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走过天涯海角 - 塞舌尔游记 (二)

20
厄苏拉 (北京) LV.4
2016-07-11 22:14 442/4
  • 出发时间/2016-07-01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50000RMB

不怎么样的早餐

清晨就醒来了,三点式打底,请麦叔帮我喷了满身的防晒。麦叔喷了一会儿,有点儿压抑地问:亲爱的你怎么这么黑呢。切,我还没开始晒呢。今天我们要去海钓!

食物不多说,基本酒店西式早餐,跟我们想的一样,因为是岛上,所有物资皆外来,既不方便也很昂贵,没有很多期待。我就指望咖啡和面包过活。非洲本就盛产,咖啡不错,略淡。面包一般,种类繁多,但全部都是有点土气的好看而绝对不可能好吃的样子,点缀着红的绿的装饰,好像非洲航空公司飞机尾巴上的旗帜。好东西通常都是不太哗众取宠的,在普通中才显灵气。

世界上最小的首都

早晨的天空是意大利蓝,岛上的云朵像一朵朵用手扯开的棉花糖,厚重的带着一丝一缕虚无缥缈的纹理。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总是骤变,忽然就乌云密布了,忽然就天堂了。想要提前按照天象安排每天的行程,有点难。

填饱肚子我们在沙滩上散了会步,拍了几张照片。海滩上的沙子细软极了,海浪依然很大。我们试图走近一点,被一个大浪拍湿了短裤。偶遇一只青色的小螃蟹,抓紧在潮起潮落之间的几秒钟用瓜子撑起身体,横着膀子快步往岸上移动,姿态滑稽极了,看的我笑出了声儿。浪又来了,它停止移动,努力的用钳子插进沙堆,还是被一波又一波褪去的浪潮冲的越来越远。我们一直看它重复这套动作,直到终于没法抵挡,随着一波巨浪消失了。忽然又觉得一点也不好笑。海湾的尽头有几块“怪石”,巨大而圆润,据说另外一个岛上以此石居多而闻名,形成特有的自然奇观。我们走近了看,上面趴着很多小小的贝壳,我说是蜗牛,麦叔非说是鲍鱼。

因为叫车前往维多利亚(所有餐厅,码头,基础设施都只有首都才有)比较昂贵,每次120欧元,我们租了一辆小小的现代(岛上租车基本围着本田,现代,菲亚特最小的车型),三天含税大约280欧元(塞舌尔税务繁重,所有标价之上商家先加10%服务税,政府再加15%政府税)。车子像QQ那个体积,麦叔坐进去好像玩具一样。我们出发。

盘山路狭窄而弯曲,急弯很多,加上是右舵,俩人都有些不适应。麦叔是我认识驾驶技术最好的人,但我还是忍不住一路重复着这几句话:慢点开,再慢点,左边很贴了,亲爱的。在所有的转弯处,我俩都异口同声的表示:这里需要一面反光镜。这里也需要一面反光镜。

驶入世界上最小的首府维多利亚,开始下起雨来。停好车子,我们在市区简单转了转。一个路灯大小的“小本钟”坐落在城市正中央的十字路口,这就是本市的地标了。路旁是银行,邮局,小商店什么的,十分钟内基本走完。三米宽的马路还敢叫做avenue,一个三层高的石头房子门口赫然写着:ministry of finance。正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途经一个小花园,几张板凳,一群鸽子,我跟麦叔说:你坐过去,我帮你拍张照,发到朋友圈,描述:我这个人,没啥爱好,也就是闷了就买张机票,随便去个岛,看看报纸,喂喂鸽子,想想人生。笑成一团。

人生第一次海钓

中午时分,我们开车前往与维多利亚一桥之隔的Eden Island,那是一个方圆三公里的小岛,上面有一间酒店,一间服务型公寓,若干商店和餐厅,占据着一个蒂芙尼蓝色海域的小港湾,风平浪静,也是私家游艇的停泊港。我们本来预定的是本地个人的十米快艇,一个下午600欧元,在我们晃着蜜月大旗的转磨硬泡下,答应除了海钓还为我们增加回程浮潜和日落之旅。雨越下越大,天空整个乌云密布,很是担心,临时咨询了另一家看起来很厉害的游艇公司。服务小姐介绍说:这个天气,至少需要三十五米的游艇(2000-3000欧),你们那船不行。后面又说了一些别的供应商的坏话。一时商议不决,主要是因为一无所知,担心安全,担心收获,犹豫着要不要改期。业余旅行跟专业旅居的区别就在这,前者有时间限制,有时无法选择和得到最想要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日落天天有,谁又敢说哪一种就是最美呢。

既来之,则安之。并且,我不喜欢在背后批评竞争对手的人。你说自己的好便得了,说人家不好做什么。船家都没取消呢,咱们怕什么。

一点整,我们在两名当地人的陪伴下(一名是船长),驶出浅蓝色的海湾,一路向北前往大海深处。出发时每个人都很兴奋,一路问着各个岛屿的名字和位置,看着船尾掀起的斑马浪,Eden Island的标识红色屋顶慢慢消失在视野里。海域渐行渐宽,雨越下越大,浪也越来越猛烈,一侧身体全部被打湿了,完全没有办法站稳甚至坐稳,在我们意识到以前,我们已经来到了大海中央,没有阳光的照射,好像身处在石油堆里,被一波又一波黑色的大浪袭击,船身前后左右起伏倾斜,船长时时调整着方向。那时候我又有了三个月以前带孩子坐游轮在深夜时分看着漆黑大海的恐惧,而麦叔,想起了少年派。

海上的风向是瞬息万变的,偶有停歇,又突如其来。大浪也一样,明明是迎面而来,到了船身,忽然又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测浪,屁股被颠的生疼,全身肌肉也因为抓栏杆抓的太紧而疲惫。发型什么的全没了,不管朝哪个方向开,头发都蒙了一脸,我舔舔嘴角,全是咸的。说好的草帽墨镜bikini凹造型呢?不是坐在甲板上喝着香槟等鱼上钩啊?我还带了两本书上船,顿觉自己愚昧至极。

在某个略微平静(就是船身不是侧晃四十五度而是三十度)的时候,船长打开了侧面的鱼线架子,下了钩。我俩一直就在忙着坐稳而已。钩子上是一条长的像八爪鱼的塑料玩具,五颜六色的。这种叫做big game fishing,不必下真饵儿,激流大浪,适合那些游速很快的红肉鱼群,苏眉什么的别想了。我们的船游荡在这片区域,寻找鱼群,在狂风暴雨中视线模糊。忽然,一个大浪褪去,一群海鸟出现在视野里,在左前远方,正从海面飞起盘旋。鱼!鱼!那边有海鸟,那边一定有鱼!

船长加大了马力朝着海鸟们聚集的方向驶去,小心翼翼的长着舵,就算钓不上来鱼,我们也不想人仰船翻。船头掀起的巨浪冲散了鸟群,它们扑腾着翅膀,一股脑儿飞走了。就在此刻,我听见一阵连贯的吱吱声,回头看,某一条鱼线绷的笔直,有鱼咬钩了!麦叔慌乱的将身体慢慢挪到船中央的椅子上,拿起鱼钩,将底部固定在椅子前,开始拉杆儿,转几下,停下来,将鱼竿向天空挑高,再转几下,再挑高。是一条大约三四斤重的bonito,金枪鱼的远房表亲,肉质比较酸,略柴,在日料里一般腌制过才食用。再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们继续追寻着海鸟聚集的方向,又钓起五条同样的鱼。

近黄昏,风雨依旧,天色丝毫没有转晴的迹象,看来,浮潜和日落都得改日了。麦叔跟我都略有些头晕,便嘱船长启程返航。返航途中,经过一条本地渔船,小小的舢板,两个人,黄绿相间的船身,在大海上格外夺目。远远的两个人影,看起来稳重又专业。上岸以后,我们将其中四条给了船长,带着两条新鲜的bonito回酒店大快朵颐。这货生吃不行,咖喱煮还是可以的。

后记

第一次海钓,可以用一句小学生作文的常用句来总结:真是难忘的一天!跟若干其他体验一样,你不去,你不知道,没有过往经历可以借鉴,也没有过往感受可以比及。就着咖喱鱼排,我们安安静静地看了一部电影:少年派奇幻历险记,并为剧中数度台词笑出了声。

近排好多人迷恋杨绛和钱钟书的清淡爱情人生,至少是在圈里迷恋。钱钟书先生还说过一句话的: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就跟她去旅行吧。如果旅行过后你还爱她,就结婚吧。结婚以后呢?才是漫漫旅途的开始,能走过未知,还不分开,才是真的在一起。这是我说的。

本篇游记共含2928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一直想去一直都没去,拖延症简直无可救药了

2016-07-12 13:26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2016-07-18 09:51

引用 changhong_yin 发表于 2016-07-18 09:51:01 的回复: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回复changhong_yin:塞舌尔最好的天气是从十月开始到两年二三月 适宜水上活动

2016-07-18 11: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很不错

2016-08-16 04:0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