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游记3:伊斯法罕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9
海盗船 LV.3
2016-06-27 14:32 230/2

2016.5.12(四)伊斯法罕
巴斯酒店的花园里橙子树上硕果累累,金黄色的果实压弯树枝。
酒店的早餐在二层,不愧是五星级的酒店,环境优美,食物丰富。比早餐更吸引眼球的是酒店大堂的装饰,
大巴停在一个很大的地下停车场,扶梯上到地面,是一个大的巴扎,清真寺的大门就在巴扎里面。在伊斯兰教传播的早期时,礼拜宗教仪式也是社交场合。信众在礼拜后,就会有买东西、吃东西的需求,所以,在清真寺周边就聚集了大量的商贩,形成了“巴扎”。
位于伊斯法罕的历史中心的聚礼清真寺,又称“礼拜五清真寺”。这座清真寺可以看作对自公元841年以来,1200多年间清真寺建筑发展史的令人叹为观止的直观展示。
伊斯法罕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建于公元前4、5世纪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多次成为王朝首都。为南北来往所必经之路,著名的手工业与贸易中心。
公元11、12世纪塞尔柱帝国时,该城曾为首都。萨法维帝国时期(1501-1736年),该城处于全盛时期,市内多数建筑物和清真寺都是那时建造的。这样的历史,在聚礼清真寺的各部分建筑物上得以充分体现。
第一座清真寺大殿建于塞尔柱王朝时期(1055~1118),它是伊朗现存此类建筑中最古老的一座,也是其后整个中亚地区清真寺设计的原型。
首先进入的大殿是塞尔柱人在萨珊时代建筑的基础上改造而成,首先是以内角拱的技术之上加盖了一个直径约为15米的一个砖结构圆顶;其次,是在清真寺背面增建了一个“北穹顶室”,圆顶在设计时的数学计算几近完美,施工时的砌砖技术精湛,令人称绝,据说900多年里经历了多次地震,却始终完好无损。塞尔柱人的建筑无论是在结构上还是装饰上都达到了高度完美的境地。
圣殿内无论是砖柱还是拱顶,都是朴素的砖砌结构,没有一般清真寺里的金箔花砖和精美镶嵌,阳光从穹顶中央的孔里射入,在砖柱之间造成明暗过渡、光影变幻。这样的质朴丝毫没有减少它带给我的震撼。想起在加利利湖畔那些朴素的基督教早期教堂。也许,早期宗教就是因为这样的朴素才更具有力量,现在的豪华恢弘是否已经背离了圣贤们创立宗教的初衷?
在12世纪初,又增建了面向大庭院的四座立面建筑——“伊旺”,成为最早的一座四伊旺形制的清真寺,同时在北入口的两侧建立起了成对的光塔。在11世纪初,清真寺的光塔一改原先方塔的式样,而采用了圆锥形,塔身浑圆,高大挺拔,像巨大的烟囱一样树立着。
1387年,帖木儿率领的蒙古大军占领伊斯法罕,给这座美丽富裕的城市带来了屠杀和毁灭,同时也在聚礼清真寺留下了痕迹,有一个大殿具有明显的蒙古建筑风格。
聚礼清真寺建筑群占地20000多平方米,也是第一座在萨珊王宫的四庭院布局格式上按照伊斯兰宗教建筑需要调整建设的伊斯兰建筑。其双层带肋圆顶是建筑上的一个创新,为整个地区的建筑设计带来灵感。在这一建筑群中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其极具风格的装饰细节,它们是一千多年伊斯兰艺术风格发展的代表。这也许是聚礼清真寺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原因吧?
 

离开聚礼清真寺时,我们的大巴还出了故障,“海明威”正在手忙脚乱地修,据说是风扇皮带坏了。庆幸很快就修好了,没有影响我们的行程。
 前往四十柱宫(ChehelSotunPalace)。
“四十柱宫”位于一个占地67000平方米的大花园中,这个波斯花园是萨法维王朝全盛时期的君主阿巴斯一世(大帝)(1571~1629)修建的。后来,为接待和宴请外宾,阿巴斯二世于1647年在花园中央专门修建的这座宫殿。设计灵感源于阿契美尼德的柱廊。宫殿的前面是一个巨大的门廊,20根柏木做的独木巨柱支撑着华丽的木质天花板。门廊前面有一个长110米、宽16米的水池。如果注满池水,木柱倒映在水中,又有20根同样的柱子浮现。人们根据这一独特的景观将宫殿称为“四十柱宫”。可惜今天水池底儿朝天,景致大打折扣。
大殿的入口还是典型的“伊万”结构,门拱上蜂窝状的装饰是用玻璃镶嵌的,繁复漂亮。
宫殿内的四壁和天花板上,镶嵌有镜子、彩色玻璃和壁画,有的展现波斯人同乌兹别克人、莫卧儿人、土耳其人交战的历史场景,有的反映皇帝接见外国使臣的隆重场面,有的描绘男伴女舞的社会图景,还有的是动物和植物的装饰图案。大多数壁画都采用工笔细画技法,线条清晰柔美。
四十柱宫花园是波斯花园的典范,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老费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地毯商店。下车后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了阿巴斯酒店,原来这家地毯商店就在我们入住的酒店对面。
商店老板端来冰凉的薄荷茶,并仔细介绍了店里的各种等级、规格的波斯地毯。展开的块块地毯使得室内处处闪动着华彩,那些动物图案就像油画般栩栩如生。团友中有感兴趣的,但是没有成交。业大姐坐在细细看来。地毯上每块波斯地毯的价格也是不菲,有一块真丝编织的地毯售价18000美元哦。
古老的波斯谚语说:伊斯法罕是半个世界。数世纪以前,伊斯法罕手织地毯在东西方就倍受尊崇,十七世纪,波斯国王阿巴斯迁都伊斯法罕城,使波斯地毯进入黄金时代。那个时期世界上最好的地毯均出自伊斯法罕,被使用在波斯王宫、欧洲皇室、教廷和贵族阶层,或铺在地上或象珍贵的油画一样挂在墙上。波斯地毯今天的盛名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伊斯法罕伊斯法罕地毯是由宝石般的中心葵、沙赫阿巴斯棕榈叶、卷曲的树叶、缠绕的藤蔓及花草构成主要图案,采用世界上最好的羊毛—科尔克羊毛,编织在真丝的经纬线上,伊斯法罕地毯现在仍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波斯地毯。
伊朗人根本瞧不起其他国家的地毯。波斯地毯已经成为伊朗的一张国家名片,提起伊朗,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波斯地毯。在它成为精美的工艺品、财富的象征的同时,波斯地毯也是伊朗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在家里、在庭院里、在路边的绿荫下,甚至在沙漠中,展开一块地毯(普通的),摆上馕、干果、水果、奶、茶,大家围坐地毯上,是随处可见的景象。当然啦,一旦成为奢华的代名词,波斯地毯也就远离了普通伊朗人的日常生活。我不能想象,能在一块上万美元的地毯上随意践踏、倒卧、吃饭喝水,所以,它就不属于我。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欣赏它的美好。
下午去游览伊斯法罕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伊玛目广场(伊斯法罕皇家广场Naqsh-e Jahan ; Imam Sq)。
午饭时,老费特地买了西瓜,弥补蔬菜的不足。
步行前往广场。突然,穆娜要求大家手牵手,闭上眼睛,由她带领继续前进。大家脚下磕磕绊绊的,闭着眼睛,正在感叹干脆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拉着一根绳儿更方便呢,忽听穆娜喊道,可以睁眼了。我们已经站在世界第二大(仅次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伊玛目广场旁边了。
公元1597年,萨法维王朝国王阿拔斯一世决定将首都由加兹温迁至波斯古城伊斯法罕。当时该城已是一个大城市,阿拔斯重修古城的目的是要将伊斯法罕变成一座富丽堂皇、精美雅致的名城,以永久昭示其统治的辉煌业绩,其最著名的革新便是皇家广场。
皇家广场位于伊斯法罕市中心,是城市规划的一部份。在这以前,伊朗的穆斯林城市从未有过这样的广场。在一般穆斯林城市里,建筑物鳞次栉比,太过密集,只有商队旅舍和最大的清真寺庭院内才有宽敞的空地。
Naqsh-e Jahan意为“世界典范”,长512米,宽163米的皇家广场坐落在新王宫与老商业中心交汇处,供马球比赛、阅兵大典、隆重演出和其它仪式之用。是阿巴斯大帝于1602年下令修建的,是萨法维王朝新首都的最重要的建筑,广场上汇聚了萨法维王朝最美的建筑珍品。
首先来到建于公元1606年的阿里▪卡普宫。阿里▪卡普是一个土耳其名字,意即高门,位于皇家广场的西侧,是通往皇宫的一个威严大门,也是当年阿巴斯大帝招待外宾及欣赏马球的地方。
阿里▪卡普宫建筑的独特之处在于从正面看整个建筑是三层,从侧面看是四层,从背后看是五层,而实际上原来是六层,让人产生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宫殿外观的亮点是高架柱廊,由 18 条廊柱支撑的观景阳台是观赏皇家清真寺外景的最佳地点,古代君主和客人们会在阳台上观赏重要的仪式和马球竞赛。柱廊的天花板正在修复,到处是脚手架、布幔。但是,给我最深印象的却不是这里。
听说整个阿里▪卡普宫中最独特精妙的是位于顶层的音乐厅,所以,尽管本人累的呼哧带喘的,还是坚持爬上了顶层。爬上六层,再次察觉到这里的台阶很高,绝对不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要求,我真的怀疑当时的帝王后妃是否都是身材高大的巨人?否则攀登这么高的台阶不是太费劲儿了吗?
音乐厅的面积虽然不算大,却有很多创新。伊朗人很早就注意到建筑物内壁对声音的传播质量的影响,为减少声音的反射、提高音响效果,音乐厅四壁与屋顶全部采用木质缕空装修,镂空图案有乐器状的、植物状的、器具状的,极为精美。这是才意识到,阿巴斯酒店早餐厅的装饰就是阿里▪卡普宫的音乐厅的翻版,早餐时,我还觉得这个装饰的创意很有特色,原来,灵感来自400年前的美妙乐声。欣赏音乐会时,男宾与女宾分别坐在音乐厅两侧,演奏者则坐在小二楼的一个个小门洞里,乐声能准确的到达听众的耳畔。现代的音乐厅都已采用高科技的音响设备,经过精确的声学设计,音响效果一定逼真,但是,再也不会有阿里▪卡普宫音乐厅这样精美绝伦的音响装饰了,所以,爬上来亲眼目睹这座被视为世俗波斯艺术最完美的典范之一的音乐厅绝对值得。
广场的南端,坐落着皇家广场的核心建筑——皇家清真寺。清真寺的内外围墙和一些高大圆柱,都以蓝色的小块瓷砖拼嵌成一幅幅瑰丽动人的波斯传统图案,故又称东方的“蓝色清真寺”,加上比例匀称的穹隆形波斯风格建筑,形成一个完美的视觉奇观,彰显了阿巴斯一世的想象力和卓越的建筑天赋。是古代清真寺建筑中最为华丽的一座。
关于这座清真寺的壮丽华美,介绍的文章很多,但是只有自己亲身到此、静心观赏、细细品味才能真正感受到它带给你的震撼。走马观花一个小时,只有被震撼的份儿,回来才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东西没看到。
寺内有4座高耸的宜礼塔,穹形正门和两个尖塔朝着伊斯法罕市中心皇家广场北部,但是,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却不在伊斯法罕的正南方,为了保证穆斯林礼拜时能朝向圣地麦加,礼拜大殿和另外两个宣礼塔朝向西南方向的麦加。建筑师巧妙地利用一条通道将大门与内院连通起来,这样的结构非常聪明,进入清真寺的人们几乎感觉不到方向的变化。
进入礼拜大殿,目光所及穹顶、墙壁、壁龛都是深蓝色背景下的金色玫瑰图案,精美异常。一缕阳光从穹顶中央射入,在穹顶内壁留下一道扇形的金色光带。据说站在大殿中心的一块方砖上,拍手或讲话,能够听到响亮的回音,科学家探测到49种回声,但人耳只能听到12种。在这里一个人讲话,整个清真寺都能听到。这是与北京天坛回音壁相媲美的回音建筑物。可惜没能亲身领略到。
游客到这里都屏住呼吸,放低音调,眼睛不够使。有人坐在地上自拍,有人坐在角落里静静体会,也有只顾拍照的。
广场的东边,一座造型优美的清真寺静静伫立。这是谢克洛佛拉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与其他清真寺不同的是,谢克洛佛拉既没有立在大门口的高大宣礼塔,也没有庭院,而是直接上台阶(台阶同样是不合常理的高)进入。可能这是因为这座清真寺本来就没有打算对外开放,而是为皇家女眷礼拜用的。
谢克洛佛拉清真寺是1602~1619阿巴斯一世统治期间建的,用于献给阿巴斯的岳父谢克洛佛拉——一位受尊敬的黎巴嫩伊斯兰学者。
与皇家清真寺一样,谢克洛佛拉清真寺的礼拜殿也是朝向圣地麦加的方向,用一条曲折的通道将朝向西方的大门与礼拜殿连接起来。进入礼拜殿,抬头仰望,整个穹顶满是镶嵌复杂得马赛克,那些精美的图案不同于一般的蓝色,是黄色的,分外醒目。从穹顶中央射入一束阳光,映在黄色的穹顶内拱上,像华彩熠熠的孔雀尾羽。
在皇家广场四周那些壮丽恢弘的宫殿清真寺两侧是伊斯法罕的大巴扎。我很想找一家伊朗茶馆,坐下来,喝一杯热茶,有可能的话,抽一口水烟。所以跟着老费在大巴扎里逛了起来。
大巴扎由无数街巷、穹顶组成的大迷宫,五颜六色的商品、热情的店主搞得你应接不暇。注意到在巴扎里,隔不多远就有一个饮水机,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而是很大很结实的,游客、商贩、行人随意接水。眼花缭乱之间,你根本不知道会在哪个拐弯儿就迷失了方向。
买了一个工匠手工做出的白铜盘子。
一出门,看见老费正和天津大哥老田议论旁边几个人。这三个人看来像一家人,夫妇两人看着有六十来岁,女孩子约莫20出头。母女二人都带着

本篇游记共含4997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要是放些照片就好了呢~

2016-06-27 18:52

想看看图,嘻嘻

2016-07-04 09: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