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夏日九寨沟 [ 一 ] 东方高原 许你一份走心的紫色诱惑

2776
逍遥老爷子 (成都) LV.41
2016-07-19 16:16 6056/631
  • 出发时间/2016-07-15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700RMB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07月10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7月15日-7月17日,
我计划去九寨沟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如果说,来一埸法国式的浪漫,去著名的普罗旺斯,邂逅熏衣草的紫色诱惑,让少钱者再三糾结的话,去九寨吧,一个高原的,紫色的熏衣草海洋,一定不负你的所愿。
        我想看一看,一个生长在雪域高原的熏衣草海洋,吹着雪风,肥着牛粪的娇嫩身驱,是否依然灿烂?
        我想看一看,沒了普罗旺斯的阳光,水和空气,顶看川西藏地炙人的日光,喝着冰川河谷洁白无瑕的圣水,这些娇嫩的身躯,是否依然炫目?
         .............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预告片

       我笫一次看见真正的熏衣草,是去年六月,在新疆伊利的基地。
       这个号称亚洲最大的熏衣草基地,其時已错过了盛花期,尚存于田间地头的熏衣草东一丛西一垅的不成风景,让人失望己极。
      不过却见识了用熏衣草提炼出的精油,只是沒有出钱购卖,让导游也失落一下心情。
      時过一年,想不到在松潘川主寺旁,竟遭遇如此震撼的熏衣草花海,蓝天白云之下,青葱山脉之旁,大片大片的熏衣草正粉饰登埸,一眼望不到边的紫色诱惑,闪瞎了前来赏花的各路大侠的金精火眼。
      尤其是来自三山五岳的侠女,数套行头次第展示,刚进园区大门,便急不可耐地径直往花海中隐去,急得御用摄影师在紫色的花海中顾昐寻觅。

汉唐边城松州

          早上六点过一点,位于营门口旁的这个小地点已经挤满了人,大家汇聚到这里,只有一个目标,
          去九寨沟
          去川主寺,
          去感受九寨的水,从此不再流连那些泛泛的浪花,
          去邂逅川主寺的花,去约一场命中注定的紫色诱惑,
         无论怎样,都是一埸赏心悦目的艳遇。

          中午一点过,到了叠溪海子。
          1933年8月25日下午3点50分,海崩惨剧发生,7.5级地震!
          瞬间昏天黑地.,山崩江断,群峯晃荡,大地遍佈裂口,时张时合,跑山移位........
         叠溪古镇刹那间被西北方向山崩塌下的岩石埋葬,2000余人连啍都沒来得及啍一声就坠入了死亡的深渊,山坡和台地上的石砌的房屋悉数倒塌,有的还随山体的滑落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座村庄变为叠溪海子。
         有谁知道,在清澈碧绿的湖水下面,竟住着一个叠溪古镇,以及镇子里的2000多男女老少........
         我们站在叠溪海子傍,手扶实木拦杄,眺望平静如镜的湖面,两岸青山狭持,湖面水波如碎,正午的阳光端端地映衬,湖光山色,湖风徐徐,好一个惬意的所在........,
        然而,有谁知道,在湖水下面50米的地方,有一座曾经繁华的古镇以及2000多男女老少.........。

        [[尔玛人家 ]] 是一家羌族人的歺馆,导游安排在此用午歺。
        店家的  态度不可谓不热情,上菜不可谓不神速,菜品不可谓不丰富,至于味道吗就有些勉強了。
        我因近日抱恙在身,一切鸡鸭鱼鹅兔狗猫禁止食用,不然那条鱼恐怕早己只剩骨架了。
        莫奈何,只好挑些白菜莲白之类的菜,和着半生半塾亦帊亦硬的米饭撑饱肚子。

           填饱肚子出来,见饭店门口有一壮汉正挥舞一大木捶在打击砧板上的糖,这种混有花生,芝麻,核桃等多种食物的糖,有一个诱惑人的名字一一手打香。
          大家都围着,欣赏壮汉的神武,有人剔着牙缝,露出惊喜,有人掏50元钱,买了一包6盒。

          下午3時许抵达松潘县城。

         这座古城墙,门洞比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还厚,足足多了1.5米,足见其坚固。

          城 墙下面一字排开十八个栓马茬,荘头上饰有人,兽头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十分精美。

        去游客中心购票出来,一位漂亮的导讲解员,一个卓玛领着大家爬城墙,北城门上,沿城墙转一圈,从南城门下,谓之''不走回头路 ''。
        门票150元,与古松州内函相比,似乎说不出什么,若是随便在城墙上走一走,强迫晒晒太阳 [实在找不到遮阴的地方 ],再看看现代人塑造的古人泥像,是不是略嫌贵了点呢?

         卓玛撑着小洋伞,款款碎步,走在古韵悠悠的木栈道上。

        款步漫游,徐徐登顶城墙。

         公元六三六年八月,土蕃赞普松赞干布向唐朝皇帝求婚未允,遂发兵二十万攻打唐朝边垂重镇松州,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唐蕃松州之战。
         公元六四一年,唐太宗许嫁文成公主,公主入蕃途中,蹍转来到硝烟未尽的松州古城,凝视昔曰战場,感慨系之,对天下人说; ''战争让人民受苦受难,我一定要做好汉藏人民的和平使者 ''。
         文成公主入蕃和亲,实现唐蕃会盟,光耀史册,也给茶马古道上的松州留下一段脍炙人口的,千古传颂的佳话。

         汉高祖刘邦。

         西楚霸王项羽。

         青莲居士李白。
         此外,在城墙上还塑有杜甫,李商瘾,薛诪等盛唐诗人的人像,诸人中只有薛诪在松州居住了五年,写下了许多流传千年的不朽诗篇,让松州人至今乃自豪不已。

          松州古城墙在历史上曾经历两次大的破坏。
          一次是1942年,抗日战争期间,日軍侦察机深入川西腹地,误判松州城墙是机埸跑道,于是派大批轰炸机前往轰炸,烽烟中劫后余生,已是残恆败壁,泱泱古城己是面目全非,国人莫不痛心疾首。
          另一次是在文革中,松州乡下人竞相掘取城墙石砖,偷偷拿回乡下去盖猪圈,盖茅厕,垒房子。时值文革期间,无政府主义泛烂,无人敢管,使得这一文物遭受重创。

草长莺飞 邂逅紫色花海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黄昏走进藏寨

          下午6時许,我们来到藏家作客。
          走下大巴,一位藏族扎西侧身立于车门前,手捧藏黄色哈达,口中非常友好地问候; ''扎西德勒! ''
          我们就要伸长脖子,让扎西手中的哈达套上胫脖,同時有礼貌地回应道; ''扎西德勒咻!''
          然后被指引到藏家大门的门廊外等候。

        一个漂亮美眉,一身民族服饰,外套件深粉红色幅射衣的年轻卓玛早己立在门廊下等侯。门的左边木栅栏上饰有藏家吉祥物牛头,后边是一块二,三十平方的坝子,中间放着两只火炉,大約是晚上沟火晩会跳锅庄用的,正前方是两幢三层藏式小楼,一字排开,左边拐角处,呈乚型摆着八只金光闪闪的转经筒,立起一人多高,手指刚好够转动经筒,从屋顶牵到门廊以及围墙上的五色龙达,密密麻麻地随着微风翻动飘扬,传颂着佛陀的加持。
       嗡嘛呢叭咪哞.........

     明明非常年幼,却又要装出老成事故的样子,绷着一张嫩脸,装得凶巴巴地,却不停地用温柔的目光好奇地打量这群不速之客,这群汉人。
     ''男的排在左边,女的排在右边,赶紧的,谁不听话我就扒下他的裤子挂在墙上......''。
     轰笑声中,我排在前面。
     在我前面一米远的地方,一架火盆冒着缕缕青烟,盆里燃烧着鲜新的松枝叶,深深地吸口气,嗅觉感到一阵气爽。在火盆后面约两米的地方,平行放着一只长櫈,上面放着一铜盆,有半盆清水,泡着一把绿色的松枝。
     小卓玛发话了,让我们跑步到火盆前用双手把青烟往自已怀里扇,寓意健康吉祥。
     然后就站在放水盆的长櫈前,小卓玛抓起盆中的松枝,依次往我们身上洒水,然后端起盆子,作势要泼向我们,不由心头一紧,这半盆水若是泼在身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干地方了,况且天色渐黑,风乍起,己是涼意袭人,若再弄湿衣衫,岂不是要缩住一团?
     正思忖间,小卓玛又发话了; ''我这水泼出来,谁要是躲闪,我就扒下他的裤子挂在墙上,再让他去山上放牦牛......... ''
     说完,竟真的端起水盆,往我们的方向倾倒过来.........,不过,在水刚要离开盆口的時候悠然回拉,生生将半盆水留在了盆内,虚惊一埸,却仍然引起了一阵惊恐的尖叫 [女人的尖叫 ]。
     随后,我们被引到转经筒前,逆時针转动四只经筒,並照象留念 [每份照片20元 ]。
     至此,进入藏家的仪式圆满完成,剩下的就是喝酒,吃肉,唱歌,跳舞了。

关于行程和住宿

        当晩10;00左右抵达沟口不远处的 [[雪山愽恩国际酒店 ]],在酒店用晚歺后入房休息。
        虽然伙食差強人意,有难以下咽之窘,但房间干净整洁,wifi信号不错,对于手机党,低头一族来说,不缔是意外之喜。

关于背景音乐。

         背景音乐选用了霍尊演唱的歌曲 [[ 天行九歌 ]]。

本篇游记共含3634个文字,10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