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中國流浪之行 @西藏自治區(藏):拉薩 -> 林芝 -> 魯朗鎮

10
山姆大叔 (深圳) LV.10
2016-06-30 21:18 163/3

【G318‧遠離拉薩向東行】

從今天開始,我們一行人要逐漸遠離「聖城-拉薩」,沿著「G318-國道318」向東前進。

「G318」,就是中國交通網絡的318號國道,起始於上海市的人民廣場,由東向西橫跨了「上海市、浙江省、安徽省、湖北省、重慶市、四川省、西藏自治區」,一直到中國、尼泊爾邊境上的「中尼友誼橋」,公路全長5,746公里。(這樣的長度,可真能繞台灣好幾圈了!)

G318更是中國著名的景觀公路,光看它經過的省份、城市,從沿海的江南水鄉、湖北的武漢三鎮進入天府之國的川蜀盆地,最終攀爬上藏東的雪域高地,想要認識這些地區,彷彿是一整個學期的中國地理課程。每年吸引許多中外遊客、探險隊甚至是旅遊節目踏上G318,探訪沿途景致的秀美、壯闊、奇險…。

我們乘坐的4WD廂型車身上就貼有「國道318」的字樣,司機大哥神氣得意的告訴我們,這輛深藍色的9人座廂型車可是當年電視台探險車隊的成員之一,而且他近幾年多次載著遊客往返G318的「川藏路段」,對公路旁的高山峻嶺、名川大水都瞭若指掌,途經每個城市、鄉鎮該住在哪裡以及有甚麼好吃的,他更是如數家珍。好像台灣說的「運將」一般,閉著眼睛都能夠畫出一張路線圖。難怪阿拉導遊在今天出發前便告訴我們,未來幾天他也將是個觀光客,一來這條路線並非專門帶領轉山信徒的他所熟悉,若非中國政府要求「外國人」在西藏旅行必須有藏人做為導遊(司機不算在內),他可真是多餘了;二來有司機大哥這識途老馬,任誰似乎都只有安靜地聽他說明的份了。

【牦牛肉湯配薄餅‧吃飽就上路】

車子離開拉薩市區,朝著旭日初升的方向駛去。

進入市郊,道路兩旁的藏族民居不再緊密挨著,每一棟建築物的間距逐漸拉大,視線也隨之寬廣開闊,儘管水泥電線杆仍快速地直立閃過車窗,卻絲毫不影響將目光射向遠處山脊的凝望。心裡獨自想著當車子跨過G318在地平線的盡頭,那聖潔雪山的另一側會是怎樣的光景。隨著海拔數字逐步緩降,旅遊書籍上寫著滿是綠意盎然的藏東「林芝地區」,大家口中所稱「高原上的江南」,究竟又會以何種樣貌迎接我們?

昨晚,司機大哥在離開前特別囑咐我們:「別吃早餐,要帶你們去吃好東西。」所以,「五小幅」可是挨著肚子飢餓,期盼司機大哥會帶給我們一頓豐盛的藏式早餐,然而,隨著拉薩市區在身後一點點淡去,我的納悶與飢餓感就像車窗外的G318一般,漫無終點似的延伸。(備註:我們這「西藏行五人組」在莎莎、嵐嵐的巧思下有了個可愛又親切的新團名,那就是「五小幅」。)

終於,車子停在一棟掛上「昌都饭馆」的藏式磚瓦平房前。這裡像是一處小村落,幾間房舍並列於G318寬廣的公路兩側,除了藏式餐廳、川味小館還有雜貨鋪與機車修理的店家,彷彿是國道上的休息站,一應俱全。

走進「昌都饭馆」,一股燃燒炭火的濃烈氣息撲鼻而來,伴隨著與室外低溫全然迥異的暖和氛圍,儘管是只憑藉幾扇窗戶透進光線的幽暗空間,但並不讓人感覺環境狹窄或是窒息難耐。長型的鐵製烤爐上擱著水壺、大鍋以及紊亂地擺放的桌布、瓷碗、湯匙、調味罐等雜物,爐面底下則是燃燒著木棍的熊熊火焰。這種在拉薩市區雜貨店常見的烤爐,我認為相當獨特且實用性十足,基本的烹煮、保溫食物功能之外,大夥圍坐在烤爐兩側可以祛寒取暖還有一種「圍爐團圓」的雅致。原本我還擔心在空氣不甚流通的室內燃燒木頭,而且高原地區氧氣濃度本來就較低,會不會有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險!似乎,身為外地人的我確實是多慮了。在烤爐的另一側有個圓柱桶直通屋頂,阿拉導遊說出口有抽氣裝置,可以完全將燃燒後的氣體往戶外送,儘管我是看不出來有這樣的裝置,但是我們也的確安然無恙地享用了這一頓早餐,繼續接下來的旅程。

店家從滾燙的大鋁鍋裡分別舀出一人一碗「牦牛肉湯」,遞送到我們面前。湯頭油膩、香氣濃郁,滿滿的肉塊湯裡還灑上切成段狀的青蔥,將熱呼呼的鐵碗握在手中,原本就處在臨界點的飢餓感,此時徹底地潰堤爆發。除了牦牛肉濃湯,還搭配有藏族人常吃的「烤餅」與「酥油茶」。

生活在乾燥的高原環境裡,蔬菜、水果取得相當不易,取而代之,油脂與蛋白質便成為支持生命的兩大能量來源。所以,藏族人每一餐幾乎都要吃上好多的肉類,搭配帶有鹽分的「酥油茶」。同伴們對於牦牛肉的騷味似乎有些反感,但是天生就愛吃牛排、牛肉麵的我,對於「騷味」可是甘之如飴,不但不覺噁心反胃,甚至還能因此而食慾大振,一口氣吃了好幾碗。

流浪之行已經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深深感覺「甚麼都敢吃、甚麼都能吃」是非常重要,尤其像我這樣以「長期、遠途」做為目標的背包客,期望以有限的預算走到最遠的地方,每一筆花費似乎都必須要詳加計畫。當地人吃喝的食物應當是流浪漢最佳的選擇,雖是預算/旅費上的考量,也因為唯有走入當地的傳統市場,和當地人一起坐在人聲鼎沸的巷弄攤販前,他們吃什麼我就跟著吃的這種精神,才是我心目中最佳的流浪法則。

就好比不必對旅程中相遇的人過分警戒,路上雖有遭遇被偷、被搶、被騙、被騷擾的可能性,但若因此而拒人於千里之外,處處提防他人的關心與協助,你所看到的風景勢必有所侷限;當地的食物也是如此,那是你深入認識當地環境的觸媒,更是推動你體驗新奇的機會,就算是骯髒又不符合概念上的健康標準,又如何呢!別人能下肚的,我就算必須先熬過幾次的「澇賽」,但是,總是會適應的。不是嗎?!

熱湯喝完了,咱們繼續上路吧!

【所謂的入藏函】

受限我們的「外國人」身分,中國政府要求在踏上西藏土地前,不論你是上飛機、搭火車、乘汽車或是非常熱血地騎著自行車要征服雪域高地,都必須透過旅行申請「入藏函」、「入藏證」,不管它的名稱為何,內容即是要求確認申請人姓名、國籍、護照號碼以及在西藏境內的停留時間與所要到訪的城市,而且還得有一位藏族導遊隨行。看來中國政府雖不斷強調「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是在入藏的規矩上還是要親兄弟明算帳,只要你拿的是中華民國護照,一律都得乖乖地辦妥一張「台湾同胞进藏批准函」。

「自助旅行」相較於「跟團」要花費更多的心力,從行程的討論、安排到定案往往需要比實際旅程的時間多上好幾倍。我們這五個在「背包客棧」上認識的夥伴,來自天南地北卻相約前往如此遙遠的青藏高原,儘管出發前的討論多所波折,好幾次都差點要面臨破局與無法成行的困境,然而,在「五小幅」終於在拉薩機場相聚的那一刻,那幾個禮拜的辛苦歷程似乎都幻化成甜蜜的過往。

如同日本背包客始祖澤木耕太郎所說的:旅行的目地並非只是「去」而已。重要的是在「去」的過程中,實際「感受」到了甚麼。

我認為所謂的「入藏函」並非只是那一張A4大小的文件,更實質的意涵在於陌生的五個人,為了親身感受聖城拉薩所帶來的撼動,為了見到布達拉宮聳立於雪域高原藍天間的柔美與莊嚴,懷抱著期待以及對高原環境的膽顫心驚,不安的情緒之下鼓動著無法抑止的興奮,在登上世界屋脊的那一瞬間,也為自己人生旅途寫下一道最深刻的註記。
============================================================================================================

『旅行的目地並非只是「去」而已。重要的是在「去」的過程中,實際「感受」到了甚麼。
比起抵達目的地,更重要的是自己如何感受到旅途中吹過的風、流過的水、投射在身上的亮光和交錯而過的人們。』_ 澤木耕太郎(Kotaro Sawaki;1947〜)

【夥伴們‧放聲歌唱吧!】

小團體的好處在於大夥都能立刻熟悉彼此,而且「五小幅」的年齡接近,似乎不必有磨合期就已經開心地打鬧成一片,甚至阿拉導遊與司機大哥也融入我們這群台灣同胞的歡樂氛圍中。人數少也代表著機動性強,只要沿途有喜歡的風景,馬上可以要求司機大哥靠邊停車,而這一位身材高大又開朗健談的「康巴漢子」,也都能順從我們的意思,讓我們任意地喊停就停、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司機大哥確實是「國道318」上的識途老馬,經年累月地行駛在川藏路段,公路上每一個轉彎、何處路面狀況不佳、哪一段容易塞車…等,儼然是一個國道警察般的瞭若指掌,更令我們訝異的是幾乎路上碰見每一輛來車的駕駛,都認識我們的司機大哥,除了點頭微笑以外,在一些行駛較慢的路段甚至還能寒暄問好,他的人面之廣已經讓我們懷疑,難道這著名的「國道318-川藏段」上的旅遊接駁、貨物運送都是他的親朋好友所包攬!

原以為今天開始將要逐漸降低海拔高度,然而離開「昌都饭馆」後,車子還是一路上坡。

儘管低溫還是讓我們無法脫去厚重外套,過去幾天已經逐漸適應高原環境的我們,卻都不再有頭昏、呼吸困難的不適感。人類的適應能力確實是難以想像,也就是幾天前,我們這五個外地人還因為高原反應而難受,雖然猛吃狂嗑號稱高原仙丹的「紅景天」,車上其實也備有簡易的氧氣筒,仍好幾次閃過自己就要撐不下去的念頭,憂心著難道青藏高原是自己最終的歸宿……!卻在此時,大夥已經能放聲大笑,在車上聆聽司機大哥播放的藏族歌曲,居然也跟著哼哼唱唱,儼然一副當地人的樣子。
===============================================

拉薩的酒吧裡啊,
什麼人都有,
就是沒有我的心上人,
她對我說不愛我,
因為我是沒有錢的人。
拉薩的酒吧裡啊,
什麼酒都有,
就是沒有我的青稞酒,
一杯兩杯我也不會醉,
因為我是個大酒鬼。

……『拉薩酒吧』……

【像孩子般玩耍】

沿著「國道318」繼續向東駛去,跨過海拔5,013公尺的「米拉山口」,這裡是拉薩與林芝地區的交界處,也意味著我們已經完全離開聖城拉薩;在阿拉導遊的帶領下,找到從山壁流出的神聖泉水,品嘗到沁涼無比的甘甜滋味;也見到「尼羊河」湍急的河床中央,那一顆傳說曾是「蓮花生大師」修行地的大石頭(能夠在河川中的大石上修行,也的確是只有大師才能夠做到!)。

約略中午過後,眼前出現一片綠意盎然的廣大草原,這應該是來到拉薩之後,第一次見到如此密集的「綠色」,雖不知道目前的海拔高度,但憑藉這郁郁青蔥的景觀,除了讓人心曠神怡,也誘惑著我們要立即飛奔出去,體驗在草地上跑跳翻滾的快活。我們像一群大孩子般恣意地玩耍,身旁幾隻牛絲毫不為所動,自顧著低頭啃食野草,模樣悠哉地襯托於高原的藍天綠地之下,也點綴於遠處雪山的背影之間。

在「昌都饭馆」吃過早餐後就沒再進食,雖不至於飢餓難耐,總還是想要下車活動筋骨兼解嘴饞。事實上,已經好幾個小時不見有店家出現在G318國道公路邊,途中阿拉導遊拿出他媽媽做的麵包,青稞製成而口感猶如雜糧麵包般的紮實又極富飽足感,賣相不佳但是味道絕對有大飯店的水準。

下午,司機大哥將車子停在路旁要求我們下車,原以為是到了另一個景點。但其實眼前就只是一片空地,草不豐也樹不密,除了一隻牦牛以及牠腳下被陽光拖得細長的影子外,儘管因為地勢稍高可以遠眺山景,仍是搞不懂在此下車的用意。接下來,只見司機大哥從後車廂拿出一個竹子編製的方形簍子,那竹簍沉甸甸的樣貌讓我們好奇心大起……

謎底揭曉,裏頭裝的是一大塊的牦牛肉、一碗暗紅色的調味醬、烤餅以及餅乾。

用刀切開這一塊厚實的牦牛肉,拌上像是以牛油與辛辣酌料調配而成的醬料,大家開心地分食著。在G318國道公路旁的草地上席地而坐,陽光充足卻不再炙熱刺眼,遠處是山底河谷以及辨識不出是民居或農舍的風景,天際線被雪山的模糊影像所覆蓋,面前是一隻慵懶又看似心事重重的老牦牛。坐在此地享受野餐的氣氛真可謂是百萬級的享受,若要說有啥缺憾,我想就是少了一瓶「拉薩啤酒」吧!

「風乾牦牛肉」是藏族人喜愛的食物,也是因應高原上乾冷氣候所衍化出的獨特料理方式。據說風乾後的牦牛肉可以放置一年半載而不腐壞,乍看一副堅硬難咬的模樣,一吃才發現其實鮮嫩多汁,還帶著一股淡淡青草般的獨特風味,肉質中脂肪含量低卻富有極高的熱量,是高原的人們最賴以維生的能量來源。

生長在海拔3,000公尺以上草場的牦牛,分布地區以喜馬拉雅山脈與青藏高原為中心,全世界數量過一千萬頭,超過半數更是集中在中國的西藏四川新疆、雲南等省分。除了肉可以食用;牦牛皮還可以用來製作成衣服、靴子、皮包等各種皮製品;之前在「九寨溝」街道上,見到最多的就是專賣牛角梳、牛頭骨骸等裝飾品店家;我也曾經在「成都武侯祠」對面的「藏族一條街」看過販售牛鞭成分的壯陽藥品。

牠號稱是「高原之舟」,但是我卻認為牦牛宰殺後所產生的經濟效益,對人類而言,才稱得上是全身都是寶貝。

【南迦巴瓦峰‧直刺天空的長矛】

根據旅行社寫給我們的簡易行程,今天會見到「南迦巴瓦峰」。

「南迦巴瓦峰」,位於喜馬拉雅山脈東部,海拔達7,782公尺,是西藏林芝地區「米林縣」與「墨脫縣」的交界,也是中國西南地區赫赫有名的山峰之一。從書籍、網路上查詢的資料顯示,南迦巴瓦在藏語中有「直刺天空的長矛」之意,而名字的由來更可追朔到遠古藏族史詩神話「格薩爾王」。擅於營造五星級景點的「中國國家地理雜誌」曾稱她為中國最美十大名山的第一名。

還在成都時讀到關於南迦巴瓦峰的文章,就因為名字特殊以及傳說故事的吸引讓我對她產生莫大的好奇,一直掛念著是否能親眼見到她。今天,終於來到「南迦巴瓦峰」面前。

說是面前,其實也就是隔著一座又一座山頭的遠望。「南迦巴瓦峰」貼在視線最極致之處,飄盪的雲塊與山頭堆積的白雪彷彿滾成一團大棉絮,忽現若隱的主峰像是一座金字塔,完美的錐形真如一把白色鋒刃直聳地刺向天際。我們眺望南迦巴瓦的地方是G318國道邊的延伸路面,除了我們以外還有不少攝影人士,也在此架設專業級的大砲型長鏡頭,對準藏族神話中那一把長矛,專注地緊盯鏡頭按下快門。

「南迦巴瓦峰」做為藏族人心目中的聖山之一,也顯現在這一個觀景平台上。路旁的樹木枝幹間懸掛著寫滿經文的「五彩經幡」,代表祈福之意的「白色哈達」也纏繞於枝頭,這些隨風搖曳的祝福承載藏族人對聖山的敬畏,山裡間歇刮起的強風吹過臉頰,也好像撩起藏族人的低聲呢喃,是六字箴言或是無量壽佛咒,都如絲綢般迴盪在耳畔。

【魯朗‧石鍋雞】

傍晚抵達「魯朗鎮」。這個鎮上有什麼呢!

今天的晚餐:「魯朗特色石鍋雞」。

本篇游记共含5651个文字,3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打算下个月去玩,楼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2016-07-01 08:48

为楼主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游记点赞!佩服

2016-07-04 09:54

引用 山姆大叔 的图片:

2016-09-23 23: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