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埃及,爱憎两难

1
Judy (江都) LV.2
2016-07-04 11:32 355/0
  • 出发时间/2016-06-09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2000RMB

Contents 目录

Chapter 1 攻略
Chapter 2 古埃及文明
    2.1 吉萨金字塔
    2.2 未完成的方尖碑
    2.3 神庙 & 陵墓
    2.4 博物馆
Chapter 3 当今的埃及
    3.1 旅游业
    3.2 男权社会
    3.3 时间观念
    3.4 DARB 1718
Chapter 4 宗教是什么
    4.1 信教的人们
    4.2 西奈山之行
Chapter 5 旅行的意义
    5.1 五官的感受
    5.2 新鲜的体验
    5.3 缤纷的过客
Chapter 6 尾声

Chapter 1 攻略

1.行前准备
① 书籍:《世界文明史 上册》 《埃及的神》 《埃及的艺术》 《Lonely Planet 2015》
② 签证:TB ¥522
③ ITIC:TB ¥95 (景点门票5折)

2.行程安排

3.注意事项

① 电话卡:Vodafone 100LE:1G流量 + 200min国内通话 + 10min国际通话 (够用了)

② 换币:美金汇率—机场 8.8,阿斯旺/卢克索 10,达哈卜10.50 (共换300美金)

③ 零钱:蠢萌的埃及人经常自以为聪明地不找零(no change),以此来坑点钱,景点门票尤其如此,所有要提前备好零钱。首先换币时尽量多换点20、10、5面额,其次平时消费时尽量破开200、100、50面额,最后可备一点小面额人民币给小费(tips/baksheesh)。当然,平时还要留意准备点1磅硬币,上厕所时得用。

④ 交通:平时市内交通可以Taxi,上车前谈好价格,用手机拍下车牌号,并且注意坐在车后座!景点或机场我都是和Hotel订好接送服务,虽然价格贵点,但有保障。各城市之间交通或火车(Cairo-Aswan)或游轮(Aswan-Luxor)或汽车(Luxor-Dahab-Cairo),需要注意提前购票。并且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淡季期间汽车可能会在当日取消某些班次,所以最好有机动方案(我在达哈卜时,20日下午送朋友坐上下午3点前往开罗的车后,和Hotel预订21日此班次,但21日中午爬完山之后回来却被告知当日该班次取消,所以后来只能前往Sharm El-Sheikh转车前往Cairo,旅途中添了些许惊慌和波折)。以上只是我所选择的交通方式,旅途中也遇到朋友坐火车的二等舱,或者城市里的minibus,事实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安全问题,虽然不太舒适,但也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

⑤ 安全:的确,埃及还是给人一种全城戒严的感觉,开罗市中心、各地铁站、火车站、其他城市各景点都可以看到配枪的tourist police。那么埃及究竟安全不安全呢?这个没有办法来评定。因为实际上危险是一个概率问题,而这个概率对于个人而言,却只有0和100的区别。没遇上固然安全,遇上了也许连说危险的机会都没有。就我个人观点,在埃及被坑点小钱那是常态,但杀人抢劫这个可能性倒不大。总之埃及肯定是有风险的,至于去不去那是个人的选择,而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⑥ 单身女性:第一、注意着装,不露大腿不露胸。第二、和当地男性可以交谈,切勿聊骚。第三、适当编造谎言。在埃及经常被人问,你结婚了吗?我答还没,快了。有人会追问,那你怎么自己出来旅游?我编,“I want to travel alone, and he loves me. So that's it."OK,话题结束。第四,万一遇到性骚扰情况(光天化日),不要忍让,引起别人注意,他自会羞愧离去。第五,夜晚尽量避免单独外出,最好不去人少偏僻的地方。

⑦ 斋月:斋月期间固然有许多麻烦,天气炙热,白天吃饭困难(麦当劳和某些酒店还是提供午餐的),景点提前关门(大多下午3点);但对于single woman travelers而言,我却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时期。原因有二:其一,斋月期间穆斯林禁欲,所以遇到性骚扰的机率急剧下降;其二,斋月期间,我个人认为,好人会更好,坏人也没那么坏,所以你在路上遇到的险恶会相对减少,而遇到的善良会增多。但这绝不意味着就不需要提防埃及人,事实上他们还是尽一切可能地坑你的钱,但他们的险恶也仅限于多坑点钱而已。

⑧ 消费:在埃及很少有明码标价的时候,基本都需要讨价还价,而我在这方面非常糟糕,所以我所谈的价格基本不具备参考性。我的建议是多问几家心里有个底,然后就各凭本事啦。但总体埃及消费并不高,而且有时还是一分价钱一分货的。

Chapter 2 古埃及文明

选择埃及作为白本里的第一站是有原因的。对于埃及的好奇开始于初中,那个时候总是喜欢去图书馆的角落里淘一些关于埃及、玛雅这些神秘文明的书籍,还经常拿来和同学探讨究竟有没有外星人的存在。还记得和同学们争执得面红耳赤,还记得虚荣地炫耀地和他们讲解木乃伊的制作流程,还记得和他们说我要环游世界时被嘲笑的尴尬。事实上本没有想过这个梦想能成为现实,可是当我有能力实现的时候,我最终选择从梦最开始的地方走起。

除却初中时读的那些“哗众取宠”的“读本”之外,出发前又读了几本书,对埃及有了更成体系的了解。《世界文明史》让我了解了古埃及文明的历史进程以及在世界文明史中所占的地位;《埃及的神》图文结合,让我对此行神庙、壁画、雕像中出现的所有的神都有了大致的了解;《埃及的艺术》也让我对其制作手法以及艺术特点有了一点认识;最后借助Lonely Planet的历史年代表,对埃及的发展有了一个整体的印象。但最终事实证明这些阅读尚且不够,我只是对古埃及文明有了一个笼统而模糊的概念,缺乏细节的知识。比如说,我虽然清楚3000多年来古埃及文明的演变过程及其原因,但却不知道这些演变对于各时期宗教、艺术的具体影响,所以导致最后我看这些神庙基本差不多,有凑热闹之嫌。

接下来我将按照当初的参观顺序来记录一下我此行的一些见闻、思考和感受。因为基本全部是本人或他人的主观想法,所以不具备客观性,可根据读者自己的喜好略过不看。

<一> 吉萨金字塔

看到金字塔的第一感受是壮观和惊艳,然后就是疑惑:古埃及人是怎么建的这些金字塔?要知道,金字塔全部由平均重达2吨的一块块石头堆积而成,而胡夫金字塔需要230多万块这样的石头,在4600多年前,以当时的生产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和我同行的是有工程师背景的陈叔叔,我在“看热闹”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拿着石头敲敲打打,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最终也不得其解。同时,陈叔叔还是任职于新加坡某知名银行的经济学家,所以他在看待金字塔问题上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沉重地和我分享说,他在参观金字塔时,只有两个想法——selfishness and cruelty (自私和残酷)。他说,法老为了自己的利益,举一国之力来建造自己的坟墓,是非常自私和残酷的行为。如果他们当年集合民众种树,改善当时的生态,也许古埃及文明也不会消失。他教导我,为人做事,万万不可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必须也要对别人有益,这样才能够使双方的利益都长久化。

但之后我在阿斯旺埃及人导游Mohamed对此却无法赞同,他认为法老此举恰恰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因为他们是想给尼罗河泛滥时的农民提供工作,而并非是对他们的奴役。

更有意思的是Ray的观点。Ray是菲律宾美国人,我们是在卢克索麦当劳里认识的,他是一位航空工程师,走遍全球各地的神秘古遗迹——麦田怪圈、巨石阵、Teotihuacan等等——以此来寻找答案。目前他认为应该在15000-20000年前,地球上有过一个高级文明,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地球,并且尽量带走了他们存在过的所有证据,除了带不走的一些巨石阵和金字塔。他认为吉萨金字塔群应该是“外星人”的杰作,而其他的某些金字塔只是古埃及人拙劣的复制品而已。乍听之下,觉得荒谬至极;可是当他给我介绍了"pyramid code",  "sphinx water erosion hypothesis"以及他所拍摄的一些图片之后,我想他确实做到了"put some doubt into my head",让我开始质疑。他说当前书本中所给的解释,在实验中根本无法得到证明,“如果实验没办法证明你们的解释,那我就相信我的‘外星人’,我知道有些人憎恨我,但我不在乎。除非我死,否则我会一直表达自己的观点。”Ray真的非常有趣,他随身带着一个外星人玩具,并且让该玩具和他所认为的所有“外星人”所建造的遗迹合影,并且传到Facebook上,配上文字’This is what I believe’。真是一个固执的“老顽童”!

<二>未完成的方尖碑

看到未完成的方尖碑,我的脑子里跳出来八个字——愚公移山,人定胜天。当然这不是移山,这是古埃及人凿烂了一整座石山!这里就是当年的一个作业现场,可以通过方尖碑两侧的凿痕猜测到当时他们的作业工具,而令我惊叹的是当年的古埃及人耗费了多少的人力和时间才能将这原本一整座石山凿成现在这副“破烂”的大坑小坑的模样!

但Ray的关注点却不在此,他的关注点是工具!他并不相信书上的那一套,他说国外已经有爱好者用实验证明,书上的那套闪长岩+木楔+水的理论根本就行不通。根据他掌握的材料学知识,他认为只有经过锻造的钢铁或者是钻石才可以达到切割花岗岩的效果。而古埃及人并没有冶炼出铁器,因为周边并没有铁矿,他们只运用了金和铜。姑且不论对错,我倒是发现了他和陈叔叔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非常关注石头的材质(limestone, granite, dolomite or diorite), 也许这就是我看热闹和他们看门道的区别了。

<三> 神庙 & 陵墓
A. Temple of Isis

伊西斯神庙是我在埃及参观的第一座神庙,壮观折服固然有之;但让我印象更为深刻的,确是不同宗教间“你死我亡”般的憎恨。说实在的,要把一面墙、一幅浮雕凿成这样,是要很费一些气力的。嗯~~~ 我能理解,为了自己信仰的唯一的合法的真正的神嘛;同时我也感到无奈,看,从古至今5000年,我们人类依然如此,无法尊重差异,只有嘲讽和迫害。

TO BE DIFFERENT, TO BE DAMNED!

B. Temple of Kom Ombo

康翁波神庙比较有意思的是下面两张图。

第一张是古埃及人记载日期的方式(靠右一列),他们通过非常直观的尼罗河水位变化来记载日、周、月、季度、年。非常聪慧!

第二张就搞笑了,据我偶遇到的苏格兰夫妇Richard和Susan说,康翁波神庙事实上相当于是古代的一座公共医院,于是我的导游带我们来看了这面雕刻,并解释说:“When they are sick, they can only make love for five times one night. And after they are healed, they can make seven times.” 噗嗤,笑死我们了,要不要这么直观?!

OK,可能这种直观性的思维就是古代文明的其中一个特点吧。

C. Temple of Horus

伊德夫神庙可能是第一座真正意义上震撼到我的古埃及神庙,也许是因为它保存得最完好的缘故吧。

首先是塔门的高度——36米!10层楼高,OMG,怎么做到的?后来卢克索的导游说,他们是在土堆上操作的,完成神庙的雕刻之后再清理掉土堆。这种推测的依据在于卡纳克神庙中有一面塔门前还留有土堆,并没有被清理,原因是那个法老挂的早,所以修得匆忙。姑且听之,有一定道理。

其次是占地面积之广,格局之完善。具体面积官方数字是8400平方公尺,我的概念是20分钟自由活动时间居然不够我走一圈的!此外,其格局相当完善,各种功能的房间众多。

再者是雕刻之繁密!可以想象吗?这么大的一座神庙,这么多个房间,这么这么多面墙(包括天花板),古埃及人居然在上面全部都刻满了文字和神像!远看高达36米的塔门上巨幅的神像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但如果走近细看,你会发现这36米的墙上还都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我的天哪!还有最神圣的那间祭祀室里,那个文字密得,我只能呵呵了。这还没完,据说在古代,每个房间里都还上过色,只是现如今颜色褪去了而已。

最后是人家这活干得不仅多,还干得精细呀!看看那座荷鲁斯神像的爪子,看看爪子上的骨节,我只剩敬服之情!

上面这幅图很有意思的。

第一,这幅图讲述的是荷鲁斯(鹰头人身)在母亲伊西斯的帮助下杀死了自己的叔叔赛提(河马)。简单介绍下,为什么要杀他叔叔呢?因为他叔叔杀了他爸欧西里斯,还分了尸,还把尸块抛在了不同地方,就连丁丁都喂了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个理哪哪都一样的。

第二,这才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有没有注意到这幅雕刻也是被破坏过的?那有没有注意一下他们被破坏的身体部位?头、膝盖、脚,对不对?那为什么是这些部位呢?头很好理解,但为什么也要凿掉膝盖和脚呢?答案很呆萌,据说是因为没有了脚之后,神走路的时候就会跌倒了!囧~

(8月3日补充:以上是导游的解释,今天受上课老师的启发,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根据圣经,上帝对撒旦的其中一个惩罚是剁去双足,而这些破坏者多为基督徒,所以凿掉双脚也就可以理解了。)

D. Valley of Kings (KV 4, 9, 14, 57)

卢克索西岸必去景点之一——国王谷。这其实就是个掩藏得非常好的墓葬群,500多年间共埋了63位法老。这些法老有富裕的也有穷酸的,有钱混得好的呢那个墓呀宽敞、精美(KV9, KV57),没钱混得差的呢狭小(KV4)、粗劣(KV14)不说,有的竟然还只是半成品(KV14是一座墓中墓,此处主要指靠外的Tomb of Tawosret ),哎,人死了墓还没造好,悲剧了。

不过,说到底,管它穷富,最终他们都是悲剧。本应该在这墓穴的来世(afterlife)里继续当着“为我独尊”的法老,可是结果呢?墓穴被挖,陪葬品被盗,就连自己的尸首都要被拖到博物馆里展览,空留着这满墙精美的壁画。

可是就连这壁画也会是悲剧呢,它们真的是智慧和技艺的结晶,是古埃及工匠一笔一笔地、一刀一刀地将整本《死亡灵书》刻在了墙面上,可是又有多少人珍惜和爱护呢?它们鲜艳的颜色随着游客的呼吸和闪光灯的照耀,一天比一天脆弱,若不加保护,它们终有一天会消失的。可是守墓人不在乎,因为这是祖先留给他们赚钱的工具;游客也不在乎,因为自己已经看到啦,更何况如果不拍照的话,又怎么在Facebook/朋友圈里证明自己看到了呢?

E. Temple of Hatshepsut

这座名气巨大的哈特舍普苏特神庙,我逛的时间很短,可能只有15分钟吧。

先说说这座神庙名气大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建筑,这座神庙设计得简约大方,非常漂亮,并且该设计在古埃及史上非常罕见,是创新和天赋的产物。二是哈特舍普苏特,男权社会里少见的女法老之一,前前后后必然有好多故事。比如说什么嫁给自己弟弟图特摩斯二世呀,赶走并试图谋杀继子兼大侄子图特摩斯三世呀,有个非常具有建筑天分的情人森姆特呀,之后被归来复位的图特摩斯三世杀死且神庙也被其破坏呀等等。三是该座神庙是波兰专家花费了14年的时间修复的成果。

再说说这座神庙我参观时间这么短的原因吧。主要是天气太热了!当时正值中午,当地气温45℃,可是地表和体感温度已经远超50℃。手机烫得和热水壶差不多,拍照时屏幕上完全白花花一片,纯粹瞎着眼胡乱咔嚓几张。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好像是被火热的红碳烤过一样,吸进去呼出来都烫得难受。其次是我觉得这座神庙里面的内容并无特别之处,还是古埃及的那老一套,无非就是神明对法老的护佑和法老的丰功伟绩呗。

反而是它隔壁门图霍普特神庙的废墟更吸引我。在炙热的沙漠上,站在一片低矮的废墟里,看着仅剩的那四五根勉强还算完好的石柱,一股悲凉之情油然而起。同时我也终于理解为什么复原哈特舍普苏特神庙需要耗时14年时间了,在这片片废墟里还原当时的建筑真的很困难,因为这就好比一个超级巨型、极其细碎繁琐的拼图游戏!并且我也开始质疑,我眼前的这座哈特舍普苏特神庙真的就是它原来的样子吗?

这面雕刻还算有点意思吧。传闻哈特舍普苏特在位期间,为了防止自己被政敌毒害,口渴时都直接引用牛乳。这面雕刻描述的就是她跪在地上,饮用哈索尔女神牛乳的场景(哈索尔女神是古埃及的爱神和美神,常化身为母牛)。

F. Medinet Habu

布城是拉美西斯三世的陵庙,他和拉美西斯二世一样,执政时期是新王国时代的鼎盛时期,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古埃及最繁盛的时期,所以可以想象哈布城的壮观和阔气啦。

塔门高、院子深、房间多、雕刻精美,这都不够体现其“壕”的程度。且看看这座神庙雕刻的深度吧,大约是其他神庙的三四倍,也就是说其工程量也是同等神庙的三四倍。雕刻的故事也很精彩,比如说战俘被剁的手和丁丁堆成了一座山,贵族丰富的娱乐休闲活动——下棋、摔跤、足球等等。

最难能可贵的是某些雕刻的颜色保存得还非常完好,这可是距今3000年喽,impressive!

G. Temples of Karnak

卡纳克神庙我一共去了两次:15号晚上的灯光秀和16号下午的参观。

先说说灯光秀吧。还不错,灯光、音效、建筑、历史的结合,算是见个世面吧。我感觉,我主要是去练英语听力了。身为英语老师,居然也只能勉强听懂7成,羞愧。倒是结识了一对来自悉尼的年迈夫妇,自04年退休之后就隔三差五地跟团环游世界,我们一起聊了聊悉尼,感觉十分亲切和愉悦。

16号下午的参观就没有那么高兴了。天气热,司机和导游却让我等了近一个小时,而且导游工作态度也相当敷衍,所以我并没有能够了解到更多书本以外的故事。卡纳克神庙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大吧,真的很大,毕竟前前后后建了有1500年之久嘛。

H. Luxor Temple

卡纳克神庙之后,该司机和导游又带我来了卢克索神庙。在劝说我放弃参观无果之后,导游十分不情愿地带我买票进了门,敷衍地简单介绍之后,就留下我一个人参观。

此时,我对埃及人的印象已经差到谷底,我受够了他们的懒惰、愚蠢和欺骗!我一个人漫步在夕阳下空旷的神庙里,看着满目的斑驳与疮痍,看着那两排面目全非的狮身人面像,感到一股无力且愤怒的悲哀。

法老和神明并没有能够守护古埃及人民,致使埃及这片土地被多次侵略、占领,以致宗教被改变,就连血液和基因也被稀释得无法辨别。

而现如今的埃及人又是怎样看待这些人类的古文明呢?他们把金字塔、神庙当作是自己的标榜,并为自己是古埃及人的后代而洋洋得意。同时,这些遗迹还是他们填饱肚子的工具:政府指望着旅游业增加GDP,售票窗口指望着游客没有零钱赚点外快,守墓人诱惑游客拍照以牟取蝇头小利,景点的小贩就等着游客上门宰上肥厚的一刀......

可是他们怎么就没想过,好好地保护这些人类的财富呢?埃及博物馆是法国人组建的,哈特舍普苏特神庙是波兰人修复的,菲莱神庙和阿布辛贝勒神庙是联合国组织转移的......我在埃及的这片土地上,参观古埃及文明,而这些文明竟然主要是由西方人组织保护的!

哼,可笑。

<四> 博物馆

A. Luxor Museum

卢克索博物馆布局合理,注解详细,虽然藏品数量远远不及埃及博物馆,但其中不乏精品,所以我逗留时间较长,共约3个小时。该博物馆共有三层,各有主题。第一层为雕像,包括法老、神、抄写员、奴隶等;第二层为技术,包括战争、建筑、雕刻、绘画等方面的工具;第三层为生活,包括家具、衣物、挂饰、珠宝等等。同时第二层还展览着两位木乃伊,其中一位大名鼎鼎、曾游历多国,是纪录片《国王的木乃伊》的男主角。

(PS: 央视版纪录片《国王的木乃伊》在翻译上有一个巨大的BUG,即将"monuments"翻译成了“金字塔”,而事实上此处指的是神庙或者神像。请注意,金字塔主要是古王国时期法老的墓葬方式,而新王国时期的法老则主要葬在国王谷的陵墓里,所以不存在“图坦卡蒙的金字塔”等这样的说法。)

并且该博物馆里还有一个小型图书馆,供工作人员和游客查询资料。藏书还算不少,多为阿拉伯语和英语,我当时因为行程安排,只来得及翻了翻一本古埃及象形文字字典,实在可惜。里面的工作人员非常友善,若有充足时间,还是可以坐下来好好阅读一番的。

接下来我将介绍几件令我印象深刻的藏品,其中部分有配图。同时声明,因为我未曾花费50埃镑购买camera ticket,所以全程并未拍摄任何照片。以下图片皆有Ray提供,特此致谢。

Amenhotep Ⅲ,又高有帅,品相不错吧!

但其实仔细看他的背后,就会发现很多伤疤,而且他体内还有不少钢钉。在他的旁边有详细的注解,他也是命途多舛,多次遭到破坏,这是他修复过后的样子。

其实卢克索博物馆里有很多雕像都是命运坎坷的,大多遭到过破坏,有些甚至被多次转卖。现在这些被展览的雕像都已经过繁琐而细致的修复,这些修复过程在旁边的注解中也有详细记录。尊敬并且感激从事这项事业的所有专家和工作人员!

这两座雕像非常有意思,其不凡之处在于:第一,他们都不是常见的标准化的法老形象(皱眉/微笑);第二,古埃及工匠聪慧地利用面部线条的区别表现了这两位法老(Amenemhat Ⅲ & Tutmosis Ⅲ)不同的年龄及性格特征。Brilliant!

猜到这座雕像的身份了吗?
奴隶。

图坦卡蒙墓里出土的战车,距今3350年左右,前边拴马,后面站人,是不是和战国的马车有点像?

图坦卡蒙墓里出土的弓箭,好像看着也很眼熟吧?

各种作战及生活工具,多为木制、铜或青铜。其造型与当今社会相差不远,可能唯一区别较大的是最右边的箭筒,它是一根中空的木头。

我去!这张图真是没谁了!我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真是惊得下巴都掉了!
想象一下,我穿着一双人字拖去参观博物馆,居然看到了两双3500年前用纸莎草编的人字拖!
看看它们,再看看我脚上的那双,我懵圈了......
后来在埃及博物馆里又看到了一双黄金做的人字拖,总算镇定了许多,毕竟俺也算是见过些世面了嘛。

看看这些首饰、再看看上面的战车、工具和人字拖,想想,2016 AD和1500 BC,好像隔得也没那么远。

除了这些,卢克索博物馆还有其他令我印象深刻的藏品。比如说一层那两座巨大的石英石和花岗岩的半身像;二层那位表情痛苦、饱经风霜、“骨瘦如柴”的?Ramses Ⅰ,以及靠楼梯口处的水平仪、垂直仪、画笔、调色盘和那块雕刻的半成品;三层“琳琅满目”的戒指、耳环、手链、脚镯、项链、钱币等等,这些都是值得仔细观赏的珍品。

B. Egyptian Museum

位于开罗埃及博物馆虽然藏品“多如牛毛”,并有图坦卡蒙的面具、以及法老们的木乃伊镇馆,但一直以来却饱受游客诟病,主要是因为其“粗犷”的展览方式---大量藏品被简单粗暴地堆放在展厅里,并且大多缺乏注解,作为博物馆确实不够合格。

但总体而言,其布局还是非常清晰的,上下两层各有50多个展厅,每个展厅都各有主题,多以朝代划分。

行前我已经详细地阅读了LP,对每个展厅的展品都有了大概的了解,并根据自己的兴趣在地图上做好了标注。所以我在参观该博物馆时非常有侧重点,又因为有一些其他原因,所以只耗时2个半小时,走马观花为主了。但之后和Ray交流,得知他在该博物馆共参观了2天半,想必他的理解会更加深刻。

接下来还是继续说说比较有意思的藏品吧。
(图片仍由Ray提供,再次致谢!)
(PS:Ray的相机时间设置有问题,应该是2016年)

这是埃及博物馆里所有藏品中我最喜爱的一件。

当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它正被投影在墙壁上,阳光透过窗户给它撒上了金色的光晕。它美丽、温柔,让我的心融化,为它倾倒。

简单介绍下这幅作品吧。

这幅作品具有独特的阿肯那顿艺术风格,是其典型代表之一。阿肯那顿艺术以新王国时期18朝代的一位法老---Akhenaten命名。这位法老是一位不成功的改革者。因不满祭司们对朝权的掌控,他试图改革宗教,创造新的太阳神Aten,并为自己改了名字(他原名Amenhotep Ⅳ,该名是为了致敬原先的太阳神Amun)。该时期的艺术特点主要有三个:一是用直线来模拟太阳光;二是人物身材苗条、脸型狭窄、腹部隆起;三是描绘的场景更加生活化。

这幅作品描述的就是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场景,甚是温馨。

男主角---Akenaten

女主角---Nefertiti

该头像是半成品,由此可以看出古埃及人是先画再刻,看看这些线条,How smart!

Head of Queen Tiye

埃及雕像中难得一见的“大饼脸”,好亲切(坏笑)。

Hatshepsut

Cheops (Khufu)

世界上最高金字塔---胡夫金字塔的主人,其现存于世的唯一雕像居然只与我手一般大小,高度还不足15厘米,好奇怪!

Menkaure, Hathor and a Goddess

漂亮!

抄写员,左手拿纸莎草书卷,右手执笔。

Canopic jars

卡诺匹克罐子,用来装木乃伊内脏的。这组算是中上品,“壕”的是图坦卡蒙,直接黄金!

“壕”!

船在古埃及文明中至关重要。现世生活中是尼罗河上的重要工具,来世生活中亡灵借此前往冥界。所以坟墓中一定得有船,要不法老怎么去找冥王Osiris求复活呢,难道游泳?!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出,古埃及人对于来世的想象基本是建立在现世生活的基础上的。

船的模型,人家也会用帆喽!

王后的轿子。

好简易哦,但其实这已经很贵族了。可能是因为埃及缺乏树木,所以木制家具特别珍贵,是身份的象征!

枕头这么高,不怕睡出颈椎病吗?!

除了这些,埃及博物馆还有其他令我印象深刻的展品。

其一是位于二楼53号展厅的animal mummies,里面动物木乃伊品种众多,有意思。
其二是同样位于二楼,大约是16或者21号展厅的一件无头木乃伊。该木乃伊可能是被盗墓者毁坏了头部,颈部空留着被扯碎的麻布。没有资格进Royal mummies展厅,只能孤单地置身于一群棺椁之中,甚是凄婉。
其三当然是二楼2、3、4、7、8、9号展厅了,一水的黄金或镶金制品,真是闪瞎了钛合金眼。
其四是位于一楼的几件奴隶和仆人的雕像,也蛮有意思的。

同时在埃及博物馆,我还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

一位是看管Tutankamun's Sarcophagi的工作人员。该展厅展览着世界最著名藏品之一---图坦卡蒙的面具,以及其棺椁、卡诺匹克罐子等物品,因为都为黄金或宝石所制,所以光线调得非常昏暗,就连窗户也是被处理过的。该工作人员却坐在窗沿上,就着透过窗户的一点光线读书,时光静谧。我因为百思不得其解图坦卡蒙棺椁分别是哪三层,所以不得不上前打扰他以寻求答案。他非常热心,因为语言不通,他直接来到展品前指给我看,并努力给我讲解,且没有试图索取任何回报,这在埃及是非常罕见的。

另一位是埃及博物馆里的导游,他的服务对象是两位来自欧洲的年迈女性,我与她们打了招呼,经她们同意之后,询问了他两个问题,他也都欣然解答,没有丝毫不耐烦。这与我第一天在开罗机场遇到的一个埃及人差别巨大,当时我请他帮我看一眼我所填的入境单是否恰当,他却非常粗鲁地回复我:“I don't care. I serve my company”。哎,在埃及,来自于旅游从业人员的一点点善良和热心都值得珍惜和感激。

还有就是一群小朋友,他们应该是来这上美术课的。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地板上,认真描绘Statues of Rahotep and Nofret(一对漂亮的夫妻雕像),非常可爱。而且他们的老师也很漂亮,非常有气质。

C. Others

位于Saqqara的Imhotep Museum也非常值得参观。因当时临近闭馆,所以参观得非常匆忙,只停留了10分钟左右,埃及之行的遗憾之一。

另外,位于开罗的Coptic Museum也不错,可以看到许多有关基督教的展品。

Chapter 3 当今的埃及

埃及,轻松地坐拥着赫赫有名的金字塔,却常常让游客们望而却步,why?

我想不仅是因为当前不稳定的政局,更与埃及社会本身有关系。所以接下来我将说说我印象中的埃及

但同时也需要明确表态,14天的经历绝不足以了解一个群体、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正如我所带回来的那本书所言,the tourists are only imagining Egypt。

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想在此记录一些此行的体会。

<一> 旅游业

因为与旅游从业人员接触最多,所以就先说说埃及的旅游业吧。

总体而言,我是非常不满意埃及的旅游服务的,这个评价的参照对象是中国和澳洲。原因如下:

第一,小作坊模式。

埃及的旅游业事实上从19世纪中期就已经起步了,至今已经150年有余。但是,他们仍然是以小作坊为主,缺乏体系规模化的旅游公司。而且导游的专业能力也良莠不齐,敬业精神更是有待商榷。

在我有限的旅游经历中,我认为澳洲的旅游业价格最为透明、导游也非常有工作热情;中国的旅游业固然有很多不足之处,但至少中国人的敬业精神是毋庸置疑的。

第二,监管不到位。

这是受旅友Lily的启发,她说售票员坑钱、商贩宰客事实上都是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很有道理。

总之,埃及旅游业,真的是打烂了一手好牌。

旅途中遇到的所有旅游从业人员都和我说,“When you are back in China, plz tell them Egypt is safe and we are waiting for tourists. The whole country is waiting for tourists.”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千辛万苦来到你们国家旅游的我呢?不肯换我零钱、出门就是被坑、导游司机总是迟到,所以要我怎么替你们宣传?!

<二> 男权社会

埃及是一个男权社会,毋庸置疑。

事实上,我认为所有的穆斯林群体都是男权至上的,这与他们的宗教密切相关。所以接下来我将费些笔墨介绍下我所了解的一些伊斯兰教教义,同时也需要指出这些信息主要来自于和当地男性的交流,属于“片面之词”。

大概很多人都知道穆斯林是一夫多妻制的,具体来说,是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乍听之下,很多男性都会觉得遗憾,自己怎么就不是穆斯林呢?其实在当今埃及,真正一夫多妻的人并不多,我在埃及14天里只遇到一个男人娶了两个老婆,其他都是一夫一妻。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现代文明?

当然不是,主要是因为钱!根据《古兰经》,如果一个男人要娶多个老婆,首先他要做到公平,及给予每一位妻子及妻子的子女同等的物质条件,甚至连去每位妻子房间的次数都必须是相同的!其次,他每新娶一个老婆,都必须得到已有妻子(们)的同意,这种同意不是口头上的,而是必须落实到公证文件上!我想第二点是不难操作的,难在第一点上面,这对财富是有一定要求的。

那么在一个家庭里,男性和女性又分别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根据《古兰经》,男性是强壮的,必须努力工作,给自己的妻子、儿女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女性是娇弱的,不需要赚钱,有趣的是,即使她们赚钱,也没有义务将其用于家庭开支,她们可以自由支配自己劳动获得的财富(用作零花钱或者贴补娘家都可以),丈夫没有权利干涉。而且,甚至对于传统一点的男性来讲,自己的妻子工作赚钱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但是在埃及,当前女性工作已经越来越普遍,尤其是在开罗阿斯旺

此外,男性是智慧的,是家庭事物的主要决策者;女性是浅薄的,在家庭里没有话语权,就连建议权都少得可怜。但这种情况也在逐渐改变,虽然改变的幅度远远不够,而且地区差异也很大。

埃及南部的旅游城市阿斯旺,可以看到一些工作的女性,虽然数量并不太多。我所住的菲莱酒店就主要由女性经营,而且在附近的souq(集市)里也遇到了两位可爱且精明的女店主,她们总体给我感觉是传统且和善,我尤其喜爱她们温暖的笑容。

卢克索和达哈卜就完全不一样,事实上在这两座城市我没有见到一位工作的女性。尤其是在达哈卜,我连一个埃及女人的影子都没见过。由于好奇,我和已在达哈卜生活了6年的德国潜水教练Thorsten就此事进行了沟通。他对埃及人是非常看不上的。他说,埃及完全是一个男权社会,并且埃及男人非常自负,不会听取任何女人和外国人的建议!他还讽刺,埃及男人尊重女人?!哦,也许吧,他们的尊重就是把女人锁在家里,尊重她们做的饼干,她们打扫卫生洗衣服!

但当我回到开罗之后,又是一番完全不一样的景象。埃及之行的倒数第二天,我选择了地铁作为探索开罗的主要交通工具。正如LP推荐的那样,我在女性车舱里遇到了很多埃及女性,这个体验非常地特别且愉悦。我一直不停地在心里惊叹,“Are Egyptian women all angles?”她们对我实在太好了,太照顾我了!她们主动给我指路、甚至是领路,有些还要替我买票,不停给我让座,热心地提示我到站,最温暖的是她们美丽的笑容。在Al-Hussin清真寺门口,还遇见了一位大婶温情地给我整理头巾,并且从她的包里拿出一枚别针帮我固定好。哦,她们是如此地甜美、善良、可爱!

总而言之,相对巴基斯坦苏丹等国而言,埃及是一个较为世俗化的穆斯林国家。总体来说,这里的男人女人相处得还算融洽,并没有我原先所想象得那么恶劣。毕竟,我之前以为,在穆斯林国家,男人是可以随意踢打虐待女人的。但我也猜想,可能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尤其是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应该也是存在的,因为毕竟这个国家还是认为女人是比男人低等的物种。

<三> 时间观念

可能是因为气候炎热,或者是要忙着祷告,亦或者是觉得外国人好欺负,反正基本每个游客都抱怨过埃及人迟到的问题。就连某些埃及人自己(Mohamed, Bahaa, Mostafa)也说埃及人普遍不珍惜时间,我想也许最根本的原因是懒惰吧。

埃及,迟到起步价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以上也都正常。最搞笑的是达哈卜的一位司机,当时约好了22:20来接我们去西奈山,结果他居然11:15才来,最奇葩的是上车之后,他还载着我们一车游客回了趟家吃了个晚饭,之后又去了一个“游乐园”给孩子送东西,再然后又加了个油,这一番折腾导致我们00:10才真正出发。他的迟到以及不负责任直接导致我们被迫加快爬山节奏,即使这样我们也未能在日出之前到达山顶,给大家的旅行带来了遗憾!

类似的事在埃及最后一天也发生了,但那时我对他们又有了一番新的理解。

埃及最后一天,我提前和宾馆订好了一位司机送我去机场。原本约定的时间是15:30,后来因为斋月期间埃及人都是15:00下班,所以为了避免高峰期堵车,我把时间改成了15:00,这样预计16:00到达机场,正好比航班提前2个半小时。

可是我没有预料到埃及人居然连接送机都迟到!在我万般焦虑的等待中,三番五次地催促后,他15:25终于来了,此时我所居住的宾馆附近已经堵得完全水泄不通。车子只能在马路上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司机也终于开始不淡定了,而我却彻底坦然了,只能听天由命啦。

但司机显然是有本领在身的,各种加塞、抢灯、换路线。最有趣的是,他居然还能在马路上和别的司机互相礼让,当我看着他们互相微笑着示意对方先走时,我对他们的时间观念有了另一番的理解。我想他们事实上自己心里是有数的,只是以自己的安排或者想法为先,而不是尊重顾客的意愿。结果,正如他所料,我14:25到达机场,进关后还等了半个小时才登机。

总之,埃及人迟到是常态,旅行时最好预留他们迟到的时间。至于这样的时间观念、这样的社会文化,就不再多予置评了,我们这些外国人只能将就着适应吧。

<四> DARB 1718

DARB 1718是一家现代艺术展览馆,LP强烈推荐。地点不算难找,就在Hanging Church附近5分钟步行,Google地图一下就可以了。

里面的展品少而精,都是非常有思想的作品,不虚此行。

在这里我终于遇到了和我有相同看法的一些埃及艺术家们,他们也在思考、探索、反省埃及这个民族,为这个民族的未来而焦虑。在这里,我看到了彷徨、质疑、贫穷和痛苦。

我尤其喜爱角落里的一幅作品:地面上用沙子勾画出富人狡黠的笑容,墙面底部是如同刍狗一般坐吃等死的人们,墙面上方则是艺术家们或痛苦或怜悯或嘲讽地俯视着这一切。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对这幅作品的理解。

曾经有好些人问我,你为什么能花那么长时间逛艺术馆?你到底在看些什么?

我的回答是:我看的是艺术家们的思想。

艺术、绘画、音乐,我完全是个外行。就拿画作来说吧,我对于它们的构图、笔法、色彩、明暗度是一窍不通。我喜欢的是思考、解读艺术家们创作意图的过程,也喜欢他们或深刻或聪慧或幽默或沉痛的表达方式,他们的思维总是令我惊叹。

当然我也有看不懂的时候,而且经常。这时候和别人的探讨也会变得非常有趣,每个人在自己的知识和阅历的基础上,对于每一个作品的解读都不一样。这就是现代艺术的魅力!

总之,埃及让我又恨又爱——恨其不争,爱其乐观。

当我刚刚爱上开罗的活力时,我就恨上了吉萨疯狂被宰,可是之后路人的热情和友善又平复了我的愤恨;当我开始极度憎恶卢克索的一切时,Qena傍晚给旅客准备的免费斋月早餐又让我狠不下心来,但是之后客车上的老色狼又平添了我对这个国家的讨厌;当我回到开罗之后那些热心、善良的埃及女人们又让我重新爱上了这个国家,可是之后的再次被宰、被坑、被不尊重以及被迟到又让人好一番难受。

嗯,好纠结的虐恋!

Chapter 4 宗教是什么

当初选择埃及,其实还有两个次要的原因:其一是我还没有见过沙漠,其二是我还没有去过穆斯林国家。所以此行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了解一下那些穿着袍子的穆斯林们。

最后的收获却异常丰盛,因为此行让我对穆斯林、基督徒、以及无神论者都有了更好的了解。如果说,出发前,我是一个被动的无神论者,那么回来时,我自主地选择成为一名无神论者。

好,接下来且让我说说我这样选择的具体原因。

<一> 信教的人们

在浦东机场的时候,我就遇见了一位信基督教的北方姑娘。她带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搭乘卡塔尔航空转机多哈前往巴西圣保罗。她说,她回国住了一个多月,发现很难适应国内的生活,最终还是选择回到巴西定居。尽管那里没有父母,但那里有她的教堂和姊妹,所以圣保罗才是让她有归属感的地方。她还说,刚开始她也是不信教的,但是受到她阿姨的影响,她渐渐地也成为了虔诚的基督徒,尤其是当她经历了一些挫折之后。她眉眼间带有浓愁,少有展颜的时候,并且言辞急切。她说她怜悯那些没有信仰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而活,这个他们显然也包括我在内。

第二位与我探讨的还是一位基督徒。他叫Shon,是一个美国作家兼驻埃及记者,还兼任开罗美国大学的教授。我和他相遇在Cecilia Hostel漂亮且惬意的露台上,当时他正在写一本关于伊朗土耳其埃及等穆斯林国家宗教与经济的书,而我刚到埃及三个多小时。我们聊了很多关于美国中国的事情;当我们聊到宗教的时候,他和我讲,他以前是一位无神论者,但是后来经历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所以之后就信教了。他说基督教给他指明了方向,我回应也许宗教的意义就是可以让人活得更容易一点,骄傲的美国人回答:maybe。

第三位,好巧,依然是一位基督徒,他就是陈叔叔。

说起来,我和陈叔叔的相识非常地有意思。我们也是在Cecilia的露台上相遇的,当时我们俩都在等各自的早餐,自然而然地就聊了起来。我们都是埃及的第二天,他昨晚夜里才从伊斯坦布尔到达埃及,会在这里停留两天。他问起我当天的安排,之后便迅速决定改变他的原计划,今天和我一起去金字塔,明天再逛埃及博物馆。

刚开始我是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他只说自己做点小生意,现在慢慢开始不做准备退休了。在路上的时候,他和我讲这次来埃及是圆他28年前的遗憾——当时他在伦敦大学学院读经济,毕业之季背包游历了整个欧洲,但因为当时的政局问题,未能踏进埃及。我和他说他真厉害,在当时那个年代就可以就读这么好的学校,他却笑着和我说他是成绩不好上不了新加坡的好大学才被迫留学的。我看他年近六旬,居然还背包独自旅行,一身的打扮装备都很是破旧——浅黄色的POLO衫已经被洗得发白走形,酒红色的背包也磨出了许多白边,一把玫红色晴雨伞整个伞骨多处骨折,所以一路上我都非常照顾他。

也许是因为这些照顾,又也许是因为我在沙漠里捡起了别人丢下的矿泉水瓶,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才终于向我表明了他的真实身份。当时他坚持要请我吃午饭,我多次婉拒,最后他才和我说:“Judy, 你为什么不让我请你吃饭呢?你知道我是谁吗?”其实之前我们已经谈了一些政治、经济方面的话题,他的视野和见解都非常地广博和大气,所以我犹疑地回答:“你是很有名的人吗?”他身体放松地后仰,靠在椅背上:“你觉得一般人会和你讲这些话吗?Judy,你今天遇到我是你的幸运。当然,我今天遇到你,也是我的幸运。”这样,他才告诉我原来他是新加坡的一位“小经济家”,他之前正在米兰开一个全球经济学家的会议,后天就要回到米兰和他们会合。他还骄傲地告诉我苏州整个城市都是交给他们银行做的,因为他们除了赚钱之外,还会帮助顾客建立完善的体系,回国后我百度了他所在的银行,果然是这样的理念。最令我感动的是,当我询问他的全名时,他居然从包里拿出了他的行李牌,并且在上面写上了他的电话号码,邀我去新加坡时找他。

之后我们又粗略地参观了Saqqara,一路上就更多话题进行了探讨。他还给我看了他们的全家福,自豪地告诉我他的儿子毕业于国大,女儿毕业于南大,该全家福上他和他儿子都穿着各自的学士服,一家人笑得非常美满。透过他的言辞,我还知晓了原来他和他的夫人在多个国家办理学校,资助贫困儿童。他告诉我这是身为一个基督徒应该做的,而穆斯林就是一群会骗人的懒鬼。呵呵~

第四位则是一位穆斯林,他骗人与否我不敢确定,但倒是不懒,在埃及人中少见地准时且热于思考,他就是我在阿斯旺的导游Mohamed,也是整个埃及行里我所遇到的导游中最专业最敬业的一位。初次见面是在火车站,他和他的同事、以及我在菲莱酒店订的接车司机一起来接站,当时我看到两拨人来接我,是有些害怕的,他看出了我的防备,安慰我别担心。

到了酒店之后,他和我商定好了这两天的行程安排,便礼貌地问我可不可以找个时间和他聊聊中国,因为他对中国非常地感兴趣,他想知道为什么中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还想知道中国男人是怎么尊重中国女人的。他邀请我晚上出门在阿斯旺转转或者喝杯茶。我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我不想冒犯你,坦白讲,我非常乐意和你聊天,但是我是一个女游客,如果我和你一起出去的话,那我该怎么保障我的安全,我能信任你吗?”他没有表现出一丝愤怒或者被冒犯,而是立刻礼貌地建议:“那我们就在这家酒店的大堂里聊吧,我来找你”。嗯,第一印象不错。

事实上,我没有能够给他带来很多有关中国的信息,主要是因为他强烈的表达欲,反而是他帮助我更多地了解了埃及和伊斯兰教。

通过他,我形成了这样的印象。《古兰经》是一部哲学书,它告诉人们生存和死亡的意义;同时它还是一部规章守则,并有详细的奖罚制度,且相当人性化。举个例子,《古兰经》里告诫人们不可偷窃,如果偷窃的话就要被剁去左手,但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穷人。

我非常欣赏Mohamed的一句话,他说:“This is not heaven, and this is not hell.”我补充:“Yeah, this is just life.”

第五位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埃及的基督徒——Coptic,他是阿斯旺的一位司机。他载我前往Maka Restaurant,然后主动提出在门外等我载我回酒店,大概是想再做一笔生意吧。我进Maka点了餐,结果发现都是套餐,我一个人吃不完,所以我便邀请他一起和我享用晚餐。

他受宠若惊,在确认免费后欣然同意。并且在吃饭时不断给我介绍食材、展示食用方法,而且总是把好的留给我。但全程他给我感觉有点战战兢兢,不断偷看穆斯林店员的反应,我问他是不是不能在穆斯林餐馆里用餐,他却否认,所以我无从知道原因。但他的害怕与穆斯林店员的异样眼光还是让我觉得他们之间有宗教上的冲突或者排斥。

吃饭期间经过犹豫之后,他下定决心跟我说,要免费载我去他家介绍他的家人给我认识,并且要免费带我参观阿斯旺两个小时。我礼貌地拒绝了,一是考虑到安全,更主要的是我已经约好了Mohamed八点半在大堂会面。

但饭后他在载我回酒店时,又再三要求,我答应他尽量安排。他便带我绕路经过了他平时做礼拜的教堂,并且告诉我这个教堂里的慈善机构帮助了很多像他这样的人。临下车时,他少收了5元钱,并且再三确认我会打电话给他,让他带我转转阿斯旺

但最后我爽约了,因为Mohamed的建议,他说一个出租车司机免费带我转2个小时,这不合理。我觉得有道理,而且我最终拒绝不是因为他可能是坏人,而是因为我和他素不相识,我没有一个保障措施。但在内心里,直觉更倾向于那会是个陷阱。

第六位是一位无神论者Armo,他是一位埃及英国人,他说他出生于穆斯林牧师家庭,但最终选择成为无神论者,因为他赞同这样的观点——Gods were created by human beings,而且他还给我看了相关的视频,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可能会有人好奇,你不是去的一个穆斯林国家吗,那怎么遇到的基督徒比穆斯林多呢?其实不然,以上只是记录一些和我有更多交流的人,而我在大马路上天天都遇到穆斯林,而且每天都和他们打交道。甚至我在埃及的第一顿晚餐,就是受Bahaa邀请和一群穆斯林共享了他们的Ramadan Breakfast。埃及的穆斯林总体给我的感觉是和善且好客的,当然也有欺诈和犯罪,但那在哪个社会都是不可避免的。

后来我又在西奈山上又结识了更多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信徒,我将会在下个章节详细介绍。

<二> 西奈山之行

首先,我得感激我的幸运。

因为当时正值淡季,达哈卜的游客非常少,所以想去西奈山的话,都要等司机隔几天凑足了人数才能出发。我真的超级幸运,能够在我紧凑的既定行程中完成了对我来说整个埃及最重要的景点——西奈山。

我必去西奈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山,同时还是摩西领悟十诫的地方。我好奇为什么一座山可以同时是这些后期发展为不相容宗教的圣山?

西奈山之行告诉了我答案,或者说早在Kom Ombo认识的野生动物生物学家Richard就给过我答案了。

而西奈山是非常慷慨的,因为它不仅给予了我答案,还让我欣赏了美景、体验了爬山的愉悦、见到了人性的美丽,更结交了“生死与共”的朋友。

我们大约一点半到达西奈山山脚,向导是个19岁的男孩,严重缺乏领队经验和职业责任心。整个安排非常混乱,爬山节奏也掌控得非常糟糕,但这不影响我们欣赏夜晚美丽的月色。没有灯光,也用不着手电筒,我们完全依靠银色月光的指引,艰难地在满是碎石的羊肠小路上一步一步向上爬。调皮的月亮喜欢和我们捉迷藏,她有时整个躲在山的背后,有时在山脉的缝隙里偷偷地朝我们张望,当我们换了一个方向,她又欢快地跳出来笑脸相迎。

其实这座山并不算高,却是“看山跑死马”,因为它没有像国内的泰山华山那样修复栈道,仍然是非常原始的由人走出来的山路,而且总是在不断转圈螺旋地向上爬,所以非常消耗体力。Jo就因为体力关系,没爬多远就早早地坐上了骆驼。

事实上,Jo是我的老相识,我们在卢克索的车站就已经认识,一起共度了长途客车上的17个小时,而且她还帮我们搞定了由Sharm到Dahab的车票。前天白天我还在达哈卜的小镇上遇见了她,她和我说昨晚要来爬西奈山,所以今夜上车时我看到她很是吃惊,她开玩笑说“because I cannot go anywhere without you, Judy.” Jo很幽默,也很热心,她曾经是一位洞穴潜水教练,但后来因为肺部疾病而不得不暂停自己热爱的职业;她很喜欢旅游,而且和我一样,从来都是自由行。

我和Lily跟随着向导一路向上爬,途中还和一位埃及大学生Ahmed聊了会儿天。凌晨4点半左右,我们到达了骆驼中继站,那时日出已经开始,所以我和Lily在那一片逗留了近半个小时,欣赏美景,也拍了不少照片。可是,等我们忙完之后,却发现周围已经没有我们团队的人了,我焦虑地要下山找他们,可是Lily坚持说,哪有深山不登顶的道理?(哦,对了,忘了介绍Lily,Lily是贵阳人,以前曾在深圳做白领,现在在东南亚做专业的潜水教练。Lily身上有一股独属于她的气质,我想那是自我和洒脱。)所以我自然听从了Lily的建议,继续登山。

我们刚爬了十多分钟,Lily就看见了比我们位置更高的Jo,她指给我看:“哎,那不是你认识的外国人吗?”身为近视眼的我瞪大了双眼,认出了Jo的衣服。我们是吃惊的,因为Jo早就体力不支坐了骆驼,她怎么还能继续爬山呢?很快,我们就赶上了她,来到她的身边,我更能感受她的辛苦,她已大汗淋漓,而且喘息粗重,此时询问过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是基督徒。我示意Lily先走,我要留下来和Jo一起征服这座压在她破损的肺上的大山。

和Jo的这一路爬山过程是艰辛的,但又是欣慰的,因为我们不断得到来自其他游客的鼓励。他们总是带着倾佩之情和Jo说,快了,10分钟就到了。其中有一位是来自西班牙的Diago,他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比Jo还要虔诚,他选择向摩西一样赤足爬山,我看到他的双脚上已经贴了好几个胶带,而且每走一步我都能感受到来自他足底的疼痛。

Jo也在不断地自我鼓励:“I can do it.”我也总是欢快地回应:“Sure, we will make it.”我们感觉已经爬了好几个10分钟,可是显然后面还有几个10分钟,于是她终于对我说:“Maybe here is enough. I should stop here. My lung is killing me. I hate my lung.”不,不可以,我一直都很确信我们一定能够一起到达山顶。所以我说,Jo,我走十步,在上面等你,你跟我走十步,我们一定会登顶。

十步十步,我们于6点到达了山顶。当时还正好迎面相逢我们的团友正准备下山,他们都对Jo表达了尊敬。我再三请求向导,让他在小卖部那里等我们一起下山,我陪Jo迅速到山顶看一眼就走。

山顶上没有神仙,却住着一位穿着白袍的穆斯林Sabah,他说他在西奈山山顶已经独居了20年,因为他无法适应群居的生活。在我们到达山顶时,他和Jo说的第一句话就是:“He is not my God, not your God. He is OUR God.”

简单地逗留之后,我们迅速地下山,所幸团友都信守承诺地在等我们。可是Jo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她完全跟不上大队伍的速度,此时Ahmed主动留下来帮助Jo。我必须坦诚地讲,当时我的内心有一个想法,就是抛下Jo,和Lily一起下山,可是又有一股惯性让我顺其自然地留了下来。于是我们三个人开始了更加艰辛的下山旅途。

刚开始还是比较顺利的,Jo充满了登顶的雀跃,Ahmed崇拜地和Jo交谈。我们仨,一个穆斯林,一个基督徒,一个无神论者,我们聊理想,聊宗教,聊人生......

可是渐渐地情况变得越来越严峻:气温越来越高,Jo的体力也越来越透支;还有勇敢的Ahmed正在斋月,他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和喝水了,他的嗓子也越来越难受。我们开始减少交谈,在每一个阴凉处休息,我们想寻找帮助,可是整座山上没有一个人,除了我们仨。

当我们能看到山脚的时候,确是到了最艰难的时候。因为路出现了不同的岔口,而在失去了向导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方向,再加上手机没有信号,整座山里就只有我们仨,而且我们的水也越来越少。刚下山不久,Jo的水就喝完了,Ahmed斋月他压根儿就没带水,幸运的是我带了一大瓶(2L),但显然也不够我和Jo畅快地解渴,而Jo显然比我更需要,所以我只能选择省给她喝。此时此刻,我们仨真的开始害怕,有一种沙漠求生的感觉开始笼罩着我们。

也许是Jo和Ahmed信仰的上帝帮助了我们,但我更相信这是因为Jo身为职业洞穴潜水教练优异的方向感,我们选对了岔口。其实我还有backup plan,我的包里还有一桶八宝粥,如果真的万不得已,我可以让Ahmed吃掉,然后让他来找人救我们。

当我们终于到达山脚时,一股平静地喜悦流淌在我们心间。我们仨并排坐在St Katherine's Monastery的庭院里,心有灵犀地用眼神庆祝着我们的“劫后余生”。我们彼此是如此的不同,不同的人种,不同的国度,不同的信仰,可是我们彼此之间已有牵绊,我们是患难与共的挚友。

在山中,我们曾探讨彼此的信仰。我告诉他们,"I don't believe in God, but I believe in human beings. It is not God or the mountain makes this journey. It's you, Diago, Sabah that make my journey wonderful." Jo说,"Judy, you are a crazy girl."

但这些就是我西奈山之行的收获!

Chapter 5 旅行的意义

出发之前,我看了很多有关埃及的游记,越看越没兴趣。最终我甚至开始质疑: 旅行到底有什么意义?它和看图片、看视频有什么区别?

<一> 五官的感受

如果是看图片,那其实只用到了视觉,而且视觉的角度也受到了限制,通过图片我们只能看到当时场景的一个截图。

如果是看视频,那也只用到了视觉和听觉,而且由于设备的局限,所以我们也只是从某些角度看到当时场景的片段而已。

但如果是旅行,那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五感都将得到较为全面的运用。看图片不足以让你真正体会建筑的宏伟,不能让你听到尼罗河两岸孩童跳入水中的噗通声,也不能够让你闻到骆驼的体臭,不能够让你品尝到鸽子饭的美味,更不能让你感觉到尼罗河上的阵阵微风。

所以旅行是更全面的五官的感受。

<二> 新鲜的体验

此外,旅行可以让你体验更多的第一次。

埃及之旅是我第一次感受沙漠,是我第一次坐游轮,也是我第一次潜水。

第一次进沙漠居然就是在最炎热的夏天,确实被高温折腾得够呛,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在我看来,沙漠是广博的、寂静的、纯粹的,我喜爱它壮阔地荒芜着。

第一次坐游轮感觉很好,很轻松,很闲散。我也终于能够更好地体会钢琴师1912的感受,我也能够更好地领悟那句台词“Land is a ship too big for me.”如果我是他,我想有80%以上的可能性,我会和他做出相同的选择。

第一次潜水感觉还不错,但不足以让我爱上这项运动。我的旅行侧重点非常明确,比起风景,我更偏爱文化,所以缤纷热闹的海底并不足够。倒是第二天的浮潜让我增加了对这项运动的好感,正如Shantha所言,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放松方式。漂浮在海面上,听着自己的呼吸,旁观着另一个世界,嗯,开始有点上瘾了。难怪Shantha会说,”Diving is addictive, so is traveling.”

<三> 缤纷的过客

独自旅行,一路上会有很多有趣的遇见。

记得我匆忙地行走在开罗的街道上,年轻阳光的Ali突然上来搭话:“You walk like an Egyptian, not a tourist.”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他热心的带我去当地的快餐店帮我迅速点餐,然后还顺道推销了一下他自己的纸莎草店。

回程又遇到了一位已定居美国埃及男人。他上前搭话,我防备,他便主动拿出他的美国驾照让我安心,于是我们便蹲坐在街边绿色的“单杠“上语速飞快地交谈了15分钟。他告诉我要小心,我的防备是必要的,并叮嘱我到了阿斯旺卢克索之后更要小心。他说他交过一个韩国女朋友和一个日本女朋友,但现在他想了解一些中国文化,却不知道怎样才能交到一个中国女朋友。好机智的方法!

Shantha也很有趣,一个穿着暴露非常健硕的美国女人。两年前趁着换工作的空挡出来旅游,没想到却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已经游历了全球30多个国家,现在考了潜水教练证,会继续走下去。她外表彪悍,莫西干发型引人注目,深入了解之后却发现她很柔情: 七个半月前,她还长发及腰,好朋友化疗脱发,她便咔嚓了自己的以示陪伴和鼓励。

Hassan是卢克索Nefertiti Hotel的前台,交流本不多,离开的那一天却给了我莫大的帮助。他羞涩地告诉我他正在应聘一家迪拜的公司,愿你一切顺利。

Bahaa(英文名Pop)是开罗One Season Hostel的经理,感谢你的安排,你笑起来抛媚眼的样子很帅,很遗憾我们最终的那点小不愉快。

Mastafa是达哈卜Neptune Hotel的经理,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你色迷迷地看着Lily的样子也很可爱,感谢你的安排,更感谢你最后一天全心全力的奔走相助。

还有光子,你真的是一位侠女,明明个子比我高不了多少,却总是站在我身前保护我,我会永远记得你拿着自拍杆威胁那个猥琐老色狼的样子,也会记得在卢克索开罗我们并排高坐在路边聊天的夜晚。

还有会多国语言的留学生小孙,sleeping train上同舱的Brisbane妹子,阿斯旺Philae Hotel的两位女前台,因为斋月饿得算不对帐的小卖部大爷,买了新马车主动给我递名片的年轻男子,带我去卢克索麦当劳的Coptic小女孩……

各位朋友,感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青山绿水,咱们有缘再会!

Chapter 6 尾声

此次埃及之旅收获良多,但也留有一些遗憾:

陈叔叔,对不起。虽然你不介意,但我仍应该为当天上午不坚定的立场和下午不科学的行程安排而再次向你道歉,因为我的过失让你未能进入金字塔,我实在对你不起!

还有,我真应该在出发前就看《金星秀》,了解一下小费文化,这里要向很多人抱歉,在我该给小费的时候我吝啬了,实在抱歉!

埃及,我想我们近期不会再见了,但我愿你平安顺遂,越来越好!

若有下次相见,愿你我都能给彼此留下一个更好的印象~(微笑)

~~End~~

本篇游记共含23575个文字,8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