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以山为名 再回大理(2016年7月大理——喜洲——双廊)

9
小行星-B612 LV.5
2016-07-24 12:36 718/7
  • 出发时间/2016-07-14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4000RMB

2016年7月15日
      如果时间可逆,从夏天回到春天会有多难?从今天回首走回过去会有多难?从镜子里的自己返回照片上的青葱少年会有多难? 
      我不知道,我对答案的渴望比问题本身更伤神。然而我确实做到了一件事,在这个喧腾的夏日里回到大理,而这里确是昨日春天。
      我穿上了毛线外套,在绵绵细雨里将行李和孩子拖拽进古城,没有陌生,倒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和上一次不同,我这回选择的是一家新开业不久的民宅。它坐落在人民路和叶榆路交叉口的一条胡同里。这条胡同虽窄,却是三家民宿的门口。进得门去,庭院不大却郁郁葱葱地生着好多树木,枝蔓任性伸展,在小雨里轻轻颤动,微微发光。院子当中有一株两百年金桂树,密密的桂花生在枝头,洒落石阶,在雨清凉潮湿的气味中又揉进一丝丝甜香。
       可能是新开业不久的缘故,再加上大理的雨季也算是旅游的淡季,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掌柜是个略显腼腆的长发男子,说起话来柔声细语的。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在携程网上号称复式大床房,事实上我不能说它不是,也不得不佩服老板怎么能把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拍得如此高大上。还有,我发现我的房间没有电水壶……这难道是民宿标配?
        整顿一番后(其实就是把箱子打开,把在雨中发潮的衣物铺得满床,像被贼翻过似的),我带着娃去88bakery觅食。上一次来的时候,闺蜜娟也在,现在满街都是她说过什么她做过什么的记忆,深深空白出一块。走着走着就暗暗地想她了,这个地方也想她了吧,店铺里的衣服也没那么诱人了,就连给妞买的肉夹馍也想她了吧。
        午饭吃得饱,加上一路辛苦,回到住处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里全是我对电水壶的渴望。不行,我得去争取,对,管掌柜要去!睡得头痛,我下楼去找掌柜,才发现旅店空空荡荡不见人影半个,客人只有我们母女二人,而掌柜也彻底甩手了。这是什么节奏?
        打电话给这个不着调的老板,电话那头又是那个柔声细语,他要我自己去店里拿,好吧,其实我已经开始独自探索这幢空宅了,这里简约得勾不起我半点贼心。掌柜说他有事在外,我甚至开始怀疑他会不会是在考虑“旺铺招租”了。这个柔声细语的男人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细心,不但忘记给我们配备电水壶,连卫生间的浴液也是他后来偷偷送过来的,房间的插座设计的也很胡闹,总是差一点点不够用,开关也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电视里完全找不到节目,只有一部叫做凯撒万岁的电影。然而,你就是不会和他生气,他温和腼腆地浅笑着,一会儿送你茶叶一饼,一会儿又送来一张很不搭调的桌子,一下又问你喜不喜欢四川菜,其实他家连厨房都没有。
       此时古城的街道已渐渐入夜,空气中有了微醺的感觉,丝丝细雨也成佳酿,店铺门口的灯光变得妩媚起来,酒吧里流淌出声声浅唱,街上多了些旌旗摇摆的心房。我觉得眼睛干涩,灵魂也被那些越发活跃的暗影冲撞推搡,我这个派对终极outsider,早早在幼年就生出老旧的心思来,是个没有故事的老灵魂,还是望一眼苍山,回去洗洗睡吧。
     

2016年7月16日
       窗帘外面的鸟儿和掌柜的猫都叫得放肆,天光大亮,可以去苍山。
       早餐在肉夹馍的店里吃的饵丝,老味道,挺好。我们一路向西,眼望着苍山深情,阳光暖暖地洒在背上竟让人微微发出些汗来。昨天还是细雨绵绵无绝期的样子,今天的放晴显得意外惊喜,这让古城的街巷里又流动起仙衣飘带和婀娜身姿。而我为了上苍山,穿了两层上衣,还在背包里存了毛外套,备着雨伞和雨鞋。我神情是坚定的,内心是笃定的,我对我的正确性是深信不疑的。
       我们从人民路的东段走到西段,又向右步行至苍山门,那里比邻三月街的大门。我们选择在苍山门游客服务中心购买苍山洗马潭索道的全套票,优惠价是248元每人,包括索道上段(洗马潭)和中段(七龙女池),以及天龙八部影视城和往返车票。但我们在这里并不能直接得到门票,售票员要了我的电话和身份证号(可能是为了辨别本地人和外地客的),然后发给我套票和往返景区直通车的验证码,我还是要去景区排队领票的。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不是增加了游客排队的次数吗?(如果我们一开始选择去南门那个比较大的游客服务中心可能会好些。上一次去三塔就是直接在那里购票的,方便快捷。)
       由于时间原因,我们打车去苍山公园门口。我们按照机场大巴上导游金花李的嘱托,打车先问价再上车,这一次20块。司机师傅是个喜洲人,他先是担心今天苍山云雾太大影响山顶的可见度,又担心今天游客多交通拥堵,后来他听我们有去喜洲的打算就毛遂自荐地说包车一天400元,玩转喜洲、蝴蝶泉、周城、双廊、南诏风情岛和小普陀。师傅说得激情,我也有些动心,留了他的电话。可是一想到我们在吃喜洲粑粑的时候还要考虑有个师傅在等待就觉得不够自由,再说一天要玩那么多地方也不够尽兴和自在吧。
      关于再排队的事情的确让人烦躁。到达苍山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四列纵队,我们自作聪明地排在最短的一列,结果被告知网上订票的要排2、3号窗口。那里购买团体票的众多,那架势仿佛是要给全国人民买票似的,就听DuangDuang盖章的声音,却不见队伍缩短。事实上我怀疑如果拿当地人的身份证购票是十分优惠的,据说只要80元,所以会不会存在当地如此这般的“黄牛党”呢?
      好不容易进了景园,还需要购买园内电瓶车的车票,每人20元,也不差这点了。上车要排队,上索道更要排队,这队排得简直是百转千回,让我回忆起迪士尼乐园的经历。不过我们的烦躁也就到此为止,从登上缆车的一刻起,一切都变得值得了。
      缆车每厢可以承载八人,速度彪悍却十分稳健。眨眼间,我们便从地平线上跳脱出来,身后的古城和洱海变得完整而遥远,大地上可以分辨出云朵的形状,此去已不在人间。想那当初嫦娥成仙奔月而去时,这一回眸大概也会如此感慨吧。层叠的林木,山间的幽径,石壁上银色的瀑流,轻纱玉带般的云雾中突现的松柏绝壁,这一切又让我们生出孩童的眼睛和心灵来,小而纯粹,大而无畏。我们在七龙女池换乘另一架缆车,山里的空气已经颇为凉爽,缆车内可以听见风凛冽的长啸,一时间云雾升腾环绕,竟不知身在何处。
        抵达索道终点时,我们已经站在海拔近四千米的地方。在这云上之境,别有洞天之所,时间和季节变得模糊,仿佛梦游太虚。而太虚在下雨,幸好我们的装备齐全,雨伞雨衣雨鞋,可以愉快地拥抱大自然了。至此,我们离洗马潭还有八百多米。在雨中前行,每进一米都蕴含着海拔的提升,很快我们觉得步履沉重,缺氧疲乏,须得且行且休息。我们时时凭栏而立,心里小鹿乱撞(这里步行对我就是剧烈运动),眼里看花看草看风景。苍山冷杉和杜鹃树总是相依相伴,冷杉的枝叶辐射平展,像五心朝天的僧侣,整颀肃穆,墨绿色的枝叶上托着嫩绿的球果,仿若舍利。高山杜鹃此时并不在花期,树枝遒劲,树叶几乎全部密集在树冠,且叶叶向上共指天际。草丛中也尽是风景,时隐时现的溪流汩汩欢唱,一丛丛杜鹃科的草本花都睁着好奇清澈的眼,那黄色的明艳,白色的宛若害羞的铃铛,蓝色的像夜空中的星斗,紫色的仿佛烟花散开。偶有树叶攒动处鸣得一声清脆,枝条一晃,那个身影却不见了。也有胆大的,它突然跑到木板台阶上来,会让你猝不及防。要不是有了这些凭栏处的可爱景致,拾阶而上将是多么枯燥乏味呢,山顶的风景也将缺少诱惑了吧。
        这一路上都建有木质板路,设有分段的游客服务中心提供价格不菲的食物、水,以及御寒防雨的衣物。台阶栏杆处还标注小心路滑和距离洗马潭的米数。前路漫漫,风雨交加,好在有风景为伴,目的地就像是一种奖赏。
        看见洗马潭是从一座模糊的石碑开始的,它是云雾里一汪清池如眼,远远望去居然也能看见烟波之下水纹之中的石子。四周苍山巍峨,烟云飘摇,松柏青翠,杜鹃俏盼,不由得让人心生崇敬,去浊还清,通透如玉。
       从洗马潭向下行有两个选择,一条是原路返回,较近便些,但上行的游客较多;另一条本是专为归途所设的,因旅途偏远些,不被大多数人选择,冷清得很。我们就选择这条少有人走的路。于是时时遁入无人之境,自由得可以身心形肆意解放,可以虎啸猿啼犬吠,可以孩童般玩耍调笑,可以对着红羽黄腹的鸟儿痴颠,可以和花草树木讲话。空寂山间,褪伪存真,太虚之境,无我无他。下行自在,身心愉悦,但回到索道处还需最后上行六百米,此时已经两股战战,归心似箭了。从洗马潭索道下来到中段七龙女池处,风和日丽,雨消云散,归复人间,游客们纷纷卸下雨衣收拾雨伞,在这海拔近三千米的地方休整自己,好像是重新穿回世俗中去。此处有段玉带路可走的,但我和娃果断重新踏上回程的缆车,一路奔着人间去了。
      其实我对天龙八部影视城的兴趣并不大,可是来都来了,且转一转无妨。买了一张喜洲粑粑,又给文买了一只蜂蜜糖浆鸟,暖暖香香甜甜的,就这样轻易地捕获了我们这颗下凡不归心,人间还是好的。
      说起回程,从天龙八部影视城出来有很多黑车私家车的,但是我们坚决抵制。到游客服务中心去,要记得即使之前买过车票的,也要再次确定排号。景区观光车把我们一路又拉回到古城南门,我和文这走过高海拔的人自然也就不差一点平地距离了。晚餐在人民路的一家小店吃的炒松茸,玫瑰煎蛋,油有点大。
      回到旅店已是疲惫,我凡心大动地又跑到街上一家叫做“春在”的店里买衣服,店里的小姑娘随和质朴,我也试得欢喜,满载而归。旅店里的掌柜不在,他的猫躺在红色沙发椅上半眯着眼看我。我毕恭毕敬地好生安抚了它老人家一番,它享受得很,喉咙里呼呼作响,然而我转身离开,它却也没有半点留恋。仿佛它说:你可以宠溺,却不曾拥有。 

2016年7月17日
      喜洲,不只有喜洲粑粑,还有白族的房子。
      我和妞将近中午才得出发(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清晨一只引吭高歌的蚊子,摧人意志于无形,嗓门大且无所畏惧)。我们出得苍山门向右行走到当地的中巴车站,票价每人七元就到达喜洲了。在白墙灰瓦粉荷翠茵的路口下车,可要去往老房子看四方街还要搭乘当地人的电动拉脚去街里,我们两个五元。喜洲的师傅把我们放在了喜韵居(大喜之地,古韵之居),这个是景区,门票每人60元。见我们稍有退意,师傅居然跑去说和,让我们每人40元进门。要我说就应该免费,因为我是天下多么好的顾客啊,在稍后的流程里,我都尽职尽责。
       景区是有金花导游的,她负责讲解白族风俗和房屋特色,还非常热心的兼任导购一职。这雕廊画壁的四合院,三房一照壁的白族特色,以及头顶风花雪月的妹子们都让人满意。而这四合院里的鲜花精油皂和风花雪月四道茶就是我让她们满意的地方。门票里还包括三道茶的白族民俗歌舞表演,歌呢其实是对口型的,舞蹈嘛依我看也不太走心。特别是小伙子们一副自己被强抢成亲的样子,表情阴郁得很,极不情愿。我在下面看得倒是兴趣盎然,专门给那些口不对心的表演对应些搞笑奇葩的背景和后续故事。演出期间主持人穿插地介绍三道茶,并给观众分发品尝。说第一杯是苦的(其实也不咋苦),第二杯是甜的(这是真的,简直就是乳酪加蜂蜜),茶到这里就蕴含了人生先苦后甜的道理了,第三杯是辣的(味道仿佛姜糖水),说明人生总有起伏,道理还是蛮讨巧的。
        从四合院里出来,终于在喜洲买到号称上了舌尖上的中国喜洲破酥粑粑,一人一个就心满意足地直奔着四方老街而去。房子是古老而美的,高高的飞檐,岁月斑驳的壁瓦,不禁让人想象喜洲四大家族当年是何等繁荣的盛况。今天的四方街也是繁华的,但这里有的,大理古城无不更胜一筹。
       四方街外侧停有载客环游喜洲镇的马车,20元一位。天干物燥,口舌生烟,我们也就迫不及待地坐上去歇歇脚。车下有骄阳,车上可听风。马蹄让古镇的街道变得安静,铃铛摇醒过去沉睡的时光,我们的身体和心绪都跟着车子的节拍晃动,慢慢放松。车子会在古老的宅子前面停下来,游客大可去拍照、去触摸、去参观。我们参观了一家秀坊,看了看蚕宝宝是如何变成艺术品的,而艺术美得让人赞叹,价格高得让人咋舌。物件儿上升为昂贵的艺术品,与我而言就犹如昨日之花可以留存心间成追忆;又好比明日之愿只能静守萌发不奢求;如断桥偶遇白娘子,奈何我不是许仙。
       喜洲粑粑多实惠些,还没等吃完,我们就回到大理古城了。
       晚餐在人民路东段叫做“尽善”的白族菜馆用的,这是一家百年老宅,菜做得地道。我喜欢那道白灼笋尖,还特意嘱咐香草柠檬鸡要少油少辣,也是难为白族大厨了。
       在酒吧饭店林立的人民路上,有一家新开的黎家戏院,门面上挂着黄色彩旗,侧面墙壁上画着漂亮的京剧人物。这是一家以白族民间音乐和国粹京剧为主的戏院,每天晚上8:00~10:00演出,每一小时为一场,目前开业酬宾每位28元。我们几乎没等人家“勾引”就主动坐在前排位置,还点了一壶88元的大红袍,要不说我怎么就是中国好顾客呢,主动自愿还不用劝。而接下来的演出就是对我所有付出的最大犒赏,我目不转睛地认为此刻我是许仙。
       首先爱的是白族唢呐,它的声音像彩云之上的雀鸟,时而跳跃时而婉转,又宛若一只妙笔勾勒出苍山洱海间多情的目光流盼,那么明艳清澈,不知揉进了多少金花和阿鹏的蝴蝶泉边。
      这台上的演员各个都身兼数职,吹唢呐的阿鹏唱起民歌来也如唢呐般嘹亮悦耳;刚才还在“南诏奉圣乐”中打铙钹的白族老先生一转眼就整衣危坐地成了“夜深沉”和“万马奔腾”中技艺精湛的二胡与月琴演奏大师。那生花指法妙不可言,那眉宇飞扬不可传说,观众的目光恨不能化作他们手中的琴弦,而心房早已被大师带入满台满园激荡叠拓的声之海乐之潮中。曲毕而乐犹在,宛若潮退而心已沁。真真要绕梁三日,余香久存。
       早闻北京茶馆的功夫茶道,可应了百闻不如一见的话。当小师傅人壶合体地在你面前辗转腾挪却滴水不漏时,你就知道一切镜头都是浮云,演出还是现场的好。节目愈加精彩,犹如海浪的最后一击,压轴的是帅哥表演变脸。明明近在咫尺,我甚至可以看得见脸谱后面的呼吸,可是依然参不破那幻化的奥妙。我,目不转睛,认为自己是许仙,醉许仙,因为身边一切美好得出神入化。
        夜已深沉,唢呐渐远,月琴收声,黎院应眠;而苍山脚下,洱海之滨,月光皎皎,一切刚好。
       

2016年7月18日
     今天浪在古城里。
     上午九点钟走在大理古城人民路上,许多店铺还没有开张,老板和他们的猫猫狗狗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路上多是刚刚抵达古城的外来客,一手拖着箱子,一手牵着爱人,满脸疲惫和兴奋地探头探脑。古城每一天不知要接受多少这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人潮,送走时他们全然有了酒吧街的灯火、扎染的蓝围巾、肥肥大大的衣裙,全都给自己的灵魂刷上古城的色泽,全都增添了欲言又止的情愫。然而,古城就像一个以礼相制的男子,来则来吧,去也去吧,与我何干。
     人民路上有一家叫做大秦的小店,主要经营的是咖啡奶茶面包还有一些杂货。老板是个西安人,养了女儿和两只猫,蛮健谈的。他说这店以前多是些外国人光顾的,现在大理古城的房价涨得吓人,店铺一年的租金要十几万,能回本就不错了。很多外国人也不是什么本国的富户,支撑不了这边的生活费就都跑了。老板来大理古城已经五六年了,他说本地人都去了下关城里,把自家在这里的房子一次性租出去几年,所以这里的店主多是来自各个城市的外地人,而本地人却进城了,真是有趣。是啊,大家都觉得真正的生活在别处,我不也是吗?大秦店里还为一个叫做空雨的音乐人代卖光盘,光盘是黑胶的,非常考究。我前几次路过这店门口的时候也听到过那音乐,空灵悠远的古琴声,很动人心弦。老板挺热情地为我介绍,又放音乐给我试听,除了古琴还有排箫、钢琴和吟唱禅音。这是美好的东西,理应支持的,我买了四张,老板又做主优惠了我一些,大家都满心欢喜。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大秦老板家的牛奶真的香醇好喝,让人回味。
     早餐就是我买的面包牛奶和在人民路集市上买的水果。其实街上还可以买到馒头包子的,如果去集市上买菜自己做,吃饭的成本也不贵的。在集市上,我看到有各种蔬菜,菌类,鱼肉一应俱全,想着当年写出《离开北京大理》的小夫妇应该经常光顾这里吧。
     街道上猫猫狗狗很多,猫咪一般都盘踞在主人的店里担当吸引客源的活招牌(有几个像我们旅馆里的猫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和掌柜一个德行啊,它主仆两个也不知谁拐带了谁),狗狗呢就大小不一地活跃在马路上,有一条梗犬总是在觅食,站在买肉串的地方等恩主施舍,也有客人带犬只逛古城的,一会儿主人拖着狗,一会儿狗拖着主人。最多见的还是贵宾和蝴蝶犬,好似一根根肉肠在行走。这街上有拉泔水的三轮车,车边拴着一只蛮凶悍的狼犬,每次走过时,那些小不点的梗啊,贵宾呀就叫得欢实,还跟车边追边吠出去好远,然后再胜利般地摇着尾巴颠儿回来,继续乞食的乞食,睡觉的睡觉,装疯后再卖傻。
     我们今天去逛洋人街和复兴路。住在人民路以后就觉得人民路好,原汁原味地有趣,张口闭口地开始说“家里还有桃子吃,回家睡觉啦”云云的。
     上次已经去过复兴路南段的五华楼和大理城墙,记得那天风大得可以把我和闺蜜娟从城墙上吹走。今天却半缕风都没有,游客也就多些,各自凹造型,我权当故地重游给妞补上这一课。
     黄昏在拥挤的人群中降临,我们兜兜绕绕地又回到人民路上来。昨天的黎家戏院又要重新拉开帷幕了吧,那摆弄铜壶的小伙子正坐在二楼的窗台上,演出服还是那件蓝色底的。街道两旁的酒吧也开始亮起嗓来,吉他和鼓手,摇滚与民谣,门里的灯光是红红绿绿的暗,门外早有相望的姑娘。摊位上滋滋作响地烤着香肠、炸鸡排和肉串,妞也买了一串,高高举在身前仿佛入夜的门票。
     只听说有得密集恐惧症的,但我总结我的症状是入夜繁华派对抽离症。越是热闹的地方,我越是觉得异常突出地站在人群的荒野里,浑身不自在,有一种我非族类的无奈与无助。还是无所谓吧,我也许只是没学会放纵。
明天要早起,去见双廊

2016年7月19日
       能睡懒觉,也能起早。我们利用金花李提供的大理旅游微信号在网上订得早晨8:30去双廊的车票。早晨六点起床,步行由洱海门出,向北行至风花雪月大酒店门口,在游客服务中心用验证码兑换车票,如今这套流程我们也用得熟门熟路。
       可能是时间较早,一路通畅无阻,到达双廊时只用了50分钟。记得上一次是四月份来的双廊,那时就像相亲时一见钟情似地定下有生之年必再来相见的盟约。满心都是小巧的店铺,氤氲的山影,如海的湖。然而,有时人生真的只若初见的好。还是那条街道,可我们现在仿佛置身于施工一条街,滋滋啦啦的电焊声,到处堆积的木条,被推倒的旧房,依然缺东少西的酒店骨架,这让记忆里的爱人面目全非。在这条从北段通向码头的必经之路上,饭店的厨娘们开始准备一天的伙食材料,洗菜水就泼倒在路面上,我们要小心踩过去;前头走路的老大爷拎着一塑料袋鱼杂碎,袋子密闭得不好,我们的道路上又多了血迹斑斑的标识。这条路既不是步行街,也没有行人路,事实上我们被各色车辆的高音鸣笛吓得到处腾挪,这里面有景点观光车,有租借的电动车和自行车,以及当地人家的送货车和游客的私家车,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走路了?!而那些记忆里美好店铺似乎也少了很多生气,有的根本就没有营业,生意冷清得很。
       这条路今天显得是那么的漫长和坎坷,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码头,忙去换南诏风情岛的门票。
     岛与陆地的距离其实非常近,仿佛100米冲刺就能到达,可是无奈有水相隔,又需排队上船,然后船一调头就到了。在网上查了一下,有人说这岛原是荒的,因此风情二字也是人工所为。有些道理,从人造海滩到南诏行宫(有铝合金门窗的),无不提现了模仿不到位的无奈。倒是有几处竹子不错,还有看到一位美女凹造型掉进浑浊的水池里时觉得这门票还值得些。
      在双廊,如厕难,难于上青天。所以一定要做到少喝水,能维持基本生存需求就可以了。首先在街道两段有公厕(车站那个就是个噩梦,不推荐),遇见千万不要错过,否则你也不要老想着喝这个汁饮那个奶的。走在街道上,如果不是去大一点的饭店吃饭时,顺便去卫生间,人家也不乐意我们也不好意思去借厕一用。中段有个公厕,但是和这左邻右舍一样“正在维修中”。后来我们在一位本地人的指引下找到一处“私厕”,一块钱一位,收钱的是个十分高寿的白族老太太。这私厕生意不错,有人排队,还有客人是给“导购”过来的。
       爱之深责之切,我这个中国好顾客也被伤了心,黑化起来。我们从早晨9:30到达一直到下午4:30离开,我几乎把整个白昼都托付给了双廊,可是离开时再也没有上一次的眷恋。
       玉玑岛应该是个高规格住宿观海的地方,有杨丽萍这个美丽的邻居在,一切都应更美,但通向玉玑岛的路很窄小拥挤,这让已经疲惫的我们望而却步。不去了吧,美丽的孔雀需要仙界般的宁静,孔雀在人间就好,我们不便打扰。
       双廊,你不会也不应该是复制粘贴的拙劣版大理。请给孔雀留一个家,请因你是双廊而美丽。 

2016年7月20日

       青染布衣风吹斗笠闲
       缟素墨碧雨落杜鹃艳
       灯暗星月酒迷路人眼
       歌软流年泪洒霖铃散

       巍峨问天
       蝴蝶眷恋
       以为缱绻依然

        若海流盼
        画壁诉愿
        望尽飞檐千年

        莫要妄言
        莺燕本来情思浅
        莫道云烟
        山寂岁长锁空眠

本篇游记共含8784个文字,3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是太精彩了,先收藏,然后再细读!

2016-07-25 13:36

谢谢,喜欢就好,偶很高兴呀

2016-07-25 20:28

感觉看的是杂志专栏呢!高考作文分肯定不低吧!有你这样的文字,我该怎么写呢

2016-07-26 07:5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小赵赵 发表于 2016-07-26 07:56:01 的回复:

感觉看的是杂志专栏呢!高考作文分肯定不低吧!有你这样的文字,我该怎么写呢

回复小赵赵:让人家开心得不得了:)

2016-07-26 14:03

引用 小行星-B612 的图片:

好角度

2016-07-27 13:43

这是我的台湾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537980.html,帮我顶一下哦,谢谢

2016-07-27 13:45

才女啊!

2016-08-05 21: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