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年10月 康定-色达 背包客 修心

9
哈妹儿 (西安) LV.2
2016-07-17 23:14 906/3
  • 出发时间/2015-10-04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193RMB

合计

时间:10月4日晚上出发,10月11日早上回西安
花费:总2193元
        机票:西安-成都 630元  成都-康定 498元
        火车:成都-西安 230元
        大巴:康定-色达 160元
        从色达康定搭车
        
        住宿:贡嘎国际青年旅社(两晚100元,一晚25元) 225元,
                  色达喇容宾馆 (两晚 35元)70元
        康定2号线包车一天160元,骑马40元
        吃饭一共165元
        

出发

10月4日张卓大婚,我是3号伴娘。晚上回来,我就乘9:30的大巴出发了,我提前了两个小时到机场,躺在软皮长椅上,没有一点累的感觉。我翻起手机里黑格尔的名言“背起行囊,独自旅行,做一个孤独的散步者”。

我是带着“麦子的颜色”出发的,小王子里麦子的颜色,你那件衣服的红色和那漫山遍野的红色是一样的,我的这次旅行便被赋予了意义,因为有了目的,也就不再彷徨。
5号凌晨00:20的飞机很准时,飞机是飞往拉萨中停成都的,我后面坐着一个喇嘛,在等待登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他坐在登机口左边靠墙,盘腿坐在地上看书,上飞机没有拥挤,左手戴着一块手表。上了飞机困意来袭,我就睡了过去,前两排的一位男乘客不系安全带不关手机,在飞机要下降前被空姐一直不停地说“先生,请把手机关机,不是锁屏”。这个讨厌的乘客,吵到了我睡觉,而他不关手机也可能影响整个飞机的安全。我便出声帮了空姐,只是一句话,却形成了社会参考,那个男人就把手机关掉了。我出了声,但那个喇嘛没有出声。我觉得自己很帅,我给了空姐支持,而不是那个念佛的喇嘛。
凌晨1:30,我到成都了,走到出发厅,找个长椅躺下已经是凌晨2点了。我就睡在机场的长椅上,沉沉地睡着了,一直到凌晨4:30,机场的灯开了,电视也开了,我被吵醒了。我想起今年4月去日本时,因为第一天夜航和在洗澡堂子睡了两个小时,我全程都对旅行社很不满意。这次换了自己出行,为了省钱,也是夜航飞行,也同样第一天晚上凑活着睡了几个小时,而我对自己并没有不满,反而因为退掉了大巴票换成从成都飞到康定不用5号整整一天都在路上,还蛮开心的。这一对比,对之前旅行社的不满情绪就消除了,而我也发现自己之前还蛮傻的。
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出安检去换登机牌的时候也是惊了。我以为会是稀稀拉拉的机场,在凌晨5点其实很忙碌,换登机牌的队伍要绕圈排队。排在我身后的男人似乎是第一次坐飞机,一直问我坐飞机的常识性问题,“一个人来换登机牌可以吗?“,”小孩的防蚊水要不要托运?“我知无不言的回答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坐飞机时也是这样忐忑不安,却又不敢多问的。此刻我在帮助他,就像以前朋友帮我那样。

康定

康定,下飞机,我穿上外套,温度刚好。外面是大山、石块、厚云,公路的另一侧就是悬崖,司机淡定的超车,正好对比出刚刚来到这里很害怕的我。(ps,即便害怕,我还是在车上睡着了)
早上9点多,就到了贡嘎国际青旅,我被告知房间还没有打扫要在一边等着。一路上都断断续续地睡着,那个时候已经不是很困了。我坐在大厅吃了碗泡面,跟那只叫“大叔“的猫玩了一会,看完《无比美妙的痛苦》里点读的页数写完笔记,就快到中午了。房间依旧没有打扫好,我就把行李寄存在了客厅就准备出去转转,走前我问旅店前台的美美,康定习惯用uber和滴滴否,美美在告诉我没有的同时又加了一句一般在城里车费是5块钱,刚才因为冷漠而降低的好感度又升了回来。

我打车先去了南无寺,南无寺在南无村的山顶,司机开的很狂野比之前的机场大巴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直把我拉到了寺庙的门口。这是一座气势雄伟金壁辉煌的寺庙,正对着的是大殿,侧面一圈都是喇嘛们的宿舍。主殿的面积倒还不是很大,分了左三排,右三排,深度不到15米。这时你也发现了一个问题的吧——喇嘛的宿舍这么多,这要是都在正殿念经肯定是坐不下的。没错,正殿的后面还有些建筑,我没找到路也就没有过去,而右侧过去还有两个念经的大殿,这两个殿就比较大了,根据我多年看场地的经验(暴露年龄了),容上500个喇嘛同时念经没一点问题。
从右侧大殿出来,三个喇嘛坐在台阶上坐着晒太阳聊天,我也坐了过去跟一个年轻的喇嘛聊了起来。他是7岁就被家人送来这里的当喇嘛的,汉语说的还行,他得知我是从西安来的之后自言自语了一句“到西安的机票要多少钱“,就在我还想接着聊点深入的话题的时候,他的同伴给他使眼色把他叫走了,他们下了一层台阶,然后接着聊天晒太阳。
 
我在那待的不开心,那里的喇嘛问话都冷冰冰的不愿意多说一句,问有没有讲经可以听也跟我说没有,聊上两句还没聊点深入的话题的就遛走了,大师傅的门上贴了指示指明可以见客的时间,其他时间概不接待,见面问话也要简明,要为大师傅的身体着想。 
(围栏的石柱上都堆放着布施给动物的食物)

我准备走了,在门口处看到一副壁画,左侧是清朝的官员送“南无寺“的牌匾和赠与的元宝、珊瑚、布匹,右侧是喇嘛吹铜钦奏音乐,献哈达,旁边围观的百姓有汉族有藏族,看到这幅画,我想到了《历史的教训》,瞬间理解这座寺庙为什么有名了,又给不怎么喜欢这座寺庙增加了个理由(ps硬逼着自己读不喜欢读的书还蛮有用的)。

我以为我都走了,跟这个寺的缘分也该尽了吧。就在南无寺门口,有个卖橘子的老头上来,我想着这小山也挺高,卖橘子的人还挺不容易的,就想买几个橘子。我想要4个橘子,可卖橘子的老头强势的非要卖给我6个,称橘子的时候上面的枝叶也都不拔下来,因为我听不懂方言中的4和10,还对我厉害的不行。我一下子就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直接给了他10块钱走了。
第二站到公主桥,这个景点实在是太坑了,它就是一座桥,雕刻建筑上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听说是有什么意义的,但桥旁边连个石碑都没有,又有谁能知道意义在何处呢?
沿着路一直往北走,前面是安觉寺,这座寺庙倒是让我找到了“寺庙“的感觉。它坐立于闹事,走进去却是十分安静,带着淡淡的烟香。我听到有念经的声音,大殿前的喇嘛告诉我是在念平安经,叫我从左边的台阶上去。这里的喇嘛汉语说的不是很利索,但友善多了。我走上殿,迟疑了一下不敢进去,这寺真的有宗教的庄严感,而不像南无寺那样像是个旅游景点。南无寺是金顶红墙,安觉寺是红顶白墙;南无寺的大殿门口是高出两个半我的石刻雕像,安觉寺庙正殿门口石刻雕像就只比我高一点,而我站在门口听经的侧殿只有一侧有一只不到我腰高的脏兮兮的假羊装饰;而在南无寺听不到的念经声音,在这里听到了。我在楼下的时候听念经的声音以为这里坐了满屋子的喇嘛,走进去一看,其实只有一个喇嘛一边敲一个巨大的鼓一边念经,而这声音的力量却是真像多个人一起发出的声音。
念经时喇嘛翻着一些横放的长纸片,一掌宽,半臂长,而在左边放着一些钱。我猜他整天都念平安经经文肯定是背的滚瓜烂熟了,纸上写的就应该是祈福平安的人的名字才对吧。但等了一会发现不对了,因为他拿着这一张一张纸翻了有十几张,而且下面还有很多,而旁边的钱我看100元的也就3张,其他零钱也不是很多,这祈福平安总不能是1块钱一个人吧……所以,纸上写的应该就是经文才对。
我觉得我在殿里待了好长时间,平安经还是没有念完,等的都要困了。我就先出来到右侧的殿里看了看。右殿里靠墙都是不是很干净也不脏的玻璃里都是菩萨像。这里是我到康定后到的第一座,能让我安静而不是害怕的佛殿。本来这里是不让拍照的,但鉴于我确实喜欢这里,就对着外面的窗户拍了一张记录下这里。
安觉寺的院子我也很喜欢,种着这种黄色的花朵,厨房外面都推着传统的柴火。

离开安觉寺,我又折回去看跑马山旁边的一个“甘孜非遗博物馆“门票30元/张,但有一半内容没有展示,比如:藏族服装、纺织、歌舞。展出的内容有:唐卡、文字、格萨尔王的千幅唐卡、藏医药还有藏族马鞍。对于藏族文化,知道了两个特指名词“唐卡”和“格萨尔王”,看到藏族做手术用的一系列复杂的工具,据说可以考察在800年前就有做手术了,我算了一下是晚唐是时期的事,还真挺早的。在这看到记载医药用的书籍,证实了刚才在安觉寺念平安经的喇嘛拿的是书,近距离看这书全是横着的长条,而且没有装订。我猜测可能性,第一个可能是藏语都是一长串而不像汉字那样方形的,纸张的形状跟着文字走所以才这样,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书不装订而是外面有一个袋子包起来,左右两边一边一册,骑马的时候挂在马鞍上,运输起来方便。而在这个博物馆里比较特别的是讲解小哥,第一个特别的是那口吭吭巴巴口音奇特的汉语和流利的英语对比;第二个特别的是从原本激情高涨热情的讲解,到最后被我问怕了开始搪塞我,说格萨尔王的故事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第三个是在我没问什么东西多少钱的时候,他自己就主动说出来什么什么东西是多少钱,这是价值讲不出,价钱来代替吗?

回去洗完澡不到5点就睡了,睡到7点多被吵醒,我看一眼手机竟然还以为是早上7点多,该起床了……你知道了,我之前困成什么样子的。在楼下一个人点了个川菜,然后到大厅看到一群人在玩谁是卧底,就问了个好,一起玩了。有2个女生(一个女性特征不明显,一个是染着指甲化着妆的),4个男生。他们是用手机软件玩的,每个人轮流看自己的词语,还要自拍照。玩的时候假小子心不在焉,一直在制作视频;漂亮美女被大冒险给好友打电话说给对方寄去色情杂志;4个男生,1个高中才毕业,被我们问到曝出自己是小处男,一直玩到快11点,我们才散开。我又回去接着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7:30。
6日早上就起来了,之所以起这么早是因为想去木格措,听说那里很漂亮。不过,我得先在大厅的黑板上留言问谁组队去色达,然后去买7号去色达的车票。车站的工作人员说车票现在还买不了,让我等会再过去。把我吓得怕怕的,还以为是车票卖完了呢。我只好先去吃早餐,旅店楼下的一家卖稀饭馒头,我要了一个鸡蛋、一碗稀饭、一个馒头、一碟小菜。正吃的时候外面一对男女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个女孩说她要“一个鸡蛋一碗粥”然后就进去了,留下男孩子在后面把女孩点的东西重复了一遍再加上自己要点的东西。我以为他们两个是情侣,但谈话内容里,女孩向男孩介绍她还有别的更好型号的相机没有带过来,男孩问女孩拍照的方法技巧,以此判断这两人是在青旅才认识的。
等我吃完饭又去买了去色达的车票回到青旅,小邱师傅正拉着4个人准备出发,这其中就有那对吃早餐遇到的男女。此时已经8:45了,去木格措是9:00出发,但那个说一起去的女孩还没见人,那是个冷冷的广州女孩,昨天晚上基本上就没正眼看过我。而我此行就只是想要看风景而已,那不如就跟着2号线一起走喽。我确定了费用和座位,就快速倒戈了。
车上一共6个人,小邱师傅开车,那个女孩坐在副驾驶,男孩坐在他后面,另外两个认识的女孩坐在第二排的左侧和中间,我坐在第三排。

女孩叫华丽,男孩叫total,短发的是飞鱼,长发戴墨镜的是安麻麻。
华丽93年刚刚工作,在学校做老师,上学的时候学过摄影,带了相机、自拍杆,不怕冷的在一天时间里各种组合换了几身衣服,走到哪都咔嚓到哪儿。
Total自称80后,说自己是北京人来成都出差就顺便玩几天。带了一个小相机拍照,但拍出来的照片真不怎么样,带着一个膳魔师的焖烧杯做保温杯用,期间焖烧杯从车上滚掉下到地上很是心疼。
飞鱼和安麻麻都是90年,来自福建但没有福建口音,但却是有南方人的小气,因为两人认识路上就不大跟我们太接触了。 
这条路上就是一条拍照路线,出了康定先去的机场,然后一直开到s215国道上,再回到318国道,车开到哪里就停下来让你拍照,而线路上的红海和江巴草原都没有看到。塔公草原和木雅金塔又都是很商业化的景点,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登折多山了。我的身体很明确的给我指引,只要海拔过4000呼吸起来就有点困难特别容易累。这山的海拔是4298米,我在这里随便走走路都累的喘不过气,更何况是登山。后来,我想到晨读会的定量阅读,我想试试不是凭感觉累了,而是给自己每次休息中间定量,我真的是每走30个台阶就坐下来或者躺下来休息。最后虽然速度很慢,但还是成功上山了。我想大概是有这个经历,让我第二天在色达山顶上不至于太逊吧。我也知道,虽然速度可以慢一点,但有个合适的方法,坚持着,确实也是可以山上的。

跟着爱拍照的人也有三点收获,第一是iphone拍照真的蛮好,第二是HDI会捕捉更多像素,还有慢镜头也挺好玩的。
另个一有趣的点是我的一支笔跟我一样受不了高原反应,一直在冒墨水出来。哈哈,不愧是我喜欢的笔,跟我简直一模一样嘛。
晚上,准备用旅店的电脑导照片而华丽很慌张,似乎非常赶时间一会都不能等。当total洗完澡出来在客厅找到华丽并且还给她沐浴露的时候,华丽不管已经传了一半的文件夹,说照片要先挑了再传,就花了半个小时结果一张照片都没传出来的走了。

我在大厅里继续等着,分别听到唐唐和星星都在问青旅的美美第二天谁要去色达
星星短发,在我对面装可爱的样子,穿着短袖外面搭一件羽绒背心。她说自己刚刚徒步三天去贡嘎山,我听完这句长大了嘴巴表示很震惊,第二个震惊是她提议要搭车从色达成都。“搭车”?这个是什么意思?星星竖起大拇指甚至胳膊说“就这样啊”,我脑海里先是闪过美国沙漠公路,又闪过一个女生搭车喝了瓶矿泉水然后被卖了……我语调和语音都略微升高,惊讶的重复了一句“搭车?”“遇到坏人怎么办,搭不到车怎么办?”星星说她已经搭车搭了三年了,很肯定的说肯定能搭到车。她第一次搭车也是别人带她的,后来就上瘾了。我注意到星星的iphone6是没有保护套的,我想她大概是没有总是考虑意外会发生的习惯的人吧。我去9号房找唐唐的时候看到她穿着一般在城市里才会穿的长筒打底袜,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看样子不像是经常自己一个人到山里旅行的人。唐唐过来之后星星再次说起搭车的事,唐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唐唐跟我一样也是从来没有搭过车的人,对此我很惊讶,怎么能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呢。
我想着先过去了再说回程的事,就约着7号早上5:30在大厅先集合,一起先去色达

7号早上,刚过4:30我就醒了,洗漱完之后遇到了唐唐在洗漱,收拾完东西去客厅时星星开始洗漱。我以为再也不会回这间旅店了,就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拍下前台那条脏兮兮的布条、拍下写字的黑板、拍下第一天遇到的对面女生吵着嚷着要寄的明信片,拍下我最爱坐的座位、拍下玩谁是卧底的桌子、拍下存包包的桌子、拍下倒照片的电脑、还有泡面的水壶。

色达

5:55星星说想去卫生间,我劝星星不要去,因为距离车票上印的6点发车只剩5分钟了,星星说没关系,前面堵了这么多车,等一辆一辆的发走也要时间的。观察了一会星星还是去了,也赶在发车前回来了。事实上确实车子是堵着的,到了6:20我们才走,星星赌对了。
路上带的食物一对比,我的没有经验就凸显出来了。我们去的是川西,那边的气候比西安还要干燥一点,买食物前我就知道路上要十个小时,上厕所也不方便。但是……我买的食物是:方便面、蔬菜汤、鱼肉肠和牛肉肠、趣多多饼干、巴旦木(对心脏好)、鱼片(就是因为喜欢)、薯片(只是因为喜欢),除了前四个基本靠谱,第五个开始就都是些吃了反而会口干的零食了。而星星带的是苹果、香蕉、枣这些既能垫肚子,又能解渴的水果。唐唐带的也是小面包和饼干这种管饱的食物。
星星的经验还表现在装备上,车上我们都困困的要睡觉,星星有一个靠在脖子后面睡觉枕着脖子的小枕头,还有一个眼罩,既能做眼罩也可以作为靠在玻璃上防震,坐月子绑头上也不错。唐唐说她本来也打算带一个充气的小枕头的,星星告诉唐唐,我们去的是高原,呼吸都难,带充气的充起气来困难。
带杯子上,我带的是保温杯、星星带的是塑料杯、唐唐没有带杯子。这一点上我曾经在城市里旅行的经验帮了自己。

这段路程我们是从海拔2500米出发的,在317国道上翻山越岭的时候我测到最高海拔是4203米。在低海拔时,只能仰视山顶,但呼吸顺利。到了高海拔处,呼吸费力,但我能平视山头,距离云和鸟儿也更近了。

下了317,在V18上距离色达50公里处堵车了。我们在车下被狗追着要食,调戏牛,顺便瞄一瞄有没有可能搭到车回来。我的水喝完了,路上又吃了很多干的食物,我很渴,又没法去藏民家要水。因为几乎每家都养了狗,没养狗的家里在念经,又或者根本找不到门。星星递给我早上唐唐买的豆浆,还有枣子,我才解了点渴也安了心。我在记忆力搜寻了一番我对缺乏食物和水的恐惧从哪里来,心里就有些急躁了。我放出平静的音乐来听,想要压一压这种急躁,但在快到色达时,跟副驾驶问话还是复发了。我一个女生,在山野里,跟一个司机吵架,现在想想都是太二了。
快到7点,司机突然说到了,我们匆忙下车。唐唐忘记拿防晒霜了,我的牛肉肠鸡肉肠只剩了一根,蔬菜汤也拉下了。车子就停在土包上,我们下车后跟着手机导航的指引只知道一个大体方位。一起下车的人拉着我们拼车上山,而我们看导航显示只需要走14公里,又听一个人只要10块钱,想着肯定很近,就选择了走路去喇荣宾馆。信心满满的开始,走着走着就怂了。我们停下来吃东西补充体力,接着上山,等我确定我爬不动了后,我们搭到一辆车,每人还是10元。副驾驶坐的小哥也是外地人,来这里盖房子的,他给我们看了他拍的天葬的视频,跟我们讲头骨的处理。他对这里喇嘛和觉母的六根清净持怀疑态度。

我们在喇荣宾馆很幸运的要到了三个四人间的床位,四人间是180元,而三个床位是135元。在房间里星星的再次显示出了经验。下次出门我要带纸内裤、不喜欢就可以扔掉的袜子、湿巾纸还有手电筒和漱口水。晚上我们拍了夜景,吃了泡面和金针菇便要休息了。我走了太多路,身体很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就只能听自己的心跳声,全世界就只能听到心跳的砰砰声。
8号,最神奇的一天,整整一天都在色达,以接近当地人的生活方式生活。
早餐,在翻山越岭完成排泄后,发现了一个老板不会说汉语的餐厅。每人一碗稀饭、一个鸡蛋、一个馒头,我们还吃掉了一包咸菜。呵呵,老实说,我没吃饱。我已经很久没有胃口这么好过了。

然后,我们在连哪里去听课都不知道的前提下就下山要去听课了。当转个弯之后,我遇到一只乌鸦。我想看它,就跟着它过去,然后我看到了一座寺庙的入口,三面墙都是鞋架,一面入口还挂着“肃静”的牌子。但是,我被吓到了,然后退出来了。星星在拍照,我们三人一起拍照,路过的喇嘛告诉我们刚才那个地方可以听课。我在两位小伙伴的带动下,又走了进去。
入口有女居士发书,问我们要不要。我跟她说我想拿回去看,就拿了一本。女居士知道我们是第一次来,跟我们说等下有人排队向法师走去的时候我们可以跟着,法师会为我们加持。我听不懂,追问“加持”这句词汇障碍,女居士说“反正就是很好的意思”,我立即判断这是一句模糊的话,便不大在意了。我们到的很早,9点左右的样子,我坐在最前面一排,百无聊赖的翻着刚刚得到的书。书名叫《入中论》我翻了几页,确定是看不懂的,就转手给了星星。一会来了位觉母让我们坐到后面,前两排是给师父们坐的,我们又挪到了后面。这殿里被四根柱子分成5块,被中间有黄色的布隔开,紧挨着黄布左边的是法师的坐位,法师左右两侧两块大的拼接液晶显示屏,再左右才是门,柱子上挂着电视和液晶显示屏上内容同步,衡量上间隔挂着灯和音响。
法师讲的内容就是书中的内容,故事是围绕七八九十四位菩萨,法师的藏族口音很重听不大懂,自己也说自己说话“啰啰嗦嗦”,外面建筑工地的声音不停,我听的也不是很真切。大概就是这四位菩萨都有什么特点,谁是聪明的,谁又能观微,并不是我想听的那种能解决我烦恼的话题。
到最后说到今天是个好日子,具体过什么节我也不知道,反正1点半或会发珠子,而且都是加持过的,但要求信众们不能一个人不能领的太多,因为一个人不能承载那么多福气。然后法师还让信徒们回去刷一刷自己的红房子,还特别强调了如果本身就还很新的就不必刷了。星星想领珠子,我跟唐唐要去看天葬,肯定是赶不上了的。
我在这里看到了类似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徽章”的景像,喇嘛们在脖子上挂着或者胸口戴着再或者领导A4纸大小的可以贴在墙上的画像。画像中的人我不认识,也不太想认识。
这个季节也是穿什么的人都有,喇嘛们穿的衣服也是有就是两块布,有的身上有保暖的袍子,有的戴帽子,有的没有帽子。

我们发现很多人都拿着碗里面是酸奶,还拿了一块饼子。我们想着这还挺好,上午蹭了课听,中午还能蹭酸奶呀。就是他们这标配可真是少呀,这能吃饱吗?我们跟着人流的方向走到一座大殿前,看到一辆小卡车,一个人站在上面发这些吃的。有个跟我们一样来这里的年轻男孩看着我们,说他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领,而星星也在问这个是不是只发给男喇嘛不发给女的。我心想着,我们去试试领,看对方给不给我们不就知道了嘛(好没脸没皮呀)。我就跟星星过去了,大概可能是因为已经见底了,师傅等着早点发完就结束工作了呢,我们领的十分顺利。
   
领完吃的,星星看我眼睛还到处看,我跟星星说,我看到发珠子的了。星星对珠子很感兴趣,这一看到就说一起过去领。“你好,可以给我一串吗?谢谢”发珠子的小喇嘛可能是不知道应不应该给我们,先是装着没听到。我又继续问,态度依旧灰常好,声音依旧灰常甜美,星星和唐唐也在旁边一起,我还比了一个“1”的手势表示我不贪心,就要1串。小喇嘛可能是经不住我们这么掺和了他一边把手上的珠子递给我们一边身体向后倾,不敢看我们,口中说着“这不是我的”。我们猜测这个小喇嘛只是下面负责发珠子的人,他上面的领导给他下达的指令里没提到能不能给我们这种来这玩的小孩。
   
一边嚼着领到饼饼和酸奶,戴上珠子,我们进了旁边的餐厅点了三个素菜,就着一壶酥油茶吃吃喝喝到撑得不行,最后想着酸奶和饼饼是领来的不吃掉会被鄙视的,就硬是吃完了。然后,我和唐唐就要去看天葬了。

我们本想问哪里有公车可以坐,或者拼车过去。星星带着我往前问路,就问到了“常”和“王”。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常就对王说“他们要去看天葬,咱们送他们过去吧”。我以为他们也要去看天葬正好顺路,也就上车了。车上,我才知道他们是不去看天葬的。王已经来色达好几次了,他说他看过了,常是第一次来,没看过天葬,但他说他不看。常有些感冒,还吃了难吃的藏药,唐唐也感冒了,常说高原感冒会死人的,唐唐被吓到了。常把车上的感冒药给唐唐,唐唐想都没想就吃了。王跟我们搭起了话,问我们住在哪里,听说我们住在山上没有水,还塞给我们每人两瓶水让带着。
我和唐唐想拉常去看天葬,我把趋利、避害、稀缺都用了“也许看过之后对生死有所感悟,从此对生活的感受完全不同了”,“你来这里一趟,这里就两个可看的,一个是听课,一个是看天葬。不看天葬,你不是白来了嘛。”,“我包里面还有两个口罩给你,不用担心臭味”……,说完,常还是不去。
王说那边没车下来,让常跟我们互留了个电话,如果等下下山找不到车,就给他们打电话。我们刚下车,唐唐就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了他们的车上,我给唐唐手机的电话还没播出去,常就给我打电话了,“你朋友的手机拉我们车上了”“你们走远了没有”“没有,我们刚下来”“好,我们现在过来”,电话里我很冷静,我陪着唐唐一起过去,他们的车没开走多远,常站在车子后面背对着我们,王站在车子前面靠近我们的位置,一见到我们就一句“你朋友也不用给手机这么贵的车费呀”,我们笑了笑,道了谢就走了。
天葬是两点开始,我们到的时候是1:45。在天葬台下面的壁画处,有个汉人喇嘛正在讲壁画,我就过去听了。壁画上是六道轮回,我跟着刚听完了三恶道,刚讲到阿修罗道,大批的秃鹫就来了,一位觉姆过来说有个法师来了,那个喇嘛就停止了讲解领着我们到天葬台去了。
时间过了2点,等待的人有点焦躁。旁边维持秩序的觉姆说,今天的死者是死于意外,法医要先来验尸,所以今天的仪式开始的要晚一些。我看到两个穿着医生装备的人在天葬台上的红房子里,进进出出。天葬台上除了有一座红房子,就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四周用低矮的墙围住,房子左右留了两个出口,房子斜对面一个出口,共三个出口。天葬师穿的是黄色的袍子,不同于这边喇嘛穿的红色衣服。也并没有看到网上的帖子所说的分尸。法医刚走不到10分钟,家属就退出去,然后秃鹫比我们熟悉流程的扑上去了争抢尸体了。
仪式开始前有觉姆在我们旁边跟我们说起天葬的意义。人的一生总有很多执念,就不不愿放下的,固执要争取的,而最大的执念就是对自己身体爱惜的执念了。比如,不能让自己身体受到伤害,比如爱美。人死后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依旧执念于自己的身体,不肯离去。所以死后,喇嘛们给他念经,就是告诉他,他已经死了。让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秃鹫吃了,提醒他身体已经没有了,便没什么可执念的了。第二层意义是,佛教讲布施,死后所能布施的就是身体了。
这些说法我都是认可的,但也有疑问。第一,难道应该完全没有执着吗?没有执着哪来的认真的人较真的人?没有执着哪来的那些科研研究?难道别人要伤害我,我跟自己说不要执着,让别人伤害吗?第二,死后布施身体给秃鹫和死前捐赠器官相比,哪个的意义更大呢?在过去没有移植器官的技术,但现在已经有了,这是随着时间技术的变化,而随着时间,宗教崇拜的死亡仪式并没有变化。

仪式中诡异的是一场冰雹与过早离开的家属。就在秃鹫刚刚扑上去撕扯尸体后,恶臭就袭来了,随后一场冰雹开始下起,越下越大。周围原本约有两百多人在看天葬仪式,一下子就全散开了。留下的我们还不到20人,刚刚还必须要坐着看的,就成了完全可以站着靠在围栏边上站着看了。待秃鹫抢食不大厉害了之后,我看到对面家属区的家属们已经都散了,只剩下1个游客装配的小伙子在拍照和两位天葬师。我继续等着,一个天葬师进来,割尸体给还没散开的秃鹫吃。这些秃鹫啊,来的时候是飞过来的,走的时候是排着队一个一个下山的,他们叼走没吃完的尸体还有野狗在旁边捡漏。待我看到天葬师拎着尸骨的脊椎从偏离天葬台之处拿到最早秃鹫们抢夺尸体的方位后,冰雹开始小了起来。我想走近一些去看,就拉着唐唐过去。我们实际上距离天葬台还是不到100米很近的,等我们从下面绕过去的时候,两个天葬师还有那个游客就都不见了,他们待得地方立着牌子写着非家属不能入内,我跟唐唐便就没有进去。
下来后我又去找之前讲六道轮回的师傅继续帮我讲阿修罗界。师傅说因为阿修罗界的总是有战争,所以并不好。我对他讲的内容有疑问,因为之前读《历史的教训》中战争与历史章节,战争就是历史的常态。而很多发明都是因战争而起的,战争推动了进步。师傅说这是唯物主义历史学家的观点。他认为的进步标准是“幸福”与否,因为现代人并不幸福,所以时代并无进步。这怎么又正好撞上了《历史的教训》进步与退步的章节了呢?那个章节正好是我出题,印象很深刻,我用书上“进步是以对环境的控制为标准的”的观点询问他,最后他给的答案是要两者结合。额,好中庸啊。然后他就开始讲起了自己的经历,他原本是城市中的过灯红酒绿生活的人,赚钱挥霍,后来看透了就来此修行了;他们在这不是来避世,这里也是小社会,也有比较有嫉妒(我没说他是在避世呀,不过他的话解了我对这里的不喜欢,因为我来之前是把这里想象成世外桃源似得情景的,来了却发现这里跟俗世也是很像的)。介于话题从理论下降到了经验,我就只乖乖听他说了。
觉姆们叫师傅走了,唐唐很机灵的问车上还有没有位置,可以的话搭我们一起走,我们便撘他们的车子一起回去。上车前喇嘛觉姆、居士们互相拍照留念,那位喇嘛跟我解释,这是因为其中有位居士明年不过来了。其实,我又没有问他,他为什么要给我解释呢?车上一位女居士也是西安的,她说明天要去见活佛,要活佛加持自己发财。一车的觉姆也跟她开玩笑,叫她早点发财,请她们去西安吃凉皮。坐在第二排的两位觉姆互相拌嘴,一个说另一个头发长了,一个反驳,其实挺逗的。下车后我想着本来自己拼车也是要一个人10元钱回去了,那就随喜那位喇嘛20元钱好了,他讲壁画的时候很认真。而唐唐记住的是明天中午可以见活佛,她很在意,打听了怎么见,时间、地点的信息。
看天葬期间常打来电话问过我们是否要走,我先是因为他们等了很久,就很不好意思说要走。然后想起大叔告诉我的,要跟着自己的想法走,而不是考虑别人的感受。我跟唐唐说,其实我不想走,我想把仪式看完。唐唐很简单的告诉我,那就告诉他们不想走呗。我这样做了,很舒服。
下午四点多一点回到五明佛学院,我们和星星汇合,交换刚刚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星星跟我们讲她下午去到了觉姆家里,也是不错的境遇,我们告诉星星我们搭车过去的,而且常和王第二天也要回成都。星星很兴奋,有机会搭车了。但我不是很愿意,因为我虽然无法评估王的开车技术但可以判断他的表现欲望是相当强的。但此时我知道自己应该是没得选了,我是明天一定要走的,大巴车票早上听课前就没有了,拼车找的人没有回我电话,色达贴的拼车小广告上电话打过去也没人回应。星星说如果撘他们车回,她也一起,唐唐也说要一起。明天中午可以见活佛,唐唐本来对见活佛是很有兴趣的。我想了一下,先发了条信息,“谢谢 我们回来了 天葬的意思是不要让死者对自己的身体留有执念”。 星星拉着我们请书,但等我们抵达已经错过了时间,于是去了一座金顶的觉姆的大殿外晒太阳。
期间我去了趟卫生间,我找到了一间现代化的卫生间,感动得哗哗的。
路上遇到两所有意思的房子。第一栋的顶上全放的吃的,饼干什么的。我想这是在做布施吧。

第二所房子正在挂经旗。挂经旗是早上的课上法师要求的,要求在这个季节挂,因为这个季节有风。我过去问了一下经旗的作用,觉姆说是风吹过的地方会驱散痛苦。我立马接了一句“那我得多站一会”。然后又问,我是否能帮上忙。觉姆把她手中的旗子递给我,让我拿着,她说这也是做事。我这才注意到,周围有一群小孩在钉钉子、挂经旗。是6个大学生,从稻城色达再去成都,一路包车。(额,对比一下我们这些住青旅搭车的上班族们)两位住在这里的觉姆非常热情,知道我们没见到活佛明天又要走,就报了一大堆书籍、光碟给我们,还给了一颗舍利子,两颗甘露丸,一个戴在身上的牌子。她让我们吃掉一颗甘露丸,我一看这么热情,就吞了一颗。后来回来之后我搜来索达堪布的书来听,并不喜欢他一直强调我们生活“有烦恼”“很痛苦”的言论。

我们发现很多人都拿着碗里面是酸奶,还拿了一块饼子。我们想着这还挺好,上午蹭了课听,中午还能蹭酸奶呀。就是他们这标配可真是少呀,这能吃饱吗?我们跟着人流的方向走到一座大殿前,看到一辆小卡车,一个人站在上面发这些吃的。有个跟我们一样来这里的年轻男孩看着我们,说他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领,而星星也在问这个是不是只发给男喇嘛不发给女的。我心想着,我们去试试领,看对方给不给我们不就知道了嘛(好没脸没皮呀)。我就跟星星过去了,大概可能是因为已经见底了,师傅等着早点发完就结束工作了呢,我们领的十分顺利。
   
领完吃的,星星看我眼睛还到处看,我跟星星说,我看到发珠子的了。星星对珠子很感兴趣,这一看到就说一起过去领。“你好,可以给我一串吗?谢谢”发珠子的小喇嘛可能是不知道应不应该给我们,先是装着没听到。我又继续问,态度依旧灰常好,声音依旧灰常甜美,星星和唐唐也在旁边一起,我还比了一个“1”的手势表示我不贪心,就要1串。小喇嘛可能是经不住我们这么掺和了他一边把手上的珠子递给我们一边身体向后倾,不敢看我们,口中说着“这不是我的”。我们猜测这个小喇嘛只是下面负责发珠子的人,他上面的领导给他下达的指令里没提到能不能给我们这种来这玩的小孩。
   
一边嚼着领到饼饼和酸奶,戴上珠子,我们进了旁边的餐厅点了三个素菜,就着一壶酥油茶吃吃喝喝到撑得不行,最后想着酸奶和饼饼是领来的不吃掉会被鄙视的,就硬是吃完了。然后,我和唐唐就要去看天葬了。
编辑


  
挂完经旗,我回去找星星和唐唐。星星小声地指着旁边的觉姆,说那位觉姆已经借她的手机打电话打了20多分钟了。那位觉姆看到我们在看她,没一会就把电话挂了。还我们电话的时候,她问我们现在“汉地”的养老保险是怎样的?问我们是55岁领取还是65岁领取,她说现在还差3年交完,之前一直知道的是55岁可以领取,现在电话那边告诉她要65岁才能领,她说如果是65岁领取,那对她而言就太久了,她说她在色达修行不像是在汉地修行,在这里住宿、吃饭、学习费用都是自己出的。其实我们几个青春依旧的小屁孩是不懂养老保险的事的,也回答不了她,我在网上看到的信息是55岁领取。我比较严谨的跟她说我在网上看到的信息,而她继续追问我正确的答案。在对话中,她对以后并不确定,她说如果不行就回到汉地。
星星拿回手机后又问我有没有跟搭车的人打电话,我看了一下是饭点,就打电话给常叫他们一起吃饭。常说他们已经吃过了要上山去拍照,我们就准备自己先去吃饭一会上山找他们。不过,就在我们去吃饭的路遇到了他们,本来是要搭着他们车上山的,但是唯一的一条路施工被大卡车挡住了去路,常他们只好把车停下来走上去。是王开的车,倒车的时候我吓坏了,后面是一个大斜坡,但他开的很猛。星星也在旁边说害怕,王说“我的驾照是考出来的”。我们下车之后还是决定先去吃饭,再上去找他们。
晚饭时,星星说中午叫了三个菜没吃完,晚上就叫2个好了,于是,我们就要了两个素菜,但真的是吃的干干净净。在色达待了超过24小时,我身体里的能量已经消耗完了,吃的又都是素菜没有多少能量,即便吃完饭喝了汤,依旧冷的不行。唐唐把她的围巾借给了我,我围上之后真的暖和多了。星星说我外套太薄了,是的,星星是两件薄羽绒,唐唐的登山服有两层,而我的外套是单层的只能防风,我对这里的天气还是太乐观了。
等我们吃过饭,天已经黑了,在我的唐唐的坚持下,星星放弃了从大楼梯上去的念头,我们沿着最近的小路回宾馆,为了照顾我大家中间还休息了两次。等我们到坛城,我先给常打了个电话,便开始围着转经筒转了,我转了三圈,然后顺便写了点读笔记。坛城上下起了小雨,灯光照的真好看。好看到我一点也不会去猜测两个喇嘛拎着一个大框在坛城上面转,里面放的会是什么。我们跟着人群在坛城上转了几圈,常和王也从山上下来。
我有点哄着的、讨好的让常答应了明天回康定。为了防止他反悔,他刚一答应,我就蹦跶起来,举起左手要击掌,嘴上喊着“give me five”。常脱下手套跟我回掌。这个细节很特别,这个时候常还是很冷静的样子。我们就约好明天早上他们去听课,听完课我们出发回康定。我们一合计,说要请他们在康定住宿,给他们订一间标间,结果被两人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他们听都没听过青旅。常去看堵车,提到堵车,又提到“如果开王的小车,这里下去就方便多了”星星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不用跟他们提青旅,他们是有钱人。他们本来叫我们去县城吃牛肉火锅,我本来想着为了让他们觉得有面子应该答应的,但唐唐说不想去,我们也就没有去了。
晚上,我跟星星唐唐聊到了我们自己。星星说她觉得我来色达是为了一个人,我说是的,我讲了我的故事。唐唐是下一个,唐唐没法跟男生接触,她跟我一样大,还没谈过恋爱。然后是星星,星星84年,她离婚了,星星是母亲催着她结婚,她就随便结了,星星觉得前夫整天玩游戏,一起出去玩星星喜欢徒步搭车而前夫喜欢的是躺在酒店里,而IT男有很闷,星星半年前很乐观的离婚,但是这半年找对象找的很不顺利,她觉得前夫就是没有思想,所以他找了一个硕士,想着学历高有思想,然后那硕士说“我找什么小姑娘找不到呀,干嘛找你个二手的”,星星说自己被刺激到了。
色达这样的地方待着,晚上会睡的特别早,才10点我们就睡了。

9号早上,我们继续喝白粥吃馒头鸡蛋。星星不想吃咸菜,想念起我们刚到色达那天晚上泡面吃的金针菇,我是跑不动了,星星跑去买了4包,让今天的早餐和昨天有所不同。
吃罢早餐,星星和唐唐想上到山顶,而我一点能量都没有,只能在旅店的床上打开电热毯看书。9点半,常打电话来说他们改主意不听课了,叫我们走。我赶忙打电话给星星和唐唐,唐唐电话打了好多遍才通,等电话通了,她们从山上冲下来,我们一路很赶的到集合地点。那个时候,常和王还没到,稍稍等了10来分钟,他们来了,后排堆的水和杂物在我们到之前就都放进后备箱里面。

9号早上,我们继续喝白粥吃馒头鸡蛋。星星不想吃咸菜,想念起我们刚到色达那天晚上泡面吃的金针菇,我是跑不动了,星星跑去买了4包,让今天的早餐和昨天有所不同。
吃罢早餐,星星和唐唐想上到山顶,而我一点能量都没有,只能在旅店的床上打开电热毯看书。9点半,常打电话来说他们改主意不听课了,叫我们走。我赶忙打电话给星星和唐唐,唐唐电话打了好多遍才通,等电话通了,她们从山上冲下来,我们一路很赶的到集合地点。那个时候,常和王还没到,稍稍等了10来分钟,他们来了,后排堆的水和杂物在我们到之前就都放进后备箱里面。

回程

路上发生的事无非就是:开车、看景色、吃东西、聊天。车子由常和王轮流开,我负责导航看路对不对,期间给常普及了一下高德地图的离线地图和海拔测试APP。王在不开车的时候负责捧常,开口闭口都是百万千万的生意;捧出王一年去三亚旅游30多次;出门都是司机开车;不习惯两个男人住一间屋子,住宿都是两间房间;想公关的是副省长刘捷;这次出来纯属体验生活。鉴于两个四川人一路说这些信息时用的是普通话,我是一句都不信的,并且原来满满的感激感在偶尔冒出来的黄色笑话和炫富的冲刷下持续下滑。到了康定他们先送我们到青旅,待我们洗去好几天之后的污垢后,常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去吃饭,是一间藏餐厅,星星对那边很熟,只听名字就知道在哪。
  
入座时王把我让到了常的旁边,星星使眼色让我负责倒酒。我们把之前商量好的要给他们的500块钱塞给他们,他们没收。正如星星之前猜的那样。
饭后,我们拉着他们去青旅的客厅玩杀人游戏,星星又把我让到了常的旁边。玩游戏时,我才发现常其实是真的“很傻很天真”,我们玩了两轮,每轮我都是杀手,一起玩游戏的小孩都看出来了,他看不出来。

差5分钟11点,青旅美美给我们喊了stop。常和王走后星星发现玩游戏的人全是住阁楼的人,于是星星拉着大家继续玩,我们在阁楼小声地、悄悄地、聚成一群,我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比较逗逼的是,因为不懂规则,我当法官的时候,天亮了忘记刚才杀的是谁,让警察睁眼喊的是“法官请睁眼”,警察在第一轮就死掉了作为法官还让游戏继续几个平民陪杀手一直玩下去。我是因为总是抽到杀手,他们推举我做法官的,结果就做了这么一轮,他们就不让我做法官了。然后,我手气很邪的,在接下里的一个小时里,1/2抽到杀手,1/4抽到警察。
玩游戏的时候,星星让我给常发给信息,把我们还在玩游戏的图片发给他,我的倔脾气发起来了,我跟星星说不。
玩到过了12点,我们就散了。那天晚上是我、星星、唐唐,我们三人在一起的最后一晚。我们躺在那里,都没有睡意。我们三人在群里互相传了照片,我们笑,我们说以后还要联系。

最后一天,10号,早上7:30就起来了。这一晚睡得时间并不长,因为阁楼另一层的两个男生一直在聊天。当我听到小男生们在谈论我们有没有醒来的时候,我娇嗔的伸了个懒腰,然后他们就安静了。我以最没心没肺的样子,没有一个告别仪式,离开了唐唐和这间青旅。他们,都成了过客。
星星问我早餐怎么办?她担心我们吃过之后,常和王还要吃早餐,又得吃一遍。我说不管他们,咱们去吃。其实,我估计着他们是没有吃早餐的习惯的。我们在约定的时间9点准时出现在他们酒店的大厅里,这两个男人都迟到了。我等他们的时候去了大厅的卫生间,回来看到常坐在我坐的位子上,他看到我后立即站了起来让我坐。他表现得像个小男生,其实还挺可爱的。不到2分钟,王下来了,常向王要抹脸的面霜,王在酒店大厅打开小箱子取给常。这个男人啊,直接去对方房间借不就好了嘛。
他们果然没有吃早饭,而且也没有要去吃的意思。路上我们买了两兜苹果,王吃了,常不肯吃。常是一路都不肯吃一点零食的。他们买了整整一麻袋核桃。加油的时候星星给我使眼色,让我不要提出加油钱的话。

常在出租车司机、我的小道消息、小卖铺老板都告诉他一条近道路被封了的要绕路的情况下还是走了近路,走了一个小时后堵在那里,又买了一包山核桃玩,听说要到下午三点才放行,我们就又绕回去走了远路。一换到王开车,我就把安全带绑上了,他开的很快,而且是在土路上。
路上,常对我们说“看我人这么好,你们也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啊”,我还没想明白这个2岁女儿的父亲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才能如此顺畅地说出这番不合理的话,星星已经回答“你孩都2岁了,还找什么女朋友呀?”,我赶紧附和“是呀”,常也就不再多说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跟我说让我晚上陪常唱歌,我笑了笑说话,星星帮我说话“常大哥混的圈子我们哪能进去啊?”,常当真似得说“哪有,都是一群屌丝”。王又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晚上就走。
到了成都之后,常先把王放下,王开了辆小mini。然后,常带着我们,我们两个外地人用高德地图导航,指引常去他的目的地。王走后,我放松了很多。常想知道怎么才能有艳遇,我跟星星首先帮他分析了一下艳遇的类型,然后建议他只可以有身体的艳遇就好,最好不要找要心灵交流的那种,然后教他怎么去酒吧认识女孩,又应该注意什么。其实他真的是个好人,不过我忘记了告诉他,他不应该追求那些刺激的。走前,我跟常说了三件事,第一是要有固定的钱,第二是要锻炼身体少喝酒,第三是多读书。一些真话就是我能送给他的了。
我当做每一次经历都是一次修行。我是带着麦子的颜色出发的,收获了新的麦子的颜色。

本篇游记共含16730个文字,5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拍照片吗lz?

2016-07-18 15:06

有没有图片?光看字不过瘾哪

2016-07-18 20:57

引用 peiqiwz 发表于 2016-07-18 15:06:09 的回复:

没拍照片吗lz?

回复peiqiwz:拍了 太多了……

2016-07-19 17: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