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Shanghai Museums-8 世博遗韵-21世纪民生美术馆&月亮船

14
御龙寒青 LV.17
2016-07-17 10:34 696/2
  • 出发时间/2016-07-10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64RMB

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

虽说我搬到世博源附近已经有3年多了,可是仔细一想,除了在中华艺术宫看看展览,世博源吃吃饭,梅赛德斯旁边吹江风以外,我还从来都没去看过世博以后的世博园区。闷热的梅雨季的周日,出门天空阴云密布。

由于最近看到“真实的假象”展,所以第一站就去了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由于离住处也就2公里不到,直接步行了,这可是我最节省交通费的旅行了

民生美术馆由于有这个展览所以没开正门,而是将围栏撤掉了一部分新建了一个门,可能是考虑到参观人数会比较多,正门进出会比较拥挤吧。但是我来到的时候也没几个参观者

民生美术馆实际上是世博会时期的法国馆,2010年我去看展的时候可是人山人海啊,现在冷清之后反而觉得更为堂皇

这次民生博物馆展出的是“真实的假象”。说实话,这次的展出也是相当的艺术,我自然是看不懂的,但是还是继续来附庸风雅了。

入门的第一个展品,红色的背景是因为这是由红外反转胶片拍摄的,本来这种技术是用于植被或者矿藏的探查,因为这种技术能够把叶绿素的颜色拍成这种醒目的紫红色,而将这种方式用于艺术拍摄,则将整个世界都改变了形象

第一个展厅的几幅创作

这个视频叫《哈姆雷特机器:家庭相册》......

这是《光符》,电灯泡与放大镜在黑暗的组合。

这是《黑暗之影》,各种光点在不停的变化之中占据了一整面墙,感觉就像在看宇宙的变迁

坐电梯上二楼

《就我竖着》是一条粗细不断变化的处在中央的粗线,后来还会变成两条,不看介绍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了二维码扫后的介绍,才知道这是在北极的寒冬,日出之时,投在雪地上的长长的人影的变化,粗的时候就是躯干,两条的时候就是双腿

这是一个行为艺术的录像,当时作者戴着相应设备将自己所到之处的所见投影到一块巨幕的宣纸上,最后作者走到宣纸后,撕破穿过宣纸来到大家面前

《匿名》是人们拿着圆形镜子的拍照,由于阳光反射,所以每个人都不能被看很清,而图中却有很大的反射光亮。

美术馆里也有很多公共活动,由于没有提前报名,所以也没能参与

《自有之物》系列

《人间》的两幅作品看似没啥特别,只是多了一抹浓重的黑色。其实也就是这个是特色,他是用打磨得锃亮的在山西煤矿开采的黑色花岗岩作为镜面反射光而拍摄的城市景象

《残影》系列是放在旧家具里的一些老照片,独有的特点是在照片上会有文字一笔一画地显现出来,就像是有人正在用毛笔书写一样。而这些文字介绍了照片。给我一种更深的历史感

《道路》是一张结合了独特书写体的“道路”两字的照片。给我一种未来和脚下既明确又虚幻的感觉

《二手阅读》是以一本书的不断翻阅作为过程的影片,在翻阅的他哦你那个是有很多文字和简笔图画的嵌入和变化,就像沙画一般呈现,翻阅的图书叫做《卡塞尔动力学百科》,背景音乐是南非作曲家尼奥 穆扬格的带有挽歌色彩的作品

《树》和《鸟》是一种独特的摄影,感觉像印象派油画一般

《视差》如果没有听二维码扫过之后的介绍,我是完全不能理解其表达的意思(其实听了以后也完全不能理解)。整个影片以光怪陆离的形象的变化和破碎,以及前后很多黑色小鸟般的细微元素不断累积组合变化,只能感受到画面的精致和各种艺术风格的转化,完全不明白表达的什么,只能将听到的原文转述如下:沙西亚·丝莰达一直感兴趣于以悖论、变化中的社会,以及形式和视觉上的扰乱作为一种方式来建立新的联想。其三频动画装置《视差》聚焦于霍尔木兹海峡和该地区的历史权力关系,其灵感则来自从后殖民时期一路延伸到当下的抗争和控制的理念。

从《视差》开始我慢慢就明白了,这种比较后现代的艺术作品对我这样的麻瓜来说,是完全难以理解的,所以只能直接援引原有的介绍,以后的文字都是来自介绍:提纳·金的16毫米影片《旅程之影》记录了一段从船的甲板上投下的影子的轨迹,当船只在赫希底里群岛的海域破浪前行时,影子一路跌跌撞撞被海浪冲破。影片以超8胶片拍摄而成,时值1976年,船只正航行在斯凯岛和哈里斯岛之间,艺术家朝着船的一侧望去时,捕捉到了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光与影的舞动。

《标本的投影》几乎可以说是唯一的不用听介绍也能看懂的作品,他解构了很多我们习惯的认知,这些投影看起来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手影,然而当你看到背后的真实物品的时候发现这并不是手影,而是由真实动物的标本投影而来。

《关联:与Ya有关》以下文字来自介绍:王功新认为网络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观看和思考方式。其雄心勃勃的装置采用了九台投影设备,并以传统京剧表演中一声“呀”的呐喊仪式拉开帷幕。九频录像投影接着开始搜寻和播报来自日常生活中的其它声音,如竹叶、茶壶盖儿、笔、硬币或高跟鞋,以及那些聚集在一起的穿着戏装的或因为各种原因而赤裸的人群。当观众被引导进入艺术家设置编排好的内容序列时,会发现这些经过筛选与修改的声音与作品开头一声“呀”的感叹在内容上并无关联,但保持着相同的节奏。

以下文字来自介绍:吴季璁备受赞誉的《铁丝网》系列作品最早出现于2003年,艺术家将一块铁丝网置于光源和屏幕之间。通过这些简单的机具,影像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时而消失时而重现,而那构成铁丝网的冰冷的、具有工业感的材料则被转化为文人山水画中的幻影。在《铁丝网IV》(2009)的机具中增加的焦距镜头,可对投影的影像进行放大或缩小,用艺术家自己的话说,即造成了一种“虚构的距离感”,以跳脱寻常的观看视角。

《一日两天》难得的也是让我有了更多的自己的感受,作者将动态水墨画,现实物品以及类似于照片的影像投影相结合,营造出一种江南水乡的田园感受

这一系列的展示叫做《绝对零度之上的残酷电波》,核心区域用一个视频播放了红外热温图像,视频里还特意注明这个摄影不存在动物虐待,因为都是拍摄的真实的科学实验里的动物。而四周则分布了多个热温图像的记录仪器,仪器上的小屏幕也播放着不同的热温图像影片,下拉的纸张上则有很多data的记录,原有的介绍如下:陆扬使用红外录像来记录人体的热温,从中发展出一种反人类主义的生物艺术。相比于“摄影图像”,这些“热敏图像”呈现了一个不同的现实:温度较低的身体部位如假肢、假牙,会在背景中消失。项目中可以观察到,抽血或静脉注射会导致身体部位的温度变化。

走进新的一个大厅,介绍的是两个相互关联的作品,第一个是《残响世界》,这是一个台湾的麻风病隔离区的故事,看过希思罗普的《岛》的朋友相信对这样的故事不会陌生。外墙上对相应的背景做了很多的具体介绍,然后在一个房间里面播放着99分钟长的影片按艺术展示的手法特别缓慢的拍摄了相关的一些叙事,由于时间太长,没能看完,只能一扫而过

《风入松》则是前一作品的续作,也就是在《残响世界》制作以后,将《残响世界》在麻风病隔离区旧址用大屏幕进行播放的情况拍摄记录了下来

《庄辉个展》是庄辉在大西北的一些记录,原有介绍如下:庄辉发现了一处空旷而遥远的土地,那里目之所及渺无人烟。地面覆盖着沙子与碎石,经受了常年累月风沙的洗礼。艺术家的四件大型装置作品被运到这里,孤零零展示在荒凉的大地上,没有任何必要的建筑结构或灯光布景,背朝整个荒漠。 在距离沙漠逾600英里以外的地方,庄辉搜寻着他在1990年的时候曾经到访过的一处村庄。在中国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那座村庄彻底消失了。对于艺术家而言,只留下了两样“证物”可以证明村庄曾经存在过:一些断壁残垣,以及一张他和朋友同当地姑娘牟丽丽的合影。

毋庸多言,这两张照片也是红外线反转胶片所作

《心梯》原有介绍如下:在胡晓媛的新装置中,不规则的多边形底座上搭建出一系列令人产生幻觉的结构,它们大大小小地散落在展览空间里。这些底座由镜面构成,四周环绕着荧光灯管,灯管布置在每个外立面上,由下往上依次排列到约为10英寸高的顶端。通过镜面反射,可以看见底座上几何形状的孔洞,同时灯管的交替闪烁又营造出一系列梯子的效果。

介绍中所说的装置其实就是照片里的那个发光的结构,由于手机太渣,没法拍出介绍所描述的情况

原有介绍:《木偶研究之四》呈现的是透过一个百叶窗而投影出的瀑布影像。百叶窗的运动对图像进行了干扰,使得后者时而淡入,时而淡出。南隆雄指出,在这件作品中,他“试图将自动百叶窗的机械功能与瀑布的象征性角色并置……在日本的神话和其中一种佛教观念中,瀑布在生死交替之间扮演着类似于昼夜平分点的角色。”

原文介绍:缪晓春使用数字方法和技术来重新诠释西方艺术史中十六世纪的一些大师作品,如乔凡尼·贝利尼和提香的《诸神的盛宴》,以及埃尔·格列科的《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并从中影射今天中国社会的日常生活。

《草地上的午餐》图画倒是蛮契合这段解释,和那些名画确实很有关联和类似的地方。

《盛宴》,其实也就是一个介绍《草地上的盛宴》这种独特的三维图画制作的过程,同时也将其无法用图画完全展示的地方,在屏幕上用三维动画给予了展现。

《恋人》是用同样的方法制作的一组恋人的图片

《轮回》,则和前三个作品有很大的区别,不断转变线条的三维动画有点类似以前的一些电脑屏保,确实是一种轮回的感觉

原文介绍:金锋的装置作品以两幅宣传海报的形式呈现了《每日邮报》网站上一张恐怖分子被击毙的照片。其中一张海报直接拷贝了网络上的原图,另外一张则作为当天CNN现场报道的截屏进行了处理,其副标题为“爆炸性新闻:嫌疑恐怖分子在枪战中被警察击毙”,同时又将从网络上搜集来的讨论文字拼贴在一起。这些来自电视、新闻报纸、网站以及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的事实,被转化成绘画和一段有关苹果公司和FBI之间的庭审记录的录像。

《烟林图》是一个动态的作品,青松薄雾,各个细节时而隐在雾后,时而显示在面前,很有进入秘境的感觉

而在参观下一个作品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播放宽银幕的空间,我在想在这里看电影得多有感觉啊。而播放的影片其实类型感觉很奇怪,都是短片,既不是剧情片,也不是纪录片。

第一段是一个菲佣自述其在迪拜遭受的种种歧视和不公正待遇。

第二段影片展示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打扮很像高级投资商。显示在一个大空间参观,然后和这个类似房产介绍员的白人进行对经济和投资的交流。感觉像是黑人投资商准备买或者租这个房产做写字间,和房产介绍员之间在房产介绍以外的闲谈交流,里面不断的穿插周围的高楼视野。但是特别的是剧情里不时穿插黑人独自在这个大空间里吹小号的场景。不明白是怎样的意思

第三段展示的是一段在冰岛的故事,先是冰岛独特的自然景观,然后是叙事者决定在雷克雅未克附近买地建房以及他的一些表现很沧桑和无奈的表情与动作,也没有说他是遭受了怎样的事情。或许这就是这个短片的主题,让你自己去感受和猜测

最后一段是艺术品拍卖行的场景,以及对拍卖师的采访,这个倒感觉现实很多,就像一个对拍卖行业,以及如今的艺术品或者文物拍卖市场的一个访谈介绍

原有介绍:《火符》展示了一系列整齐摆放的小蜡烛,它们被盛放在小玻璃杯里。烛光透过并排的放大镜后投射在背后的墙上,如此一来,原本刻在玻璃镜片上的“火”字便得以显现。这些有关“火”的文字来自不同的古代书写体系,如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或中国南方纳西族所使用的东巴文象形图。

由于光线昏暗,其实我也没能看清其背后展现的各种文字

《海市蜃楼之后》是几个巨大的柱子以及一个播放着一些生活录像的小型电视机,或许作者想用这样的手段表示一种虚无和现实相结合的感受吧

原有介绍:《五月之窗》(1976)是相对早期的一件作品,它拍摄的是纽约Soho区购物大楼的一个窗户上光的运动轨迹。两件作品都试图从现象学的角度来探讨艺术家(同时也是观者)在场的意义,两处地点分别是彼时的纽约和现在的布雷顿角。

《墨水历史》就很直观了,就是通过这种动画形式的简笔水墨画,配合该时代的各种宣传广播的音频来展示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及其事件

二维码扫的这个作品的名字是《看不到尽头的走道》,和现场的名字刚好相反,不知道哪个才是作者的愿意。

原有介绍:此装置作品,灵感来自一位记者向一位难民提出的问题:“你想去哪个国家呢?”它展出十四面巨大的以白色蕾丝制成的国旗,她们分别根据十四个不同国家的国旗设计并编织出不同的纹理。

这个作品是安娜 卡特琳娜 多文的作品《请转身》,就是在一面空白的墙的左上角贴了一块金属牌子,上书Please return。然后音箱一直反复播放着悠长的呐喊:Come...Come....Come。这就是作者想表达的简单内容吧,希望大家转身过来

原有介绍:多文的摄影与影像系列《凌晨一点向南》呈现的是沙滩上从背后望去的一些不知名的身体,这些身体并排坐在岩石上,面朝宁静的大海,远处清晰可见的岛屿将其包围。在午夜阳光的照射下,地平线发出耀眼的白光。人物的组合,或形单影只,或出双入对,或四人一组,因作品而异,全都赤裸着身子,光头,看上去都是女性,或至少是雌雄同体。她们看上去一动不动的,即便是在影像里,也如同雕塑一般,被沉默包裹着。《凌晨一点向南》在地球北纬68.2度的夏季拍摄(那时凌晨一点正是中欧时间[CET]半夜),在被奇妙拉长的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太阳总是在地平线上波动徘徊,就是不愿落下。

而在现场只有这一张单人背景的照片,并不像介绍里面是有一组多张照片,其中有些照片里面是多人的背影

这个作品只有标题,没看见作品,可能是已经撤走了吧

而这就是最后的展厅了,在螺旋上升的展厅里,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位于4楼的顶楼,而完全没有走过楼梯上楼。顶楼的位置坐坐也蛮惬意,不过现在并没开放,所以只能原路返回

世博会旧迹

走出民生美术馆,旁边是当年的西班牙馆,可惜并没有开放,不知道现在在如何使用

民生美术馆对面大片的空地,这在世博会的时候是各个国家的展厅,现在都已经撤出了,而这片空地现在还没有任何建设其他建筑的迹象

这段断壁残垣就在还继续作为展厅开放的意大利中心(就是世博时期的意大利馆)旁边。

继续前行,旁边仍然有很多这样的空地。和上南路两边的世博源-中华艺术宫-世博展览馆-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的继续繁荣以及人流如织形成鲜明对比,和旁边正在建设的仍然位于世博会旧址的央企总部园区所在的写字楼群也形成强烈反差,或许这片地由于位置太好,以至于无法决断如何使用

月亮船

月亮船其实就是世博会时期的沙特馆,这是沙特送给中国的礼物,当年世博会的时候,这个馆就是排队最长的,原因正是这个超大的三维立体银幕,当年由于时间的原因。没去排队得见,这次正好一睹风采。门票也不便宜,网络价:平日48,周末64

由于手机不好还有拍摄技术有限,没能展现这个超大展厅的风采。参观者是通过天桥走进这个影院的,然后在你的脚下,身边,天顶,整个空间整体呈现沙特的沙漠风采以及很多独特的艺术结构

走出这个放映厅,其实月亮船的主要景点就看完了,但是走到楼顶,也可以一睹世博片区的整体景观,也算是一个景点吧,但是现在由于其他的安排,只能在这个位置拍拍照,而不能在楼顶逛逛了

世博会是6年前的回忆了,当初的人山人海现在还记忆犹新。现在归于平静之后,中国馆,法国馆,意大利馆,沙特馆还继续展出,要么还是原有的特别展示,如沙特馆;要么老树发新芽,变成新的艺术展区,如中国馆,法国馆。而更多的地方已经拆掉了,要么成为写字楼,要么正在静待开发。虽说我就在市中心的写字楼上班,但或许我本质是一个有些反现代化的人吧,对于艺术展览和静静保持荒地色彩的地区我反而感受到一种亲切或者怀念的感觉。这就是我所感知的世博会的痕迹

本篇游记共含6141个文字,20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2016-07-18 17:56

看完我也想学习学习拍照技巧了

2016-07-18 19: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