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游记5:设拉子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0
海盗船 LV.3
2016-06-28 13:46 304/2

2016.5.14(六)设拉子
昨晚受到浴室独特花洒的困扰的不止我一个人。最要命的小郑,据说因为花洒的问题搞得无法洗澡,他又是个老实的人,不好意思去打扰赵阿姨和任威,就忍了一夜。气得赵阿姨要投诉这个酒店。结果就是那个喷头的机关惹的祸。
早餐很不错,坐在窗前,边吃边望着渐渐苏醒的城市。
昨天是累了,本来想能多睡一会儿,可是费总坚持要早一点儿出发,因为粉红清真寺最美的时候就是清晨。等到大家都到大堂集合时,不知为什么,穆娜边哭边大叫,搞得我们和酒店的工作人员都很纳闷。原来是费总叫她给卡里姆汗宫的售票处打个电话,问问中午是否闭馆休息,以便安排我们的行程。穆娜坚持不打,就要按照行程走。费总气急了就说要扣她的工资。这下捅到马蜂窝了。穆娜马上撂了挑子,把我们晾在一边。搞得我们哭笑不得。看来伊朗人的职业态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折腾了半天,小储留下陪着大哭的穆娜(总不能把姑娘一人扔下),我们才得以出发,可谓“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了。费总也气得不善。打听了一下,像小赵这样的“导游助手”,每天的工资是200美元(在以色列是300,在约旦是100),而穆娜这样的导游(有官方颁发的导游证的)每天是50美元。但是穆娜们自我感觉良好到膨胀,必须要以她为中心,可是她不懂汉语,英语也一般,沟通存在问题,所以矛盾冲突不可避免。这是遇到我们这个团,大家都不太计较(个别人除外), 否则早就吵起来了。
位于扎格罗斯山脉南部的设拉子伊朗第六大城市,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距首都德黑兰919公里,周围是海拔1490米的盆地农业区,地处通往布什尔的商路,地理位置重要。设拉子素以“玫瑰和夜莺之城”及诗人的故乡闻名于世。2500年前,波斯人居鲁士以此为中心创建了波斯帝国。后大流士将首都迁至距该城60公里处的波斯波利斯。公元10世纪时为波斯首都,18世纪时曾为赞德王朝首都。
昨天老费还问穆娜,她认为那儿的伊朗姑娘漂亮,穆娜回答是设拉子的姑娘最漂亮。一般伊斯法罕人在伊朗人中被认为是“奸诈、懒惰”的代名词,亚兹德人是“木讷、愚蠢”的代名词。可是提到设拉子人,有着明显地域歧视的伊朗人也承认,他们是最温和、最聪明、最活泼的。在我的印象中,提到“设拉子”,记得有诗人哈菲兹,葡萄酒,充满了浪漫的味道。再后来,关于设拉子的信息好像都是与两伊战争、制裁、炼油有关了,一点儿浪漫的气息都没有了。
车停路边,拐弯儿走进一条小道,看着旁边土色的房舍,以为还要怪几个弯儿才能到那充满浪漫气息的“粉红清真寺”。谁知,200米的小道尽头就是啦。
这座清真寺的名字叫做莫克清真寺(Masjed-al- Mulk),建于1876年恺加王朝期间。大门口的瓷砖镶嵌不是一般的蓝色,而是有粉红明黄为主,所以被人叫做粉红清真寺。也是因为这种色调与周围的房屋土黄色的色彩反差很小,加上外立面形式上的朴素低调,一不留神就会忽视过去。
也许伊朗的清真寺对室内空间似乎更为偏爱,以至于忽视了建筑的外观。
走进清真寺的庭院,发现这里的瓷砖镶嵌,无论是外墙、穹顶还是穹顶下的蜂窝状装饰,都是具有粉红色的基调,有的与蓝色搭配,有的地方又和黄色交集,不像蓝色清真寺那样雄伟庄严,也不像皇家清真寺那样辉煌华彩,却是洋溢着柔美浪漫。庭院中央一池清水,几朵莲花漂在水面,北边的“伊万”倒映在水池中。
庭院西侧的祈祷室外观绝不起眼,但当你跨进它的门,立刻就被五彩斑斓的光线震撼。祈祷室大厅宽十多米,深度超过五十米,十多根斜蛇纹柱子撑起整个大厅,每根柱子上以及弧形拱顶和墙壁都有雕刻以及复杂的瓷砖图案,气势非凡。房间的西侧都是五彩玻璃镶嵌的花窗。清晨的阳关透过彩色玻璃射入,在墙面、柱身、地毯上形成神奇美妙的色彩光影。随着入射角度和强度的变化,那些五彩光斑也在变幻,景象只能用梦幻神奇来形容。
设拉子之前,我没有看过任何介绍粉红清真寺的照片和文章,我也强烈建议准备来设拉子的朋友们不要看。保持住自己的那种好奇心,也保持住粉红清真寺的神秘感。当自己亲身到此时,再揭开那层面纱,让它的奇幻美妙深深地打动自己吧。
同时,这种奇幻美景要阳光的配合,最好的时间是每年的冬至早晨,那日的阳光能照到祈祷室最里面,整间房屋都能铺满奇幻的色彩,成就最美的景象。今天虽没有如此,但当我欣赏到如此美景时,真心的感谢真主。
据说这座清真寺经历一百多年依旧矗立,原因就是在当初建造时,在砖块层里夹了一些木块,以起到避震作用。
莫克清真寺马路对面不远,就是设拉子的大巴扎。
设拉子城古老的贸易区有几座建于不同时期的巴扎,我们逛的是建于恺加王朝时期的。小张来之前做了细致的功课,所以要去看附近另一个著名景点,结果团友分成两队,约好集合时间和地点,然后分头行动。
其实逛当地的集市对我来说一直是一大乐事。除了世界文化遗产,当地人的市井生活一样体现着他们的文化,而且是活生生的。
比起伊斯法罕皇家广场旁的大巴扎来,设拉子的巴扎更低矮、更古老,被誉为“整个伊朗最出类拔萃的市场”,朴素的砖砌拱顶通道确保冬暖夏凉,地面没有污渍杂物,角落里一样安放着饮水机。与伊斯法罕的巴扎相同的是,每一个拐弯儿都通向另一条小巷,迷宫般的纵横交错。又想起弗·福赛斯先生形容英国军情六处所在地世纪大厦话说“这里其实不用安全检查,因为所有外来的人用不了一分钟就会因迷失方向而大叫起来”。
通道两侧都是小店铺,家家都把货品挂出来,真是五颜六色,唯恐不能吸引顾客的眼球。有一条街上挂的都是花花绿绿的裙子,看着制作不怎么精良而且颜色俗气,只是奇怪,这样花的衣服怎么没看见设拉子的姑娘们穿呢?
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大多数是本地居民。工人用手推的板车上货,店家大声吆喝,买家与卖家讨价还价。
和任威一起游荡,随意走进一家纪念品店,店主是位老先生,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对自己的商品衣服“愿者上钩”的神态。我一眼看上一件波斯波利斯的浮雕,喜欢它的材质和颜色,带有远古的沧桑感。老板开价21美元一件,我们要求折扣,老板摇头“No!”任威说,如果我们买两件呢?边说边四下寻觅,忽然发现另一件心仪的波斯波利斯的浮雕,老板开价35美元,并解释这件有两个神祗,所以贵些,并指着我选中的那件说给我便宜,20美元吧。我马上OK。任威还没有来得及再还价,生意就叫我敲定了。任威只好把她选中的那件狠狠地杀了一刀,25美元成交!老板笑着仔细把我们的东西包好。任威使劲儿瞪我,警告我下次买东东不许开腔。我就这样被剥夺了定价权啦!
与所有中东地区的巴扎一样,附近一定有清真寺和长方形水池,水池旁的绿树成荫。
看看时间还早,想去找个茶室,体验一把。晃悠中,看上几个冰箱贴。任威不许我开口,由她一个人出面问价。小老板开价20000图曼一个(一听上万我就晕了),任威还价5000一个。小老板被任威一刀砍昏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绝不答应。任威再加价到7000图曼,小老板还价到15000一个。任威不同意。小老板比划着要把我们选中的冰箱贴划拉回去,我和业大姐暗暗着急。任威笑眯眯地,不行就不买了,拉着我们走开。还没走出几步,小老板就大喊“Madam, Madam”,同意按7000一个卖给我们啦。付钱时,我又晕了——从未用这么大面值的钞票付款过。只好把所有的图曼都拿出来,捧在手里让小老板自己拿。小老板人倒老实,拿了一张50000的,翻了翻没零钱。正在这时,任威也给他一张50000的,小老板抓瞎。旁边一位先生出手帮忙解难,把任威的零钱找了。一脑袋汗水的小老板就忘了还没找我钱呢。唉,就这样还做啥生意啊!小老板的笨劲儿也把我们逗得笑了。
其实,逛巴扎,与本地人讨价还价,无论是对我们还是都店家都是一种乐趣。当然啦,必须跟对人,比如任威。本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任威去买东西啦。
回到集合地点时,又迷失在设拉子巴扎这座迷宫里了。幸亏,业大姐提前用手机拍了照片,拿出来问当地人,结果就在转身处。
大巴停在路边,导游助手小赵领着我们去午饭餐厅。在一片灰突突的小巷子里拐了N个弯儿(不过不用担心迷路,因为只有一条路),路旁既没有店铺,也没有什么住户行人,看不出能有什么美食所在。跨进一道低矮的小门,向下几个台阶,再一拐弯儿,一座精美小巧的波斯庭院出现在眼前。庭院中间是个小小的蓝色水池,旁边的绿树浓阴遮蔽下,是一排上有遮阳棚的床榻,已有几位欧洲客人在床榻上盘腿坐下,我也想坐到那边去,可惜,团队餐只能坐在长桌旁。那顿饭也是老三样,没啥特别的,但是庭院餐厅的环境和只有一个厕位还要下高台阶的厕所,加上去往餐厅的拐弯儿道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家餐厅附近有座宏伟的清真寺,回来查了查地图,估计是著名的光明王之墓(Aragah-e Shah Cheragh)。
午饭后去往城中央的卡里姆汗城堡(宫)。
卡里姆汗原为阿夫沙尔王朝(阿夫沙尔王朝‎ 1736~1796,又叫红头王朝,是18世纪统治伊朗高原的一个突厥人王朝,因为建立者纳迪尔沙出身于阿夫沙尔——红头部落而得名,统治60年)的将军。1747年沙阿纳迪尔沙遇刺身亡后,伊朗陷入混乱。1750年,卡里姆汗拥立萨法维王朝的后代为伊朗沙阿。开明的卡里姆汗以设拉子为中心,建立了桑德王朝。虽然事实上他已经是整个波斯的统治者,但是卡里姆汗从未使用过沙阿的称号,而是采用“瓦齐尔·拉阿亚”(Vakil e-Ra'aayaa,意为“人民的代表”)这一称号。设拉子的大巴扎就是卡里姆汗时期修建的。
卡里姆汗希望建造与伊斯法罕相媲美的宫殿,这座坚固的城堡就是其一部分,高大的宫墙用暗红色的砖砌成,四角还建有14米高的圆塔,塔身满是精美的砖砌花纹。宫墙内,是个开放式的庭院,遍植柑橘树,一个长方形的水池。
东南角的圆塔明显倾斜,原因是这里原来是浴室,后为蓄水池,看来地基没有处理好。进到浴室内,一大群伊朗青年男女正围着天井坐着,听一位男士大声唱歌,体验浴室的音响效果。看来洗澡时唱歌的喜好不仅是北京人有的。青岛大哥老房,一听歌声,喉咙发痒,引吭高歌一曲,专业的美声男高音立刻把伊朗人给震住了。我们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团友里藏龙卧虎,真有高人。伊朗青年热烈欢迎老房再唱一首,老房也不推辞,《沂蒙山小调》一出口,引起在场中国人强烈共鸣,众声附和伴唱,歌声在印象效果极佳的房间里回荡,更把伊朗人给震了,也激发起他们的热情,在场的伊朗青年一起高歌一曲,击掌伴奏。原本是欣赏古代建筑音响效果的独唱变成了中伊两国赛歌会,气氛越来越热烈,一位伊朗男士跳下来,直接跳起肚皮舞来。一看这种热闹向着高潮发展,我们赶紧胜利大撤退啦。
在宫门口遇到几位小伙子,穿着很特别的裤子,原来他们是库尔德人。
大家同赞老房的高水准演唱,这时才知道,老房是专业的声乐教师,夫人张老师是专业的钢琴教师。青岛大哥大嫂令人刮目相看。
艾拉姆庭院(Eram  Blvd , Garden of Paradise)也称为天堂花园,是波斯庭院的典范,它与卡尚的费恩花园等九座庭院花园共同为世界文化遗产——波斯庭院。整个庭院虽然是恺加王朝设计建造的,但却融入了更早期的塞尔柱的风景元素。在花园内漫步,遍地的绿植鲜花与背景的不毛山岭形成强烈的对比。高大的柏树排列成行,每一棵大树都是从根部到顶端柏枝浓密。花园内绿树繁茂成荫,彰显着它悠久的历史。在花园的角落里一股清流静静流淌着,旁边树丛中一所小房子门前几双鞋子暗示着,这里是礼拜堂。
在艾拉姆庭院的绿荫下、草地上,随处可见伊朗人席地而坐,有的游客和衣而卧,有的青年男女卿卿我我,有的携家带口。本想拍两张照片,但是伊朗人的热情绝对吃不消,一旦他们发现你给他们拍照,他们会不停地与你合影,往你手里塞西瓜、冰激凌,搞得你招架不住。
波斯诗人哈菲兹(1320~1389)进行诗歌创作时,正是蒙古人统治波斯的时期。他的诗对当权者的专制和暴虐、社会道德的沉沦,尤其是对社会的虚伪、教会的偏见,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嘲讽。他还在大量诗篇中,咏叹春天、鲜花、美酒和爱情,呼唤自由、公正和美好的新生活,对贫困的人民寄予深厚的同情。哈菲兹在波斯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许多东、西方著名诗人也对哈菲兹给予高度评价和赞赏。后世伊斯兰学者赞他为"诗人中的神舌"、"设拉子夜莺"。德国大诗人歌德盛赞他道:"你是一艘张满风帆劈波斩浪的大船,而我则不过是在海涛中上下颠簸的小舟。"
“哈菲兹”波斯语的意思是“能

本篇游记共含5000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有照片?

2016-06-28 17:20

没有照片?

2016-07-04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