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游走伊朗,探寻波斯王国的印记

25
老牛 (武汉) LV.10
2016-06-28 17:34 660/4
  • 出发时间/2016-01-22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伊朗, 古称波斯,安息,是亚洲的文明古国之一,也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两千多年前的汉朝时期两国就有了频繁的交往。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许多年,由于伊美交恶,伊核问题等等,一直受到联合国的制裁,差不多处在与世隔绝的状态。因此,听说我们要去伊朗,亲人朋友首先提出的问题就是:去那干嘛?那里安全吗?愈是质疑,反而愈坚定了我们去伊朗的决心。网上查到伊朗马汉航空驻上海办事处的电话,谘询得知在马汉航空购买飞德黑兰机票,还可代办签证,于是 直接在马汉航空将机票订了。等到在高校任教的糖糖、教授放寒假,我,还有我大学的同学冯哥,一行四人便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1月23日:早安,德黑兰


几个人约定在广州白云机场会面,等早早赶到机场,预定昨晚上11时30分起飞的伊朗马汉航空5080航班延误一小时起飞。

到达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已是早晨6时15分。东方破晓,晨光熹微。

与朋友帮忙预定司机顺利见面,在机场兑换了部分伊朗货币,一下子就成了百万富翁。

号称拥有1300万人口的伊朗首都德黑兰,建筑陈旧,大约相当我国六、七十年代的水平。也许是长期遭受制裁的原因,同是石油富有国,却与中东那些土豪国家有天壤之别。 

路遇几名老人,听说我们来自中国,异口同声说道:秦,good!友好之情,让人感动。

本来是要去自由塔,司机却将我们拉到了电视塔(Milad Tower),只好将错就错。德黑兰电视塔号称亚洲第三,仅次于日本东京塔和中国东方明珠塔。乘电梯直达282米的观光层,德黑兰城尽收眼底。如果天气晴好,可以看到远处连绵的雪峰。

古列斯坦皇宫

明早我们即将乘机飞设拉子。于是顾不上休息,包车游览位于德黑兰市区内的古列斯坦皇宫(Golestan Palace) ,伊朗世界物质遗产之一。

其中镜宫晶莹剔透,美伦美焕。宫中见到流落海外的中国瓷器,弥足珍贵。 


偶遇一群伊朗女学生,活泼开朗,热情友好。看来严格的伊斯兰教义并没有对她们的天性产生太大影响。





闭门难入的萨德阿巴德王宫

出古列斯坦王宫时天下起了小雨,我们的包车直奔城北山脚下的萨德阿巴德王宫(king Abad's Palace),这里又称巴列维王宫,伊朗伊斯兰革命前,巴列维国王及其亲属皆住于此,现辟为博物馆。我们到达那里时,没想到王宫门前戎备森严,闭门谢客。原来是伊朗总统在此接待来访的习近平主席。

已是吃饭时间,包车司机直接将我们带到了达尔班德山(Darband),入口处是长约200-300米小道, 两边是一家挨着一家饭馆和咖啡馆。这里是德黑兰游客的集中地。但是因为是冬季,游人稀少,在雨中显得十分冷清。

随意走进一家伊朗餐厅,一人一份烤羊排加上一份藏红花染色点缀的米饭,每人花了一百多元人民币,算是自己为自己接风了。这也是我们十余天伊朗行最贵的一餐饭。


就这样与萨德阿巴德王宫擦肩而过。

参观伊朗国家珍宝馆

伊朗珍宝馆(National Jewels Museum)位于伊朗中央银行的地下金库中,就在土耳其伊朗大使馆对面。

这里收集了萨法维、恺加、巴列维三个王朝的大量皇家珠宝。金银玉器、钻石珠宝、皇冠佩剑,器皿饰品,可说是价值连城

其中有重182克拉,被称为“光芒之海”粉钻;镶满各种宝石的恺加王朝的孔雀宝座;

镶有2000多颗宝石的巴列维国王的王冠,以及满是宝石的地球仪


珍宝馆设三道门禁,谢绝摄影摄像。游客进门无条件寄存相机手机包袋,绝无偷拍的可能。文中图片全从网上下载。只有亲临现场,方可知伊朗几代王室奢糜的生活,让人大开眼界。

1月24日:从德黑兰飞设拉子

凌晨五时起床,赶早上7时30分的飞机飞设拉子(Shiraz)。德黑兰有两个机场,国际航班多起降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Imam Khomeini International Airport IKIA), 而国内航班多在Mehrabad老机场。从酒店乘的士去老机场,经过有名的伊朗自由塔。微微曙光中,没有灯光效果的塔身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设拉子是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波斯文化中心,是伊朗夜莺、诗歌和葡萄酒的代名词。伊朗著名诗人哈菲兹、萨迪的墓葬就在城东北的山坡上。飞机到达设拉子机场已是上午九时,我们就近在粉红清真寺对面巷子里找了家民宿住下。

这里距离城内的几个著名的景点都不远,步行就可到达。灯王之墓(Ahmadi Sq.又称圣祠清真寺),被信徒们尊为圣殿。公元835年伊玛目礼萨(Imam  Reza)17个兄弟中 Sayyed  mir Ahmad被哈里发国王追捕, 并在此被杀。他的遗体就安葬在圣陵之中。圣殿东南角还埋葬着伊玛目礼萨的另外两个兄弟。宽敞的庭院,蓝色瓷片装饰的球状穹顶和两边高耸的金光闪闪的光塔,庄严而肃穆。

此处本来严禁拍照和非穆斯林进入,不知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还是这里改了规矩。我们几个到达门前时,被门卫礼貌地拦下,接着找来寺国际部的接待人员,引导我们在寺内参观,除了灯王陵寝等两个地方不让拍照外,其他地方陪同人员任由我们拍摄,亲切又友好。
寺内的玻璃装旆显得富丽堂皇,而其中虔诚地做着礼拜的男女信众让人感动。

遇上一个对中国特别感兴趣的伊朗女士,跟糖糖和教授说个不停。等到我们游览完毕时,这位女士还一直等在那里,直到与糖糖二人合影后才满足的离去。 

离开灯王之墓前,我们和热情友好的接待人员合影留念。

这时一群身着白袍的小学生出现在寺内广场,对着我们的镜头露出天真的微笑。


看来伊斯兰的信仰也是从娃娃抓起啊!

从卡里汗城堡到古兰经门

印度时看过了许多伊斯兰风格的城堡,因此没有进入卡里姆汗城堡内(Arg-Karim Khan),在城堡外拍拍照,就徒步向东北寻访哈菲兹墓园。

哈菲兹墓园(Aramgah-e Hafez)不大,座落在一座小山坡之上,静谧的小院,清浅的水池,葱郁的树林,素雅的花朵,为墓园增添了淡淡的诗意。这位著名的波斯抒情诗人,用他的诗歌颂和赞美自由和爱情,深得伊朗人民的喜爱, 据说在伊朗家庭中有两本书是必备的,其中除了《古兰经》 , 就是哈菲兹诗集了。
几对伊朗情侣在园中留影,也许是为了表达他们对诗人的缅怀之情。

同行的教授在诗人墓前朗诵李白《将敬酒》一诗,但愿波斯诗人和诗仙李白能惺惺相惜。 

去古兰经门时遇雨,一为躲雨一为充饥,随意走进一路边餐馆,要了两份炒饭,一份烤鸡腿,一份烤粑粑,再加一份蔬菜沙拉,还有店家送上一份烤饼,结帐才发觉,四个人的午餐,竟然只花了人民币柒拾余元。
古兰经门位于设拉子东北边,是通往波斯波利斯的必经之地。顺左手边登山道到山顶,是观古城日落全貌的好地方,只因天边云层太厚,我们没去登观景台。

返回城中,再去观灯王之墓夜景,夜色中灯光映照下的清真寺显得朦胧又美丽。


与上午相同,又享受了一次国际友人的待遇。

1月25日:波斯波利斯多变的天空

一夜雨淅沥,醒来天未晴。没有阳光,早上去粉红清真寺的计划落空。预定去波斯波利斯的包车11点出发,望着下个不停的雨,几个人十分纠结,直到过11点后决心冒雨前往。

车行约一小时到达纳什洛斯坦(Naqsh-Rostam)。这里有波斯帝陵和萨珊浮雕,在高峻的山崖上,波斯人琢崖造墓, 将大流士一世、二世、薛西斯一世等四位波斯国王安葬于此。十字型墓穴的上下方是精美的萨珊浮雕。几千年过去,这此遗存无声诉说着古国波斯的兴衰故事。

我们到达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时,天还断断续续下着小雨,天空布满浓云,面对宏伟的古城遗址,十分强调光线的冯哥提不起摄影的兴趣。

波斯波利斯是波斯帝国大流士一世即位后,为纪念阿契美尼德王国的辉煌业绩而建,古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灭波斯王国后,据说这里被亚历山大大军所毁。
漫步穿行在遗址之间,天空时而浓云低垂,细雨菲菲,时而兰天白云,阳光灿烂,有时显得神秘莫测,有时又显得开朗雄伟,似乎想把游人引人遥远的过去。


又是一阵急雨,我们无奈离开遗址。回首再望,波斯波利斯又是云散雨歇,斜阳映照。

1月26日:惊艳粉红色清真寺

粉红清真寺实际名叫莫克清真寺(Nasir-al-Molk),位于设拉子城中,就在我们所住民宿的对街。因为其中的冬季祈祷大厅的彩玻璃雕花圆柱和彩瓷,在早晨阳光的映照下显现出美丽的的粉色氛围,因此之故有了粉色清真寺的美称。 昨天早晨因雨未去,今天恰好天气晴好,在包车离开设拉子之前,我们特地早起去了此地,成为今天第一批观众。

粉红清真寺果然名不虚传,初升的太阳穿过东边墙上的彩色玻璃,在墙壁上、柱子上、地毯上打上了五彩斑斓的光斑,如同梦幻一般。

同行老冯担纲摄影师,糖糖与教授客串模特,在那里照个不停,直到来了一拨国内来的旅游团队,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

离开粉红清真寺,我们包车由设拉子亚兹德(Yazd)。
包车司机巴特曼是一个年轻的大学生,非常健谈,糖糖和教授的专业有了用场,一路跟巴特曼聊着天。设拉子亚兹德的公路状况不错,只是车辆很少。车行两个小时后到达帕萨尔加特(Pasargadac)的波斯大帝居鲁士墓,宽广的平原上,巨石垒砌的帝墓高大而突兀,背衬上兰天和雪山,透出一股王者之气。

离墓地不远处是王宫花园的遗址和高山上残存的宫墙,登高望远,雪峰连绵。

途中经过一个城镇,司机带我们看了一棵生长数千年的古柏。

遇到一家人在此停车野餐,热情地拿出石榴招待我们。又是合影,这几天我们已经成为民间亲善大使了!

汽车穿过一道峡谷,翻过山垭口,然后一路下坡直奔亚兹德。黄昏时分到达亚兹德,夕照下的山峰显出一片淡粉色,显得十分美丽。

晚上在大街上寻找吃饭处,碰上一群德黑兰来的女中学生,热情洋溢地与糖糖和教授交谈,我和冯哥站在一边,不懂外语的我们连当听众的资格也没有。


初到亚兹德,就感受到伊朗人的热情好客。

1月27日:游走在亚兹德的古城旧巷中

我们在亚兹德的旅店是由一座典型的波斯庭院改建的,搭建天棚的庭院四周摆满了宽大的波斯风格座榻,如同木制的大炕。闲暇时沏杯波斯红茶,看上一会儿书,十分惬意。

早餐后出门就是聚礼清真寺(Masjed Jameh),进入寺门右侧的大巴扎入囗,开始了我们的老城步行之旅。

时间尚早,惯于晚起的伊朗人的店面多未开门。幽深的古巷,只见三三两两闲坐的老人,偶尔可见身披黑袍掩面而过的伊斯兰女人。

路过一个小小的私人图书馆,在这家图书馆的屋顶,可以看到古城四处矗立的高高风塔,风塔与深入地下的坎儿井相通,成了炎热夏季天然的空调。

老城古巷纵橫曲折,但标识清楚。Khan-e Lari古宅是亚兹德保持最好的恺加时期的的住宅之一,至今有150多年。高耸的风塔,美丽的彩色玻璃,优雅的的拱门,宽敞的庭院,是波斯庭院的典型之一。

在古宅的资料室,一名伊朗的工作人员要求糖糖为他推荐几个中国的服装网站,并特地打开尚未开放的冬季住室让我们参观。

离开古宅,我们误打误撞到一个小型的坎儿井博物馆,顺着深深的土阶,一直到达数十米深的地下。看到这些,你不得不佩服人类的顽强生命力。

Fahadan Great Hotel是亚历山大监狱遗址对面的庭院茶室,站在茶室楼顶可见亚历山大监狱全景。在茶室里,我们遇见两位热情开朗的伊朗妇女,跟教授和糖糖滔滔不绝讲个不停,当我们婉拒她们饮茶的邀请,互道再见时,其中一女士要我们给全中国人民代为问好,让我们万分感慨。

遇上一所幼儿园中午放学,跟一群天真澜漫的伊朗儿童一起,感受到了无忧无虑的美好童年


游走在老城古巷,收获的是满满的感动。

寂静塔的晚霞与多莱特阿巴德花园的夜色

亚兹德有三个与拜火教(琐罗亚兹德教)有关的景点:火神庙和寂静塔在亚兹德城南和南郊,恰克恰克圣地在城北七十公里的一个山谷之中。逛完古城,我们包车先去了火神庙。火神庙不大,一座精致的建筑,其中供奉的圣火据说从470年一直燃烧到现在。院子中间是一个圆形的水池,池中是拜火神庙的美丽倒影。除了燃烧的圣火,虔诚的信徒,也没有太多可看的景观。 

出城向南很快到达寂静塔(Yowers of Silence),两座锥形的山峰顶上,各自矗立着一个用夯土筑成的圆形建筑。这就是拜火教举行天葬的遗址。如今习俗不存,此处却成为一著名景点。  

我们登上山顶时,正值太阳西沉。站在残存的土墙上,只见亚兹德城一片金黄。 
另一边,一名伊朗女子坐在残墙上玩自拍,黑袍子里依旧是一颗现代爱美的心。
在霞光中留下一个个剪影后,我们朝山下走去。
 霞光中一名景区管理员骑着摩托下从山路驰下,如同神兵天降。 

明早我们将离开亚兹德,于是决定连夜去多莱特阿巴德花园(Bagh-e-Dolat Abad)。这里曾经是波斯摄政卡里姆汗的住所,它拥有伊朗最高的风塔, 是波斯花园的经典之作。迷离夜色中,高高的风塔,精美的亭台,长长的水池,在夜色中显露出朦胧的美。

刚出花园门,忽然听到一阵欢笑声,抬头一看,原来又碰上了昨晚偶遇的那群中学生。 
教授和糖糖又一次充当了亲善大使之职。

1月28日:从亚兹德到Barandaz Lodge

早起和同行的冯哥一起去拍亚兹德的日出,一轮残月悬在聚礼清真寺高耸的光塔上方。

朝霞不错,可惜出门晚点,没有找到合适的前景。

曙光中再次来到市中心的乔赫马克清真寺寺前的广场。阳光照耀下清真寺的背后一片金黄。
如果是下午正面一定十分辉煌。

时间尚早,乔赫马克清真寺尚未开放。

早餐后四个人花110元美元包车去卡维尔盐漠南缘Mesr村外的Barandaz Lodge客栈,司机是个高1.95米的伊朗青年,显得忠厚而腼腆。第一站是位于亚兹德北面52公里的梅德博(Meybod)。这是一座有着1800年历史的土砖古城,登上城中古堡(Naran castle),可见梅德博全城,阳光下成片的砖土建筑显出一片金黄色。

距此不远,有一座建于法萨维时期的圆锥形大冰库,听说里面现己无冰可存,我们也没有了进去的兴趣。

恰克恰克(Chak Chak)位于荒漠深处的一个山谷中的半山腰上:一个浅浅的山洞,三股燃烧的火苗,一股清清的泉水,几座简陋的的房屋。传说阿拉伯人入侵波斯时,波斯萨桑公主逃至此处,丢下一枝金钗,此处便出现了这股泉水。从此这里成了拜火教徒的圣地。

我们从梅博德出发经过一片不见人影的荒原,最终进入一个荒凉的山谷尽头,方才到达这里。

如果你是来赏景,定会大失所望。在这里,我们又遇上了一群女中学生,孩子们看到我们几个外国人,立即叽叽喳喳地围了上来,似乎急于了解外面的世界

几个女生抓住糖糖一起玩起了自拍。

汽车継续在荒原上行驶,不过多时到达荒原中废弃的古村哈拉纳格(Kharanaq),这个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古村早已废弃,破败荒凉,只有恺加时期的清真寺和维修尚好的光塔记载着昔日的兴旺。

废弃的砖土民居由陡而曲折的巷道相连,即使大白天一个人也害怕走进迷宫般的废墟。。

下午三时以后是拍摄古村的最佳时间,我们因为要赶到盐漠边的绿洲,只好匆匆离开。夜幕落下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处于盐漠绿洲中,被《孤独星球》推荐的家庭客栈Barandaz Lodge。

1月29日:卡维尔盐漠一日游

Barandaz Lodge客栈位于Mesr村外的一小片沙漠绿洲上,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除了提供游客的食宿,还经营着沙漠游的项目。

到达当晚,我们就与客栈老板敲定了第二天的沙漠游。由于天气寒冷,取消了沙漠露营的项目。
凌晨早起按预定计划去看沙漠日出。司机兼导游是老板的叔叔,大概误解了我们的意思,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戈壁高岗上,见不到成片的沙漠,让人失望。但教授和糖糖兴趣不减,披着御寒的破毯子,在曙光中作出各种搞怪的姿势。

东边山势太高,太阳出来已经发白了。司机是个特喜欢摆"poss"照相的大叔,照不到日出的我们,就专照模特大叔了!


下午的活动是骑骆驼和沙漠徒步。领队是一个学天文专业的大学毕业生,两口子辞去德黑兰的工作到此打工。
牵骆驼的有一个标准的小帅哥,脸上总是挂着天真的笑容。艰苦的环境中他们却有着难得的快乐! 

离开驼队,领队带我们走进一片盐漠,一大片低洼处泛出大片的醎花,如同雪地一般,河道弯曲,但河水都掩盖在灰白的盐壳下边。

沙漠并不死寂,低洼处有大片的芦苇,苇花如雪,鸟鸣啾啾。

阳西下,我们停留在连绵的沙丘上等待着沙漠辉煌的落日。西斜的太阳将桔色的光线打在起伏的沙丘上,沙丘也变得一片桔黄。
女士们无论何时何地,总会找到表演的舞台。


今天的云彩稀疏,落霞差强人意。
如果不是冬天,在沙漠中露宿,看漫天繁星,应该是件十分惬意的经历。

1月30日:三十三孔桥头的奇遇

吃了客栈老板亲自做好的早餐,糖糖代表我们在留言簿上留下了我们的赞美之词,教授则及时用英语转达给老板,老板听了格外高兴。

合影之后我们乘老板介绍的包车离开这个沙海绿洲中的客栈,出发去伊斯法罕。车外除了偶尔掠过的村庄,更多的是苍茫的盐漠与戈壁。

司机除了几个简单的英语单词外,再没更多的交流。好在客栈老板事先有交代,他忠实地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名为Naei的小镇,带我们参观城中废弃的古堡和手工织布作坊。

司机在此地熟人颇多,在一个清真寺前,司机不停与人打招呼,并同所有打招呼的男者行贴面礼。

司机大概以为我们这些外国人都是大款,听说我们要吃午饭,便将我们带到城中的宾馆,吃了一顿又贵又不好吃的午餐。

午后不久,我们到达伊斯法罕(Esfahan),司机将我们送到伊玛目广场附近。在询问多名热情的路人后,两名女青年将我们送到了一个饭店门前。饭店离伊玛目广场不远,步行就可到达。
稍事休息,我们出门向左,顺着大街去了不远处的三十三孔桥(Bridge of 33 Arches)。

正当我们在桥头游览拍照时,一个伊朗青年主动上来与冯哥用汉语搭讪。交谈中知道这位名叫哈米德的青年非常喜欢中国,为到中国留学,已经通过观看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自学了两年汉语。我们在感慨哈米德顽强的学习毅力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我国经济发展对外的影响力。
交谈之中,糖糖的网友,一个在校的伊朗大学生也如约而至,到达伊斯法罕后的第一餐饭,成了四个中国游客与两位伊朗青年的聚餐。 

1月31日:迷失在伊斯法罕古城

伊斯法罕伊朗第三大城市,也是历史上的两度王都和经济重镇,城中保留着一批历史久远的王宫、清真寺、商队旅馆和巴扎,故在古伊朗诗中有“伊斯法罕半天下”之誉,使它成为国外游客的必到之地。
伊斯法罕的第二天上午,我们徒步穿过市区的林荫大道和街中花园到达了久负盛名的伊玛目广场(Naqsh-e Jahan Square;Imam Sq),晨光下这座仅次于天安门、世界第二大广场寥寥寥己人,显得空荡荡的。

广场南面的沙阿清真寺(Masjed-e Shah)两座光塔高高耸立,东面谢克洛弗拉清真寺(Masjed-e Sheikh Lotfollah) 用亮蓝和青绿色瓷砖装饰的穹顶在朝阳映照下现出粉色的色调。

在谢克洛弗拉清真寺,我们看到了穹顶花饰在一缕阳光映射下现出的孔雀开屏的美景。这个专为沙阿国王后宫女眷敬神的地方,不知是建造者的有意和无意,在美丽蓝绿色瓷砖镶嵌的精美图案中可以找到许多孔雀的美丽元素。

阳光从窗口向寺内投入一股光柱,有一伊朗女子站立光柱之中抬头仰望,显得十分虔诚和肃穆。

沙阿清真寺正在修缮之中,处处可见施工的脚手架,一群中学生正在寺内参观,站在亮丽青绿色花纹装饰的高大穹顶下,一个胖乎乎的中学生放声高唱着《古兰经》,高亢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之中,袅袅不息。

在清真寺侧院,一名寺院里的神职人员正和来访的基督教神父热烈交谈,见到游览的我们也忘不了热情的招呼和交谈,看来不同的信仰并未阻隔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

广场西的阿里.卡普宫(Kakh-e Ali Qapu)也在维修,这座建于16世纪的阿拔斯一世的住所有六层,内外绘有十分精美的壁画,但远不如故宫的精美与恢宏。

值得一提的是建于六楼的音乐厅,室内天花板和隔墙全部镂空为乐器和器皿状,构成一个大的共鸣箱。
想想当年坐在中间听着音乐,应该也是三年不知肉味了!

离开阿里.卡普宫时,遇到又一群中学生,一个个拥到镜头前让我们拍照,热情又友好。

广场的北面就是大巴扎的入口,我们按孤独星球推荐的游览路线从巴扎大门右侧的入口,沿着由拱形长廊和穹顶构成的古老巴扎向北,林林总总、五颜六色的商铺,历史久远的清真寺废墟,记载着往日繁华的商队旅馆旧址,仿佛翻着一本厚重的史书。

在巴扎尽头,是伊斯法罕最大的清真寺-聚礼清真寺(Masjed-e Jameh)。南北相对的高大礼拜殿、宽敞的庭院和庭院中间的净身泉,不同时期的建筑有着不同的风格。
我们到达这里时正是中午的礼拜时间,我们跟着匆匆赶来礼拜的人群走进礼拜殿,看着教徒们随着宣礼声反复跪拜,真正感受到了教徒的虔诚与信仰的力量。

出清真寺仍然是一处处巴扎,几条街巷走过,我们无可避免地迷失在古城之中,只好放弃徒步,让的士司机将我们送到八重天宫,这个古代的世俗建筑依旧是波斯花园的格局,已经审美疲劳的我们无意游览,直接到了附近的四十柱宫(Kakh-e Chehel Sotun)。
宫中精美的壁画让人惊艳,宫前宫后的水池,环绕周边的古木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与伊朗人同行的中国女子,交谈中得知这名宁波女子是到此的生意人,让我们对宁波人的商业才能有了直接的感受。


这天黄昏,我们再一次在三十三孔畔度过,老天不负有心人,满天的落霞映照下的三十三孔桥畔美不胜收。

2月1日:难忘的亚美尼亚区室内音乐会

伊斯法罕的第三天早上,糖糖约好网友带我们逛巴扎。
伊斯法罕伊朗商业和手工业重镇,地毯制作和铜器加工都十分有名,那里的巴扎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地毯图案精美、质量上乘。可惜动辄成百上千美元的价格,使我们只能饱饱眼福了。

在一个地毯商铺,一名自学汉语的伊朗青年尽量用不多的汉语词汇与我们交流。对于中国的著名城市他不了解,却偏偏知道浙江义乌,学汉语的目的,也是为了做生意,方便去义乌打货。

各个商铺中的手工艺人加工制作现场和工艺品让我们大开眼界。

路过一个彩蛋加工商铺,购下一枚具有波斯民族特点彩绘的驼鸟蛋,作为此行的纪念

下午参观伊斯法罕西南郊的亚美尼亚区。在波斯国王阿拔斯一世时期,因国王看重亚美尼亚人经商和艺术才能,承诺特许亚美尼亚人保持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以致在伊斯法罕城郊形成这一独特的亚美尼亚人聚集区。

旺克大教堂(Kelisa-ye Vank)是这个区的标志性建筑,在西斜的阳光下,这座集合了伊斯兰瓷砖装饰的穹顶和基督教堂尖塔的建筑成为一道特别的风景。

教堂前我们遇上一名推介乐器博物馆的伊朗女士,介绍中提到的室内音乐会吸引了我们,让我们有了一次特殊的音乐之旅。

要知道70年代伊斯兰革命成功后,在伊朗任何的歌舞演出皆被禁止。因为在原教旨主义看来,音乐和歌舞都是靡靡之音,让人意志消沉,耽于享乐。也许是信仰不同,在这里还允许音乐演出的存在,这也是乐器博物馆吸引我们的地方。
当我们进入这个不算大的博物馆时,一场专为该区富商眷属们的音乐演奏即将开始,发现我们几个的到来,坐在一间不大房间的贵妇们赶紧站起来给我们让座,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演奏很难说精彩,但这在伊朗已经是难得的特权。

博物馆老板是个痴迷的音乐人,演奏完毕一定要陪我们一一参观他收藏的各种乐器,并亲自担任讲解。


见天色己晚,我们乘的士去了下游的哈柱桥(P0l-e Khaju,Khaju Bridge),桥不如三十三孔桥那么壮观,但造型很美。一群伊朗人站在桥洞下唱着歌,时而独唱,时而齐唱,随意随心。看来无论如何禁止,都无法阻止人类对美和音乐的追求。
伊斯法罕,留给我们太多的美好回忆。

2月2日:纳坦兹教堂和奥布里扬奈古村

早上乘坐酒店代为联系的包车去卡尚,包车费50美元,包括途中停留纳坦兹和古村奥布里扬奈的游览,司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 车穿过纳坦兹(Natanz ),停到了一座不大的清真寺前。

这是一座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清真寺,精雕细刻的木门历尽风霜,精美花纹依稀可见。一座用兰色和米色瓷砖拼贴花纹的光塔高高耸立。寺内漂亮的穹顶,精致的石雕反映了当时工匠高超的建造水平。

一个接待人员正在给几个英国游客介绍清真寺的历史,当接待人员讲到这里的部分石雕至今还在大英博物馆时,几个英国游客显得有些尴尬。
据《孤独星球》介绍,离此十几公里就是伊朗的核处理工厂,但我们没有勇气也没有兴趣去寻访此地。
离开纳坦兹不久,汽车离开了主道,折向了一条山谷中的便道,山谷尽头的山坡上,就是奥布里扬奈(Abyaneh)古村。
和其他地方女人身披黑袍不同,这里的女人习惯披花袍子,这让喜欢人文摄影的冯哥充满了期待。

走近古村,只见光秃着枝条的苹果园,陈旧破败的土坯房屋,迷宫般曲折的街巷,正午时分也见不到几个人影:一个匆匆走过的身披花袍的老妪,三个干活的泥工,门洞中一人和一只狗,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还有一个卖苹果干的小贩,就是我们在这个古村看到的生命。
据说冬天这里的人全住到了城里,到春天苹果花开的时候就会陆续返回。夏天这里气候凉爽,是游客最多的时节。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回望古村对面的雪山和村后山巅残存的古堡,未免有些失望。

午后到达卡尚午餐后司机大叔表示要带我们去参观古浴室,并希望我们继续包车直到德黑兰。然而我们没长期包车的经历,于是婉拒了他的建议,让司机大叔十分失望。
卡尚古城区在城市西边,主要景点也都集中在那,由于淡季的原因,我们来到预定的旅店时,只有几名台湾来的游客,其中两名女子一幅高冷的姿态,旁若无人。倒是与女子同行的台北青年,时不时与我们讲上两句。

站在旅馆的楼顶平台,可以鸟瞰卡尚

时间尚早,几个人信步来到古宅Abbasian House:宽敞的庭院,高高的穹顶,拱形的门窗,漂亮的彩色玻璃,楼上楼下,里里外外,透露着昔日的繁华。 

在这里,我们遇上了几个从德黑兰来的伊朗美女,活泼而大方,见到我们几个时,送出一个个飞吻。后来干脆抓住我们一起来个自拍。看来在黑袍子包裹下,仍有着一颗热情洋溢的心!

离古民居不远,见一处商铺门店,没有了游人,生意十分清淡。一直想买藏红花的糖糖打听了一下价格,与依斯法罕相差无几,想想很快就要回国,果断出手,引得每人买了100美元的藏红花。年轻老板碰上这样一笔不大不小的生意,脸上挂满了笑容。


而我们却因为这笔生意错过了卡尚最美的落日。不甘心的我们拿起相机,匆匆留下了这美丽的日落景色 。

2月3日:卡尚一日

伊朗看了不少攻略,无一不提到卡尚(Kashan)的伊朗古浴室,想不通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早餐后一行人早早到了那里。购票后我们没有直接进内游览,而是拐向左手边的台阶出门上到浴室的顶上。屋顶满是大大小小镶嵌着彩色玻璃的穹顶和天窗,如同到了科幻世界一般。

站在屋顶,可见卡尚城高高低低的屋顶,灿烂的光塔和林立的风塔

进入古浴室,可以说叫人眼前一亮:高高的穹顶下方对应的是一个八边形的喷水池,周边用拱形的廊柱分割成一个个开放的独立空间,构成了一个美丽的立体空间,穹顶、天窗、廟柱全部由米色、白色和蓝色的瓷砖镶拼出优美的图案,让人见了赏心悦目。
看到这些,你不得不佩服500多年前古波斯人的高超建筑水平。

出古浴室左转不远进入一个街巷,就是Khan-e Tabatabei古宅,宽敞庭院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水池,水池四周的建筑上满是精致的浮雕,复杂的灰泥装饰的图案,美伦美焕的彩色玻璃,显露着昔日主人的富有和品味。卡尚作为古商道上的一个重要城镇,有不少富贵巨贾建下的豪宅,这座宅子只是其中之一。

在古宅游览时,遇到了一对伊朗老夫妻,听说我们来自中国,老头热情地说道:秦,伊朗的朋友!边说边将双手紧握示意。
另一伊朗游客则主动邀请合影留念。在伊朗的十几天里,常常被他们的热情和友好而感动。

午餐后的时间全部花在了巴扎和卡尚的大街小巷。与伊斯法罕相比,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客流都差远了。除了几处卖伊朗特产的干果店铺,多是服装鞋帽和生活日用品之类,不少是从义乌过来的舶来品。

 

要说我们几个人的徒步水平,还真有一拼:一天逛下来,不仅不觉累,还一个劲的街拍不停。

卡尚一天,留下很多难忘的记忆。

2月4日:再见 ,德黑兰!

为了在从卡尚德黑兰途中顺道游览圣城库姆(Qom),我们放弃了乘城际大巴的计划,依旧包车去德黑兰
包车司机是一名30多岁的伊朗女子,专门从事几个旅游城市间的包车业务。一路走来慨叹伊朗人开车生猛,上了车更感到女司机也一样,车开得既快又猛。

库姆位于卡尚德黑兰之间,北距德黑兰100多公里,据传为什叶派避难之处,也是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的故乡。第八伊玛目阿里·里达之妹法蒂玛·马尔苏玛探视其兄时病逝于库姆。第八伊玛目将其葬于此地。感念马尔苏玛的圣洁和贤德,历代信徒用花砖和金箔装饰马尔苏玛墓,并兴建了礼拜殿,库姆也成为什叶派的圣地之一。

按伊斯兰教规矩,男女分两个通道进入马尔苏玛圣祠(Hazrat-e Masumeh)。到入口处,我和冯哥被门卫拦了下来,两个会英语的女士在另一边,我们两个不知怎么回事,我只好挤出一个英语单词:Why?可对方的答复我无法明白。只好拿出手机,对方在上面写上了一个英语单词:wate。总算明白,是要我们等接待人员。
过了一会总算来了一个毛拉,将我们带入寺内大院内,一步不拉地陪着我们,并用英语作着简单的介绍。

天气晴好,寺内信徒和游客众多。当我们打算随众人进入圣陵时,被这位毛拉礼貌地拦了下来。后来他给我们解释说,前几天有两个中国游客未经许可进了圣陵,他们好多人进去搜寻两个多小时也没找到,现在寺里规定非穆斯林游客不可进入圣陵。看来伊朗人对国人友好是普遍的,但我们自己不自律,不尊重当地的习俗和规定,终究会影响国人的形象和自己的游览。

带着遗憾留开圣祠,在一个服务区类似肯特基的地方吃午餐,四人份的全家桶套餐份量实在太大,我们四个人只吃掉了二分之一,剩下的全打包给了司机。



司机直接把我们送到机场,自由塔下的留影也只好作罢。飞机飞入晴空,我们十五天的伊朗之行终于结束。一夜飞行,早七时,航班准时抵达广州

再见,德黑兰!再见,伊朗

本篇游记共含11813个文字,4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老牛 的图片:

特别想去这里看看 真的好美

2016-06-28 17:39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6-28 18:26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2016-07-04 10:52

引用 老猫头上的毛毛 发表于 2016-07-04 10:52:04 的回复: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回复老猫头上的毛毛:谢谢鼓励!

2016-07-04 20: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