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伊朗游记7:拜火教圣地--亚兹德

8
海盗船 LV.3
2016-06-29 10:59 256/2

2016.5.16(一)亚兹德
亚兹德伊朗中部城市,位于希尔山东北麓的山间盆地中,海拔1,240米。始建于五世纪,为伊朗拜火教最大中心,直至今日圣火依然在拜火教的神庙里燃烧不息。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亚兹德的老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作为一个贸易站,亚兹德拥有一段漫长而且重要的历史。13世纪马可波罗从此经过是,将亚兹德描述为“一座非常精致、美妙的城市和商业中心”。
位于亚兹德南郊两座孤零零的荒山上的寂静塔,是琐罗亚兹德教的天葬台。由于琐罗亚兹德教徒信仰元素的纯净,他们拒绝土葬(污染土地)或火葬(污染空气),而是将死者暴露在寂静塔上,让秃鹫啄食。就像西藏的天葬一样,虽然目的不同。在我看来总是有些不舒服的。上世纪60年代,寂静塔已经废弃不用了,琐罗亚兹德教徒安葬时用混凝土浇筑墓穴,避免污染土地。山脚下废弃的琐罗亚兹德教的建筑,土砖砌就,圆形穹顶,还有一个水井,带有风塔。
回到城里,参观琐罗亚兹德的火神庙。这里是全世界琐罗亚兹德教徒的圣地,内部极为简朴,甚至可称局促。玻璃窗后边一簇圣火,就是该教派最神圣的圣物了。据说自1500年前点燃就一直燃烧着。联想起现代社会中的奥林匹克圣火、巴黎凯旋门下和莫斯科无名烈士墓前的长明火等,可能都源于此,人类追求生生不息、永不枯竭的愿望。
琐罗亚斯德教是在基督教诞生之前中东最有影响的宗教,是古代波斯帝国的国教,也是中亚等地的宗教。是摩尼教之源,在中国称为“祆(xiān)教”。
琐罗亚斯德(前628年~前551年)是该教的创始人,出身于米底王国的一个贵族家庭,20岁时弃家隐居,30岁时受到神的启示,他改革传统的多神教,创立琐罗亚斯德教,教义一般认为是神学上的一神论和哲学上的二元论。
琐罗亚斯德教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改革过的宗教信仰。到公元前6世纪,琐罗亚斯德才真正完成了一神论性质的宗教改革,阿胡拉·马兹达成为唯一的、最高的、不被创造的主神光明神。
公元前522年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大流士一世执政后,为了统一波斯的需要,独尊阿胡拉·马兹达,力图贬低部落的氏族神台瓦等。其后继者追随大流士的信仰,常自称为阿胡拉·马兹达的使者,声称神的意志通过皇帝宣示人世。
公元前4世纪,希腊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后,波斯进入希腊化时期,琐罗亚斯德教受到沉重打击,但在公元元年前后又重新活动。
公元3世纪波斯萨珊王朝创建后,琐罗亚斯德教重新兴盛,取得了国教的地位。萨珊诸王都兼教主,自称阿胡拉·玛兹达的祭司长、灵魂的救世主等。
公元7世纪萨珊王朝亡于穆斯林。起初哈里发对琐罗亚斯德教徒表示宽容,在依法纳税后容许其保持自己的信仰;若干年后强迫琐罗亚斯德教教徒改信伊斯兰教。
琐罗亚斯德教的出现,对后来的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有深远的影响。
老城中的聚礼清真寺,华丽的外观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大门镶嵌着精美的瓷砖,两座宣礼塔高达48米,雄伟壮丽。最著名的是大殿门口处的拱顶上用瓷砖镶嵌成的“万字符”,象征着无穷、永恒和生死,最早出现在公元前5000年的伊朗建筑上。
坐在礼拜殿的墙角,看着普通的市民来此礼拜,有一位父亲带着4~5岁的儿子,虔诚的跪在大殿里,双手平托,神态严肃。
离开聚礼清真寺,去参观阿米尔恰赫马格广场,据说是伊朗最大的此类建筑,但是看着还未完工,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前往餐厅的路上,老费神神秘秘的告诉大家,司机大叔“海明威”向他吐露了心声。原来,老费和海明威开玩笑,问他有几个老婆,海明威认真地告诉他只有一个。老费又问有几个女朋友呢,海明威说就是坐在这辆车上最后一排的那位女士——任威。老费以为海明威开玩笑,没有当真。结果海明威不断提起,还让老费问问任威是否结婚了。任威一上车就坐在最后一排,一来是把前边的座位让给年长的团友,二来是可以从车前窗看风景,三就是随便自由。海明威有时故意不打开大巴中部的门,让所有的人从前门上下,就是为了多看任威几眼。听到这些,老费不敢怠慢,赶紧通禀任威,说有人爱上她啦。众团友哗然,任威更是一头雾水:这来伊朗才几天,连和伊朗男士都没有正经聊天呢,就迷倒什么人啦?老费又忙着通过小赵细问海明威愿意出几个金币娶任威。海明威说只要任威愿意,他愿意娶俩老婆。还说可以出1000个金币的彩礼。大家起哄,说少于3000个金币免提此事(在伊朗一般的彩礼是300个金币)。任威大笑起来,我让小赵告诉海明威,他很有眼光!
中午饭安排在一家有着水帘洞似的的大门和洞穴式的用餐区的餐厅。
下午去参观多莱特花园风塔。
多莱特花园曾经是伊朗摄政王卡里姆汗的住所,大约建于1750年。与其他波斯庭院一样,外墙简单甚至可谓毫不起眼,大门低矮可谓破旧,进门就下台阶,进门后眼前一亮:清水潺潺的蓝色水渠带着喷泉,满园的树木葱茏,栽满多肉植物的大大的陶土花盆拍成一行,庭院四角的碉堡满身是土砖砌就的花纹……不一而足。最独特的是高达33米的风塔。
亚兹德地处沙漠边缘,夏季在这里生活一定是严重的考验。这里的人们很早就观察到较冷的空气重而较热的空气轻的自然现象,利用高大的风塔把高空中较凉的空气搜集起来,输送进下面的室内。再在室内修建水池喷泉,利用水的流动是冷空气在室内循环,在酷热的夏季创造出清凉的小环境,这绝对是波斯人的聪明才智的创造。
风塔下的阁楼内部非常精美华丽,复杂的格栅和五彩玻璃镶嵌的花窗,穹顶万花筒般的花纹,站在楼上(当然要爬那高得不讲理的台阶)可俯视整个浓荫密布的庭院。多莱特花园与我们已经到过的卡尚的费恩庭院、设拉子的艾拉姆庭院、帕萨尔加德的大流士花园一样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波斯花园。
回到酒店休息两个小时,喝了任威现磨的咖啡。
待夕阳西下,再次进城,跟随着导游在亚兹德的大街小巷里游荡。这里住宅大都建于恺加王朝时期(1779~1921),采用晒干的土砖建造,整个老城就是一片土灰色,几乎每座房屋顶上都有高高的风塔。有的院子的门比街道低好几米呢,在那头儿有扇小门,估计门后边又是水池、绿树的庭院。街上很安静,高墙隔绝了院内的世界,仿佛没有人居住。
小巷曲折狭窄,非常干净,几乎没有行人,偶尔有摩托车驶过。来到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一座高大穹顶建筑据说是建于15世纪的学校,旁边是砖结构的十二伊玛目之墓。路旁有一家小小的酒店,却是四星级的,房子上边有巨大的风塔,想来夜晚坐在这种老宅改建的旅馆内的长塌上,像伊朗人几百年来一样,喝茶、吃东西,一定不错。导游带领我们走进小广场旁的一家地毯店,登上屋顶,俯瞰夕阳下的老城,风塔林立,它们是这座城市土灰色的天际线最显著的特征。
老城的街道都是建有拱顶的,这对生活在沙漠边缘的人们来说绝对必要。拱顶下的街道安静清洁,曲折蜿蜒,像迷宫一样令人着迷。路边的小门打开一条门缝儿,一个漂亮羞涩的小姑娘露出头来,大家一拥而上,猛拍一通,小姑娘的大眼睛里满是纯真清澈,让你无法不被她打动。摸摸身上,什么来自中国的小礼品都没有,无法表达我们的感情。
傍晚,在亚兹德老城漫步,体会那种静谧古老,这绝对是只有亲身体验而非远远的想象的美好经历。强烈地建议到亚兹德旅游的朋友们,一定要在夕阳西下时分在老城闲逛一番,这比去那个什么阿米尔恰赫马格广场要有趣的多。再一条就是一定要随身带些小礼品,比如中国结、锦缎小钱包、剪纸等等,哪怕是清凉油、风油精都行,在给伊朗人拍照后,或者吃了人家盛情塞给你的东西时,可以拿出来自中国伊朗人称为“秦”的礼物送给人家。
走进小广场旁一家餐厅,又是一个典型的波斯庭院,外表不起眼儿,里面精美。

本篇游记共含3055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有照片?

2016-06-29 18:26

想看看图,嘻嘻

2016-07-04 15:52
相关目的地:   伊朗
1424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亚兹德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