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龙泉寺——我从未触及的佛学世界

  • 出发时间/2016-06-04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龙泉寺不知道什么时候“火”了起来,被大家传的神乎其神:出家人学历最高的寺庙、科研实力最强的寺庙、扫地僧点化微信之父张小龙、贤二机器僧,这些都是它的标签。龙泉寺到底有多牛:禅兴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贤兆法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贤威法师,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启法师,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贤庆法师,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等等。
因为好奇,又得知龙泉寺有义工活动,于是就报名参加了“周末心义工”。

龙泉寺在北京海淀区西北边的凤凰岭,离我很远,倒地铁倒公交需要将近两个小时。

我们在山下集合,看来“蓝格子”男孩来的挺早,需要注意的是来寺庙必须穿长衣长裤,那天是已经开始炎热的6月4号。

朝山

没有想到的是第一项竟然是“朝山”,我以为只是简单地走上山,然而却是真真的让身体贴近地面。我环顾参加义工的人,那些明显只是来体验的女孩子也很认真地加入了进去。更让我惊讶的是,“蓝格子”男孩竟然有出家的想法,一个九三、九四的北京男孩竟然要出家!
朝山:以跪拜﹝三步一拜﹞方式朝礼圣迹。

我反复向他确认“你不是因为什么事想不开才要出家?”,他很淡定地回答,“不是啊,我就是对佛学很感兴趣,自己研究了两三年了”。这对我来说简直开启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我从来没有触碰过的领域。如果没有之前的西藏之行、没有看过'磕长头",我不敢想象这样一群生活在我身边的人在我面前匍匐在地的画面。

双手合十分别在头顶、嘴巴、心脏处停留,这就是“身口意”。
在佛教中,众生的所作所为被归纳成“身、口、意”三业,而佛教的戒律就是为了防止三业造恶。

“佛串”男孩,他也比我小好几岁,之前皈依过,是个在家修行的居士,曾经在寺庙里修行过。
我才知道皈依并不代表就是出家了,而是只是成为佛教信徒,可以在家修行也可以参加佛事活动。

总距离走路不过十几分钟,这么一跪三拜下来却用了一个小时,炎热的夏天汗流浃背,膝盖也跪红了。这让我思索一个问题:是不是当你的身体在承受一定的苦的时候心灵就会得到升华?

这个小门就是龙泉寺的正门了,千年古刹可见一斑,龙泉寺这些年修建了很多新的工程,所以“门牌虽小,内有乾坤”。后面的山体整体看来像一“卧佛”,环抱着整个龙泉寺,这也是罕见的。

只有出家人才能走正门,其他人只能从两边的侧门进出。

经过金龙桥至天王殿,算是朝山完毕,在佛教里一般做完功德都要“回向”:将自己所修的功德,‘回’转归‘向’与法界众生同享。佛学里讲的自己所做的事都是为众生的而不是为个人,这样才能积功德。所以在家里“干活”只是为了自己,而在寺庙完全是为了他人,这就是在寺庙修行和在家修行的不同之处。

继升塔:继升和尚(辽朝)是第一代住持,传说继升和尚经常在继升塔练功,多次看见赤链金蛇在陪伴相随,龙泉寺因此而得名。

周末心义工合影

佛教里男性的地位比女性高,所以所有排序都是遵循男众在前女众在后,合照也是。有几个佛教常用语,无论男女老幼都互相尊称“师兄”,见面很高兴说“欢喜”,有同感、喜欢说“随喜”,感谢说“感恩”。

用斋

“用斋”,吃中午饭说“午斋”,用斋有很多规矩,比如碗要像图所示摆在桌子边沿上,这样以便“过堂”人(专门分饭的人)好盛放;用斋期间要“禁语”,所以吃多吃少都有固定的手势,比如一点点就用大拇指放在小指头第一个关节处;吃饭前念“供养揭”;筷子和碗不能碰出声响;不能浪费食物;用完餐后还有一个“水行"——将温水倒在碗里,连剩饭剩菜一起喝下,这样碗里就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了。

平时吃饭总是剩下的人,到寺庙里随着一起用斋绝对可以治疗浪费癌,当你看着那些并不是僧人的人都那么努力的在不浪费,不小心掉在桌上的一粒米都要捡起来吃掉,一顿饭下来不会剩下任何东西,甚至碗都像洗过一样,你就会震惊了,然后惭愧了。所以,佛教里说的是:本来修行是不应该吃饭的,但是不吃饭会得病,吃饭就相当于吃药,所以无论好吃不好吃都要吃。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挑食了呢?

碗也是我们自己洗,这个大盆里放的是一种植物的清洁粉,是黄色的,素食的碗可没那么脏。

出坡

“出坡”  就是干活,下地劳作的意思。我们分成两队:一队人去山上清水库的淤泥,一队人在院里做手工。

龙泉寺到处都是义工,涵盖各个岗位,比如食堂、漫画组、计算机处、图书馆,所以龙泉寺那些让人惊讶的成绩里自然离不开各行各业义工的奉献。

看似简单的串香包、编金刚结,正午时分困意来袭,顶着炎炎烈日,里面长衣长裤外面还套着“义工”的黄马甲,已是湿透衣背,这也是一种修行。做好的香包和金刚结是用来端午节法会发给信众的,不知道自己做的香包能够到达谁的手中,想想也是一种因缘。这个时候就可以说句“随喜”啦。

相见欢

这位师兄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的,是一个虔诚的信佛者,后面大家互相介绍才知道还有一个从上海过来的,他俩并不是一起的。

我其实是抱着“玩”的心态过来的,出于对龙泉寺的好奇,出于对做义工的好奇,听了他们的介绍,才知道这里面不仅有修行很久的居士、有参加两次的一位大姐(义工要报名,新人会优先通过),有远道而来的、有周末没事就上山的、有造诣很深的,想想我都有点惭愧,可能是我不信佛吧,他们已经到了另一个层次了,会很乐于去帮助他人、凡是都先想着别人、淡定、温和。在他们眼里,佛教是智慧,是大智慧。

这位师兄称为“护持”,是这个活动的带领者之一,他们都是参加过很多次义工后发善心成为组织者,并没有任何报酬。

图书馆、贤二

参观图书馆。龙泉寺有自己的图书馆,这就够大家赞叹的了,更不用说那些具体数据了。

“贤二”是龙泉寺自主研发的机器僧,那天他参加活动去了并没有看到他本尊,我们集体看了贤二的动漫,影片用简单、幽默的方式让我们在笑声中就轻松的懂得了一些道理,另辟新意,活泼有趣,通俗易懂。

挂单

“挂单”就是在寺庙里住宿,免费的。龙泉寺有自己的“挂单系统”,是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的贤信法师自主研发的,贤信法师也是龙泉寺的信息技术组发起人。

山上水库在清理淤泥,寺庙里用水紧张,所以水池里会放一个接水的盆,厕所也会放一个大大的污水桶,以便水可以二次利用。晚上洗漱的时候,刷牙时我并没有用脸盆接住水,被老的师兄善意提醒;当我像往常一样在洗脸的间隙没有关掉水龙头的时候,旁边的老师兄急忙很怜惜地把水龙头关掉,当你看到他们那种“罪过”的表情时你就不会浪费了。我再去观察他们,他们把水开的小小的特别爱惜,厕所即使可以用“踩踏”冲水他们也手动打脏水冲,老师兄并不是年纪大,可能只是比我多几次上山,他们和我们一样,并不是寺庙的僧人。

第二天

寺庙的僧人每天三点多就要起床诵经,佛教讲少睡,他们晚上九十点睡,凌晨三四点起,更有甚者修行不睡的。
我们并不和他们一起诵经,所以我们可以晚起,四五点起床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难得的体验,此时的凤凰岭上伴随着隐约的诵经声,太阳升起,所有生命苏醒,小狗伸懒腰,鸟儿歌唱,好不祥和。

行脚禅

至“大地心”行脚禅
说通俗了就是在菜园子里走路,这个菜园子不知道又有多少修行者在里面劳作过,干干净净,几乎找不出一颗杂草。
行脚禅,动作要领我就不讲了,主要就是要慢,在慢中去体会,让心慢慢静下来,当你把所有的注意点都放在脚上的时候,你便心无旁骛了,越走心越静。

出坡

寺里的活动很多,有接待,我们本来的抄经活动改成了出坡。所以这样看来当和尚也很不容易啊,吃的那么素还要干这么多活,还要把干活当成修行,然而就算是清华、北大博士、研究生法师们也是在干这些活,前一晚组织我们看龙泉寺的纪录片,里面就讲到了这个问题,这些高学历的僧人并不是就只要干他们的“高端”的活,其实事无巨细他们都在身体力行。

“护持”们很重视大家的想法,一个活动结束都会坐在一起交流讨论。前一晚看的义工拍的影片大家都被感动到哭,交流的也很深刻。
其中就有一个说法:出家是不孝吗?出家人要在寺庙修行不能回家,也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难道不是不孝?
我听到的佛教解释是这样的:出家非但不与孝道相违,而是更深层的孝,更长远的孝,是大孝。孝的内涵包括两层:一是对生前的照料,二是对死后的超度,而后者正是出家修道的意义之一。佛教讲究的是三世,不只是看到今世,还有下世,出家在寺庙是为父母修福报。
“惟我释子,以成道利生为最上报恩之事。且不仅报答多生之父母,并当报答无量劫来四生六道中一切父母。不仅于父母生前而当孝敬,且当度脱父母之灵识,使其永出苦轮,常住正觉。”

还有人说的体会是,山上就像一个社会主义社会,根本就是有钱花不出去,因为都是免费的。金钱是万恶之源,没有了这一恶,人们也就和谐了。

唯一一张出镜照片,需要解释一下。我是站在一层楼高的透明玻璃板上打扫卫生,把在边缘的洒落的果子扫起来。顺便说一下,山上有好多蓝莓,佛教讲“三宝”,就是在寺庙除了自己其他都是宝物,所以不能摘着吃,却喂饱了山上其他生灵。

好呢 为什么我总是不在镜头里 因为我就是那个拍照的人 (一部分出自另一师兄之手)

信佛的人都很“随缘”,说来也巧,以前科室的病人,虽然有我的电话却从来没有联系过我,我在山上那天她却给我打电话了,偏偏她还是个信佛之人。

显而易见,我并没有证实龙泉寺的各种传言,也没有见到方丈学诚法师,有这一路的感想不就已经内心充足了么。不过也请大家放心我不想出家,只是接触了一点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认识了一些善良的人,之所以在蚂蜂窝这个平台发表,实在是因为有账号好编辑,当然,龙泉寺善于借助现代科技的力量把佛文化更好地普及,所以我在网上发表一篇体会也没有过错吧。

如果有人问我这个义工值不值得去,显然这已经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其实大部分人上山都是为了信仰,他们信佛懂佛,如果你是看佛教如迷信的人的话你是融入不到他们里面去的,对于不信佛的我来说,即使我本着一种尊敬的态度我也理解不了他们的一些想法。
如果你是想去看学诚法师、想被点拨,那估计会落空,学诚法师很忙,就像一则故事里说的:一位僧人终于见着学诚法师,激动不已,学诚法师却只说了两个字——”幻象“,他的意思是:我存在于山上的一草一木中,你怎么就没见过我呢。

现在的方式是,见不到学诚法师可以加他微博呀,他的微博被翻译成八种语言发行,每天都有回复网友的开示,还有”贤二“的公众号,你不仅可以和贤二文字聊天还可以语音聊天,贤二会用他可爱的声音说”我师父说.....“

本篇游记共含4105个文字,7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