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迟暮的韶华里与你并肩——一起到西北吃泡面

前言

      此去经年,我写下这篇游记。
      回想去年,我考完公务员当天坐上前往贵阳那趟人满为患的火车,心中向往雪山草原,牧歌悠扬,而你因为赶不上成都开往西宁的火车,临时改签变成了无座,哭笑不得向我讲述你在火车上的种种凄风楚雨的遭遇。
      而如今,我决心辞去公务员的工作,向领导递交了辞呈,你在成都换了新东家,天南地北始终浮萍难聚。犹记得去年从敦煌回来的路上,你告诉我说,他日不论身处各处,我们约定每年都要并肩旅行。我们都知道实现愿望的几率渺茫,也知道你永远是我的例外。
      这不是一篇实用性的游记,与大多数游客一样,我们走别人走过的路,买别人买过的票。但也与大多数游客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故事,即便那时看起来一无所有。

关于我们

      我和老余相识十一年,从未一起出过远门。
      和她陆陆续续商量过一起旅行的问题,但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沾,导致我们的计划每每落空,而她参与我旅行计划最多的部分,就是在我大学期间出逃旅行时为我在我家人面前打掩护。
      终于,在她21岁生日那天,我送了她一条红裙子说,我们去青海吧,你不是一直想去敦煌吗。
      老余是个段子手,言情小段子,她连篇累牍地讴歌一个不存在的月牙泉爱情故事,这次旅行于她,是一个圆梦的契机。
      我呢,既然有这么一个身高175的模特架子摆在身边,顺便当当苦力,自然业余摄影师的职业病就犯了。

旅行视频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制作视频,粗制滥造到令人发指,于我,敝帚自珍。
      当时的拍摄机器为D7000+S50+IPHONE5S,跑焦问题严重。

兰州

      兰州,淌不完的河水向东流。
      在贵阳飞往兰州的航班上,脑袋里空空如也,耳机里低苦艾低沉的嗓音让我暂时忘却了昨日答题时的不知所措,对导师苦口婆心的毕业论文修改指导置若罔闻,毕业明明近在眼前,却又遥遥无期。

西宁

      西宁开往茶卡的班车可在西宁火车站旁边的客车站乘坐,我们乘坐的是11:30那班,途径青海湖,可选择在青海湖二郎剑景区下车。抵达茶卡已是下午5点左右,淡季的青盐宾馆房源充足,离盐湖较近,是个不错的选择。

步行前往茶卡盐湖观看日落

      在淡季,盐湖的小火车处于停运状态。

      低估了西北冷空气物理攻击的攻击力,太阳落山之时,私家车陆陆续续开出了盐湖,狂风肆虐,单薄的衣服根本不足以抵抗寒冷。我和老余两个可怜巴巴的身影蹲在路边意欲拦顺风车,奈何游人纷纷对我们视而不见扬长而去,人生第一次搭车计划宣告失败。
      我们就这样遇上了老田。
      老田是盐湖里的工人,在盐湖边开了家民宿,下班回家恰逢两个鬼鬼祟祟的人蹲在路边避寒,他的摩托车灯照亮了我们灰头土脸的窘迫模样,邀请我们上车。
      一路上他向我们讲述他开民宿的始末,以及盐湖的前世今生,临走时我们给了他十块钱,希望来日方长,再能相会。
      冻得双唇发紫的两个人欢天喜地地回到宾馆,开水煮沸的方便面俨然成为了我们的精神慰藉。电视上播放着法制节目,我们端着方便面狼吞虎咽,我忽然笑起来,告诉她,这次终于不用替我打掩护,而是堂堂正正的和我一起出门旅行了吧。

盐湖之行

      穿上我送给她的红裙子,老余的冷幽默全然体现在脸上,因为没好好涂防晒,一下午的时间脑门壮烈牺牲在烈日之下。

      本来不打算带这条裙子出门,在老余好言相劝下,我们羞耻地在盐湖的火车轨道旁换起了衣服。拍了不到20分钟,实在有些羞耻,我趁人不注意将其脱下。

最萌身高差

青海湖

茶卡到西宁的班车每天只有一趟,需要早上8点到车站乘坐,若是和我们一样直达,跟票务员说一声即可。

未到草长莺飞的季节,青海湖边还是一片荒芜。

老余已经冷到必须穿着牛仔裤。

      老余曾经在西宁实习一个月,青海湖她已然游刃有余,而我之前到过西藏,大大小小的湖看过不少,意兴索然。下午四点,买好了回西宁的票,我们离开了青海湖。(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1616个文字,5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