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麦径百里不如你——麦径100公里越野跑抒(tu)情(cao)篇

13
飘飘梁 (广州) LV.2
2016-07-14 21:34 1228/10

        本文送给和我一路走过麦径百里的兄弟们,文随思涌,意识流不能控制,要干货精华攻略的童鞋请移步《实用信息篇》:http://www.mafengwo.cn/i/5534384.html

        麦理浩径,自2013年第一次在深圳地铁上见到这个名字就念念不忘。第一次走算是闲逛,只走完第一段,想走下去而不得。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两年后,遇见32号,15年9月拉上壮丁跟苏菲走了1-2段,又见16年真总发3-5段,不到半年,走了一半。
        今年年初定了一个目标,要走完1-10段,我说的是分段走完1-10段。

        本来跟真总走完3-5段后,一直盘算着他什么时候发个6-10段,今年就可以跟他走完麦径来个收官之作。谁知刚发完3-5段不到两个月,某一天真总丢出一个重装麦径100公里的链接在3-5段的群里,平地惊雷,立刻将逼格提升了几百个高度。经受住真总教唆,小女子自认没有如此逼格,意志坚定地拒绝了,但还是忍不住潜伏到群里静静地看各位大神装逼。
        谁知,正是这个重装100,开启了真总承包麦径的开挂圈粉之路。

               这位32号网红,仗着自己人帅心细体力好,上得了雪山走得重装,在32号基本上只开麦径最艰辛的重装3-5段,
        非常偶尔地客串一下海浪节啊带个东岛团啊这些都是老板在出卖他的爆表颜值和甜美声线去增加休闲路线的人气,只在这些活动中见过真总的小女生不要被他文艺的外表骗了。
        而他开的线通常参加人数都限制在15人以内,开团频率也很低,去年一年也就发了两次。这涨粉工作是相当不积极啊。
        但自从今年3月发了一次3-5段之后,也许被那酸爽刺激到了,也许被我们的热情感染到了(作为真总的小粉丝请允许我这么YY一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又发了一次3-5段。我想着,这下该消停一段时间了吧,或者下次发个6-10段吧。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预想的这样发展。正如前面所说,才过了不到一个月,平地惊雷般的4天重装麦径100横空出世,更惊为天人的是,不仅瞬间成行,还在一天之内满员。卡总体恤民情,为了让更多不够勇气重装100的童鞋完成麦径梦,重装过后不到一个月,又策划让真总又带了一次轻装100。
         那次我又去了沙漠,又一次与我的偶像擦肩而过。本以为错过了这个轻装100,我就该安心按原计划等着走6-10段吧(我的心如死灰)。
         然而真总,承包麦径之后根本停不下来,圈粉事业大干快上提高产能,6月中才刚走完轻装100公里,不到两周后,又一个平地惊雷,来个麦径100越野跑,两天!不用请假!
        喵神说,人不冲动枉少年,除了真总是为了他的圈粉事业早有预谋来走这条线,其他报名的人不得不说都是一时冲动,脑子摔倒,被真总的美色冲昏头脑才来的。
        出发前一周,群里的各位开始越来越兴奋,聊都聊成了熟人。终于到周五晚上,在口岸见面时,所有初见都是久别重逢,这样说有点矫情了。
        过关奔赴起点时,大家兴奋又忙碌,一方面要抓紧时间赶到起点有更多时间休息,另一方面又要在到起点前做好换钱、买水、充值、开通网络等,又要骨肉重复抱头痛哭(并没有)。

          看到那么重装是不是逼格很高?其实这些我们都会有司机帮我们拉到终点的。带箱子其实也一样,但是背包的逼格显然比拉箱子要高几个段数。
终于到起点了:

        到了起点大家拖拖拉拉搭好帐篷还兴奋(men re)得睡不着(就作吧,好好一晚上可以早点睡不去睡)。锦鸿拿出他带来的10斤零食的一部分给大家贡献了一顿美好的宵夜。

        其实我们就在这个游客中心门口的空地上扎营,非法的,如果不是晚来早走,会被警察叔叔教育的。
        第二天,还没起床就听到外面锅碗瓢盆的声音。跟着真总有饭吃,暖男绽放给我们带来第一顿也是今天一顿热腾腾的美食。
        真总暖男绽放:

绽放的早餐:

在真总绽放着做早餐的时候,我们在拖拖拉拉地做准备运动:

        拍的照片不算多,这一路上大家拍照都不是特别积极,因为已经约法三章,越野跑不看风景。
        拔营把行李送上车,大家头都没回就出发了,心已经向着那前路漫漫100公里。
        起点循例拍一张。一行8人,从我左边逆时针方向数,和我一起混帐的海玲,及其朋友阿力;已经走过轻装100不够过瘾的波哥,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的锦鸿,真总,我们中间唯一有越野跑经验的肯特,以及一看就有健身功底的疯子。这样描述对于不知道哪个是我的童鞋们来说,依然分不清谁是谁,哈哈哈。

以下是出发前的单人照,这是肯特,很专业的样子吧:

这是我和波哥:

这是锦鸿,装逼小分队的旗子是他自己做:

        刚出发太阳没出来,天清气爽,大家还是很兴奋的,一路小跑,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这样一开始就拼命跑其实是非常失策的做法。跑到9点多,到第二段的时候,太阳出来了,我几乎要中暑了,波记也开始有点抽筋和中暑。
        大家一出发时还是很斗志昂扬的:

        第一段是十多公里的水泥路,其实对于一上来就跑十多公里我是挺方的,毕竟跟他们跑起来,我才发现我平时那慢跑简直就是在放松走路。尤其是波记,一上来就一溜烟跑到最前面担负起领跑的角色,一开始我还可以跟上他和真总的步伐,跟着跟着,他们就消失在漫漫前路了。
        第三次走麦径第一段,前两次走在这条水泥路上,都没有走太远,也知道两三小时就到这个起点结束旅程。唯有这次,这里是真正的起点,前面有漫漫一百公里等着我们去征服。但心情却是最轻松的,因为这次,一起踏上这条路的人,都是对麦径有着无从与旁人解释的情结,但却互相懂得这种情结。
        跑了半个多小时,就已经远远地可以看到万宜水库的水坝,其实在我心中,那个才是真正的起点,那里是二段的起点,山路从那里开始。
我们分了两队到达万宜水库的凉亭,但相隔其实没有多长时间,可能十分钟左右。

        站在这里拍照简直是来万宜水库的到此一游必备姿势。
        第一梯队合影,跑得最快的波记不屑于和我们一起拍个不停:

再来一张人齐的,从这两张看得出来,自拍杆必然是锦鸿带的:

        这简直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从第二段开始,我们就开始体会到麦径百里的严酷了。
        我起先一点都没有想到,第二段前半段居然是将我拉到最接近拉爆边缘的一段。起先我以为最可能把我拉爆的应该是第三段或者走夜路的第5段,但我万万没想到,刚开始走山路,麦径就给我了个下马威。
        我一直都很担心自己会掉队了之后再也跟不上队伍,所以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尽可能跟紧第一梯队,以争取更多的休息时间和避免掉队落在最后。早上8点多的麦径,太阳渐渐升起,一丝风都没有。二段开始的一段急升坡(其实和三段比起来那根本不能算什么急升坡),波记依然跑在最前面,我跟真总跑在第三,但感觉天气越来越热,上坡我逐渐没有办法完全跟上真总的步伐,锦鸿也超过我了。
        开始时我还能看到锦鸿的背影,逐渐就只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好气人啊,这种把人走断气的路为什么还能边跑边聊天),逐渐我周围都安静了。没有他们说话的声音,连风的声音都没有了,只有我自己的喘气声,和自己微弱的脚步声。我抬头看一下,只有几乎垂直向上的山径,再往上看就是一动不动的山林树叶,再往上看是蓝天白云,一只鸟都没有,一点声音都没有。有点晕眩,又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突然害怕了,大声喊他们:“陈真!陈真!”可是,也没有人回应,我几乎想哭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这里就已经受不了要下撤了,可是这多丢人啊,才十多公里,这是我背着二三十工斤重装走过的十多公里啊。
        我又喊了两声真总,可是,还是没有回应。理智上讲,我知道这个急升坡的尽头是个凉亭,他们一定会在凉亭等后队的,只要我坚持走下去,喊不喊,他们都会在那里。更何况,在我后面还有海玲阿力和肯特,我怕什么呢?
        可情绪上我就是害怕啊。可是害怕又什么用,我要追上去才能休息啊。我只好对自己做了妥协,不再勉强自己一路跑了,但是也要求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挺下来,一步一步慢慢走也不能停下来,我知道他们一定在上面等我们的。
        在我觉得自己要晕倒之前,我终于看到那个凉亭,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在凉亭等着:

        第一个山头就跑那么快,其实他们也累够呛好吗!锦鸿还说,其实他们听到我在叫他们了,可是就是没有答应,怕答应了我就没有动力赶紧往前跑了。我至今觉得这是个借口!他们就是自己都快累爬趴了根本没有力气答应!
        波记说他有点要抽筋的赶脚,赶紧吃了个盐丸,直接摊坐在石凳上了。锦鸿这摊倒在地摊得可以拿奥斯卡最佳逗逼奖,演得可真像。
        真总嘱咐我们赶紧喝点水,降降温。我心跳还没平复,不敢坐,凉亭的石柱真凉啊,抱着这个石柱简直对降温有奇效。此时真总又拿出解暑神器苦瓜,我迫不及待咬了一根抱着石柱给全身降温,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据说后面成了网红照的抱柱苦瓜妹。

        真总的苦瓜有奇效,吃完之后果然降温解暑,又拉伸一下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拉伸和盐丸真的很重要,这一百公里下来,我一次抽筋都没有遇到过,一来我本身出汗较少,盐分补充得也及时,而且我每一次停下来,无论多崩溃,都会把腿拧起来把大腿小腿都拉伸一遍,实在拧不起来就将脚抵着墙拉伸下小腿。
        自这里开始到第三段结束,就没有再被拉爆过了。
        站在这里才会想起,真的没有看风景诶,多美的浪茄湾,都没有好好看一眼,因为眼里有个更加吸引的风景叫终点。
        9点多,我们就到了西湾村,补给了水和宝矿力,感觉信心满满。但依然坐了十五分钟,在真总的催促下才舍得动身。作为领队,控制整体节奏很重要,如果任由队员休息下去,晚上就可能要冒险走通宵了。
        西湾之后有个小溪,但桥断了,我们得溯溪过去,在溪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拍个照:

        刚出西湾村疯子就说有点抽筋,走不了,真总从队前跑回去帮他拉伸了一下,带着他一直走到了接近二段终点的赤径休息点。
        这个小卖部可以吃炒粉,吃豆花和绿豆沙。这也是三段之前唯一可以吃东西的地方了。我们都抓紧吃了豆花、绿豆沙,锦鸿和肯特这种大神还点了两个炒粉做午饭。疯子有点中暑又抽筋,决定休息一下之后自己先下撤了。海玲和阿力自己先往前走。我看着肯特吃炒粉吃得可香了,真恨自己怎么一点胃口都没有,咬了一口超难吃的能量胶,跟着真总也先走了,留下两位大神在那里优哉游哉地美餐了一顿。
        接下来大家就像开了挂一样一路狂奔,奔过海滩,奔过好长好长的石阶,终于在11点半左右到了二段终点。
        二段终点只有一个自动售卖机。真总和锦鸿比我快很多就已经到二段终点在那等着我们了。见到真总的时候,他说第三段我们按正常速度走了,不要跑了,否则把你们都拉爆了就跑不下去了。对于此时已经跑到生无可恋的我,简直是一路上听到最有希望的话。T.T听到这句话,我突然举得自己还是有可能走完第三段的。
        在二段终点休整了应该有二十分钟吧,我们终于收拾心情,开始大义凛然地踏上第三段。第三段是麦径最难的一段,急升坡多且路段全是乱石土路,对体力、精神都是极大的消耗,也幸好我们是白天走这一段,如果是走夜路走这一段,估计要用的时间会是白天的至少1.5倍吧。
        第三段开始,大家还是很踌躇满志的,镜头背后的是锦鸿:

        这是肯特,第一天白天还比较沉默,我感觉那是他还没run high,从第一天晚上开始,他就开始一直在高歌,而且都信手拈来,什么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其实在登第三段的过程中,我并没有要被拉爆的感觉。心里想的一直是,跟上跟上跟上,不能掉队不能掉队。中间有一段,我急升坡之后,锦鸿反过头来找我,问我是不是还能跟上,他们前面走慢点。然后跟我说,真总在前面一直说,我们走慢点,要迁就一下飘飘梁,不能把他拉爆了啊。然后还特地加了句,不要告诉真总我告诉你的啊。
        真总真是心细如发,锦鸿也真是体贴人心。我都快哭出来了,可是没有力气,所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又跟在锦鸿身后慢慢走了。
        因为刚上完拍照的那个个小山头上,我已经被拉成这个样子了。

        第三段路上,遇到一群香港的年轻人,他们三五知己周末约出来跑三四段。路上和他们聊了几句,互相鼓励加油。前对已经跑到很前面啦,后队还在后面远远地看不见。爬上三段最后一个山头,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下山了。到了这一段,真总,锦鸿和肯特突然开挂,一路狂奔就到了山脚。前面一段是泥土路,他们还跑得不那么快,我还没下楼梯下得那么崩溃,还能看到他们的背影。跑到三队最后那一段没有尽头的楼梯时,我又一次丢失了他们的背影。
        在精神接近崩溃的时候,终于走下了那一段几乎没有尽头的楼梯。真总他们已经占好了一个小石桌,锦鸿摊在石凳上几乎要睡着。自动售卖机只剩水了,还好还有水,后面有15公里无补给的山路,如果这里没有水,我们是要怎么走下去。

        玩户外其中一个乐趣,其实是让我们这些在大城市中习惯了基本欲望能够被轻易满足的人,回到最原初的对水、对事物、对片刻安宁再次充满渴望和感恩的状态。平时吃饭挑三拣四,在户外即使是简单一杯热泡面都觉得如人间美味,一支矿泉水都如饮甘霖。

        这是第一部队在石凳上摊了至少二十分钟之后,终于有力气走到三段终点(其实只距离5米),拍个合影:

        后来波记也到了,于是真总把位置让给了波记,给我们在背后拍了个第三段结束照: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第三段终点坐了至少40分钟了,可以海玲和阿力还是没有来。但我们是一个团队呀,团队就要保证每个人都在。于是我们继续在这里休息,等齐所有人。
        终于等到海玲和阿力,毕竟天气太热了,他们体力和补给都有点跟不上,但依然决定要再试一试。
        于是我们开始第四段。这并不算非常之难的一段,除了没有补给。除了已经开始天黑。
        应该还没到昂平营地吧,阿力和海玲因为体力实在跟不上,决定下撤到六段终点等我们。现在只剩下真总、肯特、波记、锦鸿和我五个人了。
        只剩下我们也要继续出发:

此时天色尚早,背后有山田城海,五壮士还是要合影一张的:

锦鸿还有力气抢镜:

第四段最后一个急升坡之后,大家都说这是师徒四人:

在去昂平营地前的这个凉亭,我们又遇到那群在三段和我们一起跑的年轻人,他们准备下撤了。

        天色渐晚,随着体力消耗,补给食物也在逐渐消耗,我们五个人一共只剩下两三个能量胶,而这仅有的两三个能量胶,要支撑我们走完剩下的10公里山路,直到5段M101标距柱的位置,才有可能有食物补给。
        于是我们一根能量胶,都分着三个人吃,一人咬一口。
        我们本来以为,我们可以在天完全黑了之前,到达补给点的。事实证明我们错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户外走夜路,超级方的,哪里有个什么动静都能把我吓半死。内心一直埋怨头灯不够亮(其实我的头灯已经很亮了),照不透前面无边的黑暗。
        真总本来走在我前面,有一段我们慢慢走时聊天,我跟真总说,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上次跟着Oscar一起跑的女生要选择下撤了,走夜路实在太太太可怕了,那时那个奥斯卡可能走在女生前面不远,但只要头灯照不到,就看不见,真的好方好方。
        然后,再继续走的时候,我就发现真总走在了我后面。突然内心好暖。他的头灯像是身后有一个坚实的支持,支持我不用害怕继续往前走。
        天完全黑透之后我们上了一个半山,看到了这样的香港

               前面是看不到尽头的夜路,眼前是无边的都市。海上钢琴师说,有限的琴键和轮船让他觉得安全,而无边的都市,让人恐惧。
又有坐拥金山银山的感觉。多少个来香港的人看到了维港的缤纷霓虹,兰桂坊的灯红酒绿,又有多少个这么远又这么近地看过这个无边的东方之珠,每一个小光点,都是一个人、一家人的故事。
         可是我们前面还有二十公里的路要走啊,可是我们还没吃饭啊,可是我们的头灯亮度越来越小了啊,可是还下起了雨啊。
         波哥的头灯没电了,锦鸿的头灯亮度也不够罩住波哥,于是锦鸿走到后面跟真总说,真总我来收队,你照住波哥。真总于是要往前走了,还不忘回头对锦鸿说,收队就要收到底哦。于是锦鸿对我说,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顿时热泪盈眶啊。
         越来越饿,越来越没力气了,连路过M100我们都没有心思再多看一眼,这时的我们目标不再是M200,而是那遥遥无期的M101的小卖部。我们甚至已经忍不住,一路问迎面而来的路人:那家士多关门了没?那家士多还开着灯吗?
         终于到了,士多还开着灯,但是门已经锁上了。还是厚着脸皮拍门:老板,还有面吗?老板,卖瓶水吧。老板,饿死了,给我们煮个面吧……一个上了年纪但看起来依然精瘦精明的老板走到门口说,打烊啦打烊啦,没有面啦,什么都没有啦。老板,我们跑了60公里还没吃饭呢,饿死了,给我们泡个泡面喝杯水也行啊。老板探出头来,看我们几个难民一样在门口有气无力,终于开门让我们进去了。
         我们迅速占领了士多里面电视前的一张圆桌,问老板要了几罐汽水,两眼发直地盯着电视里播的TVB电视剧,是一个无厘头的鬼片,片子里的所有演员貌似是从我们小时候就开始演电视剧演到现在,怎么还是他们几个。感觉好像见到老朋友一样。
         我都不敢想象接下来还有12公里才到营地。12公里的山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我盘算着怎么跟真总说你们先走我打个车去营地等你们吧。这时餐蛋面端上来了,我说出口的话却是:“真总,你觉得我能走完剩下的12公里不?”真总说:“肯定行啊。”“哦,好。”然后我又低头继续吃面了。
         后面都没有图了我还要继续写下去吗?后面的12公里我们已经抱着自暴自弃走到几点是几点的想法来走了。就在这12公里,我们遇到了野猪、猴子、狼、野狗、野猫等各种动物。
         我们走累了,就直接躺地上,看着天上的云,还有不远处野猪和狼的眼睛。
         肯特一直说他看到狼的眼睛,可能我没戴眼镜吧,我其实一直都没看到。就在累了躺地上的那一小会,几个哥们居然都睡着了,不叫他们得睡到明早吧,或者我们一起被狼吃掉吧。
         这是野猪,在六段有好多,狼没有拍到,见到狼还不快跑:

               其实我们也就在地上躺了不到五分钟,但感觉可漫长了。后面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营地的,只记得真总跟我说是M124再往前几百米才是营地的时候,我几乎要哭了,因为我一直以为走到M124就到了,可是为什么还要多走几百米,这个时候真的是最后这几百米,都能成为我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然而并没有。
        我们看到营地了,听到海玲、阿力和疯子为我们欢呼,我们又醒了。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好感动啊,我们本来以为他们已经支好帐篷早早就睡了,没想到,没想到他们一直在等我们。听到他们的欢呼,居然有种回家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回到家,院子里先放学的小伙伴已经在院子门口等着我们一样。
        累还是很累的。
        波哥到了营地直接躺地上了:

        锦鸿立刻拿出手机电源让我充电给他开wifi。
        海玲阿力疯子开始帮着真总把吃的、野炊炉都打开,准备开炉,并打发我们赶紧去洗澡。这一片荒郊野外,突然有了一种家宅大院的感觉。
        真总几乎坐都没做一下, 一到营地就开始开炉,烧水,洗菜,一边还招呼大家洗澡,搭帐篷,简直太伟大了。难怪锦鸿说,每次跟真总出来,总会欠真总好多好多。
        这位情感细腻的锦鸿见到西瓜,操起刀就来了个花式切瓜,看来他已经掌握了32号领队的基本技能。

        营地周围好多猴子,围观着我们,的食物。随时找机会来顺个黎顺包肉丸。我们不得不时时刻刻提防着这群小贼。但依然被抢了一盒啤梨。
        不得不赞香港政府做事认真,在如此荒郊野外的营地,洗手间依然全无异味,干净整洁,比内地许多商场的洗手间都要干净好多倍,我一直不明白,一个小小洗手间,为什么国内就办法收拾干净呢。
        扯远了,我们就在这样简陋但干净的洗手间里就着凉水冲了个澡,感觉整个人都复活了,冲澡出来,真总已经煮好一大锅鸡汤等着我们。
        大家都太饿了,没有给绽放的鸡汤拍照,狼吞虎咽扫荡了一锅鸡汤一锅面之后,齐心协力把锅碗瓢盆洗了。滚进帐篷睡觉。此时已经接近4点了。大家约好5点半要起床床6点半要出发。

        滚进帐篷的瞬间,我就睡着了。而快6点时,我感觉外面有猴子在扯帐篷,醒来看外面,大家一点动静都没有。果然只睡一个半小时是不现实的。
        六点整,终于听到真总叫大家起床,几乎同时已经听到他在拿锅碗瓢盆的声音。起床洗漱收行李收帐篷行云流水收拾完后,一边享受肉丸面一边提防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小猴子们。
        有只小猴子趁我们不注意,抢走了一盒啤梨,海玲过去轰他,他居然凶回海玲!于是真总拎起一根登山杖火速冲到猴子面前,一边骂一边把猴子赶了上树。回来对我们说,这些猴子就要这么凶地教育才行。
        后来我们发现,这些猴子真的怕真总耶,真总走过他们都躲开。但是对于我和海玲两个女生,他们就完全不在乎,我们拿着登山杖他们都企图来抢我们的水果,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
抱着小猴子的母猴:

        7点,我们收拾完毕,司机也来了,终于要结束折一晚短暂的安宁,开始余下的37公里跋涉了。
        海玲和阿力斟酌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一天的路程,跟司机一起回市区了。而经过一晚的休整,疯子已经满血复活,蓄势待发和我们一起跑完第二天了。
        第二天最主要的地标就是香港最高峰大帽山。上大帽山之前还要上笔架山、针山。
        原谅我说不清楚自己都走过哪里了,两天下来走到今天我已经神志恍惚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
        走到最后一段山路,香港真是个欢乐的动物园,这些野牛据说是以前还是农耕时代香港农民的,后来城市化之后,农民都去打工做生意了,耕牛被放养,逐渐就没人管,自己在山上变成野牛了。不过貌似香港政府还是会管,因为很多牛的耳朵上都有打标记。

        我们又爬上一个山头,但请不要问我这里是哪里,我也不知道。
        肯特昨天晚上把腿拉伤了,第二天一整天都是带伤跑的,他说爬也要爬到终点啊。

这是意气风发的波哥:

可是波哥你能告诉我你在看什么吗?

        走到最后一段山路的山顶,好像是针山山顶吧,剩下最后一段山路下坡。几位哥们突然兴奋起来,疯子更是一鼓作气跑到没影了,我们在后面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追上他。只好任由他跑走了。
        接下来就是无边无际20多公里的水泥路上大帽山下大帽山跑到田夫仔跑到水库。后面大家都没有拍照了,直到终点。所以大家只能从我意识流的描述里,再脑补一下我们这一段是怎么跑的了。
        大帽山是香港最高峰,有一条很蜿蜒又很陡的水泥路可以上去,长到没有尽头,长到想唱啊长江你是那么地长。
        走到一半的时候开始起雾,越往上雾越大,接近山顶时能见度已经不足30米了。于是落后于队伍的我看不到前面的锦鸿和真总了,也看不到后面的波哥和肯特了。只好一个人跑一会走一会再跑一会。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山顶有一个天文台,也没有什么风景,我们坐了一会就起身继续跑步下山。真总等肯特和波哥。我和锦鸿先跑。锦鸿一路狂奔很快我已经见不到他的踪影。
        突然,一颗大雨点掉下来,两个掉下来,越来越密的大雨点掉下来,倾盘大雨倒下来。啊,下那么大雨,我下意识地加快跑步的步伐,跑了几步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再往前跑也不会有躲雨的地方啊,跑什么呢。这才重新找回原来的节奏慢慢跑。
        一路跑一路身边经过好多“毅行者”,这段路是“毅行者”们训练的好去处。每到周末都会有非常多的毅行者成群结队地来这里奔跑。毕竟经过系统训练,他们跑得好快,一队人的纪律也非常严明,休息多久,怎么补给怎么喝水怎么互相配合都有严格要求,我们这种野路子是完全跟不上他们的。
        写游记就像跑麦径100一样,跑到后面已经神志不清了,写那么长的游记写到后面也已经神志不清了。
        总之,好不容易,熬过大雨,全身都湿透了。玩户外的人通常经历里几次大雨之后就会变得豁达,反正跑也是湿透,不跑也是湿透,不如就坦然接受和享受天降大雨这个事实吧。不过我手机也因此进水坏掉了,于是我回来之后又买了一台,无端有增加了我本次越野跑的成本,不过这是后话。
        肯特淋雨了还很夸张地把保温毯拿了出来披在身上,避免太冷了。引得热心的香港跑者都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是否需要提供一点吃的来补给。
        总之后面还有十多公里的水泥路。我和波哥决定结伴跑,因为我们都陷入了跑的话脚板疼,不跑的话大腿疼的死循环。权衡轻重之后我们决定让脚板和大腿轮番疼,所以跑一段走一段。
        这种时候标距柱就成了精神支柱,真的是数着标距柱走啊,每走一步都是疼啊,感觉自己简直是走在刀尖上的小人鱼(没听过这个故事的请小窗我,我免费给你讲这个童话)。

        总之好不容易走到第十段,马达,居然还有几个小山头!说好的后面都是水泥路呢?!说好的再也没有山头呢?!真总你知不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拉爆飘飘梁的最后一个山头!
        真总淡定地说,现在即使有一个像第三段这样的山头在你面前,你也能翻过去的。不过扪心自问,也确实是,即使有个第三段的山头横在面前,按现在的体能,以及对M200的渴望,确实,会不顾一切地翻过去。终点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锦鸿受不了了:

        好不容易跑到了M190,只剩最后5公里了,到这里,我已经将我二十多年的人生在脑海中来回回顾了好多遍,都没想出这痛苦的100公里是如何能够增加我人生的意义的。
        于是我们决定跑到终点,真的跑起来才发现,真的跑不动啊!庆幸的是,真总也跑步动了,只有波哥和锦鸿还能一路狂奔,奔到M199,他们在一个木桥上等我们,说我们是一个team啊,还是要一起冲刺的。
        我们简直是在精神上互相搀扶着,终于,下完最后500米漫长的楼梯和斜坡,终于在楼梯底见到那个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M200,树立在一个分类垃圾桶和一个公交车站之间。今天开了双外挂的疯子早已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整,天色已晚,但我们已经到终点啦!

        内心简直是激动得要跪下唱《执着》啊。BGM:“无法停止我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着。” 但是,我外表还是很矜持的。
        在加油站拿到行李,这简直就是一队难民啊,但内心却充满狂热与自己赋予臆想中的荣耀:

        休整了一会之后,我们终于背上包,去马会那边换了个衣服,换完衣服的我们是这样的。就在这个公交站,我们在讨论一会各自分别如何回家了。

        写到这里,游记要结束了。可是结尾我要写不下去了,因为你们这一百公里带给我的那么多温暖和感动,还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忘记是哪位领队说过,户外不仅是身体换一套行装出行,更是灵魂换一种心情回家。
        而你们,都是我的家人。不管时空怎么转变,时间怎么改变,总有一种爱在我心间,我想你们也都明白。

本篇游记共含11425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2016-07-15 14:34

引用 songxia 发表于 2016-07-15 14:34:03 的回复: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回复songxia:我去过几次了,感觉还好,尤其3段之后,能见到同路一起跑的会很高兴。
大帽山那段,如果遇到毅行者集训人会比较多

2016-07-15 14:35

这篇游记看得我满腔热血,激情高昂!时刻在回忆着那一个个的画面,文彩都把内心世界表达得淋漓尽致,很精彩!谢谢飘飘梁给我们这么美好的回忆,太棒了!

2016-07-15 19:39

好感动,眼含泪水看完全篇,泪中带笑,两个眼睛放鞭炮,哈哈哈哈,谢谢飘飘梁把我写的那么好,也感谢队友一路扶持帮助,感动是相互的,别忘了,我们是一个团队,期待日后的每一次久别重逢😁

2016-07-15 19:57

好犀利,好犀利,好犀利

2016-07-16 21:53

很不错

2016-07-18 06:50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7-18 12:53

引用 jackydan 发表于 2016-07-18 12:53:17 的回复: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回复jackydan: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写游记,主要是过程中队友们太令人感动,让人不得不深深铭记。

2016-07-29 10:34

本菜鸟恰巧准备跟真总轻装徒步麦径100K,看到楼主这文章,深觉自己弱炸了~~~!

2016-08-25 12:34

引用 飘飘梁 的文字:

步麦径100K,看到楼主这文章,深觉自己弱炸了~~~!

怎么会!能有勇气去就是勇士

2016-10-16 19: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