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游记6:设拉子——纳克歇·洛斯塔姆,帕萨尔加德——亚兹德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6
海盗船 LV.3
2016-06-28 13:48 215/2

2016.5.15(日)设拉子——纳克歇·洛斯塔姆,帕萨尔加德——亚兹德
今天又来了一位替换穆娜的伊朗导游,是位熟知波斯波利斯的专家先生,但愿他能有比穆娜更高的情商。
离开设拉子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一道山崖横亘眼前。在立陡的岩壁上,几座洞窟高高悬挂,这就是纳克歇·洛斯塔姆(Naqsh –e Rostam)遗址。
按照面对峭壁、从左到右的方向,分别安葬着大流士二世(阿尔塔薛西斯一世之子,?-前404年)、阿尔塔薛西斯一世(薛西斯一世之子?-前425年)、大流士一世(前558~前486)和薛西斯一世(大流士之子约前519年-前465年)。
纳克歇·洛斯塔姆在崖壁上开凿墓穴,工程巨大艰巨。波斯人为什么不选择土葬呢?据说古代波斯人认为土地的洁净很重要,不能让尸体污染了,所以选择悬棺葬。但我不知道平民是否也要这样吗?要知道,这样的工程绝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啊。
在墓葬周围还有很多浮雕,表现的也是国王坐在宝座上接受附属国代表朝贡的场景。
位于波斯波利斯以北大约50公里的穆尔加布平原上,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一个首都——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的遗址就散落在这里。
帕萨尔加德城始建于公元前546年居鲁士大帝(居鲁士二世,约前600年或前576年-前530年,古代波斯帝国的缔造者。他以伊朗西南部的一个小首领起家,经过一系列的胜利,打败了3个帝国,即米底、吕底亚和巴比伦,统一了大部分的古中东,建立了从印度地中海的大帝国。今天,伊朗人将居鲁士尊称为“国父”)在位期间,距今已有2500多年了。虽因居鲁士二世于前530或529年在战争中被杀而并没有完成,但帕萨尔加德仍然是阿契美尼德帝国的首都,直到大流士一世计划在波斯波利斯建都为止。虽然没有波斯波利斯保存的好,但有一种荒凉之美。
整个遗址星星点点散布,没有汽车要想走遍还真有困难。
首先到了最北端的一处高地,一座城堡的遗迹高据其上,占地6000平方米。修建城堡的巨大石块和城堡的巨大体量都让今天的我感到不可思议。站在这里,向南能俯瞰整个遗址,向北看到在低矮和缓的山间谷地的大片绿色农田和城堡下从北进入帕萨尔加德的通道
向南700米左右,有一座孤零零的巨石垒成的框架,据考古学家判断好像是什么大门。
再向南的平原上,有居鲁士二世的私邸,考古发掘显示出三十柱宫的中央大厅和宽广的前后阳台的宏大。这里还是新进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波斯花园的“大流士花园”,满眼的荒漠哪里看的出2500年前这里曾是繁花似锦、碧波荡漾的波斯庭院。依稀可以看出那长方形的水池。只有一种紫色的小花年年盛开陪伴。
还有其东南方向的观众大厅遗址,也是残垣断壁了。
帕萨尔加德遗址的最南端伫立着整个遗址最壮观的居鲁士二世之墓,巨大的惊人,也简朴的惊人。大石块结构共有六层,上层是一个普通的长方形墓室,它与众不同的建筑风格结合了居鲁士二世征服的所有主要文明的元素。在阿契美尼德王朝,陵墓被花园环绕,还有士兵守卫。200年后,灭亡波斯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从希腊东征到此,不仅没有毁坏他的陵墓,相反还下令加以修葺。居鲁士陵2500年来屹立不倒,在陵墓旁的一根柱子上,一段铭文至今仍清晰可见:“我是居鲁士王,阿契美尼德宗室。”
在帕萨尔加德建筑进行的结构工程研究显示:它的宫殿、花园和居鲁士的陵墓都突出反映了阿契美尼德帝国皇家艺术和建筑的特色,以及波斯人的文明。
帕萨尔加德是西亚第一个多文化帝国的首都,被认为是第一个尊重其子民文化多样性的帝国。从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的建筑反映出其对不同文化的融会贯通。
在公元前3世纪以前,中东地区一直是世界文明发展的重心,这一地区的发展沿着从城邦到地区性王国到洲际大帝国的轨迹前进,波斯帝国是上古中东诸文明的集大成者,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大帝国,它的出现也是世界历史的一个篇章的总结。它的创立者居鲁士以其一生不断的征战、征服和他对被征服者的宽容而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印记。
记得去年在耶路撒冷游览时,曾经提到居鲁士执行宗教宽容政策,他允许被征服者供奉自己本族的神祇。半个世纪以前,巴比伦人曾经两次进攻耶路撒冷,焚毁了犹太教的圣殿,将犹太权贵和工匠虏回巴比伦,史称“巴比伦之囚”。当犹太人哀叹何时才能结束流亡生活的时候,却得到居鲁士的诏令,允许他们回耶路撒冷并重建圣殿。犹太人欣喜若狂,在《圣经》中,他们将居鲁士称作“上帝的工具”,上帝应许他“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
波斯帝国的壮大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在居鲁士的后继者冈比西斯、大流士、薛西斯手中继续扩展并达到顶峰,完全改变了古代世界的政治格局。波斯帝国的崛起还有另一个历史意义,就是确立了印欧语系人种在中东地区的统治,曾经辉煌的闪米特等其他人种不得不接受长达12个世纪的印欧人的统治。
波斯帝国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可以称得上具有世界意义的大帝国,它的每一项制度都对后世有很大的意义,这是居鲁士在《影响世界的100帝王排行榜》中居显要位置的原因。不过,波斯帝国作为一个政治军事实体在世界上早已不复存在,而它对后世影响重大的各项制度主要由大流士一世所确立,这是居鲁士在《影响世界的100帝王排行榜》中的位置居于大流士之下的原因。
以下是我当天发在朋友圈的感想:“来到帕萨尔加德之前,纳克歇·洛斯塔姆、帕萨尔加德都是听都没听说过的地名;居鲁士、大流士这些名字在我的脑海里就像土得掉渣儿的老农的名字。根本不知道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纵横欧亚非三大洲的伟大君主的丰功伟绩,以及其对世界乃至中国的影响。这种影响远远大于历史上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今天顶着烈日、冒着35°的高温瞻仰远古的遗迹,周围寂静,只有风过耳边,仿佛诉说着这片土地上曾经的辉煌壮丽。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惭愧。同时深感自豪,我所属的中华文明历经数千年,却一直延绵至今,可骄傲地回顾那些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中的古代文明,同时,昂首向前。”
继续向东北方向行走。路上在一家绿荫环抱的餐厅吃午餐。这家餐厅的洗手间在庭院一角,等我们走到门前,才发现,这里只有波斯文标识男女,既没有英文的,也没有国际通用的图案的。张望一下,这个角落也没有人可以问。咋办呐?干脆让青岛大哥守门,男士进右手,女士进左手。完了之后,爱谁谁。后来再去的团友回来就说换了方位啦。大家互相提醒,再到有图案和波斯文标识的厕所,赶紧用手机拍下来,避免再次出现这种尴尬。
长途跋涉之后,傍晚时分到达亚兹德
老费一看,立刻兴奋地告诉我们这家餐厅有一架钢琴。青岛大哥房老师进门后,立刻自弹自唱起来,赢得热烈掌声。在大家的极力请求下,青岛大嫂张老师为房老师弹琴伴奏,大家跟着合唱一曲《长江之歌》,一路的疲劳一扫而光。
入住亚兹德的五星级酒店(Safaiyeh Hotel)。这是一家由政府经营的大型酒店间,周围是绿树成荫的高档地区。夜晚酒店的花园里灯光明亮,客人在花丛中或坐或卧,非常惬意。

本篇游记共含2819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无图无真相!

2016-06-28 17:20

有没有图片?光看字不过瘾哪

2016-07-04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