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南疆(中):喀什篇

262
Cathe (广州) LV.12
2016-07-01 18:56 14510/22
  • 出发时间/2015-10-09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第一天,市区游

话说十月八日,送走了改签过机票的小福。回到阴暗的房间(被安排在一楼背阳的房间,还隐隐有一股下水道的异味),又是孤身一人,明天就要自己飞去喀什了。
九点的航班,早上六点就起来,行李并不多,除了一个100升的托运包,里面装满了闲置衣服,打算赠给帕米尔高原的人们。去喀什的航班不少,而且价格非常便宜。在南航网上值机选了窗口的位置,看着一万米下面的天山山脉似乎无尽地延伸到远方。2015年不知不觉走过了三条徒步线路,都在天山深处,如今俯瞰,仿佛天山有一股魔力,让我看得着迷。时而荒芜,时而草木茂盛,时而白雪盖顶,最迷人的是峡谷之间的河流蜿蜒而过,流向戈壁,拐了数不清的湾后汇成宝石般的湖泊。
后来山脉逐渐变得平缓,荒漠上很多河流的故道早已干枯,在空中看来,沙土依然保留着当时流动的姿态。偶尔会看到一些绿洲,那些一排一排卫士般站立的估计就是白杨。后来绿色的一片越来越多,喀什地区到了。
约好的赵师傅此刻正在机场到达大厅等我,内心的不安和孤独感被冲淡不少,取而代之的是探索的热情。
这次旅途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赵师傅,在这里分享一下这位绝世好司机的电话:15699459851.
喀什的机场不大,很快拿到行李,见到赵师傅,比想象中的还要亲和。现在才十一点,相当于当地作息的九点,赵师傅先开车带我去办去塔县的边防证。
前几年工作时来过喀什,走马观花地走过达瓦昆沙漠、香妃墓、大巴扎和艾提尕尔清真寺,这次特意留出大半天游览喀什市区,我计划好好体验当地的民族风情,去国际大巴扎、老城及高台民居和艾提尕尔清真寺。虽然是自己一个人,有赵师傅陪伴,安心不少。
今天是周五,大巴扎比较冷清,我在里面逛了一圈,顾客寥寥。大巴扎的面积很大,根据售卖的商品分成不同的区域。去到一个新地方,我很喜欢去当地的市场,可以大概看出当地的生活水平和习俗。

        喀什的大巴扎最大的特色是布料很多,大都色彩艳丽,当地维族的女性喜欢挑一段布料,自己做衣服。售卖的日常用品嘛,让人想起“义乌”这两个字。
        正值石榴成熟的季节,红红的石榴整齐地摆放在路边。现在也是木纳格葡萄最盛的时候,这个时间的甜瓜也很好吃,西瓜就不行了。南疆干旱,光照强,温差大,这样的环境成就了最美味的水果。
        一天下来,接触了喀什维族的各种集市,最大的感受是,当地的生活水平不高,仿佛回到二十年前我们生活的样子。有的小贩推荐自己的商品,说得眉飞色舞,身边总有很多听众,看来大家都蛮空闲的样子。
        维族的男性很喜欢穿深色西装,女性的服装艳丽很多,几乎都穿裙子。

        接下来,赵师傅开车带我到老城,车子停在新建的城门旁边的停车场。他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进去老城逛,特意陪我走。赵师傅在喀什生活十几年了,据说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老城。赵师傅的陪伴,让我更深入地接触维族人的生活。

老城内的小孩子,天真无邪。无所谓善无所谓恶,是我们成人的世界塑造了他们。

老城内外。就算是新修的房子,也保持一致的风貌。非常洁净,经常看到当地人在打扫和洒水。

有赵师傅的陪伴,才敢在老城里胡乱走一通。虽然标着非游览线路,还是走进去。房子外墙上写的日期估计是修建的日子。

老城外的城门,明显是新建的,外面的世界就是和我们类似的现代化城市。

老城边上的花盆巴扎。这样的绿地在干旱的喀什犹如金子一般珍贵。

在这里有很多奇怪的东西。例如这个,是给小男孩把尿的。。。。。。

花盆巴扎往老城方向的街道是最重要的商业街阿热亚路,最不能忽略就是这个烤羊肉包子店。肥瘦搭配,口感刚好。再加上一碗地道的酸奶,就是我们的午餐了。

街上保留着很多传统手工业,打铁,钉马掌等等。和当地人交流不多,还好有赵师傅在一旁的讲解。当地人既不热情也不冷漠,最记得问一个老人家某物时,他盯着我的眼神,充分感受到他的民族仇恨。无奈而悲哀。

木作坊,中间的还是把尿的玩意,两边的猜猜是什么?赵师傅告诉我这是在馕上印出精致图案的工具。

      周五中午是穆斯林最重要的祷告时间,清真寺暂时谢绝参观。我绕着清真寺走了一圈。周边店铺很多,吾斯唐博依街上的巴扎很热闹。

清真寺附近有一些热闹的购物街,维族男性喜欢穿西装,街上买卖的也大都是男人。贩卖各种东西的小贩在眉飞色舞的推销,大家都很捧场地围成一堆堆。在我看来他们就是太闲了,而且见识有限。

        不想占用赵师傅太多的时间,毕竟他今天是义务陪我逛市区的。下午三点多,我打算入住青旅,两个选择,高台民居旁边的骆驼青旅和清真寺附近的老城青旅。师傅先开车带我去高台民居,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路上去,这里没有老城有趣,几乎都是民居,里面有的房子已经拆迁了。零落的旅游标志更显得冷清。在这里遇到很热情的一家人。

匆匆走完高台民居,想着清真寺还没进去,还是住在附近的老城青旅吧。祷告时间,周边的路都封了,我在路口下车,背着一个大背包,手里提着乌鲁木齐买的葡萄和青枣。
大概是早上起得早,或者徒步还没恢复过来,或者在南疆感觉气氛压抑,或者因为小福的离开,内心一直安定不下来,这次旅途有点不在状态,拍的照片很不满意。
找青旅的时候走过头了,往回走的时候被鞋带绊倒,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狼狈地摔了一跤。站起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一个也是去青旅的男生,跟着他来到一个紧闭的大门前,抬头一看,屋檐底下有个牌子写着:喀什老城青年旅社。和之前设想的青旅模样很不一样,难怪忽略了。
青旅里面倒很不错,干净舒适,院子里不少人在看书或聊天。住青旅,可以和别人谈天说地。希望也可以找到一起拼车的人,可事实证明,这是一种妄想。大家仿佛额头都写着几个字:我时间很多,散发出一种自由自在地气息。明天去帕米尔高原的人打算徒搭或者坐班车,大家连拼七人座的钱都不愿意出,更不用说越野车了。

大门紧闭的青旅,内部倒很热闹。

同住的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女孩子,花了不少时间游说她一起包车,她不置可否,却是个很好的听众。我更加觉得,明确拒绝别人是一种美德。四点多入住青旅,我也被这种懒散感染,解决了刚才摔烂的葡萄,随便和别人聊天,包括一个在大堂一角开了个小店的东北女孩子,可惜没有和她细聊。她以7块一公斤的价格入手了几十公斤的石榴,而且都是自己一个人吃。石榴的保存期可达数月。
在院子里认识了朵儿,了解到徒搭的人的经历。无意分享我的人生经历,却和她聊了一些,主要是她翻看我的朋友圈,也好,让我回顾了一下自己这两三年的生活。
晚餐我们约好一起去清真寺对面的夜市,同去的还有一个福建的大姐,一个来自贵州的男生,和马来西亚妹子。我一向对吃的不是很讲究,特别是小吃一条街什么的,在这里却领略到夜市小吃的魅力,琳琅满目,两块钱的雪糕,两块钱一串的烤羊肉,一块钱一串的麻辣烫(平菇、金针菇、羊肚、牛肺等等),一块钱一块西瓜,两块钱一块甜瓜,还有炸鱼,牛蹄,羊头肉,羊肚。。。
我们还买了一块钱一个的无花果,30一公斤的白瓜子,五块钱一公斤的绿葡萄。回到青旅,他们非常有兴致地聊天。由于太累,我自己返回房间,很快就睡着了。

清新自然的雪糕,没有添加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的大爱,总计吃了三个。

都是先吃后付钱,自己数着吃了多少,然后告诉老板。这里仍然是一个相互信任的地方。
想为上面的照片取名为,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我们都希望相互包容,相互理解,但往往被轻易挑拨,举刀相向。

帕米尔地区

最好的做法是,在已有的条件下最开心地活着。醒来,新的一天开始了。昨天和赵师傅约好十点出发,在床上赖床到九点二十,赫然收到赵师傅的留言:他在楼下等着了。幸而要收拾的不多,十来分钟完毕,退房后又见到让人安心的赵师傅。
这次南疆的旅行,感受之一是随遇而安,没有太多的计划、规矩和约束。当然前提是遇到可信任的人。赵师傅先带我去一家选择丰盛的早餐店用早点,然后开车向帕米尔出发。
和赵师傅非常聊得来,或者是因为我们有类似的人生哲学。他是一个很坦诚的人,一个来小时下来,我几乎了解了他的人生经历。他的经历代表了在边疆生活的一类人,农村出生,两年兵役后继续留在部队当士官,来到喀什当司机,八年后退役,留在喀什工作生活。
或者这是一个人包车的好处,没有其他听众,我们聊天没有太多顾虑。不知不觉开到正在施工的路段了(一带一路的建设,这段路修好后,还要拓宽沿线的路到巴基斯坦),八十公里的路,要开两三个小时。在这里开始看到公格尔峰。帕米尔高原居住的以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为主,他们大部分从事放牧,小部分农耕。政府为他们建起新房子,经济的发展让他们生活富足起来。
喀什当地的汉族人很少和维族人接触,两个民族之间相互不喜欢,赵师傅说,维族人喜欢穿西装,当地的汉人就几乎不穿。对于当地的不安因素,他们也没有特别担心,我想是习惯了吧,平时会减少外出的次数。
坐在副驾,而且有聊得来的人,颠簸的路走起来也不是很难受,过了一会,我们到了布伦口水库,即白沙湖。水库的一边山上是白白的沙子,故名白沙湖。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想起2014年在雅鲁藏布江两岸看到的沙丘。

午餐在途中的平板房解决,一个柯尔克孜族妇女为我们准备了羊肉汤和馕,二十块一份,羊肉十分美味。

继续旅程,赵师傅和我说起八月份央视来拍的《探秘新思路》,对方在网上搜到这位很出名的司机,联系他找了五辆车组成车队。他们拍了牛羊巴扎和塔吉克族的婚礼。师傅说起拍摄的趣事,有时要重复拍摄,故意把走过的路拍得很危险。后来他们去塔县遇到泥石流封路,路一直不通,最后不得不返回成都,直接飞到巴基斯坦
车子拐了一个弯,慕士塔格峰就赫然出现在路的前方。由于登珠峰前必须攀登一座七千米以上的山峰,这座攀登难度不大的慕士塔格成为攀登的热门。

车子在喀湖附近停下,这是欣赏慕士塔格的最佳角度,对面就是公格尔峰。前者仿佛平地中拔地而起,走了很远都能看到;经过公格尔峰时却在峡谷间,难怪慕士塔格要出名很多。后来去库尔勒,当地的李哥说起其名字的来源,慕士塔格Ada,“慕士”在当地语意为山峰,“塔格”意为冰川,Ada即父亲,师父,当地人将其称为冰川之父。

赵师傅特意带我走进冰川,一条修好的四级公路可以到达冰川附近。这个景区已经建好,估计不久之后就要收费了。他决定下车陪我走到冰川跟前,这也是赵师傅人生的第一次到达冰川。爬过两个小坡,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走到冰川。脚上还穿着登山鞋,之前才经过重装七天的锻炼,这段路走起来简直小菜一碟。
三千多米的海拔,对于穿着皮鞋,平时运动不多的赵师傅而言有些艰难。我自己一个人先到达至少六米高的冰川跟前,冰川下面是一个小湖,一侧有一条明显的裂缝。一个人在这样的荒野听着冰川融水滴滴答答落下,偶尔传来一点裂缝轻微坍塌的声音,让人充满对大自然的敬畏。

就是这样的装备。

车子在这里无法继续往前开,必须徒步走过乱石坡才能到达冰川。

和冰川近距离接触。

以人为参照物,庞大的冰川。

继续往上走,就是登顶的路。当然必须要有专业的向导和装备。

景区大门已经修好,不知道现在开始收费了没?

过了慕士塔格峰,路两边更加平坦,开始出现牧场和村庄。雪山融雪汇成河流,有的地方甚至形成湿地,草场丰美,加上居住在这里淳朴善良的人们,让人仿佛置身于天堂。赵师傅开车带我走进一些村庄的小路。秋意正浓,相机如何也记录不下这样的美。

明天是周日,塔吉克族人喜欢选择这天结婚,接新娘子。赵师傅特意多开了一些路,打听哪里有结婚的人家。开到一户热闹的人家,他们正在把新买的家具搬进家里,镜头记录了这祥和的一刻,一位塔吉克族的大娘温和地对着镜头微笑。在帕米尔简直是拍摄人像的天堂,异域的民族风情,善良的人们,他们总会对着镜头微笑,从来不避讳拍照。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路边的沙棘果也熟了,试尝了几颗,味道嘛,酸味之余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涩味。

当晚入住酒店,吃了一顿简单的拌面,这里的羊肉让人欲罢不能,我又忍不住要了两串大大的烤羊肉。平时吃得不多,不喜肉食的我在这次南疆胃口异常的好,后来在库尔勒把一整盘抓饭都吃光了,如果小福看到我这样的饭量,估计要抛弃我了,免得把他吃穷。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九点多起来。今天要去国门,要在塔县办界碑通行证,十一点才开始办理。办好通行证,一路路况很好,顺利去到红其拉甫口岸,到达七号界碑拍照留念。阳光底下的国门肃穆庄严,不禁感叹,国家强大,人民才生活得更加有尊严。

回程时在麻扎尔很幸运地看到车队,路边的村子就有人家结婚。赵师傅这次来帕米尔也有任务要完成,之前的游客寄来了糖果文具,还有冲洗出来的照片要交给当地人。他让我把糖果拿下车,分发给当地的小孩子。两个山东的女孩子特意寄过来的,竟然还是不二家的棒棒糖这么高大上的糖果。
刚开始我还担心贸然进入别人的婚礼太突兀,没想到塔吉克族人比传说中的还要热情和淳朴,没有一个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我也得以完整地观看了整个婚礼过程。这是女方的家,大家都盛装出席,看来塔吉克族人也特别偏爱红色。整体的感觉,婚礼朴实明快,作为观众的我还没有看腻,婚礼已经推进到下一步了。
在房子里,新娘子穿着一身红纱,头上披着一块白纱,看起来有点襂人。旁边头上戴着红白交错的帽式的是新郎,(有点老~~)伴郎围上一块红布,隔间就形成了。他们围在炕上吃饭,仅有一道菜:手抓饭,中间的估计是牦牛肉。我走出室外拍照,房子的一角,人们正在准备手抓饭。
一位大家长样子的大叔把我安顿到新郎新娘所在房间(男性亲戚吃饭的地方)的对面吃饭,里面几乎都是女眷和孩子,很快端来了一盘手抓饭,配上一块最好的牛腿肉。他们特意拿来勺子,用小刀割下一些牛腿肉。我说吃不完,他们很随和地说,随意吃就好。我吃了一些,他们拿了一包油炸面饼给我,还特意把牛腿放进去,知道自己拿回去也不会吃,又要浪费粮食,悄悄把它留在桌面了。
这个女眷的房子放了不少嫁妆,男生过来拿好搬上车,有人在他们肩上撒上面粉。新郎所在的房间,大家在奏乐跳舞。不一会,新娘走出房间上车,临别依依不舍。大家也跟着散了,步行回家,每家人手提一袋面饼。
男方的亲戚上车,十一辆车缓缓开走。我上了赵师傅的车,他说之前《新丝路》拍婚礼也是只拍了女方的,今天时间很充裕,我怂恿他,要不跟车去男方看看吧。温和的赵师傅爽快地答应了。

婚礼上简单传统的食物。

斗舞。跳得好的人,大家会塞一块钱给他/她。

新娘子家外围。女方的仪式结束,大家陆续散去。

新娘子家对面。草场犹如厚厚的毯子覆盖在土地上。

车子开了一小段,就被前面婚礼的车队挡住了,一看,他们都停下来,走到路边摆起架势,继续吃饭。后面来了一辆货车,汉族司机有点忧愁,不知道这下要等多久。既然要等,我走过去继续凑热闹。大家非常热情,让我坐在伴郎旁边吃饭。有奶茶,白酒,油炸面食,还有牛肉羊肉。旁边年轻的小哥从羊头割下一块黑乎乎的东西递给我(貌似是羊唇),说,这个最好吃。我连忙递给另一边的小哥。
吃饭估计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奏乐声响起,大家就起来,上车,继续往新郎家出发。先是沿着大路走了一段,然后往左侧的村庄拐进去,我和赵师傅以为新郎家到了,两家离得不远。然而车子继续往山上行驶,沿着一条和主路平行的小路继续前行。终于可以在高处拍下村庄,意外的收获,两边有时还种着玛卡。
车子开出颇远的距离了,右拐下一条凹凸不平的路,新郎家终于到了。我把剩下的饼干都拿下车,分给小孩子。新郎新娘依然在房子里面的隔间安顿好,大家又开始喝茶,吃手抓饭,跳舞。这时可以和伴郎好好聊天了,他告诉我撒面粉在肩上是一种祝福,意味着以后的路都白白的,软软的,一直幸福地走下去。新婚夫妻吃饭时一定要用勺子,不可以用手抓。婚礼要举行五天,今天是第三天。第一天男女双方各自唱歌跳舞,第二天会有赛马叼羊,今天则是把新娘子接回家,明天没什么事,后天女方的亲戚会来男方,新娘的白纱才可以揭开。
婚礼的过程就大致看完了,想到赵师傅一直没有吃东西,我向他们告别。赵师傅一直都很有耐心,从来没有看到他生气的样子。这个村庄的路应该也可以走到主路上,这也是回程的方向,相当于我们没有多走很多路。

观看完婚礼,回塔县时两边的房子。

塔县周边。有水则灵。

然而这种幸运没有持续多久,到了塔县,第一个加油站没有油。
赵师傅绕到塔县一侧的湿地,把之前游客托付的照片和文具送给住在这里的牧民。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人,大概大家都转场了,这次依然没人。
我们只能开到第二个加油站,今天计划要去喀湖边的帐篷住,看慕士塔格峰的日落日出,明天赶牛羊巴扎,下午去天门峡谷。计划总是很美好的,可惜第二个加油站还是没油,过了塔县,回程只能在喀什附近才加到油,赵师傅估算了一下,我们还差一百多公里的油。于是只能滞留在塔县。这也是赵师傅第一次遇到没油加的情况。
可惜了下午五点多那么好的光线,还想在村庄好好拍照,在喀湖和柯尔克孜族的人好好接触。刚好昨天青旅贵州的小伙子说他们今天徒搭到塔县了,住在车站对面的功德宾馆。虽然和他们消费观非常不同,但相处起来还是很愉快的。于是去投奔他们。赵师傅则住在别的地方。
登记入住,标间80,没有wifi。朵儿他们在附近的川菜馆吃饭。我放好行李走过去,老蜀人川菜馆。想点的菜都没有,只得点了一个馄饨和炒青菜。
吃完饭,我们一起走去金草滩湿地,很快分成两拨人,我和贵州小伙子走在一起聊天,心眼挺好的一个人。说起泽普胡杨林还没有这片金草滩漂亮,不禁很失望。由于加不到油,时间耽误了,后来也去不成,只能随遇而安了。
我们从石头城的后门栏杆爬进去,里面只有乱石堆,据说土墙还是后来开发时建的。不过由于这是一个高台,远眺四周的景色蛮漂亮。回程一起买了一些小吃,啤酒。在房间聊了一下,各自回房睡觉。这个宾馆让人最窝心的是有暖气,晚上睡觉没有那么寂寥。

第二天,赵师傅一早去加油,被告知下午才有。他九点左右发过来的信息,我听到醒来,然后睡不着了。小县城的不靠谱我是知道的,万一下午也没油呢?明天要赶晚上的火车去库尔勒就会勉强。于是起来,去对面车站买班车票,先回喀什再说。我想自己就是这样一个纠结的人,不肯轻易接受现实,总想做出更好的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
排队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觉得扔下赵师傅,还是好好和他商量一下,让前面的人先买票。赵师傅说没问题,你先回去也好。结果到我买票的时候,45块的班车没有了,只能买120的小车票。刚买完,就被催上车。我回房间收拾行李,顺便让赵师傅把我放在车上的东西送过来。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预计下午也没法加上油。
商务车里中间两位是要赶火车的汉人,后面是一对塔吉克族的夫妻。为了观景拍照,和女生商量换位置,她马上就答应了。可怜她在路上吐得厉害。
不是包车,很多回程的景色都没法拍。信号时有时无,车子开了两个小时,赵师傅说排队加油了,预计要一小时。他建议我可以在乌帕尔乡下车,今天周一,正好是牛羊巴扎。
在商务车里,颠婆的路走得很痛苦。司机非常友善,在乌帕尔放下我。我就自己一个人背着大包,一头扎进维族人堆里。始终有点心理不安,害怕遇到极端分子。大大的登山包背得很痛苦,但也给我带来一种奇特的安全感。
这里完全是地道的巴扎,价格也比喀什的便宜一些。买了新鲜的红枣,四块一公斤的青葡萄,吃了很嫩的烤肉,等赵师傅的时候吃了冰淇淋,两碗酸奶。好不容易上了一个洗手间。巴扎的一个洗手间关门了,我走到另外一个,仍然关门。一个维族大叔和我说什么,我以为他要我租他的车,就敷衍了一下,没想到他找到坐在路边的一位大娘说了什么,后者给我一条钥匙,自己去开门。出来为了表示感谢,给了她一颗巧克力,她继续比划,拿出一叠一块钱,我才明白这个洗手间也是要收费的。

乌帕尔乡的巴扎

混了四个小时后,终于等来了赵师傅。他刚好遇到炸药炸石,等了一个小时。另外他开车比较稳重,比我坐的商务车要慢一些。上了赵师傅的车,已经是傍晚七点了。回程我打算住骆驼,感受不同的青旅。骆驼价格便宜一些,四人间带洗手间的45一个床位。好好洗了澡,到楼下写明信片。二楼公共区域几个女孩子在聊天,一楼的人忙着打包干果发快递。我看了两本几米的画册,就回房间睡觉了。今晚也只有我和一个女孩子住四人间。

最大的牛羊巴扎,青旅里所拍的信息。

寄出的明信片,高台民居的月夜。

青旅内部。

阿图什天门山峡谷和葡萄园

第二天,赵师傅约好十一点出发,去阿图什天门山峡谷。先去吃早餐,没有拌面,于是买了八个烤包子,打算让赵师傅吃一些,或者走峡谷的时候吃。我这个总是多买东西造成浪费的毛病要改改了。赵师傅说,包子凉了不好吃,我拼命塞了四个,剩下的无论如何也吃不下了。还好赵师傅愿意带回家放微波炉里面加热吃,心里的负罪感减少一些。
开出没多久,赵师傅接到电话,他一个自治区厅级顾客的朋友要来喀什,明天走帕米尔,今天一点就要去接机。于是赵师傅临时找了一位朋友带我去天门山。虽然有点不舍,本来打算继续和赵师傅好好聊天的。但和另外一个人接触也不错,还是那句话,随遇而安。
在机场路口,等来了接我的张师傅。赵师傅就去洗车了,回来他接我时我还打趣他,接我的时候车子就一直脏兮兮的,看来完全不重视我。
张师傅年纪稍大些,河南人,和赵师傅有近乎相同的经历,不过他工作以开货车为主,经济情况自然不如赵师傅。
六公里的路爬到天门,开始是碎石路,后来在峡谷间走上搭建的楼梯,过一段大石头路,天门就出现在眼前。徒步的好处是,让人对周边的环境更加敏感。泥土和夹在里面的石头,还有各种植物,似乎都在诉说着多缺水。
路上的风景一般,爬升的路不轻松,游客不多,一些老人家坚持不懈地走着,非常佩服他们。走上天门,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看着天门和另一边的直立峭壁,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遇到暴雨,峡谷间很可能会洪水滔滔。安全岛必不可少。

这种土壤夹着小石头的地貌是怎样形成的?

回程时赵师傅特别带我去了阿图什的葡萄园。据说吐鲁番的葡萄和这里的比起来,逊色多了。路两边的葡萄园看不到尽头,据赵师傅介绍,这原本都是戈壁,被部队开发出来种植葡萄,现在很多被私人承包了。葡萄藤冬天要埋在土里过冬。
我们要去的葡萄园,由一对郑州的老夫妻承包。去到刚好看到一些她请来的维族人摘葡萄,工资100一天。很多品种的葡萄都被摘完了,现在剩下红提,必须在打霜前摘完。她批发价是四块钱一公斤,卖给我们也是四块。我看到一箱摘好的黑色葡萄,尝了一下味道更好。郑州的阿姨开始说,这是特意留给朋友的。后来竟然挑出半箱好的给我,三四公斤,收了十五块。而这种葡萄的批发价要20一公斤。
于是这袋葡萄分了一些给赵师傅,剩下的带着到了库尔勒,到了乌鲁木齐,最后到了家里的冰箱,越来越少,弄脏了若干地方。

就带着这种葡萄,一直回到广州。这辈子吃过最好吃最难忘的葡萄。

回来乌市,和赵师傅约好接我的地点,他带我去美食一条街吃馕坑肉。说是美食一条街,吃的都差不多,手抓饭,拌面,烤肉。比较特别的一家是鸽子汤。非常美味的馕坑肉,一公斤,我竟然吃下了一大半。

赵师傅送我去在喀什郊区的火车站。这个被安排得很周到,收获很多的行程就结束了。赵师傅一直送我到安检的地方,我走进去隔着栏杆看着他的身影,正值日落,尽量让自己不多离愁别绪。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是我遇到最好的包车司机。

看到这张照片,当日的情境历历在目。美好的往昔,把握好现在,期待更精彩的未来。

本篇游记共含9299个文字,9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Cathe 的文字:

明天是周日,塔吉克族人喜欢选择这天结婚,接新娘子。赵师傅特意多开了一些路,打听哪里有结婚的人家。开到一户热闹的人家,他们正在把新买的家具搬进家里,镜头记录了这祥和的一刻,一位塔吉克族的大娘温和地对着镜头微笑。在帕米尔简直是拍摄人像的天堂,异域的民族风情,善良的人们,他们总会对着镜头微笑,从来不避讳拍照。

LZ前面看你说汉族人和维族人相处的不愉快,但是这里又能很容易的参加塔吉克族的婚礼,意思是汉族人只和维族人关系一般,和其他民族都还挺融洽的?

2016-07-01 19:08

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赵师傅的电话15699459851。

2016-07-01 22:1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我接触的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的人都特别淳朴,根据我的了解,他们也很喜欢和汉族接触,也很感激政府为他们做的事情。

2016-07-01 22: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7-02 11:20

引用 ZYM 发表于 2016-07-01 19:08:50 的回复:

LZ前面看你说汉族人和维族人相处的不愉快,但是这里又能很容易的参加塔吉克族的婚礼,意思是汉族人只和维族人关系一般,和其他民族都还挺融洽的?

回复ZYM:塔吉克族对祖国的认同感非常强,甚至超过了我们汉族,所以他们对汉族非常友好,而且他们感觉汉族人参加他们婚礼非常骄傲,只有来了之后才能体会到,塔吉克族是对汉族最友好的民族,没有之一!

2016-07-03 01:38

不能去旅行的时候就跑来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过过眼瘾~

2016-07-03 18:25

引用 _disappear 发表于 2016-07-03 18:25:02 的回复:

不能去旅行的时候就跑来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过过眼瘾~

回复_disappear:谢谢捧场。旅行经历是关乎个人感受的事情,有机会出去走走吧!

2016-07-03 23: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2016-07-04 11:54

写的很详细!

2016-07-05 00: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7-10 13:31

请问楼主 包车怎么收费的 一天多钱

2016-07-17 16: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赵赵赵荻爱阿狸 发表于 2016-07-17 16:55:15 的回复:

请问楼主 包车怎么收费的 一天多钱

回复赵赵赵荻爱阿狸:一天1000块,我去年就是包的这师傅的车,确实很nice.

2016-07-18 00:07

楼主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一些问题呢?

2016-08-11 18: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梅儿 发表于 2016-07-18 00:07:44 的回复:

一天1000块,我去年就是包的这师傅的车,确实很nice.

回复梅儿:请问管司机的住么?

2016-08-29 00: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20u6 发表于 2016-08-29 00:10:58 的回复:

请问管司机的住么?

回复20u6:不用的,司机自己有住的地方!

2016-08-29 08: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Cathe 的图片:

2016-08-29 22:03

引用 梅儿 发表于 2016-07-03 01:38:39 的回复:

塔吉克族对祖国的认同感非常强,甚至超过了我们汉族,所以他们对汉族非常友好,而且他们感觉汉族人参加他们婚礼非常骄傲,只有来了之后才能体会到,塔吉克族是对汉族最友好的民族,没有之一!

回复梅儿:喀什青旅找伴包车这么难啊?

2016-09-14 19:5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香草走天涯 发表于 2016-09-14 19:50:14 的回复:

喀什青旅找伴包车这么难啊?

回复香草走天涯:可以请司机帮忙拼车

2016-09-17 01:23

引用 梅儿 发表于 2016-07-18 00:07:44 的回复:

一天1000块,我去年就是包的这师傅的车,确实很nice.

回复梅儿:一天1000,那从喀什到红其拉甫再回喀什至少两天,也就是2000,是这样吗?

2016-09-18 17: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深蓝即是黑 发表于 2016-09-18 17:18:54 的回复:

一天1000,那从喀什到红其拉甫再回喀什至少两天,也就是2000,是这样吗?

回复深蓝即是黑:是的呀!

2016-09-20 00: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梅儿 发表于 2016-09-20 00:07:56 的回复:

是的呀!

回复梅儿:我和另外一个朋友打算10月24-28到喀什,那边包车一天这么贵呀

2016-10-21 10:16

引用 爱吃嘎嘎的小丸子 发表于 2016-10-21 10:16:05 的回复:

我和另外一个朋友打算10月24-28到喀什,那边包车一天这么贵呀

回复爱吃嘎嘎的小丸子:全部景点走完九百多公里,基本都是这价格,其实几千公里去那地方能找个放心托付的司机也值得,玩的开心最重要!

2016-10-21 14:2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