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多元素之锡兰十一天旅程

       女儿开始放暑假了,我们惯例地开始了假期旅行,这次的目的地是一直向往已久的锡兰之行;喜欢它,是因为它既包含了如印度般神秘的异域风情,又体验了人与动物的和谐共处,当然还不失休闲自在的海边浪漫;一行多得的完美旅行。
      此行一共4口人,1位小孩,3位成人,所以在预定酒店时,能选择3成人的房间,我们尽量都选择了3成人房间,虽然比双床房会贵些,但总还是会便宜于两个房间价,何况大家在一起,相互照应方便些。此行包括小孩在内,基本人均1万+。
      先来一张大致的行程单:

       第一天下午2点我们搭乘了廉价的亚航,由杭州飞往科伦坡,途径吉隆坡转机2小时,全程11小时路途,在我们两老一小可接受范围。虽然没有直飞,但正是有了转机的2小时,还能舒缓一下胫骨;锡兰与中国有2.5小时时差,我们下了飞机、办完入关(入关 so easy),正值当地时间10点不到,我们预约的司机Silva已经早早地在机场门口等候我们,黑黑壮实的他在后面的11天一直全程耐心的跟随着我们;尤其还更耐心地听着我吃力的破英语,真难为他了。嗨~~~

我们的好司机兼导游-——Silva,他耐心地全程陪同,真心感谢他

       我们下了飞机,首先要求在酒店附近找个有海鲜的饭店先填肚子。不过这里晚上10点后很少有开门的饭店,基本都是些酒吧。Silva带我们来到Tusker Restaurant,帮我们与酒店老板协商了,再炒了了两盆海鲜,就着啤酒,落胃。因为第一站入住的是海边的尼甘布,事实证明这里是海鲜最多、最新鲜的地方。
       第一站连续两晚入住尼甘布(Negombo)的Jetwing酒店(这是当地品牌的高端连锁酒店,初来此地,预定这类连锁酒店不会错);

酒店泳池:

海滩边休息自在的狗儿:

           第二天,我们预约了司机10点来酒店接我们去尼甘布小镇逛逛;当地以天主教为主,所以逛了一些都是天主教堂,如圣马利教堂(St.Mary’s Church)、圣塞巴斯蒂安教堂(St.Sebastian’s Church),还有个很小的景点荷兰要塞(,这些对我们看来没什么太深印象;反倒是荷兰运河(Dutch Canal)边热闹、杂乱脏的渔民打鱼生活及Fish Market更吸引我们。这里的白天非常晒,所以事实上,我们应该起的更早些,在早晨6点多来到此地,挑选些上好新鲜的海鲜,然后在尼甘布选择一家家庭别墅住下,自己买回来自己烧,那就更有意思了;

圣马利教堂:

圣塞巴斯蒂安教堂:

教堂边的天主教学堂(这里的教室都四面通风,没有玻璃窗):

运河边渔民生活:

Fish Market:

沿途一路喝不停的黄金椰子——50卢比/个:

当天晚餐,在Jetwing Blue酒店斜对门的一家有驻唱的饭店,生意非常火热,都是老外多,我们点了一份好奇怪的斯里兰卡套餐:

         第三天,我们在酒店用完早餐,就早早的出发去了丹布勒(Dambulla),沿途上午10点半先到达了世界上唯一两家之一的大象孤儿院(Pinnawala Elephant Orphanage),参观这里的大象洗澡(大象10:00-12:00洗澡”表演”)。与我们之后在雅拉国家公园看到的大象相比,这里的孤儿貌似更加幸福。下一站出去另一个锡兰必游景点---狮子岩(Sigiriya Lion Rock);沿途经过了库鲁内阁勒湖(Kurunegala Lake),在湖边享受西式午餐,茂密地大树下吹着习习地凉风,不要太惬意哦!酒足饭饱后,继续下一站狮子岩,是锡兰标志性景观,被评为世界第八大奇观。攀登这块巨大的岩石还是要费些力气。沿途的岩壁上刻画了不少全身裸体的皇后丰满的美照,保存的非常完整。越到山顶,风越大,很多摄影爱好者,扛着长枪长炮,在山顶等待着最美的夕阳西下时刻;
孤儿院里洗澡洗澡的大象:

库鲁内阁勒湖边享受午餐:

丰盛的午餐:

僧人和当地学生们也排着队攀登狮子岩:

狮子岩和当晚入住的坎达拉马湖遗产酒店周围,到处是悠闲自在的猴子:

       这天晚上我们入住了坎达拉马湖(Kandalama Lake)边的遗产酒店,绕过曲折,蜿蜒的原始小路,终于在深山中觅到了这座隐蔽的酒店,很有点我们湖州安吉的裸心谷的味道;由于这里非常封闭,晚餐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酒店自助餐,3000卢比/人(这里五星级酒店的晚餐基本自助,基本这个价格)。酒店周围好多好多猴子,一早猴子就在阳台上上蹦下跳地等待我们给它们喂些食物;也有猴子们为了难得的食物撕抢、打闹的,还甚至有猴子在我们的阳台桌子上愤怒地摇晃桌椅,示意要我们送食物给它。很有趣的一家酒店;
坎达拉马湖遗产酒店:

酒店无边泳池:

       第四天,我们告别了美丽的坎达拉马湖遗产酒店(Heritance Kandalama Hotel),沿途参观了丹布勒石窟寺(Dambulla Rajamaha Viharaya)(不是山下的黄金庙哦,黄金庙是日本人2000年建造的新庙,没什么历史),攀登大约20-30分钟到达山顶的丹布勒金庙,赤脚进去寺庙,庙不大,由5个洞组成,每个洞里有佛像;这里供奉的是印度佛教。庙对于我们印象并不大,但在庙里有一场景对于我们印象深刻:有一家欧洲家庭也与我们一样一边看着书本一边参观寺庙,由于爸爸个子非常高,而这里的屋檐又建的很低,这位爸爸只看着书本走路,没有注意屋檐,直接狠狠地撞在了石屋檐上,痛得他火冒金星,她的两位女儿在一边笑得停不下来,最后他们建议就在这块石屋檐前全家合影以作纪念。
这是山脚下的黄金寺,别走错了哦:

丹布勒石窟寺的门口,蜥蜴与猫和谐共处:

       下了山,我们又继续找午饭点儿,在景点边上就有一家环境不错的欧式餐厅,这里景点餐厅并不会比外面贵些。东西也还不错;
        今天我又冒险体验了一把当地餐,事实证明之后我再不敢此类尝试了。

       午餐后,我们就直接赶往中部地区最热闹,也是人文气息的一个城市---康提(Kandy District)。这一站,我们选择了位置非常优越,且有200年历史的Queen’s Hotel(据说曾经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来到这里就是下榻这家酒店的)事实证明也是性价比最高的一家酒店。酒店的对面就是锡兰最有名的佛牙寺(Temple of Tooth Relic),他是印度教的最高象征的斯伽摩尼佛牙舍利所在点,每天来这里朝拜的人非常多。参观佛牙寺最好选在夕阳西下时,在6点半还能看到当地的佛牙塔开门,前面的表演也非常隆重。建议后来人尽可能8月来康提,每年8月康提有个10天的佛牙节的游街,非常热闹,胜似锡兰国的4月新年。
今晚的酒店——Queen’s Hotel:

酒店内还保留着古老的电梯:

傍晚的佛牙寺:

许多人排队等候6点半佛牙塔开门献花:

       佛牙寺出来,已是晚上了,可以在这附近找个点儿吃点东西,这里的餐厅非常多,也都不贵,我们找了一家超市边上的英式餐厅—Devon Restaurant,味道不错,价格便宜,量也大。但是这里的所有餐厅都不卖酒,我们可以自己到外面买酒带进来。还有这里吃饭要赶早,晚上8-9点基本商店都打烊了,据说是因为康提是佛教圣地。
        这里的卖酒很有意思,锡兰的超市里不允许卖酒,卖酒是一个单独的小小店里,看着非常破旧的,如同我们旧时小当铺的门面,大家排队在这里买酒,也可以拿空酒瓶来换酒的。锡兰不产酒,所以所有的酒都是进口的,价格自然也不便宜,但比中国而言,至少没有假酒,喝得放心,所以我们在这一路顿顿喝些小酒,有滋有味。
       第五天早上,我们在Queen’s Hotel的1楼敞开式餐厅望着热闹的街道,看着美丽的康提湖,享受早餐,惬意。期间,很幸运的让我们捕捉到了当地结婚的热闹场景,前面有乐队载歌载舞,后面新郎新娘与双方家人一群人群排成方正型跟着游街,这与我后来在酒店见到的婚礼又有些不一样。
康提的婚礼:

       考虑到我此行拖了两老一小的,都是些不愿走路的,所以我们拒绝了一路上所有的花园、植物园等比较考验体力的活动(当然也很可惜的取消了霍顿平原(Horton Plains National Park))
        退了房,车游康提湖后,我们前往下一站,最美丽的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美在沿路的茶园山景,美在英式风格的小镇,美在更具Gentleman古典英式传统礼仪;我大爱这里;
       沿途连绵起伏的茶叶山,高处海拔有1800米,气候也越渐凉爽,有点秋季的感觉。也正是这山地,这气候,培育出了无污染的锡兰红茶。据说当年英国殖民者看重了这里气候宜人,特受欧洲贵族喜欢,因此在这里建造了亚洲第一高尔夫球场和不少美丽的英式庄园,并从中国云南带回了茶叶种子和种植方法,又由于当时锡兰人不愿意种植茶园,英国人又从印度南部买回了不少劳动力,开始了锡兰的红茶种植。如今这里的采茶人还是当时南印度人的后裔。只是听说庄园主自从1948年解放后就归为当地有钱人所有了。
       今天的午餐非常棒!不在乎吃什么,在乎于它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一边就餐,一边直接可以遥望到情人峡谷,及连绵的山脉。饭后品着一杯暖暖的红茶,享受着山里千变万化气候下瞬间不同的美景。1200卢比/人的自助,这样的环境对于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亲民了。
午餐遥望窗外的雨后风景:

    途径了这里最大的红茶基地---Mackwoods茶厂,例行参观了茶叶制作过程(有英文讲解),又例行在纪念店里买了些他家的茶叶(事实证明,这里的茶叶比科伦坡的同款要便宜多,不嫌麻烦的应该在这里买足了带走),最后必须在这山上享受一杯英式红茶,配个小点心,真是完美享受(建议上山来多加一件夹克,很冷)。

       傍晚我们开进了怒沃勒埃利耶小镇,这个小镇在隐蔽的群山谷里。这个小镇修整得非常平整大气,高尔夫球场、赛马场、格雷戈里湖(Gregory Lake)上划船、快艇,欧洲贵族们享有的娱乐应有尽有。这里的许多房子也大都是一片片大大的高贵庄园,古堡式的建筑物前都有个修建得非常完美的大花园。今晚我们就入住在其中一家大大的庄园(The Hill’s Hotel)里,享受着古英国式的礼仪款待。当然他们对受服务的顾客也有要求哦,在他家就餐,女子需着盛装,男子需西装领结。而我们一行都是休闲运动行头。最后沟通中,女子着裙子也是能接受,于是我们穿上了唯一携带的一条沙滩裙,掏了块围巾配上,也算“盛装”隆重出席了晚宴。哈哈哈~~~
今晚的庄园酒店:

小小的酒店内楼梯上还设有人性化的残疾人滑椅通道

贵族晚宴开始,不过这里的晚餐做的不咋滴,还死贵,纯粹卖了个服务和环境:

       第六天一早,今天我们要去赶有120多年历史的高山茶园小火车,所以大家都早早起床,Silva 9点就准时在门口接我们去火车站了。可惜不巧的是今天下雨,小火车一路delay,我们在简陋的火车站里吹着嗖嗖地冷风足足等候了3个多小时,12点50才上了火车。原本两车的旅客被全挤在了同一辆小火车上,车厢内全是汗臭、咖喱臭等,我们实在受不了了,正要放弃小火车游时,多亏了我们的Silva,他很机灵,也很善于人际交流,很快帮我们联系上了列车长,帮我们安排到了列车长的单独车厢,太棒了! 沿途,小火车非常吃力的缓慢的爬着,一到转弯口,就slip,甚至还有沿着轨道,快速溜坡下滑很长一段路程,这也是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我平生头一回遇见火车也能溜坡、脱轨。但当地人好像很平静,常有的事儿。终于,慢慢吞吞的老火车摇晃了3个小时到了埃拉(Ella),一个欧洲人非常喜欢的小小镇,小镇其实就两条街,但不少喜欢攀登亚当山(Little Adam’s Peak)、辛哈拉贾森林保护区(Sinharaja Forest Reserve)的老外都落脚这里。

高山茶园小火车:

我们被有幸的安置在列车长单独的大车厢内:

火车轨道边常年生活着的铁路工人,时不时地就要出来劳动:

      埃拉火车站边上有几家西式餐厅,都很热闹,比较标准的西餐。下了火车,已是4点了,我们在简单的西餐后,又继续赶往我们的下一个美丽的雅拉海边酒店---Jetwing Yala.这个酒店超级美丽,就在非常原生态的雅拉国家公园的边上,酒店设计得比较特色,由于这里的空地大,所以泳池大、房间大、洗手间也超级地大,还是露顶的哦。

Jetwing Yala酒店餐厅,离雅拉公园非常近:

酒店就沿着海边,很有些原生态的味儿:

很大的泳池:

        第七天,我们在如此美丽的海边酒店好好享受了一番后,请Silva带我们在边上蒂瑟默哈拉默镇(Tissamaharama)里走走逛逛,这里大大小小的湖特别多,正恰是周日休息日(锡兰如我们的过去,周六放半天,周日全天休息),不少当地人拖儿带女开着小面包车,带的锅碗,来到河边,洗澡玩水,女人们在湖里洗衣,完了,湖边做饭野餐,好不热闹啊!这里的人很热情,我们走过去瞧了瞧,他们就热情的端出饭来,邀请我们一同品尝。之后走马观花的看了亚塔拉维和拉舍利塔和提萨舍利塔(Tissa Dagaba)以及维哈拉马哈德往后塑像。

湖边小溪里,洗澡洗衣的周末假日生活:

洗完澡的男人们开始享受野炊的手抓午餐:

提萨舍利塔:

        今天晚上我们从海边搬到了湖边(当然是预定的时候Jetwing Yala今晚就已房满)。有一些小落差。权当早点洗洗睡了,充分休息吧!

Tissa Lake湖边酒店:

Tissa Lake夕阳西下:

       第八天一早5点,我们带上酒店准备的早餐跟着在国内就预约好的吉普车出发去最重要的景点——雅拉森林公园(Yala National Park)。很感谢负责任的Silva,怕我语言沟通有问题,他也早早的起床陪同了我们一起去了公园。
       不少的吉普车从天还蒙蒙黑就集合在公园门口,一买完票,赶紧就冲进公园,越到后面的车队,越吃尘土。公园很大,仅次于霍顿平原,有5个区,但开放的就2个区,据说早晨凉快,动物活跃度高些,并且2-7月是看花豹的最好时间。可是我们睁大双眼就没看到太多大型肉食动物,也就收获了不少鳄鱼、野猪和一头大老虎,我爸说他看到了丛林深处一头小花豹。可能是因为每天那么车、那么多人呼呼的闯进来,不少大动物不愿被打搅都往没有被开发的3个区躲了吧!
       游到8点,Jeep司机把我们带到公园里的海边,在美丽的海滩上享受早餐,这才叫生活。
      活动10点结束,回到酒店洗掉身上的汗水和尘土,我们又继续前往下一个Jetwing酒店。之后的行程全是沿着海边行走。

一早雅拉公园门口集合的吉普车队:

今天收获的部分动物:

美美的在沙滩上享受早餐:

        沿途经过汉班托特(Hambantota)到达马特勒(Matara),离知名的美瑞沙(Mirissa South)半小时车程,我们今天就入住这小镇里的Jetwing海边酒店,这里的海水比之后的美瑞沙、加勒(Galle)、斑图塔(Bentota)的都清澈。但由于小镇没有后面的美瑞沙、加勒名气大,所以住客非常少,当晚就我们一家独包了偌大酒店,好安静,好惬意啊,所有的服务员都服务于我们。在这里我预定的是半宿房,所以酒店晚餐为我们提供了四人的烛光晚宴,就如同我在努沃勒埃利耶小镇那晚英式庄园的盛装晚宴般,但要知道那顿可是花了我不少银子哦,而这里升级4人的半宿房,我只增加了100+人民币哦,超级划算。同样,第二天的早餐也是如此,我们继续享受着西式豪华早餐的独家服务。绝对的贫民价格奢华服务享受。与一路来的Buffet相比,Set meals绝对更胜一筹。

着重表扬一下杰特威阿玛罗度假村 (Amaloh by Jetwing),独家享受偌大个酒店的高标准服务:

       第九天,我们继续前往下一站Beruwala肉桂酒店,沿途扫过了美瑞沙公共海滩,的确热闹,沙滩上全是如普吉岛般吃饭、喝酒和住店。水比较浑浊,可能因为浪大。喜欢闹腾的朋友,可以选择这里住宿,沙滩上餐馆很便宜哦。我们一行5人点了咖啡一共才300卢比(15元人民币不到),好好地在沙滩上享受了一凡美妙上午时光。

在米瑞沙公共沙滩上享受超值的咖啡早茶时光:

       继续前进到下一个锡兰重要景点——加勒古城(Gally),这是一座古老的小小滨海欧式古城,先后由葡萄牙荷兰英国统治过,所以这里一直保留着欧洲人建立的古老而坚固的建筑物,很推荐在小城的欧式花园住上一晚,傍晚在这里里慢慢逛悠,晚上回到酒店享受着欧洲古典贵族的礼仪服务,此趟旅行将更完美。
        2004年一场巨大的海啸扑向锡兰,首当其冲受害最严重的一定是南部海边城市。在沿海的汉班托特(Hambantota)、马特勒(Matara)等小镇死伤惨重,如今的酒店基本都是之后建造的,而以此同时,除了雅拉国家公园的动物们都提前逃脱了这场灾难。另一个幸免遇难的就是加勒古城,这些400年历史的建筑物均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
        加勒古城是开发的最早的旅游景点之一,所以城里城外车水马龙,餐厅、市场、酒店,各种各样、什么档次的都有。我们在城门口找了家中国餐厅,一路西餐和斯里兰卡菜,让爸妈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赶紧找了家中国餐馆—聚缘阁酒楼,来一顿丰盛的午餐解解餐。酒店老板是东北人,北方经济萧条,生意不好做,2年前来到这里开了这家店,不用卖吆喝,生意好的不得了。

保存的非常完整的加勒古城,值得住一晚,慢慢品味:

       酒足饭饱后,我们前往下一站朋友推荐的Beruwala肉桂酒店,这家酒店是我们一路走来最大的一家酒店,很有中国味儿,硬件设施还不错,泳池就有三个,但服务就没有了之前一路走来的酒店感觉了。也难怪服务员,每天接待这么多中国团队,自然少了些耐心和笑脸了。晚餐继续酒店的Buffet,那与团队共享的晚餐,的确感觉不太好,一到烤海鲜处永远挤满中国团队的身影,也难怪烤厨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了。好奇怪,中国散客的,我们一路也遇到不少,都彬彬有礼地排队等候取餐,怎么一到团队就变味了呢? 更可况锡兰的团费一般都不便宜哦!
        不过在这酒店里,我们有幸见到了另一场更豪华的当地印度式婚礼,据我一位印度籍的朋友慧眼一瞧就知这批是印度籍贵族。

在锡兰的肉桂酒店貌似都比较大:

当地的贵族,穿着、肤色的确不一样:

        第十天上午退了房,我们直奔向往已久的海上火车,为了这辆火车,我与女儿在出国前看了两遍《千与千寻》。可惜时间没凑好,只好请司机带我们就近海边喝点东西,打发时间。于是我们来到了位于班图塔的肉桂酒店(肉桂和Jetwing在当地属于高端连锁酒店,好多地方都有,品质有保证,对于初来者,保险!)。这家酒店就非常不错,虽然没有昨晚的那么大,但人少,酒店装修风格和前厅大门口很有特色,我们在吧里小酌了一杯,踩着时间点,赶往附近的火车站。海上火车可比高山茶园火车快多了,也空些。越靠近科伦坡段,越离海边近,也越美丽。但沿途铁轨边的的贫民窟也着实让我们看到了锡兰最底层人民的苦难生活。

斑图塔的肉桂酒店、比Beruwala的小些,但很有特色:

海上小火车:

        最后一站来到了首都科伦坡,非常拥挤,道路上都是人和车,如同印度,乱乱的,虽然有几幢高楼大厦,及不少在建的大楼,但是还是以低矮的旧房为主。Silva说今天7月13日(星期三)是科伦坡的罢工日,从8:00-17:00所有的工人都不工作,走上街头,所以道路变得如此拥挤。但事实上第二天周四上班日,道路也是很堵,其实这里是上班时间,道路都很拥堵,反而休息日空些。
        下了火车,我们直奔今晚的住所——希尔顿酒店公寓,虽然从地理位置来讲,位于世贸中心希尔顿酒店更好。但最后一站,我们选择了带厨房、餐厅和三个房间的公寓更适合些,并且隔壁就有两家很大的食品超市。
        在这家酒店的楼下,我们又有幸遇上了两位新娘,着华丽的蕾丝婚纱,科伦坡的新娘更现代些,比起Beruwala见到的奢华新娘,及康提见到的保守白衣游街新娘,各有不同。

科伦坡的两位新娘:

        当然难得来趟科伦坡,一直听大家说这里的咖喱蟹多么地美味,怎么能不去尝尝鲜呢!于是我们挑选了这里人气最旺的,位于荷兰医院旧址(Hospital ST)内的Ministry of Crab。这家餐厅在2016年还被评为亚洲美食第25位。招牌便是咖喱蟹,论size定价,从3500—22000卢比不等,做法有斯里兰卡Garlic口味和新加坡辣咖喱口味,一般都点前一种,因为大都接受不了他们的辣。这家店无论装修、服务都有米其林星级范儿。味道那更是没得说。只是生意超好,螃蟹必须提前一天预定,不然很有可能当天来了,螃蟹预定完了,招牌菜没吃上还是挺可惜的。
Hospital ST:

Ministry of Crab的敞开式厨房:

秀秀他家的蟹:

        第十一天,也是在锡兰最后一天了,因为酒店公寓,我没有再预定了酒店的早餐,而是去隔壁的超市大采购了一番,在房间里美美的吃了顿丰盛的早餐和海鲜中餐,超市里买2000卢比(差不多100人民币不到)的螃蟹和大虾,一行4人能吃到撑为止。自己烧的,实在是太太太落胃了。
彻底地酒足饭饱后,我们退了房,搭上Silva的Van,绕着科伦坡城市各景点兜了一圈(只是车上观景而已,呵呵!)这里的景点没什么好看的,绕过即可,但在2区世贸中心边上的政府办公楼、总统府都是非常美的建筑,可惜门口都有带枪侍卫把守,不给拍照。
       傍晚,考虑科伦坡的道路比较拥堵,机场其实离第一站的尼甘布更近些,我请Silva推荐一个环境好的吃饭点,他带我们来到了第一站酒店的边上有家叫The Beach Lodge的不起眼的小旅馆,进去后院,是面朝大海的露天沙滩餐厅,风景很不错,一边晚餐一边看着夕阳西下,绝对的享受,这里厨师做的咖喱菜不错,不过菜的分量较斯里兰卡的普遍餐厅要少,有点我们杭州餐馆的量。
       看完夕阳美景,吃饱喝足后,我们踏上赶往机场的路,结束了这完美的十一天旅途,体验了一把多元素的锡兰之美。再见了,一路陪伴我们的Silva.
The Beach Lodge的沙滩夕阳:

        美丽的锡兰,淳朴的人民,神秘的国度,我还会再来的,补上这趟缺失的遗憾——潜水圣地亭可马里(Trincomalee)和人文气息浓厚的贾夫纳(Jaffna)

本篇游记共含9109个文字,5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我也想学习学习拍照技巧了

2016-07-18 12:00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2016-07-18 13:25

第一回锡兰行算结束了,以后有机会再去,就直奔亭可马里,东部的潜水胜地,很美!

2016-07-19 23: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能不能提供一个司机的联系方式?刚好要订车了

2016-07-24 09: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请问3大1小入住一间有问题吗?早餐是另加吗?谢谢

2016-11-14 18: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