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这是一次长长的旅行:边镇会晒,和去往琅勃拉邦的慢船

      据说清孔离关口还有些距离,下车后大家又拼上早已等候多时的突突车。除了我一个中国人外还有一个东亚面孔略显富态的阿姨,看她拿着一本日语版的《走遍全球》,以为她是日本人,也没搭话,倒是她主动用普通话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她说,她是黑龙江的。      班车开过湄公河老挝入境关口落地签证只有一个窗口,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挤满各国鬼佬。     
       “多少钱?”我问一个从窗口刚刚退出来的欧洲姑娘,鉴于一路过来入境索贿的经历,还是事先问清楚比较靠谱。
      “不知道,要拿护照的时候才付钱。但是你是多少钱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每个国家收的不一样。”姑娘给了我答案。
      我把护照和表格递进窗口,也站在一旁等里面叫我的名字。一个鬼佬交了45美金,貌似是所有人里最高的,不知是哪国人,他无奈的用毛浓浓的手摸了一把脸。
      “小虹。”窗口叫我的名字,我过去递上100美金,我没有零钱了。里面也很快的把我的护照和几张钞票交给我。我一看,找给我80美金,中国人算是便宜的。
      那个阿姨问我多少钱,我告诉她,又问,你呢?她说,我是日本护照,免签,只是盖个章。
      她说日本护照的时候脸上有些尴尬。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这是个人的选择罢了。

      在过关时遇到三个云南结伴骑行的老人,他们一路从越南柬埔寨泰国,打算从老挝云南,一句英语不会,从泰国出关到老挝入关,填写出境入境表格都是工作人员帮忙,因此,被多收了三倍的钱。进入老挝,门口停的突突车只搭老挝人,他们拒绝我们上车,也不说理由,之后来了一辆好似专门运送外国人的,把我们全部都塞进去挤的满满。
      “你们去哪里?”司机问。
      “会晒。”我说。
      “都去会晒吗?”司机又问,小路颠簸,发动机响声几乎盖过他的声音。
      “是的!”大家异口同声。
      “带我们去街上,有很多旅馆的地方!”我被挤在最里面,伸出头对他喊。

      会晒是个很小的镇子,隔着湄公河,这边是会晒,对岸是清孔。阿姨自然是不可接受和我一个小伙子拼一间房,我还是抱着问问看的心态告诉了她,想省一半住宿费。阿姨急忙的摆手摇头,甚至有点惊恐,觉得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不可接受。我陪她找到一家看起来不错的旅店,价格当然也高到我不可接受。和她告别,我再独自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馆。顶楼的单间,带电视、风扇,有卫生间和热水,外面走廊尽头是阳光倾泻下老旧异国情调宽大阳台,不甚满意。
     旅馆老板告诉我去往琅勃拉邦的慢船停靠在很远的码头,趁着夕阳我在街头河边溜了一圈,镇上几家杂货店,东西不是来自中国就是泰国。又发现小镇中央山顶有座庙宇,里面大多僧侣都是孩子,红色僧袍在夕阳下耀眼。在街边小店吃一份简单的饭菜,回到我旅馆的天台湄公河上起了雾,对岸的泰国灯光点点,我想如果从对面看过来,这里应该只有零星的光亮吧。那些一起来的鬼佬们都在哪儿呢?他们不是一向很闹的吗?为什么如此安静,天黑下来后,整个镇子都黑了下来。

      从边镇会晒琅勃拉邦,坐慢船沿湄公河顺流而下,要两天时间。第二天清晨在码头上遇到昨日所有的鬼佬,那三位云南老人,日本籍阿姨,还有小静。小静很早就在码头等待,她穿一条西双版纳的长筒傣裙,从磨憨搭国内香蕉商人的顺风车到这里。我没去过版纳,小静说,云南傣族和老挝服装风俗等基本一样,他们应该原本同属一个民族,唯一的区别是老挝女人的傣裙是及膝筒裙,而版纳是长裙。      
      慢船很长,座位相当多,除了各国游客,还有很多当地人。他们带各种商品和电器,连同我们的背包全都塞进船头地板下的隔层。我和小静找到船中间偏后的座位,待所有人坐定,马达轰隆隆的响起,整艘船我整个人都随之颤抖。船夫解开绳索,一篙子把船推离码头,对着岸上大喊一声应该是告别。

      “既然我们都是一个人,晚上就合一间房吧!”我说。
      “好的。”小静点点头。
      从连接泰老的那座桥下穿过,很多人开始拍照,一个当地年轻人突然站起来,他的嗓门甚至压过马达的声响。他介绍他的旅馆,他说船今晚会在北滨停留过夜,而北滨是个非常非常小的村子,他的旅馆非常好,wifi、热水、电视、晚餐自助,甚至还会有个派对。
      “一个人只要15美金!”马达声中他喊出的话带着沙哑,“今天是12月31日,元旦了,今晚的跨年派对非常棒!”
      鬼佬们开始躁动,这些年轻人真的无法抵挡派对的诱惑。
      “老挝啤酒、老老,碳酸饮料,全部免费!你们知道老老吗?老挝特产的白酒,非常好喝!”这是个杀手锏,说完后他开始顺着过道边走边收钱,几乎所有鬼佬都订下他的旅店。
      “你会喝酒吗?”我问小静。
      “只可以一点点。”
      “我不会喝酒,这种派对我也不感冒。”
      “那么,我们到了再另找住处吧!”

      慢船真的很慢,沿途停靠湄公河畔一个又一个村子,当地人上上下下,就像一辆公交车。很多村子小到只有几座木屋,没有公路,船是唯一交通。孩子们和狗看到船最兴奋,孩子们打着赤脚沿着河岸跟着船奔跑,狗又跟着孩子奔跑,欢快的吐着舌头,待船靠岸停下,他们就期盼的瞪大眼睛寻找亲人的身影,看是否带回些什么新鲜东西。船开走后有些孩子还不肯离开河岸,他们大声的对船说再见,双手来回挥个不停。
      船上提供瓶装水、饼干、泡面,价格是岸上几倍。长时间的航行,新鲜劲一过,午后大家都昏昏欲睡,只有几个喝了酒的西欧姑娘趁着酒劲打闹不停。我站起来活动身体,转身看见后排一个姑娘侧着脸在阳光中睡的安稳,那真是一幅美好的画面,我拿起相机,悄悄拍下。
      晚上船在北滨停靠,这果真是个小村子,好在旅馆特别多,我和小静带着云南三大爷找了便宜干净的住处。街上没有吃饭的地儿,只有旅馆提供。2014年跨年的夜晚,我和小静漫步湄公河畔清冷的北滨街头,好在当地人喜欢在家里卡拉OK,各处会有空洞的歌声传来,情似小时候各家流行卡拉OK的时光。我们没有吃东西,躺在床上聊了一会儿,就睡着。
      早上起床出发时云南老人们已经不在,我们在船上碰头,一个老人说,清晨的时候对岸村子里的人骑着大象在河边洗澡。可惜我没有看到。这天天气阴沉沉的,河上风大,也冷起来。鬼佬们丧.失活力,也许昨夜的跨年太疯狂。有个泰国华人居然随身携带音响,弹着吉他唱邓丽君的歌,也唱听不懂的泰语。不知又停靠多少村子,天快黑的时候终于到了。我们从甲板下面掏出背包,跳上岸,又搭上很贵的突突车,驶往琅勃拉邦

会晒,慢船售票处。

夜晚停靠在北滨

 北滨街头。

第二天出发。

岸上的孩子用手做出爱心的图形。

到达琅勃拉邦

本篇游记共含2750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2016-07-21 10: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7-21 19:00

2016-07-22 07:00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7-25 19:53
相关目的地:   老挝   博胶
17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会晒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