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吴哥行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9
李连娣 (东城) LV.2
2016-07-05 14:52 264/2



有一天在开心网上看到朋友的一张照片,一座凄凉美丽的古堡、一个低垂眼帘的女人,便问了一句:“这是哪里?”“吴哥窟!”一句话奠定了心中的愿望,直到2012年的2月16日终于开始了这次旅行。
飞机冲破了苍茫的云海一直向南飞去,天渐渐地暖和了,脱去了厚重的冬衣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就连几天来一直闷闷不乐的心情也变得慢慢开朗起来。入夜,在异国简陋的机场,飞机降落了,双脚一踏上红土地,就感到了似曾相识的温暖湿润的空气和泥土植被的清香,我喜欢这样的气息,这里的梦中会有高棉的微笑。
暹粒是位于金边西北约200公里的一座掩映在热带树林花草中的小城,是游览吴哥的大本营。白天的暹粒是一座空城,南来北往的游客都散落倒吴哥去了,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是陪着游客到吴哥就是到机场码头去拉生意了,只有到了傍晚,当游客回到城里的小酒馆,当地人则拖家带口的提着大锅小碗到暹粒河边野餐了。我就住在这样的一个小城的一个小酒店里,这里缺少电力,发电机成宿的不停,房间里噪音很大,这要是在我的项目上,早被老板骂到狗血淋头了。   
第一天的行程是游览大、小吴哥和去巴肯山看日落。个人总结,大吴哥是微笑,大大小小几百个微笑的面孔组成了通王城;小吴哥是护城河和长廊,护城河倒映着静静的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的柬埔寨国旗,几乎相同的廊柱,拨弄着阳光的影子;巴肯山是太阳落在云雾里—这是我的感受。
先说微笑吧!第一次踏上这曾经千百年隐藏在热带雨林中远古的城池,就被一种凄凉但是绝美的情绪抓住了,此后几天的行程我的心一直都是沉甸甸的,看到眼前断壁残墙的凄凉想着千百年前车水马龙的繁华,人游走在时光交替的长廊,灵魂不知超脱到了哪里••••••
从南门进入吴哥城。吴哥城共有五个门,胜利门、东门、西门、南门及北门。胜利门正对皇宫,是国王通行之门,也是检阅胜利者的朝拜之门;东门是死亡之门,百姓死后由此门送出去火化;东门是罪恶之门,犯罪者由此门出入;南门和北门是百姓行走之门,所以我们几天的游览都是由南门进入,转一圈,再从南门出来。进得门来,经过修罗和阿修罗的搅拌乳海,进入大吴哥   高棉的微笑
的中心区域—巴戌寺。
巴戌寺实际上是由大大小小几十佛塔组成,每个塔都雕刻着一尊四面佛。佛像饱满的眼睑微微下垂、细长的眼睛微微的闭着、宽厚的嘴唇微微上翘,大大的鼻子、宽宽的额头,整个面部表情似睡还醒,似笑还嗔,安静而神秘••••••这就是著名的高棉微笑。这微笑的佛像为什么是四面呢?一种说法是是古代印度教神话中婆罗摩的头像。创世之初,婆罗摩为了排解寂寞,就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造成了一个女性叫莎维德丽。他一见到这个女人,心中就萌发了爱慕之情,目不转睛的望着她,莎维德丽被看得害羞了,就前后左右的躲闪,而婆罗摩为了在四个方向都能看见她就长出了朝着四个方向的四张同样的面孔,所以成就了四面佛。而我更相信另一种说法,这是吴哥王国的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的容貌。他在当时具有神一样的地位,他的目光注视着四方,俯瞰着他的子民,象征着国家思想的高度统一。所以这些塔不仅唯美而且唯神,每个塔的基座都由几乎相同的连廊相接,四面八方、层层叠叠,每一个方向都是一样的迷离、深远,间或会出现穿着橘黄色袈裟的僧人,走着走着便会迷失在其中••••••
出得巴戌寺,在战象台前的菩提树下,导游讲着古老的故事,我的心神推动飘移的脚步,从战象台的南端走到北头,眺望着脚下荒芜的皇宫内院,数着丛林中的十二生肖塔,眼前浮现的是千年前的恢宏场面,国王端坐在战象台上,身后宫娥妃嫔、文武百官簇拥,广场上士兵他们的战象雄赳威武,台上、台下旌旗招展、战鼓齐鸣,是何等的壮观。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草地、散落的游客、还有高声贩卖商品的孩子。 
战象台
再向北就是周萨神庙—古代法院,当年国王审判犯人的地方。据说当时犯人这样定罪的,根据本人的属相关进十二生肖塔,不吃不喝,若是在规定的时间到了以后能活着走出来便判无罪,否则格杀勿论。真是荒唐。
虽是旱季,柬埔寨的中午依旧三十几度,赶在正午的阳光开始强烈之前,我走进了塔普伦神庙。这里是千百年的古树和千百年的奇石相互交缠、拥抱,同在共生,如同爱恨交织缠绵的浪漫沁人心脾。整个寺庙被遮天蔽日的铁树所包围,树木的根须、茎蔓依附着塔基、回廊朝着每一处角落匍匐蔓延。古树与奇石,它们相互依存,同生共长。枝条封闭了门窗、树根跨过围墙、终于大树撑破了建筑,造成了屋宇倒塌,形成了各式的废墟。然而,建筑并没有因此失去它的魅力,反而由于树木的茂密繁盛几乎成为了建筑的血脉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为此人们编撰了各种的故事,无不哀怨、缠绵、诡异、神秘,著名的电影《古墓丽影》就是在这里拍摄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心隐隐作痛,砍掉树,精美的建筑会瞬间坍塌变成一堆瓦砾;任树生长,也会逐渐将建筑撑破、挤垮,直至消失••••••这像极了现在的人生,爱恨交织、同生共存,却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任何手段也只能是拖延死亡步伐而不能阻止它。
午后当阳光没有那么强烈的时候,我重新走进了吴哥。在吴哥城里只有小吴哥是大门朝西的建筑,不知当时的统治者想到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让她在夕阳下金碧辉煌,让她不朽的建筑印上柬埔寨的国旗永远飘扬?小吴哥城是高棉王朝全盛时期留下的最为完整的宗教建筑,全城雕刻精美,名列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经过护城河上的大桥,来到主神殿。期间走过曲折蜿蜒的长廊、形态各异的千佛殿,中间还有回音厅和中心塔,国王的澡盆真大,可以跟现在的标准泳池比拟。很奇怪的是回音厅,站在期间,只有敲击自己的胸膛才有回音,其余各种声音全都没有反应。看来佛真的要用心来敬重的。中心塔高耸入云,几乎垂直于地面的石阶有几十米高,真不知道当时的人是怎么爬上去的。还好,现在搭了木梯,我得以上到塔顶。由于近来腿疼一直担心以后无力攀爬,所以格外珍惜此次行程。
赶在太阳的最后一抹光辉落入云层之前,我登上了巴肯山,在观看日落密集的人群中找到了一块落脚的石阶。坐下来,静静的望着即将陨落的夕阳,心中想着巴肯寺里供奉的湿婆神,古印度教中的林迦(男性生殖器)膜拜。相传湿婆大神自从妻子萨蒂死后,郁郁寡欢,远离众神,忘我修行,以至赤身露体漫山遍野的狂走,像疯子一样。一天来到一处神圣的树林,里面住着其他的神灵和他们的妻子。湿婆的忧郁、忘情和无暇的圣体吸引了女人们,以至于她们开始追随他。她们的丈夫不干了,联合起所有的神力,让湿婆的生殖器消失了,湿婆也消失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唤回自己的妻子们,却让世界失去了色彩,天昏地暗,万物萧条,他们自己的精神和体质也衰退了失去了男性的象征。神仙们惶恐不安的找来了天神,天神说:你们不知道,那是湿婆。你们要忘掉愤懑去恳求宽恕,你们要塑造林迦—湿婆的生殖器,并膜拜它,从现在起你们应该把林迦看成是强大的湿婆。就这样,他们回到树林,建起了巴肯寺、塑造了林迦,顶礼膜拜了整整一年。再到春天来临的时候,世界才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从此以后,到处都把林迦当做湿婆形象来膜拜。虽然这只是神话传说,但是巴肯寺里确实有林迦的雕塑和供奉台。
第二天一早继续吴哥的游览,上午是巡游大吴哥的外圈,尽管大小庙宇建筑模式大庭相径,但是我还是尽量多的走进每一处废墟,按动快门的手指寻觅往昔的奢华。达松将军窟(吴哥兴盛时期国王为了纪念和表彰骁勇善战、屡立战功的达松将军而建。)、涅槃宫(又叫龙番水池,主要是利用一池浸泡着无数奇花异草的神水来医治百病,其实就是古代的医院。不知是传说还是历史,信不信由你。)、东梅蓬寺(罗贞陀罗跋摩二世重建吴哥王朝时兴建,这是一座上下三层的平台,台上筑有五座砖塔,一层和二层的四个角分别筑有与真象相同大小
的大象雕塑,源自古印度神话:四大神象       林迦
分立四方以巨齿把庙宇支撑起来。)、宝剑塔(古代的国王存放宝剑的地方。)、变身塔(国王死后尸体在这里停放、祭奠,最后焚烧成为一缕轻烟完成变身,寓意长生不死。),无一不留下我流连忘返的脚步••••••这一切不仅一步一景,而且每一处都有故事,时而气势磅礴、时而美丽哀怨、时而出神入化、时而又朴素凝重,让人行走其中总是感到眼睛和心思都不够用,离开时都忍不住回首张望,似乎自己的灵魂还在盘桓于塔台回廊之间。
依旧是回酒店躲避午间的烈日,下午参观此次行程中最为精美的有着木雕般的石刻的女王宫。相比于大吴哥通王城的宏伟粗旷,这里的粉红色石雕处处表现出典雅细腻、娇小玲珑,像一位美丽端庄的少女,这也是女王宫这个名字的来历,因为人们觉得如此精致细美的让人心动的石头的雕塑是出自女人的手笔。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古代吴哥王朝连年战争,这里远离王宫是古代战时国王藏匿后宫佳丽的地方。这里的雕刻精美程度表现在即使不是建筑师也会像研究模型一样细心揣摩,以了解其造型的精巧组合。本来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适合近观,可惜为了这世界文化遗产的保存,中央部分已经不准进入。来到这里的每一位参观者都是绕着圈看,实在舍不得离开。
第三天上午的崩密列之行,让我的心再次的往下沉,这里与吴哥截然不同。吴哥在一八八六年被发现以后,经过多年的人工整理及修葺基本上显出了原本的面目,覆盖它的树林也被大片的草地代替,阳光再次像千年以前一样洒满了曾经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而崩密列不一样,它依旧藏在茂密的热带雨林中,若不是有人带来,你就是从它身边走过也不会发现。由于树木与岩石的共生,建筑已经于森林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任何的触动只能让它顷刻间土崩瓦解。所以人们面对大自然束手无策,只能任它们依旧藏匿于密林之中,慢慢的融化、瓦解,甚至消失••••••
为了参观这样庞大的废墟,只是在城堡的表面搭起了错综复杂的栈桥,人们只能依着桥栏感叹古人的伟大和自然的恢弘,而无法去触摸和感觉它的灵魂。如此繁盛的高棉文明为什么会在顷刻间消失?而在远离吴哥城的地方又为什么会有另一片同样宏伟壮丽的建筑群,这将是永远的迷。
这里的建筑被盘根错节的林莽所拥挤,树木的枝蔓几乎成为了它的血脉,似乎是它们支撑着屋宇,然而随着植物的生长,建筑则不断地崩裂、坍塌,最终将成为一堆瓦砾甚至泥土的粉末。可叹的是面对这样价值连城的世界文化遗产,人却无力扭转,只能看着它消失。走在栈桥上,我多想伸手抚摸它们,拥抱千年的灵魂,这里又有多少曲折哀婉的故事,随着时光的流逝永远的埋葬了。看来这世间的一切都是从奢华繁盛到落寞凄凉,直至自生自灭,永久的消失,再也没有人去理会,任何事物起死回生的机会几乎为零。万物相同,无一例外。
接下来的洞里萨湖之行我认为与我向往的高棉文明和古建筑之美关系不大,可以算作柬埔寨的风土人情需另文叙述。只是,我和朋友将此行携带的仅剩的糖果、文具、衣服全都留给了游船的小船夫,他们小小年纪就干如此繁重的工作实在令人心酸。值得记录的是我在这里的水上商店买了一尊“高棉的微笑”,他将在爱人的书橱里保持永远微笑••••••
每次旅行开始我都想把自己留在行程中,每次又会回到原有的生活当中企盼下一次旅行的开始••••••

             
  
                          

本篇游记共含4498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好,有图更好啦。

2016-07-05 17:38

不过有没有图片啊?楼主发点呗

2016-07-11 18: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