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风漠不成活20150813~15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5-08-13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7000RMB

每一次的出走都会带上最原始的欲望,这一次,我渴望来到西北,跟着我最亲的家人,丢下那颗曾被冲动蒙蔽的心,希望找回曾经那些有条不紊的梦想。

8.13.
在经历了空中飞行和兰州转机之后,我们带着兰州拉面所烹煮出的幸福感,最终落地敦煌

敦煌的旅舍虽然离月牙泉不远,却交通不便。开头的不顺似乎为我们的旅途蒙了尘。
然而这样点滴的沙尘倒似乎才是敦煌的特色,习得了这些风沙的味道,也许才能真正读懂鸣沙山的风流。

金灿灿数座山,如虬龙蜿蜒;绵绵细沙,却在烈日的指引下变得狂躁;大风突起,鸣沙山分明奏起了妙音。
然而再玄妙的美景终究解不了这正午烈阳所炙烤出的干渴和疲惫。索性,我们包下了几头骆驼,在无边沙漠中荡起了阵阵驼铃。
此刻,骆驼背上的我们自在无忧,牵骆驼的小哥却似被生活榨出了沟壑。环顾四周的危峰峭岭,我有些害怕和惊心,究竟要怎样的无畏,才能把那些曾掉落这黄色漩涡里的人们拯救出来?

骆驼脚步的终点便是月牙泉了。
为了更尽兴地享受这奇景,我们决心在凉亭中休息半日,躲过午后正酣的烈日。西北的热似乎仅仅是因为太阳的惠泽,但凡有点阴凉的地方都只剩凉风习习,让人倍感舒心。
果然,月牙泉洗心。
当然,月牙泉的神奇并不仅限于此。她卧于沙漠,千年来用倒影织就着鸣沙山的一场美梦。彼岸的亭台楼阁、庙宇辉煌;此处的林木蓊郁、残泉流影,无不让游人为之倾倒。
争相拍照的我们惟恐自己带不走月牙泉的倩影,一遍遍地在镜头面前摆弄文艺。

唯愿此刻的美丽始终能与沙漠共存。

终于,阳光也有了一丝倦意。
我们望着远方山的逶迤,
在嬉笑中燃起了与沙漠比高的士气。


初始高涨的士气推着我们踏上了登沙山的路。
山脚下的脸挂着豪情万丈,却分明不知天高地厚。


数十步之后,鸣沙山的陷阱才在我们脚下面露狰狞。
然而登山的路容不下回头,即使此刻涨红了脸、喘粗了气,却脚不能停、嘴始终硬!

于是多少情绪都在登顶的那一刻消散了。
眼前的、远方的都只剩下兴奋了。
原来
我也平庸,却也能突破平庸。

下山的路自然轻松的多,轻松到我们以为崎岖已止,奇景已逝。
然而,当人流随着日暮渐近之时,我们才注意到主流人群所追寻的景象。

远处分明是夕阳在抖动着光影,影下分明奏起了一串驼铃,铃声分明震动了沙砾,沙砾分明捧出了爱与亲情。

8.14.
敦煌的第二天我们便逃离了沙漠,一路向西,寻找西域。

第一站便是敦煌古城。
如今,无数影视作品的取景地倒成了这里存在的意义。
也许若干年之后,《新龙门客栈》抑或是《天将雄师》终能被写进敦煌史记里。

西寻的路依旧继续。

彼时,古人为“西出阳关无故人。”悲怆叹息;此时,我们却为阳关辽远壮美的意境赞叹不已。在那里,我可以将想象力肆意挥洒,扬在蓝天中时,我手持一只秃鹰;落在沙石处时,我身骑一匹骏马。

未出阳关,却走到了汉长城和玉门关。
如今的这里只留下了排着队前去朝圣的人群。
我不知道它们该不该为失去的实用价值悲泣,却知道我感恩眼前立于千年前的奇迹。

再走到极端干旱的雅丹地貌。
无论是近处的孔雀还是远方的蟾蜍,
我为眼中的奇景欣喜,
也为体内的干渴唏嘘。

然而,当天涯皓日欲归隐地心之时,头顶的光辉竟然解了我的干渴。
那团红日定是落进了每一个看客内心,在他们心里写下了美的定义。
就像我们即使背光席地,挑对角度,每个人都能和艺术连着心。

8.15
一早,我们便赶去参观了敦煌博物馆。

我们常常自豪于繁盛的华夏文明,而敦煌脚下的丝绸之路确然承载着许多血泪奇迹。


在这些奇迹中,如今怕是莫高窟最为著名。
上万的游客忍受着炙烤,对抗着焦躁,也只为望一眼佛脚。
相比之下,提前半个月就已预定好门票的我们似乎真的幸运。

在被一整套的与敦煌相关的背景知识洗礼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守护着莫高窟的白杨林。


所谓艺术,莫高窟已给出标准答案;所谓宗教,莫高窟已绘出真理教义;所谓历史,莫高窟已见证沧海桑田。


然而悠悠历史常常躲不过蝴蝶效应。
那一年一任君王一字千金,那一时一个道士一次罪行。
于是今日,我们瞻仰此地。

本篇游记共含1643个文字,4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只看图片不过瘾啊!

2016-07-05 11:02

引用 vincy_ccliu 发表于 2016-07-05 11:02:04 的回复:

只看图片不过瘾啊!

回复vincy_ccliu:有文字啊,看不见吗

2016-07-05 11:27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2016-07-11 17: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