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北欧,Obey!

15
Teacher_Li (武汉) LV.3
2016-07-01 12:46 535/3
  • 出发时间/2016-01-01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5000RMB

“没有游泳眼镜,那就给一个颈枕吧。带着他,能游遍世界!”——Linetown Friends,Brown Bear

    Canton是广州,解开了半年多来的疑惑:买机票快捷搜索广州的代码要输入CAN,而不像赫尔辛基可以根据英文拼写直接输入HEL。这是我达到芬兰第一天,和墨墨在芬兰印度尼西亚女同学聊天时,偶然听明白的。这,是一场文化之旅。
    来过广州很多次,每次都有第一次来的错觉,从未触碰灵魂,却又似曾相识。无论城市,还是人,倘若永远都能像这只如初见般新鲜,就不会有那么多离别的忧伤与重逢的期望。或许这座城市的某些角落,还回荡着润泽说广州美女多、大狗说狠狠吃烧鹅。来过,皆是过客。似曾相识人归来,天涯何处不相逢。这一次,迪总夫妇携喜茶相迎,迎送我和鸡总,去往7800km之外的神秘北欧,续写光阴的故事。

芬兰——黄色、蓝色、白色

    北纬60度,是世界各国首都纬度能达到的巅峰,历史书上的日不落、地理书上的极昼、政治书上的资本主义在这里实现了文科大综合。晚上10点,街角广场,酒吧餐厅,三五成群,举杯qin-qin(意大利语,干杯)。北欧的富裕早有耳闻,一杯7欧的IPA啤酒,壮壮胆,还是那句话:来都来了。阳光、啤酒和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是黄色,那种金灿灿的黄,黄的朝气,黄的新鲜。

    芬兰人爱酒,自己买一杯啤酒,街边一坐就是一个午夜。白天不懂夜的黑,在这个非白即黑的国度,一言不合就极昼极夜。人们享受阳光和酒精的麻醉,或许忘记了时间,或许就没有时间,这就是生活。端起杯子,支个桌子,抽烟喝酒吹牛逼,众人皆醉我独醒。

    墨墨的芬兰同学说一句:The same beer表达和我不谋而合选了同一款啤酒,我恍惚地回答道:Nice to meet you并举杯示意和他干杯。大家都一脸懵逼,别人用资本主义方式刚来和你搭讪谈天地,你却社会主义的习惯和别人说感情深一口闷,咱还是很傻很天真的。正如他单独请墨墨和孟加拉同班同学喝啤酒,而很自然地把一桌另外4个中国朋友晾一边。倘若有一箱雪花啤酒在身旁,我们的口头禅应该是:老板,加个杯子;喝了这杯,还有三杯。

    芬兰国旗是蓝白相间的线条,从芬兰小哥蓝色的眼睛中,我没有读出国旗纯洁的历史。而我的眼睛确认看到他和印度尼西亚的妹子消失在擦黑的小巷,以至于作为他两同学的墨墨还在惊奇拍拖的时间与理由。送他们一面中国国旗,告诉他们,国旗上有血染的风采。蓝色,深邃。对了,欧美盛产Blue-AV。

    统治北欧几个世纪的古斯塔夫王朝定都在瑞典,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之东,建立这个名叫赫尔辛基的城市,修建一个芬兰堡,与对面沙皇俄国的圣彼得堡,隔海相望。这个伟大的决定,不仅将军事要塞变成了美丽的城堡小岛,从芬兰独立开始,就让这个城市兼具了北欧贵族的高冷与俄罗斯战斗民族的热烈,这一点从赫尔辛基美女的质量得到大数据的验证:冷艳高贵,身材精致,白皙动人!看看赫尔辛基的美女,你就知道二战时期芬兰为什么要加入轴心国!冲动是魔鬼!

瑞典——水与油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在水面和火焰之间,需要一层易燃的油烟。而在人性与理智中间,需要一层格挡的慰藉。”--Shawn Lee

    从芬兰西海岸的港口城市图尔库,乘坐爱沙尼亚塔林号Silja line游轮,横渡波罗的海,前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3层的车库装满了旅游车、货车、汽车和哈雷摩托车,6层船舱装满了欲望的人类。免税店、豪华餐厅、酒吧disco一应俱全,虽然去北欧旅游的国人较少,可在游轮上,东北话、上海话、四川话此起彼伏。有人的地方就有买卖,中国人民的购买力是杠杠的。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3人间的船舱,设备和星级酒店一样,独立卫生间还带淋浴。墨墨说,船上酒便宜,我们放开喝。于是乎三人分别买了7欧1瓶的香槟*2、6欧一瓶的白葡、6欧一瓶的红葡、15欧24瓶的啤酒,四中全会准备就绪。薯片、巧克力就替代毛豆与拌黄瓜,还有在芬兰超市提前买好的草莓与葡萄,波罗的海上的酒局,和武汉南湖边的一样:人是,物非,水相伴。

    瑞典,这个在旅游攻略中被忽略的国度,从达到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给人不停的惊喜。斯德哥尔摩,应该是迄今为止我去过最美的首都与城市。飘飘乎,遗世而独立,羽化而登仙,就这样霸气地文艺着。古色古香的北欧小街,五颜六色的欧式建筑,分庭抗礼,栉风沐雨,中间夹着光溜溜的石板路,这是历史的印记。阳光是照不进来的,这里不太需要阳光的跳动,雨水时不时冲刷一下商业的喧嚣,静静地呆着就好。

    马蜂窝上把斯德哥尔摩介绍成北欧威尼斯,放佛把水比作油,看上去一样流动,不过是乱了浮生,醉了红尘。在这里,只要有宫殿教堂的地方,河流环绕;只要有人的地方,鲜花拥抱;皇族都城,全世界都一样,从不缺乏紫禁城般的威严,而这里更多了一些人情味和文艺风。这种高贵,是整体的气质散发,更是点点滴滴细节的积淀。斯德哥尔摩,不是一天能建成的。

    整座城市,活得很有仪式感。公主带着黑色大礼帽,端庄地坐在马车上出行,微微扬起的头颅,眯眼微笑,滴答滴答的马蹄,随着红绿灯的变化起承转合,懂规矩!市政大厅中午12点举行的换岗仪式,分明就是军乐队演奏表演,敲锣打鼓,下班都这么一本正经。

    从东到西横贯瑞典,开车去往挪威的路上,墨墨和鸡总在睡觉。一瞬间,回忆起2014年,我、鸡总、菲哥、大狗、笑花开车自驾青海湖、翻越祁连山时的情景。也是我开车,他们都睡着了,我停下车,用矿泉水湿润了纸巾,擦擦太阳穴,笑一笑。Carry on。

    油是可以低于0度不结冰的,在中国西北我开车加过-20号柴油去兰州拉新年新衣。水不行,低于0度就结冰了,发生质变了。好比这座美丽的斯德哥尔摩,要是冬天去,城市还能叫北欧威尼斯?可能应该叫北欧莫斯科了。

挪威——善与罚

    Norway,北路,通往北极的地方。如果你没有去过挪威,请说不要见过湛蓝的天空。如果你见过,那是被世界欺骗了。

    首都奥斯陆,随处可见的是轨道和充电桩。这里的公共交通是电车,这里的汽车停在路边都在充电。中国城市的拥堵,基本需要靠地铁解决;到了奥斯陆,你会明白,堵车与城市规划和基础交通设施没有本质联系。人多,一切就麻烦了。这个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坐拥北海油田,靠出口石油天然气给全国人民发放高额福利,可它却即将通过立法,到2025年全国禁止非电动车上路行驶。这蓝天,要感谢马斯克的特斯拉,还要感谢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低下的挪威政府。Less is more,也许这才是最好的诠释。

    如果说一次旅途,必须要有一次心灵的冲击、一次灵魂的洗礼,一定是在从奥斯陆卑尔根的火车旅途上。沿着世界最美铁路,飞驰在斯堪的纳维亚山脉上,挪威的森林、日不落的爱恋、午夜阳光。高中地理书上说,北欧的U型谷和峡湾,是冰雪溶蚀地貌。是的,他真的就是这样。

    一个挪威小哥坐我斜对角,带个圆顶牛仔帽,金色的方便面头发耷拉着肩膀,找到座位,拖掉拖鞋,盘腿而坐在凳子上。你要以为他是一个酷爱美国西部文艺风的挪威牛仔,我觉得肯定没错。四目相对,微笑着说:Nice to meet you!这是第一个在北欧与我见面招呼的歪果仁。Nice yo meet you,too!火车上是有wi-fi的,对于小哥来说,这是多余的。整个旅途,他都在看书,一本牛皮纸手抄本,韦编三绝的那种。后来,在芬兰的VR高铁上,一车的芬兰妹子也在看书。这些细节,对心灵冲击,是潜移默化的。我相信,之所以生活有不满,或许是因为想得太多,而书读得太少,否则,又怎么会产生内心涟漪。书,是能够明智的。

    千年古镇卑尔根,除了有世界第一的物价,有我在猴年马月挑灯夜战完成研究生论文开题报告的喜悦,还有...这天是2016年6月6日,总觉得是个重要的日子,可也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度过了。曾经沧海难为水,下一次,会不会是2018年8月8日?三兄弟带着最原始的渴望,去鱼市尝一尝世界最新鲜的三文鱼、帝王蟹和北极贝。美哉,爽哉!遇见一个香港女孩,用中文给我们推荐他们的生鲜。行为金融学告诉够我们,本国人民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倾向于投资本国股票。我们,也不能脱俗。温柔的声音、甜美的长相、肉嘟嘟的笑脸,高中时小米习惯把这类女孩称之为小乖乖。听她说,香港中文大学开展项目,介绍学生来挪威打暑期工,赚钱后一个人欧游。先是吃惊世界名校居然介绍学生远赴欧洲暑假打工赚苦力钱,再是敬佩小乖乖的自强独立,打工旅游这事,与国内搭免费车旅游,高下立判,这就是档次!亦舒在《直至海枯石烂》中写道:“二十五岁之后,是专心一注努力的时候了,还发脾气要性格,一下子蹉跎,就被后来的人赶上,那时后悔莫及。一个女子最好的岁月,也不过这几年,之后就得收心养性,发奋做人,持家育儿,理想时间精力全部都得牺牲掉。”敬佩之。

    有些地方,会夹杂着“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折磨和“灯火阑珊”的喜悦,譬如大西洋边的小镇--斯塔万格,这是我们去步道石的落脚点。轮渡、公交、步行、大巴、飞机、铁路,借助了全部交通工具,当我们在为一次次昂贵的交通费挠头的时候,还有往返8Km的山路在迎接我们,也只好安慰自己旅游几天没有锻炼,全当减肥了。事实证明,这个地方,是最值得去的。当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万丈深渊、壁立千仞,看见风起云涌、绿水潺潺,你才能感叹道:旅游的目的,除了荡涤灵魂的喧嚣,感叹自然的壮美,更多的可能是反省自己的无知与对事物认识的主观意识。成语源于生活,认知来于自然。当然,斯塔万格有一家中餐馆,吃到了一顿正宗的牛肉炒饭。胃里热乎乎的米饭带来了空前的饱腹感,真是温暖。

    回到奥斯陆,已经是半夜12点,有幸在飞机上看到了日不落,那是橙色的阳光!感叹奥斯陆24小时的公共交通把我们送回城区,在中央公园还遇到酒鬼朝我们大喊,不过5秒钟之后,警察蜀黎就拉着警报骑着宝马摩托,神兵天降将他制服。我有一些害怕,鸡总安慰道,难得在资本主义看到警察,别把我们停在酒店门口的车拖了。

    四川话骂一个人傻逼,一般会说哈鸡儿;于是乎我们经常这样叫鸡总。巴蜀笑星李白清给我们三兄弟的群提供了一个好名字:贝尼马列斯。都是有预兆的。一语成殱,到了酒店门口,我们的车真的没了。为了省200挪威克朗的停车费,去卑尔根之前将车停在酒店旁的路边,回来后彻夜难眠,去交管局交了3000克朗罚款将车开走。来都来了,不幸中的万幸,还好不是被偷了。有些事,不能做,比如贪小便宜。有些事,世界都一样,比如打112(挪威报警电话)报警和打交管局找车,他们之间相互推诿,折腾一夜打了N个电话,还是让我们打对方打电话解决。无论如何,喜欢出国自驾的朋友记住了:在欧洲,没有禁停标识的街边是可以停车的,但人行道前面10米除外、人行道前面10米除外、人行道前面10米除外。

后记

    伍佰的歌《挪威的森林》,不知道在几月份创作的,反正6月夏天我们去的时候也还是银装素裹的,也难怪他要唱:试着将它慢慢融化。回到芬兰的北方小镇瓦萨,是最惬意的。6月份的北半球,太阳日照最长的时间,还能出现接近0度的寒冷气温,是以前没想过的,因为这里并没有挪威的海拔。不过这样的天气,吃吃火锅,撸撸串,喝喝酒,再合适不过。陈坤和白百合的电影《火锅英雄》,让洞子口的老同学火锅名扬四海,刀枪棍棒的袍哥文化也不会拉稀摆带。无火锅,不兄弟!

    数了数背上的行囊,黄瓜味的香水、鲸鱼肉的香肠、榛果味的巧克力棒;芬兰的香烟、瑞典的口含烟、挪威的海豹油,还有最爱的Suomi果糖,打包带走,与君分享。

   by Shawn Lee,湖北武汉晓南湖畔
   2016.7.1
   The end

本篇游记共含4696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2016-07-01 16:54

引用 bfsu小蔡 发表于 2016-07-01 16:54:07 的回复: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回复bfsu小蔡:一个人或者大合影的时候,可以请附近拿单反的朋友帮忙,照出来的不会差啦。

2016-07-01 21:45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2016-07-04 09: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