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深深的深蓝——四岁宝宝的杜马盖地浮潜日记(共舞鲸鲨、追逐海豚、偶遇鲨鱼、朵颐海鲜)

55
perkyleo LV.6
2016-07-24 00:06 1496/11
  • 出发时间/2016-03-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3300RMB

注:本篇游记有2万余字,乃是4岁的小汤圆先生在杜马盖地及周边的浮潜游玩札记,倘若无耐心观摩,敬请提前绕道。:)

D1:上海马尼拉杜马盖地锡基霍尔
    土鳖的海洋保护区浮潜
D2:锡基霍尔
     环岛游(老榕树Century Old Balete Tree→拉孜教堂Lazi Church→坎布加海瀑布Cambugahay Falls→莎拉德旺海滩Salagdoong Beach→Baha Bar)
D3:锡基霍尔岛→杜马盖地→Santander(宿务岛南端)
    伊甸园度假村Eden Resort浮潜
D4:Santander→Olsob→苏米龙岛
    鲸鲨共舞(6岁以下免费)→苏米龙岛浮潜
D5:苏米龙岛→Santander→杜马盖地
    苏米龙岛浮潜偶遇鲨鱼
D6:杜马盖地→拜斯→曼胡约德→返程
    追逐海豚→White Sandbar的海鲜盛筵
D7:返程

前言

    我们的童年有蜻蜓,有蝴蝶,有蒲公英,有萤火虫。而今的钢筋水泥城市,有电视,有手机,有电脑,有IPAD,见到蜻蜓和蝴蝶已属不易,蒲公英在森林公园周边或许能偶遇,萤火虫则是万年难觅,或许真的只能上淘宝购买了。

    我们的童年天是蓝的,海是蓝的,而今的蓝天却都变成了奢侈品,海天一色难道要变成记忆品?

    四岁的小汤圆先生的最爱是汽车、恐龙和沙滩,前两者家里好歹有一堆模型,小家伙可以天天跟它们一起玩。即便认识的字还不满一箩筐,但这家伙还是天天饶有兴致地抱着几本书研究恐龙的分类,非要弄清楚家里的每一只恐龙到底是鸟臀目还是蜥臀目的?为什么有二叠纪、三叠纪,却没有一叠纪?石炭纪的大蜻蜓为什么有70厘米呢?可是,他这最后一个爱好比较麻烦,实在是没能力在家里做个沙滩模型啊。

    爸爸妈妈决定带着小怪物两年后再返菲律宾,开启一次浮潜、挖沙、探险之旅,去寻找那一抹深深的深蓝。

    选择杜马盖地并非是因为网络上一直宣传苏米龙一岛一酒店的噱头,更多的是冲着浮潜和沙滩,鲸鲨和海豚去的,毕竟是带着孩子的旅行。有了浮潜全面罩这样的神器,小家伙好歹也可以探寻一下水下的世界了。小汤圆的好伙伴,小布丁一家也一起同行,两个小吃货带着6个大人的探险之旅就这样被确定了。

    全部行程确定为7天,之所以如此安排,主要是不想再单独申请菲律宾签证,使用美签入境的时限就是7天。而实际情况是,菲律宾海关是在入境日当天直接加7的,所以,实际停留时间是8天,看样子再多一天也可以。当然,根据菲律宾移民局的官方文件(NO. SBM-2014-012),实际上可以延长至14天,最多21天。

第一天 一路向南奔波到锡岛

关键词:美签、吉普尼、浮潜、海胆
行程:
浦东机场→马尼拉机场→杜马盖地机场→杜马盖地码头→锡基霍尔码头→Coco Grove Beach Resort

出境:
宿雾航空的小妹早已习惯了游客使用发达国家签证入境,所以办票很顺利。
曾听闻有朋友被中国海关拒绝出境的,反正以本人亲身经历来看,至少浦东机场完全是放行的。我们一行八人,从三个不同窗口出境,一个是引导你说转机去美国关岛(毕竟用的是美签),一个是逼着你自己说啊说的非要说去转机才行,而我碰到的这位就非常亲切些,扫了一眼就知道是美签去菲律宾,就半开玩笑地说:“你这个入不了境我们可不管的啊。”
我说:“那当然,我们自己负责。”
随后一句让我不禁莞尔,“这么入境,菲律宾给几天啊?”
“一般是7天。”
“你们的功课做得很足啊!”
“那是,我可以省出来好几顿饭钱啊!”
期间,并没有任何人被要求出示去美国或是关岛的机票。有朋友说订票然后再取消的,似乎没那个必要,最多自行打印一份备着,反正宿雾菲律宾航空都有飞关岛的航班嘛。

入境:
请将护照首页和签证页复印在一张纸上,菲律宾海关核查美签、盖章、备注时间,放行。

电话卡:
Globe和Smart的生意都做到了机场出口处,两个摊位面对面摆着,选哪个就看个人需求和喜好吧。当然,倘若那里人多,稍微走几步去他们机场的店面也是一样的。Smart的老妹说,他们已经没有7天无限流量卡了(这个好像并没有取消,只是游客卡没有这样的选项),目前的卡是针对游客的,免费使用7天,每天30M流量,至于有多少通话时间,我实在没印象了。若充值500比索,就是每天800M流量,7天一共5.6G的流量,工作人员会帮你设置好,完全不用劳神。
凭护照每人免费限领一张,不充值也无所谓。反正领个电话卡没坏处,至少还可以互相打打电话嘛,即使话费用完了好像也还能接电话啊,万一走散了还能联系上。泰国免费赠送电话卡给游客比菲律宾早得多,这也算是当年累积下来的经验之谈吧。
至于每天那800M的流量,我不得不说,7天也没用到800M啊,因为很多地方压根就没数据!没数据!没数据!比如锡基霍尔岛,除了几个镇的中心区域信号还不错,能勉强刷刷外,大部分地方压根连E都没有,就别说3G了。我们在岛上入住的Coco Grove Beach Resort,号称是岛上最好的酒店,房间没WIFI就算了,连手机信号都极其微弱,公共区域的WIFI也基本是半残废,所以干脆搬张椅子坐在海边,过过与世隔绝的生活,倒也惬意。
Smart卡直接放进手机是不需要任何设置的,直接用手机做热点也省事儿。如果使用上网宝(就是俗称的蛋)同时连接多个设备,则需要重新设置APN为Smartpro,否则就是大眼瞪小眼,傻眼,用不了!从实测情况来看,似乎TPLINK比锋羽的上网宝更好用些,无论信号强度还是速度都略胜一筹。

杜马盖地机场→杜马盖地码头
我们一行8人,6大2小,一辆面包车搞定,300P。趁着路上有数据,我还饶有兴致地参加了天朝股市的新股大抽奖活动,虽然最后啥也没中上。

杜马盖地码头→锡基霍尔码头
Ocean Jet的快船大约40-45分钟,GL Shipping Lines的慢船大约60-70分钟。不过,票价差距够大,快船是210P/人(商务舱则是360P/人),孩子半价105P/人,外加15P/人的码头税,大件行李费100P/件。慢船130P/人,孩子是100P/人(不是非常确定),大人14P/人的码头税,孩子是11.2P/人,不收行李费。去时选择了快船,回程由于要赶路,不愿意等下午的船,所以选择了慢船。Ocean Jet可以查阅官网,http://www.oceanjet.net。
快船是需要实名登记的,船票上有姓名,若是懒得自己在表格上登记,写可以把证件直接给售票员,她会处理。实际上,压根就没有人去查验你的证件。慢船只需要自己在表格上登记下名字即可,船票上没有姓名。

快船似乎都是给外国游客准备的,当地人寥寥无几。商务舱是半封闭,在楼上,风景好些;普通舱在楼下,全封闭,开空调,风景差些,都是对号入座。慢船则略微小点,不用对号,因为直接降级为塑料长条椅啦。

出码头没两步就能看到Coco的吉普尼,挺拉风吧,不过,收费的,收费的,收费的!400P/预订单,一个人你就亏了,10个人你就赚大发了,都是收你这么多。所以,独行侠选择TUTU去酒店也能省点。

全程11公里左右,大概35-40分钟,工作人员会饶有兴致地跟你罗嗦一下岛和酒店,当然,会特别提示您俺们那个WIFI啊,那是死拉死拉的慢!

注意:
Coco是禁止携带任何饮料和食品入内的,包括水,要拎着一桶水大摇大摆地进去是肯定不行的。没有人会搜查你的包,所以总有办法能解决。
活动:
Coco可以提供不少探险和活动,前台预订非常方便,当然,价格会比酒店门口寻觅个包车前往是略贵的。

失败的包船尝试:
我们原计划是第三天从锡基霍尔岛坐船至杜马盖地,然后换码头再坐船前往宿雾岛的伊甸园酒店。由于伊甸园酒店紧挨着Lilo-An码头,于是乎我们决定试试从岛上包个船前往,避免两段奔波之苦。
前台美眉听说了我们的想法,一脸纳闷地望着我们。原来只有人包船去Olsob看鲸鲨,去APO岛看海龟,没人包船是为了转个酒店啊!她说,包船的价格大约是16,000P,她可以帮我们联系一下试试。这个价格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想,毕竟原方案大约只需要3,000P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不过,好歹问问没坏处,说不定还能去个其他景点,再杀杀价格。可惜,美眉联系之后的最终结论是需要26,000P,好吧,超过3600人民币了,就算我是土豪也不是这么个花法,何况还不是,放弃了这个偷懒的念头!

浮潜圣地:

简单收拾了一下,已将近下午3点。门前就是Tubod Marine Sanctuary(土鳖的海洋保护区),这可是浮潜圣地啊,那就速速带着小汤圆去享受一下浮潜的乐趣。首次在大海里使用浮潜全面罩,小家伙明显还不太适应,不过尝试了几次之后,他就放开了爸爸的胳膊,自己一个人开心地去寻宝了。这里果然是海胆多多,只能是穿好浮潜鞋,小心管好自己的脚丫了。

按照官方说明,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鹦嘴鱼,鳗鱼和海龟。由于本次旅行并没有安排去APO岛看海龟,所以我非常希望在这里能有个意外收获,可惜幸运并没有降临。虽然看到了N种鱼,但就是没看到海龟,也算是个小遗憾吧。

日落:
曾经在长滩岛多次看过帆船日落,那种大美值得用一生去品味。后来,又住到长滩岛的东头,酒店就趴在沙滩旁边,那里绝对是日出的绝佳观测点。不过,岛东头风浪大些,是风筝冲浪爱好者的圣地,导致我一直琢磨着下次再来一周专门学习风筝冲浪。
COCO地处锡基霍尔岛的西侧,绝对是观看日落的好地方。不过,日落了,天很快也就黑透了。鉴于酒店照明设施有限,只能速速撤退去吃饭。

餐厅:
COCO有三个餐厅,海边的两个分别叫Sunset和Salamandas。前者的餐饮更偏向菲律宾欧洲风情,后者则更多是海鲜。不过,早餐是没任何区别的,离哪个近就去哪个呗,都能坐在海边饱餐一顿,大大的享受。个人觉得Salamandas紧挨着泳池,所以视野更开阔些。

我们的晚餐选择了Sunset,中规中矩,没有惊喜,只是别忘了酒店赠送的每人一杯饮料,可以在这里享用。

第二天 锡基霍尔的美超乎想象

行程:
COCO→老榕树(Century Old Balete Tree)→拉孜教堂(Lazi Church)→坎布加海瀑布(Cambugahay Falls)→莎拉德旺海滩(Salagdoong Beach)→Baha Bar→COCO
关键词:环岛、瀑布、跳水、日落

岛上摩托车的的租赁价格一般是挂档摩托车250/天,踏板摩托车300P/天,基本上也不需要你提供驾照。COCO酒店的摩托车租赁都是550P/天,这个价格不仅有点贵,而且你还必须提供驾照。当然,有汽车驾照就足够糊弄了,反正老外没人能看懂天朝那个仅有几个英文单词的奇葩驾照,我是不是还要感谢天朝没用拼音?
话说多年前在北美租车为了证明驾照和信用卡是我本人,只能同时掏出驾照、护照和信用卡,好歹护照上面同时有中文姓名和英文姓名,否则我真没办法证明我就是我。后来一怒之下,换了个HK驾照,这下老外倒是能看懂文字了,不过,HK驾照没照片,老外们经常又要纠结半天,为啥你的驾照没照片呢?

回归正题,由于我们人多还带着孩子,显然租摩托车并不是一个好方案。在普吉岛曾带着小汤圆开着摩托满岛跑,一直颇有些提心吊胆,还是稳妥为上吧。门口的TUTU车租一天需要1200P,1000P都没人愿意干。我们正在犹豫是不是租两辆TUTU时,毕竟这玩意儿慢,又不拉风,我可不想把时间都花在路上。TUTU车司机让我们稍微等等,说他们能呼叫来一辆吉普尼,保证我们满意。5分钟后,一辆拉风的吉普尼如约而至,简直就是一辆赛车嘛,孩子们肯定会很满意,就它啦。吉普尼号称是租一天不限时间的,但实际上司机都会建议你最晚5点就必须返回的,这里的日落时间在下午6点钟左右,6点半天也就黑透了,而岛上的照明设施并不完善,危险系数颇高,所以还不如赶在6点前回来看个日落。

司机叫Walter Sumagang,这名字乍一看就象一个标准的“水货三星”,他也确实用着一款老式的三星手机,这玩意儿应该不是水货。Walter为人很友善,非常乐意跟你一路东拉西扯,然后介绍一下锡岛风情。他还饶有兴致地让我把手机接到他的汽车音响上,放几首中国歌听听。于是我放了一首张雨生的《大海》,现在想想在车上放张雨生的歌是不是有点不太吉利……

我告诉Walter,如果他使用WeChat(微信)或者其他APP,肯定可以多拉些生意,尤其对很多哑巴英语的中国人士。他晃了晃手中的老式手机,“先生,我们基本都用这个,那些我们不懂!”冏!
长滩的不少小菲导游们早就用上了微信,而这里显然还有好几年的差距。好吧,或许两年之后他们都能用上智能手机了吧,小米和华为们都加油吧,菲律宾很有市场。

第一站是Century Old Balete Tree,这个老榕树据说有500年的历史。瞻仰一下神树,顺便再在神树下洗个鱼足浴,只要5P,没错,不到人民币1元,这只是收个环境税,孩子还免费。游客只需要简单登记一下即可,于是我特别要求看管的老头儿让我拍了张照片,看看究竟是哪些国家的人喜欢到锡岛来旅行,适当遮盖一下中国同胞吧,免得哪位是带了小三去的,一不小心写了真名,还一不小心被暴露了,那就麻烦大了。

第二站是San Isidro Labrador Church,俗称Lazi Church,这个新古典风格的天主教堂拥有100余年的历史,2006年曾被提名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具体资料维基百科上都有。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是,这里靠着Lazi的镇中心,3G信号很好,手机流量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第三站是坎布加海瀑布CAMBUGAHAY FALLS,这个离教堂很近,几分钟车程就到,这里不收门票,每辆车收取20P停车费。
这里应该是锡岛上最著名的自然景观了吧,水源来自于天然温泉,顺流而下的是层叠的瀑布。抵达停车场后,就要顺着阶梯下到底层才能抵达天然湖泊和底层瀑布,对于幼小的孩子们来说,是要费点力气的。

瀑布跳水主要有两种玩法,一是从最底层的瀑布顶端跳入水中,大约高度也就是4米不到的样子,所以并不恐怖。但是,别跳得太狠,水深度有限,容易撞伤。第二种则是拽着湖边大树上系着的树藤荡入水中。
显然老外们更乐在其中,一个父亲让他那看起来最多也就5岁的孩子尝试了多次树藤跳水,而我实在不敢让小汤圆去做这个尝试。当然,小汤圆倒是非常乐意泡在湖中看着老爸和老妈一次次从树藤和瀑布顶端跃入水中,忙着拍着小手鼓掌。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快流逝,突然小汤圆很认真地对我说:“爸爸,我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啦!”这时,我才发觉小布丁早就坐在岸边吃饼干了。于是,我们迅速结束了瀑布之旅,去寻觅个饭地儿。

原计划去Salagdoong海滩吃饭,但我们在瀑布的游玩时间太长,以致过了饭点,而从瀑布去那里还需要30分钟车程,显然不太现实,遂决定去LAZI镇上吃饭。
一家以卖盒饭为主的小餐馆门口用中文和日文写着“红烧肉”,Walter说这里还行,那就这里吧。其实这LAZI镇小的可怜,也真没啥可选的。饭量如牛的布丁爸吃完了人家所有的炒面,肉丸和鱼也被大家携手扫荡一空。有了布丁爸,啥餐馆都不需要供给侧改革,去库存一顿饭就可以完成了。拍拍肚皮,休整几分钟,继续上路。

第四站是Salagdoong海滩
Salagdoong海滩是锡基霍尔最著名的海滩之一,以十米和七米跳台闻名,滑水道看样子已被遗弃了,似乎有段日子没有用过了。
入场费用大概是20P一个人,孩子好像是10P,外加停车费 ,具体数额已记不清,基本可以忽略。
我到的时候,一个川妹子在十米台上似乎已经纠结了很久,非常想学习一下伏明霞,却始终迈不出最后一步。只要有人要跳她就闪到一边,没人跳她就站上跳台去纠结一阵。在她漫长的纠结期,我跳了2次,而几个老外更是跳了数次,而她仍在纠结,比“纠结伦”还纠结。她的同伴们也劝了她N次,可就差那“一步向前的勇气”,或许我应该劝她看看栗城史多先生的书。终于,她采纳了同伴们的“馊”主意,数“一、二、三”,然后让人推一把。一个欧洲老外非常积极地揽下重担,极其成功地将这个女性中国老外推下了十米台。但是,堕落天使,脸先着地。她爬上来之后就一直捂着脸,直呼“脸痛”。无论如何,川妹子还是相当勇敢的,唯一的女性跳水者。
提醒,十米跳台很刺激,有兴趣的一定要试试,但是请勿必保持垂直姿势入水,看看前两年那些女明星们参与的跳水节目,你就知道横着或是屁股入水的后果了,疼!

玩累了的小汤圆还没到海滩时就在车上呼呼睡着了,错过了精彩的一幕。小布丁也蔫了吧唧的在迷糊中。不过,半小时后,他们俩又生龙活虎地在海边晃悠了。
不觉时针已指向了4点40分,我们决定结束一天的行程,返回海边再去看日落。由于岛上近期在修路,有些地方只剩下半边道路,所以行车并不顺畅。Walter建议原路返回,因为岛北端修路的地方较多,通行不畅,反正我们也没时间再玩其他地方,也就这么定了。
晚饭选择了Baha Bar,离酒店不远。一小时后,Walter把我们送到目的地,他一天任务也就结束了,我们加了100P的小费,他欢乐地与我们挥手道别,还不忘又叮嘱一次,“别忘了多给我介绍中国客人”。
看看离日落还有20分钟,我们就确定好位置,先点晚餐,让他们准备6:30左右上菜。餐厅的特色海鲜套餐可供6人食用,没记错的话是2800P,合400人民币不到,就这个吧。
沿着餐厅后面一条一米宽的狭长小路,慢悠悠晃到餐厅的海边露台。路的两边显然是同一家人的两栋房子,草坪的水管是相连的,我琢磨着说不定这就是餐厅主人的物业。

多日后,当我再次访问空中食宿(AIRBNB)规划下一次旅行计划的时候,饶有兴致地又去观摩了一下锡岛的民宿,居然发现了这两栋房子中的一间,房主的命名是Rhumbutan Beach House,房主Steve先生果然是这两栋房子和Baha Bar的主人,他自己住一栋,出租另外一栋,另外,他居然还有一个芒果园,好惬意的生活。如果再有机会来锡岛,我想会住在这里试试吧,只是这里沙滩比较差,没有好的浮潜点。

离日落还有一刻钟,小汤圆和小布丁就又跑到沙滩上去玩了,栈桥下面的寄居蟹成了他们的好玩伴。大人们则在露台上找个避光的位置休整,享受日落前的最后时光。

太阳渐渐落下,两个玩耍的孩子也被咸蛋黄迷住了,美哉落日!美哉锡岛!

返回餐厅,时间刚好。这份海鲜套餐显然不够6个人吃,是拿米饭凑数,或许是因为菲律宾人民的食量太小了吧,更何况我们还有两只小饿狼。多加了一份匹萨,味道还算不错。

餐厅的灯略有些昏暗,吃饭还是有些不便的,布丁爸掏出了充电宝接上了USB灯,霎时亮了许多,餐厅的几个员工立即来围观,惊叹一番,然后感慨中国人民好先进。

一旁的桌子来了一位略有些年纪、头发略显花白的音乐家,抱着一把吉他轻声哼唱。“搭讪圣手”小汤圆又凑了上去,不过他自顾自地一个人话唠,人家哪里能听懂,更何况还说的是中文!但音乐家显然对小汤圆的到来很开心,瞬间换成了《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小汤圆拍着小手轻轻跟着唱。一曲唱罢,我向音乐家致谢,闲聊两句,原来他是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还呆过一段时间,在那里跟朋友学过几个中文单词,真的只是单词,中文是一句不会的。现在他又到菲律宾来享受一段生活,一段淡淡的小时光。或许,他曾经非常有名吧,谢谢你给孩子带来的快乐。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小汤圆早已酣然入睡,大人们则要开始收拾东西,明天就要离开锡岛了,一份留恋,一份不舍,一份期许,何日再来?

第三天 一路颠簸到宿雾

COCO → 锡基霍尔码头 → 杜马盖地码头 → 杜马盖地Sibulan码头 → 宿雾岛Lilo-An码头→ Eden Resort(伊甸园度假村)
关键词:菜单、慢船、伊甸园、悬崖、浮潜、水母

今天没有特殊的游玩安排,就是转战宿雾岛最南端的Eden Resort(伊甸园度假村)。前一天我们仔细衡量了一下时间安排,决定不乘坐下午13:50的快船,还是坐早上10:00的慢船离开更合理,这样可以把所有剩余的时间都放到伊甸园去。

快船可以在酒店直接预订,慢船则要自己去码头现买船票了。COCO酒店提供包车到锡岛码头,无论吉普尼还是面包车都是400P/次,当然选择面包车了,因为有空调嘛。

最后一顿在锡岛的早饭,大家都有些不舍,所以就早点去吃饭,再欣赏一下海边的美景。又是昨天的服务生,又看到我们她也很高兴,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今天晚上有烧烤大餐,一定要来体验。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她,我们今天稍后就要离开了,只能是期待下次再来了。她一脸惋惜地说,“下次再来你们就能看到中文菜单了,最近来岛上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尤其是二月份(我说,那是中国的春节假期),但是很多中国人看不懂英文菜单,口语交流更费劲,所以我们计划推出中文菜单,预计在4月份吧。”估摸着,五一节去旅游的中国人民就应该能看到中文菜单了。服务员们基本只会“你好”和“谢谢”两个单词,还是别指望他们学习中文了,学好了就肯定不在这里干了。

酒店提供的早餐是几种可供选择的套餐,我琢磨着都是按照欧洲壮汉的饭量设计的,虽然水果给的有点吝啬,但绝对保证能吃饱喝足。对于小汤圆的这样的小家伙,也不减量,显然一份套餐足可以喂饱俩。我们幸运地点到了最后一份芒果Pancake,小汤圆居然一个人狼吞虎咽地吃掉一大半,这家伙真是属饿狼的啊!

8点40,我们在前台等待酒店的面包车,准备前往码头。酒店前台那只蓝色的金刚鹦鹉开始和小汤圆话唠起来,忽然又拍了拍翅膀,掉下来一根蓝色的羽毛。小汤圆开心地捡了起来,跟酒店前台打了个招呼,这根蓝色的羽毛就成了小汤圆的锡岛纪念品。等小汤圆长大了看《里约大冒险》的时候,估计会想起这根羽毛。

慢船除了运行时间稍微长外,其他倒也真没什么缺点,乘船的感觉反而更真实。你会看到抱孩子的、拎菜篮子的、挂吊瓶的,形形色色的当地居民,甚至还有托运的摩托车,这才是生活。

抵达了杜马盖地码头,换车前往Sibulan码头,我们饶有兴致地试试砍价,面包车的价格坚挺在400P/辆,没有人愿意300P把我们送到目的地。最后,一小黑哥愿意380P成交,为答谢他的好意,还是给了他400,我只是想找找砍价的感觉。

杜马盖地宿雾的船整点是快船,半点是慢船,船都不算大,舒适度非常一般,一路颇为颠簸。我们抵达的码头的时候已经11点55分,售票员不仅不慢地卖给我们8张票,等我们登上渡船的时候,发现都12点05分了,而我们居然还不是最后上船的,菲律宾人民的生活节奏就是慢慢来。当然,后上船的最大坏处就是很难寻觅到放箱子的地方,勉强靠在过道里,毕竟这船实在是不大。

Eden Resort(伊甸园度假村)离宿雾岛Lilo-An码头很近,但我们一行人拖着行李箱去显然并不现实,还是叫了两辆TUTU更方便一些。

度假村大门在路边,门口一条狭长的小路连接进酒店。房间要到下午2点才能准备好,在前台办完了入住手续,就准备找个地方吃饭。Eden的WIFI速度还是令人满意的,尝试用手机寻觅一下四周的饭馆,看看有什么新奇特色。发觉离得最近的也有6.5Km,这距离远也就算了,但都是“海对岸”杜马盖地的啊,需要我飞过去么?

霎时我也明白了为啥Eden有餐饮、有吧台、有按摩,一应俱全,因为周边啥都没有啊。于是乎,放弃杂念,就地解决午饭。Chicken Adobo号称是菲律宾人民的国菜,我并没啥特别感觉,尝试了一下这里的味道,基本能被大家认可。

Eden就在悬崖边,房间都建在百丈悬崖之上,而阳台早已探出悬崖之外。若是想尝一下自杀的滋味,那此处绝对是不二之选,翻越阳台的栏杆跳下去应该并无生机可言。
Eden出名的恐怕就是那个悬崖边的泳池,池水、海水、蓝天,全是一片海蓝蓝,这是外婆的澎湖湾?

趁着孩子们午休,老爸们决定到悬崖下边去探探路,看看这里是否适合浮潜。
悬崖不算非常高,顺着悬崖边的阶梯小路一路向下,不用太久就可以抵达海边。这里的海水并不深,风浪也不大,似乎是个浮潜的好地方。
于是,我们往水中一扎,开始享受悬崖下的浮潜。这里的特色是水草和海藻之多超乎想象,水下完全是一片绿色,简直就是大海里的草原。草原上散落着很多蓝色的海星,缝隙里则隐藏着一个个黑色的海胆,间或还有一群群不知名的鱼群游过,似乎这里应该是浮潜的乐园。
当我准备休整一下时,才发觉这里的洋流速度很快,就刚才一会儿,我已被洋流带出去100多米,关键是还有一些很小的水母,这里是不适合孩子们。不过,对大人们来说,探索一下水下草原,确实也是一件乐事儿。

放弃了让孩子们下来的想法,就让他们在悬崖泳池里找乐子吧。后来,这俩小家伙,在泳池里确实也玩得很开心。

晚饭后,女士们都选择去马杀鸡,奔波了一天好好休整一下,因为明天的活动将会非常丰富,恢复体力乃是当务之急。爸爸们则带着孩子们坐在星光下、泳池边讲故事。

第四天 小汤圆免费看到了鲸鲨

行程:Eden Resort → Olsob → Sumilon专属码头 → Sumilon岛
关键词:鲸鲨、苏米龙、浮潜

清晨,早早爬起来的小汤圆先生坐在阳台上迎着朝霞喝牛奶,时不时还赞叹两句,“好美啊!”

不远处,大海上的小菲们则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Eden的早餐也是套餐,菲律宾、美式、薄饼、燕麦粥、玉米片和煎蛋,六种任选,我觉得燕麦粥和玉米片套餐比较坑,那玩意儿可真是够清肠胃的,正常人是肯定吃不饱的,专业减肥么?

前一天已经让酒店前台帮忙呼叫了两辆TUTU车,8:30的时候我们已经踏上了征程。从Eden到鲸鲨观测点是有点距离的,大约有30分钟车程,途径Sumilon岛的专属码头。司机把我们拉到了Aaron Beach Resort,而并非仅仅100米之外的Oslob Whale Shark Watching。我一直开着CityMaps2Go的离线地图,所以一看地点不对,我提出了质疑。小黑说这里是一样的,人少,都是到同一个地方去观看。我估摸着他们能从这里拿点提成吧。
于是我下车去问了问卖票的工作人员,果然是一样的价格体系,在船上500P,浮潜1000P,潜水1500P,外加100P/人的环境税。他们会安排车送到旁边的鲸鲨观测点,那就这里吧。
“我们有6个大人,2个孩子。5个大人浮潜。”
他问,“孩子几岁?”
我指了指正在玩耍的小汤圆和小布丁,说,“都是四岁”。
他疑惑地指着小汤圆,“他只有四岁?”
我纳闷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这个刚刚四岁就已经远超1.1米的小家伙,对菲律宾人民来说,确实是有点儿高了。
“他刚刚四岁,我可以给你看护照。”
“不用了,他免费。”随即,他伸出手掌,我们击掌大笑。
我一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几岁开始收费?”
“6岁!”
我狡黠地一笑,“那我明年还来。”
对于小汤圆这样的小家伙,只收100P的环境税,为啥我隐隐约约觉得赚大了呢?可能是在国内被收费收费再收费弄得习惯和麻木了吧。
原本想把行李卸下来寄存一下,俩小黑说,我们一会儿可以把你们送到Sumilon专属码头,不用卸啦。想想也行,省得等会儿再叫车了。

换装完毕后,一辆皮卡把我们送到旁边的观测点,实际上走路也就2-3分钟的事情。一下车,就发现这里确实是人山人海啊,看着厕所门前的排队长龙,我开始庆幸选择了旁边的度假村。
工作人员会询问你是哪国人,确定是中国人后,会递上一份中文的注意事项,这倒是比听一串英文的讲解省事多了。5分钟后,工作人员会询问看明白了否?明白了?那就出发。Aaron Beach Resort会有一个向导一直跟着,倒也省事儿。

小汤圆套上了自己携带的小号救生衣,8个人一条小船,而我们正好一条船解决问题。其实鲸鲨的观测点距离岸边很近,有渔民在中间用食物引诱鲸鲨,小船们则就围在他周围开始观摩这些庞然大物。

看着这些大家伙,小汤圆掩饰不住的开心,“我看到了鲸鲨,好大的嘴呀!”
其实,仅仅几个月前,在长隆海洋王国里,小汤圆先生就看过鲸鲨。只是,除了企鹅,其他似乎早就被他遗忘了。
到了位置,船夫将船舷边的短梯放下,然后告诉我们,可以下水啦。于是乎,我们纷纷下水去近距离观摩鲸鲨啦,当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佩戴好浮潜面罩,一下水,小汤圆就莫名地兴奋起来,完全脱离了老爸的“魔掌”。
“鱼,我看到了好多鱼!”好吧,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鱼群吸引走了。
这个不老实的家伙,一会儿都没闲着,左看看,右瞧瞧,没事儿还歪着脑袋不知道在看什么。今天正好略微有些风浪,外加鲸鲨和小船带起的波浪,没一会儿,小汤圆的面罩里就有点儿积水了,这家伙终于有点儿受不了啦,开始大叫,“难受!难受!”我只好把这家伙从海里举起,脱下他的面罩。调整完后,这家伙又淘气去了,当然没一会儿他又进水了。如此循环往复了几次后,这个把自己都折腾累了的家伙终于决定到船上去看会儿鲸鲨了。

我终于可以腾出手来,看看负责拍摄鲸鲨任务的汤圆妈,她正在我身前追着一个大家伙的屁股后面游呢。突然间,我发现另外一只鲸鲨正从她的2点钟方向游过来,而她似乎并没有发觉,这是QQ要撞击大集卡的节奏。我急忙追上去,把她拖了回来,显然她还意犹未尽。

船夫小黑让我们把相机给他,他潜下水去帮我们拍摄浮潜视频,好尽职!对于这样的好同志,我是很乐意支付小费的。

半小时后,鲸鲨之旅结束,话唠的小汤圆开始跟妈妈唠叨他看到了什么什么鱼,显然,在水里,五颜六色的鱼更吸引他,鲸鲨这个大家伙他在船上感慨完后就被彻底忽略了。小汤圆,你真的忘了你是来看鲸鲨的么?
到了岸边,我告诉小黑,我会给他小费,但是我身上没带现金,是否可以让Aaron的人转交?他急忙道谢,然后对着Aaron的人指着胸前的蓝T恤,原来每个人的名字都印在蓝T恤上,这样倒是省事,也不会弄错。

回到Aaron Beach Resort发觉才10:20,于是我们决定11:20吃饭,消化一下,然后赶12:30的船上Sumilon岛。汤圆妈说我们也请俩小黑吃顿午饭吧,人家等了我们那么久,这倒是个好提意。

看看Aaron的餐饮并不让人满意,于是我问俩小黑周边有没有别的适合吃饭的地方,小黑说隔壁就有一个小餐馆,那就去那里吧。
这个餐馆应该是做本地人生意为主的,由于我们去的早,并没什么人,干脆让老板推荐一下拿手菜,尝尝小餐馆的味道。意外的是,这小餐馆居然还有WIFI,速度还不错,密码是09241983,看看谁有机会能用上吧。

饭后,小黑把我们送到Sumilon专属码头的路边。
“先生,只能送到这里了。”小黑指了指旁边那个超过60度的大陡坡,“带着行李,车下不去”。我们只能卸下行李,徒步走向码头。小小的码头,大大的风景,这里就是国内众多网站上流传的那个码头了。

服务生寻觅出我们的预订,趁着离开船还有一会儿,开始介绍岛和酒店,哪里适合浮潜,哪里看日出,哪里看日落,岛上有什么活动,哪些活动是免费的等等,非常热情。一再提示,岛附近的水域“海胆”很多,一定要注意,“海胆”这个词是用中文说的,弄得我差点晕菜。注意酒店提供的Sumilon岛地图,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的,注意服务生提示你看日出和日落的地点,千万别弄反了方向。

未几,上船出发,菲律宾很常见的螃蟹船。15分钟后,我们抵达了Sumilon岛,岛上的小码头虽然很玲珑,风景确非常秀丽。

目前岛上一共有15个豪华房(Deluxe Room),即1-15号房,10个超级豪华房(Premier Deluxe Room),即16-25号房,1个单卧室别墅,1个双卧室别墅。我们住在了22、23和25号房,旁边26号房和27号房正在建造中,所以目前算我们是住在岛上最西边的房间了。
豪华房和超级豪华房的面积差距不大,个人感觉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床的朝向问题,豪华房的床是侧对大海,而超级豪华房则是标准的面朝大海。但是,所有的豪华房都紧挨着大海,超级豪华房除了16、17和18号房,其他则都被一片并不葳蕤的小树林遮挡着的,基本上每个房间都配备了一个小吊床,但个人觉得体验反而不如豪华房。更要命的是,岛上所有的设施基本都在东头,所以我们也是所有住客里面最辛苦的人了——走得路最远。
至于帐篷房,我只能呵呵了,大人们可以好好体验一下,带孩子还是算了。不借助空调,自然风一夜也吹不干衣服啊!
酒店可以通过多个渠道预订,淘宝、携程、Agoda、Booking,偶尔会有惊喜的Hoteltravel等等,最便宜的居然是FNE Travel。当然,或许不同的时间会有不同的体验。

玩累了的孩子们进入房间就开始呼呼大睡了,老爸们则又开始了新的探险。先去海边小屋借了救生衣,然后就直接试试岛东面的浮潜区域。这里水域比较宽阔,游泳算是个好地方。海底大石头居多,海胆相对很少。也正是因为石头多,鱼类的品种和数量明显就比较少了。另外,岛东面直接受到海水的正面冲击,风浪比较大,大人们都不易站稳,总体来说不太适合孩子们浮潜。
于是,我们又转战岛北面,也就是房间正下方的水域。这里水面比较平静,风浪小很多,水比较浅,海底以碎石和碎珊瑚为主,鱼的种类和数量明显多出了很多,这里绝对是孩子们的乐园。唯一的问题是要小心海胆,偶尔会有几个被海浪卷到岸边浅水区的。

侦察完毕,孩子们也醒了。趁着时间尚早,我决定先带孩子们去划船喂鱼,毕竟那里5点就结束了。
岛上的小湖里有两个双人皮艇,免费提供给住客使用。妈妈坐前面,小汤圆居中,老爸殿后,带上从前台领的面包,就可以出发了。小湖不大也不深,小鱼很多,但品种单一。一开始,小汤圆还撕碎面包喂小鱼,玩得挺开心,可没过一会儿就没了兴致,大片的面包直接就往水里丢了,眼神早不知道游离到何处去了。这个项目免费就算了,也没设定游玩时间,我还在纳闷岂不是有的小朋友就不愿意上岸了。现在来看,吸引力很有限啊,小朋友们浅尝辄止,完全没耐心跟着小鱼们傻玩儿。

上了岸,这俩家伙居然叫着要玩沙子,不过岛东边基本都是石砾,最适合玩沙子的地方是岛西边的白沙滩,虽然感觉和长滩相距甚远,对孩子们来说是足够了。从岛东走到岛西,这个时间也太长了点,正犹豫间,发觉餐厅旁边有一个小沙坑,还提供很多挖沙工具,显然就是为孩子们准备的,俩怪物开心地去玩了,大人们则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这里的无边泳池被网络上一些帖子无边的吹嘘,细细观摩,泳池中间有棵树确实挺别致,其他并无特别过人之处,我反而觉得Eden的泳池更有味道些。几个客人正懒散地在泳池里“泡澡”,在这里要游泳当然要去大海!
一杯饮料大约200P,相对于菲律宾其他地方,这里的消费显然是贵了一倍,不过,这样的环境和服务倒也算是值得的。

太阳渐渐变成了咸蛋黄,时间匆匆而逝,晚饭时间到了。在这里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在餐厅吃饭。看看这里的菜单,沙拉和开胃菜选择非常有限,主菜的选择性还算丰富,只能把所有的重点都放在主菜上了。食物尚可,只是并未遇到惊喜。

在我们吃饭的一个来小时中,一共来了12组客人,其中9组是中国人,网络的力量是强大的,大家都被忽悠到这里来了!

第五天 鲨鱼!鲨鱼!鲨鱼!

行程:Sumilon岛→ Sumilon码头 →宿雾岛Lilo-An码头→杜马盖地Sibulan码头 → Manhattan Suites Inn
关键词:鲨鱼、浮潜

天光微亮,我却怎么都睡不着了,遂决定起来探探晨跑的路,清洗一下被天朝空气糟蹋的肺,顺便再去岛西侧的沙滩洗涤下心灵。

小岛似乎还在酣睡中,除了海浪声、风声,间或的鸟叫声,其他似乎都还没有苏醒,这是沉睡的天堂?偶然间,看到有几个渔民在不远处零星停泊的船上聊着天,嗯,我还在人间!于是乎,干脆躺在沙滩上,肆意享受着惬意的清晨。

酒店的自助早餐让人略感失望,可选择的东西并不多,不过,对于这个远离大陆的小岛来说,也算可以接受,毕竟不是来这里享受美食的。

早饭结束,闲不住的小汤圆先生在挖沙和浮潜中选择了后者,显然他又想去看鱼了。回到房间,带好装备,再次开启浮潜之旅。刚刚下海,一个黑色海胆就浮现在眼前,好奇的汤圆宝宝左看看,右瞧瞧,瞪大了眼睛观摩这个满身是刺的黑家伙。虽然这次旅行几乎天天与海胆碰面,但近距离在大海里观看的机会却也难得。

记得在普吉岛的卡伦海滩,有两个被海水卷上沙滩的海胆,还不怎么懂事的小汤圆先生伸出小手就要抓,要不是我拦得快,他第一次跟海胆的亲密接触将是相当痛苦的。

绕过了海胆,挥舞着面包的男孩和女孩开心地寻觅起小鱼来。上午的海面还算平静,略微有点风,布丁的妈咪到上风口去撒了点儿面包,面包屑顺着洋流和风向飘流而下,两个小怪物的身边的小鱼渐渐多起来了,追逐成了他们最欢乐的事情。

这里的鱼种繁多,以我贫瘠的海洋知识实在难以分辨出都是些品种,只能说很多、很多。

突然,布丁爸的声音传来,“鲨鱼,那边有一条小鲨鱼!”我猛然一惊,急忙去抓那个还在扑腾的小怪物,示意他安静下来。顺着布丁爸指的方向,我潜到水下望去,远远望去果然有只不大的小鲨鱼。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觉得带着小家伙去观摩一下那只小鲨鱼。让他噤声后,我拖着他慢慢向小鲨鱼的方向靠近,未几,这家伙真的看到了小鲨鱼,立刻手舞足蹈起来,忽而,小鲨鱼瞬间就没了踪影,这家伙又开始唠叨了,“爸爸,爸爸,鲨鱼呢?鲨鱼呢?”寻觅一会儿未果,还是让这家伙去跟小鱼玩吧,显然那里有他享受不尽的欢乐。

10点来钟,我们结束了浮潜,收拾一下东西,11点钟退房,我们就要离开这个小岛了。意犹未尽的小汤圆一边唠叨着下次还要来这里玩,一边不情愿地牵着妈妈的手往前走。

石子路边有各种各样的石头,小汤圆发现了两块长得比较奇怪,有那么一丁点儿像恐龙的石头,一个被命名为“斑龙”,一个被命名为“重爪龙”。把玩了半天,这家伙还想带着两只“恐龙”回家。妈妈劝说半天,小家伙决定把他藏起来,下次再来的时候把他们寻觅出来一起玩。

坐上12点钟的船,15分钟后又回归了宿雾岛。我一直将摄像机绑在船头拍摄风景,无意中拍下了船夫们下锚的画面,远远的一甩绳子,就直接套在了岸边的锚柱上。这样的水平玩套圈是可以套遍天下的啊!

下了船,我们叫了两辆TUTU去码头。酒店可以提供面包车将人送到码头的,1000P/辆·次,即使与人拼车也是非常不划算的,还是TUTU车解决问题吧,孩子们挺喜欢TUTU车的感觉,虽然安全性确实稍微差了点儿。
又是一场渡江战役,好歹这次我们上船算早,总算在下层找了个勉强算是舒适的位置坐下,还能在座位边放下了箱子。到岸了,我将箱子暂时搁到座位上等待其他人先行下船,一位菲律宾大叔看着我傻乐,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我一句:“中国现在很冷吧?”我很想说,“大叔,你不知道黄岩岛么?你不知道你们那个死乞白赖的总统干的事情么?”突然想到这是在人家的地皮上,难道还想弄个国际争端么?还是客气点儿刺激一下就成,“中国很大,靠着俄罗斯的那边比较冷。”说罢,我也傻乐。

码头停车场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有人负责在码头拉活儿,有人负责开车,能装下我们这么多人的就只有吉普尼了,到市区基本就是统一价400P/车。临上车前,拉活的中年男人问了一句,“你们来自中国么?”我说“是”,他突然冒出一句“恭喜发财”!看样子,这是春节的时候刚学来的一句中文。

开车的老头儿把我们拉错了酒店,为了去看海豚方便,同时又靠近罗宾逊商场,我定的是离车站最近的Manhattan Suites Inn Dumaguete,中文名翻译为杜马盖地曼哈顿套房酒店,这名字翻的实在太忽悠人,千万不要以为是什么豪华酒店,光一个“Inn”早就没了档次,网上预订的时候看着20平不到的房间我都乐了,套个卫生间也算是套间吧?别看酒店设施非常一般,但是地理位置太好,非常抢手,还真是不好订。
老头儿把我们拉到了超市另外一边的Go Hotels Dumaguete,我一再表示不是这个酒店,英语不灵光的老头儿似乎不明白,一再坚持到了。看着鸡同鸭讲很费劲,我就去找酒店门口的服务生帮忙,总算解决了这笔糊涂账。

进了酒店一看,果然也就是快捷酒店的档次,好歹勉强还算干净,凑合着住住吧,毕竟这附近实在是没有合适的酒店和民宿啊。扔下东西,就直奔罗宾逊超市找个地儿吃饭,毕竟孩子们早就饿扁啦。

饭后,布丁爸带着俩孩子在商场里游荡,寻觅好玩的;我去商场周边问问看看能不能租到辆车明天往返拜斯Bais看海豚,省得去坐巴士了;其他的则都去逛街了。

先在巴士总站晃了一圈儿,这里都是短途的TUTU车,没有什么跑长途的车,司机建议我去罗宾逊的停车场问问看。既然来了,就问问明天的大巴车,工作人员说去拜斯的车班次很多,坐去Manjuyodm,官方翻译是曼胡约德,但显然“蛮忽悠的”更好记,7-8分钟就有一辆。我顺便查了一下汽车运行图,往北和东北方向的车确实都要经过拜斯,而“蛮忽悠的”是离拜斯最近的城市,确实坐这辆车比较合适。又在旁边观摩了一下发车,前一辆车没坐多少人就发车走了,后面一辆车就会立即补上,没几分钟后就又开走了,显然巴士计划可行,便安心离开。

又来到了商场外的停车场,不少吉普尼等着租车,就走过去跟几个司机们聊聊,显然他们都没做过这样的生意,几个人嘀咕了半天,然后又仔细问了时间,开价4000P。这下我连价都懒得砍了,2000P-2500P还可以接受,4000P实在太贵,即使稍微降点也没意义,毕竟坐巴士往返也就700-800P,也不麻烦。又晃荡了一圈,没有找到合适的车可租,还是按照原来的公交计划进行。

回到商场,早就玩累了的两个小怪物正围在一块儿喝果汁,而女士们显然还在SHOPPING。待女士们逛累了,就开始进超市采购点儿食品,毕竟明天又要远征,又要出海看海豚,至少需要点儿粮食充饥啊。

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上海的九道菇,看样子外来的“道姑”更好念经啊。

小汤圆先生则兴奋地左看看,右瞧瞧,生怕漏掉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突然,他很兴奋地叫我,“爸爸,爸爸,我看到了狗奶!”我一惊,难道菲律宾人民还有这特殊的嗜好?没听说过狗奶有啥特殊功效啊?我急忙过去一看,不禁莞尔。我抱起了小汤圆,让他跟货架上的“狗奶”一般高,不需要再仰着脖子看。他瞪大了眼睛,仔细瞅了瞅“狗奶”,然后自己开始傻乐,“爸爸,还是牛奶”。

晚饭选择了好评较多的Moon Café,虽没有想象中的惊艳,倒也确实中规中矩,不错的体验。简单来说,相当于国内的萨莉亚吧。超大份的猪排够出彩,只是对我来说,有些太甜了。

回到酒店,发觉热水器不能出热水,于是呼叫来服务生,她很快帮忙解决了问题。小汤圆先生又开始话唠,用他仅会的英文夹杂着中文又去跟人家聊天了……

第二天,我们惊讶的发现,这一层的服务生都知道了他的英文名,远远看到他就打招呼……

第六天 海豚伙伴与海鲜盛筵

行程:酒店→ 汽车站 → 拜斯市场 → 码头 → 出海 → White Sand Bar → 返程
关键词:海豚、海鲜、浮潜、Sandbar

第二天一早,6点钟刚过,我们就从酒店出发了,步行到汽车站也就5分钟的样子,这时的车站有点冷清,零散着有些许乘客。
突然发觉有点儿反胃,于是去旁边小超市买瓶可乐。找了一圈居然没有?难道菲律宾人生活很健康,车站连可乐都没有?不得已,问了下收银员,她说他们没有可口可乐,只有百事!在犄角旮旯,我找到了最后一听百事,汗!难道可口可乐付不愿意付上架费?

没几分钟,大巴士启动,车上除了我们也就还有4个乘客,跟售票员说我要去拜斯看海豚,他就走了,说等会再来收我的钱。过了会儿,我才明白,原来车站外面招手就停,上车的人也很多,反正我要坐一个小时,那就干脆等会再来理我。

坐车到Mercado de Bais,大人52,儿童半价26。

其实,Mercado de Bais是西班牙语,翻译成英语是Market of Bais,拜斯市场。
作为一个西班牙和美国的双重殖民地,菲律宾夹杂着西班牙语和英语,这倒并不奇怪。即便是美国自己,也夹杂着很多西班牙语,比如硅谷的著名城市圣荷塞San Jose。

40多公里的路程要跑1个多小时,沿着海岸线前进的景色倒也不错,路边间或还有牛羊出现,对小汤圆来说,倒也是件乐事儿。

一下车,立即就有个老太不知从哪钻了出来,“Dolphin!Dolphin!” 
我没搭理她,跟旁边的TUTU车说去码头看海豚,1人10P,直接出发。到了码头,老太也跟过来了。几个船老大都不说话,都等着她发话。得,看样子这位是正主啊。跟她砍价,费劲!有个船老大偷偷摸摸对我说,“你要是不带她过来,还能便宜点儿。”TMD,她哪是我带过来的!
最便宜的是至少能坐8个人的小船,然后是15-20人的中型船,最大的那个要6000P才行,能坐30人以上,不过,老太说已经被包了,想租也不行。那我们还是租个中型的吧,大家还都有点儿活动空间,小船看着实在太小,虽说现在海上没什么风浪,但坐起来可不舒服,容易晕。
试着砍了砍价,3500P成交,在海上航行,这是把身家性命全交给人家了,差不多就行。这价格是出一次海的价格,不是光看海豚,四处晃晃,呆上一天都是可以的。

8点40左右,伴随着阵阵海风,三个船夫和我们终于出发啦。天是蓝的,海是蓝的,只有穿着救生衣的我们是橙的。海面很安静,耳边只有马达声和船带起的浪花声。除了我们,海面上也看不到第二艘船。
俩孩子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吃东西,对于这样的蓝色,他们似乎没啥感觉。忽而,小汤圆看到了正坐在驾驶舱上面瞭望前方的船老大Vesler Ciiszy,他来了兴致,“爸爸,爸爸,我也要坐那上面。”显然这也太危险了,他当然不能如愿。不过,我倒是有兴致自己上去试试,感觉视野非常好。我尝试着问问Vesler,他冲我直笑,“先生,这个顶很薄,而你太strong了!”楞了一下,忽而明白,他是说我太重了……唉,我连70Kg都没有,哪里重了,只是比菲律宾人民重那么一丁点儿而已。
Vesler爬了下来,指着舱顶让我看,确实不太厚。我把相机绑在船桅上自动拍摄,然后坐下跟Vesler聊天。他告诉我,这里长年有海豚出没,开到海豚出没的地方大概需要30分钟,运气好可能很快能找到,运气不好,则要花点儿时间了。旺季的时候,船都要预约的,目前算是淡季,到这里直接来找船也是可以的。除了看海豚,要租他们的船在这附近晃晃也是可以的。
我问,“可以去锡基霍尔岛么?”
“那实在是太远了!”
我留下了他的电话,或许下次能再用上吧。

迎面来了一艘回程的船,船老大们互相打个招呼,回来的船告诉我们,海豚就在那边。等我们到了那里,除了浪花,啥也没有……而后,又遇到了一艘回程的船,再次顺着他们指的方向去寻觅,还是空空如也。船老大又开着船在周边兜了一圈儿,我们在海面上游荡了快1个小时了,除了海面偶尔跃起的飞鱼,还是啥也没看到。我们有些焦急了,俩孩子早没了初始的兴致,幸亏还有不少吃的东西,否则早就耐不住性子了。
Vesler倒是不紧不慢,一再安慰我,不要着急,肯定能看到的。忽而,他告诉我,现在时间晚了些了,要开船去另外一片水域了,那里肯定有,让我们耐心等会儿。10分钟后,Vesler突然大叫,“Dolphin,Dolphin。”
我们放眼望去,前方出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群海豚,不时有数只跃出水面,不禁欢呼起来。而Vesler则趴在船边,双手拍击,说这样的响声能够吸引海豚。
未几,许多海豚都已聚集到我们的船头周边,与船共同前进。时而一起跃出海面,引起我们的一阵欢呼。

而此时的小汤圆先生,正在聚精会神地研究如何打开一个奶酪饼干的包装。对于出门才有零食吃的小汤圆先生来说,国内很多零食都没见过,国外的就更少了。我几次呼唤他来看海豚,这家伙完全还沉浸在吃不着的饼干里……
“爸爸,这个饼干怎么打开呢?”
我哭笑不得,只好把他抱到船头,指着海豚让他看,这下他才欢呼起来,“Dolphin,Dolphin,我看到Dolphin啦”。

过了一会儿,我们刚才在码头看到的那艘大船出现了,大约坐了20来人,大家都正挤在船头看海豚呢,或许这就是为www.dumagueteinfo.com官方提供服务的船了吧。我霎时得意起来,包船的好处体现出来了,多惬意。不过,突然发现,那些见异思迁的海豚们居然都跑到大船前面去了,这才多一会儿就都跑了,你们该是多么的“水性杨花”啊!
船老大将船调整了方向,避免与大船同向航行,于是乎,我们又有了一些海豚伙伴。

当海豚渐渐都离我们远去时,小汤圆先生又开始去研究奶酪饼干了……

海豚算是看完了,Vesler问我是不是想去红树林或者其他地方看看风景。我说我们带着孩子,麻烦的地方就不去了,让他推荐一下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一去,如果没有什么合适的,我们就回程吧。然后,我直接将小费付给了他们三个。

Velser说要带我们去Sandbar,那里我们肯定喜欢。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既然他强烈推荐,那就去看看呗。

到了那里一看,我隐约有印象这应该就是网站上提及的White Sandbar of Manjuyod,可惜我看得比较匆忙,没有大的印象。现在来看,没有好好研究这里,是一个非常大的失误。

这是一片非常浅的水域,大概只有齐腰深,也就是1米左右吧。有四个水屋,还有一个正在建设中,不过似乎网上并没有预定的渠道。

船老大将船绑在一个水屋的水泥墩上,然后告诉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可是,水屋是人家预订的,我又不能进去,同时,我们又没有带浮潜用具,在这里可以干嘛呢?真的是“观光”了么?

船老大把不远处一艘小船呼喊过来,说这个人是他的朋友,问问我们对最新鲜的生猛海鲜有没有兴趣。

这艘船上应该是夫妻二人,船舱里全是各式各样的贝类海鲜,很多都与岩石融为一体,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而且我对贝类的了解也就仅限于那些餐桌上常见的,现在这些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一问价格,500P一大桶,桶与饮水机那种5加仑的大桶差不多容量。我们琢磨着这玩意儿不能多吃,先来一桶吧,吃不完就送给船夫们好了。Vesler说这个渔民是他认识的人中水性最好的,这些贝类都是要潜到水下至少10米才能弄上来的。

然后,就是这位渔民的表演时间了,锤子和刀齐上阵,先用锤子敲掉岩石,然后用刀撬开外壳,再将里面的肉取出来,剔除不能吃的部分,其他则暂时放进剪开的半个塑料饮料瓶里暂存。这工作也挺费劲,一分钟也就能搞定一个,大约20分钟后,他终于搞定了所有的贝类,并用海水清洗干净。船老大拿来一个玻璃杯,渔民倒出一些了他们调味的醋汁,需要蘸着这个吃方才过瘾。我饶有兴致地问渔民折腾这么一船舱海鲜要多久,他说要10多个小时,汗,这可真是辛苦活儿。

渔民在临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从船上拎出了三个比我的手掌还大出一大截的黑色贝类,说这宝贝儿只剩下3个了,100P卖给我们算了。Vesler建议我们试试,说这个味道很好。15块人民币买三个?这价格不就相当于白捡回来的么?一个字,买!Vesler让渔民继续去卖海鲜,让他的同伴拿来菜刀解决这三个扇贝,一阵忙活,才算是搞定。 

而Vesler也没闲着,抓来两只暗红色的大海星让俩小家伙玩,这俩人前两天见到的都是蓝色的,也没细细把玩,这会儿玩得不亦乐乎,大人们则有时间慢慢品尝美味了。

不得不承认,淡淡甜味的海鲜配上渔民的醋汁真是人间极品。不知不觉中,居然一桶全吃完了,还号称给船老大留下……

布丁爸显然还没过瘾,“再来一桶吧!”大家均表示同意。于是,让Vesler赶快把渔民再叫回来,幸好,他还能凑出最后一桶,剩下的就全部被我们包圆了。一阵等待,美味上桌,未几,风卷残云般再次被消灭干净。一共1100P,也就是150块人民币,让6个大人海鲜吃到爽,绝对不虚此行!

不远处,两位女士慢悠悠地朝我们走来,有一位手上高举着一本本子。不一会儿,她上船来向我们收取100P的管理费。Vesler很抱歉地向我们解释,她们算是这片区域的管理人员,平时很少出现的,不知道今天怎么冒出来了。算了,别为了100P影响心情,交就交了吧。举本子的女士打开本子,开了个收据给我们,原来这是本抢钱的收据啊……可惜啊,若是带着浮潜工具,我就能把这100P赚回来了,因为这里绝对是浮潜的圣地,可惜无缘享受了。

忙碌完了的船老大们在后舱开始享受他们的简单午饭,三个人呜哩哇啦地聊着,当然,我一句也听不懂。

无意中发现,Vesler的游泳眼镜居然是竹子的,这让我惊讶不已,难道是自己做的?一问方知,这是他的一个朋友做的,那哥们最擅长做这些。我试了试,发觉带上并不舒适,看样子古朴而神奇的器具并不适合我。

不知不觉已经12点多了,我们告别白沙滩,开始返程。两个小家伙一人捧着一只海星扔回了大海,小汤圆还不忘补上一句,“再见,下次我再来看你。”

到了岸边,老太正眉开眼笑地等在那里收钱呢。当着我的面,她自己收起500,将另外3000分给三个船老大。相对于船老大,她的钱好赚多了。

TUTU车将我们再次送到车站,正好有一辆返程的大巴车,我们也就匆匆上车告别Bais。没多久,玩累了的小汤圆先生就进入了梦乡。

这是我们在杜马盖地的最后一个半天,却也是实际意义上的第一个半天,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我们真的只是匆匆过客,数次到来,数次擦身而过。
为了满足女士们的逛街欲望,跟酒店门口的保安打听了一下,去了市中心另外一个大型商场Lee Plaza。不过,10分钟后,女士们就放弃了,真的是没啥好逛的。转而,女士们决定再享受最后一次菲律宾马杀鸡。商场附近有个还算不错的按摩店,让女士们去享受,我跟小汤圆先生去做城市观光者。

海边广场,不少小商贩正在贩卖珍珠,还带着一个打火机,不时烧一下,告诉你他卖的是真货。不时还能蹦出几个中文单词“珍珠”、“珍珠”……

晚饭选择了Café Laguna,这个餐厅与整个城市的风格有点格格不入,颇有点小资的感觉,但食物确实很有特色,香蕉牛肉汤回味无穷。

走出饭店,星夜灿烂,不远处,海浪阵阵,微风习习,夜,这温柔的夜,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吧。

第七天 再见是新航程的起点

上午,去罗宾逊超市最后一次采购,超市比商场开得早些,商场正门会开放一扇门进出,门口则有一个保安负责安检。
中午不到,我们奔向了机场,与杜马盖地再见。继而,马尼拉转机返回上海。很不幸,上海机场大雾一直延误,晚上8点多的航班楞是延误到0点多才起飞。而小汤圆先生早在妈妈的怀抱里进入了梦乡,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发觉已经身在上海啦……

或许,杜马盖地的美好都能深深留在四岁的小汤圆的记忆里;或许,只能留下零星的片断;更或许,都会被遗忘。

记得也好,忘却也罢,曾经的快乐就足够了,陪伴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毕竟我们都只有一个童年。

孩子都有超强的适应力,不经意间,你就会发觉孩子的成长是如此迅速。那朵你以为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小花,那朵你以为需要父母呵护的小花,那朵你以为在温室里娇气的小花,居然能在野外绚烂地绽放。是我们太紧张?还是孩子太神奇?

如果你活得苟且,怎么指望孩子拥有诗和远方?带着孩子,一起去旅行吧!

                                                                             三只爪的重爪龙

本篇游记共含22156个文字,7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谢谢楼主的用心分享,介绍的这么详细,参考做攻略都省心很多了

2016-07-25 18:56

城。会。玩。

2016-07-25 21:26

请问楼主 coco酒店码头接车是提前预定的么?

2016-07-25 21:5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诸葛米 发表于 2016-07-25 21:56:42 的回复:

请问楼主 coco酒店码头接车是提前预定的么?

回复诸葛米:COCO酒店你在其官方网站预订的时候就需要你自己填写一堆信息的,比如联系方式,希望定什么房间,是否需要接站,还有什么特殊要求等等。倘若你当时没有填写需要接站,你可以再发邮件过去即可。
实际上,COCO基本每天都会送客人至码头离开,倘若你坐快船的话,出来肯定能看到COCO的车。

2016-07-26 10:06

哈哈,又看到一个好的酒店查询方式,thanks  酒店我们也是住的COCO,不过没用接送,当时我和老公还有公公婆婆一起去的,直接是找的tutu送到酒店加第二天的环岛 1150P

我其实挺喜欢没有wifi的感觉的,可以放下手机,聊天 听海,躺着就是享受 不过婆婆因为没有wifi一直抱怨说酒店连wifi都没有,好在锡岛很美,这种抱怨很快就没了

另外他们都很爱酒店早上的菲式早餐,觉得好吃。问过酒店里的人,贵一点的房间是有wifi的

看了你们去看海豚的地方也想去,不过怕到时间就2个人不好找同伴,因为还定了计划想去薄荷看海豚呢

2016-08-01 21:18

引用 米若兰 发表于 2016-08-01 21:18:34 的回复:

哈哈,又看到一个好的酒店查询方式,thanks  酒店我们也是住的COCO,不过没用接送,当时我和老公还有公公婆婆一起去的,直接是找的tutu送到酒店加第二天的环岛 1150P

我其实挺喜欢没有wifi的感觉的,可以放下手机,聊天 听海,躺着就是享受 不过婆婆因为没有wifi一直抱怨说酒店连wifi都没有,好在锡岛很美,这种抱怨很快就没了

另外他们都很爱酒店早上的菲式早餐,觉得好吃。问过酒店里的人,贵一点的房间是有wifi的

看了你们去看海豚的地方也想去,不过怕到时间就2个人不好找同伴,因为还定了计划想去薄荷看海豚呢

回复米若兰:有两个公共区域的WIFI,那栋别墅那里刚好有一个吧,反正有没有都慢。
海豚可以网上寻觅同行的嘛,人多了大家意见不一致也麻烦。我主要是带孩子去的,大人们估计包船出海四处晃晃更开心。中型的船有卫生间(其实就是木板挡个小房间),大船还可以烧烤。

2016-08-02 21:11

引用 perkyleo 发表于 2016-08-02 21:11:47 的回复:

有两个公共区域的WIFI,那栋别墅那里刚好有一个吧,反正有没有都慢。
海豚可以网上寻觅同行的嘛,人多了大家意见不一致也麻烦。我主要是带孩子去的,大人们估计包船出海四处晃晃更开心。中型的船有卫生间(其实就是木板挡个小房间),大船还可以烧烤。

回复perkyleo:我也觉得时间还早,应该可以找的到小伙伴一起,12月份去,应该也会遇到同行的人,如果真的遇不到也无所谓,只要天气好,能看到这样的海豚也是一种享受呢,还有那片浮出来有水屋的沙滩,觉得美得不能行了

2016-08-03 21:50

引用 米若兰 发表于 2016-08-03 21:50:11 的回复:

我也觉得时间还早,应该可以找的到小伙伴一起,12月份去,应该也会遇到同行的人,如果真的遇不到也无所谓,只要天气好,能看到这样的海豚也是一种享受呢,还有那片浮出来有水屋的沙滩,觉得美得不能行了

回复米若兰:你可以尝试去订水屋,当时我还问收费的人要了预定电话,后来忘记存哪里了。我是习惯走一路问一路的,但有时候懒得记录。
杜马盖地官方旅游网站上有介绍,可以查阅下。

2016-08-04 21:32

引用 perkyleo 发表于 2016-08-04 21:32:49 的回复:

你可以尝试去订水屋,当时我还问收费的人要了预定电话,后来忘记存哪里了。我是习惯走一路问一路的,但有时候懒得记录。
杜马盖地官方旅游网站上有介绍,可以查阅下。

回复perkyleo:好的,我多研究研究,还有这么久的时间呢,我还可以再看个2周把东西给定下来,谢谢你的提议~~~

2016-08-04 21:53

请问小汤圆用的全面罩是哪里买的?我也想给我家宝宝买,不知道会不会漏水

2016-08-16 15: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迪卡侬和淘宝都有

2016-08-16 18: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