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法兰西行纪——2016,记第一次西欧行(五)

18
大寒 (西宁) LV.13
2016-07-24 23:47 207/4
  • 出发时间/2016-06-09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五、古典与浪漫,何为巴黎


      法兰西第5天的旅行继续在巴黎。看过了欧洲杯的比赛,有种接下来的行程会较为轻松的感觉。今天我和父母都起得很早,不到8点就出发坐上了地铁。
      这一天是周一,地铁上人很多。我们经过了一次中转,感觉过了很长时间,才到达巴黎东部的重要地铁中转站——里昂火车站站。我们将在这里乘坐城郊铁路前往大巴黎东南郊,这里有一座与凡尔赛宫历史同样悠久的皇家宫殿——枫丹白露宫。
      枫丹白露位于法兰西岛大区东南部的塞纳-马恩省,我们从里昂火车站出发,乘坐城郊铁路到达枫丹白露-雅芳站(Fontainebleau-Avon)下车。枫丹白露宫在枫丹白露小镇的中心地带,但距火车站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前往枫丹白露宫的游客可以凭借有效城铁票免费乘坐开往枫丹白露宫方向的公交车。我们在这里再一次看到了法国政府为普通人所做出的人性化关怀举措。
      公交车穿过不大但非常漂亮的小镇,我们下车后在枫丹白露宫后面一座不显眼的铁门进入。这里名叫戴安娜花园,位置处于宫殿的北部。苍翠遮天,花草丛生,环境十分优美。这座花园的设计也很精致巧妙,从大门进来,沿着宫殿的外墙绕行一圈,顺着道路恰好经过几个不同的花坛,在不经意间刚好就来到从花园进入宫殿的旁门处。

      穿过这道不大的门,就来到枫丹白露宫的正面,而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就是枫丹白露最大的庭院——白马庭院(Cour du Cheval Blanc)。1814年,拿破仑•波拿巴在即将被流放至厄尔巴岛时,就是在这里宏伟的17世纪双马蹄形楼梯上向他的护卫队告别的,也正因如此,白马庭院也被称为是告别庭院(Cour des Adieux)。

      说起拿破仑,就不得不提及枫丹白露宫的历史。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直译成中文,就是“美泉宫”的意思。它的前身宫殿始建于公元12世纪早期。16世纪前半叶弗朗索瓦一世统治期间,所有建筑都被改建成了文艺复兴的样式,幸存下来的中世纪建筑物只有一座塔。弗朗索瓦一世的许多顶级设计师都来自于意大利,他们将意大利风格与法国风格融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了被称为“枫丹白露第一画派”的流派。到了16世纪后半叶,亨利二世进一步扩建了枫丹白露宫。凯瑟琳•德•美第奇和亨利四世雇用的弗兰德斯派和法国的艺术家们形成了“枫丹白露第二画派”。就连路易十四也对这里有所改动,他雇用在凡尔赛宫工程中颇具名气的景观艺术家安德烈•勒诺特,重新设计了这里的花园。而到了拿破仑时期,这位伟大的军事家和法兰西皇帝格外钟爱枫丹白露宫,并在这里开展了大规模的修复工作。后来他的侄子拿破仑三世也经常来到这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枫丹白露宫曾是德军指挥部的所在地。1944年,盟军在美国将军乔治•巴顿的指挥下解放了这里。之后,这座建筑的一部分在1945-1965年间先后成为了盟军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总部。
      我们没有直接进入到宫殿内部,而是来到了白马庭院北边的喷泉庭院(Cour de la Fontaine),而面积庞大水面平静的鲤鱼池(Etang des Carpes)则紧挨着这里。再从鲤鱼池后面的风格没那么正统的英式花园(Jardin Anglais)重新绕回到宫殿正门,我们才算正式进入宫殿的内部。穿过一条很长的走廊,上到二楼,我们就来到了大套房(Grands Appartements)中。这里陈列着拿破仑一世曾使用过的各种物品,墙上还悬挂着他和夫人的巨幅画像。从大套房走出转而向西,我们又依次经过舞会大厅、王后卧室和御座厅,每座厅堂装饰风格都不尽相同。而最为辉煌的要数宽敞大气的弗朗索瓦一世画廊(Galerie Francais 1er),这座厅堂乃是文艺复兴建筑中的瑰宝,在米开朗基罗的忠实信徒I1 Rosso的主持下,从1533开始一直装修至1540年。弗朗索瓦一世的姓名缩写和他的龙形蜥蜴徽章也多次出现在大厅内木制的镶板上。从这里向窗外望去,古老且有趣的椭圆庭院正在窗外。这座庭院保留了整个宫殿内仅存的中世纪风格,不过由于亨利四世的改建,它已经不再是椭圆形而是“U”形的了。
      枫丹白露宫内还有一处地方是不得不提的,这就是所谓欧仁妮皇后中国博物馆(Musee Chinois de 1’Imperatice Eugenie),这座中国馆是由拿破仑三世妻子欧仁妮皇后于1863年创办的4间画室组成,这里主要收藏了包括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后,从圆明园带去的字画、瓷器和编钟等在内的中国文物,也有部分来自暹罗(今泰国)的文物。2015年3月1日凌晨,中国馆约有15件珍贵藏品遭窃,其中就有作为镇馆之宝的清代掐丝珐琅麒麟。虽然法国人很珍惜这些来自东方的宝物,但中国馆中的陈设摆放的方式仿佛是在向来往的人们展示战利品一样,让我感觉隐隐有一丝心痛。

      结束了古典而又宁静的枫丹白露的旅程,时间尚早,我们决定去领略巴黎的另一种姿态。乘坐城郊铁路返回到里昂火车站,再转乘地铁来到巴黎北部的“Blanche”站下车。一出地铁口,传说中的巴黎红磨坊就在马路的斜对面,它标志性的红色风车仿佛在向我们招手一样。这里,就是蒙马特高地。
      几百年来,蒙马特一直是个简陋的村庄,到处是磨坊,这里是向巴黎供应面粉的地方。直到1860年,蒙马特并入巴黎的区划范围,其独特的魅力和低廉的租金开始吸引画家和作家,1871年,巴黎公社在此成立后更使其魅力倍增。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是蒙马特的全盛时期,图卢兹•洛特雷克以描绘他最喜欢的康康舞者而闻名,毕加索、布拉克等人则在此开创了立体派。
      “一战”后,巴黎的多数艺术创作活动转移到蒙巴纳斯(Montparnasse)地区,但蒙马特仍然保持着活跃的艺术氛围。这里真正吸引人的除了这片高地的美丽景色,还有各种小公园和崎岖陡峭的鹅卵石街道,街边许多房屋的墙上都爬满了葡萄藤和常春藤。
      我们走到红磨坊的门口,想尝试往里窥探一番,没想到门口的工作人员很大方地邀请我们进去,并且用简单的中文告诉我们欢迎我们参观。喜出望外的我们跨过门槛,进入到红磨坊的外间隔厅,这里挂满了宣传近期演出的海报。里面还有一道门,打开门后有几阶向下走的楼梯,梯下方站着两位戴着墨镜,表情严肃的守卫,我们也就没有往下走,随即回到隔厅拍照留念。
      与友好的工作人员告别,我们离开红磨坊,向高地上坡走去,在这条坡路上,我看到了电影《天使爱美丽》中主人公爱美丽小姐工作的咖啡馆,而当年梵高和他弟弟住过的公寓楼也在不远的地方。
      跟随着地图的指引,我们开始漫步在蒙马特蜿蜒美丽的街道上。经过一个个古老磨坊改造的酒吧,和一个个现代感十足且十分有趣的雕塑和涂鸦,走过狭窄而又陡峭的坡地小道,我们终于来到蒙马特高地的顶处。这里到处都是漂亮的画廊,也有很多画师在为街头经过的人们画着素描。绕过几排低矮的平房,白色的圣心大教堂出现在我们眼前。从这座美丽的教堂旁边缓步走过,一旁的流浪艺人用手风琴演奏者《玫瑰人生》的曲调。步行至教堂前方,巴黎的全景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沿着宽阔的台阶向下走,不时转身回望圣心大教堂,此刻我脑海里充斥着电影中手风琴独奏的那段《La Valse D’Amelie》,已不由自主的陶醉在这美景中。

      慢慢地走下蒙马特高地,时值傍晚,我们乘地铁再一次来到香榭丽舍大街。夜幕降临,香街的游人却并没有减少,华灯初上的香榭丽舍更显迷人。步行至凯旋门,时间已接近凌晨,黑夜中被灯光照射的凯旋门在雄伟的气势之外更增添了一丝动人。

      回住处的路上,我一直在回想今天所看到的巴黎不同的风景,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能够代表巴黎。是枫丹白露的古典气息?还是蒙马特高地的浪漫风情?抑或是凯旋门的雄伟恢弘?我想也许每个来到巴黎的人们的心中,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答案。

本篇游记共含3226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7-25 11:19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2016-07-25 12:26

刚好想去这儿玩呢~你的游记帮了我好多~么么哒

2016-07-25 14:54

引用 chenxiaoxi_ 发表于 2016-07-25 12:26:12 的回复: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回复chenxiaoxi_:也不会,枫丹白露人还是挺少的

2016-07-25 15:3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