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安达卢西亚三城记 伊斯兰教与天主教的混血儿

7
阵雨 (北京) LV.5
2016-07-14 12:07 298/2
  • 出发时间/2015-10-15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一个人

自从两年前的某天听到了西班牙吉他大师塔雷加的《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一个遥远的地方就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情结,时刻诱惑着我的身心。那便是安达卢西亚伊比利亚半岛的最南方。

安达卢西亚是中世界基督教文化与伊斯兰教文化激烈碰撞的地方,而我一直坚信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正是多文化融汇的地方。2015年10月,终于有机会亲自拜访这个双重文化的混血儿。

此行的行程安排共7天,除第一天在马德里外,其余六天在安达卢西亚。三座城市科尔多瓦塞维利亚格拉纳达各安排两天行程。

科尔多瓦 伊斯兰余音绕梁

马德里短暂停留后,第二天清晨乘上了前往科尔多瓦的火车。科尔多瓦在10世纪前后曾是西欧最大的城市,其繁华的程度不亚于东方的巴格达撒马尔罕。从科尔多瓦火车站出来后沿着大道向东径直走就可以到达科尔多瓦老城。第一个迎接我的就是残存的城门和城墙。科尔多瓦的古城墙只保留了一部分,城墙外面有水池,倒映出城墙和草木的影子。

科尔多瓦老城的街头被各种阿拉伯风格的瓷器点缀着,最常见的就是这种圆形的瓷质茶托,这些瓷器表面饰有中心对称的几何纹或植物纹,纹饰造型丰富复杂,具有极其浓厚的阿拉伯风情,是科尔多瓦的一大卖点。

科尔多瓦这座城市最早的认识便来自这座已经被改成天主教堂的大清真寺。科尔多瓦大清真寺与欧洲那些著名的教堂相比显得比较低矮,但它的面积很大,进去之后更是发现内部无比宽敞,似乎体现了基督教教堂与伊斯兰教清真寺在中世纪的两种不同的发展理念,一个纵向发展追求高大,一个横向发展追求宽阔。欧洲的哥特式教堂外观高达无比,内部却往往阴暗狭窄,与科尔多瓦大清真寺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参观体验。

一排排双层红白纹交替的马蹄形拱券是科尔多瓦大清真寺独一无二的特色,这些拱由一个个科林斯柱支撑,拱形结构对建筑的承重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艺术价值。清真寺早已经被改成了天主教堂,里面不少伊斯兰时代的柱子已经被破坏,天主教的装饰破坏了原有的格局,中央的唱诗班和祭坛占据了很大的空间,还可以见到教堂内部有哥特式的拱顶和基督的雕像。但大部分伊斯兰时代的建筑结构还是得以保留了下来,据说这得益于西班牙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干预和保护,这位毕生致力于维护天主教、打击异教徒的君主能够比同时代的大多数人更有艺术遗产保护意识,不得不说是件引人深思的事。

清真寺带有一个宽阔的庭院,里面栽种了很多柏树、橘子、椰枣树,教堂附带庭院在西班牙很常见,在法国却很少见到,感觉这种建筑格局是由穆斯林引入欧洲的,科尔多瓦大清真寺的建造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大马士革倭马亚大清真寺的影响。

清真寺的宣礼塔已被改成了一个巴洛克式的教堂钟楼,但还位于原先宣礼塔的位置。宣礼塔与清真寺主体相隔甚远,而欧洲教堂的钟楼与教堂主体往往会挨得很近甚至钟楼就是教堂主体的一部分。登上钟楼,看到科尔多瓦老城区是一片白色的房屋,非常有安达卢西亚特色。

科尔多瓦的主要景点挨得很近,罗马帝国时代修建的石桥就位于大清真寺附近。这座有15对大型桥墩的石桥十分敦实厚重,站在古罗马桥上依然能够看到河上还屹立着几座要塞的遗址。这座桥的风景也是美剧《权力的游戏》中自由贸易城邦瓦兰提斯的原型。而在桥的南面还有一座保存完好的桥头堡卡拉奥拉塔。

有闲情逸致的游客可以参观塔里安达卢西亚博物馆,里面有阿拉伯时代的彩色地毯。仔细观察可以见到地毯中有鸟类的纹饰,伊斯兰教是严格禁止偶像崇拜的,艺术装饰中也不允许出现动物图案,但在西班牙,由于与天主教艺术的长期接触,一些被传统伊斯兰教禁止的东西也出现在了艺术之中,因此科尔多瓦哈里发帝国留下的遗产总是带有浓厚的文化交融的味道。

科尔多瓦王宫也在清真寺附近,遗憾的是里面很多建筑已经被毁坏,如今建筑内部已经没有太多可看的地方,但城堡里面的花园却值得一看。水池、喷泉、树木、花果(尤其是橘子树),花园里沟渠纵横,方便流水灌溉,行走在花园里流水声不绝于耳,宛如古兰经里面描绘的天堂。

中庭使用洁白色的地砖铺砌而成,配以花果、小型喷泉,显得素雅安逸,清洁宁静,阿拉伯宫殿和庭院有追求清洁的传统。墙壁因为年代久远已有很多坑洼破损,如今很多鸽子藏身于这些破洞之中。

原本来科尔多瓦的主要目的就是看清真寺,但从当地青旅提供的旅行资料中无疑了解到了一个叫做麦地那阿沙哈拉宫(Medina Azahara)的宫殿遗址,本是科尔多瓦哈里发在郊外建造的的大型行宫。因为预算时间很充足,来科尔多瓦的的第二天果断在老城边缘乘大巴过去了。

麦地那阿沙哈拉宫建在半山腰上,视野开阔,废墟上鸟语花香,山下草地上牛群遍野。宫殿里面有哈里发王宫、首相府、马厩、警卫室、厨房、仆人居住地、花园等众多建筑,从遗址规模和遗留的基址来看,这座宫殿若能保存完好恐怕要比阿尔罕布拉宫更加壮观,遗憾的是十二世纪被柏柏尔人摧毁,如今只剩下一片废墟,颇有“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的味道。

插句题外话,这处景点的营销策略不是很好,接待游客的大巴的车票是8.5欧元,而景点门票只有1.5欧元,难免让游客觉得花8.5的车费去看一个只值1.5的景点很不划算,因此尽管科尔多瓦市中心门庭若市,但此处却是门庭冷清,如果把这两个价格互换一下相信会游客大增。因此也建议蜂儿们来到科尔多瓦不要错过这个景点。(乘车地点在火车站附近的Paseo de la Victoria,每天只有两班)

除了清真寺和宫殿,科尔多瓦最具有特色的就是庭院了。美丽的庭院不仅存在于宫殿教堂里,更存在于餐馆、旅店和普通的民房之中,行走在小巷之中,透过普通人家的大门,可以见到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漂亮的庭院,庭院四周的墙壁上贴着阿拉伯风格的瓷砖,排放着一盆盆鲜花,我住的青旅里面就有两个这样的庭院。传统的庭院还活生生地存活在科尔多瓦,存在于居民的生活之中。

塞维利亚 橘子与美女之城

离开科尔多瓦,下一站是安达卢西亚的首府塞维利亚。卡门、唐璜、费加罗的婚礼·····这座城市给无数文学家和歌剧作曲家带来了灵感。尽管安达卢西亚以阳光著称,但来的时候正值十月,渐入雨季,在塞维利亚的两天全程阴雨陪伴。

河边偶遇黄金塔。黄金塔其实是一个不大的建筑,原先摩尔人修建的塔楼只有一层,上面那两层是天主教徒收复塞维利亚后扩建的。在西班牙殖民帝国鼎盛时代,无数探险家和征服者经过黄金塔驶向了遥远的美洲大陆。

皇家西班牙广场。半圆形的建筑十分美丽壮观,广场上有一个环形的人工运河,运河上有一座座小桥,栏杆也是用彩瓷做成的。

西班牙各个城市有关的历史故事连同它们的地图和地标建筑都被做成彩瓷砖陈列在广场上,如格拉纳达的瓷砖上描绘的便是1493年卡斯蒂利亚女王攻陷格拉纳达后接受格拉纳达最后一位苏丹投降的场景。这个广场是活生生的西班牙历史书。挨个看,可以找到熟悉的马德里托莱多塞戈维亚阿维拉······

塞维利亚大教堂号称世界第三大的天主教堂、最大的哥特式教堂、最大的主座教堂,主要是因为占地面积比较大,高度上并没有太大优势,建造理念上继承了清真寺。大概因为教堂看多了,这个教堂并没有看出太大的特色,大厅里面摆设了一个镜子可以倒影出教堂的天花板,这是用来给游客拍照提供一个特殊视角的。

教堂的钟楼吉拉尔达塔是这个教堂最具特色的地方,穆德哈尔式的方形钟楼显得庄重大方。该塔原先是清真寺宣礼塔,风格造型与北非尤其是摩洛哥的清真寺宣礼塔很相似,毕竟它们曾经都属于同一个文化圈。

和大教堂毗邻的塞维利亚王宫实际上是一座平地上的城堡,原先是塞维利亚苏丹国的宫殿,天主教徒征服塞维利亚后,这里就成了卡斯蒂利亚王国的行宫。城堡大门被涂成了红色,并绘上了象征基督教君主的金色狮子

宫殿的主体建筑是典型的伊斯兰教宫殿,复杂繁缛的阿拉伯花纹和阿拉伯文字装饰,非常富有视觉冲击力。与阿尔罕布拉宫相比,这里的基督徒留下的痕迹显得更多,狮子纹章和贝壳纹饰大量出现在宫殿的装饰里,很多文字装饰看上去是阿拉伯文,但仔细观察却是西班牙语的拉丁字母,反映了那个时代尽管西班牙天主教徒热心于收复失地驱逐穆斯林,但在艺术上又钦慕于阿拉伯艺术,刻意或不刻意地去模仿阿拉伯建筑装饰艺术,又一次验证了“征服者反被被征服者征服”的谚语。

塞维利亚王宫的少女中庭,十分典型的穆德哈尔式建筑。将穆斯林精雕细琢的艺术精神展现的淋漓尽致。

塞维利亚王宫的后花园,花园里面草木茂盛,幽静迷人,不是有潺潺流水声在耳边划过。这里就是《权力的游戏》里多恩马泰尔家族的流水花园取景地,剧终关于多恩的大多数事件都是在这里发生,詹姆·兰尼斯特和波隆潜入花园与多恩的卫队遭遇,埃拉里亚·沙德也在此发动政变谋杀了道朗·马泰尔亲王。

极易被人忽略的西印度群岛综合档案馆。这个建筑和大教堂、王宫一样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档案馆走道两侧保存了西班牙帝国的殖民档案资料,卷轶浩繁的档案是是西班牙盛极一时的标志。

晚上闲着无事,夜游塞维利亚古老的圣十字区。圣十字区像迷宫一样,曲径通幽,小巷迷深,但和格拉纳达科尔多瓦相比,塞维利亚的小巷略显朴素乏味,尽管这里流传着唐璜的故事。

塞维利亚小巷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偶然碰到了弗拉门戈博物馆,正赶上当天最后一场弗拉门戈表演。弗拉门戈不仅是舞蹈,同时也包含了音乐和歌唱。歌唱者用沙哑的声音唱着阿拉伯风格的歌曲,男舞者穿皮鞋,在地板上踏出很重的响声,结合手指的响声,营造听觉上的刺激,女舞者会在头上插一朵鲜红的玫瑰,穿上长长的裙子,或男女共舞,或单人起舞。弗拉门戈的舞风奔放热情,歌曲嘹亮沙哑,又透露出些许悲凉和抗争的意味。与葡萄牙的法多相比,弗拉门戈显得豪放,而法多显得婉转,如同沙漠与大海的对比,风格相异但异曲同工。

其实很多酒吧和旅馆都可以看到弗拉门戈。晚上回到青旅后有幸又见到一场。

格拉纳达 - 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

乘坐汽车前往格拉纳达,一路贯穿了半个安达卢西亚安达卢西亚旷野尽是山丘荒地,白色的小镇村庄星星点点分布在这旷野上,大多数村镇都位于地势较高的地方,不少村镇可以见到在它们坐落的山丘最高点屹立着古老的城堡要塞,或是残破的城墙。可以推断,这些村镇属于亨利·皮雷纳所说的由封建领主的堡垒发展而成的中世纪城市类型,安达卢西亚的领主最先在山丘上建立城堡,领地内的村民逐渐聚居于承包周边寻求军事保护,长期过后便形成了今天这些星星点点的小村镇。实际上,格拉纳达也属于这种城市,村民围绕阿尔罕布拉宫聚居,逐渐形成了阿尔拜辛区和马霍莱那区,只是后来格拉纳达又在外围建设了新城而成为一个现代大都市。

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格拉纳达的阿尔汉布拉宫,可以说前面几天的行程都是为此做铺垫。

阿尔罕布拉宫由赫拉利费花园、纳斯瑞德宫、查理五世宫和阿尔卡萨城堡等几个部分组成。赫拉利费花园与阿尔罕布拉宫其它部分分布在两座山头上,花园里有很多鲜花、流水和喷泉。花园一端坐落着赫拉利费宫,是摩尔人的建筑风格。赫拉利费宫的中庭里有一道长条形的水池,两侧是欧式的喷泉。这里的宫殿建筑与纳斯瑞德宫略有差异,纳斯瑞的宫里的建筑以金色为主,而赫拉利费宫的建筑以白色为主,与纳斯瑞德宫相比,这里的环境显得清幽怡人。

查理五世宫身形庞大,但与阿尔罕布拉宫的风格格格不入。宫殿外方内圆,外墙上有鹰首和狮首交替的青铜雕塑,应当是分别象征了神圣罗马帝国和莱昂卡斯蒂利亚王国,显示了查理五世的疆域辽阔。内部是一个圆形的庭院,装饰极为朴素,与查理五世的作风一样。

阿尔卡萨城堡在阿尔罕布拉宫的一角,带有很多高耸壮观的方形塔楼,没有什么装饰,是纯粹的军事建筑,城堡内部建筑只剩下基址。

登上几个高塔可以远眺山下的阿尔拜辛区。阿尔拜辛区的建筑很密集,远眺时一片白色,如同撒落在山坡上的白雪,是安达卢西亚最具特色的街区之一。

纳斯瑞德宫是阿尔罕布拉宫最核心也是最精美的部分,得名于格拉纳达苏丹国的纳斯瑞德王朝,宫殿的主体是4个摩尔风格的中庭。首先进入的是麦克苏阿中庭,这个中庭是四个中庭里面最小也是最简朴的一个,建造这个中庭的苏丹抢走了堂兄的情人,之后被堂兄复仇杀死。

走过麦克苏阿中庭,就来到了科马里斯中庭,也就是桃金娘中庭,桃金娘中庭的特色是中央一个很大的长方形水池,池水十分清澈,倒影出天空和庭院的建筑,尽管水池四周游人很多,但整个中庭却在这座水池的衬托中显得安逸宁静。桃金娘中庭还带有一座高塔,从外面看这座高塔突出于阿尔罕布拉宫。据说,建造桃金娘中庭的苏丹在清真寺祈祷时被恶徒刺死。

桃金娘中庭左侧是最精美的狮子中庭,得名于庭院中央一个由十二只石狮背负的喷泉,庭院的地砖是白色的。狮子中庭四周柱子环绕,数目众多,形成了一片金色的柱林,蔚为壮观。喷泉四周分别有一道水槽,象征天堂的四条河流,水从庭院四周宫殿里的小喷泉里不断流出,最后汇集到狮子喷泉里面。庭院四周的柱子分为双柱和单柱,柱头是伊斯兰风情的柱头,没有采用希腊古典柱头式样。一个个波浪形拱券上是一排黑木梁支撑着顶层建筑。建造狮子中庭的苏丹因为怀疑妻子与某个家族的男人有染而处死了该家族所有男性成员。

狮子中庭出来行走一会儿就来到了最古老的帕特尔中庭,帕特尔中庭是一个开放的庭院,四周并没有围满建筑物,可以在这里远眺阿尔拜辛区,这座中庭里也有一个清澈的水池倒映出美丽的景色。建造帕特尔中庭的苏丹被兄弟篡夺了王位并被毒死。

在纳斯瑞德宫里可以见到很多蛛网状的穹顶,象征了帮助先知穆罕默德躲避追兵的山洞和蜘蛛网。

墙壁的装饰也很丰满,到处是阿拉伯式的花纹,可以发现每处的纹饰都不相同,尽管都是繁缛交缠的植物花纹。另外还能够不断见到用阿拉伯语书写的“万物非主,唯有安拉”。

参观完纳斯瑞德宫,在城堡旁边点了一杯里奥哈红酒,是西班牙最具代表性的红酒,有淡淡的玫瑰香味,比不上法国波尔多红酒的丰富。

这个地方是一个被称为罗德里格之家的地方,罗德里格之家的游客极少,它的门票也是到处与其它景点组成联票以便推销出去,如阿尔罕布拉宫和格拉纳达伊斯兰学院,但即便如此也仍然是人烟寥寥。

这个建筑是由格拉纳达当地的画家罗德里格所见,此人出生于银行世家,因此财力雄厚,可以建造这样一个复古的花园建筑。建筑里有几个古希腊风格的小花园,洁白的大理石柱子,古代神祗的雕塑,古风十足,花园里还可以俯瞰格拉纳达,若居住在这里的确很惬意。罗德里格还是一名考古学家,在这座房屋下面是他发现的一条地道,由摩尔人所建,是阿尔罕布拉宫连通外界的秘密通道

在罗德里格之家询问这里的管理人员为什么安达卢西亚的房屋都砌成白色,得到的答案是砌成白色有利于驱逐蚊虫。仔细想想,这和我认为的白色房屋是阿拉伯人建筑传统的原因大概是一致的,阿拉伯人原先生活在热带沙漠中,蚊虫众多,传统房屋之所以是白色的最初原因也是出于驱逐蚊虫。

市中心的一个广场上见到了伊莎贝拉女王召见哥伦布的雕塑,伊莎贝拉女王端庄地坐在椅子上,前面站立着哥伦布哥伦布与女王离的很近,像商人一样向女王推销着自己的航海计划,而女王也显得很有耐心。这个雕塑中女王显得很优雅很大方,有王者气概,却又平易近人,不高高在上,正是女王英明的举动改变了人类的历史进程。

参观阿尔汉布拉宫几乎花去了一整天时间。第二天的目的地是格拉纳达最为古老神秘的阿尔拜辛区。

阿尔拜辛区是我见到的最复杂的历史街区,由于年代古老,这里的道路都是蜿蜒崎岖,上下起伏,很难找到一条可以直线步行1分钟以上的道路。行在其中很没有方向感,即使手拿地图、开谷歌定位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大多数房屋都被刷成雪一样的白色,用一步一景形容阿尔拜辛区最合适不过了。

与其它古城街区不同的是,阿尔拜辛区几乎没有商业化的痕迹,很多街道上都不见行人游客,同时也很少见到有居住在这里的当地人。

阿尔拜辛区的圣尼古拉斯眺望台,可以看到阿尔罕布拉宫和远方内华达山脉的雪山。阿尔罕布拉宫从远处看坐落在高地上,四周都是陡峭的悬崖,宫殿本身厚墙环绕,有很多高耸坚固的方形塔楼守卫着,的确是很难被征服,这个城堡能坚持到1492年并不足为奇,也能想到当初卡斯蒂利亚军队收复这里是有多么困难,如果格拉纳达苏丹国当时有一支强劲的军队殊死抵抗,那么格拉纳达继续作为一个穆斯林王国独立于欧洲是有可能的,然而当时的穆斯林国家也都过于封建化,难以像当初大马士革的倭马亚王朝和10世纪科尔多瓦哈里发帝国那样统一强盛。

安达卢西亚的陷落是世界格局的分界点,东方从此没落,而西方从此崛起,格拉纳达的失陷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发生在同一年并非是完全巧合,正是在摩尔人在欧洲的最后的据点阿尔罕布拉宫,伊莎贝拉女王接见了哥伦布,阿尔罕布拉宫在新旧世界交替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阿尔拜辛区北边见到了吉卜赛人居住的区域,这儿显得很偏僻,房屋造型奇特,很多实际上是在山岩里凿出来的半洞穴式房屋。

偶然碰到的洞穴博物馆是个小惊喜。博物馆实际上是吉普赛人居住的洞穴。洞穴并不大,里面分成了很多房间,有厨房、卧室、客厅,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间里的墙壁都刷成了白色,上面有些彩色绘画,所有的房间都没有门,有的卧室用布帘挡着,里面有塔罗牌、水晶球等占卜用具,还有电视机等现代用品,反映了吉卜赛人的特殊生活,传统和现代的紧密结合。

阿尔拜辛区边缘的街道,市井气息十分浓厚,街边小店卖着各式各样充满东方情调的衣物和装饰品,好像来到了开罗巴格达的阿拉伯集市。

格拉纳达主座教堂,正立面3座巨大的圆拱显得壮观威严。但在格拉纳达,最有名的教堂或许不是这座,主座教堂一侧的皇家礼拜堂因为停放着天主教女王伊莎贝拉一世和阿拉贡国王费尔南多一世而受到很多西方游客的膜拜。尽管礼拜堂里面除了灵柩没有别的值得参观的东西,门票价格也不菲,但餐馆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可见收复了格拉纳达并资助了哥伦布航海事业伊莎贝拉女王在西方人心目中的地位。

总结

安达卢西亚的这三座城市,塞维利亚最为繁华,格拉纳达的阿尔汉布拉宫最为精致,而科尔多瓦则保留了最原汁原味的中世纪街区。究其原因,科尔多瓦自11世纪以后就丧失了安达卢西亚文化中心的地位,在其后的地理大发现时代,又因为地理位置不佳,被临近大海的塞维利亚抢去了风头,长期缺乏发展,因此中世纪的街区得以保留。

塞维利亚自地理大发现时代开始成为了安达卢西亚最重要的城市和西班牙最重要的出海口,源源不断的黄金给这座城市带来了长期的繁荣,因此塞维利亚城也被打上了各个时代的文化烙印,传统文化反倒不明显。

格拉纳达则走上了欧洲大多数历史名城的发展道路,在老城之外另辟新城,古老与现代隔街共处。

本篇游记共含7372个文字,5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7-14 19:10

收藏了!美不胜收。梦想地!

2016-07-18 2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