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上半年,我所认识的世界

日历翻到7月的仲夏,转眼已经工作两年。疲惫与激情交错丛生,点缀一个又一个365天。走出校园步入互联网,起初靠“梦想”和“成长”持续洗脑,但生活大多时候还是循规蹈矩日复一日,除了吃饭睡觉和上班,偶尔看部电影或翻翻书,时间就匆匆过去。见识了功成名就的光环,也见证了癌症和猝死的绝望,荣耀与死亡,距离如此接近。但我并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在坚持中开始慌张,开始焦虑,开始反省自己究竟需要什么。

脚步不停,折腾不止,或许是对生命最好的感恩

从第一家公司离职,去了趟西藏。在大昭寺买了件小藏袍,到布达拉宫转经。登上5000米的那根拉山口,眺望白雪延绵的唐古拉山。沿着雅鲁藏布江到羊卓雍湖,高原的日出才刚刚升起。这世界有太多我所不知的壮丽和多姿,我不确定能否穷此一生将其走完。后来每逢假期必出走,呼伦贝尔自驾,帕米尔高原骑马,青海湖边呐喊,敦煌沙漠看晚霞。不知不觉间,已经用脚步丈量了大半个中国。截至去年年中,省级单位只剩黑吉台。直到9月底,我才第一次走出国门,和妹子一起去了越南。在美奈小镇吃虾,到大叻山城看雨,芽庄的傍晚,我们骑着摩托车去体验泥浆浴。十天后,重回胡志明逛博物馆,体会历史的创伤和越南的坚韧。或者应该说,正是一次次出游,让地图上那些地名和颜色,不再是陌生的标注,而是逐渐在我眼前立体起来。

北国林场,遇见最美的雾淞

到15年年底,我开始计划走完剩下的三个省,黑吉台。登上跨年夜的北国列车,和妹子一起赶往哈尔滨。有一种下车便是新年的感觉,温度骤降到零下20度。买了些红肠和啤酒,坐车赶往雪谷。一路的雪道颠簸,在傍晚时分到达目的地。厚厚的雪被堆在木屋顶,门前挂满了红灯笼和玉米棒,松树林一片银妆素裹。夜幕,一帮人围着篝火跳最炫民族风。第二天一早,我们背上行李徒步登山,山路全被雪掩埋了,雪最深处及腰。走了4个小时,终于到山顶,看到了最美的雾淞。所有的疲倦和坚持,只因最后一树童话般的晶莹,而不再平淡。

查干湖冬捕,沿袭千年的辽金传统

哈尔滨回来,趁着周末去了吉林查干湖,作为大陆最后一省,气候可谓严酷至极。那天洽是寒潮过境,湖面温度骤降到零下30度以下,渔民仰着马鞭开始起网,马队围成圆形一齐奔驰,渔网收紧了,出现密密麻麻的大胖头,两排的人挤成麻团你拥我攘抓鱼。我也抱起一条头鱼,身长一米多,就像抱着一个一岁半的娃娃。起初倒是平静,后来开始挣扎,溅了我满身血,鱼腥味一路散不去。湖面洁白的雪线,云端洁白的天际,在烈风刺骨的寒意中,交汇于地平线。呼出的空气落在口罩上结了冰,下巴和脸颊一阵阵刺痛,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冰爽十足。

宝岛十天,结束于静谧的咖啡店

34省只剩台湾,匆忙订了机票,开始办理通行证签注和入台证,终于赶在春节前完成了各项准备,台湾之行由始。这一路最美的永远不是风景和美食,而是路上的人。台北被当地同事带着满城跑,吃午夜未烊的四神汤;和王大大一起拖着行李逛野柳,看北部海岸奇特的海蚀地貌;九份山顶遇到位国民党外甥,他和遗留在大陆的舅舅失散了三十年;骑车摩托和冠豪一起逛清水断崖,解释太鲁阁天祥的丁达尔现象;七星潭遇到的武术教练,把崴伤脚的我一路护送回旅店;在熊爸的带领下逛台东,细数着马英九的功过是非;还有垦丁青旅的老板和山南海北齐聚于此的朋友,以及高雄美丽岛站遇见的法律系本科生。这一程有太多的路口,我不太记得全部站名,但只要想起台湾,闭上眼,就能看到他们温馨的微笑。

关西五日,半部日本封建史

转眼到了清明,飞抵日本,开始了关西五日游。从大阪城到平城京,再到京都御苑和岚山,沿着这条常规线路走。一路可见的盛唐风格建筑,注入东洋文化元素,再配上太平洋海风吹来的满地樱花,以及礼貌的人群和精致的工艺品。我这个向来不守规矩的人,开始学着排队上车,走路不喝饮料,过马路看红绿灯。高楼林立,秩序井然,但我并不留恋日本的现代化,中国正在超越它。如今说起日本,只有樱花路上的残唐旧梦,和周恩来的岚山题词。

莫斯科日记,叩开欧洲之门

经历了紧张的签证过程,五一终于叩开了欧洲之门。八小时的飞机,抵达莫斯科,俄航是出了名的惊险,事故频发以致于每次平安落地都会全体鼓掌。地缘过于辽阔,机场到市区竟然要一小时火车加半小时地铁,路旁全是茂密的森林,偶尔一两座院子。以红场为中心开始闲逛,国家历史博物正对着圣母升天大教堂,莫斯科河沿着克林姆林宫蜿蜒而向,兵器馆陈列了彼得大帝的金器和拿破仑战败的盔甲,阿尔巴特街上一座蓝墙普希金故居,保留着精致的油画和诗词手稿。俄罗斯警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可恶,路上的小青年也很热情开朗,大街上很多用中文招揽客人的戏服男女,冷漠和严肃是一种正常表情。莫斯科可以说是东斯拉夫人历史文化的缩影,但对于辽阔的俄国,一次旅行还远远不够。

伊斯坦布尔,中世纪最后的背影

下了机场,遇见“money is no problem on holiday”的土耳其司机,一路放着disco沿无轨电车道狂飙,于午夜时分到达旧城区入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照进蓝色清真寺的殿堂,扁扁的面包屋顶叠置着,小巷里总能遇见“morning,sir”的热情当地人。托普卡帕宫,苏莱曼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还有地下宫殿,一路从古罗马,走到奥斯曼,再到现代的土耳其。这里的历史与我们太遥远,对我而言,更多是这些建筑群中难以复刻的艺术震撼。沿海岸线走近博斯普鲁斯海峡,岸边有很多人蹲在石缝中烧烤,加拉塔桥上架满了钓鱼竿。站在耶尼清真寺中仰望屋顶,精致华丽的马萨克图案,在绿光的掩映下让人驻足不前。加拉太塔顶能够览尽博斯普鲁斯海峡风光,延海岸线一路走到塔克西姆广场,因暴乱而被武警围得水泄不通。跨过博斯普鲁斯就是亚洲了,最留恋这里的甜点和果汁,希望和平万岁,暴力走远。

伊朗,越禁忌越美丽

受石油工业影响,德黑兰的污染很严重,也是因为被制裁,经济落后外界至少30年。满大街都是惊奇于陌生东方面孔的欣喜目光,拿着华为手机想要跟你合影,英语也只会一句“welcome to Iran”。食物以烤肉为主,盛产瓜果,鲜榨的果汁很好喝。乱糟糟的交通秩序,车开过了就直接倒回去,撞了就下车互相握个手,很少见到交警。从德黑兰伊斯法罕,奔赴世界最美的清真寺。伊斯兰教征服了古波斯,但波斯的文化至今仍在延续。三十三拱桥,四十四柱宫,保留了几经风沙洗礼而未曾凋艳的色彩。在亚兹徳巧遇了一伙儿中国旅客,结伴去沙漠深处看日落。浩瀚的沙漠寸草不生,除了我们,再没有其他脚印。古城的晚霞照耀了千年,今夜只为你绚烂。向南是波斯波利斯,作为波斯古文明最后的印记,由大流士一世开始修建,延续60多年完工,终被亚历山大付之一炬,与圆明园的命运何其相似,昔日的辉煌,如今成了过路的废墟,永恒的只有记忆。设拉子,因哈菲兹的存在而闻名遐迩,我读不懂那些诗,更不能体会抵抗蒙古入侵者的伟大诗人最后如何忿懑离世。我看到来来往往的波斯人,在碑前深情祈祷,抚摸石壁,这或者就是禁忌国度中少有的精神自由吧。

迪拜,爱上不可能的你

白天的气温接近40度,出了机场马上就汗流浃背。迪拜河穿过闹市区,沙漠中被水管养出一片又一片人工草坪,满大街都是白长袍黑拖鞋的阿拉伯人,留着大胡子,操着一口蹩脚的英文口音。从迪拜湾走到朱美拉清真寺,一路遇见了很多外籍打工者,来自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小哥,来自叙利亚的书店售货员,来自也门的阿拉伯语老师,他们都不太喜欢这个城市,为了挣钱不得不离开祖国到了这里,但是收入一天天下降,物价却一天天上涨。午夜时分,街角咖啡店里坐着闲聊的阿拉伯人,相隔一条街的工地里,东南亚打工者仍忙着搬砖盖楼。马路上驶过一队又一队豪车,我还是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劳斯莱斯。迪拜塔夜景很美,三角形分布的圆柱结构一层一层叠上去,直入霄汉。迪拜mall里展示着全球各色奢侈品,据说运气好可以撞见明星,但估计我是遇见了也不认得。这里有着沙漠中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故事,但却正在经历着不可逆转的衰退期,无所谓,我仍然爱你。

巴厘岛,收获一段古铜色的记忆

亚航的飞机接近登巴萨机场,午夜进行时,机组工作人员在麦克风前轻松地弹着夏威夷吉他,我困意全消。酒店在库塔,机场步行过去十多分钟,街角的TV游戏厅里盘腿坐着一大群少年。库塔冲浪,一上午的时间,足够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这里的海浪很适合初学者,如果你有轮滑和单板滑雪的基础,可能两回合就能站起来,剩下再自己练习吧。海岸云很厚,没有等到日落,深夜的酒吧街热闹不减,倒是很有三里屯的气氛。蓝梦岛浮潜,快艇半小时到达小岛,换了小船去红树林。泡在水里,防晒完全没有效果,珊瑚在海底随波晃动,撒一把面包屑,小鱼群马上就聚来。阳光沙滩,碧蓝海水,岛上的庙宇也很有特色。看完恶魔眼泪的惊涛骇浪,很快就下午了,转身挥别。中部火山探险,连夜一路开到山脚下,喝完一杯咖啡就上路。领队教我们辨识各种蔬菜瓜果,一队美国人背着音响在前面走,我顺着声音一路跟进。三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将云踩在了脚下,看到月光中远处隐现的另一座火山的小山尖。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透支殆尽,云雾轮廓渐渐清晰,一整片烧红了的朝霞,太阳终于露出脸,这是我看过最美的日出。中午回到乌布,饱饱睡了一下午,晚上皇宫里的舞蹈表演很有特点,最难忘的是各种不知名乐器齐奏的交响曲。爱泳河漂流,逗比的船长一路不闲着,用木浆打水惊起一阵阵尖叫。皮艇沿丛林水路前行,最喜欢瀑布拍打后背的重锤感,这算是整段漂流的精华了。离开巴厘岛的最后一夜,和一位菲律宾朋友在水明漾的酒吧听歌,迷迷糊糊地搞丢了记满笔记的lonely planet,只剩下古铜色的回忆。

新加坡,多元文化小狮城

美丽的花园机场,足够血拼族消耗一整天时间,而对于我,感触最深的是精细的垃圾分类方式,以及充满童心的马赛克名片。留恋小印度的斑斓寺庙,小阿拉伯的涂鸦墙,以及新加坡河的迷人夜景。植物园里有超现实的主题花园,这些喇叭花式的树丛,不止单纯的美丽,它还承载着生物发电重任。牛车水有丰富美味的各色饭菜,老板大多是闽粤人移民而来,最出名的是海南鸡米饭。我花了一整天时间在圣淘沙,爬上北半球大陆最南端的椰子树,海面上繁忙的商船,一阵阵轰鸣作响。从圣淘沙回到东海岸公园,信誓旦旦地想要环岛骑行新加坡,这里是最有可能完成骑车环国游的地方了。为了绕近路,逆行上了高速主干道,被车流困在岔路口无法前行,一位印度模样的小伙儿骑着摩托车,远远地高举着手臂给我来一大姆哥,好像是在说“你丫牛逼”之类的。没过多久,清道车辆打着双闪停在面前,下来一位华裔老爷子,中文问我是要去哪里,我报了地点,接着就被强行拉上车,一路送回客店。老爷子一路在指责中国的贪官问题,能感觉到他的无比失望,好在他对于习大大非常认可。他手机铃声响了,问我这是什么歌。义勇军进行曲?这是国歌啊。嗯,我相信大部分华人的眼中,中国还是自己的祖国,我们日渐强盛,成为他们引以为傲的谈资。

告别前半年,终于还是走上离职旅行的路。方向西藏阿里,为寻找无人区里的最后一片净土。两年互联网经历,骨子里却仍然保持着地理生对于自然和人文的情怀和梦想。

谢谢你,时光。

本篇游记共含4502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2016-07-13 12:02

引用 cimelia 发表于 2016-07-13 12:02:04 的回复: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回复cimelia:iPhone无后期

2016-07-15 09: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7-18 20: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