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胆小者出了海

  • 出发时间/2016-05-2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RMB

时间及路线安排

2016年5月20日—5月22日
杭州宁波舟山—庙子湖岛—东福山岛—舟山杭州

       纯粹是因为它和她的名字,东极和May,使我在五月的尾巴踏上大陆东边的这座小岛,一路上我对May调侃,说我入过北极,到过东极,再攒攒钱去趟南极,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平静地归西了。
       五月末的江南已经开始出现潮湿的征兆,在进入梅雨季节之前我想尽快完成这次旅行。没见过几次海,没坐过船,不吃海鲜,怕鱼,这在大多数人眼中再平凡不过的一次旅行对我来说也是需要翻过重重的心理障碍,但是年轻,就应该多一些无所畏惧。
       不仅仅只有花儿和海洋,旅行就是一次次挑战自己的不可能,也为以后跟儿孙炫耀往事攒足了资本,我甚至都能想象到儿孙满堂时,全家围着烧鸡和二锅头听我讲从前的故事,或者和白了头的儿时伙伴再来一次不醉不归,对当年喜欢的姑娘品头论足,对北极和东极说三道四,喝到后背发凉,扯到半夜鸡叫,众人重新拾起年轻时的激情,纷纷忆起从前,那故事应该是这么说的……

May这个人

       May并没有让人过目不忘的外表,但我最喜欢看她笑起来的样子,不论压力和苦闷多么地侵扰,只要看见她哪怕为一点小事露出笑容,那似乎就可以和一切困扰我的抑郁及烦恼冰释前嫌。
       我曾经这么形容过圣彼得堡涅瓦大街上优雅的女人,“迎面而来的年轻姑娘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美丽极了,小巧玲珑的线帽下面棕黄色的细长头发在空中飞舞,质地良好的羊毛大衣遮挡不住只比瓶颈粗一些的纤巧腰身,她的眼神只会停留在我脸上一瞬间,而不会像利刃般刺过双眼,我则尽量和她相会时保持距离,内心充满怯懦和恐惧,担心粗鲁的胳膊会把她碰倒,担心一口气就会吹断了造物主的美妙作品。”
       世间如此可爱的女人也比不过May的笑容,我并不是不会用文字来形容美貌,但仅用两句话来形容她,已然已是恰到好处。
       我带着May连夜赶到宁波,差一点点没赶上高铁,从小就缺乏时间观念,直到几近而立之年却依然没有丝毫改善。离汽车南站到舟山沈家门的末班大巴发车还有一些时间,我让May在空荡荡的候车室靠着我小憩一会儿,而我却把目光集中在一帮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身上,从这里乘车的大部分都是为了到东极,而仅仅是登个小岛,却发现有人竟然背了个罕见的大包,那包的材质并不好,塞得满满,包外浮夸地挂着水壶登山杖等户外物品,肩带上还藏了只崭新的GPS,包的最上端高过他头顶,下端几乎要触及膝盖,而这人的目测身高要接近一米七五。。。。。。我默默低头去拎了拎我的小包,里面还装着单反和镜头,以及我俩全部行李,不禁连连感叹还真的是几近而立,气力将逝。
       末班车在夜晚十点准时出发了,这辆车在我眼中似乎与其他长途大巴不太一样,一路上要走过几段跨海大桥,对它来讲,还真的是日日夜夜跨过山和大海,朝朝暮暮迷失过城市车海,与终日往返枯燥城市连接线的大巴相比,它多多少少也算是富有冒险精神的。
       抵达终点时突降大雨,海边的狂风暴雨确实比内陆来的更猛烈一些,跳下车不由分说拉着May就钻进最近的一辆出租车,十几秒暴露在雨中已经足够将衣服打个半湿,饥肠辘辘的我们要求司机拉到深夜还在营业的饭店,并着重说了下不要吃海鲜的地方。
       在店门口甩干雨伞上残留的雨水,空荡荡的小面馆还算通明,能清晰听见挡板后面泚泚的烧饭声,却不见人影,一眼就看中招牌上的牛肉面三个字,因为其他都是海鲜,我别无选择。“有人吗?”我扯了扯嗓子,接着从后面传来一声粗犷的迎合声,大概因为方言的障碍我并不能听懂,一向谨慎的May拉了下我的胳膊示意换家饭店,“嘭”的一声撑开伞,跟这声音同时发出的还有后面那个依然听不懂的方言,我扭头发现老板在挡板后面伸出半个脑袋和一双惺忪睡眼,赶忙问到“老板,还有牛肉面吗?”“没有牛肉了”“……”“那有什么不是海鲜的?”“有鸡蛋”“好”,May点了鱼丸面还是什么的,我已经忘了,只记得她对我说大半夜只要吃半碗,剩下半碗给我,所以点了个并不是活生生的东西。
       当热腾腾的两碗面上桌后我已经饿死鬼附身,几乎拿出拼命的力气去对付面前的救命稻草,May则不说话地边看边笑,她不开口我也知道,May就喜欢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
       结账的同时店里进来另一位客人,跟老板讨论着明日的食材,我猜应该是还没结束工作的食品供应商,但我很确定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河南话,May又笑了。
       恢复了点精气神儿后已是半夜,就近找了个宾馆过夜,模仿榻榻米的房间学了个四不像,摸了一下湿嗒嗒潮乎乎的被褥,心都凉了大半,May忘了带毛巾,我下楼去找商店,路过前台碰到一对情侣订了一间水床,女人手捧鲜花晃晃悠悠上了楼,才想起来今天是有关情人的什么节,可悲的是我却正巧送了May一条新毛巾……
       一只苍蝇嗡嗡嗡地发出平稳又持续的声音,像是身体被装了马达,不停歇。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与其在这个几乎能拧出水的床上睡个懒觉,还不如去桑拿房里蒸出个大汗淋漓。这个清早我惊醒在一阵铃声中,电话那头的旅行社订票处传来噩耗,说因为天气原因开往东极的轮船全天停航,订票费用全额退还,挂了电话我几乎整个人都还是懵的,心想这也就意味着折腾到这鬼地方算是白费功夫,还要原路返回,May迷迷糊糊地看着我,像是在寻求答案,我琢磨了一下对她说还是想要去码头看看究竟,既然来了。她又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我就知道,这事成了。
       七点钟的沈家门已经活跃了起来,我们在面包房简单解决了早餐,我多吃了些,吃到确保中午不吃饭也不会饿到,我问May自己像不像哪种动物,她却毫不客气地脱口即来:“骆驼”! 是啊,而且骆驼活一辈子估计也没见过什么是海鲜。
       我们顺着海岸线一路朝东走着,熙熙攘攘的晨练人群已经出动,只有各种颜色的渔船还在大大小小的码头打着瞌睡,渔民们三三两两在码头聊天,街边的渔具商店已经开门迎客,今日起大雾,能见度极低,我对May说千万不要走丢了,要不然可很难看到你,她明知是个玩笑却配合似地突然拉紧我一下。
       May是个极其优秀的姑娘,爱世间万物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天真又乐观,对是是非非总是爱多过恨,平静如水,温和到无以复加,有时我会想到老天爷为什么会把这么优秀的姑娘给了我,到底这是馈赠还是惩罚,我分不清。
       也许是吃得太多的缘故,两公里的步行显得格外漫长,路上遇到一排长长的海鲜大排档,由于潮湿,前日冲刷地面污秽的痕迹还清晰可见,不禁感叹:“真是新鲜”!
       半升舱客运码头早已人满为患,大多数都是去往普陀山烧香拜佛,May这个南方姑娘随我回洛阳去过多次白马寺,所以对此并不感冒,谨慎的她一刻都不停留地直奔东极候船厅外的大屏幕旁,盯着停航的消息反复确认,又打电话给订票的客务中心,舟山去往东极的轮船周末只有三班,上午八点半和九点半,以及下午两点。上午的两班轮船全部停航,下午的航线是否通行必须等上午十点后才能确认,得知这个消息后May跟电话那头直接确认等待,不经我商量就自己做了主,挂了电话就拉着我离开人群,因为她也知道,商量的结果肯定也是等待。
       于是乎,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不停地走,只为了打发时间,看岸边钓鱼,May神经似的盯着人家的鱼鳔看,甚至比垂钓者还要专注,待鱼上钩后又会突然一声惊喜,吓得人家几乎一个趔趄连竿带人滚落水中。我一边走着一边对May说着小时候跟爷爷钓鱼的经历,我也曾跟钓鱼颇有渊源,因为学什么都快,甚至比爷爷的钓鱼技术都高,但是每当有鱼上钩,我甚至连摸都不敢,直到现在依然如此,还曾经差点掉入鱼塘,在半空中被我妈一只手拉住的惊现时刻,她饶有兴趣地听我讲着小时候,就这样,超市、商店、自行车行甚至渔具店都留下过我们的脚印,每次和May在一起的时间会觉得速度飞逝,但还是走过了很长一条海岸线。
       确认通航的电话打来的比想象中要早,我们就立刻往码头赶路,因为之前没坐过轮船,May提早给我准备了晕船药,提早半个小时给我吃下,又给我灌了半瓶纯净水,可我还是对轮船充满恐惧,想到一个坐海盗船都要吐的稀里哗啦的人即将在海上颠簸,不寒而栗。
       在人满为患的候船厅里平静地等待东极轮的到来,May问了我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无关海无关船,她问:“你坐旋转木马会不会晕?”,对这个无聊的问题我还是思考了很久,半疑惑地回答“应该不会”,May就是这样一个爱问我问题的姑娘,有时候是由于天真,有时候是为了逗我开心,有时候确实在有意为我减压,就比如这个旋转木马。
       站在我前面的哥们就是在宁波南站见到的那个大包男,May看着这个庞然大物一直笑个不停。
       通行闸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艘不大的客船就出现在视线里。东极轮,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我们的座位位于三层客舱的中舱,May的选择原因是怕我在上舱感觉晃的厉害,又怕坐在下舱万一想吐却来不及爬楼梯到达中舱甲板。
       船还未动我就已经感觉前后左右都在摇摆,我始终对海洋里的一切充满敬畏,无论是海洋生物还是航行船舶,这在我眼里他们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深海的生物统治着整个海洋的食物链,不论处在最顶层的到底是谁。或许会有鱼王,或许也会有领地纷争,或许还会有部落种族战争,黑暗无光的海洋,那真的是迷一样的世界。而对于航行在浩瀚海洋里的金属怪物们来说,每艘船生来都是孤独的,每日航行在无边无际的世界里,承载的责任太过重大,而那些永远埋葬在海底的船儿们,他们完成了使命,便永远地化身海洋的一部分,就像那些死难的登山者一样,身体也就变成了山的一部分。

       许许多多的游客纷纷拥挤在甲板上看海水,我却认怂地乖乖坐在座位上看着早已过时的港台歌手早期MV,无暇顾及到May,也许是晕船药的效果,两小时的航程我睡过去了大半,直到May把我摇醒拉我下船。
       船体和码头之间会有间隙,船员浮夸地跨在两岸送乘客登岸,我被至少四双大手用力“捏”过了岸,上岸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去揉揉May的纤细胳膊。
       在这个风雨交加伴随大雾的下午,我们终于登上庙子湖岛,历尽坎坷的这一路也终于暂时画上句号,但随后需要面对的便是恶劣天气这一重大难题。

对一个内陆长大的孩子来说,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是迷人的

       这个下午只剩下大约两个小时的可利用时间,我们选择反向远离人群,简单规划了一条七八公里的徒步线路便可以环绕大半个庙子湖岛。
       May总是对我的规划感到满意,尤其是走了几里山路之后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这与之前了解到的人满为患简直是背道而驰,由于大雾的影响,整个岛屿像是被人为加盖了一层幕布,浓浓的水汽甚至还增加了一些奇幻效果,迷离至极。

       由于某部电影的缘故,东极岛一夜之间变得火爆异常,在我们的徒步线路里,也确实随处可见电影中出现的场景和画面,水汽和雾气增加了美感,尤其是财伯公的雕像若隐若现,我已经在极力地避免重复地跟某部电影中画面会合,但怎奈这个岛屿实在太小,容纳不了太多避免,直到我们顺着一条小路爬到财伯公的脚下。
       我用有限的知识对May讲着陈财伯的故事,大概就是传说中陈财伯当时正在庙子湖岛附近的渔船上,由于遇见了大雾,船撞上礁石沉没了。船上其他的渔民都已丧命,只有陈财伯凭借着出色的水性到达了海岛,并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港口,作为给其他渔船遮风挡雨的地方,挽救了很多渔民的生命。每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陈财伯就会举着火把站在山顶,指引其他渔船靠港,在渔民的心中,他就像神仙一样保佑着大家。有一次,一场暴风雨来临,渔民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陈财伯举着火把指引他们。当渔民们成功登岛后,却在山顶发现了积劳成疾的陈财伯已变为尸骨。在此之后,每逢节日,渔民们都会去祭奠陈财伯的大爱精神。
       May听完后若有其事地伸手摸了摸财伯公的雕像。
       谜一样的是,因为一面是悬崖和海岸,财伯公的正脸我始终都没有看到。

       雨水变得越来越猛烈,我们的雨伞已经完全不能抵御敌犯,时不时像耍杂技一般表演着前仰后合,便索性将他们高挂免战,换塑料雨衣上阵,但怎奈雨水是挡住了,汗水却不请自来。
       岛上迷人的起伏小路,像被煮软的面条,只可供步行,也真是应了那句话,“路还没车宽”。
       海边湿润的气候加快了植物的生长,但礁石山上有的只是浓密的杂草,在靠近岛屿东岸的一侧,密密麻麻分布着大小不一的墓地,面朝大海,极乐世界里依然春暖花开,我也自觉地收起相机,向它们面对的海洋望了望。
       顺着一个下坡到达离海面最近的礁石滩上,被海水日夜冲刷的石头表面异常光滑,我下意识地拉着May的胳膊,其实是怕我自己滑倒,礁石上会呈现出不同程度的黑斑,周围只有海水有节奏地拍打礁石的声音,对一个内陆长大的孩子来讲,这声音是迷人的。
       在我的家乡只有河,甚至连湖都没有,那条河属于黄河支流,据说古代时能够通行大船,但在我小的时候,它却干涸到龟裂,我家就住在河边不远处,每到刚刚下完雨,我就会跑到河边某个水坑里打水漂,而且技术异常高超,一玩就是一整个下午,那是我对河最早的概念,等到长大成人后,河道经过整理,水量大增,而我却再也没有去河边打水漂的兴趣,新家也搬离了那条河,我的成长路上也像极了它,河的尽头终究是海,不该停留的终究留不下。

玛格丽特与自由古巴

       May安静地看着安静地看着海水的我,这话听着拗口,但她能猜到我在想家,便轻轻摸了摸我盖着雨衣的头发。
       我奋力地拉着她从一个礁石跳到另一个礁石,像极了跳跃烟囱的超级马里奥,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礁石海岸,便多停留了一会儿,对海边长大的May来说,这些场景再没什么新奇,见天色已暗,便拉着我原路返回。
       雾雨朦胧加上天色昏暗,在我们周边十几米开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生气,不自觉加快了脚步,一路上我脑补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从能见度之外的地方朝我们袭来,有手持大刀的阿拉斯加企鹅,有张牙舞爪的南极棕熊,居然还有全身挂满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少先队员。
       May突然的张口说话却把我吓了一跳,她问我“能不能给我拍张照片,要拍出那种我身边只有水汽的效果”,我想了一会儿,扯蛋道:“不能,我只是个半吊子摄影师,09年开始玩摄影,到现在快20年了,没拜师,极少跟人交流,但我是个心思及其缜密的数学家,高考还拿了不少分呢”,接着我便拿起相机往后退了几米,结果还真的只拍出了一张除了雾气之外什么都没有的照片。
       虽说我拍了很多人像照片,但尤其不喜欢摆拍,甚至都没给May拍过几张,而且还对镜头产生过恐惧,记得很久之前May拿着相机给我拍照,我几乎是第一次站在反方向对着我的相机,各种别扭和不适,除了对着镜头傻笑外再也摆不出任何动作。
       这岛上的一切食物来源都靠海洋,偶尔路过几片种着青菜的土地,那青菜一颗颗都显得营养不良。
       终于,我们走到有人烟的居住区,灯火已经通明,羊肠小道上隔三差五出现喇叭里的广播声音,内容上无非就是舟山新闻、农村各种改革、天气预报等等,墙面上并不好看的字迹透露着各家各户的信息,由于雨水的灌溉,斑驳的墙壁上长着密布的青苔,在有人居住的房子里会有香味飘出,在无人居住的旧房里依旧黑暗如故,这里的原住民在一点一点挪到海岛东岸,有些干脆乘船逃离,商人们一点一点的搬来,不久的以后,这里也会变了模样。

       三步并做两步登上长长的石阶,我们进入预定好的青年旅社登记入住,以我的经验,在相对比较滞后的地区,青旅的条件一定好过农家乐。
       果不其然,前台的姑娘终于等到了我们的到来,甚至愉悦地对我说“我们还以为您今天来不了了,预定今天入住的房客就差了您”,这青旅的前台同时兼具酒吧吧台的功能,办理入住的时候还给其他客人们递着咖啡和啤酒。
       我和May进入各自房间,分别之前她要进来帮我铺床,我说:“这玩意难不倒我,赶紧去洗澡换衣服,等下出去觅食”。是啊,要在海鲜大排档里找一碗鸡蛋面,我得先恢复点体力。
       等到May披着湿漉漉头发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已经在露台上盯着码头上起伏的渔船许久,轻轻地帮她整理了一下毫无造型的刘海,便撑着伞拉着她走入喧嚣声中。

       一家我已忘了名字的饭馆,供应着我等候多时的鸡蛋面,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各种设施都略显陈旧,就像时间回到十年前,老板娘磕着瓜子看着15寸的黑白电视,老板就在没有挡板的厨间煮着面,前台的玻璃柜里摆放着各类叫不上名字的老式点心,柜子里出现的是廉价的烟酒和饮料,餐桌上的调料瓶空了几只,老式吊扇发出吱呀巨响。
       一顿对我来说丰盛至极的饭菜过后,整个人都显得精神焕发,May拉着我去逛岸边的海鲜大排档,去看新鲜的海产品被从大海挪到装满水的浴盆里沿街叫售,说实话,无论逛超市还是海鲜市场,我每看到这些海洋动物被捕捞或者宰杀,尤其是鱼,心中总有那么一点快感,May说我是心里变态,我却说我不吃这玩意,已经是积善积德。
       风大雨大,便也没了在海边散步的心情,观看了一遍吃货们的一个个血盆大口之后就回到青旅的酒吧里,稍稍消化一下当天的收获,酒吧里灯光异常昏暗,貌似在刻意营造某种氛围,但我却严重怀疑调酒师会不会由于光线不足而把莫吉托里的薄荷错放成香菜……
       “一杯自由古巴”,这是我到所有酒馆的保留需求,“一杯莫……”,吉托二字还没说出口,我便用手推了一下May的雪白大腿,她也倒是心领神会地换了个玛格丽特,我问她:“怎么点了这个悲伤的东西”,她却说:“你的不也一样,自由和古巴,两种悲”,她总是有着神速的反应。
       是啊,自由和古巴,只是不一样的悲而已。

“你说岛民幸福吗”,May问到

       也根本不想讨究布尔加科夫,但我一直以来都希望May能够像玛格丽特一样勇敢,内心的勇敢,内在的无畏,不屈不挠追寻理想,我常对她说,理想这个东西不是矫情,也不是乌托邦,现实只不过是被一群人妖魔化了,理想始终要有,它就像是一根无形的线绳拉着我们一直向前,振作地向前,从而达到我们想要的内心的和谐、自由的空间以及平静的生活,而至于理想最终能不能实现,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我比较喜欢俄国文学,明知都是些黑暗至极的产物,但却对那些悲怆极度着迷,May最近对封建专制及共产主义饶有兴趣,便时不时跟我探讨一些是是非非,我也正好了解一些,我和她就是总有这样的默契,一个恰巧,一个凑巧。
       当我的杯中只剩下冰块,May那里的蓝色液体还剩一半,她总是这样,不论杯子大小,总是喝到一半,剩下的统统交给我,而我接手之后却才发现,酒剩一半,盐圈已经没了。
       说起来也是有意思,几个月前我还在北极冰盖上借着微弱的信号和她通着电话,几个月后跟她坐在大陆最东边的小岛上面对面喝酒。    
一切相遇都不是偶然,一切相恋都不过是必然。
       在这个叫东极的小岛上,游客们总是一波接着一波,离去的原住民们应该再也不会回来,而选择留下的也不过是靠打渔为生,年富力并不强的人们,May喝了一口酒后问我,“你说岛民幸福吗”,我说:“不知道,出去的岛民回来时,乘坐的是和游客一样的客船,而留下的岛民出了海向大陆走去,第一个到达的,还是岛”。

日光

       本该在五点钟左右爬起来,去东岸看看太平洋的第一缕阳光,但等我揉着惺忪睡眼抬头望天,已经是艳阳高照。
       May总是很早就能起床,但可能昨天累了个透彻,今早也没能避免地睡了个懒觉,我们洗漱完毕后轻声轻脚地在露台吃了早饭,青旅的前台还没人工作,我们就整理行李直奔码头,买了最近的早8点一班客船去往东福山岛,一个更靠近东边的小岛。
       也可能是海鲜味太重,就算只是吃了鸡蛋和面,我的胃部也出现了间断性地不适,码头上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一个个年轻的面孔,这天艳阳高照,一扫昨日的阴霾,气温也升高了不少。
       半个小时左右到达东福山岛,接送我们的还是那艘东极轮,东福山的游客明显数量更少,也可能是吃住选择没有庙子湖岛的多。这个小岛比庙子湖岛海拔高了许多,远看就像是一座小山,而道路也是标准的环山公路,只不过弯道缓了一些。

       环岛徒步的开始就能看到岛民居住的痕迹,蓝天和开阔的视野,加上雨后清爽的空气,如果紫外线弱一些,气温再低一点,那真的就是完美的徒步空间。
       对于我来说,爬山简直就是要命,但现在确像是离弦之箭,不得不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往上走,我特别喜欢小岛之外的那个白色灯塔,在早上还略带水汽的环境里显得美轮美奂,而这个场景也算的上整个东福山岛的亮点,或许没有之一。
       吃力地走到几乎整个岛屿的最高处,这一路上几乎没跟May说过一句话,而此时的日照强度已经极度猛烈,她已经不顾酷热穿上长袖外套,而我却依然将双臂暴露在紫外线下。
       我曾经和好友在几年前的一个8月酷暑天里骑行八十公里路程,没有采取任何遮阳措施,甚至某一段路程赤膊上阵,导致胳膊晒到脱皮,但由于极度怕热,此时也根本顾不得那么多。
       岛上的电力供给全部采用风力发电,一路上会看到许许多多白色风车,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在岛顶礁石上嬉闹,我却躺在亭子里补觉。

       不得不说站在小岛的最顶端看着四周环绕的海水,这感觉也真是头一回,与之前只经历过沙滩海岸相比,这里无论向哪个方向望去,都是海水,而且像是与天相接,就像偌大的一个蒸笼,而我们就是蒸笼里的一只芹菜鲜肉包。
       一路下行倒是轻松了许多,我们俩就像两只欢快的小麻雀,May一路上都找着各种各样的话题,为了打破沉寂,她总是要我一直说下去,因为说话也是耗费体力。
       我对她有一个话题印象深刻,她问我最喜欢哪种工作之外的生活方式,我说最喜欢写东西时的自己,专注地写东西,周围一定要保持只有一盏台灯和足够的安静,只能听到知了在叫,水壶就放在手边,烟不停地抽,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最好不要电脑,用钢笔和稿纸,那纸还要稍稍有点阴,写累了或者思绪空洞时停笔发呆,该撒尿就撒尿,饿了啃个馒头,渴了啃块西瓜,这就是我最想要的日常生活,May听了之后不停地笑着,补充地说到“你适合生活在八十年代”。

       岛民们趁着大好的天气在自家院子晒东晒西,这里的居住区显得比庙子湖岛还要破旧不堪,除了少数民居以及改为民宿的房子外,被搁置的房屋比比皆是,墙体已经自然剥落,有的甚至坍塌为废墟,墙面上的黑板报已不见笔迹,自家厨房开的饭馆不见客人。
       这天的午饭终究还是来到了海鲜大排档,一份素炒饭,并且再三叮嘱店家千万不要放和海产品有关的任何东西,May吃的什么我又忘了,我总是记不住海产品的名字。
       头顶烈日急躁地在码头等待着东极轮的返航,其他游客已经席地而坐,也算是体会了一次等船的焦急,当把所有希望都押宝在一艘船上时,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不靠谱的。
       回到庙子湖岛上退了房间,天气奇怪地又由晴转为多云,大雾又开始不约而至,岛上的气候就是这样变幻莫测,好在返航客轮准时从码头出发,提前服下晕船药,这次却在两小时的航行中睡不着了。

返航,迷航

       我不想将东极和任何电影扯在一起,也无意将任何相遇都当作是后会无期,自然法则的选择将两个平行的生活轨迹变成相交后并行,从而变成亲人、恋人、友人,命由己造,相由心生。
       选择看海,也无非就是想看看河流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样子,用放弃过往去面对未来的一切不可知,船有固定航向,人却没有方向,待上岸后,一切看似的烟消云散还会依旧扑面而来,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又有谁会去忍心责怪。
       既有生,有无意义或价值尚未可知,但有天赋好恶,没理由地觉得活比死好,乐比苦好,这是命定抗不了,便得找一条合理的路能顺着天命所定好好活。
       于是,上岸。
       但是,May,你确何时才能出现。
       所以,胆小者,孤独地出了海。

                                                                                                                                  2016.06.20

Make it easy.

       “大陆最东岛屿”、“太平洋的光芒最先照耀你”,这些已经是对这个有意思的地方最好的位置诠释,它依附于舟山群岛里,自西向东依次为黄兴岛、庙子湖岛、青浜岛和东福山岛,合称“东极”。
       而庙子湖岛则是整个东极的中心,来往舟山的船舶首先停靠在此,也是东极最繁华、最多居住人口的地方。
       东福山岛则是地理位置概念的“最东极”,“第一缕光芒照射点”就在码头的南边不远处,东福山岛相比庙子湖更加陡峭,植被更多,适合徒步,被废弃的原住民房屋建筑也更多,是了解东极、感受东极较好的地方。
       相较之下黄兴岛和青浜岛就显得冷清许多,海上布达拉宫和里斯本丸事件就坐落及发生在青浜岛上。

       以杭州出发为例,首先需要乘坐高铁到达宁波站,再从旁边不远的宁波南汽车站乘坐开往舟山沈家门的长途大巴,沈家门商业区距离半升洞码头的距离不过2公里,可自行选择交通方式到达,半升洞码头有发往东极庙子湖岛的客轮,票价根据上中下三舱,100-150不等。
       平日每日一班,早上8:45发船,中午11:15返航,周末和旅游旺季会加开客轮。庙子湖岛来往东福山岛的客轮在周末时间也会加开。
       因东极岛航线受季节、时间和气候影响较大,同时票量较为紧张,船票采取实名制,所以建议提前在网上渠道代购,会加收一部分代购费,但比大清早排长队要好得多。
       返程可以采取同样的方式,也可在半升洞码头处购买到开往各大周边城市的长途大巴。

岛上可选择的住宿地不少,大部分集中在庙子湖岛,以农家民宅为主,而新建成的一些青年旅社也都集中在此,周六日房源会稍显紧张,建议提前预定,节假日和黄金周更需提早预定。
       青年旅社是较好的选择,毕竟大多数青旅刚刚营业不太久,从室内设施到管理水平都不会差;而想体验最淳朴的渔家生活,或是代烧海鲜,也可以选择农家民宅住宿。

       以下图片来源蚂蜂窝,供参考。

       上岛前一定要带上足够用的现金,因为我几乎没有发现取款机的身影,网络支付在岛上并不是特别流行。
       晕船药提前半个小时温水服用,岛上的日照强度比较猛烈,怕晒的姑娘注意采取措施;尽量带好一切可以防蚊虫叮咬的药物,尤其在夏秋季节。
       如果计划观看日出,带好手电筒,夜间出行岛上没有路灯;日出观测点附近会有一些较开阔平坦的地方可供露营。

本篇游记共含10894个文字,1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寂寞就像一团烈火。

2016-07-20 23: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啊咧好吧,转眼一个月了,那天说夏夜晚风细细品力量来自于真实还历历在目,现在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玛格丽特与自由古巴自己后面的你说岛民幸福吗,这两大段真的很有意思,超级棒。

2016-07-20 23: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加上图感觉确实不一样了,不过你去的这几天天气真是不好

2016-07-21 10:39

引用 ZYM 发表于 2016-07-21 10:39:17 的回复:

加上图感觉确实不一样了,不过你去的这几天天气真是不好

回复ZYM:水汽有点过猛了,体验感还挺另类,但拍出来就不好看了

2016-07-21 10:48

引用 佐伊 发表于 2016-07-20 23:16:17 的回复:

啊咧好吧,转眼一个月了,那天说夏夜晚风细细品力量来自于真实还历历在目,现在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玛格丽特与自由古巴自己后面的你说岛民幸福吗,这两大段真的很有意思,超级棒。

回复佐伊:

2016-07-21 10:48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6顶小岛!

2016-07-21 11:35

是一场梦吧

2016-07-21 15:07

2016-07-21 15:1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2016-07-21 15:38

不同的体验,不同的感受,不错。

2016-07-21 17:04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1 20:36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2 09:40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2 09:40

好文

2016-07-24 05:16

东极还是那么美 

2016-07-24 11:08

2016-07-24 11:14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船磕的伤痕累累,但也在努力的航行,人生也一样

2016-07-25 11:39

我能闻到扑面而来的海味儿。

2016-07-25 17:30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大雾下的东极岛,确实足够迷幻。

2016-07-25 17:31

海的潮气,扑面而来。

2016-07-26 14:06

想起了最近一部电影《路边野餐》

2016-07-26 14:1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2F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这里为什么左侧没设拦截

2016-07-26 15:54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天呐。。。这雾是得有多大

2016-07-26 16:0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4F

2016-07-27 00:01

请问背景音乐是啥,还挺好听的,舒服~

2016-07-27 00:04

楼主文字好赞~~真是偷得浮生三日闲呐~

2016-07-27 00:05

2016-07-27 00:06

2016-07-27 00: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原来May在梦境的期待里……

2016-07-27 00:1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0F

2016-07-27 00:17

看到了好多《后会无期》里的场景

2016-07-27 00:19

赞一个!

2016-07-27 00:22

去年这个时候在东极岛的日子还历历在目,有些怀念

2016-07-27 00:36

很原汁原味的照片,很棒。

2016-07-27 01:10

很不错

2016-07-27 02:14

没处理过的照片

2016-07-27 04: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May,随时出现

2016-07-27 04:47

2016-07-27 04:4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9F

确实有自己的特色

2016-07-27 05:2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0F

may!!!呢

2016-07-27 06: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7 06:47

2016-07-27 06:47

有些看出味道来了,却又不知想法对吗?MAY是楼主的海市蜃楼,虚构出的女主吗?

2016-07-27 07: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May是楼主以前的女朋友吗?感觉像是看小说一样!这篇游记是最最喜欢的游记之一了!好真实!!!!!

2016-07-27 07: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5F

2016-07-27 07:10

引用 3—0 发表于 2016-07-27 07:02:33 的回复:

有些看出味道来了,却又不知想法对吗?MAY是楼主的海市蜃楼,虚构出的女主吗?

回复3—0:应该是海市蜃楼,没准和天气有关系,到了特殊的情景,就有了特殊的心境

2016-07-27 07:1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文采非常不错哟 只是文字之间不太能感受到楼主的喜怒哀乐

2016-07-27 07: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7-27 07: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9F

一个安静的小岛,只是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宁静了

2016-07-27 07:4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0F

2016-07-27 07:54

很精彩的游记

2016-07-27 07:55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7 07:55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前景好像是古战场

2016-07-27 07: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4F

MAY会出现的

2016-07-27 08: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仙境一般.....真美......

2016-07-27 08:08

赞!

2016-07-27 08:11

很美的小岛

2016-07-27 08:12

很优美,不仅是景色,更是作者的感情

2016-07-27 08: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9F

东极岛好美啊

2016-07-27 08:2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0F

美!

2016-07-27 08:22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海鲜哦

2016-07-27 08:32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夫妻档

2016-07-27 08:33

我的天啊,竟然上了峰首,太不可思议了

2016-07-27 08:3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4F

读小说一般读完,能写出来应该就无所谓“胆小者”

2016-07-27 08: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东极岛离我们很近,却没有去过~~~楼主大人照片赞哦!很文艺范儿!

2016-07-27 08:41

2016-07-27 08:46

2016-07-27 08:46

楼主的生活有些悲伤啊,不要害怕,淡然处之。

2016-07-27 08:53

我之前去枸杞岛,连续两天下雨,于是,从此以后对海岛不再爱了

2016-07-27 08:55

可惜遇到天公不做美呀!

2016-07-27 08:55

2016-07-27 08:57

背景音乐不错

2016-07-27 08: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3F

“09年开始玩儿摄影,现在快20年了。”——迷一样的时间点……

2016-07-27 09: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4F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这个看着跟仙境一样,赞一个!

2016-07-27 09:00

2016-07-27 09:05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7 09:09

2016-07-27 09:10

很漂亮的海景!

2016-07-27 09:1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9F

文字很有意思。

2016-07-27 09:24

文采真棒~~~

2016-07-27 09:26

2016-07-27 09:26

文采略棒

2016-07-27 09:27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2016-07-27 09:27

这个may越写越诡异……

2016-07-27 09:31

文笔很棒

2016-07-27 09:31

May是谁?

2016-07-27 09:3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大雾

2016-07-27 09:39

一边看一边期待MAY的照片,看到最后原来是臆想。很压抑的叙述。

2016-07-27 09: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湖蓝 发表于 2016-07-21 15:07:31 的回复:

是一场梦吧

回复湖蓝:看完看到 你这句评论 感觉好贴切

2016-07-27 09:47

2016-07-27 09:48

文字赞!

2016-07-27 09:5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2F

09年玩摄影,到现在快20年了~~~~

2016-07-27 09:50
93F

一直很想去的地方 向往岛上淳朴的渔民生活  可惜照片里雾有点大

2016-07-27 09:51

如果从杭州出发,直接可以坐大巴到沈家门的,没必要到宁波的。

2016-07-27 09:52

May 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呢?哈哈

2016-07-27 09:53

很赞的游记

2016-07-27 09:57

引用 湖蓝 发表于 2016-07-21 15:07:31 的回复:

是一场梦吧

回复湖蓝:也不算,算虚构

2016-07-27 09:59

引用 小胖妞妞 发表于 2016-07-25 11:39:08 的回复:

船磕的伤痕累累,但也在努力的航行,人生也一样

回复小胖妞妞:

2016-07-27 10:00

引用 粒粒陆 发表于 2016-07-25 17:31:43 的回复:

大雾下的东极岛,确实足够迷幻。

回复粒粒陆:多谢捧场

2016-07-27 10:0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00F

引用 末梢和神经 的图片:

在后会无期还没有拍摄之前去的东极岛,在一样能看到灯塔的位置和她在夕阳下吃着海鲜。看到楼楼的这些照片,真是满满的回忆。

2016-07-27 10:01
6页 / 502 1 2 3 4 5 6 末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