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好大河山之西北偏北

  • 出发时间/2014-08-01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3700RMB

缘起

    这次旅行,酝酿了多年。
    更多年前看过一个纪录片,讲述有位藏族阿妈,一步一拜,转湖朝圣。随即被虔诚的信仰而感动,亦为青海湖的风光所震撼。
    终于,一天,我来了。
    可以说,这是我的朝圣之旅!并且比起当初,更有不止一个我爱且爱我的人与我同行。

青海湖太远,先到西安歇歇脚儿

    西站,近在咫尺,却又无比陌生,第二次进到里面。

       华山的某个门,不知可否越过山脚的道观?就算如此模糊的影子,白骨利刃般的山体仍旧依稀可见。

        次日清晨,抵达西安。这里算不上此行的目的地,连之一都算不上,这里只是避免旅途过于劳累的中转站。
        西安公园的大门一般无需买票,随意选择了距离火车站很近的大明宫。

       曾经的盛世繁华,如今已化为一抔黄土,瓦砾数堆,不禁令人唏嘘不已。
       时间如流水,瞬间午时。在西安,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吃!只停留一天该去哪儿来点儿什么?是一道高难度考题,还好度娘到关于西安吃食的牛人------永远的皇都,对他网上文章中的推荐亦步亦趋。

       服务很好,不懂的给耐心讲解,不会因为是老外地而爱搭不理干瞅着你露怯。食客大多一碗面,少许凉菜,翻台率极高,即使是饭点儿,也不需等位。汤面、干拌各一碗,面条的粗细选择是服务员教的;汤头的酸辣度恰到好处,很合胃口。臊子面的评判标准比起牛肉面的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一直到十,有过之而无不及,让我这个记忆力超差的人根本就记不住,只是图个热闹,话说只有外行才会点干拌。貌似川北凉粉的叫搅团,玉米面儿做的,红油香而不辣,小吃货原本一点儿辣都吃不了,这个基本被她包圆儿了。肉夹馍被贴心的切成两半儿,是让都尝尝的意思。冰峰汽水以及细细的吸管儿,都引起儿时的回忆,现在的北冰洋碳酸气太多,辣得无法接受,倒是面前的冰峰,更贴近曾经的味道。

       眨么眼儿功夫,晚饭时间到。
       夏末的西安,羊肉不合时宜,还是来碗儿大肠儿吧!没有脏器味,馍是自己手工掰,因为毛边儿的茬口才能进去味儿,刀切的不行,掰出来的块儿也不是越细越好,凡事都要有个度,太小就变疙瘩儿汤了,一定要保证出来后泡发程度软硬适中,和卤煮比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当地好吃也会吃这口儿的有再加一个底儿的奢侈吃法。
       棒棒肉,大约是熏制的大肠?口感有些腻,应该是个配当地太白(就像吃小肠陈一定要来二两散的二锅头才够味儿)的小菜。出门在外,老婆禁止招呼白的。

       老城墙情结。
       西安在明清不是都城,所以城墙的规制比起帝都要低,即使是正门,雄伟度也无法与东西便门儿相提并论。
       敌楼之下未必是门洞,如此样式是第一次见识到。城墙截面并不对称,外侧较高、更陡,内侧矮而平缓,这肯定是为了应对攻城战的合理设计。但同时上端平面形成了大约十五度的斜坡,走起来不是一般的累。况且,站在城上没有办法窥到全貌。最好的办法,无疑是沿护城河静静的转。
       有一个小遗憾,这溜儿溜儿一大天也没寻摸到玄武门,朱雀门倒是很好找。后来才知道,玄武与朱雀并不对称属于禁宮,这历史学的,稍不留意就暴露了文盲吃货的马脚,斯文是装不像滴。
 
       第三日继续西行。凌晨的西安站已是人头攒动,开封菜里更是人满为患,更靠近进站的德克士,反而很容易找到座位。

继续西行

       兰州,值得驻足的城市,这次没机会了,为了能感受一下牛肉面的味道,下车抽根儿烟用意念闻闻。
       经过十余小时,抵达第二个休息站--西宁。专二路,二十分钟的间隔,等了两趟,乘客过多没上去,和九零年代公主坟挤公交的架势一样。媳妇儿发挥了,打到送客人至火车站的正规出租车,花费为黑车的四分之一强,黑车是按人头收费的,正规车按里程打表,和度娘出来的费用误差很小。打车速度一定要快,正规出租怕和黑车发生冲突,停车,卸下乘客,立马儿走人,反应慢一点儿就错过去了。

       西宁饭馆很谦逊,这么大阵仗居然叫小炒-----老东关小炒。
       菜量很大,两菜一汤,吃一肚歪。尤其是汤,里面的料足,一半儿叫不上名儿,和烟台的全家福异曲同工,一个是叫不出名儿的海鲜,一个是叫不出名儿的山珍。

       吃饱后负责玩儿的就洗洗睡,我联系包车,火车上拒绝了之前联系好的,或许行程油水不够,转给了别人,关键是后者要控制我们,连在西宁的住处都要提供,当得知已经预定好下处后反应极大,拉黑后又换个电话继续给我打,猜不透真要上了他的贼船这一道儿会被黑成啥样儿?关机。出火车站看出租司机按正常价计费就多了个心眼儿,要了电话,在与住处老板联系包车未果的情况下联系了他。结果经历了这些年最匪夷所思的一幕:报价是之前联系的三分之二,要求是带上他媳妇儿,我是一激动连价格都忘砍,满口答应,这时对方停顿了一下,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因为出乎意料的诧异眼神儿,他媳妇儿说车该保养拉不了这趟活儿。我就去了!三个人,媳妇儿加孩子的战斗力是负数,我是个又矬又胖的瞎子,居然会怀疑对他们不利,真儿真儿的是醉了。这时手头上只有印刷粗劣在火车站等车时发的小广告,凭对前门一日游的直觉这是万万的不能信啊,病急乱投医是一点儿也没错。电话另一头传来熟悉的辽宁以北的东北口音,刀在俎上,干瞪眼儿挨宰,但求不是骗子就行。早起,当看到来的司机憨厚的面相,虽然是一宿没合眼,可这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我们这儿的片儿警评价我的那句话“不像个犯罪分子”也可以给他用上。
        把住处安排在东关的回民街,是做好了实在包不到车就坐长途车的准备,歪打正着,在这里有强烈的身处异域的感觉,满大街都是深眉准目缠头巾戴帽子的,我们变成了异类。这个位置去青海湖当然不方便,因为她在西边,还经过司机的家,司机的爸爸在等他,看了看车上乘坐的我们,交给儿子二三百块钱,依旧是忧心忡忡的目送他儿子出发。嗨,麻杆儿打狼,两头儿害怕这句东北俗语搁在这儿恰如其分。人是奇怪的动物,当看到那位老爷子的时候,如同吃了颗定心丸儿,彻底的放了心。

来了

       四日一早,赶往圣湖。
       向西过了钢厂,感觉算是出了城,景色渐渐地变了。
       流云飞渡,氤氲漫天,似真亦幻。
       对于摄影,绝无技术可言,相机当傻瓜使,云雾的动感表现不出丝毫。

       夏未尽,花将残。
       一路风光无限。
       花儿渐渐枯萎,游客也会随着季节更替逐渐的变少,青海湖即将远离喧嚣。

       大约三小时,或是四天,抑或是十年。梦,现实,交织在一起。
       一尘不染的青海湖,纯,净,有力地敲击着浪子的心,无声地涤荡着积满凡尘的灵台。
       背倚群山,前观湖海,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到得很早,现在大多数游客还在二郎剑或茶卡。我们挑了第一排的湖景帐篷,离湖也就20米左右,前边没有任何挡头儿,可以掀开帘子看日出的那种。店老板超级神,看到左上角的晾衣架了么,有谁能猜出是干啥的?这里的管理是无比粗犷的,店老板也不知道有多少帐篷租出去了,就用晾衣架做记号,并且房租是先付,简直是奇葩。
       后来,来了三五个骑车环湖的少年,N男一女的组合,老婆孩儿在湖边刻着青海湖字样的石头旁摆着各种早已练好的姿势拍啊拍。可能是数十小时没合眼儿累了也可能是高反吧?我只有趴在床上喘气儿的力量,不甘心的看着她们疯,并揣测骑手组合中哪个男生是主角?可惜,女孩儿把车一扔跑到湖边,除了尖叫就是嘶号,此时在她的意识里只有这青海湖了。第一次见到青海湖无论你的外在表象是什么样子?有多么的不同?内心的震撼可以确认是一致的。

      临湖而憩。
      帐篷外的景色,以及旁边的邻居鹅一家。

       夜,降临了。

       女儿说,帐篷的顶儿要是透明的就好了,这样就可以躺着舒适地数星星。
       阴了一整天的穹庐,在子夜时放晴。繁星点点,虽然有很多还躲在云朵里。猎户座大约在面向东的十点钟方向,其他的已经叫不上名字。
       青海湖轻轻地抚摸着岸边,睡意渐浓。
       又下了三两起雨......
       半睡半醒之间感受到了七八颗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的辛词意境。

       凌晨,静谧的青海湖
       即将要离开妳了。
       天空中飞舞着零星的雨滴。

       东西两侧山海相映,山,牵连绵长,水,忽远忽近,时间静止下来。如雨似雾的水滴,更将景色渲染成泼墨画卷,旅人穿行其中,身边的一切既触手可及又恍如隔世,在这里什么都会忘却。摄影和绘画的本质互通之处在于用二维平面去展现三维的幻像,堆砌文字的结果也是力图在脑海中勾勒出情景,这似乎就是所谓的文、艺通同的本源吧?游记在这里卡壳卡了几近两年,因为实在不会用语言来描述,用照片去弥补?可惜水平更差。总算想出了办法,就是虚化开放式的描绘,举重举不起来就不举了,给大家以遐思的空间。补记一个场景,在即将到达帐篷旅馆的时候,有很多提供租骑马匹的牧民,其中有位未满十岁的少年,脸上带着和年纪极不相称的成熟,闪烁着令人反感的狡黠。或许是时间不早的原因,人困马乏,随着大队人群的经过,马儿已经确信今天的工作结束,虽然它的小主人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这时马儿低下头用脸轻触着男孩儿的肩膀,男孩儿很自然的回过手轻拍马儿那长长的脸同时报以灿烂的笑容,蓦地,他们回归到了原本的兄弟、玩伴,鞍子为了轻松不知何时卸了下来,马儿舒适地晃抖伸展着脊背,男人返回了男孩儿,貌似没做任何动作即已上了马背,走了,没有烟尘,没有回头,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
       怀着这个回忆,在三岔路口选择了自己的方向,有人说旅行就像人生,我确信至少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选择属于自己的路,即使选择有误,关键是一定要自己选,不要随波逐流,否则旅行就不是你的,人生亦如是。
      轻微缺氧是所有麻醉品带给人莫名愉悦感受的原因,在这里无需任何摄取就可以自然的感受到,微醺地飘过短短且漫长的数十里,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是先看见青藏铁路还是先经过的鸟岛,记忆已经模糊,还好,不重要,因为季节的关系这里不是景点,同样的感觉一直保持到飘过刚察……
       大约11点左右,到了很多游记都提到的那个煤矿小镇,我的记忆力很差,回忆不起他的名字。之所以印象深,是原本想在饭点儿时间吃饭,路过这里才十点多,就向前赶路,错过这个村儿,就没了这个店儿,退回来,进了一家号称川菜的小馆儿。因为顾客很少,少到某些菜品只准备一份,油麦菜比我们后来的就没有吃到。老板娘非常热情,四川人,但完全没有印象中的四川口音,四川应该很大吧?上来的菜意料之中的颠覆着记忆,宫保鸡丁俏的辅料是莴笋,花生米半个也没有…不过我嘴角儿一直保持着向上的角度,这就是老板娘口中地道的川菜?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没点极力推荐的手抓,川菜馆做的川菜尚且如此,蒙古风味儿可想而知,一直处于窃喜状态,后来来的顾客都点了,欢喜程度超过了老板娘。真正心情好的原因是虽说是煤矿,但并没有照片中的尘土飞扬,舒适干净,并且煤是运往内蒙的,感觉是在听相声。其实这里的生活很艰辛,立秋过了之后草会迅速的枯黄,一般吃不上绿菜。牧区是由于气候原因根本不适合种菜的无奈之举,想来老板娘不会说谎,因为小店儿中间点着个大炉子,大家有意无意的围着它,想想这是在公历的八月,所以无论怎么不满意,也应该报以礼节上的微笑。
       开始赶路了,想要减肥的记得要来这里或黑马河住上一年半载。司机为了省钱,带我们穿行了很长一段县级小路,车更少了,但景色并没有逊色于环湖西路,而且因为路况不好,速度也慢,比起高速啥的更有味道。

       山紧紧的抵着天,羊儿就像浮在天空中的云,缓缓地自下而上到了山尖儿,远远地望去感受不到速度,总之,没有多会儿就上去了,我在盘算假如让我去爬…

       高大山脊的鞍状坳口谓之曰垭口。这是目前到过的最高的地方,水珠儿化为冷冷的雨无情的混着寒风砸向身体,云、雾、雨三个字眼儿模糊了界限,气温降到10摄氏度以下,嚼了一片儿康泰克才敢下车,期待的雪花儿没有见到,不过终归感受着更著风和雨的缥缈思绪。

        终于甩开山后的那么大的乌云了,进入祁连境内。县城是两山之间大约呈东西走向的一条山谷。

        司机帮忙找了个在清真寺边的回族人家,这在北京是压根儿想都不敢想的,正对着卓尔山。天空放晴,搁下东西就往外跑。

       牛妈担心孩子受伤害,一见生人哞儿哞儿的叫,就着这个声音数羊,哈哈,免得呼噜过去,一二三,这家儿可够趁的。
       本身夏季的天儿说变就变,何况山区。轰隆隆打雷哗啦啦下雨,心里直咧嘴,五分钟天儿又见晴,小心脏有点受不了这么剧烈的变化,想麻利儿的去卓尔山,男主紧着说不着急,这刚四五点,边说边递给我一个望远镜,先在跟这儿望望。后来才知道这里八点多天才黑,怪不得说不急,咱是头一次扎耳朵眼儿,上那儿知道去呢?

        这小车儿堵的,那叫一个厉害,虽说在景区外边,秀色可餐了已经。

       公园里有摆渡车,直接拉到烽火台,假如要走的,估计我至少得一天,想想有关于对面牛心山的游记,真心钦佩,搁我没两天走不回来。卓尔山名字的由来,男主后来介绍有另外一个版本,是(炕)桌儿的谐音,形状似炕桌。山顶的烽火台好丑好丑,大煞风景,在做攻略的时候就吐过无数次了,一上去才知道,提供有很多拍照的好角度,也并非一无是处。风很大,云也多,太阳一会儿出去一会进来,深刻感受到光影的剧烈变化,这个无需看摄影教材,但凡眼睛不是用来喘气儿的到这时都会领悟,虽然没有摄影技术,天公作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八卦之后该整点儿掉书袋的事儿了,眼前此景使我确信这里绝对是当初匈奴民歌中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的核心地带……

       回来的时候有十点多了,在男主家里吃的大盘鸡。大概半夜子时,男主提的第二拨客人到了,幸亏没等他们,是从茶卡盐湖赶过来的,阿弥陀佛也万幸没去那个山寨景点。半夜了兴奋的劲儿也没过,像打了鸡血一个人起来数星星,没三脚架拍不下来,有特么也不会啊!
       五日清早天稍亮就爬起来了,男主赶紧给准备早饭,这里太阳下山晚,出来的也晚,日出在6点多,打东边儿来的会觉得本地人懒散,彼此都不会太适应,道别客气几句,出发。

       趁着司机加油,拍两张,太阳照耀的就是在卓尔山景区往正南方向眺望的高山,昨天的云多,残阳的光芒一直没有照到,不如早上漂亮。又该做二选一了,这次选择了普通的向东,向西是八一冰川,然后稍走一段回头路,沿省道向北直达临泽,经询问,吧里的网友告知肃南正在修路,包的车底盘太低担心过不去,这段咱就走走平常路吧。总之,只要选择了,就好,那里有对错呢?两边的景色依旧是无边的。

       大约半小时?到了传说中的阿柔大寺。
       藏传的宗派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过于难解,何况我这懒惰愚钝不求究竟之人,蒙着闹着了了净土华严都不敢窥探曹洞的就不要涉猎密宗了吧?整个行程,没有安排对任何一座庙的拜谒。可佛陀大人又说了,相请不如偶遇,既然经过人家的门口自然没有不入的道理,这就是随缘。可惜,终归是无缘之人。连门儿都没找到,孟浪地进入,才明白竟然是人家休憩的场所,正撞上端着盥洗物什的屋主人,人家一愣,(估计是心想哪儿来的二货吧?)毕竟是修行中人,惊愕一扫而过就像没看到我们一样,兀自去了。咱就知趣的往外走呗!真是尴尬而无礼啊,人家的护法猫武士可不让,炸着毛咆哮而出,乖乖,幸好会哄这尊大神,挠挠脖子胡撸胡撸脑门儿的捋啊捋。或许是我戾气太重,庄严之地不容吧?麻利儿的逃之夭夭是为上策。虽然这次连半面之缘都没有,可还是修正着对藏民以及藏传佛教的认知,之前一提,立马反映的就是雍和宫里满脸横肉的家伙,今天可以证明,那些都是矢……

       继续向东经过的峨堡,毫无印象,向南是门源西宁,喜欢油菜花的必选路线,我毕竟不具有主流意识,总在奇怪那里没有油菜花?哪里不都是一片一片的?何必哭着喊着要到门源看呢?向北,不回头的向北。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到了这里记忆中的歌谣算是差不离全乎了。假如阏氏在此处东边山丹一带的话,很明显这里属于阏氏和祁连主脉的腹心,就算汉故骠骑将军的兵锋没有指向此地,也丝毫不影响对当年金戈铁马的凭吊……

        行至此,景色为之一变,山还是山,植被变了,不只有草,回想这两天,很少见到高大的树木,这里是青海甘肃的分界。

            继续不停的向北,这天儿算是彻底的晴了,心情也变为小太阳形状。

        进到张掖撂下行李,马不停蹄奔向丹霞,此时才发觉开封菜对于行色匆匆的人真的是非常好的一项发明。

       上大门照片是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后门(东南西北不记得了),因为不认识道,按照路标摸过来,路没有正门那边好,但人超少,工作人员也超级好。因为司机说想家,就放他走了,向停车场的保安打听回张掖的办法,这边地界儿偏,连黑车都不好寻摸,保安大哥说打车太贵,正门那边有长途车回城,一人儿就几块钱的事儿。道谢之后正赶上整点的摆渡车要出发,诺大的中巴车上一共才六个游客。
       进门正对着的是莽莽一片的山峦,到这里迫切的想拥有一架全画幅,普通的完全不够用。

       从偏门出发到达第一个景点,下了摆渡车就往山顶跑,景致完全超出了想象范围,只剩下贪婪不错眼珠地四下观瞧。同车的人都返回车上,我们又拖了二十分钟,没人催促也不着车,反而使人不好意思,恋恋不舍的上了车。车速飞快,转得有些眩晕,半晌停了下来,司机喊了声别下,把走错的游客卸了,然后又风驰电掣的把我们载到正地儿。细细的讲了一遍游玩的方法,每个景点都编着号,1、2、3、4、5、6依顺序坐摆渡车到下一个景点及至转完全部,然后坐摆渡车返回所来的那个门,注意别回错了。嚯嚯,下车就见美女。

        人们徒劳地奔走于左看右看横看侧看的不同角度,以期管窥全豹,身在此山又如何识得本来面目?毫无办法,这又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令人瞠目词穷的地方,唯一能剩下的就是感叹于自然的鬼斧神工。另外就是感谢前几天的阴雨和今天可以刺穿皮肤的阳光,令我们观赏到了比经过修改后的照片更为绚烂的颜色。
           为了方便回城,放弃了据说当如血的残阳挥洒其上之时的那种令人醉且碎的绝世画面,下午的这几个小时即已远远超出了预期,意愿越低,就越容易满足,已经可以毫无遗憾的离开了。出了正门,就又回到了喧嚣的人间,潮水般的人群骤然的涌入视野,令人烦躁。这里远离了本真的质朴,且愈行愈远。这个场面陌生而又熟悉的呈现于眼前,恍惚间似曾经历。终究还是需要回归现实,问了半天也没找到该在哪里等车,路边有很多类似九十年代玻璃钢壳的中华车在趴活儿,边儿上的伊兰特显得鹤立鸡群,价格一样,一百圆儿是官价儿。

        三天来吃的第一顿像样儿的饭,姜汁儿拌的菠菜挺有味儿。离这里不远新乐超市前的广场,有很多苍蝇馆儿,菜香四溢。

       之后就是回家的余绪。西宁的车票不是一般的难买,于是在地图上按图索骥,定在了甚远的银川。出张掖,去银川有好几条路线,便捷的是经中卫的那条路,沙坡头貌似太袖珍,最终选择了经阿盟的路线,误以为精华已尽,计划自然就不周密,接二连三的出了很多昏招。
       第六天一早,收拾好行囊,在车站等车,过来一辆出租,因为距离相对近,只是起步价肆圆,这价格就像个传说。长途车站附近找了个面馆,没吃上兰州的,好歹也是甘肃,可还真没吃出和以前的有啥差别,或许只有在兰州才是正宗的。

北上

        很干净的车站,包括之后的所有的汽车站,一改以前破烂不堪的印象。在等车的时候,有一对年长的夫妇,怀里抱着狗狗,好有爱,有爱的不只是他们两个人,试想他们是怎么通过安检进到里边的呢?售票的服务也不错,当说出目的地时,还提醒我们是不是去平山湖,生怕买错票,这场面在南站绝对不会发生。到的有点儿早,随便看看的时候,才知道张掖有直达额旗的车,这是第一个失误;第二个是天知道阿盟的三个县竟然互通支线航班,提前预定的话票价和汽车的一样……加上她娘儿俩说啥也不想进到沙漠中心,好吧,原计划右旗。

        驶离张掖不远,很快就有惊喜,凭昨天的经验,无疑这是到了售票员误以为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张掖三大丹霞景区之一,毋庸置疑,若果换到其他地界儿,绝对算得上一等一的名胜,照片只是景区外并且在汽车行驶情况下拍的。

       沿途散落着小铺可做补给之用,途中还撞见一群骆驼,加上周边的绿植,虽说是荒漠戈壁,然而生机盎然,当然,同时隐藏着危险,在不远的公路边儿上倒毙的骆驼无声地述说着生存的艰辛。

       下午三四点钟,到达右旗。之前也好歹做了功课,北部就是巴丹吉林的边缘。从住处出来不远,就看到了同样渴望多年的情景。正当大步朝前迈的时候,竟然下雨了,瞬间我从雨人升格为雨神。看来假如真的有一天可以穿越这片土地,雨衣就能解决我的饮水问题。下雨在沙漠绝对是一件喜事,至少天气不热了。无奈老婆孩儿外加自己的肚子都在造反,好吧好吧,谁让今天是立秋呢?

       地方不太好找,围着小镇转了好几圈儿也没找到,万般无奈和过路的举止大方的美女打听,万幸小饭馆名气蛮大。这里也讲究贴秋膘,人超多。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打开旅游宣传彩页,盘算着下次的路线。

       右旗是座恬淡的小城,四四方方,中规中矩。由于沙漠边缘看看的愿望没有实现,刚到凌晨就再也睡不着了,起来出去向北随便溜达溜达。走到昨天的地方大概五点了,终归是无功而返。这个时候老爷儿探出了头,将云染作通红的朝霞。街上还是那么安静,偶尔有晨炼者轻巧的跑过,想想每天这个时候三环边上早已攒动的人头,唯剩一声叹息而已。
       迎着朝霞,踏上奔往巴音的路。至此以后,彻底沦为垃圾时间。

        穿行在两大沙漠之间,这坐长途车也考验选边儿的能力,总是座儿另外一侧的景色要比我这边好,无奈。

       巴音到银川的路上,雄浑的贺兰山横亘于此,这景色与想象中的莫名的一致,一幕幕的王朝兴衰,无数次的存亡生死,在他眼里就是一朵朵稍纵即逝的浮云……

      好吃,好吃,好吃。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多吃。

       这家店的冷饮在银川算是有一号,人山人海;对面儿屋是涮羊肉,也是热火朝天,不过水平不敢恭维,从吃相上看准确点儿说应该叫火锅;上二楼是炒菜,炝拌的板蓝根不错,其他就是那么回事儿了。百试不爽的挑国营老店的招式在银川不好使,算是失误三。

       此行有兴奋,有无奈,有遗憾,有感动万幸这些已不失丝毫地嵌入记忆……
       历经八九天,到得此地,想家了,然思绪又进入虚无缥缈的云之深处........

本篇游记共含9279个文字,2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送上第2顶 

2016-07-17 21: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7-17 21: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7-17 21: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7-17 21: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7-17 21: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景色真美

2016-07-17 21: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蓝天白云

2016-07-17 22:0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颜色很漂亮

2016-07-17 22:01

引用 仅是学者 发表于 2016-07-17 21:58:35 的回复:

回复仅是学者:帝都出来的对城啊墙啊的,有一种莫名的情感

2016-07-17 22:36

小姑娘跟着一路走过也真是厉害,西北饮食习惯气候之类对小朋友应该是个挑战。前两天我还嘴馋花“重金”网购了西宁酿皮梗皮,看您这游记,又饿了!

2016-07-17 22:5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激光烧蚀 发表于 2016-07-17 22:50:43 的回复:

小姑娘跟着一路走过也真是厉害,西北饮食习惯气候之类对小朋友应该是个挑战。前两天我还嘴馋花“重金”网购了西宁酿皮梗皮,看您这游记,又饿了!

回复激光烧蚀:青海、兰州、西安三地坐火车,太阳不下山就到了哦,超级羡慕。
14年的青海湖之行,真的有太多颠覆之前印象的东西。10年有同事是西宁人,从他嘴里得知些片面的理解,关于民风彪悍方面的,说有大规模械斗的事情,可能是我没遇到吧?关于出租车司机、及所有当地人的描写是想告诉大家,都是受汉文化圈影响的,大家彼此都是身边的人。
谢谢夸奖,毕竟都是北方人喔。北京有好多拉条子、炒面片、大盘鸡......新疆、清真风味的饭馆,其实饮食习惯差距不大。方便时候来帝都,给推荐景点和饭馆儿责无旁贷。最近要去甘南,到时游记继续奉上,假如天气好的话。什么时候,见识了中间地带的贵德和星宿海,大约青海、甘肃一带才算是转全了。
之前平潭的游记,想来是太用力,必然就太做作了,这次力图自然,见笑了。
谨记

2016-07-17 23:08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07-18 13:53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2016-07-18 14:25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7-18 14:38

引用 janesss 发表于 2016-07-18 13:53:51 的回复: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回复janesss:谢谢表扬

2016-07-18 16:06

引用 freeskier 发表于 2016-07-18 14:25:15 的回复: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回复freeskier:有些东西和大家分享一下下

2016-07-18 16:07

2016-07-19 08:41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7-29 10:15

喜欢你的游记也收获颇多谢谢你的分享

2016-08-09 03:0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0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8-09 07:0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1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送上第26顶!

2016-08-09 07:07

引用 zhizhimiao 发表于 2016-08-09 07:07:48 的回复:

送上第26顶!

回复zhizhimiao:42级的大虾啊!谢谢

2016-08-09 14:4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3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2016-09-02 21: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4F

引用 吃吃走走 的图片:

云阵有气势。

2016-09-23 21:1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