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城市游记#【光影】我在北京,感受这座城

(本文发表于个人公众号:【志亮与zero】)

6年前,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拍照手机,第二个诺基亚手机,开始喜欢上了拍照。

5年前,来到了北京,闲暇之余,发现好的景、物或新角度,就随手一拍。

无意间,成了时间的记录者。

一、《三里屯女孩》

这张照片,拍于2015年冬天,三里屯SOHO。

当时,与我的一位女性朋友分享这张照片后,她说这张照片就感觉像是:一个女孩被一群高大凶悍的男人,虎视眈眈地包围着。

感觉形容挺贴切,索性就给这张照片起名为《三里屯女孩》。

而我当时拍摄的偶然缘由却是:北京的冬天,经常雾霾重重,但也时常“妖风”阵阵,“妖风”吹走雾霾,也送来了蓝天。

同时,北京的四季相对还比较分明,枯树是冬季的象征之一,枯树给人一种肃静、萧条、空透、脆弱的感觉。

而且,SOHO的建筑格局,往往在抬头时,才会感觉到其建筑的高大,以及被围天空的逼仄,刚才那帮高大凶悍的男人,就美其名曰《三里屯“男篮”》。

不过,蓝天下再看,或许更有感觉,此时应该可以叫《三里屯“蓝蓝”》

而雾霾太重,饭后又想走动时,就只能待在SOHO建筑内走走,抬头之后的新发现是《坐井观天》,别名《三里屯青蛙》。

冬去、春来。《三里屯女孩》换上了绿色新装。

同时,三里屯店铺Basic House的广告牌,随着季节也在“换装”。

后来,不知道哪一天,《Basic House女孩》“陈世妍”就换上了夏装。

其实,这两张照片都拍摄于去年。

此时的2016年春季,这个店铺竟然已经关闭。
 
我能联想到的,也只有实体店与网店间,没有硝烟的战争,留下的只剩“时间车轮”转过的痕迹。
 
二、《发现两点一线间的美》

SOHO前为工体北路。

两点一线的生活,总得去发现点什么。上下班的途中,手机记录下了这条路、这些树、以及这变化的季节。

不知道该给这照片起个什么名字好,就起了一个有点自我调侃性的名字:《发现两点一线间的美》。

这种美,可能不只是树木的“静态美”,还有季节轮换的“动态美”。

工体北路和南三里屯路交叉的十字路口,也常是街头艺人们的“常驻地”。

下面这张照片,起初吸引我的是他们俩的弹唱。拍完后,我的注意力却停留到了这颗树上。没想到,《夜晚灯光下的这颗树》可以这么美。

工体北路旁,与SOHO并排,有一栋新建大楼。

SOHO与这栋楼之间,有一段狭长、逼仄的通道,为何说是“逼仄”?这条通道被“切割”成的的上空,简直就是《人工一线天》。


这条通道,白天幽静,晚上“幽暗”,很有惊悚片的影像气氛。

最近,与几位同事经过此处时,大家灵光一现、一拍即合,“合作”拍了一张照片,姑且称其为《三里屯“女鬼”》。

其实,三里屯“惊悚夜”,这只是一个例外场景。大多数时候,夜景还是不错的。

以上的这些,都只是走进了三里屯SOHO建筑群的视角。如果以一个路人的视角,看到的SOHO其实是这样的。

人们常开玩笑说,工体北路将三里屯分成两半,SOHO一边是一番上班族的景象,SOHO对面的太古里区域,是时尚休闲、潮人出没的另一番景象。

两片区域的交集,就是永远人多,永远堵车的斑马线和十字路口。人来人往、车来车往,时间的流逝,虽然不易察觉。

但总有些东西在提示着你,时间一直是在动的。

这张照片拍于2015年年末,2016年猴年来临前,此时的北京还是寒冷的冬天。

一夜间,哪天大楼就换上了清凉夏装。

跟很多地方一样,北京的夏天也很热。有一点好处就是,雾霾天很少了,蓝天和白云,倒是经常有。


三、《望京守望者》

两点一线的另一点是望京郊外。五环外看望京,这张枯树的照片,我冠名其为《望京守望者》。

当然,这里也会有不同时间,差不多位置的另外一张照片。

如果说那棵树是《望京守望者》,那么《望京杨帆者》就是望京SOHO了。

冬季,夕阳下的望京SOHO是这样的。

春季,黄昏后的望京SOHO是这样的。

同为SOHO家族,望京SOHO的夜景,似乎不输三里屯SOHO。

继续往北,沿着望京边缘而过的火车线路是“京包线”。

这张是2015年冬天,一场小雪过后的“京包线”。

夏季将至,铁路是另一番感觉。

如果说火车给人一种快速的感觉,那么火车铁轨则相反,走在其上,会有一种让人“慢下来”的感觉,所以就称它为《慢下来的风景》吧!

《我在北京,感受这座城》

这是1年多前,想好的一个题目,当时的初衷是想用手机记录下,这几年来在北京的点滴,感受和记录下时间的变化。

本篇游记共含1786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关注!等楼主都更完了再看!楼主加油!

2016-07-11 11:54

有没有详细介绍?

2016-07-11 11: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