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大理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0
老魏 LV.1
2016-07-11 16:24 99/0
  • 出发时间/2016-07-0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在来大理之前的好长一段时间,一直天真地以为大理本身就是一座古城,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或喧闹的汽笛声,人们进出院落,于方寸茶案上寒暄,在油墨茗香中沉醉。因此,大理似乎成了自己心底不知从何而来的文艺情怀的一个归宿,一种寄托。直到第一次踏上大理的土地,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心中的幻想,只是一个幻想,小贩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街边导游穷追猛打的拉客声,最要命的是,无数次想逃避的工业时代下各种金属所发出的噪音,成为一把把敲碎心中乌托邦的榔头,走出大理火车站,心中没有兴奋,而是满满的挫败感,一种必须向现实低头的挫败感。
       然而,脚步不能停止,旅途还得继续。我安慰自己,不必为商业化的侵袭而哀叹世道的阿谀,一个地方之所以能被人们所前赴后继,必然有她的原因,而商业化始终只能附于其上而无法取而代之,只要有一双不被迷雾遮蔽的眼睛,一定可以找到风景。幸运的是,大理验证了我的想法。
      在从火车站到客栈的路途中,大理,那个我想像中的大理,如水墨般慢慢晕染开来,天空由黑变白,楼房渐渐降低、减少;砖瓦、白墙从路的两旁铺开,仿佛一位风尘女子褪下首饰,洗去浮妆,以最自然清丽的一面绽出一个微笑。虽然我知道,这也许是路旁的景区、酒店吸引游客的一种商业手段,但至少这座城市的一个侧面已经露出了她应该的样子。
      客栈叫吉瑞上院,立于一条排满酒店的街道上,位置非常讨巧,街的一边是游人如织的古城南大门,另一边是洱海边一片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草地,两边都只要步行十分钟,出则宁静,入则繁华,巧妙的处于商业与自然的节点,这让我刚下火车时所感到的挫败感得到了不小的打击。到客栈时天已经渐黑了,虽说古城就在脚边,但经历了两天的奔波,我还是决定先休息一晚上。
      我原本以为吉瑞上院与一路上所经过的那些以青瓦白墙为卖点的酒店并无不同,但当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我立即感到了一种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是在心中排练过无数次:门上的木雕、窗上的插销、以及屋内令人安心的木香,一个从两千公里外的另一个古城来到大理的人,竟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找到了一块与自己完全契合的拼图,更奇妙的是,这一切好像发生得理所当然。
      那晚我睡得很香。
      我虽不是职业旅者,但也算走过了不少地方,人在无数次的旅行和与旅者的接触后,我发现,人们对旅行的向往绝不仅仅局限于对各自生活的乏味,真正从内驱动大多数人迈开脚步的,还是那个地方本身,只是,在利益为上的今天,当“目的地”成为人们口中的“景点”,我们便自动忽略了对风景的追求。
      大理可以说是这类“目的地”的代表了,第一位发现大理这片净土的前辈肯定不是被古城里霓虹闪烁的酒吧或洱海上歌舞升平的游船所吸引来的,吸引他们的,是大理人的热情,是白族民居的精致,是院落里爬满青藤的典雅,总之,是人情。商业可以在今天的大理肆无忌惮,但它永远晚了人情一步。
      我庆幸自己能在吉瑞上院这样一个充满人情的地方落脚,庆幸自己于一个遍布铜臭的古城内,还能在吉瑞的小院里品到最正宗的下关沱茶,与老板闲话家常,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谈天说地,让我们看到最大理大理
      感谢苍山洱海,感谢风花雪月,感谢吉瑞,感谢我的大理
                                                                                                           


                                                                                                         农历6月初八于吉瑞上院

本篇游记共含1563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