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加勒义工行记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8
黄一泓 LV.1
2016-07-15 13:46 271/3

    斯里兰卡的第一印象——穷。请原谅我不会用田园牧歌的浪漫笔调描绘它,粗放的热带雨林农业、尚未从内战中恢复的经济、吃力地吐着黑烟的大巴车、满地的野狗,构成了一个真实的斯里兰卡
    提前一天到达加勒营地,什么都不知道的五人稍一合计就坐上了《千与千寻》中的海上火车,从加勒科伦坡,一路摇摇晃晃,空气中是满满的破旧和拥挤的味道,坐在车厢里的人昏昏欲睡,倚着火车门的人凝视着车窗外的茫茫大海。我试图和对面坐的阿姨搭话,听不懂英语的她露出那种儿童才会有的腼腆羞涩的笑容。后半程去扒火车,吹着海风,我嗅到的不是文艺小清新,是真实的咸与腥。
    回程的路上感受到了斯里兰卡民风的淳朴,将我们送上大巴的司机,大巴车上热心相助的司机和韩国女生,迷路了一直兜兜转转把我们送回去的tuktuk司机,想来我们也是胆子太大,五个异国的女孩毫无准备地上路,一路上我能想出上百种拐卖我们的方法,然而最终安全抵达营地,也算是对斯里兰卡的最初体验。
    支教活动主要有disabled center和preschool两部分。第一天的支教在残疾人学校,来之前我想过教谢尔叔叔的绘本,教辛波丝卡的《种种可能》,却发现只能教听着英文茫然无措的他们最简单的abc,123,试着用他们的语言和他们对话,对他们说kiawana(读),liawana(写),甚至尝试对他们比划手语。Anedo和Sinjinni是两个聪明可爱的女生,还帮我编了辫子,Lapmini有些自闭,Kinkini是聋哑人,Dayshan是个反应有些迟缓的男孩子,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就会喜欢那两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子,而这样不由自主的偏好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后来和他们玩扔球的游戏,简简单单地扔来扔去就会让他们笑得很开心。
     之后还在残疾人学校看他们唱歌跳舞,那个课堂上有些迟钝的Dayshan唱起歌来就像乡村摇滚歌手,还有一个丰满的女孩子,跳起舞来像是会发光。看着他们唱着、跳着,我哭了,我发现自己之前想得太过理想,甚至理想得幼稚,我发现来这里并不能改变他们什么,只能说是陪他们一小段,在她憨笑着对你伸出手的时候紧紧握住。我会想他们的未来在哪里,也问营地的屋主Thilak这样的问题,他说他们有的会结婚,有的自己过一辈子;有的会找到工作,有的在家用椰子壳做一些手工。听着对这样平淡未来的平淡描述,我对这次支教的想法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我不求给他们多大的改变,我不求短短几天中让他们在读书读诗中感受到生命的丰盈,我只求他们安安稳稳过好这辈子就好,我只求他们这一刻开心就好。
     Preschool的小朋友们都很可爱,我前两次都陪着Janudi做手工,Janudi是一个有着长长睫毛、笑起来甜甜的小女孩。第一次手工是用小纸团拼出一只小兔子,别的小朋友多少有些毛手毛脚,Janudi慢慢地拼,一点也不着急,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我本来觉得这样的手工很无聊,后来和她一个个慢慢地把小球粘上去,居然心也安静下来。
     第二次陪她用纸把一片椰子壳包起来,做成木瓜的形状;给他们发作业叫他们的名字之后,一直挺安静的Janudi误以为我会说她的语言了,叽里咕噜和我说了一堆,绘声绘色,期待地睁着大眼睛看着我,那一刻我真想自己能说点什么回应她,而不是只能微笑。越发觉得Janudi很像我小时候,乖巧、做事认真、受老师喜欢,但也和我一样怕犯错、不会玩,涂色前左顾右盼不敢下笔、玩气球时抱着球看别的小朋友怎么玩,很希望她能更随性自在一些,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只能在临走时抱住她说:“Don’t be afraid.” 我相信她未来会很优秀,却也想不出她的出路。斯里兰卡教育资源整体稀缺、女性的工作机会很少,她未来会成长为什么样子呢,唯愿平安顺利。
     支教之余在营地的生活很安静,我习惯早起,常常六点多就趴在窗台上听各种动物的叫声,屋主Thilak就会带我去买Hoppers(当地草帽形状的煎饼)、劈椰子、摘香蕉。Thilak是斯里兰卡贵族,我们所住的蓝白色的义工营地是他母亲留下的祖产,这位亲手劈椰子、双脚踩在泥土里的贵族是那样亲切,总是招呼我们尝试各种各样的斯里兰卡事物,说起那些水果蔬菜和动物的名字时,语气中慢慢是自豪与喜悦。
     下午结束义工工作回来后在海滩边听海浪拍岸,热带真的很容易让人犯懒,连热带的狗都是倦怠的姿态,趴着一动不动、一副思考人生的姿态,曾看过探讨热带气候与经济发展关联的文章,现在看来还确实有几分道理。
义工工作的最后一天早晨,决定早起看日出,无奈云层太厚无缘得见壮阔的海上日出。然而凌晨五点走在海滩上,给我全然不同的感受。凌晨的海与白天太不相同,浪花拍打的声音中积蓄着沉睡一夜的力量,等待着日出的唤醒。月笼汪洋,是一片茫然与未知。在这片海面前,孤立的人,是那样渺小。
     参观海龟保育中心、了解斯里兰卡传统面具的制作、在jungle beach看一条蛇悠闲地过马路。义工的生活让我看到了另外一种生活的状态和方式,让我看到,这里的人、动物、植物,都和原先我的小世界里的很不一样。
     周末结束义工项目后前往雅拉国家公园康提狮子岩等地游览。雅拉很有意思,乘坐吉普车在烈日下颠簸,恍惚间有种置身非洲草原的感觉,原始而狂野,一切都是它们本来的样子。鳄鱼和白鹭、野猪和梅花鹿;目光追寻树梢间的花豹,静看几头野牛洗澡;卷食莲花的大象、啄食蜜蜂的翠鸟;我所见过最奇特的景象,我们看漫步的动物,动物看铁笼子里的我们。
     康提的佛牙寺和丹布勒的石窟寺中,多有赤足行走、虔诚默念的佛教徒,寺庙中还常见白衣的学生,听司机说是佛教学校的学生,周末会到佛寺进行学习,他们坐在地上,口中默念着什么。斯里兰卡是佛教国家,手捧莲花的人们面对佛像默默祈祷,我不知道他们在祈祷些什么,但愿他们的心愿都能成真。
    旅行途中感受到斯里兰卡气候的奇妙,南部的小镇加勒气候湿热,一路向东到雅拉,气候干燥,烈日炙烤;中部山区更是十里不同天,努瓦拉埃利耶阴冷湿润的茶园、丹布勒的仙人掌,在山间,每一个转弯都有惊喜。
风景在人心,不赘述。
    离开斯里兰卡,记住的是一个个名字,Janudi, Sheido, Ishang, Mingu, Damasha, Anedo, Sinjini, Kinkini, Lapmini, Dayshan,愿你们的未来,一切都好。
    以惠特曼的诗作结:“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他的一部分,在那一天,或者那一天的一部分,或者几年,或者绵延很多年。或者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还有那青草,那绚丽的朝霞,那红色白色的苜蓿草,以及那菲比鸟的啾鸣。”
 

本篇游记共含2762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感动

2016-07-15 14:03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7-15 14:04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7-18 12: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