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仲夏渥太华,英法共融的文艺之城。

  • 出发时间/2016-07-0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启程

          一直在多伦多周边活动也很少东进,偶然心血来潮想去首都看看,于是说走就走来了一趟穷游。个人对渥太华了解并不多,只是国家地理杂志上的插图,课本上的几句描述,零散的概念罢了。在灰狗站等到后半夜才坐上班车,过程有点波折,买票时售票员给我说的站台其实是一班去蒙特利尔的车,问乘务也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不过无所谓了。

      买票时票号已经排到了五十多,当时就觉得这下该爆满了,上车后果然够呛,只在大巴尾部临近洗手间的地方找到了个位置,引擎的轰鸣夹杂着婴儿的哭闹,想想近五个小时的车程,不禁让人些许烦躁,隔座小哥旁若无人地把脚蹬在扶手上,捧着两盒中号披萨吃的津津有味,于是车厢里又弥漫起各种饭香,低头看看表已是凌晨一点,车缓缓驶过CN塔下,视野也渐渐模糊起来。司机用扩音器催大家把手机改成静音,不希望打搅到睡着的乘客,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灰狗上听到司机说法语。

      颠簸中空调的冷风让我很是不舒服,扭来扭去也只是睡着了一小会儿。凌晨三点多,车子停在了一家Tim店旁。此时车上一片沉寂,透过车窗四周看去已经在乡下了,微亮的原野上排列着一捆捆草垛,风车和仓库,典型的北美农庄。

     班车并没有在预计的时间到达渥京,反而提前了,走出中心站不由打了个寒颤,地上湿漉漉的,半路又飘起了小雨,只穿个短袖的我看着各种冲锋衣大爷遛狗,没看天气预报有点后悔。

   徒步沿着Kent街向渥太华河的方向走,一路就是很平常的民宅夹杂着写字楼,或是老教堂,之前Chester说这地方跟郑州神似,走在小街道真的有种在郑州的感觉。

   走到Wellington大街就可以看到国会山了,建筑风格很哥特,沿着这条主干道向东可以一直走到亚历山卓桥。

     来张正面的,国会山Main Block,要员平时上班的地方。中间的高塔叫Peace Tower,是国会山焚毁后重建的,取名为和平塔是为了纪念加拿大一战时牺牲的士兵。高中时候历史老师是个哈利法克斯的老太太,她说一战初期加村人民都挤着去参军,因为没有打过仗很是新鲜,结果伤亡比较惨重,所以二战时候征兵没有一战那么容易。

       从国会山可以徒步走去丽都运河,运河旁有联合国与教科文组织的认证说明,到目前依然有游艇在运河通过船闸下到渥太华河里。清晨河边很是冷清,偶尔能见到沿河骑自行车和晨跑的当地人。

       国会山对岸就是魁北克的加蒂诺,渥太华河的中线也就是魁北克和安大略的分界,对面有枫叶旗的建筑是加拿大历史博物馆,这个在后面会介绍。

      从河堤看国会山建筑,大家应该对这个视角比较熟悉,许多书刊都喜欢用这个当配图。

     国会大厦在九点之后会接待游客进内部参观,全程有英语或法语讲解,这个可以根据个人情况选择,不同时段有人次限制,免费门票可以在Main Block正前方的玻璃大厅领取。随身携带的手袋和背包需要经过三次安检,如果尺寸超出规格需要去咨询处二楼寄存。来一张二楼视角的国会山。图左下角的铜像是是加拿大国民英雄 Terry Fox, 身残志坚,几乎所有加拿大中学生都要学习他的事迹。

        国会大厦的参观时间需要选择,不同时段的门票会在进入主厅后回收。给我们带队的是一个来自哈利法克斯的妹子(真是跟哈法有缘),说自己刚来国会山工作一个月,跟大家一样算是新人。在正式进入议会之前,她一再强调只有在她让大家拍照的时候才能拍照,走路过程中不能擅自开相机,结果里面的确十步一岗,来几张大厅的图。

     大厅的天花板上镶嵌的纹样是加拿大各省和自治领的徽章,外围装饰是一些加拿大早期英雄人物的塑像,每一个尊塑像都有其由来,因为光线太暗所以拍不清楚。

     这是比较核心的房间,议会大厅,例会时左边代表现政府,右边代表在野党,讲解员会讲到例会日程以及各行政区或党派的席位划分,具体数字记不太清了,上方的数排座椅属于旁听席,政府有时会邀请公民代表来观看质询。

     通往国会图书馆的长廊,噪音有点大,清洁工都在用扫地车清理路面。

       国会图书馆就是Main Block正后方的尖顶建筑,进入图书馆的那一刻不少游客都发出惊叹,精致的阁楼和密密麻麻的藏书,很壮观,可惜拍不出效果。

      出图书馆后会进入另一个会议厅,规格比前一个更高,据说这个大厅起初是专为英国女王设立的,我因为没有脱帽致敬还被警卫教育了一番。最近微博上挺火的二胡哥应该就是在这个大厅做的表演。

       参观完会议厅后可以乘坐电梯上和平塔俯瞰渥太华的中心城区,从电梯的玄窗里可以看到钟塔的自鸣钟组,这些钟每隔十五分钟一响,但钟楼的运行区并不对游客开放。下面是几张和平塔观景台的俯瞰,存包时工作人员还给我极力推荐了上塔参观, 视野和景致真的很好。

       下塔后路线会指向一个类似神龛的小屋子,这里也需要脱帽致敬,应该是英魂堂之类。也就是在这门口我有幸见到了加拿大的国防部长,不过特勤不准拍照。

        走出国会山庄已经是正午十二点多了,这是在丽都运河见到的,应该是皇家骑警训练新兵吧,不少人围观拍照。

      核心街区周边的雕塑构思很巧妙。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的玻璃架构,艺术气息浓厚,这我在后面会介绍到。

    圣母大教堂紧挨着国立美术馆,是十九世纪中期的建筑,听神父讲Pope Francis, 这所教堂应该是罗马天主教宗的,下面的教众很虔诚。教堂离国会山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可以徒步前往,途中有流浪汉冲我喊 Let`s go blue jays,很有喜感。

        由于前夜在路上没怎么休息,早上又兜这么一大圈实在撑不住,下午回酒店挨着床就睡着了,所谓穷游,的确有些折腾。

惊喜

          第二天醒的还算早,吃完培根点心,窗外又下起了雨,仲夏湿漉漉的天气多少让人有些不适,不过还是打伞出了门,看看今天能碰到什么有趣的展览。
         因为住在Albert街的国会山套房,所以徒步四分钟就到达了国会山前草坪。上午十点多,刚好赶上皇家骑警的交接仪式,各路群众都在围观,据说该仪式只有每年七月到九月才能看到,场面很英伦,还有苏格兰风笛助阵。
        列队表演结束后士兵们伴着军乐沿Wellington大街游行,前后警车开道,游客们也都争相举起相机跟在列队旁边,直到封路大家才离开,场面令人印象深刻。

           沿Wellington大道上一路向西,可以到达加拿大战争博物馆,主场馆旁正在修建加拿大大屠杀纪念馆,沿着指示牌可以登上博物馆顶部的观景台,远眺国会山建筑群。

          加拿大的历史并不是很长,英法为殖民利益进行的的七年割据战争以及后期的英美战争都被博物馆视为国家早期战争,展馆的专题还另划分了一战,二战,冷战,以及近代国际维和项目。馆藏文物个人觉得没有内地的军博丰富,不过不少英美军备还是值得一看。

      检票进入主展馆后,最先看到的就是这两套飞行员制服,分别属于英军和土耳其部队。

       二战主题馆,当然少不了各轴心国的旗帜,元首的礼车也是个看点。

     西线战场缴获的纳粹党旗。

        这些德军坦克手应该死得很惨。

       早期排雷设备。

     斯大林格勒巷战中的德军枪械。

     广岛遭受原子弹攻击后的寺庙瓦片,明显可以看出上半部分已经融化了。

         驻港英军使用过的装备。

      苏联扶持下的武装势力。

   高空摄影机。

    加拿大的遥控机器人。

    冷战馆里收藏有一部分柏林墙,美苏冷战的直观象征。

     美国独立战争及英美战争,这一部分的文物并不是很多,但英美战争对加拿大疆域的形成至关重要,所以开设了专区。

      一战时的防毒面具,直接令人联想到凡尔登战役中的机枪手。

     一战壕沟复原模型。

      一战武器集锦,那个狼牙棒使我想起了BattleField 1 的 trailer,看来的确是有参照的。

    子弹和炮弹对人体结构的不同程度破坏,很直观,后者直接撕裂。

        加拿大战争纪念碑模型,真正的位于国会山附近的十字路口,目前正在封闭维护。

      韩战专区,因为背景太复杂,就不多评论了。

    前往常规陈列的通道

         从军博出来径直走去河对岸的加蒂诺,下一站是加拿大历史博物馆。说实话看了展馆内给的陈列说明后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因为三层封闭,而一层只有原住民陈列,论丰富程度远远不如多伦多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大厅的图腾柱,原住民木雕,作为first nation的代表艺术,在加拿大各大博物馆都有收藏。

      独木舟

     很像毁灭战士哈哈,头盔又有点十字军东征时代的感觉。

       原住民的图纹,蛮荒中透露着神秘。

     手工制作的体育器材,很乡土。

       育空地区的早期货币

      加拿大邮票陈列,展室其实很小,壁柜里是按年份排列的加拿大历年邮票。

        这个半身像是加拿大邮票之父。

        展馆二楼,也就是有特展的地方,这次很幸运赶上了与巴黎合办的拿破仑专题展。

         巴黎市区地图。

        拿破仑宝座,拿破仑生前订制了数个王座,能在魁北克见到也是不容易,不过从座椅的比例可以看出他真的很矮。

        他的项圈也是一大看点,很华丽。

        断头台模型,传说路易十六也参与了断头台的设计,就是把铡刀改成了斜三角形的,来减轻受刑者的痛苦,估计他也想不到会在大革命时代死在自己设计的刑具下。

        这幅画实在经典,许多教科书都有过引用。

    暗藏的拿破仑头像,影射法国真正的掌权者。

         拿破仑青铜像,去法国旅游的朋友不少应该都跟它合过影,很有凯撒的感觉。

      拿破仑的私人家具及收藏。

         这些设计图都是拿破仑加冕后对扩建巴黎的设想,其中不少都永久停留在了画纸上,比利时失利后再无人问津。

     连接起两座宫殿的设计方案。

          巴黎凯旋门侧面设计图。

          巴黎凯旋门侧面设计图。

       拿破仑私人用品,N成为了拿破仑特有的标志。

       拿破仑的双角帽,具体可以联想下阿尔卑斯山上的拿破仑这幅画。

        展厅的最后讲到拿破仑虽死,但他带给法兰西的荣耀将被巴黎永远铭记。 曾经制霸法兰西的铁腕人物,后人评说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凭借个人努力创造了一个家族乃至民族的伟业,也有人认为他不过是个好战的阴谋家。至于路易十六,据说他被处死时在当时的法国依旧有近八成的支持率,或许他是一个开明的君主,但路易必须死,因为共和必须生。同样,拿破仑一生的风起云涌,或许也是历史宿命。

        回酒店时路过美国加拿大大使馆,同志光荣。。。降半旗是因为达拉斯发生了袭击警员的事件。

       走回酒店已是黄昏,趟床上快睡着的时候听到楼层传来打牌的吵闹声,熟悉的普通话, 不由怒从心头起,怎么这么没素质。本想着一个电话打到前台投诉他们,不过毕竟都是同胞,还是去劝劝比较好,结果这一劝巧了,居然是挺熟一哥们儿。
        他乡遇故知,虽然遇到的方式有点尴尬,当场拉出去准备喝两杯,结果去了家名叫City的Pub,就在国会山附近吧,的确挺正规,可是实在没什么内容,DJ就一台电脑瞎放歌,吵到吧台什么都听不见,呆了大概半小时就原路返回了,说起来加这几年,旅个游都能住对门,也是有缘。

再见

          最后一天,清晨就阴云密布,退房后便下起了大雨,雨中的渥太华又别有一番风韵。作为此行的终点站,我选择了加拿大国立美术馆,其实是冲着小教堂去的,结果小教堂没有看到,反倒收获不少意外。

       国立美术馆通向二楼的长廊。

         伊丽莎白·维杰·勒布伦 是十八世纪法国乃至欧洲最杰出的女画家之一,她曾是路易十六时代玛丽皇后的御用画师,以画肖像画闻名,由于法国大革命的缘故,她在欧洲诸国流离了十三年,欧洲各国贵族都以被她画肖像而感到荣幸。她在不同的国家也会由于时境而选择不同的主题,比如在俄国的圣彼得堡,她创作了大量与儿童相关的作品。

       玛丽皇后与玫瑰,这幅画是伊丽莎白路易斯的代表作。

      墨西哥艺术家的作品。

        毛爷爷。。。。。

  Chris Clan 像素艺术。

     盯着圆圈中心看会有一种层次感,其实只有一层画。

      从国立美术馆大厅可以看到国会山。

         毕加索展,全程禁止拍照、

             偷拍的格尔尼卡手绘稿,据说是孤品。

            达利的作品,这幅画是我很喜欢的画之一,里面有米勒的晚钟,据达利说晚钟是他重要的启蒙画,在他的许多作品里都有这幅画的影子。

        梵高的作品。

       欧洲宗教题材绘画。

          由美术馆走出,渥太华此行由于赶车不是很尽兴,如果能多一天就更好了。我觉得渥太华相对多伦多而言比较恬静,虽然法风很浓,无论是在街道还是在博物馆,听到最多的就是法语,但是这并不影响对这座城市的感官理解,作为加拿大的首都,似乎没有太多的严肃,反倒洋溢着艺术的灵感和市井朝暮的休闲气息,建议没有来过的朋友一定找机会来渥京看看,相信会像我一样收获不少惊喜。

本篇游记共含5423个文字,2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7-17 16:32

上了这么久的班都没有休过假,是时候请假出去玩了!

2016-07-17 20:25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07-18 13:53

不错的地方。

2016-08-23 01:0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