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华北行

  • 出发时间/2016-06-24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000RMB

缘起

本来是不善于写游记的,确切而直接的说就是文笔不好,坦率的说细细写东西对我这样粗线条神经的人是一种无止境的折磨。不过最近看了芮师妹的东西,觉得很好。之前在马蜂窝上的林林总总,不可说孰优孰劣,要说思维视角的不同或是三观的不一样也罢,知人而不说人,实为境界也,况且我也不了解别人不是?所以自我评价应该是庸俗而不自觉,不知反省却觉得别人媚俗不堪的,境界低下的代表之典型。
        或者说,正如冯唐所说,心里住着一个大毛怪,它会在夜深人静侵蚀你的大脑、控制你的情绪和灵魂,让你在控制与反控制的激烈或是温吞的交锋中成为一个连自己都深恶痛绝的神经。   或者说,85前始终多多少少受到浩劫余孽思维的困扰与压抑而不自知,不如85后以至90后00后他们天真自得,思绪坦然。
                                                                                       一、缘起
         原本起源于一件意外之事,犹豫与纠结之外,难以自持。原本就没有想过年假那么美好的时候去北边,不管是空气还是环境都不是适合出行消遣的城市。几年前看过《北京青年》 ,觉得难以理解的认为那是一群别热家孩子的故事?待年事渐长后的今天,慢慢体会到其中一些体会。
                                                                                      二、惆怅
         凌晨4点起床赶上了早6点的打折经济舱。一路上迷眼着,可惜了旁边那沈阳阿姨一门心思的跟我搭讪,不仅夸我普通话说得好,还说一看我就不是重庆人等等。我却一直懵懂着半睡半醒,心想大妈们的眼光都是走心的,去年夏天的情景恍惚再现:顶着37、8度的高温,背着颜哥哥的送我的重重的存储罐到青城山前门,几位成都阿姨用成都口音好心告诫我这里坏人多,让我不要下午四点半上山的苦口婆心。早上九点准时到达首都,若不是前一天咬咬牙,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果断请假的话,此时此刻,我也就是正在单位打指纹考勤的那一瞬间。下飞机便迎来了首都火辣辣的太阳,我突然感到迷惘,三小时前我还在一个城市纠结,三小时后,我却到了另一个城市继续纠结。突然感觉自己像一个流浪女儿,记得上次因为有要是出差想想如果是出来旅游该多好,各种不甘。心想等我有时间了再来细细收拾你。这次果真出来旅游了,反而有鸡丝惆怅。希腊哲学家讲“踏进河流”、佛家讲“缘起缘灭”,真是不同时刻,不同感受,不可假设,物是人非。有的只是“虚空”。心情是沉重的。不过另一件让人困扰的是,幸好我走得早,听说重庆的路面已经因为暴雨淹着了,成功的开启了"看海"模式,以至于有朋友问我是不是出去躲雨?每次夏天出去避暑都会招来重庆的狂风骤雨,百思不得其解,据说萧敬腾每次开演唱会都会下雨,有谁能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太阳神?下午匆匆办事,晚上在大兴工作的师弟说要一聚,确实不好意思打扰人家。第

  三、胡同、胡同.....
       早上睡过了,中午糊里糊涂的到了“琉璃厂”,记得去年被告知,还以为这是一个生产琉璃的地方,事实于想象大相径庭,恍然大悟有没有?在这路上我一直惦记着那次去故宫出来好多三轮车吆喝着的胡同游,记得还是萝莉时候就被王菲的《香奈儿》ktv中化着晒伤妆游着胡同的情景一个画面深深触动过,当时在小女孩心里刻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记。于是跟当地旅行团咨询,但是结果确实他们的行程安排在第二天早上,时间为一天,不仅有我心水的胡同游,也有恭亲王府、后海和颐和园,想想对后三者确实兴趣不大不说,也大大超出了我的计划,最后不得不遗憾放弃。于是顶着中午36摄氏度的火辣太阳找一个地方,伴随着知了“知了知了”的叫声。想想不仅诺大的北京城,不说三环以内,就连昌平怀柔一带竟然也没有一处安身之处,真是朝中无人......想想我家唯一在朝阳区的亲戚,也因为那年那月那天在那方方儿地上犯了事儿。乱七八糟的想着,不小心拐进了胡同,这时候快到中午一点了,感到又累又饿又渴,觉得自己都快哭了。关键是我要找的那地儿就在某个深深的胡同里,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是在app上冲动订房的惩罚。于是之前积蓄了很长久的对胡同的无限向往瞬间都通通化作了一腔怨念,一抬眼望见一块标示,太阳底下简直没有心思看写的啥。想问路又怕被《老炮》一般的刁难。在家的时候总是鄙视被那些背包客问道“小姑娘,你知道这里可以去解放碑吗”?“洪崖洞怎么走啊?”现在我特别鄙视那些鄙视游客的当地人。幸而傻人有傻福,偶遇了带着女儿回家的一位大妈,母女俩不仅热情耐心的为我指路,而且还顺路陪我走了好长一段。我说你们北京胡同都差不多,好难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话一出我就后悔了。幸好不管我说什么,母亲始终热情,女儿始终彬彬有礼面带微笑。真是好人啊。最后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到了住地,门口一个花花绿绿大门上写着什么“阿来客栈”,恩,我猜一定是川藏风情的客栈。进去以后就一不大上下两层楼的花花绿绿的四合院。前台问我是否介意跟外国人一起住?哎,原来这就是特价房待遇。可是我唯一反感的是住2楼,不仅要爬楼梯还不能享受底楼的庭院与beerbar,不过因为半夜要离开,也就算是勉强能接受了吧。拖着旅行箱沿着狭窄的旋转式红色木质楼梯到了2楼,楼上楼下挂着美美的大红灯笼,我的房间刚好是对着刚才进来的大门,这算不算正厢房啊?这里当属以前大小姐住的吧?推开门找床位,上铺,一看,已经有人占了,正想理论,可是人又不在。正在这个时候,旁边飚来一个声音,她告诉我在她对面的床位有空,让我她睡对面。我仔细一看,哇,一位歪果仁,一问,一位来自墨西哥traveling alone的大妈,跟我一样在胡同里瞎转悠了好久,白皮肤都晒得通透的红。我想等我晚上回来再跟那占我床的外国妞练习dirty english。可是等晚上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哪是能不能接受歪果仁一起住的问题,这丫间屋子里除了我以外全是歪果仁。不多说,我跟她说了句I must go out now,丢下行李,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四、如何心事终虚话
      这个地方也算另一个我梦寐之地,从胡同口出来,到达“大栅栏”站,坐了快接近1小时的公共汽车后,到达一个叫“大观园”站的地方,下车后,恰好碰见一个阿姨,跟她打听入口,让我跟她走。God原来她的真实身份是景区的售票阿姨。可悲的是身上没有足够现金,也不接受支付宝和信用卡,阿姨比我还着急大声呵斥我,估计觉得我辜负了她的辛苦带路吧。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找到一位深圳来的好心游客姐姐用支付宝兑换了现金。作为一个伪红学迷,虔诚的顶着毒辣的太阳,心里不可遏制的反复嘀咕着“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句词。其实大观园跟我想象有一些差距,以前觉得很大,事实上不过如此,因为时间原因,好几处都正在维护中。最开始找到了宝钗的“蘅芜苑”,觉得这个地方在整个大观园的地位就像偏见满满滴秦桧故居一样。于是直接奔着宝、黛二人的怡红院和潇湘馆而去。绕了几圈到居然到了“紫菱洲”,顿时觉得好熟悉,突然想着上周听过这首曲,清谈自然,跟立平先生所创作的其它曲风迥异。不愧是贾府二小姐,屋子的规模大小比宝钗、黛玉以及探、惜等众姐妹的屋子更豪华。园中花团似锦,毫无词中描绘荒芜、凄凉之景。我始终觉得探春二姐的结局应是宝玉这一生除了黛玉之外最为心塞的一件事,否则也不枉费曹先生书中如此浓墨重彩一场。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怡红院和潇湘馆,潇湘馆外确实簇拥着茂盛的斑竹,据说竹上的斑点是娥皇、女英为爱情挥洒眼泪所致。站在黛玉的床前,也许因为陈旧的原因,显得十分的萧索,我见犹怜,窗外“秋不尽”的竹影婆娑,让人免不了一番浮想联翩(此处省略3000字)。最后准备离开时无意中惊喜的发现了“稻香村”,庭外挂着“杏帘在望”幡,院里果然像书中描述那样种上了各类蔬菜等农作物,“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个人认为李纨算是园中最具大智慧的女人了。最后微信发朋友圈照片,题目想想应该是"空对着高士空山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又觉得诛心过余,只好换了句"他若是那多愁多病身,她便是那倾国倾城貌“,这样的皆大欢喜。是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的想法认为爱情只与年轻有关,过了那个年纪转移了注意力,其实早就不care那事儿,最后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地,地址生成了“怡红院”,招来圈里各种黑玩笑。

   五、  从红楼到青楼
       回来的路上,我确实不是因为睡过了头才找不到回去的路的,我是真的找不到路的。万般无奈下,只好在热心三轮车师傅的带领下,我问他找得到陕西巷的上林旅舍吗?未等我说完,他就连连点头,说这地方可熟悉了。等我坐上他的车,他说这地可出名了,我追问他怎么个出名法,他说那可是解放前有名的妓院,我脑袋里顿时轰隆一声,妓院妓院妓院......我确定没有听错吗?他说这里就是以前小凤仙的地方,那不是蔡锷那小凤仙吗?脑袋继续轰炸。难道今晚我要住一晚妓院?真是又惊又恼又羞......我早知道就换地方......各种念头呼啸而过。  下午在微信里跟我开玩笑的小伙伴,我选择原谅你们了,你们预言挺准啊,我要对着天空画个圈圈诅咒你们。
       回去洗了澡,那外国妞回来了,我已经顾不上跟她理论 了。于是又跑出去玩,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晚上的八大胡同安详而又热闹,简直美腻了我的心,吃了晚饭,买了水果,回头又见街头一幅京剧脸谱,难道当年徽班进京也在这里活动,古代优、伶之辈三教九流频繁出没,不由得想到了一句台词”平生不见陈近南,便做英雄也枉然”。真是藏龙卧虎,也许每个伟人都有一段蛰伏的苦闷日子;每个大师都是从卑微的尘埃中走出来的;每个男神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屌丝岁月,得屌丝者得天下。等再次回来静静地进入小院,我开始用异样的眼光审视,在底楼楼梯口杂物堆砌遮掩下的一块介绍说明这里的前世今生。旁边一姐姐看见我在看,她用力搬开杂物并用手机照了一张。旁边就是小凤仙的一张画像。在天井里转了一圈,一小帅哥用北京腔激动的向旁边的人介绍小凤仙,说她原本不漂亮,只因对蔡将军说了一句我看你就不是凡人云云,将军从此对其刮目相看云云。我开始惊讶于自己的刚才住进来时候的粗心大意而差点忽略了如此重要历史背景的以及带来的心灵冲撞。我在每个角落里细细品味,不放过任何一丝联想着可能有故事的蛛丝马迹的心绪与想象,这种感觉就像进入了四维空间一般,内心是凌乱的,百感交集已经难以形容。五味沉杂太肤浅。像一个病人一样从楼上跑到楼下有从楼下跑到楼上,我开始后悔下午没有在大观园里买团扇和丝娟,否则此时我又可以在正对大门的厢房阁楼上大大方方的扮花魁娘子。各种后悔。等我作够了回到房间似乎大家都睡下了,旁边的墨西哥大妈似乎从下午睡到现在,我有点担心,问了她OK?问她要不要吃一点小番茄,她拒绝了继续睡,看来真是累坏了。 可是我晚上确实睡不着了,可能因为第一次跟这么多陌生人一起睡吧,但是我总觉得有什么挥之不去,各种画面脑袋里浮现,老觉得自己这间屋子就是当年小凤仙和赛金花的房间。各种画面萦绕。拿出百度地图一搜索,李渔故居也在着附近,呵呵心里又是一番滋味。不由得想着冯唐《不二》中描述长安城里韩愈与鱼玄机,苏州城里的柳永与谢玉英,不同时空,遥相辉映。 终于到了凌晨三点半闹钟响了。我收拾好东西出发了虽然影响到了室友门但我却是不得已而为之。第二天我才知道事实上那晚我的直觉是准确的,我住的210房真是当年仙女们的香闺。前台办完手续,最后忘了一眼上林仙馆,依依不舍,大脑里尽然又冒出蔡校长“兼容并包”的治学理念。沐浴在午夜3点的并不那么明媚的月光里懵懂眩晕的状态,对比昨天下午3点在园子里被火辣的太阳直炙脑顶门而眩晕的状态。如果是一个选项为二选一的题的话,我选择放弃。

 五、 历史不是镜子
         早上七点到达山海关,拖着疲倦的身体,下车前在火车上洗漱完毕,并搽了厚重的防晒霜。要不是杨姐跟我推荐这个景点,原本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权衡室友文青同学在天津的召唤,我还是阴差阳错的选择了这里,其中最大原因在于杨姐说学历史的应该去一次(我私下理解为不去就不是学历史的,就冲这句话,心一横,怕死我是胆小鬼.....不知道是不是只去了老龙头一个景点(其他景点真心不水),以管中窥豹,哦,不,偏概全的认为山海关也是一个比较令人失望的地方,荒芜而销挺。这个景区既无吃饭的地方,又无文创产品,配套设施之差劲,早上进去中午饿着肚子出来。一路上我觉得很好奇,难道把长城修建到海里,就能抵御住敌人吗?如果遇到水性很好的敌人呢?他们就不能息潮季节,游海而过吗。事实上据我考证,这里海水真的很浅,似乎轮不上船坚炮利的热兵器的到来。不过还是见证了海与墙的没有违和感的冲突,其实我始终认为什么任何东西时间长了,就和谐了。三百年前的留发不留头,到假洋鬼子之争,谎言说了一百遍就是真理,群体性的失忆与习惯便是文化。唯一安慰我的便是温柔细腻的海滩,沙子细细,走在上面似乎有海水为被,沙滩为床的舒服感,尽管的大海是灰扑扑的,但与海南粗糙的坚硬的砂砾海滩与明媚的睁不开眼的蓝天白云对比起来,确实另有一番滋味,温婉的颇有燕人、齐人的性格。
         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现在的能见到长城多为明代遗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比如八达岭、西安的古城墙以及重庆的九开八闭门,其实我对长城是有一种不可明状的无好感,很难理解登上长城油然而生自豪感从何而来?旁边一导游解说到,这里的长城是按照工匠实名制,如果一旦出了问题就要唯工匠是问,这句话跟兵马俑导游的解说如出一辙。表面看上去是一种高效实用的管理手段,可是细思极恐,从秦到明清,集权制创立伊始到顶峰,咋统治者的统治手段就这样子不思进取呢?士、农、工、商,从军户、匠户到官妓,更不论兵役劳役之重,古代政府对工匠的人生控制到达了何种让人发指的程度?难以想象。为人作嫁衣裳的悲哀,是不是导致工匠在临死前总会将一两门技术带到棺材里,我想这才算是“李约瑟之谜”、“钱学森之问”真正的答案吧。高晓松说历史不是镜子,历史是精子;牺牲数万才能成就一个。难道我泱泱大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明都浓缩成了近几百年来的高度集权史,或者说高度集权才是中华民族历史的精髓所在? 这个念头猥琐不边,顿觉恶心满满。

不管外表随着岁月如何肿胀,内心仍是此间少女,白衣胜水......结束,谢谢。
 

  三、胡同、胡同.....
       早上睡过了,中午糊里糊涂的到了“琉璃厂”,记得去年被告知,还以为这是一个生产琉璃的地方,事实于想象大相径庭,恍然大悟有没有?在这路上我一直惦记着那次去故宫出来好多三轮车吆喝着的胡同游,记得还是萝莉时候就被王菲的《香奈儿》ktv中化着晒伤妆游着胡同的情景一个画面深深触动过,当时在小女孩心里刻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记。于是跟当地旅行团咨询,但是结果确实他们的行程安排在第二天早上,时间为一天,不仅有我心水的胡同游,也有恭亲王府、后海和颐和园,想想对后三者确实兴趣不大不说,也大大超出了我的计划,最后不得不遗憾放弃。于是顶着中午36摄氏度的火辣太阳找一个地方,伴随着知了“知了知了”的叫声。想想不仅诺大的北京城,不说三环以内,就连昌平怀柔一带竟然也没有一处安身之处,真是朝中无人......想想我家唯一在朝阳区的亲戚,也因为那年那月那天在那方方儿地上犯了事儿。乱七八糟的想着,不小心拐进了胡同,这时候快到中午一点了,感到又累又饿又渴,觉得自己都快哭了。关键是我要找的那地儿就在某个深深的胡同里,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是在app上冲动订房的惩罚。于是之前积蓄了很长久的对胡同的无限向往瞬间都通通化作了一腔怨念,一抬眼望见一块标示,太阳底下简直没有心思看写的啥。想问路又怕被《老炮》一般的刁难。在家的时候总是鄙视被那些背包客问道“小姑娘,你知道这里可以去解放碑吗”?“洪崖洞怎么走啊?”现在我特别鄙视那些鄙视游客的当地人。幸而傻人有傻福,偶遇了带着女儿回家的一位大妈,母女俩不仅热情耐心的为我指路,而且还顺路陪我走了好长一段。我说你们北京胡同都差不多,好难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话一出我就后悔了。幸好不管我说什么,母亲始终热情,女儿始终彬彬有礼面带微笑。真是好人啊。最后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到了住地,门口一个花花绿绿大门上写着什么“阿来客栈”,恩,我猜一定是川藏风情的客栈。进去以后就一不大上下两层楼的花花绿绿的四合院。前台问我是否介意跟外国人一起住?哎,原来这就是特价房待遇。可是我唯一反感的是住2楼,不仅要爬楼梯还不能享受底楼的庭院与beerbar,不过因为半夜要离开,也就算是勉强能接受了吧。拖着旅行箱沿着狭窄的旋转式红色木质楼梯到了2楼,楼上楼下挂着美美的大红灯笼,我的房间刚好是对着刚才进来的大门,这算不算正厢房啊?这里当属以前大小姐住的吧?推开门找床位,上铺,一看,已经有人占了,正想理论,可是人又不在。正在这个时候,旁边飚来一个声音,她告诉我在她对面的床位有空,让我她睡对面。我仔细一看,哇,一位歪果仁,一问,一位来自墨西哥traveling alone的大妈,跟我一样在胡同里瞎转悠了好久,白皮肤都晒得通透的红。我想等我晚上回来再跟那占我床的外国妞练习dirty english。可是等晚上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哪是能不能接受歪果仁一起住的问题,这丫间屋子里除了我以外全是歪果仁。不多说,我跟她说了句I must go out now,丢下行李,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本篇游记共含7120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2016-07-12 11:56

引用 victor_jonny 发表于 2016-07-12 11:56:17 的回复: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回复victor_jonny:还好吧,我去的时候比较热,不知道最近

2016-07-13 13:13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07-18 12:51

引用 爱吃草的饼饼 发表于 2016-07-18 12:51:08 的回复: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回复爱吃草的饼饼:你也可以写

2016-07-19 10: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