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在西风带的故事

10
蚂蜂容克 (苏州) LV.23
2016-07-21 19:20 266/10
  • 出发时间/2014-04-23
  • 出行天数/4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7000RMB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侯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兴亡顷刻过手;清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播种后人收,说是龙争虎斗。

先扯这么两句定场诗,给广大读者简单介绍一下作者也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一个自称范德容克的少年,系天朝大国江南道姑苏人士,曾游学在美加两国边境的安大略湖畔、尼亚加拉瀑布边。阴差阳错抑或天命使然进入了葡萄酒领域,在攻读学位期间多次闪电造访英伦三岛和欧洲大陆以及花旗国等地,还曾学习梁朝伟精神对百慕大群岛做了一日游。

写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客观且详细地记录下我的经历和想法等,也为所有打算出行的朋友们提供一些攻略和最基本的认识,然容克本人受水平和阅历所限,行文中若有错误之处还请果断喷击,如果您对错误的容忍将可能是本人走向无知而自负的诱因。

开篇


地理学上把南北纬40至60度中间的地带因常年受盛行西风影响,而名曰盛行西风带,简称西风带,尤其以大陆西岸温带海洋性气候著称,全年温和多雨,以西欧平原、美洲大陆太平洋沿岸,还有南太平洋与南印度洋地区影响最为显著。由于南北两大风带覆盖的地区中以北半球多为陆地,南半球多为海洋,因而通常人们关注的西风带上重点葡萄酒产区也都是默认在北边,诸如:法国波尔多美国的加州北部及华盛顿州,还有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区,由于该地名字实在忒长且容易与英国南美的某国混淆,因此不知道哪个天才率先喊出了卑诗省这个简称,即英语缩写BC的粤语发音,太有才了。

西元2014年4月23日,农历甲午年三月廿四,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常的日子,却是我又一次远行的开始。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行李托运、换登机牌、过安检、出边检,一切是那么熟悉,连航班都是熟悉的枫叶航空AC025,即便飞行了十二小时之后入境的第一座城市也是不再陌生的温哥华,街道、路牌,同两年前一样的场景……

进入奥卡那根山谷


西八区当地时间23日正午,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温哥华海岛国际机场(国际代码:YVR),晚点起飞最后还比预定时间还提早了半个钟到达。之前透过舷窗俯拍了蔚蓝的海面与大轮船驶过时泛起的阵阵白色浪花,也航拍了山峦起伏的陆地,上面覆盖着绿油油的各种植被,边缘是裸露在外的灰黑色岩石,再有就是跟棉花糖一样的朵朵白云,这是我最喜欢的拍摄机位,也是我选择靠窗座位的主要原因,即使这与靠近走道的座位相比有出入不便的劣势。下了飞机准备提取行李箱之前必须经过的一道程序就是入关,与以往多次入境枫叶国相比,这次我护照上入境签证写着的是Worker而不再是Student了,相配套的Permit(许可证,俗称大签,与之相对的是Entry Visa,即所谓的小签)也是早就更换好的Work Permit不再是Study Permit,那官员问我入境目的时我很自然地说了要去奥卡那根的酒庄面试,并且很自豪地补充道我已经通过了WSET二级的考试以及三级的盲品部分,于是乎简单问答后就顺利通关了。在指定的传送带旁焦急地等了20分钟多后终于提取了我那经典的小麦色新秀丽拉杆箱,根据指示走出机场的大门来到马路对面停车楼的上面搭乘轻轨进城,这是我首次尝试温哥华的轨道交通,进出关卡都是无人查看的,买不买票全靠自觉,比打车要划算30多刀。进到城中,受到西风带影响,时不时飘下或大或小的雨滴,赶在被雨淋湿前入住了提前预定好的华美达酒店。

4月24日上午,我搭乘灰狗大巴从温哥华太平洋中心车站出发前往奥卡那根山谷,这一天大部分白天时间都在车上边休息边欣赏沿途的风景,这趟车在座位靠窗的一侧都配有插座,车厢里还有Wi-Fi信号覆盖,完全不用担心设备用完电后的尴尬,确实再长的旅途也不会感觉疲惫和无聊了。

25日,真正开始认识奥卡那根的第一天,按照先前在邮件里跟酒庄约定的时间,我将在早上10点左右赶去97号公路旁的苏马克里奇酒庄,相关人员将会给我进行面试。就这样,这一天我一早就从被窝爬起来,洗漱完毕换上衣服准备出门,走到门外居然还能感受到一丝寒意,打开iPhone天气App一看:当天早上气温只有1摄氏度,白天平均温度7~8度,夜间会低于0度...Mon dieu! 别说是在江南,就算在加拿大东海岸的一些地方此时也早已进入春暖花开的时节了,以往这时候甚至都可以穿短袖走在街上,可是今年的冬天真的很冷而且持续的时间格外的长,理论上这对作物还有对人都不是有利的,除了用来酿造冰酒的葡萄可能会额外受益,这也就是为毛世界上最好的冰酒出自加拿大这块神奇的大陆而不是以严谨工艺著称的德国加拿大人算不上谦逊的性格使得冰酒被神化到了一个境界,就好似香槟在法国人眼中那样。

26日,我在奥卡那根中南部小村萨莫兰已经度过了两个晚上,这天一早我搬出旅店决定前去中部奥卡那根基洛纳城看看,或者说是去那碰碰运气。之前曾经在那里的灰狗车站换车,途径一座很长的大桥跨越奥卡那根湖的东西两岸,过桥时两侧的湖面被夕阳余晖照耀出金红色的壮丽景致,配合东岸沙滩边上的座座豪华酒店等建筑物,一切都是那么美不胜收。这座桥是整个长达百公里奥卡那根湖面上连接东西两岸的唯一纽带,桥长3公里左右,这也是这个南北狭长的湖最常规的宽度。

27日,马不停蹄接连探访了两座酒庄,徒步旅行至少有八九千米的山路,傍晚返回汽车旅店时已经累成一条狗...

28日,这一天更像是在考察西部的葡萄酒零售市场,双腿还没有从之前跋涉的疲劳中恢复过来,因此原本再去另外两个酒庄的探访也就取消了。自打23日重返加拿大以来我还没有真正像模像样地吃顿饭,平时要么赶路要么不是图省事就是图省钱,总之这几日的早中晚三餐可以归纳为Pita(酷似鸡肉卷)、汉堡还有Tim Hortons(加拿大本土的星巴克),偶尔改善一下伙食吃了顿越南菜,也是只有10刀的米粉云吞面,今天下午无论如何得上馆子好好吃一顿了。

29日,又是长途奔袭的一天。离开基洛纳赶赴卡尔加里,中途有一处必经之地叫路易丝湖,如果对这个名字还没有很深的印象那接下来一个地名肯定不会陌生——班夫,加拿大落基山脉的大型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与美国黄石公园齐名的零污染原生态风景区。

一路向东


4月30日一大早,在卡尔加里国际机场改签了飞往多伦多的航班,之所以选择离开奥卡那根、离开西部有好几个因素,在往后的几篇游记中会详细阐述各方面的原因,这里且听我自西向东一路漫游的经过。

进入5月了,天还是那么凉爽,外出时甚至还得穿运动夹克或者羊毛背心。与校友们的相聚虽然短暂,可回到母校再一次走进那十来亩葡萄园,当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天上下起小到中雨,天空还没有彻底暗下来,抓紧时间拍了几张照片,记录下2014年这片长势良好的葡萄田。从两幅照片中可以看出同一时期的加拿大东西两大产区有着明显的生长差异,当尼亚加拉的葡萄已经枝繁叶茂并行将结果之时,在奥卡那根还是光秃秃的葡萄藤,这是区位因素的差异,也是自然选择的差异。

传说中的露易丝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我的母校,尼亚加拉学院。英国威尔士亲王殿下(也就是查尔斯王子)曾到访这片葡萄园。

酿酒车间,新式不锈钢发酵桶,全微电子数控,温度、湿度、酒精度… 嘛都可控!

本篇游记共含2876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错

2016-07-22 06:20

引用 心在远方 发表于 2016-07-22 06:20:28 的回复:

不错

回复心在远方: 谢谢支持

2016-07-22 07:00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2016-07-22 11:02

👍3顶

2016-07-22 11: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yylittlefish 发表于 2016-07-22 11:02:04 的回复: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回复yylittlefish:哈哈 功课要做好

2016-07-22 13: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7-22 11:06:07 的回复:

👍3顶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

2016-07-22 13: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7-25 09:46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07-25 09:54

不错的地方。

2016-08-23 01:04

引用 武大郎帅 发表于 2016-08-23 01:04:19 的回复:

不错的地方。

回复武大郎帅:嗯呐

2016-08-23 06: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