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这是一次长长的旅行:曼谷,混迹在游行大队伍中

      在12月曼谷夜晚的考山路,一下车,迎面而来的是和柬埔寨完全不同的现代气息。各种肤色各种语言的人们在这里汇聚,我和Sarah、小残,还有一位在车上认识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男孩子住在这条繁华街市上的某个小旅馆。小小的只能放下两张单人床的房间,公用浴室,破旧的房门我总感觉不用钥匙也能轻松打开。隔壁酒吧一直吵到黎明,音响效果会让床和墙一起振动,鬼佬回来很晚,好不容易睡着也要被大声的关门吵醒几次,而关门后又要忍受压抑的娇喘和咿呀咿呀的床板摇晃。那个男孩用耳机和音乐隔绝一切。而我向来不喜欢耳机,就这样翻翻覆覆折腾到天明。      
      小残喜欢考山路上各种餐厅和酒吧,她用单反不停的拍,好像收集素材回去就要开一家。Sarah迷恋随处可见的7-eleven,按我的分类,她称的上是极.穷游者,一块钱也不舍得多花,这家便捷的连锁超市可以满足她所有需求。我对街头小吃感兴趣,芒果糯米饭、昆虫、水果shake,夜市现煮的汤粉和冬阴功,全都没有放过。我最爱的就是烤肉串配糯米饭,泰国人经常买几个肉串买一袋糯米饭边走边吃。在博卡拉看鱼尾峰日落时遇到的泰国小哥曾经告诉过我mango and rice有多美味。当时我问他,芒果和米饭如何能组合在一起,而且像你描述的那么好吃。他回答说,正是因为这两种食物看起来不相关,组合在一起的味道才令人难忘。他在说这些的时候,喉头耸动咽了好几次口水,人在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提到最爱的家乡食物,总是要勾起美好回忆。
      Sarah不是第一次到曼谷,恰逢周末,她说,既然如此,那么必须去逛一逛加都加周末市场。我没有计划,也不知那是哪里,跟着她走就是最好。问过旅馆前台在哪坐公交车,我们走到车站,路过很多金店都是中文名字,又听说,华人垄断了黄金市场。曼谷的公交不报站,道路拥堵,坐公交的外国游客很少。我们在等车的时候一个西欧女士过来说hello,然后问:”加都加?“
      我说,是的,加都加。相视一笑。
      加都加的规模真的很大,巨大的小商品市场,吃喝采购,人山人海,我们一逛就是半天。临走又遇见那个西欧女人,她说:”嘿!又见到你们!你们买什么了吗?”
      “又见到你了,我们什么都没买,倒是吃的饱饱。”我说。
      “哈!是啊!我也不知道买什么,但是也吃的饱饱!”

曼谷公交车

加都加市场,椰子冰激凌

这个鬼佬的脏辫相当野性

这张的焦点不是中央的女孩,而是她胸前背的狗。

卖芒果饭的卖萌阿姨

水果摊,泰国吃水果很方便,小贩们都是切好了卖。但是泰国水果价格大部分并不比国内便宜多少。

旅行书上都推荐在曼谷出行打的或者坐轻轨,但是曼谷轻轨实在是很贵。从加都加到暹罗广场,我们三个人一起做个突突车,价钱和轻轨差不多。

我们的突突车司机。

街边经常看到国王的照片。

暹罗广场附近。

不购物的我们在大商场里吹吹空调就离开了,步行去四面佛。

四面佛就在繁华的街头,听说相当灵验,香火旺盛,前来求拜的人非常多。

我在这里呆了一会儿,年轻的泰妹非常多,她们都是来求姻缘的吗?

从big C 超市出来,天已经黑了。

      从四面佛回考山路,又是搭公交车。快到考山路时,售票员叫我们下车,给我们指了个方向。我们下车,看见前方一片人海。原来游行的人群把这里完全占领了。从越南一路过来,不断听说泰国局势恶化,在暹粒的时候有些人就改变计划,改道老挝曼谷游行的场所就在离考山路不远的民主纪.念碑一带,我完全没有想到,我在曼谷的日子里,从这晚开始,就和这个庞大的游行集会队伍不断交集。

民主纪.念碑附近。

台上正在反英拉演讲,现场热闹,泰国国旗飘扬。

他们绑上写有标语的额带。

一处医护站。

  电视台现场直播。

泰妹记者娇小玲珑,要踩在箱子上才够高。

似乎又些不顺利,小美女撅起了嘴。

回到考山路,一整天下来有些筋疲力尽。

      距离曼谷两小时左右车程,有个地方叫安帕瓦。Sarah说这是拍杜拉拉升职记的地方,当然,我没有看过。挤过热闹的街市,在这里,各种摊位的主角是海鲜。运河边停着很多小船,鲜活的海产直接就在船上架起炉灶烹饪,食客坐在临水的岸上熙熙攘攘吃的不亦乐乎。我是真有点忍不住,打发走缠着Sarah介绍她晚上去看萤火虫的船家,就在小桌旁坐下。点了虾、贝、螃蟹和炒面,价格出乎意料的便宜,海产只要是新鲜,味道都不会差,只是我始终觉得泰国的蘸料太甜。      
      我们住在运河栈道尽头的家庭旅馆,清新简约的木屋子,临水有小船停靠的台阶,房间非常大,我们三个人住,老板娘很热情的给我加了地铺。大堂有人在做泰式马杀鸡,Sarah有些按耐不住,我说,等晚上看完萤火虫回来再做吧。Sarah问老板马杀鸡的营业时间,老板说晚上就没了,明天也没了,要做的话就现在还来得及。
      “明天也没了?”我听不太懂。
      “是的,明天就没了。市场没了,马杀鸡没了,都没了。”
        老板这样解释,只是当时我还是不太懂,我想的就像国内一样,热闹的地方就算不是周末那么火爆,也会有很多人。
        我们同时马杀鸡,我侧着脸看着身旁的Sarah,她闭着眼很享受的表情。如果她此时睁开眼看我,就会看到我要死要活的挤眉弄眼,我的小身板一向受不住大妈们折腾。
       晚上,看萤火虫的船直接靠在旅馆旁接我们,整个过程大概40分钟,穿过安帕瓦运河,驶进开阔的水道,两边近水的树木草丛里星火点点。船家船停在某课树下让我们看个够,他说,如果是在夏天,草丛就像着了火一样。

安帕瓦水上市场

运河边的家庭旅馆。

坐在旅馆看对面人来人往。

坐船去看萤火虫。

又是劳累的一天结束,Sarah看完萤火虫已经趴下了。


      第二天起床,我们打算去集市上找些吃的。走出旅馆,终于明白昨天老板说的市场没了是什么意思,整个安帕瓦空空荡荡,昨天的热闹好像不曾发生过一样,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昨天那是一场梦吗?

第二天上午,所有店铺都关门了,所有船都不见了,所有游客也没了。

整个镇子变的安静,这不是昨天那个镇子吗?

昨天人挤人的河边小道,突然就空无一人。

终于找到一家可以买到早饭的摊子,可是看起来不好吃。

昨天摆满摊位的街道。

走了一圈,回到旅馆。

划船卖早餐的阿姨。

      从安帕瓦回到曼谷,我们分开行动。她们俩打算去某某市场扫货,我打算回到考山路休息。独自在车站等了很久很久,公交车就是没来。我问一位同在等待的泰国大叔,去考山路是不是只有那一路车。大叔打扮的像艺人的样子,戴一顶花哨的帽子,胡子拉碴,棕色牛仔小马甲,手提一把木吉他。      
      他看了我一会儿,说:“是的,是的,考山路。”
      看来他不太懂英文,回答的莫名其妙,我报以感谢的微笑,不在理他。
      “你从哪里来?”艺人大叔凑过来和我聊天。
      “中国。”
      “哦,中国。你要去考山路。”
      “恩,我住在考山路,那里有很多外国年轻人,我们喜欢住那里。”
      “考山路,”他说,又指了指自己:“泰国人,清迈来。”
      “哦,这样。那我们同路。”大叔一个词一个词加上手舞足蹈,我明白他的意思。
      “来声援游行。”他握紧拳头向上,这个动作大概代表着力量。
      另一路公交开来,艺人大叔过来搭住我的肩膀:“这里,跟着我,考山路。”
      上了车,大叔和我坐在一起,售票员过来,大叔很高兴的告诉她,这是中国来的朋友。我们没再说话,车一直开,渐渐的越来越慢,前方大塞车。我们已经到达湄南河上的那座桥,我知道,过了桥就到考山路和民主纪.念碑。看了游行的人海把公路切断了,难怪我一直等不到那路公交车。
      “我们下车,”大叔站起来背起吉他,“走过去。”
      我跟着他下了车。

很多人和我们一样下了公交步行往前走,因为看这阵势不知要堵到什么时候。

我跟着艺人大叔穿梭在车海。

      到了考山路口,我打算和大叔说再见。大叔拉住我,不要着急,跟着我去前面玩玩嘛!
      好吧,反正时间还早,我就跟你深入进去玩玩看。

游行驻扎地附近的小吃摊,小贩们很有商业头脑,这是赚钱的好机会。

前去现场的民众会买一些有标语和特点色彩的头带、腕带、T恤、喇叭等。

饮用水可以免费领取。

有组织为人群提供补给。

里面都是物资。

附近又能看现场,又能休息吃饭的餐厅爆满。

真是人挤人啊,大叔带着我不断的往里走。

前面走都走不动了,大叔又带我拐进小路,里面有很多驻扎帐篷。

负责煮饭的阿姨们,后来继续往里走,这样的后台有很多很多。

盒饭除了主动来领,也会有人送到一线去。

领餐。

 尽管我一直说不用不用,大叔还是拉着我一起领了一份,然后边吃边走。

离演说现场比较远的人就通过各种电视和屏幕收看,不时响起掌声和欢呼。

大叔对这些后台人员貌似很熟,不停的过去打招呼并介绍一下我。有个阿姨过来拉着我说,每天饭点都过来,吃点东西。

 其实我已经吃不下,大叔还是拉着我领了一份。

大叔画个泰国地图,告诉我泰国的人口。

坐在一个领水的帐篷里休息,他们大声的告诉人群,需要水的过来领。

对面的医护站不断喷洒消毒水,一边大声告诉人群如果感到不舒服就过来看一下。

现场不能说井然有序,但不混乱。有组织的后勤保障,丰富的物资供应,反对派和背后的那些组织真是舍得下本钱。

我想象中这样规模庞大的队伍是很严肃的。实际上他们参与在其中表现的很开心,很欢乐。

很酷的老人。

       前方还是密密麻麻的人,大叔要继续前进,但是我真的好累,天也快黑了。回想之前的寸步难行,回去还要走好久,我对大叔说我真的要回头了。和他合影之后,大叔挥手和我告别,然后很凛然的气势继续往前走,前方应该就是总理府了。而我开始回头。

大叔是不是像这样在车上表演的其中之一呢?

 举着巨大泰国旗的队伍

有人给医护站人员送食物来。看到我在拍照,这位姑娘姿势优美。

      一直到天黑,我终于回到考山路的旅馆。小残去清迈,我和同房的另一个男孩去缅甸,我们退掉一个房间,Sarah帮过来和我住。她要在曼谷申请签证去印度,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听说有人等了一个月才拿到签证。Sarah的泰国落地签只有15天时间,而印度签证不知何时到手,这事很麻烦。晚上我们一人去洗澡另一人就在房里看着贵重物品,考山路可是偷窃事件多发地。
      泰国的政局总是多变,他信之前被军事政变赶下台流亡国外,之后国会又把他的妹妹英拉选上台,现在反对派又要把英拉弄下台。事实中到现在反对派在游行锁城行动中投入很多回报甚少,却重创泰国经济。2014年泰国再一次军事政变,反对派还是没能上台。

      夜里我和Sarah躺在床上聊天,那是一种很困又无法入睡的混沌状态,有一搭没一搭直到黎明前短暂宁静中不知不觉的睡着。我和她去附近的7-eleven吃过早午餐,找到路边一座寺庙,在阴凉的大殿里坐了一下午。整个下午我们没怎么说话,这种路边小庙曼谷随处可见,来朝拜的人零零落落。傍晚我们离开,Sarah突然说她要去斯里兰卡,既然在泰国印度签证时间不够,不如到斯里兰卡再处理。这一下午,她似乎想了很多东西。     
      和Sarah分开后,我坐巴士去机场接虾米,等待六小时后,除了虾米,见到的还有盼盼和可爱的小apple。虾米时间有限,中了奖的免费旅行主要行程在泰北,曼谷只是周转,我带她游览这里的必游之地。
      步行去大皇宫,路上突然有个人凑过来:“萨瓦迪卡!你们从哪里来?”
    “萨瓦迪卡,我们是中国人。”
    “哦!中国的,你好,你好!你们去大皇宫?是这条路。”他很热情。我们面前是平行的两条路,都能看见远处的皇宫金顶,他给我们指了靠左的那条。
    “啊?谢谢,谢谢!”我心想,这两条路不是一样吗。
   “不客气,玩的开心。”这个人没有一直和我们走,简单几句他就离开了。见惯了热情友好的泰国人的我没有感到丝毫不妥。
      我们沿着刚才那家伙指的路走了没几步,又有人凑过来:“萨瓦迪卡!你们去大皇宫?”
      “是的。”
      “没错,是这里走,但是今天国王休息,皇宫不开门哦。”
      “哦,这样?没关系,我们走过去看看就好。”其实本来我就没打算进去。这个人也没有纠缠我们,就像个热心提醒我们的路人。
      又走了一小段。
      “萨瓦迪卡!你们是哪国人?去大皇宫啊?”又一个热心路人出现。
      “萨瓦迪卡!中国人,是啊是啊,去大皇宫!”我已经有些不耐烦。
      “你好!你好!国王今天休息啦!不开门!你们去也没用。”这个人会挺多中文。
      “没关系,我们就是走过去看看。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他和我们走了几步,突然说:“这样你们不如去看十面佛,刚好今天呢。”
      “四面佛我已经看过啦!”他中文的十和四我分不太清。
      “不是四面佛!是十面佛!”他说,“一年就只开放一天,其他时间都是不让进入的,很神圣的佛。“
        ”这么厉害?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他成功勾起我们的好奇心。
        ”是啊,这个你们外国人不太懂,我们本地人知道的比较多。你们想去的话,我给你画个图。“他拿出纸笔,画简单的线路图,”看十面佛呢,你们可以这样走,那边有个码头,坐船绕着对面的水道一圈,既看了佛,也游览湄南河。全部的票呢,我们泰国人只要800铢,你们外国人就要1200铢。“
        ”这么贵啊!“1200铢,就是大概250块人民币。
        ”不贵不贵,很值得看,只有今天啊!我叫你几句泰语,你过去买票就说这几句话,他们会已经你们是泰国人的。“
       他教了我几句泰语,又说:”其实你们做一个突突车过去就好了,很便宜的,才20铢。“
       这时恰好一辆突突车就停在我们的面前,我确认了一下确实只要20铢就和虾米上了车,回头看见那个人微笑和我们告别,我也报以微笑,谢谢,再见。在车上我和虾米说,这个价格太离谱,我们到了码头看看再说。
      那个码头很冷清,我看见里面的广告,十面佛,1200铢。有阿姨上来问我,要去看十面佛吗?我用刚才那个人教我的泰语告诉她,她答:”你们会泰语啊,那就800铢啦!“
      恰巧有轮渡船过来,我问她,这个轮渡多少钱呢?她不说话,我跑去问售票员,对付告诉我3铢。我再看了一下手里的简易地图,好了,明白了,这是个骗局,一路上的好心路人都是一伙的骗子。我们打算坐轮渡去对岸,看的到郑王庙不远。那个阿姨有过来问:”只收你们450铢一个人,去吗?“
      回国后看了一些别人的游记才知道,我们遇到的是大皇宫附近经典骗局,流程都和别人遇到的几乎一致。

便宜的轮渡。

 内河里的小船,上面坐了好几个鬼佬,我看了那个人给我画的图,我们正好走在图中水道旁,他们就是被忽悠去看十面佛的吧。

庙里好多小和尚在上课

壮观的郑王庙,曼谷标志之一。

这个楼梯很陡,恐高的真有点怕。

站在顶上眺望湄南河,也可以看见对面的皇宫。

又轮渡回来,这下停在一个游客很多的码头,这才是正道,原来当时我们真的应该往右边的路走。

到皇宫已经日落,这下是真的关门了。

民主纪.念碑附近游行人海依旧,虾米很好奇,我带她又一次进入游行队伍。虾米问,不会有危险吧?我答,一点也不危险,他们就跟玩似的。

      曼谷附近著名的水上市场,除了安帕瓦还有一个叫做丹嫩沙多。我带虾米坐公交到汽车站,又上了到丹嫩沙多的班车。虾米很奇怪,我是怎么能这么熟呢?曼谷的公交站不仅不起眼,而且牌上除了线路号码连泰文的站名都没有,我又怎么知道那个南部汽车站有去丹嫩沙多的班车呢?这和众多攻略上介绍的打车去胜利纪.念碑坐车完全不一样,而且省一半的钱。我说,因为我不像你是个路痴啊!坐过一次公交的地方和公交号码,怎么会忘记,还有,上次我去安帕瓦,就顺便问过这个车站有无到丹嫩沙多的车。      
      去丹嫩沙多前我有心理准备,听说这是一个高度商业化专坑游客的地方。班车停下就看见前方有码头,跑过去一问,一条船1个半小时来回的行程,2000铢。这个价格高的不是一点点,见那个带着眼镜的家伙正要往船票上盖章,我立马抓住他的手,先别急,能不能打个折?他要盖下章去,估计我就要掏2000铢出来才有的走人了。
      眼镜不耐烦:“去不去,去不去,800一个人啦!”
      不去,再见。我们走出来,顺便问了问停车场一个大叔,从这走到水上市场有多远?
      “十公里啦!很远的。走不到啦!”
      我不信,在越南时遇到过太多次告诉我十公里的摩的司机,其实距离都很短。我和虾米不听劝告,直往前走了100米不到,路边有个大叔向我们招招手:“坐船吗?水上市场。”
      “多少钱?”
      “300铢一条船。”

丹嫩沙多水上市场。

在船上吃了一碗米粉,我很好奇给我米粉后阿姨就把船划走了,碗我要怎么还给她呢?船夫告诉我,放在船上就好了。我想应该是收摊后会统一处理,难怪所有摊子碗都是一样的。

      我们的船夫还是不错的,途中一个卖纪.念品的店应该是必游之地,我们选择不上岸,船夫也没说什么,开船就走。一路上他一发现大蜥蜴就提醒我们看,结束后我们多给了他30铢小费,作为我们不进店购物的弥补。
      这个丹嫩沙多和淳朴的安帕瓦真的不能比,为了体验更纯粹一些的水上市场,我带虾米去安帕瓦碰碰运气。因为之前在那里听民宿老板说过,并不是只有周末才会有水上集市,当时他指着日历计算,告诉我某个周四也有集市。我想,这个应该是和我们乡下的赶圩差不多,圩天的时候就会有集市,大家都从附近赶来,热热闹闹的交易。可是呢,虾米没有这个福气,那个下午的安帕瓦还是安静的安帕瓦,看不到一个摊位一个游客。
       在安帕瓦附近有一个小镇因铁道市场闻名。很多人都看过一段小视频,火车呼啸而过,紧邻铁道两旁的菜市场摊主迅速的收摊又摆好,这个场景就在美功。

美功火车站,这个火车是真的在运营的,不是特意开给你看的。

市场入口,好多人啊,大部分都是游客。

火车要来了,开始收摊。

大家都在收摊,这位大师很淡定的走过

火车来了,已经都收起来了。站在一旁看火车,真的是擦身而过。

等着坐火车去上学的孩子。

市场口一家华人开的奶茶店。

火车过了,摊子又摆出来。

有人给医护站人员送食物来。看到我在拍照,这位姑娘姿势优美。

      一直到天黑,我终于回到考山路的旅馆。小残去清迈,我和同房的另一个男孩去缅甸,我们退掉一个房间,Sarah帮过来和我住。她要在曼谷申请签证去印度,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听说有人等了一个月才拿到签证。Sarah的泰国落地签只有15天时间,而印度签证不知何时到手,这事很麻烦。晚上我们一人去洗澡另一人就在房里看着贵重物品,考山路可是偷窃事件多发地。
      泰国的政局总是多变,他信之前被军事政变赶下台流亡国外,之后国会又把他的妹妹英拉选上台,现在反对派又要把英拉弄下台。事实中到现在反对派在游行锁城行动中投入很多回报甚少,却重创泰国经济。2014年泰国再一次军事政变,反对派还是没能上台。

      从美功回到曼谷,晚上,我和虾米搭夜班巴士去清迈

本篇游记共含7803个文字,17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2016-07-20 14:25

2016-07-20 15:56

引用 一个人的事 的图片:

都说北京堵,曼谷比北京还堵

2016-07-21 11:03

引用 一个人的事 的图片:

水好浑

2016-07-21 11:04

游行会不会不安全?

2016-07-21 11:06

引用 一个人的事 的图片:

酷爆了

2016-07-21 11:46

引用 一个人的事 的图片:

这算是泰国的特色了

2016-07-21 11:50

引用 一个人的事 的图片:

他们会把垃圾扔进河里么

2016-07-21 11:51

引用 向阳生活 发表于 2016-07-21 11:51:08 的回复:

他们会把垃圾扔进河里么

回复向阳生活:应该不会,运河水浑浊但是不臭

2016-07-24 14:20

请问美功铁道市场怎么去

2016-09-24 10:21

引用 Y.Z 发表于 2016-09-24 10:21:39 的回复:

请问美功铁道市场怎么去

回复Y.Z:各种攻略超级多介绍的了。我是从安帕瓦坐突突车去的

2016-10-09 01: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