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青海湖-祁连-张掖-敦煌-西安】有那么些梦 再怎么也要去圆~

  • 出发时间/2016-06-1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行程概览

西北就像心里的一根刺,不拔不舒服斯基”。
                                                                   ——题记

在卖身于上班前匆忙挤出一段旅行的时间,还很巧地凑到了V和W一起。于是就着想象中西北的样子去寻那些吻合或不同的轮廓,圆了自己一个西北梦。

人物:X,V,W
时间:2016年六月初
Day1:三个小伙伴各自抵达西宁
Day2:(包车开始)西宁出发——塔尔寺——青海湖——茶卡盐湖——宿黑马河乡
Day3:青海湖日出——湟鱼回游——祁连卓尔山——宿祁连
Day4:祁连草原——张掖丹霞地貌(包车结束,乘动车从张掖嘉峪关)——宿嘉峪关
Day5:悬臂长城(乘火车从嘉峪关敦煌)——沙洲夜市
Day6:莫高窟——月牙泉(飞机从敦煌西安
Day7:睡个懒觉——陕西省博物馆——大雁塔路过——回民街寻觅美食
Day8:兵马俑——各自回程

八天踏过三个省份,每晚都住在不同的地方。这大概是我至今为止“最赶路”的一次旅行,却也并不觉得太仓促。回想起来依旧觉得此次的安排可行且合理。西北的特点在于它的大,大到能让人忘了远处那个呆惯了的拥挤的城市,除了个别景点(比如有宗教价值值得细看的塔尔寺,和有拍照价值值得好好浪费时间的茶卡盐湖,还有重点的重点莫高窟),其它的景点其实并不需要逗留太长的时间(比如沿青海湖开几个小时,说真的看到的景色差不多)。而其幅员辽阔的感觉,似乎在车窗边不停倒退的风景中更有所得。

八天~在路上^o^~

首先安利一下青海包车张师傅~~~手机/微信号:18093631629
青海湖周边的包车价格相对透明,我们这样的三天路线价格基本都在2000左右。在蚂蜂窝的游记里看到的这个师傅,那篇游记说找到这个师傅就是赚到了,三天的包车下来觉得这话不假~对线路熟悉,suv的车子坐着比较舒服,也会告诉我们什么景点值得/不值得去~师傅很热心,还会尽力给我们提供额外的方便,本来包车要第二天开始,后来张师傅正好第一天从兰州返回西宁,就特意在西宁曹家堡机场停留捎了我们回市里。师傅身上有西北人的淳朴和常年走南闯北的豁达,举手之劳,并不觉得这是个什么事儿。

【Day1:各自抵达西宁】

为了美食住在莫家街旁边,可是去莫家街逛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能引起食欲的东西,于是就去了张师傅给我们推荐的青海土火锅,在莫家街对面的饮马街上~

三个人点了一个小锅,再来一盘狗浇尿和刀切馒头。还以为狗浇尿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其实就是那个黄黄的油饼,因为烙饼的时候要用青油反复地浇在上面,像小狗狗在尿尿而得名。味道不错,甚至在我们后来坚持了n天寻找西北特色美食,结果发现其实就是各种肉片和不同形状的面食的排列组合之后(来自吃不惯面试的童鞋的对西北美食浅显到不能再浅显的评价,西北的朋友们看到莫怪),被后知后觉的我们一致评为了此行最佳的一餐。

 还尝了莫家街上的一家酸奶(名字不记得了不过店里挂了很多奖牌,应该很好找)~~圆满的酒足饭饱第一天 

【Day2:西宁出发—塔尔寺—青海湖—茶卡盐湖—宿黑马河】

阳光灿烂的一天~早早地和张师傅碰头,向着第一站塔尔寺~~~~粗发!

墙裂建议塔尔寺请个导游~能了解到的东西会多很多~

最震撼的应该是塔尔寺三绝之一的”酥油花“。因为原料酥油塑性不易,所以只能在一年最冷的时候制作。严冬腊月里,为了让僧人的手指保持低温,制作间的门窗全都大开,僧人还要每过一段时间就把手浸到凉水里。听了这个故事之后再看到酥油花鲜艳的颜色,心里不知道是感慨还是唏嘘。再看着大殿前一遍遍跪地刻画着”五体投地“的信徒们,还有僧侣们重金买回来的矿石红珊瑚等却只为了磨成粉末为寺庙画壁画,惊叹于藏民们的虔诚——似乎自己的生命,以及自己生命中所得的其他所有东西比如财富,都是为了信仰。

带我们的导游虽然嘴上没有明说,却显然瞧不上我们这些没有信仰的人。的确,无宗教信仰的我们虽然对宗教会尊重,可听起讲解来更像是当做一个事物在了解。面对自成一套复杂体系的藏传佛教,除了泛泛了解外也的确觉得无从下手。于是,只好装作不在意地问着导游一些关于藏传佛教的问题,比如于是到底是靠什么蛛丝马迹来寻找活佛转世的,听着导游例如前一世活佛火化时烟的方向这样的答案,抬头看看太阳,看看大殿的颜色,心里默默感叹一把(如果解决误解的基础是互相理解的话,那么)民族问题的不可调和。

寺内几乎都不能拍照,于是只好来一张寺庙外的佛塔。塔尔寺的导游按照人数收费,人数较多的团会人均更便宜,自由行的同志们可考虑拼团。这次的拼导游还认识了三个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发现大家玩青海湖的行程果然都差不多~

看完了此行最重头的人文景观,就直直地驶向了草原和青海湖~~~~~~

差不多四点多,我们来到此行期望值最高的一个景点:茶卡盐湖!之前就和同行的V妹子开玩笑说,我们对茶卡盐湖的心情简直就像要去拍写真一样 听张师傅说盐湖之前因为污染太严重而关闭整修,六月初的时候才刚刚开放,于是我们也算赶上了个好时候——以至于那天在朋友圈po出照片之后,还有小伙伴惊叹“天哪你们的盐湖为什么这么干净!”

不过全部的故事是,虽然之前在网上看到的盐湖照片全都静如处子,那里的风其实孜孜不倦到时时刻刻把人吹成疯兔。而盐湖整顿完毕之后也没了原来的小摊小贩们出售鞋套,于是我和V妹子只好咬咬牙光脚踩进盐水里,粗糙的盐粒踩在脚底下真的不是一般的疼,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拍照也只能忍了>.<(于是W大概在旁边摇头了一万遍,女生呀女生啧啧...)

虽然很疼,可是之后看着照片还是觉得值得的——这是中国玻利维亚,唯美的天空之镜。

本想等日落,谁知等到六点多太阳还没有一丝要掉下去的意思,又不想让张师傅开夜车,于是只好作罢。巧的是走出景点的路上居然又遇上早上塔尔寺一起拼导游的某三只,人生何处不相逢~

【Day3:青海湖日出—湟鱼回游—祁连卓尔山—宿祁连】

青海湖日出,请一定记得注意保暖!保暖!保暖!!

在寒风瑟瑟中等一抹东方既白。其实每个地方的日出总是那样,同样的太阳像一个小红点一样蹦出地平线。可是还是会为了看日出而早起,太阳出现的那一刻人群还是会发出欢呼。

湖边都是这样的蒙古包,还有更多新的正在搭建出来。听张师傅说到了旺季这些蒙古包都会住满,甚至一帐难求。于是打算七八月来的盆友们,记得一定要提早订住宿哦~

睡个回笼觉之后重新出发!沿途看到很多环青海湖骑行的人~羡慕这样fit的人,人对于自己身体的操控力也是意志的一种体现,可惜懒散的我总是在挣扎要不要去运动的内心活动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祁连的路上路过一段青海湖的支流,师傅停车带我们去看湟鱼回游。来青海之前刚在电视里看到湟鱼回游的报道,没想到这么巧这次可以看到现场版。据说这段河原来是一个两米的坡,由于太陡了湟鱼没法游上去,于是就修了这么一段段的沟渠,方便它们一层层地跃上去,游到上游去产卵。

车子开了很久,路过了许多个只有一个加油站或者一片兰州牛肉拉面店的小镇,在下午的时候到达祁连。卓尔山地区的海拔大概4000多米,我开始有一点点小小的高原反应,小小的头痛和头晕,于是就没有进去景区。后来听V和W说景色很好,可以看到雪山。

其实以前去过更高的玉龙雪山并没有高反,不过可能就像张师傅说的,玉龙雪山毕竟上去一下就下来了,卓尔山地区却是实实在在车子要在这么高的海拔沿着盘踞的山路开这么久,强度还是不同的。还好张师傅随车有备着一些药,吃了药又休息了一会儿,到了晚饭时候又元气满满啦!这天住在祁连的镇上,海拔比卓尔山低很多,住宿条件也比黑马河乡有显然的提高。

晚上终于开始了此行的第一局牌局,V同学介绍的新游戏十分烧脑,一连输了好几局之后不得不开始摆正态度好好算牌,无奈太久不打牌之后显然对记牌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呼,想着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只好暂时认栽,让我总结下今天惨败的教训明天再战o.o

【Day4:祁连草原—张掖丹霞地貌—宿嘉峪关】

旅行的第四天,明媚的大晴天 出门吃早饭的路上看到一群咩咩羊,突然有一瞬间开始觉得这样的小镇生活也有它的平静和美好。

可能因为慢慢适应了旅行的节奏不再觉得那么疲惫,也出于对张师傅的一丝愧疚——毕竟之前每次都一上车就睡觉,让他一个人承受来自睡神召唤的洪荒之力——于是这一路开始慢慢地和张师傅寻找话题聊天。其实师傅是个蛮健谈的人,随便开一个话题,都能讲上很久。和人聊天的乐趣大概来自于观察不同生活经历的人会有怎样相同或不同的想法。比如恰好讲到“新中国成立后动物不能成精”的笑话,师傅却惊讶于我们三个的无知,居然不相信动物可以成精,然后很认真的讲他们以前村子里的若干人如何因为冲撞“黄大仙”而遭受厄运的故事。又比如讲到他以前顺风捎过一段路的一个女生,如何崇拜背包客的故事立志要走遍东南亚,他好心提醒她这样的危险,她却好像毫不在意。她的妈妈打电话来让她回家去好好地找工作,她生气地拒绝,“反正回去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不想要这样的人生”。无意评论他人的生活方式,却同意张师傅的一句话,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对自己负责,不要让家人担心。

就这么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了一路。窗外的风景渐渐从群山间的草原变成了可以耕种的农田,于是我们知道,大概我们离张掖市已经越来越近了。

青海湖边的物资真的很匮乏。三天的旅程,大部分的三餐都是凑合着解决。不是因为不想去寻找美食,海拔四千多米又雨水稀少的地方连路边山坡上刻意种植的松树都一年都只能长几厘米,更不要说什么新鲜美味的瓜果蔬菜了。挥一挥脑子里满满的西瓜哈密瓜的影子,只能把这些念想留到之后的嘉峪关或者敦煌啦。

虽然七月的旺季还没到,路边偶尔遇上的一簇簇小黄花却已经开得很灿烂。

为这次旅行特意带出来的围巾到现在都还没有出镜的机会,就让它用这么凑合着录个脸吧

中午到达张掖,张师傅的老家,于是张师傅熟门熟路地带我们去吃了他觉得最棒的炮仗面。炮仗面因为每一条都切成短短的一小节像炮仗一样而得名。面条卤肉小菜再配上一碗面皮汤,很西北的吃法。

下午去看了七彩丹霞。第几观景台值得/不值得看已经记不太清,其实看到的都是差不多的景象。此处真的不是一般的热,请注意防晒,打算两点左右参观的盆友们,请三思而后行。

大概游览了一个多小时,出来时刚好收到第二天要中考的小表妹的微信说自己紧张,打去电话陪她闲聊一番——其实考试的结果如何不重要,这三年来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平心而论,现在小孩面对的升学压力真的已经远远超过他们这个年纪所应该承受的。面对这么个奇怪的挑战你没有退缩,这就已经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勇敢。已经走完了99.99%,平常心地去走完明天的最后一步,就是给自己的一份最好的交代。开开心心地和小表妹说一声加油,希望她能有一份轻松的心情。

而没有和她说的是,可能很多年以后你会明白,人的天分可能真的有高低,但是每个人都一定有自己的长处,而最后能让自己有所回忆的,可能就是这个追逐自己和梦想间的那么点距离的过程,还有这一千多天里一起走过笑过的那些同学和朋友们——这才是你们的花季雨季。而分数,那是留给老师去判的东西。

不太习惯于在社交网络上po真人照片,放一张这样的合影,感谢小伙伴们给力的旅行~

张师傅把我们送到张掖西,三天的包车至此结束。

两个小时的动车,到嘉峪关南站的时候已将近十点,太阳却好像也才刚落下没多久,于是不远处的天边还有一点红红的晚霞。没有了熟门熟路的张师傅,某三只自力更生的西北行终于开始啦~

嘉峪关的第一站当然是寻找宵夜!住的酒店旁边就有一个还挺有名的镜铁夜市,烤串啤酒撸起来!~

【Day5:悬臂长城—乘火车从嘉峪关至敦煌—沙洲夜市】

嘉峪关主要就是看长城了。据说一般都会游览三个景点的套票,分别是雄关长城、悬臂长城、天下第一墩。我们三个昨天撸串的时候商量了下,由于我们在嘉峪关只呆半天,连续早起三天后又实在想小小地睡个懒觉,于是决定只挑一个去。问了各方的意见似乎都说悬壁长城最原汁原味且风景最好(想看雄伟关门的筒子们请前面左拐去雄关长城),于是乎妥妥地决定,就它啦!

悬壁长城在离市中心开车大概半小时的地方,长城很短,却满足了我们想看“土土的”长城的愿望。

大爱这一段,于是破例放上一张有人的照片,因为语言匮乏的我光用文字已经描述不出我对于长城想要寻找的感觉。

嘉峪关的地理位置其实十分的要塞,古时连通关内和关外除此一路之外别无绿洲,于是守住了这一段,便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古人的技术又实在是神奇,长城一脉准准地正好在xxxml的降雨线上,也就是说,只有关内是可以发展种植农业的,关外虽不能立刻说寸草不生,却也基本没有稳定发展农业的可能。

从矮墙的瞭望口里看出去,可以隐约看到远处的雪山。

回望关内绿洲。

下山的路边有一座似乎已经荒废的寺庙,忍不住好奇心特意去遛了圈。看着这个凸凸的山突然想到了很多画面,从西游记的土地公公,到铁齿铜牙里流放甘肃的纪晓岚。

中午在市中心的一家小馆子里吃了当地的面片。店名已经不记得了,味道很不错。最让人感动的是面片里居然还有青菜,几天没有碰过维生素C的某三只果断面片可以剩下,青菜吃了个精光。

T4601 刚开通不久的新车次。13:30从嘉峪关出发,18:15到达敦煌

晚饭吃了有名的顺张驴肉黄面。本来还有一丝担心,后来发现驴肉并没有什么强烈的特别味道。

西北的气候其实还是十分干燥的。平时不爱喝水的我到了这里,都差不多是一天至少一升水的节奏。吃晚饭回酒店的路上经过一个水果摊,发现有买传说中小小的本地西瓜。果断入手一只,让老板帮忙切好。回酒店一看,好诱人的一朵“西瓜花”!一口咬下去甜甜的水水的,闭上眼深深地吸一口气陶醉一把,真是再也没有比这更享受的事情了。

【Day6:莫高窟——月牙泉(飞机从敦煌西安)】

终于来到了我这么想来西北的原始理由——莫高窟!

莫高窟的门票需要提前至少一两天在网上预订,然后当天提前达到莫高窟数字影院售票处取票(也可提前在市内取票点取票)

敦煌的打车很奇怪,明明是正规的有计价器的出租车却偏偏不打表,景点到景点间都是所谓统一的“行业标准价”。

其实我对佛教的了解并不深,但却仍旧觉得莫高窟是一个足够有趣的地方。莫高窟的起与落中,有着丝绸之路的兴盛和衰败,有着佛教从西域传入中国后不同时期的变化,有着国力颓唐时的“是我瑰宝而我无力识之、护之”的无奈等等。

古时中原和西域的往来,大概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先秦古典把西方运来的玉称为“禺氏边山之玉”。而这里的“禺氏”即月氏,常年奔走于敦煌祁连之间的游牧民族,也扮演着向中原传输玉石的重要角色。可能是由于这条贸易道路的重要,汉武帝在西域设立第一座边城是,将它的名字定位“玉门关”。

之后西汉时期,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原是想联络被匈奴从河西打跑的月氏人,请他们返回原来的驻地一起夹击匈奴,后张骞虽没有得到大月氏的许诺,却全面了解了西域各国的政制、兵力、道里、物产等虚实,为霍去病夺取河西走廊打下基础。联系中原与西域各国的丝绸之路首次打通。
西汉末年,王莽专权,用传统儒家贬斥四夷的做法处理民族关系,中原与西域的联系一度中断。还好到了东汉初年,汉明帝派班超经营西域,又重新恢复了西域都护对塔里木盆地的统治,以及西域和中原的往来贸易。在此两汉之际,佛教从大月氏人建立的贵霜王朝(现阿富汗地区),经敦煌等地传入中原,很快就和中国传统的神仙方术一起,在东汉都城洛阳和东南沿海一带传播开来。但彼时的敦煌主要是一个由贫民、士兵、遣犯屯戍的兵站,并不具备传播佛教的文化基础。至此,四五百年的时间过去了,然后此时的莫高窟还只是鸣沙山旁一段普普通通的山坡,现今那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洞窟,还没有一点端倪。直到前秦的某一天,某一个僧人在经过这片沙漠的时候,看着太阳的方向仿佛觉得那段山坡透着佛光,于是就在现在的莫高窟的地方开凿了第一个佛窟。之后,来来往往的僧侣和附近的佛教信徒们,继续陆陆续续地开凿石窟,有的作为自己大作参禅的场所,有的作为家庙使用。

莫高窟的开始似乎是一次百分百的偶然,然而莫高窟之后的两次繁荣,却透着一种必然,用它自己特殊的方式记录着中原文明的起起落落。第一次的繁荣应该是发生在魏晋南北朝。彼时中原大乱,不少大族和士人纷纷迁居河西以避难,使得河西走廊的文化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他们的到来,给佛教的传播提供了基础,士族文化也在当地发展起来。而实际控制敦煌地区横亘一百多年的五凉王朝,其统治者都十分珍惜人才。于是,在高增的感召、统治者的支持、当地大族的资助等种种天时地利人和的作用下,敦煌的佛教得到迅猛发展,莫高窟的佛窟数量倍增。后北魏灭北凉,为敦煌的佛教带来一次“反哺”——已在中原地区和中原文化进行过互相吸收与融合的佛教,被再一次带回了敦煌,原先的“本体”因“喻体”的到来而得到了一次新的提高。

第二次的繁荣应该是在李唐时期。为何李世民和武则天会如此推崇佛教的种种政治推测与臆想暂时按下不表,他们对佛教的大力支持,的的确确给莫高窟带来了“真金白银”式的发展。比如现莫高窟标志性的两座大佛,都建于唐朝。之一的96窟九层楼大坐佛,就是在唐代初期武则天执政时派人修建。在大佛的形象上可以很容易地发现女皇的影子—唐代女性的抹胸,身形样态都更女性化。坐佛近36米,仅次于乐山大佛和四川荣县大佛。另一处则是158(148?)窟内一座近15米的卧佛。佛像的胎型和轮廓都还保存着唐代的原貌,头南脚北,体态优美,神情从容而淡定,端庄又慈悲的眉眼间透露出不用明说的盛唐气象。大佛的身后现在是清代塑造添加的七十二弟子,无意对比,却也能感受出两个朝代不同的格局。

游览莫高窟的时候光顾着跟着导游听讲解,只匆匆忙忙地拿手机随便按了几张,就暂且拿来充数吧。不得不提的是莫高窟的景区管理,真的可以感受到为了保护文物的一片苦心。所有游客并不直接到达莫高窟,而是先在离市区较近的数字影院统一观看莫高窟的简介视频,再排队乘坐景区专门的大巴从数字影院到达莫高窟。在莫高窟在此排队,分成二十人左右的小组,每组有一个专门的导游讲解。每人一个耳机,与导游的讲解器调到同样频道,全程就由导游带着,参观随机分配的五至六个洞窟。每个洞窟先都已铁门上锁,导游会带着钥匙去开门,告诉每一个游客在洞内要小心文物,不要用自己的光源照射,更不要触摸,再在讲解完之后确保所有人已离开并将洞窟重新上锁。虽然作为游客,会有一点点遗憾,毕竟200的票价并不便宜,却只能看到莫高窟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可是看到它的管理这么严格且有条不紊,却也是一种放心的感觉,似乎景区在商业化、文化的传播与保存中,已经找到了某种平衡。

莫高窟的过去已经够令人痛心的了。从斯坦因开始各种国外势力对它的掠夺和破坏,还有我们自己国力衰败时对它的伤害(清政府拨款命当地政府将藏金洞经卷送入北京保存,由于层层官员对经费的贪污克扣,路途遥遥运送经卷的却是最简陋的板车,导致经卷损毁丢失无数,还有更多被随行运送的人员占为己有,从此下落不明),再到好容易熬到了民国,却还有张大千之流这种所谓的“x家”,在临摹完壁画之后竟然将壁画撕毁。有人说他是为了继续临摹第一层壁画下的第二层壁画,那他也是个对文物毫无保护观念的画痴,更有一种猜测是他故意毁掉原版以使得自己临摹的版本称为孤本,如果是这样,真是想对着他翻一个巨大无比的白眼,对他说一句:”你真是枉担大师之名“。想到这些,在洞窟里的呼吸都想要小心翼翼的,似乎少带来一些人的气息,就能给洞窟多延长一点生命。真心希望莫高窟的洞窟以后都能好好的。

著名的藏经洞,王道士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就不细讲了。曾经的文明在我们的手中失落,不晓得现在的文明我们能不能去守候。

莫高窟旁边的展览馆,详细地讲述了洞窟的开凿、塑像、壁画的种种细节,还有好几个复制窟(等比等高ie和真实的洞窟一模一样),也算是小小弥补了之前心里那点只看到六个洞窟的遗憾。

图为用来研磨成壁画颜料的矿石,大自然的颜色美丽得让人觉得舒服,舒服得让人觉得惊艳。

参观完莫高窟,回市中心小吃一顿,稍作休息(据说下午两三点去鸣沙山会shi人),又磨磨唧唧地挨到七点多,看着太阳似乎没有那么毒了,我们三只才又磨磨唧唧地走出可爱的空调的庇荫,打了辆车向鸣沙山月牙泉出发。对没错,应该已经八点左右了吧,敦煌的天,就是还是辣么亮。
接着,就是此段的重点了,简而言之,鸣沙山这个景点,真的就是,特,别,坑。游人多,管理乱,和上午的莫高窟的游览体验,简直是天壤之别。此处省略吐槽一万字,血泪经验总结如下:

1. 如果不是特地为了骑骆驼,而是把它当成通往月牙泉的交通工具的话,请不要骑骆驼!不要骑!因为虽然卖票的地方会信誓旦旦地跟你说,这个骆驼会把你带去看月牙泉的地方,但其实它只是在沙漠中绕了一大圈,把你带去一个需要另行缴费(100元?)的滑沙的地方的山脚下,然后再在沙漠中绕一大圈,把你带到月牙泉的山脚下。但是,月牙泉这个景点是只有在对面山坡/坡顶上才能看得到的,比如我们本来骑骆驼的初衷,就是不想爬沙坡,想让骆驼把我们直接送到山顶,可是它这个线路设计,就是你饶了一大圈(or像标本一样在沙漠里晒了近一个小时之后),带你回到一个本来从起点走路五分钟就能到的地方,然后对面的沙坡还是请你自己爬.......请问卖骆驼票的大哥大姐们,如果是这样,我骑你们的骆驼为什么呢?

2.骑骆驼地方的管理十分死板。每一张骆驼票都有自己的编号,牵骆驼的小哥大哥大嫂们只有集齐了连续五个数字之后才会带着这五个数字的人出发。由于出发的地方人多、骆驼多,且小哥大哥大嫂们会不停地催促,于是找到合适的人换票基本很困难。于是,如果骑骆驼的筒子们你们想在一个驼对里的话,请在买票时留个心眼,确保你们的票在同一个xx1-xx5的区间里。

3.于是,亲测性价比最高且最爽的玩法是这样的:从起点直接步行到月牙泉,咬咬牙爬上沙坡(它有一个专门的爬坡区,那里有梯子,帮助爬坡时候使力),然后回看月牙泉,该拍照拍照,该干嘛干嘛。然后,乘坐沙漠摩托车返回起点。其实,我们一开始去坐沙漠摩托车的时候,内心是并没有很大期待值的,一大半的原因都是沙坡爬上来实在太累了,实在不想爬下去了。然而,后来坐完之后,小伙伴们真的是齐刷刷表示,这个沙漠摩托车的体验,真的是鸣沙山这个景点几乎可以说唯一的亮点。每辆车都会有一个开车的小哥,带你驰骋在沙漠里,在一个个山头冲上冲下,甚至游走在一些山棱的边缘,那种感觉就像在漫天黄沙里坐过山车一样,真的是!太!爽!了!

附上X带着妹子的摆拍一张,坐拥香车美女,请叫我霸道总裁!

虽然舍不得,但由于这次的旅行的确时间很紧,于是当天晚上就匆匆地离开了敦煌。因为从敦煌飞回家乡的飞机一定会从西安中转,于是都没有去过西安的我们在商量下决定在西安稍作停留,也顺便把这次的行程版图多拓宽一个省(作弊哦~~~)

【Day7&8:陕西省博物馆—回民街觅食—兵马俑—回程】

西安不是这篇游记的重点,于是也就不细讲了。作为头一次的游客,我们去的景点也很普通,陕西省博物馆,回民街,兵马俑。然而想说的是西安似乎又是一个旅游管理并不是很好的地方,到处都是假冒伪劣的拉客。

遭遇一:打算从咸阳机场坐大巴去西安市中心,已买票,正在等车。此时一小哥(大概是黑车司机)走过来,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们别等了,机场大巴的时刻特别不准,试图让我们坐他的车走。短短几分钟的聊天,小哥口中机场大巴所需的等候时间已经从半小时增加到一个钟头都未必来。

遭遇二:顺利坐上大巴,到达市中心的西直门。下车时,旁边的两位外国背包客可能之前有听到我和朋友聊到几本英文书,于是便走来向我询问钟楼该怎么走。其实第一次到西安的我也有些懵逼,于是靠着手机地图,再对着路牌核对一下我们的方位,找到了他们想要的公交方式。走回去想讲给他们听的时候,发现一个开蓬蓬车的大爷在对着他们比划着手势试图拉客。两个外国人原来还以为我不见了,看到我又出现的时候很开心,于是我对着手机用英文告诉他们,你们沿着这条路直走然后右拐坐x路blah blah blah,路线并不复杂,于是沟通完毕后外国友人愉快地告别离开,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继续在原地等出租。就在此时,之前的大爷又折返回来,对着我一脸嫌弃+抱怨地说,你个小姑娘不懂就别乱指路,刚才给人家指的路全是错的。我一听,其实当时就心急了,毕竟如果指错了路,都不晓得语言不通的那两只要怎么样才能又找到人问路,可是再三核对手机地图觉得并没有指错,再转念一想,我和他们讲话时全程说的都是英文,大爷您什么时候又能这么厉害地听懂我们说了什么,还知道我说错了呢?这么一想,大爷的打击报复实在是太明显。

遭遇三:就在上条所说的我和我的小伙伴原地等出租的时候,有一位”私家车“司机走上来问我们去哪儿,听了我们的地址后,司机表示,你们这个地方去的路很堵,没有出租车愿意去的,然后开价30带我们去。怀着深深的不相信,打开滴滴,输入地址,呼叫快车,不到半分钟便有司机接单,顺利把我们送到酒店,全程不超过10元。大哥,你真棒。
回民街的小吃全取着一样的名字根本分不出到底哪家是老店本尊,火车站的游5旁一片假冒的旅游大巴,这些都不想细讲了。总之西安并不是一个让人旅游体验非常好的地方。然后发现愿意去西安旅游的外国人其实又非常多,比如后来在去兵马俑的游5上就又遇到了一对外国老夫妻,又给他们指了路(游5下车处到兵马俑的一路上,路牌不明到连我都觉得认路有困难),此处并不是说因为是外国人而需要特别照顾,但我大天朝堂堂礼仪之邦,西安作为一个古都门户,是不是该有一些正气,一些作为主人该有的礼仪和气象。

从兵马俑回来之后在大众点评上找了一家装修比较有特色的餐馆,好像叫“长安大排档”。点上一壶古方老稠酒,甜甜的酒里还有枸杞和桂花的香。一不小心八天的西北行就这么要结束了。一路匆匆还有太多来不及细想就要回去原本的生活,而原本的生活里我们都有着各自需要去想,需要去解决的事情。

想好好的写个深情的结尾却一时矫情不起来。那就附上这么一张图,送自己一句话:“一壶浊酒,莫问前程”。

- 2016.07.19 - 

本篇游记共含10413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