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约旦心灵解放之路

7
妙音天女 LV.1
2016-07-22 18:06 368/2

你听到的并不是事物的全部真相”,这是作为一个喜爱追寻真相的人的全部动力,也是动身前往约旦旅行的最好理由。对于中东很多人又爱又怕,那是它黑纱下神秘的诱惑。如果仅仅把新闻当作全部概念,不仅是不公平, 也会错失很多美好事物与令人惊叹的风景。再动身前往约旦之前一度很兴奋,在此期间也是翻阅了很多有关这个传奇国家的书。其中随行的便是希那穆提所著的《爱与寂寞》。

翻开第一页时,从广州前往安曼的飞机已经飞了行程的三分之一,我时而沉湎于回想之中,时而惊醒茫然环顾四周,然而盘旋在我脑子里的是一片片森林,一根根石柱,虔诚祈祷的女子,戴着头巾的男子,荒凉的山岗,教堂,星月,火堆,沙漠......那么在这里我也想以《爱与寂寞》当中的一段话作为开头“真正的爱才会产生怜悯,才会有美。美,然后是爱,然后是智慧,然后是自由”

进入安曼以后最深的感受就是地域的分割和文化的差异有时候的确会阻碍一个人更加客观更加深入的去看待另外一个民族另外一种文化。在我来到约旦以前,我想象中的约旦和我现实来到约旦的感觉截然不同

虽然是旧城区,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街道排列是十分整齐,错落有致的,身边的每个行人都显得彬彬有礼,热情和善。安曼这里是一个很有自己原则,但同时也是一个很包容的城市,一方面保留着自己本民族独特的传统,同时也兼收并蓄学习着西方国家的西方社会的精髓

安曼你看不到很高的建筑,所以视线永远都不有很拥堵的感觉,白色房屋呈现出洁白高贵的气质,这里是山城,所以所有的建筑都是依山而建的,错落在22座山城上,就像白色的丝带包装着的礼物

来到安曼老街,就像真正来到了古老的阿蒙国。车水马龙,相当热闹。和其他国家一样安曼商店里的多数商品都是MADE IN CHINA。芝麻门一旦打开,喧嚣热闹,花花绿绿的世界迎面而来,一家挨着一家的苏格(商铺),琳琅满目的货物,许许多多非常有特色的东西,使老城的市场是真正意义上的购物圣地。他汇聚了众多地域的,传统的,奇特的商品。你想到的和想不到的都可能在这里找到。

少数商店有着经过改良的民族服装,服装很漂亮,却很少有人光顾。一次机会再某个卫生间,一位穆斯林女子褪下严肃的黑色长袍里面的衣服美得让人觉得简直可以参加奥斯卡。她对着镜子左右端详。然后从卫生间里出来,她呈现给路人的依旧是密不透风,永恒的黑。传统与习俗的力量,使得那惊鸿一瞥的美与简陋的厕所形成强烈的对比并在脑海中深刻的记下。 

约旦是世界上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三大宗教的发源地,遍布三大宗教先知、使者和圣徒的足迹,不愧为“世界历史的博物馆”,认识这段宗教和历史可从安曼的城堡山开始。城堡山是安曼的制高点,这里曾经是安曼最初的要塞,与安曼的历史息息相关。

城堡山是安曼最古老的七座山丘之一,也是最高的一座山丘,他曾是阿蒙国的首都,这里的居民都信奉着太阳神。城堡山是全城市的制高点,一眼望下去,立即发现那根全球最高的国旗旗杆,孤独地矗立着。山腰间和山坡上,一片片分散着的草地或小花园。柏油马路蜿蜒而上。

城堡山是约旦重要的文化场所,安曼气候宜人,人们喜欢在城堡山上举办联欢会和音乐会。城堡山也是俯瞰安曼市区最好的地点。登上山顶,你会对安曼白城”的美称有更感性的认识。

入夜,月季花四季常开,花朵硕大,色彩鲜艳,十分喜人。黄白参半的金银花缀满门厅,让你赏心悦目。丁香花和夜来香开满枝头,每当清风吹来,花香四溢,令人心旷神怡。许多庭院门前种植了常青树,挺拔翠绿。那绿色的爬山虎想一个绿色的大网张开在墙上。当你从庭院门前走过,驻足欣赏时,好客的主人就会要你做客,用红茶甜点款待你,或是请你采摘他们自家种植的鲜花柠檬和柑橘。

最令人兴奋的是斋月到此一游,一轮新月高挂在天空,围绕在他旁边的是几颗分外明亮的星星,一千零一夜的梦幻般的情景在你眼前展现,这里是真正的没有污染的大气环境没真正的阿拉伯新月画卷,这就是安曼。夜晚俯瞰整座城市,这就是俯瞰千年的文明史和人类的发展史。这里是人间与天堂的真正连接。人们常说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瞳孔更宽阔的是人类的胸怀,在这里你能找到刚宽阔的胸怀。

到达佩特拉。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这一路上的风景,美得几乎令人窒息。无与伦比,这几个字亦是贫乏,在一些大自然面前,人类的语言的确是贫乏的。沉默吧。我突然庆幸自己的无言——正因为此,我得以拥有完整的独自的空间,得以,全神贯注地贴近和感受。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多么像,欲言又止的爱情

这里是沙漠,我希望自己能像一头口渴急了的骆驼去寻找水源,靠自己的双脚征服这里。
这是一片经过天长地久风化作用的,间接性流水冲刷和风蚀作用所形成的雅丹地形。天空如此之蓝白云如此之近,似乎只要你一伸出手就可以触摸到上帝的门槛。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白色,粉色,橘色等色彩,古老石洞畜栏里则潜藏着几分深紫色。地面的砂砾散布着许多像初生竹笋一般的绿色植物,若不留心,就会忽视那浅淡的生机。

寂静几乎要把整个山谷都撑破了,但却又不是完全没有声音,它的曲子由群山谱写,音阶既有朝生暮死的瞬间,也有天长地久的恒远。
  除了远古时代的文明,吸引旅客不绝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鬼斧神工无与伦比的彩岩。与来时的岩石不同,这里的岩石都是层次分明的鲜艳色彩。茶色深红层层递进,就如不可思议的固态彩虹。一些洞穴就连天顶也是这样的整片玫瑰。

这些开凿于难攻易守的狭隘谷道中的洞穴,开始我以为是藏宝阁,后来才知道,它们竟是墓穴。古代帝王总是希望自己死后依然葆有永久的尊严,总是不惜一切将自己的葬身之地造得隐秘森严,不幸的是,后人不但一次次不厌其烦地掀开他们的地下宫殿,还用金钱买走他们不受打扰、“永垂不朽”的心愿。这些墓穴所在地,既是前后门的中点,也是安寂与喧哗的分界点。一波波游人从我的反方向走来,然后转向一条共同的通向巅峰的山路。山脚有很多披着华丽毛毯的骆驼和驼着人走在艰苦之途的忍辱负重的骡子。

每隔一小段路,便会有一些当地妇女和小孩在叫卖中国随处可见的花珠子、假玛瑙。其中一个孩子,最多也就五岁吧,他坐在大太阳下,面前摆着一堆小石子。他脏兮兮的小手时而把玩其中几颗,时而停下,抬头用稚嫩的声音对经过的游人叫:“1JD,1JD。”我不相信会有人买他的石子——在这片沙漠,只要你肯弯一下腰,就可以轻易捡到更好看的,而且免费。几个西方人停在孩子面前,但他们并不是要买石子,而是一遍遍重复:“笑呀,给我们笑一个呀。”他们蹲下身,以非常标准的摄影姿势将镜头拉近——等着捕捉孩子的笑。孩子没有笑,只是机械地重复着:“1JD。1JD。”也许他还太小,也许除了“1 JD”之外,那种陌生的西方语言对他再无意义。这几个游客,他们会如何处理这孩子的相片?哦,这是一个贝都因的孩子,一片古老沙漠的后代,看,他们的生活,多么落后又是多么的有意思。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但我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他笑?他只有五岁。他在卖石头帮家里挣钱。他或者每天都坐在这里,对游客说:“1 JD,1 JD。”一时的怜悯,不过是种廉价感情。贫穷不应被诋毁,不应被颂扬,更不应被为达到宣传目的而利用和放大。所以,我们惟一能给予、应该给予的,其实只有——彼此尊重。

  山路很陡。我慢慢一步一步地到达山腰。这是片人为的开阔地,据说是古纳巴泰人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山崖间雕凿有一些建筑物,其中一间巨大而精美:堂皇的入口,多层柱式前廊,完好无损地镶筑在粉色的岩壁间。后来我才知道,这曾是座修道院。这用以敬奉上帝,他力救赎的古迹,在人去楼空,许多年后,精明的西方商人成功地将它变成了财源滚滚的聚宝盆——电影《变形金刚2》的首领坟墓就设在这里。

日落西山。经过一天的喧嚣,佩特拉重归深深的寂静。两个贝都因男人骑着骆驼从身边经过,对我说现在可以半价,否则走路到门口至少需四十分钟。我谢绝了。这段甬道回环曲折,鬼斧神工的峭壁,最宽处约7米,最窄处仅能让两只骆驼通过,在白天若顺着峭壁仰望苍穹,只能见到一线蓝天。我独自走在深幽漆黑的狭道,当行至 “一线天”时,我不禁抬头仰望:璀璨的星星在天际恒远地闪着。

人们管这片沙漠叫“月亮谷”,而我,更喜欢它的原意:WADIRUM——酒红色的沙。这片沙漠,是酒红色的。如刚酿出来的晶莹澄亮的红酒,当夕阳照射,色泽便突地转至陈年了。那是种几乎让人心碎的颜色

瓦地伦在历史上曾是纳巴提等王国的古文化领地,但由于该地气候炎热干燥,仅有少数贝都因人游牧于此。不过使它声名大噪的并非远古文明,而是40多年前的那部老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1917年阿拉伯大起义期间,英国传奇人物“劳伦斯”反抗奥斯曼帝国的基地就设在瓦地伦,该传记电影的多处外景便取于此地。

  瓦地伦是约旦的国家地质公园,遍布由海相沉积岩组成的群山。据说瓦地伦也是约旦最早有人居住的发源地,更是以露天帐蓬为家的贝都因部族的家园。
  “贝都因”的阿拉伯语意思就是“四处放牧的人”。所有阿拉伯人的祖先都是贝都因人。当然,由于旅游业的发展,贝都因人的习俗也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如今,越来越多的贝都因部落在靠近公路的地方定居下来,以便同外界联系和交往。

天已黑了,沙漠的夜晚,是多么的空旷与宁静。沙地、巨石、突峰都被笼罩在一种朦胧的、难以形容的暗紫色阴影里。零星的沙地植物时隐时现,沉静如古老的浮木。极端贫乏的大地造就出极端坚忍的生命。记得看过有报道说,一些沙漠植物那低矮的身躯下,生命之须却到了令人瞠舌的程度——60多米!

采访帐篷酒店的店员)
“你们接待一个团,平均每人收费多少?”我问帐篷一个负责人
“300JD。三天。含食宿和车费。可他们总是不满足,总是说,怎么连瓶啤酒也没有。其实每天接待这些人,非常累。”
 我算了一下,一个团下来他也并不是赚太多,人民币两千左右。因为除了本钱,还要与家族所有干活的人分。
不过,由于对生意我实在没有天份,话题就打住了。

接下来,我们沉默了几分钟——为了听火的声音。火的声音,在如今的社会,是多么奢侈。
“以前,我们的生活很简单,人们每晚都齐聚一堂,聊天,喝咖啡,唱歌跳舞,而现在,人们都成了生意上的对手,都非常忙,忙得连谈心的时间也没有了。以前我们是真的爱这片沙漠,现在,我们爱它是因为它能吸引游客。”他打断了沉默。
“那么你现在是爱这片沙漠,还是爱它能带来钱?”
“我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以后,也会死在这里。我从没有厌倦过它。我从它那里学到许多从人那里学不到的东西。”

在这样一种无边的安寂里,时间突然变得毫无意义:仿佛这里就是一千年前,一千年来这里什么也没改变过。它从前是这样,现在仍是这样。我听着火的声音,看着蓝色的清烟升腾而起,闻着燃烧的刺柏散发出来的香味——我想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香味。
那时候的人们,由于没有电,也就没有电视。录音机等现代化产品所带来的消遣。他们从田间地野劳作回来,吃过饭,便聚在火塘边谈天说地,而那些美丽又神奇的传说,就在阵阵的油茶香中,在生得很旺的碳火边,从祖辈讲到父辈,再从父辈传到孙辈——那些故事,我认为,比任何后来读到的童话都更令人怦然心动。

“以前,我们是真的爱这片沙漠……”
弹指一挥间,过去已消失无痕,所忆无几。
一颗流星滑过夜空。
它的滑行速度比我想像中的要慢,然后流光减弱,最后消失了——多么精致、珍贵又遥不可及的星辉

火继续烧着。
每一块岩石、每一丛灌木、每一粒沙,每一点溅落的火星,都是独立的,但这沙漠之夜却把一切联系到了一起——包括我与我的孤独。
我久久躺着一动不动,似乎已深陷入这片沙地,似乎我的人形身影在无边的寂静中越缩越小。我感到自己仿佛成了碎片——不是心碎的碎,而是,似乎哪儿我都在,又哪儿都不在,似乎每样事物都带着我,但我又不属于任何一个。

火继续烧着。
每一块岩石、每一丛灌木、每一粒沙,每一点溅落的火星,都是独立的,但这沙漠之夜却把一切联系到了一起——包括我与我的孤独。
我久久躺着一动不动,似乎已深陷入这片沙地,似乎我的人形身影在无边的寂静中越缩越小。我感到自己仿佛成了碎片——不是心碎的碎,而是,似乎哪儿我都在,又哪儿都不在,似乎每样事物都带着我,但我又不属于任何一个。


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无关,又息息相关。
一切遁入虚无却又有着更多含义。
那晚,我捧起了一捧沙:细致的,粉色的,永恒的,沙。
我的一个朋友,他热爱草原,而我,倾心于沙漠。
这个尘世间,所有的一切,都终将是指间一捧沙。

我想起海子的《德令哈》,我想起很多往事,最后,我想到了几年前自己的那本集子,那印在封底的一句话:“沙漠是如此的古老和智慧,是的,它跟大海一样,但现在我明白了,还有更古老更智慧的东西,爱……”
那个晚上,我流泪了,不是因为悲伤更不是因为孤独。不是。

 约旦,这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国家,风情无限。7月的约旦,还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踏上这个神秘的穆斯林国家的。死海佩特拉古城,是约旦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那外人听起来略感凄凉,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音乐,湛蓝的海水和玫瑰色的岩石,以重眉淡妆、轻歌浅唱的姿态,迎接着每一个对它有所期待的游人。中东是出美女的地方,她们轮廓分明,眼睛深邃,但美丽被纱巾包围了,即使没有包围,也不能随便拍她们,否则被穆斯林要追究。

 约旦,这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国家,风情无限。7月的约旦,还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踏上这个神秘的穆斯林国家的。死海佩特拉古城,是约旦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那外人听起来略感凄凉,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音乐,湛蓝的海水和玫瑰色的岩石,以重眉淡妆、轻歌浅唱的姿态,迎接着每一个对它有所期待的游人。中东是出美女的地方,她们轮廓分明,眼睛深邃,但美丽被纱巾包围了,即使没有包围,也不能随便拍她们,否则被穆斯林要追究。

杰拉什古城坐落于安曼以北40公里,是现今保存完好的世界上最大规模之一的古罗马城市遗迹,城内的古迹分别属于古希腊罗马和拜占庭、阿拉伯伍麦叶王朝和阿巴斯王朝等时期的建筑。整座城市巨石铺地,可是地上依然深深地刻下了古战车的轮印,隐隐约约杀气直扑面门。约旦“东方的庞贝杰拉什。其中有两个半圆形露天剧场,被称为古罗马剧场。东部剧场是约旦现存三个剧场中最大的一个,它至今还可由于大型的国际音乐和舞蹈演出,每年的杰拉什音乐节就是在这里举行。

直到现在,还有很多本地的游牧民族——贝多因人住在这里。他们带着牛羊逐草而居,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定居在城市,但同时在沙漠中也有自己的帐篷和牛羊。他们偶尔也做些游客生意,淡季的时候,就几个人坐在路边聊天,看到游客经过,会热情地邀请他们停下来喝一杯刚刚煮好的、放了很多糖的约旦茶。如果你好奇地问,为什么约旦人的茶永远都这么甜,他们会笑着说:因为Life is bitter或者We are not sweet enough。你看,在艰苦的大漠里生存,不仅仅需要智慧,更需要乐观幽默的态度。

居住在城镇中的老年人仍保持着传统的服饰习俗,他们爱穿阿拉伯长袍,按当地的习俗,对女性穿着有较严格的要求,妇女一般不穿袒胸露背和紧身的服装。另外,不论男女都不佩戴有宗教意义的珠宝首饰。约旦人在谈话时喜欢注视对方,双方距离很近,约旦人认为,目光旁视或东张西望都是轻视人的行为。他们还讨厌别人把脚掌朝向自己,禁止用左手递送东西

  约旦乃至整个穆斯林,在男女问题上非常保守。在录制节目的空闲有位小伙子,18岁的样子,很坦诚说他还没有性生活体验。他说在约旦没有结婚,就不能有性生活。对于当今现代社会来说有点不可思议,但在约旦就是这样,否则,即使男孩女孩是相爱的,但在结婚前有性生活,谈不上被杀死,至少要进警察局,或被家族所唾弃,至少女孩是最大的受害者。

这是出发的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诸多的不舍。喜欢在路上,听从远方的召唤。对我来说海是冲动,沙漠是激情,而远方,这个词本身就是音乐就是生命。约旦的星辰,日夜,在这里,我们曾经相遇,我们一直相遇。。。。

 这个世界上最低最深也是最咸的内陆湖,位于巴勒斯坦约旦之间的谷地。圣经历史里,死海是两个罪恶之城的葬身之地。1947年两名贝都因放牧少年在死海西北端发现了一些罐子,罐子里面用希伯来语写的羊皮纸古卷,这些死海古卷几乎包括所旧约全书的抄本,世界那么古老我们那么年轻。死海的盐分高达30%,湖岸荒芜,涨潮时从约旦河或其他流域冲来的小鱼虾立即死亡。到达海滩门口,可以发现多数都是来度假的白种人。那是一片良好规划过得海滩,淋水浴室,淡水游泳池,餐厅,凉棚等等一应俱全。外国游客披着浴巾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在眼光下散漫的走来走去。

海滩也有小部分当地人,男人大多下海,女人则像一尊黑色的雕像静坐在岸边。  当我穿着比基尼走过时,她的眼光立即就回避开来。或许是真的,在这些中东国家,女性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下袒露自己的身体,实在需要勇气。

土地那么荒凉,大海那么无边无尽。死海,一个多么没有生机充满绝望的名字,但当我走进海里,当晶莹剔透的盐粒闪烁,当我身体的重量稳稳被海水托起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生命和宽厚。

  盐,大地,生命,这宇宙最朴素也是最永久的真相。

本篇游记共含6896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打算下个月去玩,楼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2016-07-25 17:25

城。会。玩。

2016-07-25 18: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