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澳洲中部之旅——纪念我的三十岁

19
二月一 LV.8
2016-07-24 19:53 365/3
  • 出发时间/2015-07-15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写在前头

而立之年,我没有忘记那些自小的理想,很多苦于无力付诸于实践,任其由岁月冲刷,然而有些却如雨前种下的故事,雨后它独自生长,全因为我脚踏在这片南半球的土地上。

拽词过后,行程如下:
Virgin AIrline 飞机从阿德莱德到艾利斯泉 (澳洲中部,北领地),下飞机在艾利斯泉的机场租车 Budget Car Rental,夜宿 Caravan Park 房车公园 Power site or Unpower site,全程露营 (两个零下的睡袋 Down Bags),餐饮自理 (香肠、意面、土豆、洋葱、罐头之类)。

主要目的地:
1,East MacDonnell Ranges 一天,算是试试车。
2,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 三天,两天在Uluru,一天在 Kata Tjuta。
3,Kings Canyon 一天,慢慢走没有遗漏,大概十来公里。
4,Rainbow Valley 在回艾利斯泉的路上,去过的人很少,可说的很多。
5,艾利斯泉,一个澳洲中部的主城,除了补寄,我花了些时间看动物。
6,West MacDonnell National Park 五天,几公里一停,了解澳洲沙漠生态的入门级场所。

写给也想这么玩的朋友:
1,澳洲认可的驾照,或国内驾照附带翻译件。澳洲中部人烟稀少,偏远地区设施不足,玩的地方相距较远,公共交通无法满足游客需要,综上,租车自驾是上策。
2,食宿选择较多,Motel,Hotel, Hostel,Cabin都比露营舒服,如果打算把主要时间花在玩上,同时有机会闲聊一些澳洲和国际友人,露营便成为性价比高、且增加阅历的好方式。
3,旅游攻略在网上很全面。个人建议,以官方的、英文的为准,每个人兴趣不同,走的路线自然也不尽相同。
4,英文对话是必要的。入住时候需要登记,时不时在各种英文网站上预订,需要用电话确认,餐馆点餐、问路问天气等等。
5,其他一些来澳洲的常识,譬如左侧行驶,原住民的一些文化符号等等,个人功课。

East MacDonnell Ranges

麦克唐奈尔山脉,长约644公里,分布于艾利斯泉东西两面,多山间和峡谷地貌,以其丰富的生态和原住民文化而闻名。东面自然叫东麦克唐奈尔山脉。开发的不多,一天时间可以对东部山脉有一个整体的印象。

飞机快要降落时的抓拍,为这个中部之行定下一个色彩的基调。

Emily Gap 城东的第一个山间。清晨,土地和空气都是凉的,三三两两的游人在山间中游走,大家都蔫声细语,融入着这片淳朴的宁静。

Trephina Gorge Nature Park,东部山脉的一条峡谷地带,距城70多公里。在山崖边上走,只记得我很激动,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叩首。

Trephina Gorge Nature Park。逐渐走在山谷的尽头,远望时身未动,心已远。

Trephina Gorge Nature Park。从谷底走回去,细细的白沙,在这样的沙漠地带不知道几时可以得到水分的滋养。阳光晒在头顶,从心里暖洋洋的。

Mount Gillen,城边上的一座小山坡。夕阳将至,我们在半山腰上任由一波波的旅客超过。我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想尽力把周遭的一切收入囊中。

Uluru

乌卢鲁,意为"土地之母"。一个大型砂岩岩层,高863米,由于形成乌卢鲁的砂岩含有较多铁粉,氧化之后的铁份呈现红色,使得乌卢鲁呈现红色外观。原住民在距今1万年之前已经开始在乌卢鲁一带居住,是自古是他们的心灵圣地。

Uluru。车行400多公里,安顿好后,我们立即冲向这里,观景台之后几百米的地方,车子扔到路边。隐约能听见些风声,自然在歌唱,我们在聆听。

靠近些,几乎见不到游人了。

那一刻,我记得内心好像在呐喊,我到了。

我仿佛走在这片土壤勾勒的梦中,不同于梦,它有触感,真真切切,脚踏实地。

近 Mala Car Park。并肩于梦中。

许久,转身,遥望到天边的 Kata Tjuta 。

第二天,艳阳高照。我们做着大多数人都会做的绕山。

我总想接近它,它壮阔的色彩在这片并不富饶的红土地上显得那般安详。我慢慢地踱着步子,没有礼拜,没有屈膝,但感觉好似虔诚的信徒,甘愿被它拥入怀中。

踏实,是我脚踩在上面的第一感觉,好像不论多陡峭,脚都可以牢牢地抓住它。

周边的碎石,或大或小,点缀着这片并不贫瘠的土壤;零星的树丛,或近或远,为过去和将来的生灵们提供着庇护。

走到背阴处,沿着小径,近处有岩画,有溪水,尽显它温婉袅娜的一面。

书归正传。前一会还有些忐忑的我,这会在半山腰心满意足地享受着这份大自然馈赠的乐趣,攀登 Uluru 。想起一位登珠峰的人说过,“不管你是年老体衰还是营养不良,最终登顶需要的东西只有一个,Sheer Will 纯碎的意志”。当然珠峰和这个小石头不可同日而语,但意思却异曲同工。

换句话说,爬这个石头还是需要一定的体力和意志。因此眼下这条铁链就变得至关重要了。当然万事都没有绝对,我们就眼瞅着一个老外离着铁链远远地两步并一步迈着往上走,而我们依然是咬着牙,蜷着身子往上挪。

又爬得高了一些,可以清晰地望见几十公里外的 Kata Tjuta。

看得着顶了。其实这是我们在下去的路上,遇见的一家几口。小孩从这个岁数就接触相对深度的户外运动,让我着实羡慕,回想儿时连一周一堂的体育课都时不时被主课替代,甚是愤慨家乡的教育。

其实上下的路都多多少少有些挑战,视觉上有些坡度让人望而生畏。

我偷学了超过我们的两个人的下山方式,背对着前进方向,感觉几步就快到底了。

一屁股坐到一个板凳上,解开外套,脱了鞋,得意洋洋地看着上上下下的人们,带着那种典型的“ Been there, done it” 的窃喜。

又是一个橙红色的黄昏,感觉无限接近这片天地。

我好像已经很熟悉这里,一种陌生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晚安。

Kata Tjuta

卡塔丘塔是澳大利亚中部的一组巨岩,最高处的海拔高度是高于海平面1066米,相对附近地面的高度则是546米。

记得山间有溪水,有依水而生的植被。有水就有镜面,默默地寻找了一会,叫你转身,留下一张美好的人影倒影。

Valley of the Winds,风之谷。旧闻大名,期待甚多,短短几公里的绕山,我觉着意犹未尽。

其实包括 Uluru 在内的这几块岩石,裸露在地表之上的只占总体积的一小部分,打个比方就像海边玩沙子,只露着脑袋。

由于身处山谷,地势起伏,沙漠植被、裸露岩层由近及远,和谐而安详。

接近一个谷底,静静地聆听自己的呼吸和脚步。

妙趣横生的林荫小道,我快走出视野了。

我固执地以为这里就是风之谷,你可以看,你可以听,好像各种感官都被唤醒了。

山谷之外。

光影相伴。

我很小心地踏入草丛,按下快门。光线、构图、或内容最终都无邪地凝结于时间这个概念上,化成我们的记忆。

略掉一些色彩,净化出澳洲沙漠的一些基调。

Australian Landscape。我有意无意间看过许多以澳洲风景为主题的油画或水粉画,随着我亲历的多了,也越来越体味出它其中的味道来,有点接近中国人之于绿茶,个中滋味若不是当地人则很难领会。

Kata Tjuta 得意于它的线条,它的婉约。

冬季的沙漠,树上还残留着盛开的痕迹,夕阳中微微摇曳。

前人播下火种。

夕阳中的 Kata Tjuta 证照,游人开始多起来,也正是我们离去的时候。

Kathleen Springs

也是一处山谷,因有泉水而得名。

这是去 Kings Canyon 路上的一处驿站,我们帐篷扎在一个农场上,登记之后,一个骑着 Quad bike 的亚裔小伙领着我们进入营地。

国家公园里不许拾柴火,我知道,但这里好像不算公园了吧。

沙漠地带的许多干花之一,色彩和背景很和谐。

野生小瓜,拳头大小,有人说人吃了会闹肚子。

Pyromania,意为那些对生火或火焰情有独钟的人们,我们这刚好有这么一位。

Kings Canyon

国王峡谷,很多岩壁边缘距底部约100多米高,路上听人说很多年前有人掉下去过,我们走了走发现不是没有可能。

先是谷底的国王溪,两公里来回,风景怡人。

谷底仰望岩壁,脚下的碎石很容易松动。

国王溪早已干涸,树干如月光般皎洁。前后游人都很多,操着各自家乡的口音,嫣然把这片荒芜的山谷变成了繁华的市井。

老少皆宜,实则不尽然。我们路过时朝他们微笑,小的那个哭哭啼啼的,他爷爷说他已经 wear out 了,可以理解成报废了 :)

沿着栈道往山崖上爬,回头依然可以看见来的方向。几分钟前的我们,变成眼下蚂蚁般大小的游人,视角不同,世界也自然不一样。

上到相当于一个平台的地方,我抖索了一下精神,爬上了几个石头堆上,每个又都有各自的小平台,层层叠叠,妙趣横生。

这样的沟壑触目皆是,里面或许是鸟类和爬行类的栖身之所。

岩层由于组成和成分不同,呈现出多样的色彩,镶嵌以墨绿的灌木丛,洁白的枝干,直让人感叹大自然的奇妙。

国王峡谷的核心区域,可以遥望对岸的人群,同样没有任何安全护栏,自由。

爬石阶,望远景。

对面100多米高的垂直悬崖,人们在它的边缘漫不经心地享受着各自的旅行。我不禁猜想准有不知深浅的人坐在崖壁边上自拍,时刻准备投入大自然怀抱。

层层乌云迫近,抹去了天然建筑的光鲜,透出它本应有的些许险峻。

应该是国王溪的上游,名字取叫伊甸园吧。

换我站到这片垂直崖壁的边上了,心里本没有恐惧,都是他人催生出来的。好在有他人在。

转出山谷,来到另一面,沿着山腰的植被带,缓缓下行。

与谷底的树相比,它是孤独的,但谈及见闻,它又是富足的,一得一失之间,我想起了我。

Rainbow Valley

彩虹山谷,位于艾利斯泉南75公里处,入口在高速路上,途径都会看到。官方建议四轮驱动车,因为短短几公里的泥土路容易打滑和陷轮胎等。景区内有基本的露营设施,如场地,烧烤,卫生间等。

我们租的是普通小车,但去心很坚定,所以一路上无论千难万险都皱眉停过。末了,这是我们的收获。

动一动手指,相机

绕到山后,有几块小石头,形态各异。
这块有让你想到什么吗,我想到了鹰。

我想到了熊。

Alice Springs Desert Park

回到城里,休整一天,去看了城边上的动植物园。

这个动植物园依山而建。

鸟类展示我们看的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都能学到好多新东西,当然娱乐更重要,让我怀念小时候的耍猴艺人们。

干花。

Standley Chasm

Standley Chasm 是West MacDonnell Ranges 众多景点中的一个,私人拥有。Chasm 可以理解成山间的一种裂隙。

裂隙在前面不远。

West MacDonnell Ranges 西部山脉这边的地貌和地质形态跟其他地方有很明显的不同。我沿着澳州中部最著名的徒步路线,不由自主的爬到一个小山坡上。

Ormiston Gorge & Glen Helen

这两处均为西部山脉的两个山沟,有山有水,有 Wallabies 小型袋鼠,这附近的属于那些喜欢在岩石上跳跃的,很容易看到。

Ormiston Gorge。拨云见日,山水相映。

这类的景象属于West MacDonnell Ranges 西部山脉典型的地貌特征。

Glen Helen。我们扎营的地方。时值冬日,有个洋人掉到水里游泳,上岸后叨咕着:“I had a swim” (我游过了)。

芦苇飘荡,略显沧桑。

Glen Helen。我们忘不了那只 Gala (澳洲鹦鹉,粉红肚子),飞到我肩上,挂在我书包上,和蔼可亲;转身就叨了你一口,之后被轰走,隔天见我们就咆哮着跑掉。

Redbank Gorge

Redbank Gorge 山谷是著名徒步路线 Larapinta Trail 的最后一天,重点的 Mt Sonder 是West MacDonnell Ranges 标志性地标,我们尝试着走其中一段,简单收获一些乐趣吧。

露营边上的小山披着朝阳,很多帐篷里还鼾声如雷。

Mt Sonder 在远方。

Mt Sonder 感觉咫尺之遥。

在干涸的河床附近,我们路过这些打算走 Larapinta Trail 最后一站人的营地。

Ochre Pits & Serpentine Gorge

又是西部山脉的两个山沟,各有特色。

首先,Ochre Pits 大意为天然颜料采集场,为原住民古时候绘画记录所用。我亲自取了一小块彩石试了一试,很像粉笔,色彩落在其他石面上很鲜亮。

登高远望西部山脉。

Serpentine Gorge, 幽静的池水是游人和动物们夏季纳凉的不二去处。

公路旁,我不顾一切地冲向石堆,想看看它后面的风景。

另一面。有些讽刺,我们长时间行驶在各自的公路上,走偏了会有人谴责,停下来会有人催促,于是我们敢早敢晚,好像路指的方向就一定是我们的轨迹。

我觉着我们赶得太急,遗落了太多,失去的可能都找不回来了。是时候慢下来,时不时朝窗外张望一下,看看世界的另一面。

世界的繁华远不止于都市,远不止于账面,远不止于想象……而在自己的脚下。

Alice Springs Reptile Centre

爬行动物馆

它是软的。

它咬人不疼。

它是活的。

写在后面

我有好多小时候的照片,穿裤子的和没穿裤子的,那些在我的头脑里没留下多少光影痕迹的瞬间,都欣慰地被这些胶片冲洗出来的相纸娓娓道来,那些是属于我们一家人的甜蜜时光。

我有好多小玩意,留下的和没留下的,那些跟不同年代的我擦肩而过的物件,无一不讲述着一个平凡家庭中成长的男孩的繁复琐事,他们承载着我在逝去岁月中的酸甜苦辣。

我脑海里珍存着好多场景,模糊的和不那么模糊的,有些在尘世的变迁中早已失去原貌,但丝毫不影响我对那些生活片段的雕琢,时不时翻出来回味一下,心中仿佛在默默吟唱。

我眼中有着一个舞台,来去匆匆的人们和他们平淡无奇的桥段,故事像一个个被种下的种子,独自生长,开花结果或半路夭折,然而在我自己眼中他们都或多或少地撰写着我的过往。

我心中惦念着很多人,回去团聚的,期盼重逢的,有些见了面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但形同路人,有些见了面可能都叫不出名字但瞬间仿佛置身过往,有些见了面一言未发却思绪万千甚至心如刀绞,有些则不怎么有机会会见到了。

我去过很多地方,照了很多相片,买了很多小玩意,目睹了很多世人上演的各种故事,接触了大千世界形形色色的角色,我知道我会去更多的地方。时光荏苒,那些我记得住和我渐渐会淡忘的一段段旅程,像一条条温婉的旋律时常在我耳旁响起,提醒着我,往哪走是家。

本篇游记共含5570个文字,9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7-25 14:54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2016-07-25 16:26

楼主这样边走边思考的人真的很棒 请问可以有幸加您吗 我微信18043197681  谢谢您

2016-07-25 16:4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