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这是一次长长的旅行:泰北十六日

       清迈不是个好地方。这是我的第一印象,这里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凌晨天还未亮,巴士把我们丢在清迈郊外不知何处的加油站。早有双条车等在一旁,我们和其他鬼佬一样睡眼朦胧,挤上塞的满满的车厢。颠颠簸簸也不是很久车就停了,我们又跟着鬼佬们下车。     
      “这是哪儿?”
      司机说:“塔佩门”。

      天空泛着鱼肚白,看着眼前矮小的城门遗址和里面睡梦中的城,我们没有进去,转身在门外附近的巷子里的旅馆住下,一直睡到中午。
      清迈很热闹,街头用车水马龙来形容不为过,经常拥堵,和想象中宁静的泰北古城不一样。在一家药店我把手臂上一点一点的红疹给营业员看,这是从河内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好,每夜折磨我的东西。之后他拿一小瓶药膏给我,说明上写着烧伤、蚊虫叮咬、真菌感染等等都可以使用,像包治百病的大力丸。我很怀疑,他确定的对我说,就是这个药。站在药店门口,突然一个从药店里走出来的阿姨用中文对我说:“你这个,是床太脏才得的。床单和被子。” 大力丸后来一直涂也没有效果,直到马六甲,我才知道这是吸血臭虫留下的痕迹,也就是那个阿姨说的“床太脏”。
      清迈有很多庙,每个庙好像长的都一样,虾米兴致勃勃,一整天我都没怎么掏出相机。一个庙里很热闹,小吃摊子摆成一排,像庙会一样,但是都是免费领。我吃了咖喱鱼丸和凉粉,庙里可以吃到鱼丸,确实让我惊喜。我甚至想以后在清迈的日子每天混迹于各个庙宇骗吃骗喝,那是多么快乐的事。
      在路边一家店里喝过酸酸辣辣的冬阴功,虾米说,要去清迈大学。要说这清迈大学,很多泰国拉拉同志电影都在里面拍摄,景色秀丽,我也想去瞧瞧,但是路边拦了几次双条车都不去,后来总算搭上价格不便宜的突突车,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穿到我已不知东南西北的时候他停了,说,到了。我们下了车,按着他指的方向走了些距离,没有发现大学的影子,猛然抬头,发现路边上写着:宁曼路。
      宁曼路也是条著名的路,但是貌似离清迈大学不近吧?问了几个路人都说不清楚,路边一家饮料店门口坐着的几个很老的鬼佬,其中一个看出我们的困惑,主动过来帮忙:“你们要去清迈大学啊?”
      “是啊?怎么走呢?”
      “你们确定要走去?”
      “恩,就在这附近不是吗?”
      “No,离这里,大概要走一小时。”
      我们沿着他走的路走了一大段,还是看不到清迈大学的影子,计算着离和小马哥约好的去吃千人火锅的时间很近了,只能回头。是的,小马哥也到了清迈,在千人火锅见面,对比暹粒,他又黑了。他和蹦贱在曼谷分开,我们还见到两个大美女,小马哥在这认识她们。
      千人火锅和国内50块左右自助类似,各种水果、蔬菜、鱼肉和甜点,每人送一份大草虾。用餐环境接地气,可以大声的上台卡拉OK。不同的是他们的火锅,东南亚的碳火锅中央可以烧烤,只是经常会不小心把食物滑进锅里。我告诉虾米,这样的设计,就是让你烤一会儿,然后煮一会儿,再烤一会儿,嫩!虾米信以为真。
       吃饱喝足,小马哥带着俩美女骑上摩托潇洒而去,我和虾米坐上双条车回到古城。

 清迈,塔佩门。

小马哥和美女之一干杯。

      虾米泰国行程的重点,是在清莱。关于清莱是个什么地方,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虾米说,那里接近金三角。清莱是个小城市,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但它相对清迈安静很多。得益于虾米,我住上了精品酒店,酒店带一个蓝蓝的游泳池,在清莱的那几天,我总是想去游上一把,可惜冬季泰北还真是有些冷。服务员中有一个脸蛋非常漂亮,画着淡妆,说话软软,身材凹凸有致,见到你就笑,笑起来自然甜蜜。把我们安顿好,她很热心的告诉我们:“晚上有个热闹的夜市哦~就在前面入口左拐。”
      我自然是不愿意在这样的酒店里吃晚餐,拉着虾米就往夜市去。夜市的规模挺大,东西花样也多,除了常见的寿司、奶昔、新鲜水果切片、shake和烤肉糯米,还有当地特色的泰北香肠和汤羹炒饭,直至通过中国遗民流传自今的中国小吃。逛的过程中来来去去下了几场大雨,但是丝毫浇不灭吃货们的热情。虾米对密密麻麻的现炸蟋蟀记忆深刻,我是见怪不怪,那东西吃起来就像带壳没什么肉的虾,也不想再吃一次。逛完回头,我又在流连已久卖盐焗鸡的摊子上买了一整盒的鸡脖子鸡爪子打包带走。酒店大堂恰巧遇到盼盼带着小apple在登记入住,夜已深,我们相约明日一起去白庙,就各回各家。

得益于虾米,在清莱住上了精品酒店。

每天早上的自助餐吃的不亦乐乎。

      酒店可以帮忙叫的士去白庙,价格是500铢,大大超出我的意料。谢绝后出门在车站里又问了突突车,讲到300铢也不肯再低。我想既然已经到了车站,就去看看有没有公交,随便一问路人指着我身旁的巴士说,这辆就经过白庙啊。上车一问,一个人只要20铢。
      在这之前我连白庙的照片都没见过,站在这座纯白色镶嵌银边风格迥异的庙宇面前,它确实让我觉得不虚此行。

白庙供奉的到底是什么?我总感觉它和死亡或者地狱有脱不开的关系。

这个塔形柱子上挂满了祈愿符

调皮又可爱的小apple,年纪小小和妈妈游历多国,妈妈对她非常放心,经常自顾自地拍照,apple就自己玩。

      参观完白庙打算去黑庙,和一群鬼佬一起拼了个双条车,人均50铢来回。黑庙的风格和白庙大不同,像是原始巫教的感觉。里面也没有神佛,摆着各种化石和野生动物标本展览。

这条蛇制成标本的皮都有十多米长。

      回去路上我和虾米打算带她们母女俩去逛昨晚那个热闹的夜市,走到路口一阵冬风吹过扫起地上的落叶,一个摊位也没有。在泰国,这种莫名其妙感不是第一次袭来,我没走错路啊?就是这。为什么都消失了呢?回到酒店我找到那个最美女的服务员,她告诉我,那是周末夜市,过了周末,就没了啊!
      我一阵唏嘘,后悔昨晚没多逛一遍。漂亮妹妹好像看出我的心思,她掩着小嘴甜甜一笑:“夜市还是有的呢,平时呢,就在车站附近。”
      漂亮妹妹当然没有骗人,只是这个夜市完全没有昨夜的感觉,虾米和盼盼挑选带回家的纪.念品,我牵着小apple百无聊赖的逛着,东西也不好吃。有一个简易搭建的舞台,上面几个半老徐娘穿着泳装的人妖跳着扭来扭去的舞,跟着歌曲假唱。
      虾米很兴奋:“看啊看啊,人妖!”
      我们站在台下看了几曲,人妖走下台来,其中一个经过我身边,看到他脸上抹着厚厚的粉,身上浓香传来,又往下看到他泳装下还看得到的小弟弟痕迹,突然我一阵恶心,连忙转到一旁干呕起来……没有歧视或者其他什么意思,就是接受不了。听说这些青春不在的人妖只能靠这种低端街头秀场为生,活的非常艰难。
      盼盼突然问我们:“你们今天出门前有没有在枕头下面放点零钱?”
      我瑶瑶头,虾米也摇摇头,我们不知道这个规矩。
      “这里的服务员去房间打扫,看到枕头下面有小费就会认真。不给的话,就不知道咯~”
      还有这回事?都是在GH混的我完全不知道。回房一看,昨晚洗好晾在阳台的衣服被风吹在地上,窗户也没关。第二天早餐告诉盼盼,盼盼说她也在阳台晾了衣服,但是回去时服务员已经帮她收起叠好放在床头。餐厅出现一个之前不曾见过的服务员,是个男的,又是所有服务员里最女人的。他身材高挑,穿一身类似旗袍的连衣长裙,浓妆艳抹,头上发髻别一朵粉红桃花样式发夹,和人说话娘声娘气,有客人叫服务,他就会走过来,跪在你的身旁,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
      服务态度超一流,只是我的鸡皮疙瘩忍不住的长满全身。回想在泰国见过太多分不清男女的人,还真是amazing thailand。
      虾米吵着还要去一次白庙,她说昨天天气不好,没有拍到阳光下发亮的白庙,必须去一次。我们中午的车回清迈,巴士是来不及了,她很豪爽的包了个300铢的突突车,说,不要怕,姐姐请客。

离开清莱那天,天气放晴。

这个装饰昨天完全不起眼,阳光照上去就不一样了。

白庙和倒影。
      回酒店拿上背包匆匆赶往车站,临走前我在桌上白纸放了40铢零钱用笔压着,纸上写着:“谢谢你,昨天还有今天。”

      虾米为自己短短几天的泰国之旅做足了攻略,她说,要去清迈附近一个叫做pai的地方。坐在aya座位窄小的minvan里,道路蜿蜒曲折,司机擅长急转急刹,于是虾米欲生欲死。中途休息,她下车直奔厕所呕吐,我悠闲的在外面水果摊看来看去,买一袋腌渍的酸酸青芒。在印度,从达兰萨拉斯利那加的路上我晕的一塌糊涂她洋洋得意,这次刚好角色反转。      临近pai的时候有一个检查站,端着冲锋枪的警察拦住每一辆车却又不是很认真的检查。之后到达pai天已经黑了,我拖着半死不活的虾米在热闹夜市附近巷子里寻得一个住处。
      这个国家无处不夜市,pai的夜市也一如其他城市一样热闹。虾米依旧处于眩晕状态,被我强行拉到街上也还是什么也不想吃。夜市逛多了,见到新鲜东西的机会愈发渺茫,有一处摊位两个年轻姑娘在卖各色粗麻绳编织的像蜘蛛网一样的东西,还在网下挂几根艳丽的羽毛。我问,这是什么?其中一个答,捕梦网。
      捕梦网?这东西听都没听过,不过好像很有意境的样子,难道是当地特产工艺品?我正想打听个明白,路过一个中国女孩兴奋的拉着她的男人小跑过来:“看啊!捕梦网!和继承者的一样!”
      “继承者?”这又是什么东西?当地有这种特色习俗?我转头感兴趣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就是韩剧继承者们啊!”女孩已经蹲下开始挑选。
      我拉着虾米灰溜溜的走了,想不到这个泰北山里的pai也刮起韩流,如果我不知道而买一个回家挂起来,告诉别人这是泰北特色手工艺品,就太可笑。

 第一夜,巷子里的木屋。

 第一夜,巷子里的木屋。

早餐,酸酸甜甜辣辣的粉

pai街头

      pai在一个山谷里,所以每天清晨抬头总是阴沉沉的,因为上面压着云海。待到云雾散去,阳光照耀在床头,时间大概就是上午9点半。在路边吃过一碗酸酸甜甜又辣辣充满香茅味的米粉,穿过pai河上那座竹子和木板拼凑的桥,对岸那家原始又美丽的旅馆吸引了我们,里面种满了成片成片的花朵。

      免费参观完这片花海,拍了不少照片,也对这里特别满意。这家旅馆特别便宜,条件也确实简陋,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它的火爆。我们跑到前台想要订个房,老板告诉说,今天没有房啦!我问,那我们预定一下明天的吧?老板答,我们这里不预定的,想要住,明天早点过来看看。

虾米拍的,我在乡间小路上。事实上pai真的没有风景,如果没有人造景观和游客,它就是个普普通通安安静静的乡村。我骑的自行车上别着一面日本海军太阳旗,想来租车的那家旅店和日本有些关联。我骑着它在pai游荡,那天天很蓝,阳光也很暖,空气是小时候乡下外婆家田埂上的味道,我想起那时的小溪,每年暑假我在里面抓鱼。我不喜欢那面旗子,我给虾米说,我这胡子拉碴,带着眼镜的样子很像日本人,再骑这个日本军旗车,万一遇到个中国来的愤青,会不会不由分说一脚把我踹在地上。

骑自行车到pai附近逛逛,都是乡村田野风光。

途中一片小树林,像个祭祀场所。

回到pai的下午,休闲的小镇街头

       回到pai是下午,路边一家泰式马杀鸡店铺,我们把车停在门口。按摩的过程依然是我死去活来,虾米舒服的闭上眼差点睡着。回想在安帕瓦sarah按摩时和虾米一样的表情,是不是女人对这种身体上的承受力要强于男人呢?
      傍晚的时候,还了车,我们又回到小小pa河对岸,这片小小的河岸被各家旅馆装饰的很美。

 pai也不缺寺庙。

这个摊的食物味道让这只狗久久不愿离开。

用照片现场制作明信片寄出的车子。

牛魔王卖的凉茶,和其他凉茶有什么区别呢?这是个是竹筒装的,仅此而已。但是噱头很受人欢迎,买的人很多。

当时一开始我都没发现这个是人假扮的,直到他突然动了……可以和他合影,然后也可以在箱子里给点零钱。

      我们很早就去那家花海旅店,也如愿以偿的住进吊脚小木屋。鉴于pai的自然景观实在一般,虾米要去看那些人造小清新景点我很反对。一是大部分人租摩托车去,而我不会。二是如果包车去的话,价格一点不便宜。最后,就是我实在不感兴趣。小马哥一行人也在pai,我甚至考虑要不就让小马哥汽车带着虾米溜一圈。虾米很不高兴,就是要去,大姐发起小女生脾气我也实在扛不住,凑巧有两个港澳姑娘也在街上找车,于是我们刚好拼一辆。
      一路上的景点如想象中一样小清新,女孩子就喜欢这种氛围,整个行程下来,我也感觉还好,不管怎样,又消磨了一天。

我们包的双条车,玩的时候司机就这样等着。他是个残疾人。

大树秋千酒店,这里是我觉得pai周边最值得一看的地方。因为它可以很有意境。

 这个是pai出镜率超高的房子。

把我头都看歪的牌子,几个意思?

 二战桥,据盼盼说,小apple在这里从桥上的洞掉到河里,后来被救上岸,除了吓到了,没有受伤。

 桥边的“加勒比海盗”很多人都拍了,一旁散放着很多照片,吸引游客。

傍晚的花海。

傍晚的花海。

      通过小马哥,我们认识了一位马来西亚华人大哥,他长期在泰国游荡,对泰国有非一般的了解。他问我们觉得清迈的人快乐还是pai的人快乐。仔细想了后,我说,pai,大家也都说pai。因为pai这里比清迈安静悠闲太多。大哥说他觉得不是的,清迈虽然看起来杂乱繁忙,但是他们脸上经常有笑脸,也更热心。而pai的人很少那样发自内心的笑,也冷漠很多。
      我们又仔细一想,确实如此。为什么呢?我很好奇,又想起进入pai时全副武装的检查站。大哥不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他把话题转到了泰国局势,之后又扯到皇室。关于皇室里的那点不可说的东西,他吊起我们的胃口却又止住不说。我们急着追问,大哥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你们不知道吗?在泰国是不能谈论皇室的,这是犯法的。万一被抓起来呢!不说了,反正过几年说不定全世界都知道的。”
      到底是什么这么神秘?我至今未知……
      从pai回到清迈,虾米的行程结束了。那晚我送她去机场,回程慢慢走了三小时,在古城南门外又是一条热闹的夜市。

      回到一个人旅行的状态。小马哥推荐清迈南门附近的那家旅馆人气很旺,有自助厨房,咖啡和红茶免费,价格便宜,只是有非常非常多吵闹的鬼佬和毒蚊子。都说中国人嗓门大,但是欧美年轻人一点也不比我们的小,他们玩起来可以疯狂到极致。第二天我就搬出那里,在古城东北角松佩市场附近找到一家带小院子的旅馆,三人间床铺舒适,有干净的公共卫浴,价格仅仅100铢一天。老板是带眼睛微胖的中国男人,来自上海,他和充满活力的总是叽叽喳喳不停的老婆半年前刚刚接手这家旅店。
      这样一个小型旅馆包括屋前不小的院子盘下来多少钱呢?三十万人民币以内,老板告诉我,这和中国相比真是太便宜了。老板还说,附近这样的小别墅,一般也只卖三十万人民币左右。
      “所以床位才这么便宜啊!”老板说,“虽然成本低,但是赚的更少。”
      是啊,如果不是喜欢这里的生活,赚的这些钱估计还不够在上海平时的开销。我在这里住了很久,每到客满的傍晚,夫妻俩就会关掉前台,挂上“full”的牌子,开着小车出去玩。
      隔壁一只白色哈巴狗每天都会偷偷溜出自己家来这里看看有没有好吃的,它比一般的狗警觉,不让我接近即使我每天喂它,它只是会叼走我给的食物离的我远远。
      “它不相信陌生人。”一天我再次尝试要摸它的头失败后,坐在邻桌的姑娘对我说。
      我知道这狗不怕她,和她亲,我见过她好多次,她会抓起午餐盒里的食物塞进它嘴里,还可以摸它的头。她和我一样喜欢每天打包回午餐坐在院子里吃。
      “我也是大概一个月左右,它才肯让我抚摸。”她说。
      “你在这住了一个月?”
      “是啊……估计快走了。”
      “这么喜欢这里?”
      “还好吧,清迈。我只是在等我的印度签证,护照在使馆,也只能在这里呆着。一个多月了,听说有的人等两个月才拿到。现在在泰国印度签证的中国人太多了。”她说的时候眼神迷茫起来,对小狗招招手,它听话的跑到她的腿边,她抓起饭盒里的一块烤排骨蹲下放在它的鼻子前。
      太久的等待会让当初迫不及待的兴趣渐渐消散吧。但是,印度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清迈的某座寺庙。

 虾米想去的清迈大学,后来我骑自行车去了。

大学里居然这样烧香拜佛,这在中国不可想象。难道他们在祈求不挂科?

宿舍盘的食堂。

巧克力味的泰式饼。

       我每天在松佩市场一家小店吃早餐。这家店从水果烤肉到炒饭和冬阴功什么都卖,而我只点它的水果燕麦沙拉。第一次路过这家店坐下来,翻着菜单图片点单,没想到端到我面前大大的一盘和图片一模一样。盘底藏着燕麦,芒果、芭乐、西瓜、木瓜、菠萝、火龙果,全是看着她一片一片切下来摆在盘里,最后在中央点缀酸酸的百香果,挤上酸奶,这样甚至吃完一整大盘还欲罢不能。后来,每天傍晚经过,我也要进去吃一盘。

水果全是现切的。

第一次真正吃到和菜单上的图一模一样的菜,会给一个大大的铁调羹。


      市场附近有很多厨艺学校,价格不贵,教授泰式美食。所以每天早晨,总会有一群一群的鬼佬拎着学校发的小菜篮在市场里转悠。有时候会有老师带队,拿起菜摊上的材料对他们传授:
      “这个呢,就是香茅,我们泰国菜都会用到,香茅要这样绿绿的好。”
      “哦?原来这个就是香茅啊!好像草!嗯~果然一股柠檬味儿!”
      “这个是生姜。姜呢,就要老一点。”
      “姜这么丑啊!”
      有时候我在小店里一边吃着沙拉一边看他们买菜。这群估计之前从没进过厨房的家伙总是让我每天有个欢乐的开始。

松佩市场。

      清迈北门有一家著名的“凤飞飞猪手饭”,听说老板长的像凤飞飞。我根本不知道凤飞飞是谁,但是冲着好吃的名头,还是要去的。“凤飞飞猪手饭”是要晚上夜市才会有的,还没过马路就看见对面最热闹的一个摊位。“凤飞飞”带着牛仔帽,穿着牛仔服,眉毛显然勾过,看起来挺漂亮。她一手菜刀一手铁勺,有条不紊的剁猪手,英姿飒爽,去好几次没见她笑过。她胸前有牛仔衣挤出的深深乳沟,就冲那条沟,多少人来吃这碗饭。我是吃了好几次,又好吃,还有乳沟可以看,当然要吃。

可以要一份饭搭配着猪手和糖心蛋的套餐,也可以单点一大盘猪手。这个猪手不是猪蹄,其实是我们叫的蹄髈,肉炖的软糯,一点也不腻,而且味道居然真的很好吃。除了第一次我点了套餐,之后都要单点一份肉,吃的才过瘾。

我每天都在每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寺庙里徘徊,没有再去寺庙里吃过东西,因为没有再遇到。去的最多的是契迪龙寺,因为寺内高大的佛塔废墟让我着迷,只可惜不能爬上去。

泰国很多翻译的汉字写的乱七八糟,完全不懂什么意思。

每晚在回家路上会遇到的鸭肉粉,有别于很甜的泰国风味,这碗粉很有中国的味道。

       我渐渐对清迈熟悉,带新来的伙伴去千人火锅,也带他们又去了一次pai。西方国家的圣诞节假期已经开始,整个清迈客房爆满,价格也水涨船高。pai也是如此,再一次站在花海的门口,房价已经涨了50%,而且客满。

pai的街头。

pai流行这种骷髅造型的熊猫头像,它出现在油桶、明信片、挂饰、还有街头涂鸦。我不明白它的意思,也不觉得可爱。

平安夜,坐在花丛旁围着篝火取暖,互道一声圣诞快乐。

pai每晚的夜市:

青木瓜沙拉,都说是泰国必吃,我不太喜欢。

不得不再一次吐槽他们翻译的汉语,什么意思呢。。。谷歌翻译直接弄出来也不至于吧。

 某天夜晚,清迈一座寺庙:

街头随处可见泰拳广告。

看一场泰拳。

      那晚看完泰拳走回旅馆已是凌晨,路过城外依然热闹的酒吧街,一个满头白发的鬼佬在路旁搂着人妖热吻,手不安分的在他屁股上游走,看的我鸡皮疙瘩满身。很多西方人来泰国寻找刺激,他们的口味不是一般的重。

晨雾中的巴士

      圣诞结束后马上要来的是元旦,清迈已被各国游客挤爆。看过了泰拳,也逛够了各个夜市,29日我坐上从清迈清孔的班车,去老挝。不知不觉,在泰北已经十六个日夜。

本篇游记共含8154个文字,1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7-20 12:49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2016-07-20 13:26

2016-07-20 15:56

引用 一个人的事 的图片:

2016-07-20 16:00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07-25 11:56

2016-08-29 13: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