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被遗忘的小镇 - 哈利门州立公园之多德村 (Doodletown)

  • 出发时间/2016-07-0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爬山, 露营,负重徒步,这些好像是每位朋友来哈利门州立公园后必做的功课。  但在徒步中, 我们往往也会发现一些当地有趣的历史。  说起历史, 哈利门公园内还真隐藏着这么一个废弃的古老小镇。  小镇的名字叫多德村(Doodletown).   几年前跟山川会在大熊山附近徒步, 我曾无意中在地图上看到过有此小镇。 可那时就是想不通在这荒郊野林中, 除了负重徒步的,谁会常住此处?   就算负重徒步, 州立公园也有规定露营者只能住在窝棚附近, 但再看地图,附近又哪有窝棚?  当时也没多想或上网多查, 加上这几年内在外州东走西跑的,这小小的疑问也就被我忘在了脑后。  

“这周是不是回纽约?想出来爬山吗?”  国庆前我接到山友宝宝给我的邮件。  周五看了看她发给我的地图,原来就是大熊山 (Bear Mountain)和西山 (West Mountain)的那段路。  说起大熊山,我爬过很多次。 但最近几周为了减肥, 跑步跑多了, 膝盖有些不舒服。  可大熊山上上下下有着数不尽的台阶,这些对膝盖损伤挺大。  本想取消这次活动,但地图上这个不起眼的“多德村"再次进入了我的眼帘中。 顺便看了看去这 "小镇" 徒步的路线, 好像也并不陡,都是平路。 就这样决定索性早上跟山川会的车出发, 到了目的地之后,就让其他人去爬大熊山,我一个人独自探索这神秘的小镇,下午三点回停车场跟大家会面。 
 
既然这次专门为了看这神秘小镇,就当然先得在网上了解些历史。 原来多德村只能说是一个曾经的小镇,可现在所有的房屋都已被拆除, 几乎一切都已回到两百多年前那片长满树林的土地。 说起多德村, 它在1760年左右刚建成时只是一个小小的矿工村,当地居民们的工作大多就是伐木或采矿。  虽然有几户人家拥有自己的农田, 但是总体来讲当地人的生活非常艰苦。  到了19世纪,小镇才慢慢向外扩张。 学校,教堂, 公路等也随之在小镇中建造了起来。 可是无论如何扩张,小镇都被附近的五座小山包围着(Bald,Bear,Dunderberg,Timp,West Mountain)。 就这样,100多年来当地人就这样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 直到20世纪初,大熊山州立公园决定逐渐收购小镇的土地。 虽然当时有些居民极不情愿出售他们的房屋, 但最后却还是改变不了时代的变迁。  到了1960年左右,所有人还是离开了小镇, 大熊山州立公园也准备利用这块土地建造一个滑雪场。  可惜由于经费原因,直到现在滑雪场也没有建成。 话虽如此,州立公园总得有州立公园的样子,大自然的野林中可不能有房屋(那是现代化的产物)。 这如何是好? 拆呗!就这样不到一年功夫,所有小镇的房屋都被州立公园夷为平地,所有一切再次回归大自然。

从地图上看, 通往小镇的山路没有山径记号, 一不小心没看清楚拐弯的地方就会走错路。  不过如今科技发达, 我手机中已经下载了整个哈利门公园的定位地图。 所以不确定时只要打开手机软件,定位会直接告诉我在公园的哪个角落。 这样一来就算山径完全没有标记也不怕了。 就这样七弯八拐的终于走到了小镇的主道上(当时的Pleasant Valley Road)。 来到主道的那一刻我还是愣了一下,这居然是一条柏油公路(虽然如今只能徒步)。  哈利门州立公园内的山路大多崎岖不平, 可没想到如此野林深处居然还有这么一条几十年前修建的公路, 看来州立公园还是为小镇保留了一些当时原有的情景。   不仅如此,柏油小道的路旁都还能时不时看到当年房屋被拆除后的遗迹。 每处遗迹前还有图片和文字详细介绍这曾是哪户人家的房子,房子内的主人又是从事啥职业的,还有房子当时的结构。  如果真花些时间读读那些介绍,还真能从脑海里出现一个小镇的影子。   

来徒步前,看过网上的传言说现在多德村已经是一个鬼镇(ghost town)。  但百闻不如一见。  漫步在这柏油小道上, 我发现这地方的确有这么点诡异。  除了我以外, 走在我前面的还有两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小姑娘。  走着走着, 突然不知从哪里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 这完全不像树枝被风吹发出的沙沙声,而像房门被风吹动时那来回晃动响声(可附近的房屋都被拆除了啊),细听声音中还隐约夹着些野兽的吼声。  听到这些声音, 两个小姑娘回头看看我, 大概还以为是我在恶作剧发声吓唬她们。  见我也一头雾水,她们也就不多说了。  大家一起抬头看看树上,打量了下周围,可啥也没发现。  又向前走了5分钟,路径旁出现了一个窝棚。  虽然地图上没有标出窝棚,但从路径上看应该是小镇的边缘了,再走过去就要爬Timp Mountain了。  于是这两个小姑娘继续快步赶路, 我就坐在窝棚内休息一阵子然后往回走。  说明白了,就算我能露营,也绝不敢把营扎在此处。  这大白天的都吱吱嘎嘎哄哄,弄不清哪来的声音, 到了晚上岂不真的要闹鬼? 

虽说小镇与世隔绝, 但却不得不承认其地理位置却风景奇佳。  瀑布, 湖泊,树林,群山,该有的大自然的风景真是应有尽有。 我的半小时午餐时间就在小镇北方,那主道尽处的幽静湖泊旁度过。  湖虽不大, 但湖水碧绿。 围绕湖泊的就是那连绵不断的群山和枝叶茂密的丛林。 一阵微风吹过,湖面泛起了阵阵微波, 本来那清晰的倒影变得模糊不清。  可不过多久, 一切就又恢复了平静,给人的又是那股心旷神怡的感觉。 离湖泊不远处的下坡方还有一个小小的瀑布,瀑布的水就来自那平静的湖泊, 一眼看去溪水非常清澈。   再看湖泊旁的图片和文字介绍, 这瀑布就是当年居民们夏天玩水嬉戏之处。 可以想象夏天大雨过后, 大人,小孩,宠物等三五成群地在瀑布水潭里戏水,玩耍, 这一定非常热闹。   可惜因为最近没下过大雨, 所以瀑布的水量也不是很大。  要不然走了大半天的路,出了这么多汗, 我也一定会跑到瀑布下洗个痛快。  

围湖绕了一圈, 又在瀑布前照相留念后也是该离开的时间了。   回程中见到了更多当时教堂和学校的遗迹。 当然还有几处家庭墓地 。 这些墓地也是所有房屋拆迁后唯一被允许保留的私人土地。 听说直到如今还会有当地人的后代专程来此徒步,并顺便了解其家族的历史。   看到这, 我开始明白为啥当时有些居民不愿搬离他们的故乡。 第一,  他们能生活在远离喧哗的城市, 完全处于青山绿水之间并 时刻都能享受大自然的恩赐的环境中, 这些如今你用再多的金钱恐怕也很难买到。  第二,我想也是最重要的, 就是这小镇拥有他们家族世世代代的根基。  这土地的一花一草, 都牵动着这些居民几代人的情感,要这么放弃离开谈何容易。 不过万幸的是这矛盾没有恶化至流血冲突, 最后一切都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几十年过去了, 如今已经很少人还记得这个不起眼的多德村,就连来到大熊山州立公园的徒步者也很少注意或进入这冷门之地。  不过就是因为如此,这段历史才吸引了我徒步赶去一探究竟。 我相信哈利门公园内的有趣历史远远不止这一个小小的多德村,只要有时间和兴趣,在公园徒步的我们应该会随时经过一些值得探索的历史故事。   

本篇游记共含2890个文字,2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07-05 16: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7-05 23:14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2016-07-11 11: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