨沟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是当时想既然来了四川,就顺便去看一下天下著名的九寨沟,毕竟我们几个都还没去过。

        九寨沟的门票是220元,外加观光车90元,所谓观光车就是景区内的公交客车。我们9点钟到达景区,到了景区才发现,虽然为了避高峰赶在五一前游玩,但还是人山人海,等坐上观光车等了半个小时。

        整个九寨沟的路线呈“Y”字形,底叉是大门,左叉长海、五彩池,右叉是原始森林、天鹅海,这个“Y”字的总里程约为15公里,所以在景区内游玩必须搭载观光车,如果单纯靠步行,一天都走不过来。要说到九寨沟的景色,的确是名不虚传,相比黄龙,这里的景色更加委婉、更加精致、更加富有色彩。

D4:04.28

        九寨沟(7:00)—郎木寺兰州方向)115/人

        早上7点,一行四人乘上去往兰州的长途客车,大巴车渐行渐北,温度渐行渐升,沿途山上的乔木渐行渐矮,终于,车到若尔盖大草原,视野中已经没有一棵树,只有一望无际的草原。一直认为蒙古才有草原,真是井底之蛙,世界这么大,真的要去看看。

        春刚至,草原刚刚恢复生机,新草枯草混在一起,使整片草原呈黄绿色,星星点点的牛羊像铺在地面的一只只蚂蚁,低头啃食。只有看到了草原才知道草原的广阔,但见目之所及,只有草原,即使远方有山,也是铺着草皮没有棱角的草山。料想初秋时候,当会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景色。

        5小时后,到达郎木寺镇的镇口,花20元租了一辆出租车,把我们四人送到预定的神仙居青年旅社。这个旅社是一名汉族的小伙子所开,雇了两藏族伙计,其中一人还是喇嘛。初到神仙居,充满新奇,但是随着安顿下来,渐生失望。既然是青年旅社,当然以价格实惠来吸引旅人,硬件差一点可以理解,不能理解的是卫生条件是在太差,很多地方看上去是半年没有打扫的样子,碰巧所住的四人房房门位于取暖炉烟囱口,而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是24小时烧取暖炉的,条件好一点的烧煤,差一点的烧牛粪。

        下午2点,在街上的达老餐厅草草吃了午饭后,即走向镇子一头的四川郎木寺郎木寺镇位于四川阿坝州和甘肃甘南州交界处,藏人、回人、汉人混居,郎木寺镇有两个郎木寺,一个属于四川阿坝州,一个属于甘肃甘南州,今天要去的是四川郎木寺。行到牌楼口,看门的喇嘛一眼就认出了我们是游客,30元一张的门票当然是免不了的。

    沿着流动的白龙江原溪,顺水而上,来到白龙江源头,到了这里才发现,这个源头真是绝对的源头,这里的水竟然是从地下暗河冒出来的!源头附近还有老虎洞、白龙洞等小景观,没有特别之处。顺着神居大峡谷继续向前,终于见到一片开阔地带,惊奇的是还有一小片大约几亩的草地,正好有两个藏女在挖什么东西,艰难沟通一番后才了解到她们在挖一种叫做蕨麻的植物块茎,当地人称为“人参果”,每个有小黄豆大小,藏族人用来做早饭。来到这片峡谷中的开阔地带,不免心旷神怡,旅途的劳累一扫而光,同行者中有人雅兴大发,坚持留下一点东西作为到此一游的纪念。

        一路下行,转而参观寺庙,对于藏族的寺庙,如果事先没有学一点藏传佛教的知识,那就只能看个表面,不知内涵,我就属于这种类型。不巧的是这里最大的一个寺庙正在修缮,而其他寺庙,由于过晚,已经关闭,继续转悠,终于找到一个开着侧门的寺庙,经过红衣喇嘛的指点,进寺庙必须拖鞋,顺时针参观。寺庙内部比较幽暗,唯一的灯火炽亮处是一个制作唐卡的玻璃房,一群红衣喇嘛趴在一个玻璃房内的地上正在制作一个的唐卡。

傍晚7点多,天色仍旧很亮,在一个回民的清真面馆点了一份中份的大盘鸡,80元,外加25元一份的牛肉面和几个蔬菜,总共花了260,好像又被宰了。

 

D5:04.29

郎木寺——扎尕那

早上八点起床,在客栈对面的绍兴人开的旅馆吃了一份云南米线,席间听绍兴老板说神仙居的租金价格从去年的7万元一年涨到了14万元一年,不禁感叹做生意之不易。八点半,在客栈老板的撮合下,我们四人和一对兰州商学院的小情侣合包一辆面包车驶向扎尕那,讲好了价格350元。面包车司机名叫群周,藏族人,做过汉语老师,非常健谈,普通话很溜,问他电话号码,回答说百度搜郎木寺包车第一位的就是,一搜之下果然就是。

郎木寺扎尕那全程近100公里,由于都是山路,耗时将近2个半小时,到达扎尕那已经11点钟。

        扎尕那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是一个高山中一处凹地中的藏族小村寨,海拔约4000米,原为纯农牧业的村寨,近年来在越来越多的背包客的到来,商业气氛逐渐浓厚,村里办起了藏家乐和旅社,扎尕那不收门票,完全免费,不过随着越来越多游人的到来,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效仿附近的其他景点。

        据说扎尕那最美的时候是7、8月份的早晨,那时候周围高大的山峰会有袅绕的云雾,地面的作物和草皮是绿色的。我们来得又不是时候——天气晴好,加上又是中午,周围的群山没有一点云雾,一览无遗,看上去险峻异常,雄奇伟岸,没有一点柔美之色,不过这也是一种风景,我想那些看到扎尕那清晨的游客不一定能看到晴朗天空下中午的扎尕那。站在扎尕那的山坡上,看着近处有如编织物的山坡农田、远处高耸的山峰,突然感到自己渺小如蚁。

        下午一点,在山坡上草草吃了一点干粮,坐上面包车,准回郎木寺,但又觉得回去太早,浪费了这大好天气,小情侣提议去黄河九曲第一弯,我们一拍即合,唯一的问题是车费问题,几经砍价,把价格讲到了全天总价780元。

       扎尕那黄河九曲第一弯的距离约为120公里,途经若尔盖草原,车行茫茫草原公路上,期间数次停车,感受草原的宽广,还在镜湖景点前留影一张。

途中小情侣咨询司机能否逃票,因为听说黄河九曲观景台的门票要70元一张,司机善心大发,立即联系当地熟人,帮我们拟定逃票策略,成功躲过两次检票口,以及观景台前门保安人员的盘查,最终绕过检票口正门,下午5点半左右,在后山停车,我们六人徒步翻越草山,翻过牧民设置的铁丝网,到达观景台所在山峰。爬山过程中,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间天昏地暗,狂风裹挟这黄豆大小的冰雹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大家笑称前两天无锡的冰雹云飘到这里来了,幸好大家都带着帽子,没出现意外,十分钟后天气返回晴天模式,这时我们已经到达顶峰。

此时黄昏将近,从高处看黄河源头的九曲,宛如一条在阳光下反光的白色绸带蜷曲着放在在草地上,远处乌云间空洞透过的阳光投射到草原上,明暗无序、游离跳动,和弯曲的黄河、星点分布的牛羊、高低起伏的草山一起,构成一幅奇幻的风光图。

回到神仙居已经晚上10点,大家都累了,也没洗澡,直接上床睡觉。

 

D6:4.30看天葬(运气)游览郎木寺  郎木寺(14:00)——夏河(18:00)70/人

到达郎木寺已经3天,准备下午就要离开这里,为了计划中的观看天葬,6点半就钻出了被窝,同时为了避免天葬过程可能导致呕吐,特意没吃早饭。

郎木寺镇的天葬台位于甘肃郎木寺旁的山顶上,要想到达天葬台必须穿过甘肃郎木寺甘肃郎木寺大门离神仙居不远,步行十分钟即到,照例是30元一张的门票,只是不知为何,看门的喇嘛要多收一元钱,比划了半天也没有搞清楚多收的原因。

顺着通往山顶的主道,步行20分钟后到达山顶,山顶上空空荡荡,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今天没有逝者天葬。但见满地刀斧和人体骨骼残骸,几支体型硕大的秃鹫站在旁边的山坡上。同时到达山顶的还有其他几位游客,有一个游客显然见过天葬,正在绘声绘色地描述:如果有逝者需要天葬,一般都在上半天比较早的时候,尸体抬入郎木寺大门后即在大门的白色小塔内点燃一种混有酥油的柴火,冒出的烟会吸引周围的秃鹫,然后把人抬上天葬台的一块石头上,脱光衣服,脸朝下放置,同时放置秃鹫拉走尸体,必须用绳子系住逝者的手臂固定在石块上,然后用刀破开背部皮肉,这时候秃鹫就会蜂拥而至,据说只需几分钟就可把逝者背部的肉吃的差不多。这时把逝者身体翻转,等秃鹫再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用刀斧把余下部分砍成小块。天葬是藏人处理尸体的传统方法,藏人相信,天葬的人的灵魂会跟正秃鹫到达天堂。从现代的角度来看,天葬是一种环保的处理尸体方式,不但不需要埋葬的土地,也不需要尸体处理过程中的环境污染,更可以以最自然的方式进入自然界的物质循环。

下山过程中顺道参观了甘肃郎木寺,这个郎木寺跟先前的郎木寺建筑类似,因为不懂藏传佛教,所以基本上也是走马观花。听这里的喇嘛讲,这个郎木寺的活佛和主持是一个人,且为终身制;而四川郎木寺的活佛和主持不是一个人,主持不是终身制。问其原因,喇嘛说四川郎木寺的活佛在印度

下山后回到神仙居,整理了一下行囊,到前台结账,发现老板不在,问了下喇嘛伙计才知道老板去尼泊尔救灾去了,真是热心人啊。

中午时分,又来到达老餐厅,只为了那一道在大众点评中传说的石烹羊肉。所谓石烹羊肉,是把切成薄片的羊肉裹在滚烫的石头上,配以佐料放入羊胃,然后扎紧羊胃的两端,这时候由于内部高温,使水汽化,把羊胃撑大成一个气球,这时候相当于在高压锅内烧羊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开始放气,然后切开羊胃,即可吃羊肉,吃完羊肉后可把羊胃切开再炒一份小炒,相当于一菜两吃。这道菜的特色在于可看性极强,第一次看到有非常的新鲜感。其实肉味也就这样,且羊肉虽然熟了,羊胃还是生的,吃的时候还有点顾虑食品卫生问题。

下午2点,就在达老餐厅不远处,我们坐上了去往夏河县的长途客车,傍晚7点到达预定的夏河县城的假周青年旅社。

 

 

D7: 白石崖溶洞—八角城遗址—拉卜楞寺

    夏河县位于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因境内大夏河得名,整个夏河县城就一条主干道,县城的大约一半面积是拉卜楞寺

九点钟从假周旅社包车出发,目的地为白石崖溶洞,两地之间的距离约为40公里,但是因为沿途正在修路,导致速度奇慢,差不多花了2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白石崖溶洞位于白石崖下,据说曾经有活佛在洞里修行过,洞口有喇嘛把守,进洞门票为30元一张。与我们四人同时进入洞里的还有一对藏族夫妻和女方的母亲,进入洞内时有一名喇嘛专职带路做向导,以防在洞内迷路。溶洞的入口距离地面约20米,入口处宽大,两边墙上挂有哈达、经幡等东西,正中间还供有一尊佛像。跟着小喇嘛越往里走,越是黑暗,里面完全没有灯光,全靠自带的手电照明。再往里走,钻过一段必须四脚着地才能通过的狭隘洞口后,豁然开朗,但是同时道路愈加危险,基本是向下40度的湿滑路段,两边虽然有先前放置的绳索以防万一,但是在洞内环境下,连绳子都是湿滑的,这段路虽然只有二三十多米,但花了大家近10分钟的时间。令人惊奇的是同行的63岁藏族老太健步如飞,行走险峻山地如履平地,总是走在我们的前面。洞内好几个地方的石头都有特殊意义,均跟藏传佛教有关。这个白石崖溶洞里面到处充满这危险,洞内道路错综湿滑,不但有陡峭的斜坡和狭窄的通道还有石洞深渊,进洞游玩完全可以说是一次探险。这里顺便说一句,自带手电的话一定不能太粗,因为有的时候需要手脚并用必须把手电咬在嘴里,同时太胖的人和女孩不建议前往。

看完溶洞回夏河的过程中路过古八角城遗址,这里原是丝绸之路南线与唐蕃古道交接的地方,也是军事重镇。八角城呈空心的“十”字形,城墙由泥土沙石夯实而成,现在的城墙已成废墟,但棱廓仍在,城内保留着一个自然的村落。

路过八角城时必须穿城而过,行至城中央时被村民拦下,因为八角城相对比较简单,本不想下车参观,哪里知道村民说既然到达城里,就必须买门票,后来来好说歹说找到村长才免了一半的票,花了40元了事。

回到夏河县城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看时间还早,把明天准备参观拉卜楞寺的项目移到了今天。拉扑楞寺被称为世界最大的藏密学院,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也是最高佛学学府。寺庙的整体面积几乎有夏河县城的一半。进入寺庙区不收门票,但是如果进入几个大殿的话,必须购买门票才能进入。沿着寺庙的外围有一圈转经筒,数量之多超乎想象,大概有上千个之多,不时看见虔诚的朝圣者对着转经筒一个接一个的磕长头。我们沿着庙宇的外围走了一圈,大概花了1个半小时,不由感叹这个寺庙的巨大规模。

D8:05.02 夏河(8:30)——兰州汽车南站(11:30)76/人-宿兰州锦江阳光酒店

由于今天造访拉卜楞寺的行程提前完成,相应的去兰州的行程也提前到上午,8点半坐上了去兰州的长途车,夏河兰州虽然路程较远,但是因为有高速公路,速度快了不少,大约3个小时之后,我们到达兰州。这是我们这次出游的最后一晚,住了这么多天的青年旅社,是该改善一下住宿条件了,这次住的是五星酒店。

在酒店安顿好行礼之后,立即奔赴这次出游的最后一站,甘肃省博物馆。进入博物馆是免费的,只要在门口另一张参观票。博物馆中的国宝级文物比比皆是,其中最为珍贵的文物是传说中的“马踏飞燕”。博物馆一共三层,除了丝绸之路的展馆外,还有红色革命展馆,佛教展馆,非洲艺术品展馆,远古化石展馆等等,总体来说值得一看。

晚饭又是顺着大众点评的指引而解决。来到兰州,手抓羊肉当然是少不了的,60元一斤,价格还算不贵。晚饭后黄河边走走,在黄河母亲的的雕像旁拍照留念。

 

D9:05.03  回家

兰州(16:05)——上海(18:50)9C8999

 



 

几点总结:1、乘坐长途客车沿途上厕所都要收费,即使是公共汽车站内的厕所也不例外,不论大小都是一元钱一次,价格还算公道。

2、从到达九寨沟黄龙机场到进入兰州市之前,仅在夏河县靠近拉卜楞寺旁看到过一个红绿灯。

3、在乡镇小地方的牛肉面普遍较贵,一般都是25元一碗,而在夏河县城,著名的马有布牛肉面才15元一碗,且环境好得多。由此可见在小地方挨宰的可能性较高。

4、藏人大多比较和气,且重承诺,部分藏人身上的确很脏,看上去很久不曾洗澡的样子。

5、藏区人口集聚区的空气很差,原因是为了提高室内温度家家户户都在生炉子。

本篇游记共含7646个文字,3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6-27 12:00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2016-06-27 12: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