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从丽江到香格里拉:独克宗、石卡雪山、普达措、白水台和虎跳峡等自驾游记

25
太阳树 (温州) LV.15
2016-06-29 16:23 1041/5
  • 出发时间/2009-04-19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9900RMB

丽江机场,阳光猛猛打下来,亮晃晃睁不开眼睛

丽江第一感觉
4月19日,我们一行四人,完成了广交会的采访任务,11点50分从广州白云机场飞丽江广州起飞晚点,到昆明中转又延误了一个小时,飞机降落在丽江机场已是傍晚5点多了。从飞机的舷窗望下去,丽江机场并不大,周围的地势也不平坦,有很多推土机在作业,一条条红色的作业带被推出来,丽江机场正在扩建。红土是我在高空中看到高原云南的第一眼。
走出丽江机场,阳光猛猛地打下来,亮晃晃使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时刻好像是温州下午三点,一个半小时的时差,又地处高原,紫外线煞是厉害。来接机的小赵介绍,高原上温差很大,现在差不多30度,早上和晚上这里却只有10度左右。

丽江花马酒店,老板和老板娘都是温州老乡

从机场到丽江市,有20多公里,不算远,道路也很好,是新修的水泥路,路两边是田地,及群山。远处的山脚下,几个水泥大桥墩一字排列开来,小赵说,这是从昆明修过来的铁路,还没有架桥,这条铁路准备通向西藏
正是四月,七彩云南的高原上草儿还没有完全发青,山上的树还没有全绿,最热闹的生长季节还没有到来,一切如同黎明前的时刻,安祥且宁静。这就是丽江?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的丽江
我们住在丽江花马大酒店,酒店老板和老板娘都是温州人,他们已在等我们吃饭,放下行李,洗把脸,来到酒店附近的一家东巴野菌菇火锅店。老板介绍说,让你们尝尝丽江的特色,今晚专门吃丽江的野生菌菇。野生菌菇种类很多,一盆又一盆,放在火锅里不断煮着吃,我只记得有一种叫鸡腿菇,长长白白的,如鸡大腿的肉。菌菇很清香,第二天我满嘴是这种纯野生菌菇特有的余香,用“沁人肺腑”这个词来形容最恰当了。

鲜嫩的三纹鱼 满口留香的野菌菇,可惜没留下照片

丽江,我们还吃了一顿三纹鱼火锅。三纹鱼在酒店里一般生吃,切成片放在冰块上。丽江花马街上,有好几家门面不算大的三纹鱼的火锅店。三纹鱼养在店内的鱼池里,青黑色如鲤鱼,一条有四五公斤重。三纹鱼在这里有三种吃法,一是鱼肉生吃;二是鱼皮油炸蘸椒盐;三是鱼头鱼尾鱼骨头放在火锅里煮着吃。这三种吃法,对于我来说,每一种都是新鲜。老板说,丽江水好,三纹鱼能在这里养殖。花马大酒店开业时,一养三纹鱼的朋友送了88条小鱼给店老板,放养在酒店大堂的鱼池里,因酒店刚装修,空气或水池里可能还有杂质,这些小三纹鱼一条也没有存活。可见,三纹鱼对水质的要求很高。
丽江有山,所以有满山遍野的菌菇;丽江有水,水中养一种能被人生吃的三纹鱼,未识丽江,却已尝丽江山水之味。

夜 在这里充满了浪漫的期待和陌生的想像

晚饭后,我们几个便从花马街往古城方向散步而去。八九点钟的丽江,华灯初上。穿着一件外套我感觉还是有一份凉意。丽江的大街很清洁,城市也不大,常住居民也只有几万人,迎面而来或擦肩而过差不多都是外来的游人,丽人倩影时时从眼前晃过。清凉如水的丽江之夜,让人充满了浪漫的期待和陌生的想像。也许是过于疲劳,或从火锅店里出来受凉,一位同行的胃有点舒服。从东海的海平面海拔几乎是零的地方飞到丽江,置身于海拔2400多米的云贵高原,看来体质稍弱一点的人对高原有点反应了。我们转到了古城门口,眺望着夜色里古城屋檐上闪烁的霓红灯,站了一会儿,便回转宾馆。
一夜无梦,这就是丽江丽江带给我的第一感觉

古城不砌城墙 传说因为土司老爷姓木 木加框就成了"困"

古城啊古城
虽然没有机会领略夜色古城,但在丽江的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们即赶到古城。8点多不算早,一些旅游团队的旅友,三三二二在古城入口处拍照。丽江大研古城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唯一一座没有城墙的古城,据说是因为丽江世袭统治者土司姓木,筑城势必如木字加框而成“困”字之故;还有一种说法,古城不设城墙与纳西民族的开放性有关。其实,丽江古城大研镇坐落在玉龙雪山下的丽江坝中部,北面和西面都是山,东南面有数十里的良田沃野。这样的环境里,城墙的作用并不大。
丽江古城始建于宋末元初,有千多年历史。古城街道依山势而建,顺水流而设,用红色角砾岩(五花石)铺就,完全手工建造的土木结构的房屋、无处不在的小桥流水,处处融汇了汉、白、彝、藏各民族精华,并且具有纳西族独特风采。

最美的时刻 是明亮的清晨或漆黑的夜晚

丽江的气候有点怪,只要一出太阳,天气就热。那天我们进入古城,一会儿,天色灰蒙蒙起来,冷风一阵又一阵吹来,似乎要下雨的样子,穿着T恤加外套的我,尝到了丽江寒冷的滋味。我从古街如梭的游人中走出来,顺着一步步台阶和依山而上的古民居,爬上了古城西边的狮子山顶。站在山顶,整个古城的屋顶展现在我的眼前,曲曲折折,一片又一片,煞起壮观。
古城大白天已成为一个喧闹的现代大卖场,更适宜那些爱逛街喜欢购物的游客。这样喧哗的场景下,难以享受到宁静的一米阳光,也无法追思千年古城的模样。丽江古城的纳西名称为“巩本知”,“巩本”为仓廪,“知”即集市,也就说古城曾是仓廪集散之地。千多年来,古城就是这样功用。对于喜爱宁静及寻古的人来说,颇有点失望和失落。但这就是世俗,世俗的力量越过千年,强大而不可改变。
丽江的几天,来回匆忙着,直到回转温州,我也没有机会去体验夜色蒙胧的丽江古城。倒是几位同事在旅游结束前一夜,去古城玩到零点才回来。丽江古城,人说最美的时候,是在夜里或清晨。

艳遇与喧泄 陌生及熟悉,现实和梦幻

夜色古城,充满了现代的诱惑和梦幻。酒巴文化的夜生活,套上古城的外壳,让来自现代城市里的人们,那份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在此尽情释放;丽江的古城,对于我来说,依然陌生。正如我的生活,只是古城外属于自己的孤独之夜。古城,一个巨大的PT,艳遇及喧泄,陌生及熟悉,现实和梦幻,离我太遥远了。

我用自己的方式撩开了古城清晨一角。

丽江最后一个清晨,我终于用自己的方式撩开了古城的一角。那天,我特地起了个大早,6点钟就到了古城,避开了摩肩接踵的游人。这时,天色虽然渐亮,人们都在酣睡,因为是星期六,当地居民也没有起床,石街两旁的店门还没有开,清新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古城,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游荡古街,我像是一位从千年之前瓯越之地走来的游客,眼前的一切让我感觉神秘而又熟悉。
我喜欢这里构造简单粗犷的古民居,这里的一个街角,一座庭院,一条水渠,一个台门和屋角,如往事般的亲切;古城民居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似乎也“甚合吾意”;以院子以中心,天井、走廊、正房、侧室和照壁,迂迥曲折,构成了一个个适宜人居的庭院,走在这样的建筑组合群里,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我以前世的目光打量着古城的一瓦一木

我用前世的目光打量着古城的一瓦一木,用现代数码相机定格街两旁的台门,和各种各样翘向天空的屋檐;透过交错的屋檐角,我看到了高原上湛蓝湛蓝一米见方的天空,还有天空上飘着的白云。我旁若无人,走街入院,感受古民居丰富而细腻的装饰,追寻人与自然千百年来的和谐。

真正的木府毁于清末 我不喜欢假古董


感受了古城,看完了土司府——木府,我颇有点郁闷。大旅行家徐霞客来到云南丽江,感叹木府:“宫室之丽,拟于王室”。都说木府是丽江的历史见证,古城文化的象征,但现在的木府是1996年丽江大地震后,重新修建的,属于人造景观。真正的木府毁于清末的战火,据说幸存的石牌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的“文革”中毁灭了。说句实在话,我不喜欢假古董。

拉市海其实是丽江城外的一个大盆地,一半是湖一半是湿地,

第二天,我们借了一辆六座的别克商务车,决定到香格里拉去。一行四人,在丽江将车加满了油,买了一张地图,规划线路是先到长江第一湾,再回转向东到迪庆香格里拉县。
汽车出了丽江城,走了10公里左右,便开始上山。我透过车窗,遥望山下风景如画的拉市海。拉市海其实是丽江城外的一个大盆地,一半是湖一半是湿地,只是行程紧张,我只能在车窗里欣赏眼前的拉市海。“拉市”是古纳西语译名,“拉”是荒坝,“市”为新,意为新的荒坝。近年来由于人工的作用,拉市海由季节湖变成了保持一定水位的高原湖泊,海拔在2400多米以上。拉市海现在是丽江一个很有特色的旅游景点,据说在12月后,如镜的湖面倒映着玉龙雪山,越冬水鸟安然在此栖息,或翱翔于蓝天白云之间,构成高原湿地特有的风韵。

石鼓,就是罚了款,石头肚子才能鼓起来

长江第一湾位于丽江西北45公里的石鼓镇,不算远,但从丽江出发,要翻过几座山,山路不算峻险,柏油或水泥路面,我们几位车技一般,但还是保持一定的速度。快到中午,下得山来,到了石鼓的收费站口。仿佛早已在等待我们一样,几位警察将车拦住,说我们在山岭上超速了,规定时速60公里,我们开到了70公里以上,交涉一番,罚款二百就放我们走了。
一路兴冲冲走来,快到长江第一湾了,却被警察罚款,尤如当头一棒,好不懊恼。我笑笑说,什么叫石鼓,就是罚了款,石头肚子才能鼓起来。大家都被我逗乐了,路途中不愉快的插曲顿时烟消云散。

世间有些事物 只能远远遥望或者仰视或者俯瞰

万里长江第一湾在石鼓镇这里转了一个大湾。我们沿着石鼓镇半圆形的江沿上走了一圈,没有找到想像中长江折头的V字形,也没有如旅游手册上说的,金沙江在这里转向180多度,冲开崇山峻岭的重重阻拦,掉头北上东去形成著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湾。我只是感觉石鼓镇一带江流开阔平缓,江边柳林如带,金沙江如一条绸带,在青色的群山间飘荡而过。
我站在江边,风从身边刮过,我似乎听到纳西语称为“剌巴”的啸啸虎声。江风如啸,在开往香格里拉的路途上,我突然醒悟,这么宽的江面,我们走得这么近,能感觉什么呢?要观赏长江第一湾,是要爬到石鼓镇对面的一座山坡上,远远地俯视这里,才能一览这雄壮奇观!我为自己错失这么好的机遇而感叹,看来,世间有些事物只能远远地遥望或者仰视或者俯瞰,有些景和有些人,不能以平常之心或平视的目光去看去体味,观景如此,看人也是如此。距离是一种美,走得太近了,成了灯下黑,自然什么也看不见。

金沙姑娘转身处,便成了长江第一湾

虽然在石鼓,没有感受万里长江第一湾的神韵,但我却记住了三江并流在这里的一段美丽传说,说是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姐妹结伴出游,半途发生争执,大姐、二姐固执地往南走,金沙姑娘立志要去太阳升起的东方寻找光明和爱情。到了石鼓后,她告别了两个姐姐,毅然转身离去——金沙姑娘转身处,便成了长江第一湾。

金沙江畔:水里的黑鱼  岸上的树皮都是难得的美味

寻找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去,到香格里拉去。从长江第一湾的石鼓镇出来,我们沿着金沙江顺流而下,公路旁不时出现金沙江的某一江段。车到虎跳峡镇,算是与金沙江暂时告别了,我们要往西北香格里拉去,金沙江向东流了,虎跳峡这一未知的景点,也暂且留下。
虎跳峡镇公路边我们选择了叫一个小白脸的饭馆,饭馆一面靠江,江水哗哗而流,我坐着等上菜,看江对面的公路上,几位老外顶着直直的阳光,骑着自行车,背着大背包,前往虎跳峡,敬佩之心油然而生。眼前的这一段金沙江,江窄水小,怎么看也只是一段平常的溪流,也许溪流下面波涛汹涌着?也许这只是金沙江的一条支流?
我们要了当地的几个菜,和一小瓶本地产的青稞酒。吃着金沙江里一种黑黑的鱼,及海拔三四千米山上生长的一种树皮,这种树皮看上去或吃起来都像是蛇皮,有一定的肉质感,这一顿饭,显然有了金沙江的特色。
午后在高原明明亮亮的阳光底下,我们离开了虎跳峡镇,继续往西北赶路。从这里开始,七彩云南终于在我们的眼前,撩开了她神秘的面纱。高远的天空下,远处的雪山在云朵下闪着寒光,神秘又圣洁,车窗外不时闪过的草甸子散发着诱人的芳香,虽然还没有到草绿花开时节……香格里拉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香格里拉系藏语“老朋友,您来了”的意思,引申为“心中的日月”

香格里拉香格里拉,此时充盈着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1933年,英国著名小说家詹姆斯·希尔顿写了一本小说《失去的地平线》,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英国外交官与他的三个朋友乘坐一架被劫持的飞机从印度飞往世界屋脊,因汽油燃尽,最后迫降在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绝望之时,他们遇到了藏人。这些好心的藏族人将他们带到了藏民的居住地,这是个多么美丽神奇的世外桃源啊:雪山环抱、土地肥沃、阳光明媚、人与自然和谐生存着……但当他们踏上归程,想想来路,却再也无法找到确切地点了,只记得经常听到藏民说的一句话:“香格里拉”。
此书一出,轰动世界,英语词典里才有了香格里拉(Shangri-la)一词,据说香格里拉迪庆藏语“老朋友,您来了”的意思,现在引申为“心中的日月”,或“通往圣洁之地”、“心中的菩萨”。1997年,迪庆藏族自治州为了“抢注”香格里拉,将中甸县改名为香格里拉县,2001年并经国务院批准。但2004年《中国国家地理》提出一个大香格里拉的概念,以东经94——102度,北纬27——34度之间围成的一个大致区域,主要是川、滇、藏交界的横断山脉地区。说实的,我更愿意接受这个提法。

湛蓝的天空如无比纯净的心灵,云朵被圣水洗过一样的洁白

不管怎么说,从丽江香格里拉,特别是到了中甸草原,我们明显感受到中国西南藏区那片永恒、和平及宁静。雪山下的高原草甸、坝子和湖水,在阳光下无比灿烂,高远而湛蓝天空,如无比纯净的心灵,飘浮着的云朵被圣水洗过一样的洁白;牦牛、马和羊散落在广袤的天底下,自由自在吃着青草,还有康巴藏族人的村庄,矮矮的木屋,……这不都是我梦想中的家园?我相信,如果不来到这里,我不会感受这一切……。但此刻,我无法也没有能力用自己的笔触来述写这一切,在这样的环境里,任何文字或表达方式都是软弱无力的。
香格里拉在哪里?其实,“香格里拉”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理想化的“桃花源”,它只是人们期望的一个地方,心灵里的一个理想国度,用现实中的一个地方去对应它、锁定它,真的是很拙笨很可笑。《失去的地平线》的作者自己没有来过中国,他只是根据在中国丽江一带生活了30年的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洛克的探险照片,日记、记录而撰写的一个“桃花源”而已。

由“中甸”改名为香格里拉县的县城,也是迪庆州府所在地,

建塘:香格里拉县城
由“中甸”改名为香格里拉县的县城,也是迪庆州府所在地,处在一个很大盆地中。县城不大,被无边的群山和辽阔的草甸子包围着。县城里的房子一般只有二三层高,却有着鲜明的藏族特色。街道修得很宽,水泥路面也很干净,很多新盖的大楼,是自治州一些机关单位的,比如县政府或地税局之类。
石卡雪山就在县城的边上,在县城每一个角落,猛然间一抬头就能看见不远处蓝天下闪着银色光芒的雪山。那云朵一样洁白的雪,那刀剑一样的寒光,直到现在,还不断地闪耀在我的天空,我不知道她是在对我微笑,还是在严肃审视我,不管怎么样,从香格里拉回来后,雪山的高远和洁白,寒光和神圣,一直盘桓在我的脑海里。

香格里拉县城 海拨3000多米 平生第一次高原反应

香格里拉县城街两旁新开的宾馆、酒店很多,但规模一般不大,县城外独门独户的大宾馆也有,毕竟是自治州所在地了,住宿比较方便。我们几人开着车,在县城里专门找那种价格便宜又实惠的小宾馆,经过讨价还格,也许因为是旅游淡季,一个标准房120块就拿下了。提着行李,我们四人上了宾馆二楼,刚到了二楼走廊,突然间大家都喘不过气来,服务员说,你们得走慢点,这里海拔3000多米。这时候我才醒悟,我们已经处在高原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了。难怪,下午在车里大家就开始高原反应了,头晕、胸闷甚至有时候一下子透不过气来,等等症状我还以为是坐车引起。
香格里拉县城的两天时间里,有半天多,我一直处于头疼状态,这种头疼的症状如同患了重感冒。我认为,到香格里拉是进入西藏高原的预演,高原反应人人都有,但轻重不同,可忍受的程度不同。高原旅游有一个适应过程,特别刚进入高原,一定要保存体力,不可冒然饮酒什么。那天中午在虎跳峡镇,我可能太兴奋了,喝了二两青稞酒,下午坐车一直开着窗,享受异域景色,被风一吹,又是在高原上,怎么不头疼?但是,能够接受香格里拉的高原反应,我想,下回我到西藏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马帮踏碎“独克宗”街角的宁静,铜铃声随高原的风飘得很远很远,

看看天色尚早,我们洗了把脸,拿着地图仔细研究了一番,决定到周围转转。香格里拉县城“独克宗”古城,原来是“茶马古道”的一个中心,这里古称“建塘”,相传与理塘巴塘是藏王分封给三个儿子的属地。可叹的是,旅游开发使“独克宗”古城成为丽江大研古城的一个翻版,成了一条毫无特色的旅游购物街。
“独克宗”在藏语里为“白色石头城”,寓意“月光城”。据说古城兴建的时候,用一种当地出产的白色黏土作为房屋外墙的涂料。白色,是藏民族崇尚的一种风格。我站在黄昏“独克宗”的街头,想像千百年前,古城每座房子白色的外墙,在银色的月夜下闪耀着一种奇异的色彩;夜深了,马帮踏碎石街的宁静,铜铃声随高原的风飘得很远很远,使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月光城”。现在,“月光城”在哪里?曾经辉煌的茶马古道重镇“建塘”的风采在哪里?而人们向往的香格里拉又在哪里?

吃完牦牛全宴,身上充满藏民所特有的气味 差不多被藏化了

香格里拉的夕阳下,我们在县城里开着车转来转去,寻找吃饭的地方。七八点钟的时候,天色渐暗,我们找了一间清真牦牛小吃店,这里,牦牛火锅小吃店几乎遍布全城,每一间小店门口大块大块挂着一排沉甸甸风干了牛肉。
我们在建塘镇吃了一顿“牦牛全宴”,有牦牛肉鲜炒,牦牛干肉油炸,牦牛煮肉切片、牦牛杂碎等,店老板到街上还为我们打了一壶浓浓的酥油茶。酥油茶刚喝的时候,那种感觉我们这些汉人是不会接受的,咸咸的说不出是什么怪味,但硬着头皮喝下去,不久肠胃及全身通畅舒服起来。吃完这顿“史无前列”的“牦牛全宴”,每个人身上充满了藏民所特有的浓重气味——我们已开始混同这里的藏民族了。

石卡雪山 蓝月山谷景区 距香格里拉县城不到20分钟路程

石卡雪山及蓝月山谷
香格里拉县城开车到石卡雪山的山脚,是蓝月山谷景区入口处,其实这里与县城很近,不到20分钟的路程,因为不认识道路,我们差不多用了40分钟。正是早晨八九点多钟,太阳已经从香格里拉的地平线上升起,暖暖的阳光从蓝月山谷的谷口照进来,显得异常温馨。我们从东海之滨的温州广州,又从广州昆明,再转机到丽江,又从丽江开车到了迪庆,马不停蹄,一路奔波而来,就是为了雪山王国这座名不经传的雪山?
其实,玉龙雪山就在丽江古城外,我们舍近求远,冥冥之中居然又到了这里,是与香格里拉的缘份,还是石卡雪山之神的引领?

“石卡”雪山是神山 意即“有马鹿的山”

同伴们去买景点门票,买氧气罐及租借羽绒大衣去了。我等在缆车站门口,仔细阅读游览蓝月山谷景区的说明。“石卡”是香格里拉藏语译音,意思为“有马鹿的山”。一马一鹿,代表着正在聆听佛祖讲经说法的芸芸众生,因此,鹿和马是藏传佛教吉祥动物之一,表示“吉祥长寿、驱邪正法”。
这几天,从丽江香格里拉的路途中,抬头仰望天空,我都能看到雪山。雪山高过云朵,不可企及,有时候像一朵飘浮在云层而上的巨大雪莲,有时候那闪耀着的白色尤如刀剑之光芒,神秘而不可侵犯。在藏区,每一座雪山在藏民心里都是一个神。
香格里拉县城外的石卡雪山,当然是建塘的神山之一。据说每逢藏历十五,藏民成群结队上山朝拜,祈祷来年的平安幸福。相传,石卡山神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女神,古时候,整个藏区流行瘟疫,藏民死亡无数。于是,石卡女神在建塘传授医学知识,并从印度请来两位医学大师,经过多年的努力,建塘一带的瘟疫终于得到控制。为了不再让藏民受瘟疫之苦,石卡女神最后化身为神山日夜守护在这里。

从3270米的草甸 索道将我们载到4449.5米石卡雪山顶

羽绒大衣租过来了,一袭大红色,每件大件的胸前绣着“扎西德勒”(吉祥如意)四个字。氧气罐差不多和家用的空气清新剂喷筒一样大小,天蓝色煞是漂亮,只是在喷嘴上多了一个塑料罩,需要时套在鼻子上一喷同时一吸,就能缓解高山缺氧症状。想不到在这么偏僻之地,竟有这样现代化的登山设备,只是我没有将墨镜带来,上雪山我怕刺伤了眼睛。另一个想不到这里居然有云南最长的索道,索道将我们从海拔3270米的纳帕草甸送到海拔4449.5米的山顶,据说在山顶可以同时看见梅里雪山玉龙雪山,甚至稻城的三大雪山等雪山景色。
缆索缓缓移动,我们坐在透明的吊厢里,看着自己和同伴慢慢地从地面上升腾而起,山坡下的树木和岩石开始在脚下移动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们到了山丛中的一个广阔的谷地,这里是亚拉青波牧场,大部分游客选择转乘另一索道,雪山顶上下来后再在此地游览。据说这里有深藏于蓝月山谷景区半山腰原始森林中的灵犀湖。每当月圆之夜,就有一头犀牛出现,它是石卡女神的座骑,保佑着这里民众的牛羊茁壮成长。亚拉青波牧场,一到夏季,芳草墨绿,百花齐放,成片的杜鹃连成一个个小花海,可惜现在是四月,草儿未青花儿未开,显然我们来得太早了。
缆索又不断升高,此时,遥远的雪山就在我们头顶上方,越来越近。脚底下一株又一株大树杜鹃花在寒冷的雪地上盛大开放,我惊讶,云南大树杜鹃花居然能在雪中怒放!

卡瓦格博雪山、玉龙和哈巴雪山远远近近闪现在视野里

石卡雪山之顶,天很近,云朵似乎触手可及。我们顺着长长弯弯的木梯,拾级攀登而上。厚厚的积雪,在阳光下更加洁白,将巨大的山顶覆盖着。这里已经是海拔4449米的高峰了。雪山上的风很大,迎面刮过来使人睁不开眼睛;山顶上很冷,有几位没有租羽绒大衣的游客,冻成一团不得不提前下山了;还有一位女游客,被雪山顶的寒气一逼,顿时肚疼起来。我只是惊叹着,在南方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这样厚厚的雪!走几步,吸一口氧气。在雪地里拍照,高声大叫:“雪山,我来了”!平常生活和工作中的沉重和不快,在石卡雪山顶上,顿时云消雾散。
我站在雪山顶上,用平视的目光,看着远远近近的卡瓦格博雪山、玉龙和哈巴雪山,感觉她们都是一尊尊神灵。此刻,我的心灵是无限的纯净和无比的静穆。我愿意就这样站在雪山顶上,让洁白的雪和狂吹的风陪伴着我,多么希望时光在这一刻凝固,直到永远!

前方是什么?我不知道 但有一种感觉,在不知不觉中召唤着我

普达错国家公园及其它
由于时间的关系,游览了石卡雪山及蓝月山谷,中午时分我们便恋恋不舍离开了香格里拉县城。说实的,香格里拉周围的风景都很美,比如香格里拉大峡谷,梅里雪山等,但对于无法摆脱世俗红尘的我来说,工作和承担的责任永远是一个魔影,哪怕在在千里之外,这个魔影也时时爬上心头,我别无选择——刚到目的地,就必须考虑回程,这也许就是一生劳禄奔波的命运。但我不甘心就这样匆忙回去,根据地图选择了另一条路回转丽江,这样,既能节省时间看更多的风景,又能顺道回来。
今晚的目的地是白水台,虽然我不知道白水台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但有一种感觉,在不知不觉中召唤着我。车驶出了香格里拉县城,路况很好,落差起伏也不大,路两旁的村庄、草甸和藏民的房屋,和远处的森林、高原上的群山、白云,是那么地和谐相融在一起。车窗外的田埂上,偶尔有几位背着尖底的竹篮扎着红头巾的藏族妇女走过,给静谧的田园,带来了生命的活力,我被这些美丽深深打动,我希望车再开慢些,让这些田园的风情及多姿多彩的画面,一幅幅映入我的眼帘,沉淀在我的心灵。
到了红坡村,我们再也忍不住,开车拐下了公路进了村庄。红坡,顾名思义,就是红色的山坡。从公路到村庄,是一片平坦的田野,沐浴在阳光中的青稞架空空矗立着,错落有致的藏房,简朴而宁静。村落后面,就是一个高原上的斜坡,平如镜面,被村民开垦成一格一格的山地,正是四月,田野上什么也没有长来,站在公路上远远看去,这个斜坡是一个巨大的红色坡地。
……

在普达错坐车2小时转了60公里路,什么感觉也没有找到

香格里拉县城东南方向,不到30公里的地方,便是普达错国家公园,它是香格里拉核心景区之一,位于“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中心地带,由国际重要湿地碧塔海自然保护区和“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红山片区之硕都湖景区两部分构成。据说这个自然保护区是中国最大的国家公园。
普达措国家公园的大门就设在“香格里拉第一村”霞给村的村头,这个公园管理很严,自驾车一律不能进入自然保护区。我们凭记者的身份去通融,也被挡了回来,只好乖乖买票去坐公园的大巴。公园管理处及大巴车站建造得非常讲究,规格与一个大县城车站差不多。进入景区入口处时,大巴停住了,我一看,有一母猪带着十几只小猪崽在路上寻吃,大家不禁一笑,这是普达错公园留给我的第一幕。
自然保护区的游客都被集中在大巴内,一辆接一辆的大巴载着游客,在公园内一站接一站开,导游在车内说些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从自驾休闲游到团队赶鸭式的观光,我一时无法适应。虽然说买了门票,游客在保护区内可以自由地在每一个站上下车,但操作起来,还是基本上一个车的游客被拉着,下站拍十几分钟的照片,又赶往下一站。这么好的风景,就被这样观光的方式,奢侈地浪费了。此趟旅程,最心痛的是自己在普达错走马观花,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大约在国家公园里转了60公里的路,什么感觉也没有找到。

游普达错至少要用一二天时间,当然最好能开自驾车进入景区

普达错国家公园有两个大湖泊。一个是硕都湖,它是是香格里拉县最大的高原湖泊之一。藏民不仅仅把她看成是一个湖,还认为她是众神饮水的地方,据说这里有着迷人的晨雾,她被五光十色的山林包围着。踏着专门为游客修建的栈道,我们在这里路过,左边是湛兰的湖面,右边是雪松林,一车人像是赶集一样走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赶路?
在这里藏民有一传说,湖泊都是仙女梳妆时不小心掉落镜子,镜面破碎而形成,而碧塔海就是仙女掉落的一个镜片。碧塔海湖面海拔3538米,是云南省海拔最高的湖泊,四周山上的涓涓细流在此汇聚成湖,湖中有一孤岛。据说这里有“两绝”:一是有一种中国生物学家命名的“碧塔重唇鱼”,竟有三个嘴唇!它是第四纪冰川时期留下来的物种,距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了;二是“杜鹃醉鱼”,每年的6—7月份,杜鹃花盛开之后,花叶落在水里,叶片含有微毒,被游鱼吞食,这些鱼如同醉了一般漂浮在湖面,吸引着林中的黑熊借着月色的微光来这里捞食昏醉之鱼。而这一切,只能是到此一游,我的梦中之景罢了!
我认为,游普达错至少要用一二天时间,当然最好能开自驾车进入景区。然后,慢慢地游逛。其实,普达错的景色不亚于新疆的喀纳期,有各种各样的地形地貌,高山和湖泊、山间树林,及草甸牧场。只可惜,这么好的景致,对于我来说,如同美丽又神圣的初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普达错与我擦肩而过。我想,也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东巴文化之源:白水台

东巴文化之源:白水
天暗下来的时候,我透过车窗看见黑黑的山坡上,有一巨大的白色凝结状的岩石。我知道,我应该到白水台了。白水台位于香格里拉县城东南100多公里的地方,属香格里拉县三坝乡白地村。从普达错到白水台,要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山道弯弯,从高原3000多米下到2000米左右,一直转下来,夸张地说没有百多米道路是直的,方向盘不是左打就是右打,同时要踩刹车。听听地名就知道这些路有多弯了,九龙村,附近的公路像九条龙盘旋着,还有什么大羊肠村和小羊肠村,公路弯曲真如羊肠。
但是,这一路风光也很美,主要是大树杜鹃花,一树又一树开着,有的地方满山遍野都是这样的花,花朵将整个山坡染成了一片粉红。白水台海拔2300多米,就在白地村后的山坡上,一条公路从坡上穿过该村,村民的房子就造在坡上或坡下。从公路边到白水台只有几十分钟的时间。白水台入口处,村民的马队就在这里等待。这里的马儿很可爱,小小的如同驴一样。走到我眼前的一匹小白马可爱极了。我突然想骑骑它。于是,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每人租了一匹马,由纳西族的妇女牵着。因为是坡地,又从来没有骑过马,我骑在马背上歪歪斜斜,很害怕自己掉下来,骑着马发现马驮着我走得也很吃力。于是,到了栈道台阶的时候,我对牵马的纳西妇女们说,你们回去吧,也不要等我们回来。

相传天神为了让当地人学会造田耕地,变幻出来这样的“梯田”,

我们开始拾道而上,枕木辅就的台阶很多老化了,有的一脚踩下去,摇摇晃晃。看来,这里的游人不多,也没有资金投入维修。当时我还不明白,这么好的景点为什么游人怎么少?——原来到这里的道路太险峻了。从香格里拉过来,我们领教了。从这里到南面的出口要绕过哈巴雪山,还要经过长长的虎跳峡谷,交通的险峻和不便,阻碍了来白水台的游客。
白水台占地面积约3平方公里,酷似一层层梯田,在周围青山掩映下,阳光一照,如凝固了的瀑布。我一踏上白水台,感觉有一种沁人的冰凉透过脚底渗透而来。在白水台上行走,我一直想脱鞋,我怕踩脏了这圣洁白玉状的岩石。相传,纳西族的两位天神为了让当地的纳西族人学会造田耕地,特地变幻出来这样一片“梯田”,所以又有人称这里为“仙人遗田”。站在梯田状的白水台,遥望不远处山坡上翠绿的梯田,的确有这种联想。

纳西妇女告诉我,这里是仙女梳装的地方,我听了会心一笑

白水台是由泉水中的碳酸氢钙成分经太阳光照射,水分蒸发不断凝固、结晶沉积而成,千万年来这些白色沉积物不断覆盖地表而形成千姿百态的岩溶地貌,呈现高低错落的梯田。据有关方面的专家测定,白水台有二三十万年的历史了。水从山中的潭穴中流出,顺地势而下,形成的白色华泉地也越来越宽,形成扇状,恰似慢慢长大的一朵巨大的白色花朵。怪不得纳西语称    白水台为“拜卜芝”,意为逐渐长大的花,真是绝妙又逼真的形容。
白水台的台顶是平的,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中央有十多个小泉池串连而成的“天池”。在这里背着背篓运白沙泥的纳西妇女告诉我,这里是仙女梳装的地方。我听了会心一笑,这“天池”里的水,因石灰的沉淀,显得更清澈更纯净了。天光云影,山花丛林,在此相互映衬,怎么不疑为仙境?

“你没结婚就留在这里吧”,我不知道这是幽默还是真诚的邀请?

白水台顶,一个上午就我们几位游人。在我们附近走来走去的,是穿着纳西族传统服装的妇女,虽然她们被高原的阳光晒得很黑,背负着沉重的背篓,一天收入也只有四十块。但她们劳动着,偶然唱着歌,像一群快活的小鸟。有时候,她们主动来到我们面前,看数码照片里的自己,也许她们一辈子没有拍过照片。但她们对生活充满了热情,面对生活的重压和困难,没有任何怨天忧人的言语。她们很真诚也很友好,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沉闷了她们就主动对着我唱起了山歌,甚至走到我的面前,以审视地目光看着我,对我说:“如果你没有结婚就留在这里吧?”,我不知道这是幽默还是真诚的邀请?我被这种生活态度深深感染,我认为她们是最纯朴最美丽的纳西妇女。
这不禁使我思考,旅游之地还没有开发的时候,一切都是纯净的,特别是人的心灵。是城里人的欲望和贪婪,及极端的消费方式,把复杂的人际关系带到了这里,不仅污染了山水,更是污染旅游之地人们的心灵。我感叹,净土难得,更感叹世界上最后的净土,最后的香格里拉将不复存在——这就是人类的悲哀。

东巴教在此诞生,纳西东巴文字也在此创造

白水台不仅有这样美丽的景色,而且是中国纳西民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相传纳西族东巴教的第一圣祖丁巴什罗从西藏学习佛经回来,途经白水台被这里的美景吸引,留了下来设坛传教——东巴教在此诞生,纳西东巴文字也在此创造。这里自然成了纳西族东巴教徒的神圣之地。白水台当初直到现在仍然作为神祗来敬奉。每年的农历二月初八,当地的藏、彝、白、傈僳等族的村民,都要到白水台进行祭祀活动,以歌舞娱神,据说场面隆重而神圣,古朴而自然,民族风情十分浓郁。
……

海拔2000多米高放养的鸡和猪,味道自然纯正和鲜美。

中午下得山来,一些村民向我们推销本地的核桃。公路边一位小妇人招呼我们上她的小饭馆吃饭。我问她是什么族,她说是汉族,从哈巴雪山那边嫁过来的,女儿已经快六岁了。在她的厨房里,我帮着她切刚刚煮熟的一大块猪肉,她说还要在油里炒一下,我说不用了,我们就喜欢这样吃。她又去捉了一只雄鸡,当场杀掉,准备鲜炒。她的老公是纳西族,佩着腰刀过来陪我们聊了一会儿,并拿出了自己家里人喝的白酒给我们喝。鸡煮好了,一碗是鸡汤,一碗是鸡肉,鸡肉和汤里都加了当地特有的山药佐料,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鸡肉和猪肉的确很好吃。是啊,海拔2000多米高的地方放养的鸡和猪,肉的味道自然纯正和鲜美。

虎跳峡:峡谷深深切割着一片高原台地,金沙江从这里流过

惊心动魄虎跳峡
离开了白水台,已是下午二点多。顶着高原中午的阳光,我们往哈巴雪山方向开车而去,下一站目的地,是我们期待已久的虎跳峡。从白水台到虎跳峡的下虎跳峡谷口,车子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段路也颇为惊险,有的路段山高谷深,仅有一条公路可通,翻山越岭间,哈巴雪山总在远处闪着寒光,像一个高高在上的雪山之神,静静地注视着我们。
快到虎跳峡口时,我们从山上看到峡口外的一个集镇,古民居的屋顶一片片,这也许就是丽江的大具镇了。镇之外是被峡谷深深切割着一片高原台地,金沙江从这里流过。

峡谷窄长,弯弯曲曲如一条龙伸向远方,消失在天幕的尽头

下得山来,风骤然猛烈起来。一阵阵吹来,似乎要晃动行驶着的车,我们赶紧把车窗关上。从大具镇外不过江并顺道右绕而过,虎跳峡口就在眼前。一条峡谷窄窄的长长的,弯弯曲曲如一条绵绵的龙,伸向远方,而远方已消失在天幕的尽头;峡两边的山高高对峙,耸入云端,融化在天顶间。峡谷深不切底,只是在极远处的天穹下,一段弯曲着的江水才闪亮亮地展现出来。
我坐在车里,在下虎跳峡入口,望着这样的险境,倒抽了一口冷气。此刻的我,没有了悠然欣赏景物的心境,被危险和恐惧笼罩着。要进入这么一个险峻的地方,无疑是一种生死选择。左边是万丈深渊,右边是悬崖峭壁,脚下却只有容纳两车交汇的简易公路,而且有很多地段没有护栏,有的地段则是沙石塌方路面,进还是不进虎跳峡谷?对于我们来说,此时只有前进的唯一选择,是别无选择的选择。虽然我知道,在这里,任何落下去的物体都会在瞬间变成齑粉的可能。

不知道虎跳峡这强劲的风,是水生风起还是风水相互作用形成

风从长长的峡谷中越来越猛烈地刮过来,六座商务车似乎在摇晃,我估计这风起码有十级以上。幸而在白水台我们搬了六七块白色的石头上来,当时还怕将车压得太重,不敢多带,现在却歪打正着,这些美丽的石头成了我们的“压舱石”。
虎跳峡金沙江的上游,全长18公里,我的理解这18公里应该是地图上标出来的直线距离。峡谷分为上虎跳、中虎跳和下虎跳三段,迂迥道路26公里。我们是从下虎跳峡口进入,逆风而且逆水而行,都说风生水起,我却不知道虎跳峡这强劲的风,是水生风起还是风水相互作用形成。逆水入峡谷,唯一的好处是汽车交汇时,我们靠在右边的峭崖上,而不是在左边的深渊。其实,经过虎跳峡的车辆廖廖无几,26公里的路段,我们只遇见三四辆车交汇。

行进峡谷中间上不及天,下不及江,只听见刮过来的狂风如虎啸啸

虎跳峡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金沙江流经石鼓镇长江第一湾之后,忽然掉头北上,硬是从5000多米高的哈巴雪山玉龙雪山之间的夹缝中挤了出去,形成了世界上最壮观的大峡谷,峡谷中最窄的地方就是虎跳峡,相传老虎可以蹬踩江中的一块巨石,跳过金沙江。下虎跳峡口的海拔1630多米,上虎跳峡口海拔1800多米,两岸山岭和江面相差2500—3000多米,中间江流宽仅30—40米。金沙江流在虎跳峡内连续下跌7个陡坎,落差170米,人说水势汹涌,声闻数里。
我们行进峡谷中间,上不及天,下不及江,只听见刮过来的狂风,如虎啸啸;脚下的江面起码距离我们千多米,风声早已将水声掩盖。到了中虎跳的一个大拐弯处,我们从车里出来,使劲才能站稳而不被狂风吹倒。在公路边,我胆颤心惊靠着一堵矮墙,拍了几张照片,依然无法将峡谷底的金沙江面摄入镜头。
……

那虎一蹦跳到江中一块大石上再蹦跳过江 这石为虎跳石

传说中虎跳峡地名来历有两个,一个与丽江的统治者土司木老爷有关。当时一算命先生说,土司死后无棺材,所以这位木老爷在所要经过的地方,每隔十里就放置一口棺材,以抗争命运。那天木老爷骑虎来这里,看到江水汹涌,木老爷一时心起,挥鞭过江,那虎一蹦跳到江中的一块大石上,再蹦跳过了江。木老爷却掉入汹涌的江中,真是死无棺材又无葬身之处。从此,此峡称为虎跳峡,江中这块大石为虎跳石。

26公里的虎跳峡,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手心冒冷汗,心跳怦怦

还有一个传说是金沙江怒江澜沧江玉龙雪山哈巴雪山,原是五兄妹,三姐妹长大了,外出寻找夫婿。父母要玉龙和哈巴去追赶,俩兄弟来到丽江,面对面坐着轮流守候,不放三姐妹出山,并相约谁放过三姐妹,谁就要被砍头。那夜,玉龙睡着了,哈巴守着。这时,聪明的金沙姑娘来了,一连唱了18支歌,使爱打磕睡的哈巴睡着了,金沙姑娘乘机逃走。玉龙醒来,又气又悲,气的是金沙姑娘已经走远,悲的是哈巴兄弟要被砍头。他抽出长剑砍下了哈巴的头,随即转过背去痛哭,两股泪水化成了白水黑水,哈巴的十二张弓变也成了虎跳峡西岸的二十四道弯,头落在江中变成了虎跳石。我很喜欢这个传说,太富有诗意和想象力了。把江比做女性,把山比做男性,而且也解释了人们在虎跳峡看不见哈巴雪山顶的缘由。
26公里的虎跳峡,我们的车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开得手心冒冷汗,心跳怦怦。从上虎跳口出来,几个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我们终于勇敢地接受了虎跳峡之挑战,经受了命运之考验。这个时候,我们感受到自己具有一份不可战胜的力量,也感受到什么是天地间惊心动魄之壮美!
虎跳峡,老虎刚刚跳过江去,威风凛凛的长啸却永远留在我的心底!

沿茶马古道寻找香格里拉,我敲了敲神秘灵秀古纳西王国之门

丽水金沙和人类的“孰”
2009年的4月,我走进了丽江,沿着茶马古道,寻找香格里拉,敲了敲神秘灵秀的古纳西王国之门,短短的几天,对于丽江中国西南的地貌风情,只是点水蜻蜓。丽江香格里拉的许多地方,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比如丽江玉龙雪山,牦牛坪,束河古镇……,拉市海也只是路过,还有大香格里拉的各地,包括神秘的泸沽湖等。其实,对于我来说,世界很大,中国也很大,我在有生的时光里,能走多少地方呢?
丽江的东巴博物馆,那天因急着赶飞机,我在那只停留了二个小时,其实,丽江的东巴博物馆,是丽江的文化之核,虽然游人很少到这里来,或者说到这里也只是浮光掠影。但对于我来说,是一扇门,我的性格和命运注定要我去敲这扇门,去了解和我们不一样的世界。试想,一个只有30万人口的纳西民族,居然有自己的文字和音乐,还有一段值得世人探究的历史,东巴文化的神秘和奇特,怎么不使人们为之着谜?

白沙壁画 距离丽江只有10公里白沙村 很少有人来这里

还有白沙壁画,距离丽江只有10公里的白沙村,游人几乎不到这个地方。在这里,明清时期留下壁画得到了较好的保存。我从敦煌的唐代壁画读到明清的丽江白沙壁画,可谓说读了中国半幅历史画卷。
白沙壁画的庭院里,我居然与一株中国千年的柽柳王不期而遇。这种柽柳,在我们浙南江边堤岸上,只是一丛丛杨柳条的模样,而丽江的这株柽柳王,树径约有半米,巨大的身躯,如十多米长的卧龙在庭院里横倒着延伸开来。一条条细细的柳条,从大树主干上飘佛下来,如一位千年老人的胡须,让我看到了风中不断张扬的生命。
附近的金刚殿,殿内的十八罗汉虽然不是什么文物,但比真人还要雄壮的铜雕,一个个栩栩如生,个性十足,让我驻足。金刚经如梵乐一样飘浮在庭院里,守着诺大一个金刚殿的,居然是一个纳西族的小姑娘。

《丽水金沙》,让我们从舞台上再一次感觉七彩云南的风情

在即将离开丽江的前一夜,一场大型民族舞蹈诗画《丽水金沙》的演出,让我从舞台上再一次感觉七彩云南的风情。云南全省有26个少数民族,而在丽江就汇集了11个民族。《丽水金沙》用其舞蹈语汇,再现了丽江8个民族的生活、传说、传统节日、婚恋习俗等等。
坐在丽江剧场里,神秘的灯下、艳丽的服装,及婀娜多姿的少数民族女舞蹈演员,让我在得到一种至美的视角享受之外,感觉到了高原民族特有的宁静与祥和,看到了纳西族的棒棒会、彝族的火把节,摩梭人的走婚,还有为了追求自由爱情的殉情,我又一次沐浴在丽江如水的月光之下。

纳西族把一切自然环境称为“孰” 孰 与人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东巴经》说,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叫做“孰”,“孰” 与人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汉语字典里“孰”是一个会意字,左上是“享”,左下是一个“羊”,表示食物是羊,右边是“丮”(ji)表示手持,这个字合起来就是手持熟食来吃。这与《东巴经》的解释有相近但又不相同,我更赞赏纳西东巴文字里“孰”的意义,纳西族把一切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称为“孰”,甚至认为是人类的兄弟;而汉字“孰”是人类对自然攫取后的成果,是嘴边的肉。
这样看来,纳西民族比我们汉族更能理解自然环境对于人类的作用。丽江之行,使我理解了一个“孰”的意义。今生今世,我想一定还要来丽江,还会继续寻找香格里拉。因为丽江香格里拉,是我赖以生存和向往的“孰”,谁能离得开“孰”?

本篇游记共含15383个文字,16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太阳树 的图片:

这个地方我喜欢

2016-06-29 16:57

引用 Dean 发表于 2016-06-29 16:57:27 的回复:

这个地方我喜欢

回复Dean:应该去去

2016-06-29 17:38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2016-06-29 19:26

引用 nicksysu 发表于 2016-06-29 19:26:29 的回复: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回复nicksysu:除了上班,还有诗和远方。期待你带着自己去旅行。

2016-06-29 23: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7-04 11:52
相关目的地:   云南   迪庆
19757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香格里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