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湘西(5)‖游乾州古城 抒思古幽情

7
陈大大 (长春) LV.10
2016-07-25 10:50 1115/2
  • 出发时间/2016-04-29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其它

       话说,吉首这个城市有些来历,宋朝置镇溪寨,和《水浒》里小李广花荣就职的清风寨一样,寨主叫知寨,是正连职干部。
       明朝设乾州哨,置县团级镇溪军民千户所,镇溪寨为正连职百户里,吉首就是苗语“所里”的发音。
       明清两朝,这地方一直叫乾州,到了本朝才改作吉首

  
       400年风水流转,曾经的部队大院变成了普通居民区,由于政府没来得及强拆,就圈了个乾州古城,发展旅游经济。

  
       乾州古城在吉首市中心,火车站前搭乘1路公交车便可到达。
       每票2元的空调大巴车况良好,但很奇葩,有乘客下车才停靠站点;车上反复播放马屁神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却不报站名。
       更奇葩的是,分别向公交车调度和司机询问乾州古城,被告知不同下车站点,站牌上居然都没有,还差点被司机拉过站。
       此事告诉你,在中国出行,不但要耐得住性子,还要头脑清醒。

  
       乾州古城有售票处和城门楼,有大清国兵勇守门,颇有横店影视城的范儿。

  
       进了城门,成片的仿古建筑便扑面而来,楼下是商铺,楼上也可以做商铺。

  
       乾州古城有两大看点,老建筑和原住民日常生活。
       老建筑都在小巷子里。门楣挂牌的大都可以参观,比方仁和居,是贺知章后人贺臣湘故居。
       贺臣湘是大清国诰封朝议大夫,相当于副厅级巡视员,闲出屁来的职位。

  
       仁和居是乾州古城保护较好的宅第之一,快200岁了,有一些古宅的味道。

  
       湘军悍将杨岳斌故居。
       迎宾大哥正在玩平板,对我们的造访面无表情,心无旁骛。
       杨岳斌出身行伍,精通骑射,曾率师多次大破太平军,生擒林启容,斩杀陈绪宾,杀得李秀成望风披靡,升任陕甘总督,相当于战区司令。
       杨岳斌死后追赠太子少保,赐谥勇悫,所以他的故居叫宫少保第。
       太子少保是东宫副保镖,和正保镖太子太保一同简称宫保。
       宫保级别很高,相当于从一品的政协常委。
       据说,宫保鸡丁就是一个叫丁宝桢的太子太保发明的。

  
       崭新的墙砖告诉我们,宫少保第似乎刚经历过脱胎换骨式的大修。

  
       宫少保第外表光鲜,“内胆”却不敢恭维。

  
       把客人挂墙上,让主人立门口站岗,这尼玛的是反客为主之计吗?

  
       淮军悍将罗荣光故居。
       迎宾大哥一身大清国朝服,探头探脑,煞有介事。

  
       相比宫少保第,罗荣光故居有些逼格,也齐整了许多,毕竟这老爷子是“爱国将领”。

  
       1900年5月,大清国老太后那拉兰儿向全世界宣战,西方列强组成联军前来迎战,镇守大沽口炮台的67岁老英雄罗荣光与联军交火不敌,自尽殉国。
       罗荣光起家于洋枪队,深得洋枪洋炮操作真传,受到淮军老大李鸿章的器重。
       洋枪队是大清国政府和上海商人出钱招募的雇佣军,除部分菲律宾人,基本都是中国人。
       在中国教科书中,洋枪队是“帝国主义侵华工具”。

  
       沈从文在《湘西》一书中说乾州(民国时称乾城县):“地方虽不大,小小石头城却很整齐干净,且出了几个近30年来历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
       沈从文提到的人物是傅良佐上将和杨安铭中将。
       我们在胡家塘看到了高昆麓少将的故居,因为军衔低,没入沈从文的法眼。
       胡家塘是湘西名塘,荷花满池、烟柳人家,很是精致。

  
       小城有近千年尚武之风,这才能成为将军的摇篮。
       1925年,建国联军川军总司令熊克武率10万大军围攻乾州古城,城中500军民用滚木礌石奋起抵抗,激战一个月,川军死伤无数,最终败走。
       败军中有两位战神级人物,一个叫刘伯承,一个叫贺龙。
       知道赵云为啥跟着公孙瓒被打到山中落草,跟着刘备就能封侯拜将了吧?
       熊克武就是民国版的公孙瓒。

  
       中日开启战端,无数湘西儿女奔赴抗日前线,同时沦陷区民众向后方逃亡,学校也随之西迁。
       安徽的7所学校合并为国立第八中学迁到湘西,按年级分布在乾城、永绥(今花垣县)等地。
       在国立八中校园里,朱镕基同学喜欢上了小女生劳安同学。
       大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是这二位高几年级的学长。

  
       张老师和翦老师的名字也让人神往不已了!

  
       这许多有名有姓的人物,大都成了往日的云烟。
       走进“土著”家庭,方能了解乾州古城的“人情”。
       “乾州兰苑”, 我们以为是一座庭院式小花园。

  
       看到门庭里挂满照片,才发现不小心踱进了民宅。

  
       不知所措间,主人陈金章先生迎了出来,很有文化的样子。

  
       他欢迎我们的到来,并热情介绍他的家世。
       他祖居乾州,父亲是古城的“文化名人”;叔叔是国军少校营长,抗战结束后定居美国

  
       陈先生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家。兰香榕秀,俨然书香门第。

  
       他家的4幢房子分3个部分,晚清建筑、民国建筑和改革开放后的建筑。
       这幢豪宅建于改革开放初期。

  
       陈先生说,他家的房子见证了4个历史时期,“有一个时期不但盖不起房子,还吃不饱饭,能活过来就不错了。”
       这幢仿古豪宅是新近建筑的。

  
       陈先生的邻居貌似很穷,简陋的房舍和他家的豪宅形成鲜明的对比。
       从室内陈设看,他们大都怀念那个穷掉渣人整人的时代。

  
       陈先生是万溶江诗社社长,他的《乾州赋》碑刻立在城门附近。

  
       万溶江在吉首和峒河相汇,是长江的支流的支流的支流……

  
       乾州古城著名景观之一的三门开就屹立在万溶江畔。

  
       怎么个情况?

  
       原来是众大妈在跳“忠字舞”。
       湘西很穷,越是穷地方,文革遗风越浓。

  
       木若呆鸡的观众。

 
       和红歌会上的疯癫与麻木不同,廊桥上的这位姐姐笑容灿烂自然,手绣鞋垫绽放着花朵,栩栩如生。

  
       和已经变成乡村集市的凤凰古城不同,乾州古城的店铺和民居杂处,基本保持着正常的生活状态。
       为了表示对这种原汁原味的认可,我们品尝了一碗当地特产酸萝卜,味道不错,相当爽口。

  
       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乾州古城不是一个封闭景区,我们不小心走到了城外。
       难怪在城里只看到3个和我们一样挂着游览牌的小伙子,貌似只有我们几个买了门票。

  
       有商家打出广告“凤凰比较乱 欢迎来乾州”,虽不妥当,却有些道理。
       乾州古城游客很少,你可以尽情盘桓,饱享湘西的风土人情。

  
       美中不足的是,作为旅游资源,开发得不够到位。

                                                      ——END——

                   关注陈大大 分享好故事
 

本篇游记共含3046个文字,3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湘西   湖南
226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花垣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