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长空栈道上邂逅真正的自我——华山行小记

1434
老游民 (天津) LV.22
2016-07-27 00:53 8931/206
  • 出发时间/2012-09-23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开始的话

 

      近来浏览了几篇华山的游记,不禁勾起了我对当年游走华山的回忆。也想凑个热闹,用‘一指禅’的功夫码一些字符,将我华山游的心得奉上,以飨诸位。
     那还是2012年呢,在网上无意中浏览了一组照片,其标题为——“看了这些照片你还敢上华山吗?”,其介绍的是‘长空栈道’。只见照片中,万仞绝壁之上几根铁杵嵌于其中,几块木板担于其上,人们紧挽铁索,贴岩而行,虽惊险无比,却神态自若。我见之惊叹唏嘘不已,也由此而引起了我要到华山一游的欲望与期待。
      对于华山,多年来我只知道它是五岳之一。对它的了解也只限于一部电影‘智取华山’而已。于是呼匆匆忙快做攻略,滑动鼠标为出行做着准备。终于请下了年假,期待成为了现实,于当年的9月下旬得以成行。
      那次的华山之行,在设计行程的时候。是选择徒步上山,还是索道上下,记得当时也有过一番纠结。后来考虑到时间、年龄、体力诸方面原因。还是放弃了由玉泉院徒步上山的路线,决定上下山均走北峰索道(当时西峰索道还没开通咧),用一天的时间来游走五峰。当然像百尺峡、千尺幢、华山日出等都无缘领略了。

  我的另一篇游记http://www.mafengwo.cn/i/5539190.html  望关注,谢谢。

   

      

我的一日游,是北峰索道上下。按红线所示走了一圈。蓝线所示 分别是长空栈道 和鹞子翻身。

华山一日游

      9月23日一个人由天津乘高铁抵北京南,乘72路公交到北京西,由于当时京广高铁还没有全线贯通,只得乘动车,经八个多小时于下午6:30抵达了华阴北站。
    此刻已无到华山脚下的公交车,15元打车到玉泉院。恰巧当时玉泉院停电,整条街都是黑呼呼的,只得随便找一家旅馆住下了。在烛光下进的晚餐,很有浪漫情调吧,无奈形只影单-哈哈。约8点多来电了,见被褥不是很干净勉强将就一宿吧,洗澡入睡。
    看到这里,也许有看官要问既然要乘缆车上山,为何不住到东山门呢?我当时的考虑是怕东山门处的住宿、吃饭不如玉泉院方便,而玉泉院到东山门打车10元也就够了,故此选了择住在玉泉院。
     24日晨6:00起床,街上吃早点 ,然后拿行李退房,打车到东山门的进山摆渡车停车场,在一小商店花10元将行李寄存。带上一天的吃喝,上了摆渡车。摆渡车车票20元 门票180元(含西岳庙),游人不多,车在等人,约7点多几个游客几个民工凑了一车进山了。汽车沿公路盘旋而上,双眼望着窗外倏忽而过的景色,心情显得异常的兴奋,华山我来了,长空栈道 我来了。
      在索道下站停车场下了车,清晨的阳光经过白璧无瑕的山崖反射到这小小的山坳里,斑驳地洒在我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草香,枝头的鸟儿喳喳地叫着,铺面的门板紧紧地闭着。
    缆车售票处的人员见有游客到来似乎才进入这工作状态,我买了往返缆车票150元,我身后是一群七十来岁着四川口音的老年人,他(她)们也是自助游,我即钦佩又羡慕,再过十年八年我也将届此年龄,到时我还能有这敏捷的身形,锐智的思维,来跋山涉水用半价或免票享受这大自然的恩赐吗?
      整个缆车站也就十来个游客,缆车一圈圈空转着。这和仅仅几天以后的十一黄金周,各方报道的有近万人滞留索道下站的情况相比。人数是相差近一千倍啊,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想象,反差真是太大了。
        我独自一人上了缆车,倏忽间将我送上壁立万仞的峰端。步出缆车,只见群峰巍峨,却不见游人徜徉,谷空人迹杳,风清鸟音绕。我拾阶而上向北峰进发。很快便来到北峰之上  “华山论剑”的石刻格外醒目,极目远眺峰峰如剑,岭岭似刃,金庸笔下的侠客们在此‘论剑’可谓相得益彰。可叹的是,几天后的黄金周,在华山脚下却上演了向游客抡刀的悲剧。
    北峰又名云台,海拔1614.9米。本想在此留影为念,但环顾四周并无游人能帮助拍摄只得作罢。

这是北峰顶,金庸笔下的侠客们,在这峰峰如刃,岭岭似剑华山之上论剑,真可谓相得益彰。

    由缆车上俯瞰索道下站。几天后的十一黄金周,那里挤了上万人。看来选择好出行时间,太重要了。我的出行宗旨是:宁可放弃最佳景观时段,也要选择人少的时间。

  下图:倏忽间腾空于壁立万仞之间。此时此刻缆车上基本都是空的

    沿山脊向擦耳崖、苍龙岭前行,向南远望,一壮美的景色突兀眼前。西峰与另一山峰呈鼎足相拥之势,如一巨大元宝横亘天际。这时一老者对我说,多拍几张元宝带回家去,我笑着快速的按动快门。
    晴岚微微,远霭朦朦。那无边无际的由白色花岗岩构成的峰峦,此时如同剥了皮,在淡然的阳光中,如金山座座,似雪峰茫茫,远远而去,景色蔚为壮观。

   由北峰南眺,看——像不像一个大元宝横亘天际。我拍了好几张,带回家去买房子炒股  ,哈哈哈。

此时蓦然回首,遥望来路,曲折起伏的山梁上。见房屋楼阁依山脊而筑,傍危崖而居,错落逶迤。与洁白如玉的峰峦,郁郁葱葱的植被构成一副和谐的画面,既有苍阔险峻之刚,又有葱郁沉静之柔。好一幅景致,叫人怦然心动。由北峰到金锁关一带基本都是沿着山梁行走。擦耳崖、苍龙岭即在其中。上下攀援中领略无限风光。

   
       和我相向而行的游客渐渐有一些了,他们大多是观完日出由北峰索道下山的。在网上见,有一些游客喜欢夜间登山,早上看日出,我则不以为然。暮色苍茫之中,一凳一凳顶着人家的屁股往上爬,周围的山川景色一概看不见。这和在摩天大厦里爬楼梯有何区别呢,怎么能体会到山川的峻美与险峻呢,这样爬山除了能锻炼身体,消耗脂肪,还有其他意义吗。当然人们对旅游的诠释是不尽相同的,见仁见智嘛。
      像九月下旬这样的日子里,游客还是不多的,走走停停很是惬意。路虽陡窄并不感觉险峻。经擦耳岩、苍龙岭、五云峰,到金锁关。一路上见茂石磊磊,崖脊苍苍,梯悬陡陡,石凳危危,狭窄陡峭,起伏迂回。据说夜晚遥望苍龙岭,登山者,点点灯火成一线,直赴云汉,景色壮观无比,只是我仅一日游,无幸领略夜晚的这种盛况了。
   行走之间来到仙掌崖,  而仙掌崖又堪称华山一景,面东的石壁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下,如一巨掌耸立着,阳光之下瑰丽壮观,叹为观止。马不停蹄继续走着,由苍龙岭经金锁关右转,经莲花桥向西峰而来。整个道路有张有弛,坡度有紧有缓,林木有疏有密,我身体虽累,心情却依然乐哉。

擦耳崖:由于游人稀疏,于慢慢品味之中,并未感到险峻惊悚。

苍龙岭道路陡峭,直冲霄汉。试想夜晚时众人持灯,点点灯火成一线,定是壮观。但若如此时寥寥游客,也成不了气候。

苍龙岭远看道路危悚直插天际。但走在上面也不过如此。这里整个画面都不见游人,要知道这可是华山的 ‘国道’ 啊。但是到了黄金周恐怕就看不见台阶了吧。

西峰如刀削斧剁一般,

岁月的刻刀,将白色花岗岩构成的白云峰峦雕刻的如此瑰丽雍容。在淡然的阳光之下如同剥了皮一般干净,真如雪峰突兀在你面前。美中不足的是有些远霭蒙蒙了。

当代愚公,为了游人的安全与舒适,默默无闻的劳作着。

华山上的一米一粟、一砖一瓦都是用他们坚实的肩膀担上来的。钦佩、致敬。

     经屈岭(又曰  青龙背)直攀西峰,此坡约近40度,宽不赢三尺,一边壁立如削,一边沟壑深幽,虽有一条铁索相依,但当山风袭来时,则不免有身晃心悸之感。
      西峰、据传为沉香劈山救母之处,斧劈石恒枕其上,因有巨石如莲花,又曰莲花峰,海拔2082.6米,峰西北面壁立如削,空绝万仞,殊为华山一景。站西峰远望,见群山排立,峰兀云飘甚是壮观。此时已过11:00,跋涉了近四个小时,坐下小息。翠云宫虽有吃饭的地方,我还是享用我背上来的给养。补充能量的同时亦减轻些负担。
      餐罢,下西峰奔南峰而来,山势起伏,时上时下,径廻翠深,远峰如黛,经炼丹炉 、 孝子峰、来到华山最高峰-南峰。

那一日,见一对粗心的夫妇将自己的女儿放到铁索外边拍照,当时我真为他们捏一把汗,退一步就真是要‘海阔天空’了。真希望所有游人都好自为之。

一面壁立如削,一面沟壑深幽。虽有一条铁索相依,但当山风袭来之时,也不免有些心颤。

斧劈石

     华山东锁潼关咽喉,西瞰八百里秦川,五岳独险之所。而南峰则为华山最高峰,海拔2154.9米。站在高峰绝顶极目远眺,大有万山穷尽我为峰的感觉。就远眺观景而言,我以为南峰最佳。南面的三公山 三风山,数峰突兀贯苍穹,山脊如刃通地脉,叫人叹为观止。
    下南峰经南天门直奔‘长空栈道’而来。这是此次华山之行的欲望与期待之所在呀。
所谓长空栈道 或者是鹞子翻身,均是探险之道,并非登山必游之路。石刻上“悬崖勒马”四字即为怯步及妄为者的警示之句。来到崖前交上30元,将登山杖 挎包寄存,据说连大个单反都不能带呢。工作人员为我系好安全绳,开始了长空栈道的体验。
     但见,开步外万丈深渊临下,足下尺许木板为途,挽索贴崖屏气而行,因身系安全绳,而并无心颤腿抖之状。以年近六旬之躯,踏凌空绝壁,顾山峦兀立,心里仿佛轻盈了许多。如登天境,如履长空,仰天长啸峡谷回荡。遗憾的是独自一人无法将此情此景拍摄留念,凌空绝壁亦不敢与别人交换相机,罢 罢。

南峰对面的山峦,三公山、三风山非常的漂亮,只是水平有限没有拍出它的气势来。

站在长空栈道所拍,数峰突兀惯苍穹,山脊如刃通地脉。

长空栈道的入口,走到里边就开始交钱、存包、系安全带了。崖壁上刻有“悬崖勒马”四字,怯步者此时扭项回身还来得及。

交钱后,首先垂直下降到底下,再水平行走。这时如打退堂鼓,30块大洋就算白交了。

从下往上照的,

一个人自拍,只能照到脚呀。那一刻,谁能禁得住心绪的怦然,身畔那万岭藏壑的壮景还能顾及了多少。小心翼翼和荡气回肠同时由心灵深处不经意的迸发。那一刻,是想单纯的寻求一下刺激,还是想邂逅一下深藏在面具后面的自我,怎能说得清呢。凌空绝壁之上,仰天长啸。那一刻的感觉,终身永铭,

开步外万丈深渊临下,足下尺许木板为途。在此临壁栉风,对面壮美的山色突兀于你的面前。清风吹拂着,阳光沐浴着。在忐忑与豪迈的心绪撞击下,顾山峦兀立,叹人间世事,心情仿佛轻盈了许多。

不要挤不要抢,一失足成千古恨。

慢慢地心绪放开了,紧张消除了。老夫聊发少年狂来——来在这里给你们跳个‘猴皮筋’吧。不跳不行呀,没有路呀。

哎呀,准是‘拆迁办’的人,把前面的木板拆走了,我怎么回去呀,哈哈。转过去就没有木板了,只有崖壁上凿出来的石台,不过更窄了更惊悚了。

管理人员的‘办公室’,还有电脑呢。

有来的,有去的。但这里可没有安装“红绿灯”呀,“会车”时可要小心点,千万别打轮。此时两个人的安全索绳能顺利地交替过去,而不缠绕在一起最为关键。
   这里我还想说一句,如图中的这些所谓的‘连心锁’,看似不重,但积少成多。对于景区的设备,对于游客的安全有百害而无一利。

挽索贴崖屏气而行。

巾帼不让须眉,小姑娘在跳芭蕾舞。

    

  出了栈道即向东峰进发,体验鹞子翻身。又交了30元钱 系好安全绳,开始向下攀岩。引颈相探不见谷底,手握铁索足蹬石窝向下移动。石窝因山势而凿,上下左右飘忽不定,有时需左腿拱右腿绷用脚尖寻觅下一个石窝,身体的重量全靠手足支撑尚需些体力。然、不时有相向而行者,更需闪出一足一手而让之,惊心动魄此时最为贴切焉。
   来到崖底,转身回望约数层楼高的绝壁,自我感觉尚好。继续沿崎岖路径向下棋亭而来。“下棋亭”据传赵匡胤与陈抟对弈之处,大多游客只能远观其亭,今亲临亭下甚慰,照张棋盘回返,高高的崖壁向上攀缘顿感轻松了许多。

从下仰视鹞子翻身。

下棋亭,不走‘鹞子翻身’到不了这里。

引颈相探不见谷底,下边就不是台阶了,要像攀岩一样的下去。

扭曲的身体,扭曲的道路,拍出扭曲的照片。

啊——哥们,别往上爬了,我要下去,一会儿撞上了。唉——没办法,只得闪出一足一手而让之,惊心动魄此时最为贴切焉。

手紧紧抓住保命之索。

一手挽索,一手擎相机,双脚点穴,扭曲身体。您说能拍出好片吗?反正我是拍不出来的。您能分辩出这上下左右来吗?我有点蒙了。

都说黄金周时人很多,但是到下棋亭来,可能不会拥挤的。

花了30 大洋,才拍到这张棋盘。

然后经东峰下云梯走天梯,复走仙掌崖  苍龙岭。急匆匆向索道站返回。一路上,脊瘦路廻千凳狭,坡陡堑深斜阳挂。一天下来感觉华山的道路并不如想象的那般险峻陡峭,远望见脊瘦径狭,但真正走在上面,绝没有那种惶惶然,战兢兢的感觉。约六点钟下索道,乘摆渡车下山。结束了华山一日游。在东山门停车场,直接乘班车赴西安。继续着西安壶口瀑布的旅行。

下图:这是天梯,是分上下道的,是游客的必经之路。如不走这里,可能要绕很远的路。不知说的对不对。

上下3两图是东峰附近的云梯。当时我是从旁边的楼梯走下来的,走完鹞子翻身,就不想再寻求什么刺激了。
下边这张片子我拍的角度有些不对,其实没有这么陡,夸张了。

    那次的华山之旅由于往返均坐缆车,无幸领略自古一条路上的千尺幢 百尺峡 老君犁沟等景点的险峻与气势,留下些许遗憾。但是,有时完整是一种美,而留下些自由想象的空间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您说呢,我是不是有些阿Q呀。
     一晃数年过去了,但在华山、在长空栈道,那种临壁栉风、顾山峦兀立的感觉,却深铭于心。感觉到,出来旅行,不仅能邂逅美景,感悟人情。还真能邂逅深藏在面具后面的自我呀。
         我还有一篇游记,望方便时关注一下,谢谢。http://www.mafengwo.cn/i/5539190.html 。


本篇游记共含5381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