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鹅仙洞探幽

  • 出发时间/2016-06-19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90RMB

 ( 从漳州去的话,在西客站,坐去和溪的车,买到金山,17元。 打摩的20(此处仅做参考),门票20。)  
    鹅仙洞几年前曾经去过一次,只是那一次从景点的牌坊步行,不知路途远近,一路走着上山。路上还戏水赏景,到达到山顶时已近黄昏,第二天还要上班。只好在景区的门口打道回府。

  我一直对自然比较感兴趣,这次来漳州,去了虎伯寮自然保护区。其实这鹅仙洞也是虎伯寮保护区的一部分。再次查看鹅仙洞的资料,看到网上说它是福建面积最大,植物品种繁多,原生性最强的南亚热带雨林,被誉为“小西双版纳”。于是决定这次要再探鹅仙洞。
    已经来过一次,轻车熟路。我下了中巴车,在鹅仙洞的牌坊处等摩的,不一会儿就来了一辆。我坐在摩托车上,在蜿蜒盘绕的山路上疾驰。几处熟悉的景致慢慢呈现在眼前,上次徒步的回忆一点点的浮现在脑海,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那条熟悉的小溪,我曾跳下去,拍了好多溪水的照片,并且还溯了一段溪。那个转湾处的山坡,一条小路通向山林。那时我原打算上山一转。却在脚步踏上的那一刻,听到了山里的异响,联想起山林中会有野兽出没,只好放弃。
  坐着摩的,10多分钟就到了,而我上次差不多走了2个多小时吧。买票进了景区大门,迎而是   。穿过去,沿着石阶小路上山。也许是山路太陡,也许是裤子很紧,每一步都有拉扯。走一段便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得不坐下来休息。

  绕过蝴蝶泉,走了不远,便到了九鹤池。不是真鹤,只不过是现代修建的算不上精致的雕塑。没怎么做停留,继续上山。来到一座小亭子前,一位山中的老者在清扫卫生。我坐在亭子里,大口的喝着纯净水。老者站在一处,说这里的泉水比我瓶子里的水还好,他天天喝这里的水。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撩起一把,放到嘴边啜饮。本想接点山泉水,但瓶子里还有大半瓶,想着等回来喝光了瓶子里的水再灌山泉水吧。面对老者的善意,还是报以微笑回应。不想这老者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很有劲道的走过来,坐在我对面,用不太熟练的普通话与我聊天。我听他讲这鹅仙洞的故事,他说他小时这里有很多动物,现在好些都不见了。他讲这山下的小山上种着竹子,挖竹笋时遇到过山猪;遇到过蟒蛇,这里还留传着一句谚语“大蛇不过山岗”;还遇到过眼镜蛇,他还教我,遇眼镜蛇一定不要向后逃,那样它就会马上去咬你;而要迎着它的方向逃。他指着亭子不远处的一条山涧,说里面有一种像青蛙样的动物,叫声像小孩哭。当时我没怎么在意,不过还是走过去,想窥探一下它们的真面目。后来回去了,隔了一天,才恍然大悟。叫声像小孩哭?莫不是传说中的娃娃鱼,我上网查了下,虎伯寮保护区还真有大鲵。唉,好后悔,我当时应该从手机上调出娃娃鱼的照片让他确认才对。
  在这山林间的亭子里,和老者聊了许久。想想刚进景区没多远,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于是便向老者告别继续赶路。

  在森林里走路,低着头不一定能捡到钱,但有可能会遇到一条奇怪的虫子。这不,地上就是一条长长的虫子。开始,我以为是蚯蚓,正大算一脚跨过去。忽然发现它并不是粉红色,而且身上有条纹。我疑心是不是一只小蛇,停下脚步。凑近了,看到它的头竟然像扇子一样,哈哈又是一样奇怪的虫子。我来了兴致,拿出相机好一番拍摄。(后来才知道这虫叫做笄蛭,又叫天蛇。)

  感觉走了好久,才走到山顶的鹅髻峰。老者曾经说,在那座山峰上,如果天气好的话,能看到整个漳州。这山峰非常陡峭,原本是有铁梯通向上面的。只是后来年久失修,铁梯损坏。为了安全,将铁梯用铁丝拦腰缠绕,截断了上山的路。我网上好多处看到此处的图片,现在它就在眼前,却不能上去,心有不甘。望着那人工拦截的铁梯,还想试着爬上去。想想安全,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坐在路口的一块大石头上休息。山间凉风习习,这些比较安静,就在此处享受一下大自然也挺好的。忽然眼前有一红色的虫子腾空飞起,像是一架玩具飞机。只是还没来得及取相机,它便不知踪影了。想起来时那边还有一条岔路,休息了片刻,便又回去走那条岔路。拾级盘绕而上,走了没多远,就到了另一个峰顶,这山顶和刚才的山顶高度差不多,在这里也可以俯看漳州城吧。兴奋到走到护栏,山下风景一览无余。之山顶上有一座亭子,坐了半天有凉风袭来,但总觉得少点情趣。其间还有两只石龙子过来看了我两眼就走了。还是不如刚才的大石头有趣,那个位置也隐蔽一些,比较安静。于是我又折回爬到大石头上,石头上的一边有一群大个头的蚂蚁,我躲过它们。想起今天的冥想还没做,盘腿坐在石头上,闭上眼睛,开始深呼吸,并数数。忽然觉得有东西落在身上,而且还有些分量。心里一惊,赶忙睁开眼睛,一条粉嫩的蚯蚓身边蠕动,没动几下,就从石头上滚落下去了。我觉得这蚯蚓有些慌乱,一转头,看见大队的蚂蚁雄兵,正气势汹汹的杀来。我这才明白,原来蚯蚓是躲避追杀,才失足滚落。眼看着这群大蚂蚁也快要将我包围了,我只好跳下石头,想不到居然被一群蚂蚁驱赶了。
    上山时,有一条岔路,一条是到山顶鹅髻岭的,一条是一下山的林间小路。我向来不喜欢走重复的路,于是返回时,便选了这条下山的林间路。走了不远,又遇到岔路,一条向上,一条平行。我选了向上的路,这条路应该好久没人走了吧,都有荒废的迹象了。还有一棵环抱粗的大树倒在路上,我踏过来,前的石路隐没在树林中的,根本过不去。不知怎的,心中升起一丝恐惧。老觉得这横倒的枯树里会藏着某种生灵,比如蟒蛇之类的。于是,疾步下山。匆忙中,感到有东西从脖子上滚落。俯身下来,见有一断像树枝样的东西,那东西动了一下伸展开来,但又马上合拢生成树枝状。这好像是竹节虫之类的吧,只是它的个头比在五桂山上看到要大个的多。原本想用手抚摸一下,但此处荒草丛生,心中有惧,这虫又是如此大个。想想做罢,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

  在岔路口又走了那条平行的路,一路是都有一群小飞虫在我脸前萦绕,不时还有几只飞到我的眼睛里。只好不停的用手挥舞着驱散它们。一直存在的,还有蝉鸣声,大多吃的响亮,也有时会有凄惨的。那是蝉不小心撞到了蛛网上,被粘住了。

  前面山坡上又有一处小亭子,没有石桌石椅,很简朴。这条路上人迹罕至,天色又开始阴沉。我忽然觉得此处拍聊斋的场景还不错。在亭子里休息,想起路上好多感想,文思泉涌。便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开始口述。突然,“轰”的一声炸雷。着实吓了我一跳,惊魂未定,呆立了良久,才开始接着录。 

  接着走路,天空中传来砰砰啪啪的声音,想必是下雨了吧。树叶茂密,竟然鲜有雨点落到身上。一个人行走在茂密的丛中里,心中有一丝丝恐慌,路旁的蝉疯狂的鸣叫着,有几只还在我身边飞舞。感觉走了好久,才走出丛林,其间我甚至怀疑过,会不会这条路不通向山下。直到看到了前面的朱子讲学处,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再次来到与老者聊天的亭子,此时也不见了老者的身影。我那瓶水已经喝完了,便走到一点灵处,接满了一瓶水。山间流出的水,有着一丝清凉。瓶身上起了一层雾气,仿佛刚从冰箱里取出的一般。我尝了一口,有一股清甜沁入心田。

  走出景区,在等摩的师傅来接我。卖门票的帅哥说要载我下山,已经约了人,我只好谢过。他见我在拍照,便拿出手机,让我看。我看到手机照片上有一群人拿在长枪短炮在拍鸟,还有几张是一种像野鸡的美丽的鸟,拍的很好。我很惊讶,问他们是在那拍的。他说每天早上6点多钟,都有会野鸡跳到这个灵龟神游的石头上。这又让我一惊,我惊讶的连问了好几句,是真的吗?他坚定的回答了我。我也想拍,只是那个时间太早了,我赶不上。

  
    
  
  

本篇游记共含3053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2016-07-18 11:14

出去玩总有好心情~

2016-07-18 11: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