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年6月成都5日自驾游游记之三——三星堆博物馆(广汉市)

23
yu (深圳) LV.16
2016-07-18 11:47 1594/6
  • 出发时间/2016-06-07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500RMB

       第一次提笔,竟无从说起。一是因为说的是个谜,世界上还尚未有谜底;二是因为体量大,一一列举怕太啰嗦,抓重点又觉得处处是重点。

一、三星堆遗址

       三星堆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遗址的发现,始于一次偶然。1929年,当地一燕姓农民于春淘沟时,发现了一坑玉石器。自始,三星堆经历了几次断断续续的考古发掘。
       直至现在,考古学家已探明的遗址群规模巨大、范围广阔。古文化遗存大多分布在鸭子河南岸的马牧河南北两岸的高台地上,分布面积12平方千米;遗址群年代上起新石器时代晚期,下至商末周初,上下延续近2000年。

       遗址现有保存完整的东、西、南城墙和月亮湾内城墙,是中国西南地区一处具有区域中心地位的最大的都城遗址。它的发现,为已消逝的古蜀国提供了独特的物证,把四川地区的文明史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

       (下图取自网络)

二、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文化的命名,是基于1933年至1980、1981年的若干次考古调查和发掘所获资料,根据三星堆遗址古文化在四川地区分布较广、又具有一群区别于其他任何考古学文化的特殊器型,发掘者建议将这一考古学文化命名为“三星堆文化”。

       目前学术界的多数意见是,三星堆文化可以说是以夏文化和鄂西川东峡区土著文化的联盟为主体的考古学文化,是一个拥有青铜器、城市、文字符号和大型礼仪建筑的灿烂的古代文明。

       三星堆文明的产生不是孤立的。它既有自己悠久而独立的始源,又受着中华文明内部不同地域之间的文化,乃至东方文明不同地域的文化或明或隐、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但从整体上看,三星堆文明仍然具有明显的自成体系的结构框架,因此是中国文明的起源地之一。

三、三星堆之谜

       虽经70多年的发掘、研究,三星堆遗址及其出土文物的许多重大学术问题,至今仍是难以破译的千古之谜。

       三星堆文化来自何方?这里数量庞大的青铜造型特殊、特色鲜明,不归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青铜器上没有留下一个文字,让人无从考证。
       遗址居民族属为何?出土的人形青铜器,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耳朵上还有穿孔,与中原人的相貌特征相去甚远,是何民族无法确定。
       古国的政权性质及宗教形态如何?是一个附属于中原王朝的部落军事联盟,还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已建立起统一王朝的早期国家?其宗教形态是自然崇拜、祖先崇拜还是神灵崇拜?或是兼而有之?
       高超的青铜器冶炼技术及青铜文化是如何产生的?
       古国何以产生、持续多久,又何以突然消亡?古国的繁荣持续了1500多年,然后又像它的出现一样突然地消失了。历史再一次衔接上时,中间已多了2000多年的神秘空白。
       出土上千件文物的两个坑属何年代及什么性质?
       三星堆出土的金杖等器物上的符号是文字?是族徽?是图画?还是某种宗教符号?
       ......

       余秋雨先生说,中国的历史过于清晰,缺乏神秘感,所幸我们还有三星堆。

       魅力之谜,迷之魅力。我想知道谜底。

四、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博物馆位于三星堆遗址东北角,地处广汉城西鸭子河畔,是一座现代化的专题性遗址博物馆,于1997年建成开放。
       官方网址:http://www.sxd.cn/

       博物馆游客中心提供人工讲解和语音导览器,也可以通过关注公众号“三星堆博物馆”(微信号:sanxingdui1997)进行导览。人工讲解最好,规范专业,还能交流互动;语音导览器需时2个小时,微信导览需要自己找到讲解标的。

       三星堆文物是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在中国浩如烟海、蔚为壮观的文物群体中,属最具历史科学文化艺术价值和最富观赏性的文物群体之一。
       在这批古蜀秘宝中,有许多光怪陆离、奇异诡谲的青铜造型,有高2.62米的青铜大立人、有宽1.38米的青铜面具、有高达3.95米的青铜神树等,均堪称独一无二的旷世神品。而以流光溢彩的金杖为代表的金器,以满饰图案的边璋为代表的玉器,亦多属前所未见的稀世之珍(这些奇珍异宝将会按照参观顺序在下文中一一介绍)。

       博物馆有两个展馆(综合馆和青铜馆),其展示面积近12000平方米。
       馆外配置有仿古祭祀台和供现代文体活动的大型表演场;有古典风格的附属建筑群和餐饮娱乐设施;有草坪、水域湖面、假山、水车;还有儿童乐园。
       游客中心的旁边有地下停车场,对面有露天停车场。

(一)《三星伴月——灿烂的古蜀文明》综合馆

       综合馆陈展金、铜、玉、石、陶等各类文物,以类设题,因题见意,纵向贯通、横向展开,介绍古蜀历史及三星堆古蜀国在各个领域取得的辉煌成就。

       综合馆分为6个单元:第一单元为“雄踞西南——古蜀2000年的沧桑史”;第二单元为“物华天府——三星堆的农业与商贸”;第三单元为“化土成器——三星堆陶器”;第四单元为“以玉通神——三星堆玉石器”;第五单元为“烈火熔金——三星堆冶炼”;第六单元为“通天神树——古蜀人智慧与精神的象征”。

1、第一单元“雄踞西南——古蜀2000年的沧桑史”

       在今四川及其相邻地区的广袤区域内,分布着许多古代遗迹和遗址,出土了众多文化面貌基本相同、独具特色且自成体系的文化遗物,从而构成了“蜀文化”这一区域性文化共同体。
       一般将蜀文化划分为新时期时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早期蜀文化(古蜀文化)和东周至秦汉时期的晚期蜀文化(巴蜀文化)。

       按照考古学文化序列,三星堆遗址文化可分为四期。上至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4800年),下讫春秋早中期(距今约2600年)。
       三星堆以其文化遗存的完整串联,树立了四川盆地考古学年代标尺,堪称延续时间最长、等级最高的蜀文化中心遗址,亦是古蜀先民创建的古代蜀国的一处政治文化中心。

       (1)文明初曙——三星堆遗址一期文化
       三星堆遗址一期文化相当于中原龙山文化时代,大体对应古蜀历史传说中的“蚕丛”与“柏灌”王朝,距今约4800—4000年。
       其文化遗存分布面积约5平方公里,是新石器时代晚期成都平原乃至长江上游最大的一处中心遗址。
       此期文化因素以本地特色为主体,遗存中含有具石家河文化与良渚文化风格的玉器和陶器,说明当时成都平原已与长江中下游地区有了文化交流。而成都平原史前城址群的发现,则表明当时已出现大小城邦组织。其中,唯三星堆发展成为最早的古蜀国中心都邑。

       (2)鼎盛时期——三星堆遗址二至三期文化
       三星堆遗址二至三期文化,其时段相当于中原夏商时代,大致对应古蜀史传说中的“鱼凫”王朝,距今约4000年—3200年。
       此时期,三星堆遗址总面积约12平方公里,古城范围近4平方公里。城墙体系合理严谨,城市功能区划讲究布局、设施完备,其庞大的规模堪比同时期中原王都。
       两个祭祀坑中出土的近千件青铜重器、金器、玉器和象牙,表明三星堆的冶铸技术及加工工艺已颇为成熟,而两坑本身即是大型宗教礼仪活动之产物,反映出古蜀国宗教礼仪与祭祀制度之完备。凡此等等,足证三星堆此时已发展成为中国长江上游地区的文明中心。

       (3)重心南移——三星堆遗址四期文化
       三星堆遗址四期文化相当于商代晚期至春秋时期,大致对应古蜀历史传说中的“杜宇”王朝,距今约3200年—2600年。
       在经历了长期繁荣之后,三星堆古城最终被废弃,某种自然或人为的原因,导致了古蜀国政治中心的南迁。而三星堆遗址分布较广的该期文化遗存,表明三星堆文明虽自鼎盛而趋于式微,但该地依然是同时期成都平原最重要的生存境域之一。
       三星堆文明在广大区域内持续发展的完整历程,证明了其持续而强大的辐射力。2001年初发现的成都金沙遗址,可以说是三星堆文明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凝聚、传承和创新,古蜀历史由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2、第二单元“物华天府——三星堆的农业与商贸”

       成都平原是古蜀农业经济区中开发最早、面积最大和最为重要的中心地带。至商周时代,成都平原以稻作生产为主的农业经济已较为发达。而农业的发展,自然为商品经济的产生及商贸创造了有利条件。

       (1)农业    
       在青铜时代,农具多为木制,难以留存,故三星堆遗址出土农具不多。虽然如此,遗址出土的数以千计的酒器仍可间接说明当时的农业生产已有相当水平。粮食产量高,方有余粮酿酒,以备饮用或祭祀之需。其酿酒技术亦较为进步。据初步考查,当时已能生产过滤去了酒糟的“清酒”。
       另一方面,家畜饲养的兴旺也是农业发达的标识之一,遗址出土家养动物遗骨及各类家养动物造型颇多,可知家畜饲养业亦具一定规模。除农作物外,农副产品亦较丰盛。

       (2)商贸
       文明社会初期,人们在从事商品交换时,曾都以海贝作为原始货币,三星堆祭祀坑所出土的数以千计的海贝,或具货币性质,而罕见的铜贝,亦有可能属最早的金属货币之一。
       蜀地的漆器在先秦时期即已名扬遐迩,日后更是远销各地,三星堆距今3000多年前的漆器当是其滥觞。
       三星堆的各类青铜人物雕像服装整齐,衣饰繁复,做工考究,可略见当时纺织服装工艺之概貌。
       大量的出土象牙,或可证明本地曾生活着象群。象牙也有可能是三星堆古蜀国与周邻或更远地区的商贸物品。

3、第三单元“化土成器——三星堆陶器”

       陶器在遗迹和地层单位的年代测定和考古学文化的断代分期等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其创制与农业经济的发展和定居生活的需要有密切关系。因取材容易、可塑性强、制作简便,故陶器产生后即扩展到生产生活诸领域。

       蜀地陶器的典型器物是小平底罐(包括各类尖底器)、高柄豆、鸟头形把勺、器盖等,并因之形成蜀陶的基本组合定式。

       三星堆古蜀国制陶业高度发达,遗址出土的陶器数量巨大,种类繁多,礼仪用器占有相当比例,尤以各类酒器和盖纽的造型颇具特色。

       此外,还出土了数以千计的鸟头形把勺,其鸟头形象颇似鱼凫(鱼鹰),推测是具象征意义、与祭祀活动有关的器物。

4、第四单元“以玉通神——三星堆玉石器”

       三星堆的玉石器群与青铜器群交相辉映,共同构成了三星堆文明及其文化艺术的最高成就。
       自新时期时代晚期以来,玉石器制作已渐趋成熟,至商代晚期臻于纯熟境地,此一时期以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玉石器最为著名,而三星堆独具特色的玉石器群则堪与中原媲美竞精。

       遗址出土的玉石器数量众多,尤以璋、戈为大宗且最具地方特色和时代特征。其显著的特点是种类宏富、造型精美、形体硕大,多有全国范围内独一无二的器型。

5、第五单元“烈火熔金——三星堆冶炼”

       (1)青铜器
       中国青铜冶铸始于距今4000多年前的夏代,三星堆古蜀国冶金术在商代中后期已达至高度成熟的境地。
       三星堆青铜器是古代科技与艺术的完美结合,硕大重器与玲珑秘宝均为韵质双美之作。

       (2)金器
       以秦岭和淮河为界,商代中国南、北两大地域的金器各成系统,体现出不同的价值倾向。
北方诸系金器大多为装饰品,数量与种类不多,且形体较小。
       南方金器则以三星堆金器为突出代表。不仅种类丰富、量多体大、制作精良、功用特殊,应是神权与王权的最高象征之物。

       A、商金箔虎形饰
       此文物为商代的金器,系用金箔捶拓成形,遍体压印“目”字形的虎斑纹。虎头昂起,张口作咆哮状,眼部镂空,前足伸,后足蹲,尾上卷,呈奔跑状。
       金虎呈半圆形,可能原来是粘贴于其他器物上的饰件。中国古代民族多有崇虎的习俗,三星堆出土的金虎及青铜虎,造型以简驭繁,气韵生动,说明蜀人对虎的观察相当仔细,而且虎的形象在其心目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金器中的重器如金面罩、金杖等,文化形式与西亚近东文明颇为接近,推测当时西南地区与外域已存在文化交流关系。

       B、商代金面罩铜人头像
       青铜人头像粘贴金面罩,说明当时的古蜀人已视金为尊。人头像作为常设于神庙中的祭祀神像,在其面部贴金,其目的并非仅仅为了美观,而与祭祀内容和对象有关,金面罩或许有娱神以使神更灵验的作用。在三星堆众多的青铜人头像中,戴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仅有四件,可能代表了特殊的身份和地位。

       此文物为商代的青铜器,金面罩是用金块捶拓成金皮,然后依照人头像造型,上齐额,下包颐,左右两侧罩耳,耳垂穿孔,眼眉镂空。面罩与人头像的粘和方法,系用生漆调和石灰作为粘和剂,将金面罩贴于铜头像上。

       C、商金杖
       金杖是已出土的中国同时期金器中体量最大的一件。金杖系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再包卷在木杖上;出土时木杖已炭化,仅存金皮,金皮内还残留有炭化的木渣。

       此文物为商代的金器,金杖系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再包卷在木杖上;在金杖一端,有一段图案,图案共分三组:靠近端头的一组,合拢看为两个前后对称,头戴五齿巫冠,耳饰三角形耳坠的人头像;另外两组图案相同,其上下方分别皆是两背相对的鸟与鱼。

6、第六单元“通天神树——古蜀人智慧与精神的象征”

       对树的崇拜是世界各代各国各族宗教信仰中共通的文化现象,关于树的种种神话传说与树形图像在世界范围内有广泛分布,主要有所谓“宇宙树”与“生命树”两类。前者以物质形式表达古人对宇宙、天象的认识,后者反映古人的吉祥观念并张扬其生命意识,但两者界限有时并不明显,尤其在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中二者关系颇为密切。
       总的说来,中西古代树神话、树崇拜及神树图像异曲同工这一文化现象,对研究人类早期的宇宙观念具有重要意义。

       (1)通天神树
       中国古典神话传说中,有许多神树。最有代表性的是东方“扶桑”、中央“建木”和西方“若木”。
       这些树与外国古典神话中的“宇宙树”应属同一性质,反映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共同的思维方式与观念意识,一种人类早期对天地自然的认知体系及趋同化的神话宇宙观。
       神树具有多种特征和功能,其重要标志之一是立于大地的中央即“世界中心”,有所谓“登天之梯”的作用。三星堆神树当是古代传说中扶桑、建木等神树的一种复合型产物,其主要功能之一即为“通天”。
       三星堆神树是中国宇宙树伟大的实物标本,当可视作上古先民天地不绝,天人感应,天人合一,人神互通之神话意识的形象化写照。

       A、一号通天神树
       此展厅正中的神树高达3.96米,树干残高3.84米。
       此神树分三层,每层分延伸3个树枝,共九枝,每枝朝不同方向弯成弓形,上面挂满了“果实”,上面有9个金乌神鸟,是古蜀人根据“十日传说”制造的一件青铜器。
       神树上还有一条龙,从树顶上蜿蜒而下,夭矫多姿。
       从造型来看,该青铜神树应是代表东方的神木“扶桑”,其主要功能之一即为“通天”。

       B、二号通天神树
       二号通天神树仅保留着下半段,整体形态不明,下面为一圆盘底座。
       三条象征树根的斜撑之间的底座上,各跪有一人,人像的双手前伸,似乎原先拿着什么东西。
       能够复原的树干每层伸出三根树枝。它的枝头有一长一短叶片包裹的花蕾,其后套有小圆圈,与一号大铜树基本相同;但枝条的主体外张并且上翘,鸟歇息在枝头花蕾的叶片上,这却不同于一号大铜树。

       (2)摇钱树
       汉代四川地区流行一种带座铜树的随葬明器,多表现昆仑山西王母的神话传说,因其挂满铜钱,俗称“摇钱树”。

       其与三星堆神树,皆是以树、神结合为主要构成因素,表意其“通神”、“通天”之功能用途。
       神树以神鸟代金乌,摇钱树以朱雀喻日神,其光明之象征意义显明。摇钱树铸“钱”,钱文多饰光芒,其初始意义仍在表征太阳,树座则综“昆仑”、“灵山”、“玉山”诸神山之义。
       三星堆神树与摇钱树的图像构成方式,均在以神木、神山相结合而达天地不绝、人神想通之旨意。

       (3)其他树形图像

(二)《三星永耀——神秘的青铜王国》青铜器馆

       青铜器馆以青铜人首鸟身像为主体标志性雕塑,辅以大型铜质浮雕背屏,通过连续递进的场景组合,全面系统地展示三星堆的青铜雕像群及一批古蜀青铜神品重器。

       青铜器馆分六个展厅,分别为:一展厅为“铜铸幻面,寄载魂灵——奇秘面具”;二展厅为“赫赫诸神,森森群巫——神巫群像”;三展厅为“皇天后土,人神共舞——祭祀大典”;四展厅为“矗立凡间,沟通天地——群巫之长”;五展厅为“千载蜀魂——奇绝的宗庙神器”;六展厅为“心路历程——三星堆考古录”。

1、一展厅“铜铸幻面,寄载魂灵——奇秘面具”

       面具是一种人类共生的,具有特殊表意性质的文化符号,早期多用于丧葬驱邪或原始祭仪中的乐舞娱神活动,深寓宗教情愫。
       后来,其原有的鬼神崇拜内涵逐渐淡化,娱乐功能日益增强,隐喻与象征含义愈见丰富,最终形成了各地区各民族具有多重文化因素、极具艺术审美价值的面具文化。

       三星堆青铜面具,是世界上从古至今众多面具中最富特色的文物群之一,具有浓厚的神巫文化特征与极其独特的审美个性。
       面具劲拔的线型与峻整的轮廓,合构为天地共成人生浑融的奇伟图像,凸显出庄严雄强之势,张扬着圣洁华贵之美。一幅幅完美神奇的惊世之作,勾勒出古蜀人多姿多彩的想象世界,表达了中华先民超越现实向往未来的精神诉求。

       三星堆遗址共出土人面具20余件,分大、中、小三型。
       目前,在三星堆博物馆青铜器馆的展厅内,陈列有青铜面具专厅,重点展示特大型面具、戴冠纵目面具和纵目面具。

       (1)青铜大面具
       面具高72厘米,宽132厘米,重100公斤,是三星堆出土所有面具中体量最大的一件。
       出土时较残,新近修复。脸方正,长刀眉,三角形立眼,长方耳,耳垂穿孔,蒜头鼻,高鼻梁直达额中两眉间,阔口,闭唇,颐方圆。
       面具系翻模浇铸而成,两耳以嵌筑法连接。额间留有方孔,估计原安装有饰物。面具厚重沉稳,端庄谨严,硕大无比,充分显现出神像的无穷威力及古蜀人高深的艺术造诣。

       (2)青铜戴冠纵目面具
       面具高85.4厘米,宽78厘米,横断面呈“U”字形,眼、耳采用嵌筑法铸造,额间补铸的夔龙形冠饰高66厘米。
       面具造型意象神秘莫测,风格雄奇华美。长方形脸,长刀形粗眉,“臣”字形目,眼珠呈椭圆柱形突出眼眶,鼻部卷曲,阔口微张,露舌。戈形耳向两侧展开。额正中有高高竖起的额饰,上端内卷,中部饰刀状羽翅。左右两侧有方形铸孔,当为祭祀时便于扛抬使用。面具出土时,尚见眼、眉描黛色,口唇涂朱砂。
       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被认为是蜀人祭祀坑遗存。这种铜面具是古蜀人心中“神”的化身,此凸目面具应是蜀王蚕丛的神像。

       (3)青铜纵目面具
       面具高66厘米,宽138厘米,系三星堆出土青铜器中形体最大的两件面具之一。
       宽嘴巴,大耳朵,耳部斜向伸展,极为夸张,额头正中有一方孔,可能原来安装有装饰物。这件面具最奇特的是:双眼呈柱状外凸达16厘米,被人们俗称为“千里眼、顺风耳”。
       一般认为,此面具的眼镜大致符合史书中有关蜀人始祖蚕丛“纵目”之记载,很可能即是古蜀先民置于神庙之中顶礼膜拜的祖先神——蚕丛。

2、二展厅“赫赫诸神,森森群巫——神巫群像”

       三星堆青铜群像作为陈列于古蜀宗庙的庄严像设,既是古蜀国神灵谱系中天神、地祗、祖先神的象征,同时亦折射出人间社会的群体关系,代表着国王及巫师一类拥有政治与宗教权力的社会上层人士及由此构成的统治集团。王与巫、人与神,在此复合交融,莫辨彼此,可谓王巫合一、人神一体。它们生动地反映了古蜀先民的原始宗教意识,形象地再现了古蜀国上层统治集团的层级结构。

       这些青铜人头像表情凝重,似乎若有所思,无论大小、高低,都无一例外地紧闭嘴唇。让人感觉,他们似乎是为了抽象出一种表情而浇铸出来的,他们的产生似乎都是为了表达出这种表情。但究竟是什么含义,什么目的,无从知晓。

       下图这个青铜人头像高37.5厘米、重0.6千克。
       铜人头的面部方正,顶部平展,铸有子母口,以便戴冠。面部表情粗放,双眼圆睁,阔鼻,鼻梁突起,双唇紧闭。双耳垂穿孔,并以云雷纹为饰,脑后铸有长辫,发丝根根可见,颈部可接插木柄,其形象当与蜀人中的巫师有关。

       展厅内的青铜人头像造型各异,出土时面部均有彩绘,他们的眉毛浓密且竖立,鼻子又大又宽,嘴巴大而扁平,而且在耳垂上穿孔,用以挂戴耳环耳饰,看来我们的先人很爱美的。

3、三展厅“皇天后土,人神共舞——祭祀大典”

       “国之大事,在祀在戎”,这句经典名言说明了祭祀在古代社会至高无上的地位。在祭祀活动中,人们通过巫师作为中介,将祭品奉献给天地诛神,其目的在于祈福镶灾,五谷丰登。统治集团人士除自己笃信神灵,也藉神施法来统驭下民,祭祀由此成为第一等的国家大事。这种祭祀活动不断发展演变,成为后来中国系统化并延续千年的古代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的考古发现中,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大规模青铜人像遗址。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器物就是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它以其特殊的造型以及独具特色的文化内涵驰名中外。
       通过青铜人头像粘贴金面罩这一特点,可以说明当时的古蜀人已经视金为尊贵的象征。人头像作为常设于神庙中的祭祀神像,在其面部贴金,其目的绝非仅仅为了美观,而应是与祭祀内容和对象有关。
       从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共出土了青铜人头像多达50多件,戴金面罩的铜人头像却只有4件来分析,它们应该是代表着特殊的身份和地位的。这种具有社会最高层地位的人,据推断他们是手握生杀大权,并具有与神交流的特殊技能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戴金面罩的人头像在商周时期中国其他地区和其他文化中几乎不可见,它应当是古蜀青铜文明特有的文化现象,它反映的是古蜀文明浓郁的地域特色。

4、四展厅“矗立凡间,沟通天地——群巫之长”

       中国上古时代,“巫师”是统治集团中负责人神交往之职的特殊人士。他们呼风唤雨,“替天行道”,被尊奉为人间之神。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物造像,大多应为巫师一类人物。其中,大立人当属“群巫之长”,是集神权和王权于一身的最高统治者的象征。在基本上不存在偶像崇拜传统习俗的中国早期历史中,三星堆青铜偶像群的出现显得异常独特,颇具认识意义。

       (1)青铜大立人像
       大立人像高172厘米、通高262厘米,重约180公斤,是现存最高、最完整的青铜立人像。被誉为“世界铜像之王”。
       人像头戴高冠,身穿窄袖与半臂式共三层衣,衣上纹饰繁复精丽,以龙纹为主,辅配鸟纹、虫纹和目纹等,身佩方格纹带饰,制作之精美细腻,迄今为止,在夏商周考古史上绝无仅有。其双手手型环握中空,两臂略呈环抱状构势于胸前。脚戴足镯,赤足站立于方形怪兽座上。

        A、雕铸工艺
       雕像系采用分段浇铸法嵌铸而成,身体中空,分人像和底座两部分。

       B、身份之谜
       立人身份存疑。学术界普遍倾向认为,他是三星堆古蜀国集神、巫、王三者身份于一体的最具权威性的领袖人物,是神权与王权最高权力之象征。人像身佩的方格纹带饰,当具有表征权威的“法带”性质。其衣服上的几组龙纹装饰似有与神灵交感互渗的意义,其所穿之衣很可能是巫师的法衣。

       C、所持何物
       最神秘的地方是其左右手中心轴不在一条直线上,它到底手上拿的是什么呢?他手中是否原本持(抱)有某种法器?有人认为是琮,有人认为是权杖,有人认为是大象牙,还有人认为是类似彝族毕摩(祭司)的神筒或签筒,也有人认为他是在空手挥舞,表现的是是祭祀时的一种特定姿态。

       (2)青铜兽首冠人像
       兽首冠人像残高40厘米,出土时仅存上半身。人像头戴兽首状冠,冠饰颇似大象之鼻,仪态端庄,表情威严。
       此人像与青铜大立人像的造型大体相同,而极夸张呈抱握状的双手亦与大立人十分类似,从此点分析,其身份当与大立人一样,同属巫师一类社会上层人物。

5、五展厅“千载蜀魂——奇绝的宗庙神器”

       三星堆出土了众多与宗教祭祀活动有关的青铜器,其造型千奇百怪,工艺精巧繁复,内涵高深莫测,应属古蜀神庙之中陈设的供人顶礼膜拜的神圣物品。透过这些古蜀先民物质与精神文明的实物载体,人们可以窥见先民们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之一斑,领略古蜀青铜艺术的无穷魅力。

       (1)青铜尊、罍
       青铜礼器是商周时期上层统治集团陈设于宗庙的重器,用于祭祀、宴飨、征伐等重大礼仪活动。
       三星堆青铜尊、罍形制多样,其基本造型虽源于中原商文化,但在装饰纹样等方面却不乏自身的文化个性,可以看出,古蜀人对中原商文化因素的吸引带有主动选择性。

       (2)青铜鸟脚人像
       鸟脚人像通高81.4厘米,其中人像残高30厘米,鸟高51.4厘米,系以嵌铸法将人体与鸟头铸造在一起。
       人像上半身与鸟的尾端残断无存,出土时器身涂有朱砂。人像下半身穿紧身短裙,两腿健壮,上饰目纹,双足为鸟爪,紧抓下面的鸟头,当是象征的某位天神。

       (3)青铜人身形器
       人身形器通高46.4厘米,整体造型颇似一无头无手之人体,上部如穿衣袍之躯干,下有双腿,器身满饰图案,主题纹饰为两组共五只倒置的变形鸟纹,鸟喙长及等身,或系神鸟之象征?亦有认为鸟纹应是戴面罩的“羽人”形象。
       此器古怪莫名,用途难测,属三星堆文物中最为神奇的器物之一。

       (4)青铜太阳轮
       青铜太阳轮,其状若车轮,学术界一般认为这是古人塑造的太阳。
       太阳和太阳神的崇拜,是人类早期共同的文化心理,在世界各地的早期岩画和文物中,有关太阳的图案或其纹饰多得不胜枚举,而像三星堆一样以青铜的实物形态来表现太阳的却是很少见的。

       博物馆中展示的太阳轮直径均在85厘米左右,系采用二次铸造法制成(其制作方式:先将晕圈和五道光芒铸成后,再用嵌铸法将太阳嵌铸在光芒上,最后与晕圈相互连接,太阳中心和晕圈接口处两端有连接孔)。这些太阳轮上均有小孔,估计是要把他们钉挂起来,作为太阳的象征接受人们顶礼膜拜的。

       (5)青铜大鸟头、青铜鸟
       三星堆文物中的鸟形象蔚为大观,多属于一些器物上的附件及装饰物。其种类宏富、造型精美、千姿百态。有些颇具写实风格,有些堪称抽象艺术的杰作。
       作为远古时代图腾遗存及自然崇拜、神灵崇拜、祖先崇拜之物,鸟与蜀族之关系极为密切。几代蜀王直接以鸟为名,足以证明这一点。众多鸟造型反映了古蜀人的鸟崇拜,其实质是太阳及太阳神崇拜。

       下图的青铜大鸟头,通高40.3厘米,是三星堆全部鸟类造型文物中形体最大的一件。出土时,发现其勾喙口缝及眼珠周围皆涂有朱砂。鸟颈部下端有三个圆孔,当作固定之用。此器可能是神庙建筑上的装饰物,也有可能安装于某种物体之上,作为仪仗用途的象征标志。

       (6)青铜雄鸡
       青铜雄鸡长11.7厘米,通高40.3厘米,造型风格颇为写实,系用范铸法铸造。雄鸡尾羽丰满,引颈仰首,其冠、眼、喙、爪、羽毛等刻画极为细腻和工整流畅。整体造像鲜活灵动,气宇轩昂,神形兼备,当是传说中的“天鸡”,体现出雄奇俊逸、超凡脱俗的气格,堪称难得的艺术神品。

       (7)青铜神坛
       青铜神坛,跟青铜神树一样,被誉为三星堆最为神秘的青铜神器。二号祭祀坑中共出土了三件青铜神坛残件,它们无一例外,全部成了碎片。考古学家历时两年,才将神坛成功修复。

       神坛造型神异奇特,内涵高深莫测。
       此器可分三层:底层是一对头尾相向的神兽;中层为四立人及头顶的山峰;上层有建筑及人物、飞鸟造型等,建筑额间有人首鸟身神像。其竖向垂直展开的时空序列表征“天、地、人”三界,全器似呈意念中的旋转动势。
       神坛以立体的实物模型这一物质形态,体现出古蜀人的神话宇宙观。

       (8)青铜龙、蛇

       A、青铜龙柱形器
       龙柱形器下部中空,当是某器物附件。龙身细长如蜥蜴,龙头大耳犄角,下巴有胡须,颇似羊头。

       B、青铜蛇      
       青铜蛇体形硕大,颇具写实风格,蛇身有铆孔,可知其采用分段铸造法制成。蛇颈下和腹部有可供悬挂的环钮。蛇身饰菱形纹和鳞甲,头顶和背部有镂空的刀状羽翅,或系表现此蛇具有异能?

6、六展厅“心路历程——三星堆考古录”

       本展厅是文字、图片史料展厅,概述了三星堆自发现以来的考古发掘工作;展示了考古工作成果,并对未解之谜进行了罗列。

       以下是对展厅内容的简单搬运。

       (1)自发现以来的考古发掘工作

       A、神龙初显(1929年-1949年)
       1929年春,广汉三星堆月亮湾一代的农民燕道诚,在自家住宅大院旁边挖水沟准备安放水车时,不经意之间,挖出了一个沉埋千古的秘密:一大堆奇形怪状的玉石器呈现在他的眼前。从此,引发了“三星堆”绵绵不绝的动人故事……

       B、迷雾寻踪(1949年-1980年)
       上世纪50至60年代,四川省考古工作者对三星堆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与发掘。70年代中期,考古人员在当地专场取土现场又发现了大量文化层和遗物。1980年以后,属于同一遗址群落的各个遗址点,被统一命名为“三星堆遗址”。

       C、重军出击(1980年-1986年)
       公元1980年,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了更多的成绩。1982年,国家文物局将三星堆遗址列为重点考古发掘工地,并调拨专款支持工作。此后,四川省、广汉县文物部门联合对该遗址分布区域进行了全面调查,初步划定了保护范围。

       D、芝麻开门(1986年-1995年)
       公元1986年7月至9月,一、二号祭祀坑相继发现,这是遗址考古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为重大的发现。两坑出土各类文物上千件,多为前所未见之重器,其中以青铜器为大宗。两坑发掘及嗣后古城城墙等建筑遗迹的认定,确凿无疑地证明了古蜀国及其国都的存在。

       E、上下求索(1995年至今)
       上世纪90年代,考古工作者进一步确认了三星堆古城的城墙体系与古城整体布局,确证古城系古蜀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新世纪开篇以来,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仍在继续进行,得到了社会各方更为密切的关注……

       (2)三星堆发现故事
       上世纪20年代末,三星堆出土了一批精美的玉石器,引起世人对古蜀文化的关注。以后半个多世纪中,四川考古人踵武前贤,在此不懈探索。80年代中后期的重大考古发现,使考古发掘工作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从“巴蜀文化独立发展说”,到“广汉文化”的提出;从“三星堆文化”的认同,到“三星堆古文化、古城、古国”的确证,正是几代考古学人多年辛勤耕耘的心路历程。

       (3)三星堆猜想
       三星堆遗址及其出土文物,向中国及国际学术界展示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许多重大的学术问题,如同千古之谜,尚待人们去上下求索,破译及获取其间宝贵的信息。迄今为止,尽管研究者甚众,著述颇丰,且多所建树,但应当说对三星堆的研究还任重道远,有不少学术上的疑点尚未澄清,有待学术界进一步的深入探究,最终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附:
《2016年6月成都5日自驾游游记之一——成都市区》http://www.mafengwo.cn/i/5519844.html
《2016年6月成都5日自驾游游记之二——都江堰市(都江堰水利工程、青城山)》http://www.mafengwo.cn/i/5527781.html

本篇游记共含12932个文字,1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扬葩振藻 璧坐玑驰 蹙金结绣 咳唾成珠!

2016-07-18 13:11

引用 昊足各 发表于 2016-07-18 13:11:37 的回复:

扬葩振藻 璧坐玑驰 蹙金结绣 咳唾成珠!

回复昊足各:天啊,太高评价啦!

2016-07-18 17:35

感谢楼主的分享,带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2016-07-18 19:26

引用 霸王洗发水_ 发表于 2016-07-18 19:26:49 的回复:

感谢楼主的分享,带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回复霸王洗发水_:很高兴得到你的认可^_^

2016-07-18 20:56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7-25 11:54

引用 yezhengkai 发表于 2016-07-25 11:54:31 的回复: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回复yezhengkai:说走就走!Y(^_^)Y

2016-07-25 14:4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